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九针

洛九针

希行

古代言情/已完结

89.6万字

完结于2023-08-1307:00:00
陆三公子刻苦求学四年,学业有成即将平步青云 陆母深为儿子前程无量而开心,也为儿子的前程忧心 所以她决定毁掉那门不般配的婚约,将那个未婚妻赶出家门

一百泉城

百泉城位于大周西北边陲,正如名字一般,泉水遍布,被誉为“小江南。”

炎热夏日,口干舌燥灰头土脸的客商们一进城,入目有绿柳摇曳,石桥如月,河水清清,立刻就卸去了疲惫。

每个人都不由停下脚步,放下了行程,或者走进酒楼茶肆,或者站在桥头看泉水汩汩,享受片刻夏日静谧。

但今日的街上却很是喧闹,在城中某个方向不时响起炮竹声,街上还有一队人敲锣打鼓。

“这是过什么节?”坐在茶肆的外地的客商们好奇问。

虽然今天不是他们熟悉的节令,万一是当地的风俗呢。

来添茶的伙计笑着说:“不是过节,是有大喜事。”

这倒也是常见,家里遇到喜事,是要热闹一下,客商们向外看,此时敲锣打鼓的队伍走近,为首的两个家仆,将手一扬,一把大钱如雨而下,街上顿时沸腾——

客商们也不由哈了一声。

竟然是当街撒钱!

这种场面还真是只在江南见过,那是豪商们的手笔。

这边陲小城竟然也有如此豪富之家?

这是什么大喜事啊?

“是陆家布行的三公子,考上秀才了。”

秀才啊,那就是有功名在身了,的确是大喜事,客商们含笑点头。

旁边又有当地人加入了闲谈。

“陆家以前也用钱捐过孝廉,捐秀才是第一次。”

“你看看你这话,秀才怎是捐的?那是陆三公子考上的。”

“陆三公子自小就聪慧有名。”

“陆三公子今年才十八岁!”

竟然这么年轻!与举孝廉不同,秀才可是要真才实学考试的,而且名额都有限,多少人一辈子都不一定能考上,见多识广的客商们也不由追随着敲锣打鼓的队伍,好奇那位年少有为的陆三公子是何等风姿。

陆家的宅院在城西,一座五进宅院,居住了兄弟三家,跟江南的豪富相比,家宅有些寒酸了。

陆家的根基其实也是不能跟江南豪富相比的。

陆氏是从外地迁来百泉县,当过长工,卖过草鞋,生意是在陆老太爷那一辈做起来的,一间铺子变成两间,三间,家业渐成,但就算在百泉县也算不上是豪富之家。

直到几年前陆大老爷买了船行,买卖四通八达,陆家的气势一下子就不同了。

外边有家仆鼓乐游街撒钱,巷子外婢女仆妇施粥,家宅里亲朋好友商家伙伴们都涌来了,越发显得家宅局促了。

几个妇人坐在花厅的角落里,一边打量四周,一边闲谈,其中一个妇人告诉大家最新的消息。

“不会局促太久了,陆家把祁家巷子买下来了。”

陆家所在的巷子后,还有一条巷子,地方比这边大很多,原本属于祁氏。

祁氏是百泉县的世家大族,他们家可不会为了一个子弟举秀才而在全城掀起热闹,因为那样的话,百泉县就热闹不断了。

祁氏诗书传家,子弟都是读书人,功名似乎从出生就已经披在身上了,这一辈的祁老太爷学问出名到被皇帝请去当皇子的老师。

但也正是因为学问,祁家引来了灭族大祸。

五年前晋王谋逆,戕害太子,作为晋王曾经的老师,祁老太爷被大怒之下的皇帝问罪教无方,一道旨意抄了家。

就这样一夜之间祁氏呼啦啦散了,曾经人来人往高门深宅荒废。

“原来是被陆家买了啊。”另一个妇人惊叹,“虽然是罪产,但因为占地广,很贵呢。”

先前说话的妇人哎呦一声:“陆家难道还怕贵?”

有妇人跟着点头,有些夸张地说:“陆家如今都能买下半座城呢,别说一个废弃的祁氏旧宅。”

“这件事的关键倒也不是钱。”有一个妇人忽的低声说。

她说话轻声细语,长的也文雅带着几分书卷气,穿着打扮在妇人们中显得有些寒酸。

但穿金戴银商贾气息的妇人们却丝毫没有轻视。

这位夫人是县尉家的,官家身份,以往是很少能跟她坐一起的。

“孙夫人您说说。”妇人们忙恭敬问。

孙夫人轻轻一笑:“这是没入官产,不是有钱就能买的,如不然百泉城难道就没有有钱人?要想买,需要的不是钱,是资格。”

她看着前方厅内,那里是男客区,陆家的三个兄弟都在,陆大老爷是红光满面,被诸人簇拥。

“如今啊,陆家有资格买了。”

陆家不止是有钱了,那位少年公子踏入仕途,带着陆氏步步高升,成为新的士族大家。

就像曾经的祁氏那样。

这就是气运,气运有消有长,祁氏的气运消了,陆氏的气运长了。

富商妇人们都听懂了,看向花厅的视线除了艳羡,还多了些敬畏,商人逐利,交情凉薄,此时你好我好,下一刻就能翻脸,但以后不能这么待陆家了,陆家就是生意上没钱了,他们也不敢慢待。

因为陆氏有权。

权,是比钱更厉害的东西啊。

“陆大夫人真是生养了一个好儿子啊。”一个妇人忍不住喃喃。

女人嘛,前半生以夫为靠,后半生以儿为靠,这两个靠山都是看造化的。

陆大夫人真是好造化,嫁了个有钱的夫婿,生养了平步青云的儿子,真是令人羡慕。

提到陆大夫人,妇人们咿了声:“陆大夫人呢?”

