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喜柿

家有喜柿

作者晓月

现实生活/连载中

37万字

更新时间:2023-01-28 21:08:35
潘家表面上是出了三个学霸女儿的教育世家,其实家庭问题显著。大女儿的儿子商言虽然姥姥姥爷和妈妈都是优秀教师,他却是叛逆的学渣。丧偶式教育,孩子成绩差,家里顶梁柱的大女儿,不仅事业遇到瓶颈,婚姻也走到了尽头。二女儿夫妻都是大学老师,年幼的女儿却有了自闭倾向,被正常幼儿园拒收,这让高知的婆家无法接受,小两口的婚姻也面临着巨大的考验。小女儿潘喜柿从小与知青父母和姐姐们分隔两地,形同陌路。体会到孩子们身上很多同自己年少时惺惺相惜的感受,潘喜柿似乎比孩子们的父母更能理解他们。

楔子

三十年前的除夕那天,大雪纷飞。漫天银装素裹中,老潘家院子里的柿子树第一次结果子了。

柿子像是一串儿串儿的红灯笼挂在树上,看着格外喜庆。

过年了,万福临门,这应该是件喜事。潘老太太坐在炕头上嘬着水烟袋子,心早已经飞到了县医院去。

她琢磨着大儿媳妇已经生了两个孙女,这胎怎么也应该是个孙子了!

县医院里,医生通知潘冠霖母女平安,他那颗在胸膛里七上八下、叮叮当当碰撞无数个来回儿的小心脏,才算安稳下来。

这一胎宋家惠生的凶险,高龄产妇提前破水,胎儿过大,中途连病危通知单都下了,他的冷汗一直就没断过,自己也像是陪着媳妇从鬼门关上走了一遭。

如今大人孩子都安全了,拿什么来他都不换,这就是最好的结果。什么儿子不儿子的,老闺女金疙瘩,挺好!

潘奶奶没见到母女俩的人影儿,消息就传回了家。她觉得胸口咯吱咯吱响了好几声,然后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又是丫头?老太太有两个儿子,老大生了两个孙女了,如今这又是个孙女?这日子以后还怎么过啊?

孩子还没过一周,老太太已经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跟大儿子哭了无数次,求他把这个寻个好人家送出去。潘冠霖和宋家惠坚决不同意!

三根指头咬咬哪个都心疼,这九死一生才得的闺女哪能舍得下?

潘老太太语重心长地求儿子儿媳,说他们两口子虽然是村里的老师,可工资也没多少。养活三个闺女不容易,更何况下面还有两个没结婚的弟弟需要帮衬。

宋家惠知道婆婆的心思,别的都是假的,想让他们腾出钱和精力来再生个儿子才是真的。

老太太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我这还不是为了你们好?在咱们整个乡里,谁家要是没有儿子,有喜事找妇女帮忙去家里做被子都没人叫你,嫌你不是全乎人,嫌你家里没儿子,嫌你两口子是绝户命,这出门都抬不起头来。”

潘冠霖对老娘说:“我们行的正坐得端,不怕任何人指指点点。现在国家提倡男女平等,我们身为老师教书育人,更得以身作则。

过去听您的话,家惠因为一直生孩子现在还是个代课老师,现在我们有了三个宝贝闺女,后面想的是怎么把他们培养成才。您想要孙子,去找二弟要吧,我们这辈子不会再考虑这事儿了。”

夫妻俩任凭别人说出大天去也不会把亲闺女送人。老太太依旧哭天抹泪儿,一刻也不让人安生。宋家惠月子里时刻提心掉胆,生怕自己一觉醒来,三闺女儿就被抢走送了人。

男人没有产假,潘冠霖不能总在家里,学校里还有三个年级的孩子在等着他上课呢?

怕什么有什么,宋家惠的噩梦还是来临了!

