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寡后,我成了新帝的娇软外室

新寡后,我成了新帝的娇软外室

芽芽不枯

古代言情/已完结

60.2万字

完结于2023-01-0200:05:00
玉仪本是贵女,却因父兄亡故家道中落,只能投奔远亲程家。 程家表哥玉树临风,新科状元,与玉仪郎情妾意便结了良缘。 可谁曾想新婚当夜被郁王邀去商谈要事,好好的新郎官坠下山崖尸骨无存。 玉仪成了寡妇,她自知命苦,安然守寡。 然一年后她名义上的相公居然回来了!还带回来了一身怀六甲的女子。 相公和婆母都警劝玉仪,对方是当朝公主,身份高贵,定然不能做妾。 要么她做妾,要么主动和离,嫁给程家痴若稚童的二表哥。 玉仪软弱,但也不想认命,她悄然盯上了郁王风流却侠义的世子,宁求他的庇护,也不在程家! 于是,玉仪着了最好看的衣裙,去了世子礼佛的圣河寺。 在那冷风里皓腕雪凝,系了一宿的红丝,只求世子侧目。 可真看见那冷面的郎君,她好像又怕了…… ———— 新帝近来愁闷,常去圣河寺散心,却不经意瞥见一细腰软骨的女子。 本不近女色的新帝不知为何就走到了她身后。 便听得女子娇娇柔柔地唤了声:世子殿下~ 愠怒已上眉头,却在看到女子水色的眼眸时,喉头一紧,罢了,不如将错就错吧。

第一章归来

深秋清晨,和风已捎上几分凉意,朝阳是将升未升的模样,因着还没有刺目的光,便显得十分浑圆壮大。

微光勾勒出程府西厢的院落中,一舞一立两个身影。

阮玉仪着一月白妆花裙,广袖在她的摆弄下展开,又收起,这衣裳像是裹挟着她,从容地将这副身躯锻造得热烈柔软。

侍立在侧的木香抱着少夫人的外袍,担忧地盯着她与青石板直接相触的脚,抿了抿唇,还是犹豫着开口,“小姐,今日露重天凉,还是将鞋先穿上吧。”

木香叫惯了小姐,便是阮玉仪已经出嫁新寡,守节一年,早不再是未出阁小姑娘,也依然改不过口。阮玉仪也听惯了,由她这般唤着。

“鞋底子硬,碍事。”

父亲早逝,兄长战死,阮家已没落得不成样子。当年听闻远亲程家的大表哥高中了状元,母亲就藏了攀附的心思,带着阮玉仪一同前来拜谒。

这大表哥也是期待之中地,一下就与她看对了眼,双方长辈各怀各的心思,很快就替他们操办起了婚事。

本应是共度良宵之时,不料作为郁王门客的大表哥被主人家叫去办事,这一走,就再也没能回来,扔下刚过门的她,两人甚至还没来得及圆房。

探得情况回来报信的小厮声泪俱下,少爷的马车坠崖,寻遍了都没能找到尸首,下边水流湍急,极可能是被卷走了。

姨母丧子,许是悲恸之至,从此性情大变,待阮玉仪远不如从前亲切。

说来也是可怜,程老爷在京中原来只谋得一小官小宦,程府靠着高中的长子才有了些地位。这次之后,家中嫡系只留下一个痴傻的次子,其母程朱氏为这痴子踏过不知多少家的门槛,可没有一家姑娘愿意接受这门亲事。

程朱氏自然就将主意打到了这孤苦无依的侄女身上。

芜国民风开放,自古就有寡妇再嫁的传统,更甚者效仿他族跟了自己的小叔子的也不在少数,如阮玉仪一般守节的真可谓是凤毛麟角。

守寡一年来她循规蹈矩,使得邻里流传起她冰清玉洁的美名。

本以为自己的乖巧会得了姨母怜惜,能让她借着对大郎的念想,安安顺顺地在这程府了却残生,不想姨母却让她做那痴傻二表哥的妻。

阮玉仪如何能答应,她面上不能反抗,私下已悄悄为自己开始谋划出路。

想到这里,她停下动作,正想立起身来,眼前却忽地一片黑。她身子晃了下,用指尖抵住额角。

木香连忙上前来,将袍子取出替她披上,一把扶住看起来摇摇欲坠的人儿。

“斯人已逝,小姐您又何必日日苦练这舞,反倒伤了自己身子。”

阮玉仪已经缓过来不少,她放下手,拢拢外袍,露出一个清浅的笑意,“与大公子无关。这是母亲教我的东西,一日不练不说,日日犯懒呢,那就该忘净了。你也别忧心,我只是起得太快了,一时不察。”

