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流放!锦鲤娇娘种田带飞全家

全家流放!锦鲤娇娘种田带飞全家

依依兰兮

古代言情/连载中

67.9万字

更新时间:2023-02-02 00:02:00
本是千金贵女,谁知一朝太傅爹被贬发落岭南。开局一间破屋,要啥没啥! 破屋就破屋吧,一家人同心协力比什么都强。赵黎雅带着爹娘弟妹义兄开荒种田、发家致富。岭南处处都是宝,努力搞事业,日子越来越红火。 在她努力种田、闷声搞钱的过程中,结识了一个很合拍的搭档,她指东,搭档绝不往西,她说下海,搭档绝不上山,她说制糖、造纸、做家具、制香料、开酒楼......搭档说:“好!” 赵黎雅满足极了,这样的搭档给她再来一打! 搭档:“不好!有我一个就够了!” 后来,搭档的身份曝光,赵黎雅捏了捏拳头,有你一个的确就够了! 书友群:169598252

第1章 抄家流放

“别打、别打她!她只是一时糊涂,我保证她不会逃了!”

赵黎雅意识昏沉,耳边充斥着嘈杂的哭骂声,剧烈的疼痛感令她浑身一颤,待她睁开眼睛,只见一名泪眼朦胧的妇人扑了过来紧紧抱着护着她,“求求官爷手下留情啊!”

“不知死活,再有下次打断你的腿!起来,都给我滚起来,该上路了!”

另一侧的中年男人听言拍了拍怀里瑟瑟发抖的一双小儿女,踉跄着过来扶她和妇人起来。

那妇人又一把将赵黎雅揽入怀中痛哭:“傻孩子,你听话,别闹了,别闹了啊!”

赵黎雅动了动唇,不知该说什么。

那厢,打人的官差们骂骂咧咧的离开了——他们只负责从刑部大牢将人押送出来。

另有六名官差上前,领头的面无表情:“来啊,给赵镶戴上枷锁,该启程了。”

一家人神色凄惶,沉重的枷锁往中年男子脖子上一戴,扣住双手。

“咔嚓”落锁,昔日高高在上的礼部尚书、文渊阁大学士、太子太傅赵镶便成了流放岭南的罪臣犯人,任谁都可以踩一脚。

上路时赵黎雅依旧有些昏昏沉沉的,身上也火辣辣的哪哪儿都痛,原主的记忆渐渐变得清晰。

没错,方才那一顿毒打,原主后脑勺磕在石头上已经香消玉殒了,芯子换成了她。

赵黎雅连嘈都不想吐了,比她更倒霉的吗?一朝穿越立刻喜提流放!

她只能苦中作乐庆幸从犯和十岁以下的小孩不用戴枷锁,不然这一家子恐怕连五十里都走不出去。

好不容易到达了离城十里外的春风杨柳亭,这是个送别亭,若有亲朋送别,便会在此等候。

族里早就在事发前抢先将他们这一支除名,肯定不会有人来。

她爹犯的是“大不敬”,不是小事,而是将皇上狠狠的得罪了,但凡在朝为官的,又有几个敢沾惹?

正准备继续赶路,谁知一辆马车飞快赶来,众人一愣。

马车到了跟前停下,从车里跳下一名中等身材、长着两撇小胡子的管事来。

“你是——”

“赵老爷,请借一步说话。”

赵镶狐疑看了他一眼,“请。”

那管事从怀中摸出一块令牌在他面前晃了晃,笑呵呵说道:“我是理国公府的三等管事,想必赵老爷知道我为何而来吧?”

赵镶一愣,变了脸色,心蓦的一沉。

是来退婚的!

虽说女儿订了亲便等于是夫家的人,他们完全可以把她救下,可他们想要退婚,他也能理解。

只是,为了遮人耳目,特意派来了个没什么人认识的小管事、乘着毫不起眼的马车如此迫不及待赶来,未免有些恶心人,当初求娶时可不是这般嘴脸。

他倒是错看了理国公府了!