潘老太太趁着大儿媳妇上茅房的功夫把三闺女儿抱走了。老人家第一次见当老师的媳妇火成那个样子,她毫不怀疑如果对方手边儿有刀,会直接朝自己会过来。

从那天起,潘冠霖夫妻两个就开始满世界的找小闺女,无论是刮风还是下雨,就是下刀子,也阻止不了他们找孩子。

没出月子宋家惠就发烧的好几回,吃也吃不下去,睡也睡着,可奶水竟然没回去。夜里,她想着可能会挨饿受冻的小婴儿,自己哭成泪人。

一个月里潘冠霖瘦了整整二十斤,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看着奄奄一息的媳妇,自己也有忍不号啕大哭的时候。

潘老太不是不心疼儿子,看着大儿媳还没出月子就跟着挨家挨户的寻找,心里也早后悔了。

可当时孩子是通过中间人送走的,她一分钱没收,还做了好几床的小被子一起送了出去,只图人家能好好待孩子,如今中间人联系不上了,孩子去了哪儿,她也不知道!

老太太一辈子生了两个儿子,可身边老姐妹儿没儿子的,过得有多不如意,她可是全都看在眼里。说到底,她还不是为了儿子一家好?

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潘冠霖的大闺女叫潘胜男,二闺女叫潘正男,大丫头在上五年级,二丫头才两岁多。大姑娘也没闲着,伙着同学们一起找妹妹。二姑娘虽然还小,可是也吵着找妹妹。

这一家人只要听到婴儿的哭声就全被牵动起心弦。潘正男告诉老妈,等她到县城里去念高中,就把县城翻个遍,等她将来考到省里或者首都去,也把那里翻个遍儿,只要她活着就一定要把妹妹找到。

老天保佑,没让潘家真等了那么久。老大同学家的亲戚是县城公安局的,潘若男学习好,一直是班长,连带的在同学的父母眼中威信也特别高。

而且这个同学最喜欢上潘冠霖的数学课,当时学校里认真讲课的老师有很多,可能遇到一个兢兢业业教学生又能把数学讲得很有趣的老师不容易。

班上调皮捣蛋的学生也不少,老师没那么好脾气一个个讲道理,凡是课上做题不会的放学全留下,直到全整明白了,潘冠霖才让他们回家。

有两个带头捣蛋成绩又差的,说自己容易饿晕了,老师就把自己带的饭给他们分着吃,反正想糊弄回家,那是没门。

不是在家不写作业吗?留下来老师看着写,写完再走!不信治不了这些娃娃们的坏毛病。

这个同学亲戚就是把最近知道的父母给孩子上户口的信息给了老大,这小丫头就带着老爸一家一户去辨认。可是潘家人一次次从失望最终又变成了绝望。

这一天,老大带着妈妈又跟警察叔叔去认亲,可是还没出门,就下起了瓢泼大雨。老二潘正男发着烧,脸颊红扑扑的,眼巴巴的看着妈妈,乖巧得像个洋娃娃。

潘冠霖说:“找了这么多家,都不是老三,闺女没找着,被讹钱的好几家。这么大的雨,去了也是白去,回头老三再烧得更厉害了。”

宋家蕙望着外面越来越大的雨,心里也犯嘀咕,“要不明天再说吧,也不差这一天。”

哪知道,老二听到妈妈这句话,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嘴里喊着要找妹妹。

两口子商量让老大在家照顾妹妹,他们自己去找老三,可是潘正男非要跟着一起去,怎么哄都停不下来,最后哭得背过气去。

两夫妻无奈,只好冒着大雨,抱着生病的孩子一起去找妹妹。后来一家人想起这件事儿的时候,还感到后怕,一是怕二闺女病得更严重,二是谁也没有想到就这一天的时间差,将会改变老三潘喜柿一生的命运。

那天去的时候,这家人的大门紧闭,警察同志还要赶着回所里还有要紧的事情。

潘冠霖一家四口白跑一趟,对警察同志也是万分抱歉。可就在这时,小老二奶声奶气地说:“妈妈,妹妹在哭,咱们赶紧找她吧!”

大家听了好一会儿,除了雨声,谁也没听见有小婴儿的哭声,宋家惠前后左右走了好几圈,也没能找到孩子的哭声。

“胡说什么呢!”宋家惠回来接过孩子,摸着潘正男的额头,担心地把孩子往怀里又抱紧了一点,“老疙瘩找不着,再把我二宝搞坏了,咱不找了,赶紧回家去。”

潘正男不停地说听到妹妹的哭声了,指着不远处的方向非要让爸妈和警察叔叔去找。宋家蕙不好意思让警察同志跟着他们一起哄孩子,没办法凶了老二两句。潘正男见父母不信她的话,哇哇大哭起来。

宋家蕙见警察同志是真的着急了,急脾气上来给了老二屁股上两巴掌,“别哭了,警察叔叔在这儿呢,你看警察叔叔的衣服都湿了。”

可就在这时,大女儿忽然拉着老爹的袖子说:“爸,我也听到有婴儿的哭声,你仔细听!”

