今日大吉宜和离

今日大吉宜和离

言千焱

古代言情/连载中

32万字

更新时间:2023-01-26 23:36:30
堂堂二十一世纪玄门掌门,一朝穿越,竟成了受刑致死的王府弃妃! 丈夫不疼,婆婆不爱,情敌一堆,儿子古怪。 苏识夏看着手里一把稀烂的牌,无比心塞。 好在还有玄术在手,空间在怀,灭渣男,斗白莲,翻身奋斗把命改。 至于某位曾弃了她的王爷? 呵呵,一张休书奉上,拜拜了您嘞!

第1章 是谁的儿子要死了

“世上怎么会有你这么恶毒的女人?先是下毒谋害王爷的义子,跟着当众持刀刺杀湘宁郡主,连王爷都被你生生扎了一刀!还有什么事是你苏识夏不敢做的?”

“我秦家到底是造了多大的孽才摊上了你这么个扫把星!打!给我狠狠的打!我今天非要打死这个毒妇,好好正正我秦家的门风!”

女人尖利的怒骂声似乎还在耳边回响。

还夹杂着男人如同定罪一般的冰冷话语。

“杖责三十,关入柴房。”

“事情彻底查清楚之前,没有本王的允许,绝不许她踏出柴房半步!”

王爷,郡主,本王……哈!

柴房里,趴在脏乱柴草堆里的苏识夏干笑了两声,只觉得自己看到听到的一切都可笑至极。

她,苏识夏,堂堂二十一世纪玄门掌门人,一朝车祸被迫穿越也就罢了,穿成什么身份不好,竟让她穿成一个受虐弃妃?

这世上还有比这更荒谬的事情吗?

苏识夏愤然咬牙,身子刚动弹了两下,就疼地她表情扭曲,忍不住重重倒抽了一口凉气。

苏识夏是在半个时辰之前穿过来的,她清醒过来之前,原主就已经咽气了,是被人给活生生打死的。

原主本是昌宜候府收养的义女,五年前,因为和忠勇候府的庶出四少爷秦熠有了一夜荒唐,就此嫁进了秦家。

秦熠对她根本没有任何感情,成婚当晚,洞房花烛夜还没过完他便奉旨领兵去了边关。

这一去就是整整五年,期间就连原主生产时他都没有回来看过一眼。

今日是秦熠奉诏回京,被圣上册封为平西王的大喜之日。

可谁都没想到,秦熠不是一个人回来的,和他一起回京的,还有他收养的一对孪生兄妹,以及长公主之女——湘宁郡主宁湘君。

整个上京城都因此炸了锅,所有人都在传,说秦熠在边关五年其实早就和湘宁郡主有了夫妻之实,那一对孪生兄妹就是他们的私生子。

秦熠这次回京就是为了将原配休弃,好正式迎娶湘宁郡主进门。

也就在这传言越传越烈的当口,原主亲自给秦熠的义子义女送了有毒的糕点过去,还在秦熠的接风宴上,当着所有宾客的面持刀刺杀湘宁郡主。

秦熠为保护湘宁郡主替她挡下了那一刀。

而身为“刺客”的原主也被当场拿下,最终落得了这么个被杖责致死的下场。

“真是憋屈!”

关于原主的那些记忆苏识夏是越想越生气。

原主根本就不是存心想害人,送糕点过去的时候,她根本就不知道里面被下了毒。

至于刺杀郡主,那更是无稽之谈,当时分明就是有人故意把匕首塞进她手里逼着她去杀人!

“这摆明了就是故意欺负老实人!秦家人难道都傻了瞎了?连一个讲理的人都没有吗!”

想到原主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捆绑结实挨了这么一顿毒打,苏识夏气地脑袋都嗡嗡疼。

“鬼吼鬼叫什么呢!”

外面守门的婆子听到屋里的动静立刻不耐烦地往门上狠狠踹了一脚。

“三十棍怎么还没把你给打死!真是祸害遗千年!”

那婆子鄙夷哼哧着。

“就你这种货色,还有什么脸活着啊?我要是你,都不用老夫人和王爷吩咐,直接一头撞死得了!免得再出来折腾脏人的眼!”

