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祸

蛇祸

初五时分

悬疑侦探/连载中

34.1万字

更新时间:2023-01-28 17:56:28
父亲打蛇,惹祸上身。 出生之日,傀儡下聘。 半仙外婆想要我摆脱蛇祸,让我继承衣钵借命还命。 可一场大雨,他化成人形。 步步逼近,我无处可逃! ……

第一章 蛇王下聘

外婆说:

我的命,是借来的!

外婆姓巫,家住东山村。

是十里八村、远近闻名的祝由婆。

那是十九年前的一个夜晚,雷雨交加。

母亲因为骨盆小且动了胎气,所以早产加难产。

足足生了几天几夜,从白天叫到晚上。

叫到几乎没声了,我才勉强露出半截屁股。

父亲听着母亲的惨叫急得直搓手,就在他准备冲进去的时候,稳婆满手是血的打开门。

“大奎啊,孩子是臀位下来的,卡住了生不出来!这大小恐怕只能保住一个!”

稳婆的话,吓得父亲差点瘫坐在地。

扶着门,才勉强撑起身子。

“婶,大小都要保住啊!”

父亲自然希望两个都保,因为他不仅是八代单传,还好不容易娶上了媳妇。

对于父亲的苦苦哀求,稳婆气得一把甩开他的手。

“人命关天!你要是再不下决定,怕是两个都得没了。”

父亲没辙了,刚哆哆嗦嗦说出‘保大’这两个字,一个佝偻的身影便行色匆匆的赶来。

来人,正是外婆。

外婆虽然不到六十,却一副老态龙钟的模样。

佝偻的背,甚至高过了脖颈。

一双被翼子几乎完全遮住的眼睛,却似能看透一切。

三天前,外婆赶往邻县做法事,本该五日才能到家。

可算到了母亲生产不顺,硬是日夜兼程只用了三天的时间赶了回来。

一看到外婆,稳婆便毕恭毕敬的双手合十。

对于封建迷信的乡里人来说,外婆就是神一样的存在。

在稳婆看来,更是如此。

三年前稳婆的孙儿上坟时撞了邪,没几天便暴瘦如柴瘫痪在床无法动弹。

眼看着人就要不行了,家人甚至备好了棺木。

可外婆只是略施了几针放出他体内的污血,第二天那人便能下地了。

“老半仙儿,您可算回来了,你家巧儿难产生不下来。怕是要……”

“有我在,阎王他不敢收人。”

外婆打断稳婆的话,便驼着背跨进门槛。

跟阎王抢人,外婆怕是古今第一人了!

见大门合上,父亲贴着耳朵准备听听动静,可是堂屋那边却突然传来敲门声。

等父亲冒雨过去打开门,看到三个穿着蓑衣的人。

斗笠卡得低低的,让人看不到面容。

而他们的身后,则摆着六个盖着红布的大箱子。

“请问是陈家吗?”

为首的那个人声音很虚,没有声调。

听起来,瓮声瓮气。

“是呀,请进!”

父亲以为是找外婆做法的,便赶紧让他们进来。

三个人僵硬着动作将箱子抬进堂屋后,便突然拿出一张红簿子。

展开之后父亲才愕然发现,这居然是写着两个生辰八字的婚书。

其中女方的生辰写的是‘辛巳年二月七日子时’。

父亲吓得不轻,辛巳年二月七日不正是今天吗?

而墙上的钟,也恰好显示在十点五十九分。

孩子不仅没有出生就连性别都还没弄清,就有男方来提亲了?

就算定娃娃亲,也没这么早的。

就在父亲准备撵走这几个怪人的时候,一阵婴儿的啼哭声突然透过雨声传来。

随即,外婆便踩着雨水‘哒哒哒’的跑了进来。

“是个女娃!”

外婆刚乐呵呵的说到这,却在看到三个怪人之后立马变了脸色。

她拿起腰间的葫芦,拽开塞子便泼向其中一个。

闻着味明明是酒,可泼在那人的身上却像是硫酸一样冒起了浓烟。

斗笠人抽搐了一会,便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外婆冲过去将蓑衣一扯,父亲吓得直接瘫倒在地。

只见一张人皮,正干瘪的铺在地上。

后腰上,有一个二尺长的伤口。

里面没有骨头没有血肉,空空如也。

顾不得吓得屁滚尿流的父亲,外婆用酒撒向另外两个人。

原来,这两人也是被剔去骨肉的人皮傀儡。

外婆颤抖着手掀开箱子,脸色瞬间煞白。

六个大箱子里面,装着的是各种牲畜的脑袋。

仔细端详,正是村里失踪的那些!

“大奎,你是不是惹了什么祸?”

