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英华

大明英华

空谷流韵

古代言情/连载中

113万字

更新时间:2024-04-1923:41:40
金刚手段,菩萨心肠。 航海时代,冷眼向洋。 无CP文(女主无CP,女配男配有CP)。现代十八线编剧小郑,穿越明朝万历末年,从第一条人脉、第一件绣品、第一桶金起步。

第一章求救的少年

本书上部:

卷一:世事含糊八九件,人情遮盖三两分

卷二:深画眉,不把红楼闭

卷三:不怕烟尘四面生,海波尽处亚夫营

卷四:因妒生恨无胜局,风波动几番

卷五:操弓试马,鼓角斜阳下

卷六:古来十万八千年,一霎飞鸿去远

卷七:云中猛虎出无时,也避人间弓矢

本书下部:

卷八:夹道朱楼一径斜,王孙初御富平车

卷九:栖乌频叫,击柝连声侧耳听

卷十:收拾人心,何惧衅端开

卷十一:东夷老城烟霭,北镇官健出塞(连载中)

——————

大明万历四十四年的夏末秋初,京杭大运河南段,苏嘉运河。

月光撒下来,令夜晚的水乡,不再暗如酽墨。

那些被芦苇、泥堰分隔开的水塘,好像许多没有眸子的空洞眼眶,认命一般,静静地向着苍穹。

沉寂偶尔也会被打破。

波澜轻响,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凫游过这一大片水域,终于摸到了河堤。

他爬上岸,以手撑地,咬牙站起来,抹去满脸腥臭肮脏的河水,喘了几口气,沿着河堤,往远处屋宅林立的镇子跑。

戌亥之交,白昼里喧闹的街道,此时已归于寂静。

少年站定在石板路中央,侧耳辨音,复又发足,拐过一座小庙,终于看到披着月光的打更老头。

“巡检司,巡检司在何处?”少年跑上去,急切地问。

老头先是被这突然闪现的人影,惊得一愣,定睛瞧出是个半大小子后,唬着脸叱问道:“倷只小鬼头,叟宁窝里厢格?”

这是苏州府一带的方言,老头是问这娃娃,乃镇上哪一家的孩子。

少年名叫郑守宽,本非江南人氏,因随着姑姑,在邻近的松江府讨了大半年生活,已能听懂吴语。

他连说带比划,终于让打更老头明白了自己的来历,以及今日突然遭遇的祸端。

打更老头听罢,脸色转为凝重,变了小跑的步伐,引领郑守宽绕过两条巷子后,指向远处燃着火把的高墙大屋,说道:“那里就是本镇的巡检司。”

郑守宽匆匆道谢,朝那火把通明处狂奔。

老头望着少年的背影,怔忡片刻,叹口气。

“人人都道江南好,我见江南黎民怨。官做贼,贼做官,何曾见?月月见。哀哉可怜,可怜呐……”

老头轻哼曲词,佝偻的背影也很快没入无边的夜色里。

……

一个时辰前,郑守宽被姑姑推下船时,姑姑明确告诉他,最近的市镇叫千墩,肯定有维护本地治安的巡检司,可以求救。

自打跟着姑姑郑海珠,从福建漳州府北上,郑守宽早已发现,姑姑似乎对江南一带颇为熟悉。

他以为,这都是由于姑姑从小识字、翻看祖宅里那些各式各样的书籍的缘故,他于是对自己这位唯一的亲人,越发佩服起来。

今日遇险,姑姑在危急时刻的指点,果然没错。

少年郑守宽冲进千墩巡检司的时候,副巡检陈阿良,与当值的几个弓兵,已将“马吊牌”打了好几轮。

“军爷,军爷,救命!”郑守宽带着哭腔道。

陈阿良正赌在兴头上,瞥一眼扒着门框的小少年,不耐烦道:“外乡的鸟语,听不懂。”

郑守宽忙拱手,努力让自己的口音接近吴地方言:“军爷,我与姑姑的客船,在北边芦苇荡外,遇到湖匪,匪徒掳走了我姑姑。领头那个,很高很胖,但是瞎了一只眼。求求军爷,救……”

他那个“救”字刚吐出来,陈阿良就哧了一声,与手下的弓兵说道:“听见没有,这世道,当兵不如做匪哪,哎,你,明年能说上媳妇不?”

陈阿良点着一个干瘦的年轻弓兵问。

那瘦子讪讪地摇头:“副司尊,我的爷哎,公家去年欠的禄米还没发呢,小的哪有家底娶亲。”

“没钱娶,抢去呀,哈哈,”陈阿良晃一晃手里的马吊牌,将印有‘呼保义宋江’的那一面,朝向手下,揶揄道,“远的学梁山好汉,近的,就学我大明水匪,不用花半钱银子,鲜嫩的大姑娘,就抱走咯。”

一众弓兵纷纷猥琐而畅快地笑起来。

少年郑守宽的怒意噌地窜起,但他努力不让自己情绪失控,而是又哈了哈腰,从怀中掏出一个银铤,往前跨了几步,向陈阿良摊开手掌。

“给军爷和几位叔叔买点酒喝。”

陈阿良眼睛一亮,扔了纸牌,接过银铤子。

昏黄的油灯下,船型银铤虽然小小的一个,打制的轮廓却颇为美观,中央刻字清晰。

这可不是碎银子,乃是官银。

陈阿良颧骨如刀的面上,那副慵懒的猪相,被狐狸似的狡黠和警惕所取代。

他挤出几丝和蔼,问郑守宽:“你家,是领朝廷俸禄的?”

