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祖宗腰软心野,薄爷沦陷了!

小祖宗腰软心野,薄爷沦陷了!

糖棠君

现代言情/连载中

210万字

更新时间:2024-06-1817:22:28
简介

1V1豪门

“薄太太,你老公身心健康,暂时没有分居的打算。” 渣男和亲妹联手背叛,南娇娇扭头就嫁给别人。 从此被宠得无法无天。 “先生,太太把您白月光给揍进医院了,您是去医院还是去警局捞人?” 薄晏清眼皮一抬:“又捞?” “先生,太太把前夫哥的公司给整跨了,想求您帮帮忙。” 薄晏清眉头一皱:“前夫什么哥?你重新说。” “先生……” 薄晏清嚯的站起来,直接往家赶。 他的小妻子欠教育,实在欠教育! 当晚却是他被虐得起不来,抱着她哄:“你乖一点,捅天大篓子我给你兜着,只要你别跑。” “你爱的又不是我,我干嘛不跑。” “谁说我不爱的,我他妈爱死你了!” 燕迟曾评价南娇娇揍人,“腿挺长,腰细。” 难怪薄爷宠得快上天了。 娇娇会撒娇,薄爷魂会飘。

第1章三爷

“我想要你。”

南娇娇贴在男人怀里,扬起泪光点点的眼睛,盯了他喉结一眼,“在这儿,还是上楼?”

男人漫不经心的勾着她的腰,长指捏着她的小脸儿打量,唇角略略勾着一丝戏弄,“我要是没记错,你和沈时初结婚后,应该叫我一声表叔?”

南娇娇一顿,“哦,冒犯了。”

她作势要从他怀里起来,身子摇摇晃晃,就要往旁边那男人的怀里倒去。

吓得燕迟立马将椅子划开两米,惊悚的指着南娇娇,“晏哥,你管管!”

“盛悦府”这种风月场所,他们四个男人凑一桌玩麻将,一个女公关都没点,海城四大家族的掌权人全在这儿,单拎一个出去都得吓得人瑟瑟发抖。

偏偏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一来就往薄晏清的怀里钻。

她起身那一刻,薄晏清抬手将香烟摁灭在烟灰缸里,一把将南娇娇给扯进怀里。

“沈时初怎么你了?”

南娇娇脸色酡红,烦躁的拧着眉头,“他把我灌醉,送给别人。”

半小时前,南娇娇醒来的时候,一个老男人正急吼吼的要脱她的衣服,她浑身酸软乏力,连挣扎的气力都使不出来,手抓到床头柜上的台灯,用足力气把人砸晕过去。

可门一打开,客厅沙发上的两道身影,结结实实打了她一巴掌。

最后沈时初去洗澡,叶诗情捡起地上男人的衬衫,故意只扣了两颗纽扣,

“我都和时初哥哥说了,去隔壁,他偏要在这儿,没打扰姐姐的好事吧,”叶诗情往房间里看了一眼,娇媚的脸上浮现一抹得意讽刺的冷笑。

“叶诗情,我的男人就这么好睡吗?”南娇娇靠着墙,缓了一口气:“惹火了我,你们可担不起。”

叶诗情脸色一变,突然一巴掌甩了下来。

打完后,南娇娇头也不回的走了。

在走廊里听到几个犯花痴的服务员提到薄晏清在这儿。

她见过薄晏清,在她和沈时初的订婚宴上。

他问,她就简单解释了两句,“您表侄子给我找的男人,我无福消受,但应该是把他那儿踹爆了,要不表叔去看看,要是没死再捅两刀?”

薄晏清勾了下唇角,“招惹你得用一条人命来换,奢侈了。”

“那我值么?”

南娇娇凑近他耳边,吹了一口气:“沈时初没睡过我。”

薄晏清黑眸一眯,扣着她腰肢的手瞬的收紧,抱着她站起来。

临走丢了句话给燕迟:“去处理一下,没死再捅两刀。”

……

薄晏清在楼上有一间专属房间。

门一打开,南娇娇去摸开关,伸出去的手被男人擒住,温凉的怀抱贴上来,惊得她浑身轻颤。

“等……等一下。”

南娇娇躲开,“我身上有别的男人的气味,我去洗一个澡……啊!”

话没说完。

她双手被举高,压在墙上。

“不用,”薄晏清低冷的嗓音贴着她耳畔响起:“我又不图你干净。”