宋家惠心有所感,脚步不由自主地朝着前面的小路跑去。雨水迷糊了她的视线,心却越来越清明,她听到来孩子的哭声,她几乎就能确定是自己被送走的老三。

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他们不知多少次失望后,以为又是白跑一趟的时候,愣是找着了小老三。

孩子的养父母本本来就不是本地人,他们收养了孩子后,就想立刻坐火车回外地的,户口也不可能上在本地村里,可是阴错阳差耽误了这些需时日,还被警察查到了信息。

昨天听到风声,说是这个孩子的亲生父母反悔了,他们已经和孩子有了感情,就想着冒雨去火车站,赶紧跑路。

可是刚出来没多久,亲戚家的自行车就坏了,亲戚回家去找人借一辆,他们本来在半路等,可雨越来越大就抱着孩子往回走,就这么阴错阳差被人家亲生父母认了回来。

这场大乌龙的始作俑者潘老太太被养家骂了个狗血淋头,人家说当初是她求着给小老三找个好人家,最后却好心没好报,惹得一身骚。

潘老太太也火大极了,小地方处处都沾亲带故,这丫头生下来就跟她反相,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这个小女孩注定这一生再也得不到奶奶的宠爱。

一家人终于在一起了,可是老二却得了肺炎。小地方医疗条件有限,父母又以为只是简单的感冒发烧没重视,这下严重到有了生命危险。全家才刚刚团聚,面对的又是一场可能的生离死别。

宋家惠抱着老二哭得泣不成声,潘冠霖给医生跪下求他们一定不要放弃,一定要再试试救活孩子。医生建议他们连夜转院,到市里的大医院去,不要在小地方的医院耽误时间了。

听到一声这么说,潘冠霖和宋家蕙连夜把小老二转到了市里的大医院,那个时候交通不方便,不算远的路程,整整折腾了两天一夜还没有到。

宋嘉惠哭着对丈夫说:“这条路怎么这么长啊,我要回新港去,不要在这个小地方过一辈子,我什么苦都能受,什么委屈都能忍,可不想自己的孩子连看个病都这么费劲,不想她们因为一个小小的肺炎就能没了命。”

潘冠霖安慰妻子:“马上就到了,马上就到了。老二一定会没事儿的。大城市哪有那么容易回去?你下乡来到咱们这小地方,还嫁给我这个本地的,要走比别人更难了。”

宋家蕙不吭声了,可心里更酸涩的难受,只是一遍一遍地说:“我走不了,我的孩子一定得离开这儿,必须得离开这儿。”

到了医院的时候,老二已经奄奄一息了。宋家惠抱着孩子在医院里不眠不休地滚了一个月,终于把老二从鬼门关上抢了回来,可终究还是落下了病根儿,需要长期调养。

再次回到家,小老三这才算是正式被妈妈抱在了怀里,可是虽然是小婴儿,但是因为二姐一直都是病怏怏的,妈妈抱二姐的时候比抱老三的时候还要多,小婴儿不懂得什么,渐渐习惯了,吃饱了自己也能安然入睡,丝毫不缠着大人。

这一天,宋家蕙看着熟睡的小老三,对丈夫说起这孩子名字的事情。孩子刚落生的时候,顺着姐姐们的名字往后排,取名叫潘胜男。可经历了这些事儿,潘冠霖和宋家惠再也没了顺从父母拼个儿子的念头了。