木香这会儿凑得近,将她眼底的泪光看得一清二楚。

阮玉仪生得秾丽,杏面桃腮,眼中氤氲着水光,瞧什么都是深情模样。习舞者仪态极佳,脊背端直,只消往那儿一立,旁人便知此非人间颜色,甚而不敢久视。

木香敛目低眉,深知这舞是为谁跳的。小姐孤身在京,身边唯有自己是从阮家带过来的,于是她只能强装坚强,这句“忘净”,也不知说与谁听。

她这会儿正怨自个儿嘴快,戳破小姐心事,白白惹人伤心。

“时候不早了,我们先去给姨母请安。”

“是。”木香伏身为她穿好绣鞋,又理了理衣摆,两人便抬脚出了这院落。

日头更出来了些,光线染上暖意。

不知怎的,平日里清静的小径上,来来往往都是忙碌的婢女小厮,不是捧着物什,就是踩着高脚凳去挂红绸,琉璃灯盏也被取了下来,换成大红灯笼。

灯罩中烛光跳动着,分外雀跃的样子,透过笼布,只显出更深的红调,看得阮玉仪心中一跳。

府中这是要办什么喜事,这般阵仗?

她心中隐隐不安,加快了步子。

“木香,木灵可有说什么时候回来?”

她不甘心被嫁给二表哥,一辈子在这程家变相当做婢子磋磨,因此,自然要找个能让姨母歇了心思的人。

木灵正是打听人去了。

木香望了望墙外的天,道,“奴婢让她差不多午膳就回来,免得饿了肚子。”

阮玉仪颔了颔首。

绕过秃着枝的梨树,拐过前边的弯子,不久就能到程朱氏的居所了。

可在前边,却看见一个高大微胖的男子,蹲在栽种木芙蓉的泥地旁,几根粗粝的指头捏着个枯枝,一下一下往土里戳弄着。

阮玉仪缓下脚步,走到他身侧,放柔了声音,像在对五岁幼童说话,“二表哥,你在这儿做什么。”

这痴子单名一个睿字,讽刺的是,他生来多难,幼时一场高热烧坏了脑子,自此智识就停留在五六岁的程度,如今这般大了,还是做什么都要人守着。

平日里程朱氏都会让他在自个儿身边呆着,免得磕了碰了,今日却怎么到这里来?

“仪儿妹妹!”,程睿听见声音,哭丧的脸立即挂上大大的笑容,“我想在此给蚂蚁挖个洞做家,你瞧,这般深了。”

“但是下边好像有石块——”他又皱起眉来,脸上的肉显得五官有些拥挤。

阮玉仪配合地弯下腰,看了一眼,又问,“今日二表哥怎么不随姨母一道了?”

“母亲她说有客人,让我莫要在那边捣乱。”他的声音听起来带着些委屈劲儿。

听了这话,她不禁蹙起眉头,眼中泛出疑色。

好生奇怪,姨母向来爱护这个次子,从前大郎在世的时候,贵客可比如今多,也不见她将次子赶出来。

“小姐,这客不会是媒人吧。”木香也在意着府中的布置的阵仗。

阮玉仪心下一沉,吩咐一边的小厮照顾好二少爷,之后就拉过木香径直朝程朱氏的居所去。

比之其他地方的忙碌,这院落里却没有任何一个下人,阮玉仪提裙上了几阶台阶,正要推开半掩的门,却听得里边有交谈声传来。

她的手顿住——

“能回来就是万幸,此番多亏了长公主殿下,要不是您……”姨母的声音颤着,有些哽咽。

有一个音色清越的女子笑了下,“其实行秋的伤两个月前就好全了,本宫私心多留了他一些时日。过两日本宫就会让皇兄给我们赐婚,夫人要是乐意,早些准备准备,可以到本宫那边小住。”

捕捉到“行秋”这个名字,门外的阮玉仪呼吸一滞,思绪一片混沌,一时间理不清这女子话中含义。

屋子里似乎静了会,才响起一个熟悉的男声。

“昭容初次怀孕,前三个月极其重要,我自然要陪伴左右。”

“甚好甚好,我即刻让人把西厢仪儿那间屋子收拾出来,让与殿下,那头光线好,冬日里也暖和些。

“你们感情这般亲,我也好放心把仪儿嫁给你弟弟了。”瓷器轻轻磕碰的清脆响声。

这是……什么意思?