南娇娇的热情瞬间被浇灭。

可她连难过的时间都没有,便被他抬高下巴。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宠婚入骨

许家多年前送去乡下养病的女儿许呦呦回来了,回来履行与林家的婚约。 婚礼当天,新郎却逃婚去找白月光。 众人吃瓜看戏,许呦呦不慌不忙拉住身边经过的男人,“娶我一年,我救你妹妹,如何?” …… 墨深白商业巨擘清心寡欲,神秘低调,在波云诡谲的商场叱咤十年,无一家报刊杂志敢刊登他的一张照片,也没有一个异性能让他多看一眼。 直到参加一场婚礼,遇见那个穿着婚纱让自己娶她的小姑娘。 * 墨深白以为的许呦呦:墨大美术系学生,软萌可爱,厨艺很好,笑容很甜,需要被保护。 实际上的许呦呦:三代御厨的关门弟子,墨大教授得意门生,偶尔做个梦预知未来,救下自己白捡的老公…… 许呦呦以为的墨深白:哥哥的好朋友,洁癖,厌女,长得好看,会死于一场车祸。为了不守寡,得救! 实际上的墨深白曾在磅礴大雨中递给过她一把伞,将她从深渊里拽了出来,以他的方式护着她长大,站在行业的顶尖发光发热。 原本一年为期的塑料夫妻,却在一年内被墨深白把夫妻之名给坐实了。面对情敌的真情告白,他淡淡一笑,摸着许呦呦平坦的小腹问,“宝贝,你没告诉他这里已经有了我们爱的结晶?” 情敌:…… 许呦呦:? *你救我于绝境,我救你以余生。 【先婚后爱|1v1双洁|甜美画家VS高冷霸总】

妖妖逃之·完结·163万字

薄先生突然黏她上瘾

改编漫画《白月光他对我下手了》求支持! 【本文1V1甜宠,极限拉扯,双向奔赴,暴躁大小姐VS心机狗男人】 江摇窈突然被男友劈腿,小三还是她多年的死对头! 给狗男女一人一巴掌后,江家大小姐当众放出狠话:“她搞我,我就搞她哥!” 半小时后,酒吧走廊昏暗的光线下,俊美淡漠的男人半眯狭眸,轻吐薄烟,嗓音低磁又撩人:“听说你要搞我?” 江摇窈紧张到结巴:“我我我开玩笑的!” 薄锦阑:“……” #等你分手很久了,没想到你这么怂# 【男主篇】 薄锦阑是帝都第一财阀薄家的长子,外人只道他清冷高贵,端方谦和,不食人间烟火,身边从未有女伴出现,是上流社会最后一个优雅绅士。 直到某日,某八卦微博爆出照片:深夜路边,西装革履的薄锦阑把一个穿红裙的小姑娘按在车门上亲。 整个上流社会都炸了,所有人都没想到向来儒雅斯文的薄锦阑私底下会那么野! 江摇窈:薄先生私下不但很野,他还很sao呢! 【女主篇】 江摇窈暗恋薄锦阑多年,小心翼翼,谨慎藏匿,直到某日在酒店醒来,看到他躺在身边…… 等她摇身一变成了薄锦阑的未婚妻后,江家没人敢再欺她,京圈大佬对她无比尊敬,走哪儿都有一帮晚辈喊她大嫂,薄先生更是突然黏她上瘾!

苏子欢·完结·175万字

肆爷的小祖宗真是坏透了

老干部式总裁X白切黑美人 祁肆遇到个小可怜,被人打压,黑粉黑料铺天盖地 每次见她却都一脸高贵冷艳 偶然,撞见她一边滴答流泪,一边对电话那头放狠话:“真当我是吃素的,既然她要这么搞我,就别怪我翻脸不认人了。” 鼻头都哭红了还不忘放狠话,祁肆想到了四个字:又奶又凶 电话那头喊她出去吃火锅的虹姐:什么玩意儿? 人走后,小可怜一秒变脸,把手里的眼药水丢进垃圾桶 追查坏人到废弃工厂,折叠刀在指尖转了两圈,魅色里,女人马尾飘逸,降唇勾着散漫的弧度,“先从哪个部位开始呢?” 窗外一阵嘈杂,迈巴赫打着灯光疾驰而来 踢开门的一瞬,三个男人惊惶失措,地面躺着的女人衣衫不整 她在祁肆怀里哭的梨花带雨,“我就知道你会来。” 后来,她穿着酒红的长裙笑的摇曳生姿,“跟我结婚吗?” 没得到想要回答的人消失的干净利落 再见,她挽着别人的手款款踏入宴厅,“一年不见,肆爷更帅了。” 意料之中,某人对她展开了追求 她为难道:“算了吧,你不必勉强和愧疚,当初我是开玩笑的。” 男人嗓音低哑温和,“之前是我不识好歹,再给我一次机会?” 【顶级的猎手往往以猎物的方式出现】 【她想亵渎她的神明】

苏斜里·完结·52.4万字

娇妻盛宠,九爷很强势

厉绅从别人那里听到的苏绵,书香门第,钟灵毓秀。 苏绵从别人那里听到的厉绅,军阀名门,暴厉恣睢。 --------- 厉绅第一次见苏绵,温驯灵动,打扮得很是勾人。 苏绵第一次见厉绅,过分俊美,嘴唇比她还要红。 --------- 厉绅一直认为苏绵是只温软乖巧的小绵羊。 直到有一天, 小姑娘双眼猩红,举着一根折叠棍,狠狠地抡在人身上,嘴里还念叨着: “小姐姐,他敢对你图谋不轨,你就弄他,这小区内监控多着呢,有警察叔叔给你撑腰,你怕什么!” 苏绵一直认为厉绅是一头披着羊皮绅士禁欲的小狼,可哪想,这披着羊皮的狼,也是狼啊。 “你一点也不绅士。”苏绵裹着被子红着小脸抗议。 厉绅搂紧她在她耳蜗低语,“绵绵,外界说我们家人肆意霸道,都是真的。”