“那你倒是去撞啊。”

苏识夏冷嗤一声,声音虽虚弱,态度却十分强硬地直接怼了回去。

“放心,我保证不拦你。不过记得要死也死远点儿,别脏了我这儿的风水,晦气!”

“嘿!你个小贱人!你以为我真奈何不了你是不是!”

那婆子被激怒,掏出钥匙就要开门进来收拾苏识夏。

另一个守门婆子忙将她拦了下来。

“她总归早晚是要死的,你和她置个什么气,随便开门要是被人给看到了,还得治你个失职之罪,何必呢。”

那婆子倒是个冷静的,一点不理会屋里的苏识夏,只和旁边那婆子闲聊。

“这个姓苏的确实不是个好东西,不过她那个儿子倒还是个有情有义的。为了救他娘,他竟把那些下了毒的糕点全吃了。”

“那毒多狠啊,王爷的义女身边有神医守着都说估计熬不过今晚,更别提那个杂种小子了,说不定啊,他今晚还要死在他娘前头。”

“呵!这就是报应!”

那刻薄婆子刚冷笑着应了一声,就听“砰”地一声闷响,有什么东西重重撞到了柴房的窗户上。

染着血的手印印在窗纸上,在昏黄灯火的映照下显得格外骇人。

窗内,苏识夏惨白着脸靠在窗边,染血的手紧扣窗棂,身体因为疼痛止不住地颤抖。

开口时,她嘶哑的声音中带着瘆人地冷意:“谁的儿子要死了?你把话给我说清楚!”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嫡女谋权

重活一世,陆微雨誓要早作筹谋,藏起锋芒装病娇,扮猪照样能吃虎。父亲失踪、族人争权,她锋芒毕露,强势夺下家主之权,一肩扛起陆氏一族的未来! 完结文:《农门凰女》、《农门猎女》

白羽凤麟·连载中·44万字

偷到休书后,咸鱼王妃掉马了

沐清瑜只想做个平平无奇的美少女,虐渣,抓贼,拿红赏拿到手软! 楚昕元:谁能干掉沐清瑜,本王赏金千金……不,本王亲自动手,王妃外逃,本王丢不起这个人! 楚景弦:遇见你之前,咸鱼皇子很适合我;遇见你之后,天下在握才配得上你的风华! 东方墨晔:天下算什么?我只要沐清瑜! 沐清瑜:专心事业不香吗?统统走开,别挡本女王的路!

楚千墨·连载中·152万字

重生后,女配她只想风光大葬

大梁左相府家的嫡女重生了。 回顾前世,一个“惨”字贯穿一生。 她本生于锦绣华庭,最后骨埋荒山,无碑无灵。 重来一世,她决心挣脱桎梏,走回属于自己的路—— 前世伤她害她的渣夫上门退亲,薛姝唇角一勾,果断成全,并上赶着去要回庚帖。 前世她命定宿敌一般的女子找上门来,想借她入京城的贵女圈子,她脸上带着笑,手里提着棍,亲自把人打了出去。 前世那清冷矜贵的景公子登门拜访,说要娶她为妻,她—— 还来不及有动作,景公子便朝她走了两步,一向清冷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委屈。 “聘礼我都带来了,姝儿忍心我空手而归,独守空床?” ——不忍心呐。

肆月桃·连载中·47.1万字

重生空间:农门有贵女

一个不留神赵果儿又回到了上上辈子,庆幸她上辈子没白囤货,空间是满满当当的,里面啥都有。 更幸运的是,这辈子她又捡到了一个挖洞小能手,足够满足她走到哪里都可以挖洞藏宝攒粮当个真材实料首富的满足感…… 只是,可惜了这挖洞小能手是有来历的,她的首富之路才走了一半,启国就喊他回家继承皇位去了。而他,竟然异想天开,想拐她回去当皇后? 赵果儿:不去,当皇后哪有当首富自在? 挖洞小能手:没忘了那些洞都是我挖的,地方我都知道吧?不去就别怪我占了你的宝和粮。 赵果儿:……做个人吧。这是人能说出来的话? 挖洞小能手:乖,我保证不约束你。 赵果儿:行,只要你愿意立下契约把启国分我一半我就跟你走。 挖洞小能手:成交

