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崽崽:掉包的福气妹妹回来了

空间崽崽:掉包的福气妹妹回来了

春水摇

古代言情/连载中

52.6万字

更新时间:2023-01-07 22:05:01
菱宝是韩大虎家用来“招”儿子的工具。 弟弟成功出生后,韩家不打算养女儿,就把菱宝扔了。 大雪山头,菱宝呆了一夜。 小小的菱宝被冻死了,死前她做了个梦,梦见自己根本不是韩大虎的女儿。 原来,自己有三个帅气的哥哥和一对恩爱的父母。 可不知为何,母亲和父亲和离了。 母亲带着三哥哥住在金碧辉煌的宫殿里,却整天郁郁寡欢。 父亲被人算计陷害,被判流放,带着大哥二哥颠簸数月。 流放的目的地就是她们村! 但过不了几天,父亲就因不堪折磨病故了。 两位哥哥也因没了庇护,惨死他乡。 菱宝拼了命地想活过来!当她再睁眼时,发现自己还在雪山头。 而那流放的队伍还没到她们村…… 于是,本该病故的爹爹不但没死,还平反了罪名官运亨通。 本该惨死的大哥二哥一个成了状元郎,一个成了大将军。 后来,尊贵无比的康阳长公主发现自己前夫身边跟了个奶团子,这模样长得多像她丢了的小女儿!

第1章 真正的亲人

今年冬天格外的冷,刚入冬,就下了一场鹅毛大雪,地上厚厚一层,快要把人脚掌都要埋进去,村里好几家棚子都被压塌了。

韩大虎一身扎实的棉衣,戴着厚实的风帽,两手揣在袖子里,就这还是冻得直流鼻涕水。

他突然往后看了一眼。

太阳已经下山,只余一点晚霞的光辉。

等这点微弱的光也没了,山里就会彻底黑下去。

谁都知道,夜晚的山上最是危险,是绝对不可能活下来的。

韩大虎张嘴说:“菱宝,你别怪我,要怪就怪你命不好吧。你弟弟已经三岁了,你也没什么用了。”

说完,他深一脚浅一脚地走了,再也没回头。

......

夜色幽沉昏暗。

枯枝败叶遍地,枝丫光秃秃地延伸出去,寒风一吹,鬼手一般晃动。

突然,一声压抑的呜咽声骤然响起,像是怕惊扰了什么东西,又很快消失。

顺着声音望去,只见大树旁坐着一个小团子,身上衣服没一件合身的,可怜巴巴地抱着膝盖,露出被冻的通红的伶仃手腕,浑身脏兮兮的,也不知道是在哪儿打过滚。

脸蛋成了花猫,也就那双大眼睛,干净又漂亮。

可此时,却盛满了泪水。

大颗大颗的眼泪滚落下来,在灰扑扑的脸上冲刷出两道白痕,显得又可怜又好笑。

“爹爹,你在哪里呀,为什么还不来接我......”

菱宝小声地呼喊着,灵动的大眼睛满是恐惧。

周围太黑了,还一直有“呼呼”的声音,她好怕。

她想不明白,为什么爹爹要带她来这个陌生的地方,还一直不来接她。

菱宝抬起瘦弱的小手抹了把眼泪,抽噎道:“爹爹,娘亲,菱宝好冷啊。”

求求你们,快来找我好不好?

夜越来越深,温度也越来越低。

菱宝的意识开始模糊不清。

小小的人倒在地上,朝着家的方向伸出手,身后是爬行拖出的一段痕迹。

身上一点力气也没有了,菱宝渐渐地合上眼睛,胸口再也没有一点起伏。

谁也不知道,有一条活生生的生命消逝在这个黑夜。

当晨曦的第一抹亮光照进山林,终于再不是沉沉的死寂,偶尔会响起动物清脆的叫声。

一只灰色的野兔从洞穴里钻出来寻找食物,看到不远处一动不动的小小身影,好奇地凑了过去。

突然,小孩浑身弹了一下,睁开了眼睛!

野兔受惊,“呲溜”一下跑远了。

菱宝眨眨眼睛,缓缓地爬了起来。

身体被冻了一夜,有些僵硬不受控制,内里却有一股暖意游走在四肢百骸,直到菱宝觉得浑身都暖了起来才停止。

她比雪还苍白的脸也有了淡淡的血色。

菱宝朝“家”的方向看了一眼,想到爹爹娘亲,委屈地抿住了嘴巴。

菱宝已经死过一次了。

就在昨天晚上,被活活冻死的。

也是因此,她终于知道,为什么自己那么乖,干那么多活,从不和兄弟姐妹们抢东西,爹爹和娘亲却还是不喜欢她了。

因为,她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孩子。

在梦里,她看到了一对恩爱非常的夫妻和三个气质类型截然不同的少年。

他们围在她的身边,满脸笑容。

他们才是菱宝的爹爹娘亲和哥哥!