望着自家院子里的柿子树,潘冠霖使劲儿地拍了一下大腿,郑重地宣布,老三就叫喜柿,潘喜柿。老大上学了,改名影响有点大,老二把名字也一同改了就叫潘喜红。

他们家的女娃们和男孩子比什么比,谁稀罕比啊?每个降生到自己家的姑娘都是一桩大喜事儿,都是喜柿,一串儿火红的喜柿儿。

宋家惠自从喜柿被婆婆送人一次后,心里就有了阴影。在那个年代,除了种地的农民,家家户户的夫妻基本上都是双职工,潘冠霖和宋家惠后来都在镇子上的学校里当老师。

小地方,小学初中都在一个学校,老师少,学生多,两口子每人带好几个班,下班不是去家访就是要在学校里给不好好学习的孩子补习。

大女儿小时候是在镇上唯一一个大工厂的托儿所里长大的。每天看孩子的阿姨们把孩子装进一个大摇篮,从这头撞到墙那头儿,恨不得孩子们天天睡着。

老二之前一去托儿所就闹病,大多时候都是跟着他们在学校里一起上班的。可如今老三来了,这生活确实玩不转了。

把孩子送到大城市里去生活,回到自己从小生长的地方,再一次成了宋家蕙最迫切的愿望。

把女儿送回大城市里生活,孩子不仅能享受到更好的医疗和教育资源,就连日常吃喝也丰富了不止一点半点儿,就拿吃水果来说吧,很多大城市的水果,他们的孩子在这边连见都没见过。

她能想到给孩子最好的生活,就是把她们送回大城市去。以前她就曾经多次写信和父母沟通过这个事情,但是都遭到了二老的拒绝。她知道父母从小对自己的感情很一般,可越是这样,她越是不平衡。

当初主动下乡插队,也是想尽早离开家,免得在家受气,后来当了好事有了固定工资,也会寄钱回家让父母知道二闺女有出息,希望他们记得自己好。

她之前从娘家的到的爱越少,现在就越是不平衡,想要把孩子送回去的想法越是强烈。

四年一次的知情探亲假到了。潘冠霖和宋家惠带着三个女儿一起回天津探亲。然后宋家蕙顺便跟爹妈商量一下把老二放下,自己带着老大和老小回内蒙。

宋家蕙一共兄弟姐妹四人。大哥下乡时间早,去的地方离天津也近,一儿一女都是在潘家二老身边长大的。大妹和小弟还没结婚,但都已经上班工作了,父母也有退休金,帮带一个孩子并不是困难的事儿。

宋家二老敢留大儿子家的孙子孙女在身边,却不敢留二丫头家的闺女。老大下乡的地方就在HEB省,有个什么事儿,人家父母用不了多久就回来了。

可老二家在内蒙那么遥远,万一孩子有个病有个灾的,他们老两口真负不了责啊!

宋家惠心里难受极了,听到亲妈的这些话,时不时地就泪流满面。凭什么大哥家的孩子都能在大城市,自己的孩子就得跟着自己回穷乡僻壤?同样都是亲生的,为什么爹妈的心都偏到太平洋去了?

“妈,我要不是实在没办法也不会从几千里地之外,坐几天几夜的火车回来求你们。从小到大,我知道自己是家里最不受待见的,可以说从来没让你们操过一点心。

一个城市孩子,下乡到内蒙种地,开荒,自学完成了高中学业,去镇上教书,结婚前有了工资就寄回家,给你们补贴生活,结婚生孩子都是我自己一个人。你们更别忘了,当初如果不是我去下乡,小妹和小弟也不可能都留在大城市,是我用自己的苦换来他们的甜。”

宋姥姥最头疼这个女儿,从小学习好但是认死理嘴巴不饶人,要说母女是冤家,大概说得就是她和这个二闺女。老三宋家维见二姐难过,也怕老爹老妈为难,更看着孩子们可怜,拍着胸脯保证以后会帮着爹妈抚养外甥女。

三妹却不同意爹妈把体弱多比病的潘喜红留在身边,说这丫头病病歪歪地留在这几千里外的天津,出点啥事儿,谁也担不了责。到时候依着二姐的性子,还不得怨恨死娘家人。

就这样,三岁的潘喜红被姥姥退了货,潘喜柿在一岁多的时候就这么离开父母独自留在了新港。

父母在她心中最早的印象已经记不得了,她只是隐隐约约地记得,自己一个人坐在楼下的台阶上,一个邻居的阿姨走过来跟她说:“囍柿啊,你妈妈带着小姐姐回家了,她不要你了。”