郑守宽本就天资聪颖,跟着姑姑闯了两年江湖,更是比同龄人老成得多,他敏锐地辨出,陈阿良态的态度转变,并非仅仅因为钱财本身的打点。

他于是定定神,答道:“我爹爹,是县里的推官。”

“哪个县?”

“漳州府龙溪县。”

“噢,原来是福建人。你怎地和你姑姑来到我们江南?”

“走亲戚。”

“走亲戚?从福建过浙江,再到我们南直隶,就你姑姑带着你一个半大小子行路?你姑姑出阁了没有,怎地能拿到路引?”

“回军爷的话,我姑姑,是自梳女,府尊县尊都允准自梳女出远门的。”

陈阿良“哦”了一声。

自梳女,他倒是晓得的。

那是闽粤一带新出的风俗,说是那里有些女子,或因一些理由不愿找男人,或为了能走出闺阁做些活计,便梳起出阁妇人的那种发髻,起誓终身不嫁,在地活动或者单独出远门的自由,都会比那些寻常的未嫁少女,大许多。

陈阿良心里有数了。

如此说来,被掳走的那女子,没有夫家倚仗,兄长也不过是个小芝麻官儿,还是外省的。

怕它个卵!

—————————

(致准备看此书的各位读者:受如今网文环境各种恶意“排毒”、“踩雷”习俗的困扰,作者干脆先提前告之部分要点,以免某些只看个开头就捏造本书内容的喷子误导潜在读者群。

1、本书无CP,有许多好男人,但都是女配们的,女主没有感情戏。

2、本书是真实历史背景,但会有演绎成份。关于被喷的给董其昌洗白,作者有中图分类号K29《从警示录看民抄董宦的真相》(上海地方志2019第4期)这一论文为依据,喷子认为董其昌是黑恶势力的,也请拿出论文证明,别告诉我你们的证据只是另一部网络小说。

3、本书女主不是奴仆、小妾、奸妃,起步时与韩家签署的只是雇佣契约,合作愉快、没有卖身。在第一卷攻讦作者把女主写成没有尊严的女奴的,你们看的应该是别人的小说。

4、本书有相当一部分涉及我国优秀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内容,只想看甜宠文的,涉及历史文化就觉得白花钱的,请勿订阅。

5、本书会有大量抗击建州女真(后来的清王朝统治者)的情节,且会把偶像剧中玉树临风的王爷贝勒爷如实写成麻子脸,清宫偶像剧粉慎入。)

6、本书会认可和仿制西洋加农炮技术、重型火绳枪技术,会赞许为梵高带来灵感的日本浮世绘艺术。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师夷长技以自强。且不说艺术史的知识本身根本和汉奸没有关系,更何况“郑芝龙娶的是日本妻子、郑成功有一半日本血统是史实”。任何因此在本书留言谩骂作者崇洋媚外、是汉奸的网暴心态读者,静心反思一下,人读书是避免“年华老去、然智齿未增”,而不是三观与见识都越来越浅薄。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正良缘

京城第一才女顾君若下嫁京城第一美男子韩牧,听着似乎是一段佳话,但京城上下没人觉得这是一段好姻缘。 因为京城第一美男子还有另一个更重要的称号,京城第一纨绔! 果然,顾君若才入门,婚宴上就发生了意外,韩牧打断了前来观礼的永平侯次子江怀的腿,新婚第三天就被逐出京城,去往一个贫瘠县城当县令。 没有人觉得这是一段好良缘,就是韩牧也这么认为,一度想要顾君若脱离他这个苦海。

郁雨竹·连载中·23.9万字

一纸千金

重生造纸世家,贺显金做服务、推效应、卖概念,带领队伍做大做强。 凭实力成为陈家话事人的第二年。 为她梳妆的阿嬷说,“当家的,这胭脂打在颊骨,断人姻缘。” 贺显金面无表情:“打重点。” …… 昭德十八年奇闻之一: 垄断朝廷交子印刷业务的皇商陈家,当家人是个妾室带进来的异姓小姑娘。

董无渊·连载中·86.1万字

大魏女史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朗朗的诵《诗》声里,尉窈摊平书简。 前世为回报难还之情,她中断学业嫁人,下场凄惨。 这一世,她绝不为任何人放弃求学路。 这一世,她不但要进国子学,还要考女史,做女官,植中枢。

悟空嚼糖·连载中·28.7万字

卫姝

众所周知,卫姝是个好人。 这是一个被推翻的前女帝借尸还魂后和她的重重重……重孙辈们一起搞事的故事。 卫姝:“咳咳,列位,我想对你们说的是:我是你们的祖宗。” 本文纯架空,请勿考据。