菱宝还梦到了许多事情,可她只是个五岁的孩子,很多东西听到也没法理解。

但她却牢牢记住了一件事。

她的爹爹因为长途跋涉而生病了,可是他们没有钱,还有人欺负他们,爹爹会因为没有及时得到治疗而死掉。

不行,她不要让爹爹死!

菱宝最后再看了一眼从前家的方向,踉踉跄跄地朝着相反的方向跑去。

此时,山脚下,一支长长的队伍逐渐靠近。

队伍中有二三十个人,全都带着沉重的枷锁和脚链,个个衣衫褴褛,蓬头垢面,身上还有难闻的馊味。

他们表情麻木,眼神呆滞,仿佛行尸走肉一般。

旁边分布着几个穿官服的官差,腰间配着刀,手里拿着鞭子。

要是哪个走的慢了,毫不留情地就是一鞭子,保准疼得满地打滚。

“都给我走快点,磨蹭什么呢!”

官差不耐烦地挥了一鞭子,这破天气,他就想赶紧结束这苦差事,再去饭馆喝一碗热乎乎的肉汤。

菱宝躲在树后,被他打人的样子吓了一跳,连忙挪动身体把自己藏的严实点。

然后小心翼翼地探出一颗小脑袋,认真地在人群中寻找自己的爹爹和哥哥。

梦里的爹爹长得很高大,而且很好看,菱宝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人呢!

菱宝找了好一会儿,失望地撅了撅嘴。

这些人都好像啊,她分辨不出来。

就在这时,菱宝忽然看见一个见过就再也忘不了的脸庞,大哥哥!

是她的大哥哥。

菱宝立刻眉飞色舞,五官一下子就活了过来,笑的露出两颗可爱的门牙。

可是她不敢过去。

但是没关系,爹爹和哥哥们很快就会脱离队伍哒!

果不其然。

片刻后,队伍停了下来。

程昀艰难地呼吸着,额头冒出点点冷汗。

他们已经连续不停地走了两个月,吃不饱穿不暖,没有一刻停歇,脚上早就磨出了血泡,磨烂之后没有上药,以至于每走一步都疼得要命。

就算停下也没有好受多少。

官差拿钥匙打开他们一家身上的枷锁脚链,又把先前在县衙办理好的文书交给他们。

“程二爷,两位公子,顺着这条路一直走,就能到北河村了,我们公务在身,就不送了。”

程仲谦神色厌倦,蔫蔫地站在一旁,并未回答。

身为长子的程昀只能双手作揖,开口道谢:“多谢几位大哥。”

长时间未曾饮水,程昀嗓音嘶哑,嘴唇干裂,动作大了,还能尝到一点铁锈味。

递给他们文书的官差笑着摆了摆手,还算和善,其他几位眼里却流露出似有若无的嘲讽和不屑。

虎落平阳被犬欺。

程昀当然感觉到了,可他只能忍。

告别官差后,他们顺着土路直走。

他头昏眼花,脑子一胀一胀地发疼,还出现了幻听。

“爹爹!大哥哥,二哥哥——”

女孩清脆如风铃一般的嗓音,一听年纪就还小,软软糯糯的,里头的惊喜和开心藏都藏不住。

程昀抬起头,看到一个小萝卜头歪歪扭扭地朝他跑来。

不知道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显得笨手笨脚的,程昀都怕她摔倒。

小丫头猛地扎进他怀里,生怕他逃跑似的紧紧抱着他的腿,仰着小脸,双眼晶亮:“大哥哥,菱宝终于找到你们啦!”

哪来的小孩?

程昀有些懵地看着她,他确信自己不认识她,但莫名的对她有股好感。

程昀旁边,一个胡子拉碴的男人冷冷地看了她一眼,不感兴趣地撇开眼。

仿佛什么事情都提不起他的兴趣。

菱宝特别认真地盯着男人看,这就是她爹爹吗?

......可是,这个人和梦里的爹爹不太一样啊。

不怪菱宝认不出来,梦里的程仲谦长身玉立,风姿绰约,面白如玉......眼前这个,除了身高对得上,其他都对不上。

“哪来的丑小孩?”

程毅一脸嫌弃地说。

菱宝本来就穿的灰扑扑的,又在山上待了一夜,灰头土脸不说,头发更是像造风一样乱成鸡窝,碎发湿漉漉的贴在脸上。

一点也看不出之前玉雪可爱的模样。

菱宝手忙脚乱地拿手抹了一把脸,脸上立马多了四道手指印。

她仰着脑袋,期待地看向程毅,擦擦是不是好多啦?