适才只顾着闲谈,此时四下看,女客这边有陆家妇人们在,只不过是二房三房的主妇,当家的陆大夫人却不在。

不应该啊,这是一个母亲最荣光的时候,陆大夫人怎么避开,把这风光让给两个妯娌?

她们可没听说陆大夫人对妯娌如此和善。

陆老太爷过世后,陆老夫人一心念佛,住在城外庄子里俗事不管。

陆大夫人掌家,在两个妯娌面前做派堪比婆母。

“我先前刚进来时见了。”一个妇人道,“但好像有什么事,就匆匆进去了。”

一直到现在都没出来?

什么事啊?

那妇人低声又说:“大夫人,脸色很不好,眼里很是烦恼。”

这话让妇人们惊讶,又有些不信。

怎么可能?

陆大夫人如今有子万事足,还有什么能让她烦恼?

………

注:不是科举时代,察举征辟九品中正杂糅设定。

不用评价秀才身份有什么得意的,与你熟悉的秀才,不等同论。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辞金枝

辛柚天生一双异瞳,能偶尔看到他人将要发生的倒霉事。这是她的烦恼,亦是她的底气。 京城吃瓜群众突然发现:少卿府那个寄人篱下的表姑娘硬气起来了!

冬天的柳叶·完结·89.6万字

楚后

故事从北曹镇驿站几个驿兵遇到一个求助的女孩儿开始

希行·完结·107万字

合喜

一个有点技能的拽巴女×一个总想证明自己不是只适合吃祖荫的凶巴男~ ****** 燕京苏家的大姑娘从田庄养完病回府后,似乎跟从前不一样了,她不仅令顽劣反叛的亲弟弟对其俯首贴耳,还使得京城赫赫有名的纨绔秦三爷甘心为其鞍前马后地跑腿。 与此同时在锁器一行具有霸主地位的苏家却正面临发家以来最严峻的考验:京城突然间冒出一位号称“鬼手”的制锁高手,传说制出的锁器比苏家的锁具更加复杂精密,已令城中大户不惜千金上门求锁,名气已经直逼当年苏家的开山祖师爷! 东林卫镇抚使韩陌有个从小与皇帝同吃同住的父亲,打小就在京城横着走,传说他插手的事情,说好要在三更办,就决不留人到五更,朝野上下莫不谈“韩”色变。 但韩大人最近也霉运缠身,自从被个丫头片子害得当街摔了个嘴啃泥,他丢脸丢大发了,还被反扣了一顶构陷朝臣的帽子。所以当再次遇上那臭丫头时,他怎么舍得不给她点颜色瞧瞧呢? 只是当他得偿所愿之后,前去拜请那位名噪京师、但经三请三顾才终于肯施舍一面的“鬼手”出山相助办案之时,面纱下露出来的那半张脸,看起来怎么有点眼熟??……

青铜穗·完结·95.9万字

掌河山

新书《谜案追凶》已发布~ 在坟头住了十一载的少女段怡,突然成了王孙公子争相求娶的香饽饽…… 公子:愿意江山为聘! 段怡:江山很好,我要了。你?赠品不要。 * 崔子更冷眼旁观,决定张开虎嘴,等着某个想要扮猪吃虎的姑娘,送上门来。

饭团桃子控·完结·94.6万字

长安好

京城那位胆小娇弱的第一美人不幸落到了人贩子手中。 京中众人摇头叹息:这波要完。 千里之外,废物美人睁开眼睛,反手就把人贩子给卖了—— …… 换了芯儿的少女挥霍着贩卖人贩子得来的银钱回到都城,才发现昔日的小弟如今都成了大佬,且一个个的都把“她”当作女儿养—— 一,二,三,四…… 所以,如今她竟有四个男妈妈?! …… 本文又名《美强惨女主重生后》《废物美人她为何突然倒拔垂杨柳》

非10·连载中·204万字

燕辞归

一场大火,烧尽了林云嫣的最后一丝希望。 滚滚浓烟,嘲笑她的不自量力。 乍然梦醒,人不能在同一个坑里跌倒两次。 林云嫣的新生,从一手烂牌开始。

玖拾陆·连载中·142万字

盛世春

梁宁才送走了沙场战死的大哥和二哥,万万没想到在准备跟六年前救下的孤儿履行婚约时,却被他给活活烧死! 醒来的她变成了傅家大小姐,而杀他的仇人已然身居高位,坐拥娇妻美妾,成了皇帝跟前的重臣…… 不怕! 她梁家姑小姐换一条赛道,依旧是那个杀伐果断的罗刹女! 只是小时候老跟他侄儿玩在一起的那个不懂尊长的臭小子,怎么老缠着她?

青铜穗·连载中·82.9万字

登堂入室

元执第一次遇见宋积云的时候,宋积云在和她的乳兄谋夺家业; 元执第二次遇见宋积云的时候,宋积云在和她的乳兄栽赃陷害别人; 元执第三次遇见宋积云的时候,宋积云那个乳兄终于不在她身边了,可她却在朝他的好兄弟抛媚眼…… 士可忍,他不能忍。元执决定……以身饲虎,收了宋积云这妖女! 《九重紫》典藏纪念版2022年9月11日上市啦!欢迎大家关注!

吱吱·完结·82.7万字

花千变

【新书《惊鸿楼》已发布】 话说明老太爷在云梦山上修仙十五载,硬生生修出了一个女儿,明家三位老爷看着这个能当自己孙女的小妹子,有点懵。 明大小姐一睁眼,就回到了前世扶灵回乡的路上,那个害她倒霉20年的未婚夫又出现了,明大小姐跺跺脚,退婚!

姚颖怡·完结·136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