阮玉仪的身子像是不受自己控制,混混沌沌间就将门推了开。

木香也是不可置信,她不敢多说什么,只是默默扶住了小姐的手,而木香的小臂被对方攥得濡湿。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争什么宠?娘娘后宫搞事业赢麻了

现代996打工人林夕梦一朝猝死,穿越到大盛朝弘治二十年。 生前她最大的愿望就是买套属于自己的房子,然后躺平。 可惜临死也没能实现。 倒在工位上那一刻她发誓,如有来生一定直接躺平,拒绝内卷。 穿越后,她成了六皇子谢辰瑜的侍妾。 本打算直接躺平。 谁知原主处境凄惨。 上有皇后虎视眈眈逼她当眼线,监视她的夫君谢辰瑜。 中间有赵良娣周良人嫉妒她美貌得宠,几次三番毒害她小命。 下有已经被砍头的大将军父亲,和一帮流放三千里苦苦待救的亲族。 林夕梦:“……” 所以,要继续卷? —— 侍寝当晚,林夕梦死死抱着谢辰瑜大腿,爆发了小宇宙般疯狂……。 谢辰瑜咬牙掐着她的腰。 “再勾引也没用,敢出格半步,本殿一样杀了你” “主子爷放心,上了您的船,以后咱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了。” 某人瞬间黑脸,你才是蚂蚱。

半枝雪·完结·59.9万字

全福夫人要和离

江南第一才女,士族第一家毗陵陆氏女风禾,还未及笄求娶之人已是络绎不绝。 最终陆氏女嫁与本朝唯一异姓王之子,战功赫赫也恶名在外杀人如麻的沈南珣。 不少大家士族痛骂陆家失了士族风骨,丢了大家体面,居然与勋贵做亲,又说二人婚姻必不会美满。 上一世,陆风禾憋着一口气,没一天快活日子过,把自己熬成了名满京城的全福夫人。 这一世,生完女儿的陆风禾第一想做的就是和离,不管世人怎么说,自己快过才重要。 只是,明明要和离的两个人,怎么听说又喜得麟儿千金了。 书友群:169799330欢迎你来唠嗑呀 一六九七九九三三零

抹茶蘸醋·连载中·57.7万字

名门第一儿媳

他说:我们可以合离。 她说:不,我要做你父亲的儿媳! 一切尘埃落定,她终于在改朝换代的山河震荡中保全了一家老小。 秦王妃:殿下,我们可以合离了? 秦王:你休想~! PS:大唐架空背景~ 【能文能武没落士族大小姐VS老爹让我疼媳妇之霸道秦王】

冷青衫·连载中·250万字

郡主长乐

人人都夸司宁命好,母亲是长公主,父亲是大将军,舅舅是皇帝,祖母是皇太后。 还嫁了个颇有才华的如意郎君。 但成婚不过短短三年,亲人尽皆离她而去。 夫君是间接害死他阿爹的凶手,她疲惫地觉得活着真的是太累了。 重生后司宁想通了,上一世焐了那么久也没有焐热的心,她不打算再焐了。 既然他无意,那自己何不放手,不如放彼此自由。 这偷来的一世,她只想守住她的亲人 **************************************** 中秋宫宴上,李肃看着司宁朝那位新进探花郎灿然一笑。 平日温润宽和的李侍郎眼中乍现戾色,手中的酒杯被捏个粉碎,红色的酒痕沾染了一手。 (ps: 男主是李肃,不会变。 女主父亲的死和李肃并没有关系,一切都是女主因为亲人骤然离世而产生的偏激想法。 女主父亲作为一个将军战死沙场,保家卫国,死得其所。 男主作为一个首辅,只是做了最正确的选择。 不喜欢左滑返回,不必告知,谢谢~)

妍九笙·完结·102万字

我成了表哥的白月光

宋昀盼做了个噩梦。梦里她虽然如愿嫁给了二表哥,最后却落得个从追云阁纵身一跃的下场。醒来后她决定:就算天底下的男人都死光了,也再不跟苏家的表哥们玩了! ———— 苏老太太:我看那个叫高斌的举子仪表堂堂,跟你表妹倒也相配…… 苏珩:他家三代单传,家里急着开枝散叶,盼表妹身子又单薄…… 苏老太太:姓纪的那个呢?瞧着怪稳重的。 苏珩:他父亲早逝,靠母亲跟姐姐养大,他姐姐更是为了他至今还没说亲,性子据说也有些古怪…… 苏老太太:那姜毅呢?也是读书人家出身…… 苏珩:听说他们家规矩大,吃饭是不许女眷上桌的。 苏老太太怒:这不行那不行,你倒是说个行的我听? 苏珩一脸虔诚:祖母,您看我可还行?