父亲七尺高的壮汉子,竟然吓得伸不直腿。

他‘噗通’一声,对着外婆跪下。

“娘,我打死了一条长仙!”

长仙,是我们这对蛇的尊称。

原来父亲为了给母亲补身体上山采参,下山到时候路过乱葬岗,在一处坟坑里看到两条交配的大蛇。

父亲因为害怕转身就走,却惊动了两条蛇。

于是脑子一热砍死了雌蛇,而被弄瞎左眼的雄蛇则逃之夭夭。

自那之后,村里便开始丢牲口。

并且一到晚上就上蹿下跳的耗子们,破天荒的销声匿迹了。

一向沉稳的外婆在听完父亲的讲述后,第一次乱了分寸。

她颤颤巍巍的踮起三寸小脚,这才一巴掌扇在父亲的脸上。

“你闯下大祸了!在坟坑里筑巢的蛇是冥王蛇,以尸体为食吸收的是阴气!你打死了雌蛇,它这是下聘来了!”

“下……下聘?”父亲没有淋雨,可全身都湿透了。

“你打死了冥王蛇的妻子,它便找你的女儿给它传宗接代!如果你敢不同意,就要你女儿偿命!报应!这是报应啊!”

外婆说到这,突然跑出去跪在院子当中。

磕头磕到头破血流之后,硬生的生抠下了自己的眼睛。

她想利用血债血偿的方式,祈求冥王蛇的原谅。

不一会,就等来了母亲断气的消息。

外婆借母亲的命,换回了我!

自那之后,外婆便亲自抚养我。

为了避免冥王蛇夺走我的命,她将老宅重新翻盖。

不管是墙面还是地基,全部加上了硫磺粉。

并且,自小让我服用雄黄酒。

甚至教授我祖传的祝由之术,以求自保。

但自从六岁那年父亲身亡后,我便被外婆托人送去了城里读书。

适奉寒暑假,才能回来。

这日我刚收拾好回城的行李,厚重的大门便被一把推开。

一个脖子上搭着毛巾的中年汉子,急急忙忙走了进来。

我眯起高度近视的眼,这才认出他是隔壁庄的王叔。

离我们村,大约二十里路程。

“老半仙儿,老吴家让我找您过去看看,他家孩子闹了几个大夜了!”

“夜哭郎?”外婆不慌不忙的喃喃道。

“不知道!先前只在夜里哭,现在白天也哭闹!喂什么吐什么……”

……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世子妃她会抓鬼

点苏干走阴干了十年,还是第一次见到招鬼招得这么厉害的人,看着眼前快被鬼气腌入味的公子,她小心翼翼地问:“还活着呢?” 于是从这天开始,点苏不是在救人,就是在救人的路上,而宁渊不是在被鬼抓走,就是在被鬼抓走的路上…… (ps:女强文)

打王者总输·连载中·45.9万字

科举相公家的小娘子

穿成寡妇,还有两个娃,家徒四壁,穷的叮当响。 继婆婆还打起她的注意,想要把自己卖去当小妾? 无痛当妈的魏仪安表示,关关难过关关过,我有宝贝我好过, 撸起袖子咱就干。 先把娃肚子填饱,收拾极品,摆脱贫穷,谁也别阻挡她发家致富。 只是,那个俊书生,请停止散发你那无处安放的魅力,不要打扰我独美。 大概是个男友力max俏寡妇和她那体弱多病俊夫郎不得不说的故事。 古代重组家庭,男女主皆二婚带娃。

一檐梨雨·连载中·8.1万字

世子就喜欢她不上进

花仙云漓受不了加班潜规则,暴揍了玉皇大帝的三儿子,被收了仙法,坠落凡间,成为臾国宁远侯世子众多妾室中的一个。 她吃喝玩乐不争宠,还能借花仙天眼看破人心隐藏的秘密,无限吃瓜。 …… “原来贵妃身边的春公公是假太监?” “忠勇伯世子是个女的?!就为了不丢爵位女扮男装二十年,还被小公主给爱上了!” 云漓一转头,看到英俊绝伦的世子夜丰烨:中毒多年,难怪日夜审案疯狂内卷,真是可惜了这张脸。 什么?! 夜丰烨:你是解药有疗效! 云漓泣不成声:男人亲亲腻腻夺她仙气,严重影响吃瓜速度,她只能抛瓜哄他去破案,没想到还被男人爱上了! 夜丰烨:夺你仙气解毒,把我赔你一生可好? 云漓:不然还能怎么办?肚子都大了……不过朝争影响顺产,宅斗不利胎教,内卷爹自己努力拼皇位,我先带球跑一跑。 …… 几年后,崽崽看着英姿飒爽找上门的夜丰烨:娘,什么叫爱啊?