“更丑了。”程毅毫不留情。

程昀皱眉:“二郎。”

程毅冷哼一声,看向远处不知道还要走多久的土路,脸色越发难看。

小姑娘蔫头巴脑的,看得出来受了不小的打击。

程昀摸摸她的脑袋,说道:“他逗你玩的,不要生他的气。”

菱宝连连点头,她不会生哥哥气的!

她拽住程昀的衣服,眼巴巴地问:“大哥哥,我和你们一起好吗?”

他们是戴罪之身,跟他们一起走有什么好的,她应该回到自己的家去。

程昀摇了摇头。

小姑娘眼眶立马就湿了,熊抱住他的腿,没有吭声,但程昀清晰地看到衣服上多了一片深色的痕迹。

“哥哥别扔下菱宝,菱宝不要一个人......”

谁也没想到她说哭就哭,可她哭起来也不是大喊大叫,只是默默掉眼泪,比他见过所有的小孩都乖。

程昀沉默片刻,见小孩哭的停不下来,柔声开口道:“别哭了,你家在哪呢?”

菱宝抽抽搭搭地说:“没,没有家。”

没有家?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种田不慌,我全家都有金手指

又名《家穿非我所愿,幸得平台相见》 花家四口八机疯狂嗨购, 不料眨眼全家群穿。 还没悲伤: 亲爹是九年不中秀才的童生, 亲娘是十指不沾春水的绣神, 她,花田是七岁垂髫小天真, 就发现, 还有一个在娘肚里明年才生。 全家还不知道,花奶她是重生! 言称太公给她托梦,天旱、蝗灾、地动、流民、疫症环生, 花家村抢得先机,逃荒也要全村出动! 惊喜的是,四口子共享种花家穿越者扶持平台,提供给你们的平台,要好好利用!

阳可红红·连载中·40.3万字

小福包在年代文里被宠翻了

老苏家五代终于出了一个大胖闺女。 从那以后,“哎哟!苏师傅家这是在吃鱼啊?这年头就是有鱼票也买不到鱼,您这鱼是哪弄的?” “湖里头钓的。” 众人钓了半天:鱼个锤锤,连鱼苗苗都见不到一条。 又过了几天,“苏师傅家这是在吃鸡蛋?我可有两年没见过蛋了,这蛋哪来的?” “窗户外飞来两只野鸡,生了一窝鸡蛋。” 众人把家里窗子全打开:…… 再之后,苏家门槛被踩断了,一堆人想攀亲家。 苏爸爸抱着自己小闺女,“滚滚滚,我女儿出生在新社会,才不定什么娃娃亲,她要自由恋爱!” 等他闺女长大了,苏爸爸把追他闺女的男孩子打得满街跑,“自由恋爱个屁,都给老子滚!” 哪成想…… 他千防万防,他宝贝闺女早就被打小在他眼皮子底下长大的臭小子勾搭走了。

深巷喵喵·完结·173万字

空间萌宝:穿成部落首领炮灰原配

【荒野求生+基建+团宠+萌宝美食+无极品温馨种田】 全能大佬穿成了部落里极品恶毒女,原身不但谩骂王子夫君,还虐打两个崽崽,作天作地。 夏田暖一穿越就在流亡路上,王子古络衡正被害陷入狼群包围中。 夏田暖知道这位落魄的王子是天运之子,以后是要成为首领的人,而她就是那位臭名昭著的炮灰原配。 夏田暖冲进狼群救下王子,开始狩猎采摘食物,做美食熬药救活一家子病残弱。 她身带空间灵泉物资,手掌木系异能,还获得神医神农传承。 她开始种田做美食搞基建,造纸、建水车、改良农具、开作坊,经商,建部落城池等,一不小心成了传奇。 就连美人夫君,都把她放在心尖尖上去宠。 还有她在路上一不小心救的一个个大佬,都都宠她护她,她就这样一不小心成了团宠。

凤元糖果·完结·49.4万字

分家后,小寡妇相公从京城回来了

睁眼闭眼间,漆柒发现自己穿越了,还是一个挺着大肚子正被婆家驱赶的小寡妇。 不完整的记忆预示着肚子里的小家伙身世不简单,果然,生出来一对活泼可爱的龙凤胎, 身为医学院中西医双修的硕士生,还身怀功德系统,一手医术治病救人,行善积德,待到功成名就时,就算是带着两个拖油瓶的小寡妇,也是个炽手可热,让人追捧的俏寡妇。 多年后,两辆豪华马车堵在家门口,走下来两位俊朗非凡,位高权重的优质男,都说是她丈夫…… 呃,那多年之前埋进坟里,她年年带着娃娃前去磕头祭拜的又是哪位? 难道,诈尸了? 但是,一诈还诈出俩来,她实在齁不住…… 怎么办?带着娃娃跑呗。 比起高门大宅的贵妇生活,她还是喜欢恣意策马扬帆,最爱云开雾散。