妈妈长什么样子潘喜柿不记得了,阿姨长什么样子她也不记得了,甚至当时姥姥家楼群的样子也是模糊的,她只记得自己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哇的一声哭出来,并且同样的声音和场景,经常反复梦中出现,让她哭醒过来。

上了幼儿园,所有小朋友都有爸爸和妈妈,只有潘囍柿平日里是姥姥姥爷接送,参加活动。她记得有一次上课的时候,老师让孩子们讲讲在记忆里自己和父母在一起最难忘的事情。

小朋友们有的说父母带他们去游乐园,有的说给他们做大餐,有的说给他们买玩具,有的说自己生病,妈妈不眠不休照顾自己一夜。

有人说,父母带他们去饭店,把好吃的留给她,自己却舍不得吃。潘囍柿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些,她就编了一个故事,说妈妈给自己做过一个特别好吃的食物,用白米饭叠起的蛋糕,可好吃了。

小朋友们笑得直不起腰来,潘喜柿在大家的笑声中开始不知所措,后来也跟着笑了起来,可在很久之后她还记得老师看自己的目光,似乎有些复杂。

那时宋姥姥总爱看的电视里播的日本电视剧《排球女将》,里面的女演员叫小鹿纯子,一次女主在电视里哭着喊妈妈的时候,潘囍柿忽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大家问她是不是想妈妈了,她歪着脑袋左思右想根本想不起妈妈的样子,甚至妈妈代表什么,她也有些说不清,可她的心里就是觉得很委屈,那种感觉仿佛与生俱来,涌上心头的生活就想流眼泪。

时间一天天地流逝,宋家的外孙女,小潘喜柿越长越可爱,爸爸妈妈这个称谓在她的脑袋里越来越没有概念。

那时大舅一家已经从河北的乡下返城回了天津,大舅舅顶替了姥爷的工作,二姨妈顶替了姥姥的工作,一家四口住进宋姥爷新分到了另外一个大偏单里。大舅舅家的哥哥姐姐搬走了。

家里只剩下潘囍柿一个小娃娃,那是她人生中的高光时刻。疼爱她的姥姥姥爷,已经工作却没结婚的三姨和小舅舅,大家经常都会给她买好吃的,逢年过节还会给她买新衣服,买玩具。

六一儿童节的时候,她总能穿上商场里最好看的裙子,姥姥和小姨还会心血来潮用缝纫机给她设计服装。

五岁这年的夏天,三伏天似乎比往年来得早一些。小孩子总是被大人要求睡得很早,她迷迷糊糊听到有人敲门。然后姥姥姥爷笑着推醒她问:囍柿,你猜猜谁来了?”

潘囍柿很不高兴被吵醒,闷声闷气地说:“查电表的吧?”

周围的人全都哄堂大笑,她不知道发生什么,只听到姥姥说:“快看看,你爸爸妈妈还有二姐姐回来了!”

爸爸,妈妈还有二姐姐?潘囍柿对这三个熟悉又陌生的称呼,感到十分不安。那个叫爸爸的男人过来亲了一下她的脸,她本能地瑟缩着,躲到了姥爷的身后,并且对这个亲在脸颊上的感觉,从心里感到排斥极了,甚至很不高兴。

那个叫妈妈的女人看起来比爸爸严厉,皱眉对着她说:“这么大了还畏畏缩缩的,一点都不像在大城市长大的,还不如你二姐。!”

潘喜红长得很漂亮,嘴巴也很甜,虽然只比妹妹大两岁,又在小地方长大,可能背下整本的《三字经》和《弟子规》唐诗三百首也早就烂熟于心,见到爷爷奶奶也亲近极了,九月份就要上一年级了,可这时已经认识了3000个字。

再看潘喜柿,平时里倒是快乐成长了,可基本上连字都不认识。大家问潘喜红将来要做什么,她大声说自己要和爸爸妈妈一样当个老师。潘喜柿懵懵懂懂,也跟着二姐说自己,长大也要当老师。

那时候的潘喜柿看到二姐眼中骄傲的神情,她生平第一次觉得老师这个职业是很了不起的,当了老师就会像二姐那样神气,自己就会像二姐那样被面前陌生的爸爸和妈妈喜欢。

潘喜红的童年就是在学校里,由父母和大姐一起看大的。她长大后,印象里依然记得自己没完没了地看着父母下课后给留校地孩子补习,接见调皮鬼地家长,有时还要跟着父母去家访……