孟萱·连载中·12.7万字

全家流放!锦鲤娇娘种田带飞全家

本是千金贵女,谁知一朝太傅爹被贬发落岭南。开局一间破屋,要啥没啥! 破屋就破屋吧,一家人同心协力比什么都强。赵黎雅带着爹娘弟妹义兄开荒种田、发家致富。岭南处处都是宝,努力搞事业,日子越来越红火。 在她努力种田、闷声搞钱的过程中,结识了一个很合拍的搭档,她指东,搭档绝不往西,她说下海,搭档绝不上山,她说制糖、造纸、做家具、制香料、开酒楼......搭档说:“好!” 赵黎雅满足极了,这样的搭档给她再来一打! 搭档:“不好!有我一个就够了!” 后来,搭档的身份曝光,赵黎雅捏了捏拳头,有你一个的确就够了! 书友群:169598252

依依兰兮·连载中·64.9万字

重生福女带空间去逃荒

李家嫡长女又美又飒,带空间物资去逃荒,历经战乱病疫诸多困难,和家人团结一心夺回荣耀,收获美少年一枚。

花羽容·连载中·27.9万字

新婚夜,王爷非要和我约法三章

新婚夜,他搬出新房,冷冰冰的警告:“我不喜别人碰到我,动我的东西,出入我的屋子!” 众人冷笑,区区一个身份低下,满身铜臭的商女竟敢挟恩图报,痴心妄想嫁给骁勇善战,俊美非凡,皇孙中第一人的暻郡王,当郡王妃? 她给郡王提鞋都不配! 暻郡王屁颠屁颠的提了一双鞋,为她穿上。 众人:“.......” 秦汐笑了:郡王妃?不好意思,她的征途是母仪天下!

渐进淡出·连载中·14.5万字

殿下,王妃打算给你画遗像

【穿越+先婚后爱+男强女强+悬疑推理】 一朝魂穿,井春竟成为被寄养在外十年的“丧门星”,处处不受人待见,吃饱穿暖都成了问题。 可井春怕什么,作为现代的犯罪素描师,她有的是能耐,还愁养活不了自己? 一跃成为官府画工,疑尸骸骨,毁容伤疤,仅靠一支炭笔,画像便跃然纸上。 井春知道自己身处官府,遇到的糟心事自然不再少数,但思考着自己次次被人陷害的现状,井春越想越不对劲,直到靠着线索画出个模样清俊的男子,井春才意识到自己被了下绊子。 井春满腔怒火,二话不说,提着画像就前去理论。 看着画像上的自己,姜和瑾笑里藏刀,“画得不错,黎王妃。” “请叫我井工,黎王殿下!”

唯六尼·连载中·27.3万字

逃婚五年后,带崽撞王爷怀里了

【病痨子摄政王vs冲喜王妃,五年后携萌宝回归】 手握重兵,权倾朝野,不近女色的天夏国摄政王又又又中毒,这次还快死了。 众人正苦恼王府后继无人的时候,一个和摄政王长得一模一样的小团子被送到了王府门口。 他们这才想起,五年前摄政王第一次中毒的时候,于家庶女被家人绑来给他冲喜。 因为同病相怜,她用心帮他解毒,结果他苏醒那日,她却被皇家人迫害,离奇失踪。 此时某王爷见到小团子,他眸色一沉,“可是你娘对本王旧情难忘,让你认祖归宗来了?” 小团子咬牙道:“不!过几日西楚小侯爷便要迎娶长公主,也就是我娘。我娘让我来看看你死了没有,可别死在她出嫁那日,晦气。” 话音落下,某位病痨子王爷掀被而起,一把把小团子捞起来,大步走出去。 “放心,你娘成亲那日本王可死不了,毕竟……本王还要去抢亲。”

宋一沁·连载中·87.9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