琴律·连载中·33万字

妖夫凶猛

家传的银蟒旗袍上的那条蟒竟有一天活了……

软萌冰箱少女·完结·138万字

嫡兄万福

秦恬十五岁那年,才知道自己是父亲养在外面的女儿。从前她一直都希望自己可以有兄弟姐妹能相互照应。 如今突然就有了一位嫡兄,才明白并非她想得那般美好。 嫡兄秦大公子秦慎面如冠玉、才华精绝,受世人追捧。只是秦恬的身份,是令嫡母不喜的存在。 他亦与她并无手足情谊,同在一屋檐下却如同末路。 秦恬识情知趣,对这位嫡兄从不麻烦,敬而远之。 她想,等她大一些,就同父亲商议独自搬出去居住,自也不在府里碍眼了。 可秦恬怎么都没有想到,几月之后,新君突发恶疾,先太子旧部举旗造反,朝野动荡至此而始。 纷杂往事纷至沓来,乱世中人身世凌乱。他不再是与她血脉相连嫡兄,她也不是身份尴尬的庶妹... ... 只是,当在她被交战的炮火所伤,于熊熊燃烧的院中孤零零等死的时候,有人低吼着冲入火场之中。 男人高挺的身形挡住了火光,他移开压在她身上的断梁,双手发颤地将躺在血泊里的她,团团抱进了怀中。 “恬恬!恬恬... ...”他唤她乳名。 赤红的血色映在他眸光抖动的眼眸里,秦恬却闭起了眼睛—— 他怎么可能来呢? 他一向不喜欢她这个假妹妹啊。 这定是她死前的胡思乱想了... ... 【伪兄妹,无血缘】

南朝寺·连载中·38.8万字

守寡后,她成了将军的白月光

姚蕴是十里八村出了名的土财主,她有一双神通广大的妙手,市井高门之内最火最畅销的风俗艳画和名家仿作,大多出自她的手。 可她姻缘运不大好,心心念念的白月光骑马跑了,怒而入赘的俏秀才掉水溺亡了,艰难捡来的糙武将离奇失踪了,年纪轻轻便成了个名声坏极了的小寡妇。 小寡妇倒觉得这样也挺好。 但养母离世,弟妹年幼。 她只能孤身一人领着养母血脉奔赴长安,投靠镇国公府的老夫人,寄居于公府门下。 看似天真无邪实则聪慧心机的寡妇画师vs冷漠粗糙但是腹黑多谋的鳏夫将军 1V1,双C,年龄差十岁。女主有白月光,男主也有白月光。女主、男主、男二皆有马甲。 一句话:心机年轻寡妇和粗糙大龄鳏夫强强联手、开疆拓土的成长故事。

鲜衣怒马墙头草·连载中·20.1万字

胎魂祭

我18岁那天,父亲死了,临死前,父亲给我定了三个古怪的规矩,我本来不以为意,直到守灵第一天,有个奇怪的女人闯了进来,而父亲,也诈尸了!

小予的猫·完结·105万字

山河祈宁

【清冷才女霍祈*腹黑皇子沈聿宁】 两座冰山,却因为遇见了彼此而互相融化。 上一世,身为宁国公独女,霍祈天真烂漫,温软良善,念的是手足之情,信的是君子之道。谁想母家被夫家构陷谋反,整个宁国公府蒙冤而死,狗男人和表妹搞到一起,自己被逼喝下毒酒,死不瞑目! 重生一回,她杀小鬼,虐渣男,报家仇,一路升级打怪,还混成了太后宫中首席女官。不想,这一世却被另一个男人缠上,还非要给她当垫脚石…… 他,沈聿宁,从小亲娘死了,渣爹不爱。宫中艰难求生,不信真情,只信利益。面上是活菩萨,走的却是阎王道。可遇到霍祈后,他却说:“一直以来,我在你身边,都不是为了绊住你的脚,只要你愿意,把我当作垫脚石也未尝不可。”

眼抬山河·连载中·22万字

新婚夜,王爷非要和我约法三章

新婚夜,他搬出新房,冷冰冰的警告:“我不喜别人碰到我,动我的东西,出入我的屋子!” 众人冷笑,区区一个身份低下,满身铜臭的商女竟敢挟恩图报,痴心妄想嫁给骁勇善战,俊美非凡,皇孙中第一人的暻郡王,当郡王妃? 她给郡王提鞋都不配! 暻郡王屁颠屁颠的提了一双鞋,为她穿上。 众人:“.......” 秦汐笑了:郡王妃?不好意思,她的征途是母仪天下!

渐进淡出·连载中·14.9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