她当时觉得家访最有意思的,有时父母是去学生家里告状,有时是去家里捉熊孩子继续补课,还有的是劝说贫困家庭的父母支持孩子继续念书,尤其是女娃娃。

说到动情之处,宋家惠总会把喜柿被送人的事情说一次,她苦口婆心地告诉女孩子的家长们,要想男女平等,知识是唯一能改变命运的途径。当时很多家长都会说:“宋老师啊,你家三个姑娘,我就瞪着眼看你和你娃的命运最后是啥样的!”

宋家惠每当这个时候,都是立刻收起脸色的笑容,用最认真地口气说:“无论是我这三个姑娘,还是我教过的每一个学生,我敢打着包票说,只要孩子想学,我就尽自己最大的力气把他们教会。我这辈子没啥大的志向,就是希望我的学生在我的努力下,尽可能地多念几年书。”

多年后,大女儿和二女儿不负众望,小女儿潘喜柿成了宋家蕙心中的老大难。这个当初全家人齐心协力,千辛万苦找回来的孩子,也变成了再也融入不进这个家的编外人员。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丙夺丁光

丙火猛烈,欺霜侮雪。 丙火为太阳,丁火在地为烛光,在天为星光。 赵敏敏最大的希望就是可以嫁个金龟婿。 金龟婿想:黄裤子红T恤的女生,不敢招惹不敢招惹(配不上我。) 一生好强的赵敏敏,在第一眼看到徐周元手腕上劳力士的那瞬间,使劲眨了眨眼睛,将眼睛眨成了花儿。 徐周元择偶标准28岁以上情绪稳定的独立女性。

简思·完结·26.1万字

兰言之约

身为金融分析师的兰亭暄一直是同事眼中的模范社畜、加班狂人,直到有一天,卫东言亲眼看见,她单手就把对她动粗的初恋男友反掼倒地。 卫东言在兰亭暄眼里一直是高不可攀的金融新贵、投资大佬,直到有一天,兰亭暄亲眼看见他扒在一辆半旧的皮卡车底,在泥泞中拖了半条街。 这是逆向掉马了嘛? 两人各自转头,当无事发生。 谁都没想到,有一天,命运会让两人并肩行走在黑暗与白昼,成为能够彼此托付的同伴。 浮华岁月,唯有祖国和你不可辜负。

寒武记·完结·83.8万字

我靠美食在现代爆火了

一场意外,唐朝女少卿魂穿现代高中生余简。 没想到原身竟出生百年厨艺世家,如今传承败落,岌岌可危。 爱厨如痴的她自然不能看着家族消散! 一手厨艺,惊艳四方,重创余家食肆,再现唐朝美食。 西方饮食风盛行,京城再现高档西餐厅,新的厨艺争锋再度来袭。 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就此拉开序幕……

落幕有三分·完结·83.4万字

春云暖

徐春君开局手握一把烂牌:家道中落、父亲流放,嫡母专横…… 偏偏主事的二哥被人陷害,家族又遭灭顶之灾。 为求得生机,她只身进京寻求门路。 诚毅侯夫人正为侄子的婚事发愁,这个万里挑一的败家子早已名列京城士族“不婚榜”之首,没有人家愿意与之结亲。 看到送上门来的徐春君,侯爷夫人眼前一亮,如意算盘敲得劈啪作响…… 殊不知徐春君的眼睛更亮,小账本笔笔精细…… 京城士族纷纷叫好,大赞这门亲事旗鼓相当。两个家族都气数将尽,正好手牵着手在破落的路上齐头并进。 只是……怎么好像哪里不对? 说好了请大伙儿吃瓜看热闹的,怎么一转眼刁奴就被扫地出门?还开起了偌大的商铺? 怎么出入郡王府如家常便饭?连驾前红人项内史都要奉她为座上宾? 更要命的是,花花公子郑大少居然洗心革面读起了书! 这小庶女究竟有多大本事?能让徐、郑两家起死回生,鲜花着锦。 徐春君微微一笑,这才哪儿到哪儿啊!