姚霁珊·连载中·54.2万字

夫人被迫觅王侯

正经简介: 搬迁路上,全家要靠祖母腰间半袋粮食度日。 尚在饥饿线上挣扎的赵洛泱,突然脑海里多了一个系统,要被迫赚取足够的魅力值,变得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名满天下。 赵洛泱:有点难。 兢兢业业地实干,终于魅力值攒了一大把,不过这时候赵洛泱才发现最难的是,系统还白白赠送了一个夫婿。 赵洛泱:送错了?能不能退货? 被迫当了系统的某人:退是不可能的,权当买了个教训吧! **** 男主版: 突然有一天,他变成了系统,需要帮助赵洛泱完成任务。 从来没有被人如此命令过,他冷眼相对,正准备消极怠工,却收到来自系统的警告~ 【!】警告,生命值降低,即将面临死亡! 看着逐渐虚化的自身,他不得不忍气吞声,继续任劳任怨做好一个系统:还有什么需要效劳的? 小剧场版: 终于熬到生命值100%,他终于可以离开牢笼,重新回到自己的身体。 侍卫禀告:主子,赵家小姐前来拜见。 终于等到她来了,也该是他报复的时候。 “将门关好,不准她迈出府门一步。” 侍卫闻到了腥风血雨、不死不休的味道。 他继续道:“将长公主请过来,再叫上中山侯夫人、南安侯夫人……请她们为我做媒,让赵洛泱签了与我的婚书。” 八抬大轿将人娶回家之后,再慢慢算账。

云霓·连载中·161万字

我见犹怜是盟主

姜画角是伏妖师,却披了妖的皮囊,成了胆小如鼠、动辄流泪的朏朏妖。 * 在烈狱中被折磨得奄奄一息,她誓要拉着虞太倾同归于尽。 虞太倾:说好的胆小如鼠呢? 画角一把推开他,捂眼尖叫,怕怕。 虞太倾:??? 我的脸比烈狱还可怕? * 暗地里诛妖,她玉指拨弦,伏妖曲奏得妖物生不如死。 妖:说好的动辄流泪呢? 画角望着赶来的众人,收招藏起琵琶,将事先收集好的露水滴入眸中,哭得涕泪交加。 妖:??? 为什么死前让我看这个? …… 那年九绵山上,虞太倾最狼狈无助时,遇到了姜画角。她夺了他的吻撩了他的人,逃之夭夭。 其后,她换了张脸赖在他身边。 她对他笑靥如花甜言蜜语,哭起来也我见犹怜,有事黏他没事也黏他。 他知她心有所图,冷眼旁观,却不知心已在不知不觉中沦陷。 直到有一天…… 她孤袖揽月,单刀伏魔,闯摄魂阵,一双素手,一把琵琶,杀得天地变色。最后,她伏妖刀回指,对着他冷冷一笑:伏诛吧!妖孽! 哦呵,他终于知她所图为何,却也——痛不欲生。

月出云·完结·70.5万字

大宋一把刀

常听穿越,一朝穿越,一起穿越的竟然还有个素不相识的老乡? 本来还有些懵逼的张司九一下冷静了下来。 顺手指点了老乡蒙骗之路后,她也去熟悉自己的新身份。 嗯,只有八岁?啥?惊闻噩耗母亲难产命悬一线? 好不容易抢救下来一个,张司九主动扛起了养家的责任。 新生儿没奶吃怎么办?张医生卷起袖子:我来! 一大家子生计艰难怎么办?张医生卷起了袖子。 大宋医疗环境差怎么办?张医生又卷起了袖子。 张司九信心满满:只要我医书背得够快,一切困难它就追不上我。 至于老乡嘛——张司九礼貌询问:请问你愿意为医学而献身吗?

顾婉音·连载中·188万字

大晋女匠师

新文《大魏女史》已发,拜请书友们多多支持。 【正文已完结,番外不定期掉落】 传统手工匠师王南行,一朝穿越,成为清贫农家女王葛。 既无系统空间辅助,也无天赐金手指外挂。 农家小户如何才能真正崛起,跻身庶族寒门? 王葛摇摇头,庶族只是跳板! 要知道,富贵传家,不过三代!耕读传家,才能绵延不绝!

悟空嚼糖·完结·91.6万字

吾家阿囡

男主版简介: 顾砚死亡的时候,看着绿袖在他怀里一点点变冷; 重生醒来的那一刻,他面冷心硬,算无遗策; 直到在江南,再次见到小丫头。 这一世她叫阿囡,背负着全家的希望~对他还有些不假辞色 嗯,很好,本王就喜欢有个性的~ ********************************* 女主版简介: 现代学霸穿成农家少女;家贫却有亲有爱。 阿囡(nan)先去考了个科举,恢复了下家庭元气; 随后动脑经商,鼓捣纺织业,励志成为平江府女首富。 还有这位腹黑王爷千方百计刷存在感~ 平江府女首富vs大齐首席腹黑丞相 正是棋逢对手,火花四射,春光灿烂~

闲听落花·连载中·74.7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