“此事理国公可知晓?”

那管事避而不答,笑得和气又居高临下:“赵老爷,说这话就没意思了,赵大小姐如今是什么身份?岂能配得上我们国公府的世子爷?我们国公府不要脸面吗?还请赵老爷认清事实啊。”

赵镶气煞,脸色几番转换,铐在枷锁中的双手紧紧握住:“婚配讲的是你情我愿,既理国公府反悔,我赵家自不会纠缠!想必笔墨你都备好了吧?我这就写退婚书。”

小管事哈哈一笑,无不得意:“哎,赵老爷不愧曾经是儒林泰斗,就是知礼、和气!我这就去拿笔墨,您亭中稍候啊。”

送别亭中有石桌石凳,正好得用。

“爹!”

听到这一声,赵镶和小管事一起转头朝赵黎雅看去,不知她听到了多少,两人都微微变色。

赵镶虽铁骨铮铮,但面对女儿多少有些心痛愧疚,咬咬牙许诺道“雅儿,你乖,爹一定会给你找一门好亲事,保你一世安稳。”

他甚至不敢看女儿,女儿先前试图逃走其实不是真的想逃,而是想跑到理国公府求救一家子,可见,她有多看重这门亲事。现在却——

小管事则警惕起来,生怕赵黎雅哭哭啼啼耍赖闹事,横生枝节,立刻道:“你就是赵大小姐吧,我们理国公府的世子爷不可能娶罪官之女,令尊已经答应退亲了,你可不要闹,不然,丢的也是你赵家的脸。赵大小姐总不希望离京之前还闹一场笑话让人议论取笑吧?”

“你想多了,”赵黎雅轻嗤:“只是,你们堂堂理国公府,办事是不是太不厚道?”

小管事嗤笑:“不厚道?门不当户不对的婚约自然要解除,怎么不厚道!”

赵黎雅:“如今我赵家落难,你们落井下石解除婚约也就算了,难道一点表示都没有吗?”

小管事愣了愣,有点懂了,但眼神也更轻蔑了:“赵大小姐的意思是——”

“理国公府不该补偿我吗?世子夫人之位换三千两银子和一辆马车,不过分吧?”

小管事冷笑,看了赵镶一眼:“本以为赵大人是个光风霁月、品行高洁的,没想到——呵呵,竟是一身铜臭味!”

赵黎雅也冷笑:“我爹如何你不配评论。便是小门小户解除婚约也会主动给对方一二十两银子做补偿呢,你们倒好,一毛不拔啊!堂堂国公府,如此小家子气,呵!”

“你!”

国公府如此行事,着实不够大气敞亮。

说难听点儿便是有失身份。

小管事恼羞成怒看向赵镶:“赵大人也是这意思吗?要三千银子才肯解除婚约?”

这样直白的问话令赵镶微窘,但他不是迂腐之人,心下自然也明白如今这境况,手里有钱和没钱多么不同。

就算原本不知,从京城到此十里路他也体会了赶路之难。没钱没马车,妻子孩子们只怕绝对走不到岭南。

是他糊涂了,幸亏雅儿这孩子有心......

他点头:“不错。”

赵黎雅:“三千两银子和一辆马车,记住了。你们国公府光风霁月、品行高洁,想必不会故意弄一辆老马破车糊弄我们,对吧?”

小管事气得要死,“我没带这么多银子!”

赵黎雅不假思索:“那就回去拿了再来。”

“......”

没法儿继续说了。

小管事无可奈何,跺脚冷笑:“好,你们等着!不管你们如何拖延都没用,这婚约国公府是退定了!哼!”