一盅清九·完结·83.7万字

野性撩惹

【禁欲清冷教授VS娇软尤物女主】 【双洁+久别重逢+甜宠无极限HE】 林染深夜跟朋友酒吧狂欢,醉酒间她靠在墙面,看到不远处有个穿着全套灰色运动服,面容清冷的男人。 而他的脸像极了记忆里的那人。 所有人都知道金融系高岭之花陆启跟林染不合。 两人堪称死敌。 眼看战争越来越强大,吃瓜群众的队伍也越来越大。 本以为是生死之战。 却没想,某天论坛竟被人爆料一张照片! 还是陆启把林染压着亲! 吃瓜群众:??? 卧槽,我磕的仇敌成CP了? “教授啊,这照片是真的假的啊?” 林染:“假的!” 陆启:“p的!” 两人异口同声。 群众的心这才放回肚子,假的就好,假的就好。 直到某某某天论坛又晒出两人的结婚证。 男的是陆启,女的是林染。 群众们:“???” 卧槽,教授不是说是假的吗? 惊#我磕的仇敌竟成了真CP! 惊#陆启跟林染结婚了!

温若甜·完结·60.3万字

顾少夫人是个娇气包

【正文已完结】 【先婚后恋+偏日常+恋爱线为主】 乔予羡第一次见到顾砚璟的时候,在心里评价了他四个字:冰山美人。 几秒之后,又评价了四个字:冷面煞神。 而她当时的脑袋里就有一个想法:想和这个男人结婚。 然后...一个月后,那个心狠手辣的顾少被逼婚了。 ... 后来有人问顾砚璟:乔予羡是个什么样的人? 顾砚璟想了想道:“小话痨,娇气包,胆子太大...像是个妖精。”

花朝满月·连载中·153万字

顾爷,夫人的聘礼已抬到门外了!

【新书已发:《被赶出豪门,四个哥哥将她宠上天》欢迎来撩~】 一次意外,唐倾救了帝都那位最神秘的大佬,然后就被缠上了。 大佬从昏迷中醒来第一句话:我是个很传统的男人,你要对我负责。 唐倾:??? 大佬的脑壳有病吧? 当下立马有多远躲多远,我师父不让我和脑子有病的人玩。 # 临城众人皆知,唐倾是唐家不受宠的养女,除了有一张惊为天人的脸,再没有一个拿得出手的本事,被称为第一花瓶。 直到唐倾身上的一个又一个马甲曝光,一群等着看她笑话的人,都被震惊傻了,恨不得跪下叫爸爸。 更让人震惊的,唐倾原来是帝都顶级豪门唐家的真千金! 豪横父母:倾倾是我们掌心宝,谁欺负一下试试? 富可敌国的财阀大哥:小妹,这是大哥的公司,拿去玩。 医学联盟最年轻少盟主二哥:小妹,你医术比二哥厉害,这个少盟主你来当。 世界级赛车手三哥:相认之后才知道,小妹原来是我偶像。 国际摇滚巨星四哥:全球粉丝都认识一下,我小妹,我唯一的作词作曲人。 极致妖孽的大佬将容颜同样清绝的小妖精抱在怀中,开启全球直播:郑重介绍一下,我夫人。 【已完结老书:秦爷的小祖宗是真大佬】

君安安·完结·46.9万字

大佬又对小祖宗低头服软了

陆渺:“我掐指一算,你三天后要死。” 顾二爷:“借你吉言,活够了。” 转身便找人风水墓地一条龙。 陆渺伸手,“等等,这业务我熟,肥水不流外人田。” 三天又三天,顾二爷急了,“我到底什么时候死?” 陆渺,“别急,马上!” 三个月过去了,顾二爷生龙活虎,满面红光将人挤入墙角,“渺渺,你救了我的命,必须对我负责。” 顶级玄学大佬陆渺莫名其妙穿成了爹不疼娘不爱的小可怜,还附赠一个将死的未婚夫。 父母盼着她死,顾家兄弟姐妹讨厌她,全城所有人都在等着看她笑话。 陆渺左手符篆,右手风水,玩的风生水起。 各路大佬纷纷上门,“顾家彩礼多少,我们愿意出十倍。” 顾家兄妹,“滚。” 顾二爷,“谢邀,已领证。”

密云不雨·完结·64.9万字

病态阴鸷!京圈大佬被宠成小哭包

前世,陆昭昭错信他人,间接害死了爱她入骨的男人。 重生回两人相亲第一天,陆昭昭果断拉着宋斯年领了结婚证。她忙着虐渣打脸,面对述情障碍的老公,陆昭昭就只有一个原则,那就是爱他。 陆昭昭不知道的是,她是宋斯年唯一的光,他病态、偏执却唯独不敢把他真正面目暴露在她面前。 可纸终究包不住火,当他的一切被摆在她眼前的时候,宋斯年紧紧搂住了她的腰,红着眼,埋在她的颈窝里声音怯怯的问,“昭昭,你是不是不想要我了?”

早晚得火·完结·149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