桥边芍药·完结·72.6万字

太后她娇媚动人

穆清朝承认,前一世,她有点恋爱脑了。 心仪的男人是个渣男,联合她的表姐,把她送到半截身子入土的老皇帝身边。 最后落了个妖妃骂名,受极刑之苦,背天下骂名,连累满门…… 重活一世,她清醒了。 她不做渣男皇妃了,要做就做渣男母妃…… 她目的明确、手段凌厉,将前世陷害她的仇人一个个手刃,一步步坐稳太后的位置。 “妖后”两个字也让人人闻风丧胆。 穆清朝不在乎,她只要自己过得好,哪里管别人怎么想? 可是转身,她落进了一双深邃的眉眼中。 江泊这样的人啊,活得清心寡欲,美色钱财一概不要,家人死光了,孤零零独守边关七年。 这样无趣的人,怎么总是让人忍不住想逗一逗呢? “听闻将军一身正气保家卫国,哀家到了夜里总觉得心里慌慌的害怕呢,将军能不能用你的正气来帮哀家压一压?” “将军将这腰带压在哀家这儿,若是将军说话不算数,哀家就出去说是将军轻薄哀家……” 穆清朝这么逗着逗着,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那只可远观的高岭之花,不食人间烟火的下凡谪仙,她怎么生生在他眼中瞧出一丝欲望来了? 世人皆传穆清朝是妖后,刚开始江泊也是这样想的。 后来啊,他看到那蠢蠢欲动、心思不纯的皇帝,他慌了,急急惶惶跑到战场上,拼杀一身军功,就回来“讨赏“来了。

南风十里过境·完结·47.8万字

重生之高门主母

镇国公府世子李陵,英隽异勇,是个铮铮好男儿。 他的娇妻沈氏却觉得跟他过得憋闷。成婚五年,她对他百般柔顺,他却对她没有丁点热乎劲。 若单是因他性子冷,她也认了。 可匈奴来犯,九公主就要被逼着去和亲。李陵居然“冲冠一怒”,为了公主表妹,请旨出征。 她终于明白了他冷待她的原因。 她气得不想跟他过了。 和离书都拟好了,就等着李陵归来署字。 谁知,一觉醒来后,她竟回到了跟李陵新婚时...... --- 李陵娶了个乖巧的小妻子,对他千依百顺。新婚月余,将他伺候得舒舒服服。 这几日,李陵却发现新妇有些不对劲。 清晨再不伺候他着衣了;吃饭也不给他布菜盛汤了;夜里他刚靠近她,她便转过身去了。 威严冷肃的李陵忍不住了。 他凑上前:“夫人,可是哪里不舒服?” 她只给了他个白眼。 李陵抓抓头:“初来府中,夫人可是不甚适应?” 她又低头不语。 某日,观马球赛时,他见她对着场上某男掩面一笑;某日,又见她手托香腮,读着某才子的诗发呆;还有次宫宴,他竟见太子爷朝她微微笑了一下...... 李陵的心一日比一日乱了。 新文《宠妾跑路后,清冷世子失控了》已发布,欢迎阅读!

鹊南枝·完结·162万字

他的小徒弟腰软妩媚

盛宴铃是岭南一个小官之女,生得面若桃花,腰软妩媚,性子却呆呆糯糯,喜好读书。 十一岁时,她家住的巷子里住进个比她大十岁的病秧子,像极了一块枯木,难以接近。 但他学识渊博,还有好多书啊! 爱书如命的她便动了心思,日日送去好吃的,求他说些书上的道理。 缠着求着,终于成了他的小弟子。 后来,先生病逝,她也说了门京都的婚事,去了京都,住进京都姨母家待嫁。 * 宁朔本是太傅之子,谁知父亲被冤,满门被杀,他也被关在岭南了此残生。 再睁眼,竟然成了宁国公的嫡子,小弟子也成了表姑娘,住到了府上待嫁。 只是命不好,未婚夫心有所属,想要退婚。 最初,宁朔为她筹谋此事,想让她全身而退。 后来,宁朔为自己筹谋婚事:如何让她退进自己的怀里。 * 最初,盛宴铃觉得表兄极像先生,但不敢认。 后来,她咬牙切齿,觉得自己根本不认识先生:这真的是那个清冷自持的先生吗?

素织衣·完结·82.2万字

新婚夜!冷冰冰的世子说要把命给我

陆灼,定国公世子,三元及第,文武兼修,惊艳天下。 身边伺候的年轻丫鬟,个个摩拳擦掌、明争暗斗想上位。 只有夏安安,老实巴交,兢兢业业,努力工作。 但是,不知哪里出了问题……陆灼看上了她。 为她推拒皇亲国戚、名门贵女,向全世界宣告非她不娶! 这可捅了马蜂窝了…… 有人嘲她痴心妄想,有人骂她身为下贱,有人给她扣上红颜祸水的帽子,甚至还有人想弄死她! 夏安安被整哭了。 苟着混口饭吃,怎么就这么难? 那就不苟了吧。 于是,当朝首辅失踪多年的嫡长女回来了。 肤白貌美大长腿,聪明难缠又毒嘴。 而且……她正是陆灼指腹为婚的未婚妻。 面对一众哑火炮,夏安安羞涩一笑:“你们只是得不到他一人之心,我可是得不到你们这么多人的心啊!” 众女:啊啊啊啊啊!

夏虫语·完结·69.5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