说毕,他黑着脸摔手离去。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我靠千亿物资娇养战神残王

末世战甲军部少将苏萦穿越了,穿越到勾结渣男谋害丈夫的渣女身上。一来就流放,还附赠两个娃和一个分分钟要她命的残废丈夫。 小的伤,大的残,苏萦大手一挥,这都不是事。 没吃没喝还被追杀,洒洒水啦。 物资空间在手,她左手肉,右手酒,刺杀的人来一个打一个,来两个杀一双。 治得好残废丈夫,养得胖萌娃,开山建房,围地种田,建立出属于自己的文明和王国,做自己的女王。 治好残疾丈夫的病,让他杀回上京,洗清冤屈,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后,苏萦和离书往桌上一滩,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某王咬牙拦人:苏萦,你敢离了试试! 两萌宝飞扑抱住苏萦的腿,“娘亲,你不要你的宝了吗?” 苏萦扶额,得,那就都收了吧!

听禅·连载中·87.5万字

农门姐弟不简单

穿越而来,倒霉透顶,原身爹爹战乱而死,送书信回家后,身怀六甲的娘亲一听原地发作,立即生产,结果难产大出血而亡。 谢繁星看着一个个饿的瘦骨嶙峋还有嗷嗷待哺的小弟,她撸起袖子就是干,看着满山遍野没人吃的菜,有这些东西吃,还会饿肚子、会瘦成这样? 本以为她这是要带着弟妹努力过活,改变生活过上好日子的,结果,弟妹没一个简单的。 本文又名《弟妹不简单》《弟妹养成记》《弟妹都是大佬》《全家都是吃货》

天麻虫草花·完结·80.3万字

农门娇娘:将军家的小福妻

职场精英殷桃过劳死,穿成了古代农家女。 农门清贫,殷桃爹是个屡试不中的秀才,独自在外读书。 好在殷桃娘凭着绣技精湛,养活了不事生产的男人和三个儿女。 长姐温婉贤惠,一手绣技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幼弟少年老成,只在殷桃面前会露出孩子心性。 殷桃一度觉得现世安稳,直到她娘生小妹早产九死一生。 而渣爹却拿着家用养外室,还带着外室和她的儿子登堂入室。 小三怂恿渣爹让殷桃娘做妾,继续为他们赚钱? 殷桃这暴脾气:你们也配! 殷桃戳穿阴谋狠狠虐渣,却无奈他们贼心不死。 势单力薄,殷桃拦下了京都贵人冯宛素的马车。 她衷心冯大小姐,助她回京宅斗逆袭。 而冯小姐则护她一家孤儿寡母平安。 转战京都,殷桃助冯小姐如愿高嫁王府,而她则成了铁面将军叶修文的新婚妻。 京都淑女们心碎:叶将军实惨,被逼着娶了王妃身边的乡野村妇。 而殷桃却忙着开绣庄、金铺、纺织厂,带着家人风生水起,多次拒婚叶修文。

玖月禾·完结·76.9万字

寒门小寡妇的诰命之路

现代白富美李书兰一觉醒过来发现自己穿越了。来到这个时空她跳过人生大事(结婚、生娃),成为古代山村里面小寡妇,还附赠三个孩子(两男一女)……李书兰决定要把眼前形销骨立一副弱不禁风的孩子养得白白胖胖的。李书兰暴打村里胡乱造谣生是生非的长舌妇们,还有要惩罚总想着欺负她们孤儿寡母的人。李书兰要想着占自己便宜败坏自己名声的青皮无赖们送进宫去当公公。李书兰要把偏心眼婆婆赶出自己家,分家不给田地、不给一分钱,如今还想要自己来赡养,做她的白日梦!……某日。本该去世的孩子他爹带着新身份又跑回来了。李书兰不禁傻眼了!该咋办?在线等,挺急的!

月下如初·连载中·164万字

今日大吉宜和离

堂堂二十一世纪玄门掌门,一朝穿越,竟成了受刑致死的王府弃妃! 丈夫不疼,婆婆不爱,情敌一堆,儿子古怪。 苏识夏看着手里一把稀烂的牌,无比心塞。 好在还有玄术在手,空间在怀,灭渣男,斗白莲,翻身奋斗把命改。 至于某位曾弃了她的王爷? 呵呵,一张休书奉上,拜拜了您嘞!