只今·完结·133万字

宋檀记事

一句话简介:从修真界穿越回来后,我回老家种地开直播卖菜了! —— 修成金丹渡劫失败的宋檀回到现代,发现自己身处连环车祸的现场,靠着恩人救命才死里逃生。 苏醒后的仙女宋檀玩着手机:我喜欢这个世界! 对着电脑两眼呆滞搞PPT的社畜宋檀:毁灭吧这个世界! PPT是不可能做的,只能回老家种田这样子。 靠着自己的修仙经验,宋檀打造山水田园,薅野菜,农家饭,掐黄瓜,开直播,卖山珍…… 直到有一天,她看到了自己的救命恩人——在救她时被炸毁半张脸的那个男人。 宋檀看了看对方的宽肩窄腰大长腿,又看了看对方另外半边清俊的脸,想起自己两辈子的单身狗生涯,心想: 听说合欢宗的双修秘法可以滋补容颜,不知道…… [纯种田,真的种田那种] [有男主,戏份不多]

荆棘之歌·连载中·80.8万字

大宋一把刀

常听穿越,一朝穿越,一起穿越的竟然还有个素不相识的老乡? 本来还有些懵逼的张司九一下冷静了下来。 顺手指点了老乡蒙骗之路后,她也去熟悉自己的新身份。 嗯,只有八岁?啥?惊闻噩耗母亲难产命悬一线? 好不容易抢救下来一个,张司九主动扛起了养家的责任。 新生儿没奶吃怎么办?张医生卷起袖子:我来! 一大家子生计艰难怎么办?张医生卷起了袖子。 大宋医疗环境差怎么办?张医生又卷起了袖子。 张司九信心满满:只要我医书背得够快,一切困难它就追不上我。 至于老乡嘛——张司九礼貌询问:请问你愿意为医学而献身吗?

顾婉音·连载中·83.8万字

重回九零搞事业

一觉从二十一世纪睡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一个只要站在风口浪尖,连猪都能起飞的时代。 李曼君大喜,搞钱搞钱! 不过,就在她挽起衣袖准备与这时代大干一场时,亲妈却一把将吴阿姨拽到她面前。 吴阿姨:“曼君,你也老大不小了,该找个对象成家了,有什么想法你都跟阿姨说,阿姨包你满意!” 李曼君摆手:“退退退!谈对象只会影响我搞钱的速度!” 亲妈闻言抄起鞋底板就追了上来,李曼君慌了,随口胡诌自己要找个有车有房父母双亡的对象。 吴阿姨大喜:有有有,包你满意! 李曼君错愕,这世上真有如此天定良缘? 那她就去瞧瞧!

悠闲小神·连载中·32.4万字

大商小渔娘

陆飖歌死了,一箭穿心。 偌大的陆家庄,被一把火给烧的精光,陆家的罪名是通匪。 神他妈的通匪,不就是因为小姑娘陆飖歌有个有钱且善名在外的爹。 据说,官府从陆家粮仓里往外运粮,数百架的牛车,不停歇地运了三天三夜,才堪堪运了不足半数。 彼时,陆飖歌在矮小的窝棚中醒来,怔怔发呆,不知今夕是何夕。 她是谁? 谁又是她? 算了,不想了,挣钱养家才是要紧。 _________ 听说京城某酒楼日进斗金,分店开了九九八十一家,不仅口味好,后台也硬,酒楼的当家人竟还是个玉树临风的少年。 路人猜测,这少年必定出生不凡。 镇国公叫他贤侄,安平侯家的公子和他称兄道弟,就连三皇子都对他礼遇有加。 陆飖歌笑笑:倒也没有这么夸张。 有一日,连三皇子都忍不住问她,你挣那么多钱有什么用,三教九流,由尊至卑,商人不过排在九流的末尾。 陆飖歌冷静思考:好像也是,要不,我出钱给你弄个皇帝当当?

风初袅·连载中·64.2万字

穿越八零一身恶名

穿到恶名昭彰身体里的季玲,解决原主欠下外债后,前有桃花债迫害,后有母亲要拿她换钱。 一念之间,季玲为报恩,闪婚嫁给恩人的孙子——大龄老青年。 婚后的日子,她用一句话总结:我与脸盲症老公鸡飞狗跳的生活日常。 淦!!

八匹·连载中·37.9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