不变的时光·连载中·47.8万字

八零嫁最强糙汉,手握空间养崽崽

刚穿越就被未婚夫退婚,被嫂子嫌弃,大龄女青年刘秀秀转头嫁给了一个无人敢嫁的人! 这个人据说常年不回家,正合刘秀秀的意! 哪成想老公不仅帅出天际还实力宠妻,羡慕得四周人牙根痒痒! 种田养娃养宠物,秀秀没想到自己在80年代竟然过上了人人羡慕的幸福生活…

安慧娴·连载中·66.7万字

全家流放!锦鲤娇娘种田带飞全家

本是千金贵女,谁知一朝太傅爹被贬发落岭南。开局一间破屋,要啥没啥! 破屋就破屋吧,一家人同心协力比什么都强。赵黎雅带着爹娘弟妹义兄开荒种田、发家致富。岭南处处都是宝,努力搞事业,日子越来越红火。 在她努力种田、闷声搞钱的过程中,结识了一个很合拍的搭档,她指东,搭档绝不往西,她说下海,搭档绝不上山,她说制糖、造纸、做家具、制香料、开酒楼......搭档说:“好!” 赵黎雅满足极了,这样的搭档给她再来一打! 搭档:“不好!有我一个就够了!” 后来,搭档的身份曝光,赵黎雅捏了捏拳头,有你一个的确就够了! 书友群:169598252

依依兰兮·连载中·70.9万字

年代娇宠,娇软美人被糙汉宠野了

苏雪无意中得知自己竟然是一本重生年代文里的炮灰女配,真假千金文里的假千金! 炮灰苏雪是假千金,被真千金家被娇养长大,拥有女二的一切特征,肤白貌美大长腿,十指不沾阳春水。 在她的亲生父母双亡之后,她不愿意回乡下照顾三个未成年弟弟妹妹,整天在城里跟真千金苏宝珠争风吃醋! 作天作地最后落得被嫁给了带着四个孩子的老鳏夫! 而重生回来的真千金苏宝珠则凭着真善美以及锦鲤体质,一路开挂高歌猛进,嫁给了同大院门当户对的优质青年,夫妻恩爱百年…… 苏雪:???? 我可去你的炮灰女二命吧! 她一把撕掉这劳什子的年代文,麻溜收拾东西滚蛋回乡下。 村里人都认为无父无母的苏家兄妹四人生活过得一定很凄惨,谁知道他们家越来越好,老二苏小龙年年考第一,老三苏小虎被部队学校相中提前招入伍了,就连最小的苏宝儿,也被某大导演指定为御用演员! 至于老大苏雪,早就成了十里八村知名的裁缝! 说亲的媒婆踏平了苏家门槛。 只见那个十里八村都畏惧的地痞子包工头,扛着一头三百斤的猪往苏家门口一站。 带着疤的脸上皮笑肉不笑。 “谁敢打我家小月亮的主意,这头猪的下场就是他的下场!”

柠檬超甜的·连载中·115万字

团宠农女小福娃

柳山村的福家,几代下来都男孩,穷得只剩下男娃,终于盼来一个闺女。小女娃一出生把差点死翘翘的阿奶给高兴得病好起来;一出门捡东西捡到手软,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山里跑的飞禽走兽悉数往她前面掉,跟掉馅饼似的。 原以为捡到金子就够厉害的,没想到半路还能捡到一个夫君,对方还是个挺厉害的人物。 自打她出生福家顺风顺水,做生意盖房子全不落下。家里人对她宝贝得紧,把她往死里宠。

随心飞舞·完结·111万字

农家团宠娇娇女

十八班武艺样样精通的顾甜死在了实验爆炸中。 再次睁眼后,她成了顾家小八。 顾家和善,兄友弟恭,姐妹和睦,家里孩童众多却依旧把她宠上天。 只是瞧着这家徒四壁的样子,侄子连私塾都读不起的样子,三岁的顾甜暗暗发誓要带着全家发家致富! 天生福运满满,自称天道亲闺女。 刚出生,百花齐放。 想吃肉,满山野物送上门。 随便上山,捡到一根几百年大萝卜。 再上山,不好意思这山归我了。 随手一指不是金矿就是银矿,莫非开光了? 数钱的日子太潇洒,差点被贼人搬空了家 扭头一看竟是熟人作案 图我人?行! 图我钱?不行!

浮苏辞·连载中·113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