言千焱·连载中·33.8万字

我家长姐无所不能

叶安澜穿越了,从过期垃圾食品都要抢破头的末日世界,来到仍是落后农耕社会的古代乱世。 山清水秀、沃土千里,这是多么完美的种田环境(。•﹃•。) 她摩拳擦掌,带领小伙伴们种田开荒、打猎养殖、纺线织布、兴修水利...... 一心想要打造“六畜兴旺肥源广,五谷丰登粮满仓”的盛世图景。 奈何生逢乱世,总有那不开眼的家伙囤兵不囤粮,错把她家当粮仓(•́へ•́╬) 被人觊觎劳动成果怎么办?当然是打他丫的!她可是囤兵又屯粮,妥妥的山大王。一心想要安稳种田的小女子长刀遥指,“犯我叶氏者,虽远必诛!” 若干年后,倒在叶氏铁骑前进路上的各方敌对势力:骗子!不是说你一心种田,没兴趣参与乱世争霸、逐鹿天下的?怎的最后我们倒下了,而你却带着两脚的泥,成了立下赫赫战功的开国英雄?

十瑚·完结·98万字

农女悍妃:发家从种田开始

一朝穿越,便成了万千难民中的一员。 兵荒马乱中,一家五口除了人还在,要啥没啥。 没吃的,烤条蛇? 没穿的,兔皮狐皮加狼皮? 躲进深山,从住山洞,到建成庄园。 从自制家俱,到良田百亩,果林满山。 顺带把病娇的姐妹们练成了打猎高手。 猎啥? 美男! 碰到一个找渣的: “我乃王爷!” “你要是王爷,我就是王爷他爹!” 只是后来..... 成了王爷媳妇儿,名曰王妃!

思乡的小猫·完结·120万字

千金有福

神医魏若穿越书中女配,被人丢在乡下十年不闻不问,直到十三岁才被接回来。 众人看她整日就只知道种花种草种粮食,便觉农妇无疑了。 身为真假千金中的女配真千金,魏若既不想跟男主谈恋爱,也不想跟女主争宠,她一门心思地搞钱,搞钱,搞钱! 当假千金还在担心魏若这个真千金的归来会影响到她的地位的时候,魏若已经默默攒下一个小金库了。 当假千金还在想方设法吸引男主注意力的时候,魏若已经做了大财主了。 要钱有钱要粮有粮,铺子开了一间又一间。 后来她哥哥做了首辅,她老爹做了大将军,还有那个坐在龙椅上的,是她夫君。

耳丰虫·连载中·56.3万字

大商小渔娘

陆飖歌死了,一箭穿心。 偌大的陆家庄,被一把火给烧的精光,陆家的罪名是通匪。 神他妈的通匪,不就是因为小姑娘陆飖歌有个有钱且善名在外的爹。 据说,官府从陆家粮仓里往外运粮,数百架的牛车,不停歇地运了三天三夜,才堪堪运了不足半数。 彼时,陆飖歌在矮小的窝棚中醒来,怔怔发呆,不知今夕是何夕。 她是谁? 谁又是她? 算了,不想了,挣钱养家才是要紧。 _________ 听说京城某酒楼日进斗金,分店开了九九八十一家,不仅口味好,后台也硬,酒楼的当家人竟还是个玉树临风的少年。 路人猜测,这少年必定出生不凡。 镇国公叫他贤侄,安平侯家的公子和他称兄道弟,就连三皇子都对他礼遇有加。 陆飖歌笑笑:倒也没有这么夸张。 有一日,连三皇子都忍不住问她,你挣那么多钱有什么用,三教九流,由尊至卑,商人不过排在九流的末尾。 陆飖歌冷静思考:好像也是,要不,我出钱给你弄个皇帝当当?

风初袅·连载中·64.7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