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圈大逃亡

娱乐圈大逃亡

七弦弄月

游戏竞技/已完结

18.2万字

完结于2023-03-2223:54:16
那一年,【名利场】系统入侵现实,目标玩家群体很明确:和娱乐圈能扯上关系的所有人。 娱乐公司总裁、时尚杂志主编、影帝影后、当红小生小花、顶流偶像、百万网红……无一幸免。 从此他们现实中所推开的任何一扇门,都有可能通往险象环生的惊悚游戏场。 ****** 温酌是个小编剧,钱赚得不多,被投资方乱改剧本,还要负责挨骂。 叶凌川是个小演员,常年混迹于低成本网剧里演配角,不接受潜规则就被雪藏。 她与他在游戏里相遇了,一对失意的倒霉蛋,只能互相鼓励,互相温暖。 ……但其实呢? 两位大佬是系统签约的王牌赏金猎人,一个专门负责助玩家通关,另一个专门害玩家出局。 两人明面上谈恋爱,暗地里相互拆台,直到某一天,他们碰巧接手了同一目标。 修罗场从此开始。

第一章丧尸之城01

遥远天际雷声阵阵,乌云蔽日,是暴雨的前兆。

整座城市已被茫茫大雾所笼罩,街道残败狼藉、一片废墟,四处可见燃烧所导致的浓重黑烟,以及遍地泼洒的不明血迹。

末日像是要来临了。

位处城中心的一间便利超市内,收银台上方的小型电视,电流声滋滋啦啦信号很差,但仔细听,依然可以勉强分辨出主持人在说些什么。

“……该生化病毒的来源,有关专家仍未给出合理解释……暂时可确定通过血液传播,一旦被病毒携带者咬伤,十分钟到两小时内……变异状况不可逆,但有一批未完善的药剂现存放于……请务必优先攻击变异者头部……请保持冷静,等待救援……”

食品货架前方,一群被困此地的男男女女正挤在一起,屏息静气、侧耳倾听,生怕漏掉了关键信息。

直到确信主持人已经模棱两可地讲完,电视频道信号中断,他们这才失望地移开视线。

其中一位穿花衬衫的男青年,忍不住烦躁地骂了一句:“靠,合着这次还是丧尸主题,药剂到底存放在哪也没说。”

最右边那位四十岁左右,看上去保养得当的英俊中年男人,闻言困惑转头,客气开口。

“劳驾,请问游戏这就算正式开始了吗?”

花衬衫青年原本挺不耐烦地看了他一眼,结果目光却突然顿住,他愣了一愣,紧接着表情变得非常欣喜而谦卑。

“张老师?是您吗张老师?我妈特爱看您演的电视剧,我以前还在您剧组当过灯光师呢!这狗游戏居然把您也拉进来了?”

中年男人显然不认识对方,但鉴于对方的态度非常热络,自己又急于了解情况,所以他和善地握住了对方的手。

“真的吗?能被你母亲喜欢是我的荣幸——这是我第一次参加游戏,我甚至都没太了解规则。”

花衬衫青年一拍胸口:“放心吧张老师,我参加过好几次了,虽说有输有赢,可至少不缺经验,这次您就跟着我走吧,我保护您!”

“多谢了。”

他俩在这自顾自地聊,另外几人站在后面,相互之间窃窃私语。

“那是谁啊?”

“张奇,以前演正剧的,不过近两年貌似资源降级,开始演一些中年废柴谈恋爱的狗血剧了。”

“对对,我原先在片场看见过他,其实挺虚伪的,当时在跟工作人员发脾气,没这么有涵养。”

“这游戏真有意思,参加久了圈内什么人都能见着。”

“啧,等着瞧吧,这局游戏他要是通不了关,很快就要连狗血剧也接不到了。”

听起来,在场的几位,似乎多多少少都能和娱乐圈扯上点关系。

——————

两年前,似乎是娱乐圈极为动荡的一年,各类丑闻频出,各种负面舆论甚嚣尘上,以致引起了广大民众的强烈质疑——娱乐圈赚钱是不是真的很容易?凭什么这么容易?

于是那一年的秋天,【名利场】游戏游戏上线了。

谁也不知道这一系统的由来是什么,可偏偏的那一年,全娱乐圈都被卷入其中,跟娱乐圈沾边的一切人物,无关地位,哪怕是娱乐公司总裁、时尚杂志主编、影帝影后、当红小生小花、顶流偶像、百万网红……也都未能幸免,陆陆续续被迫被绑定系统。

——欢迎来到这盛大的名利场。

绑定系统的方式很简单,在午夜收到这条匿名信息,转天清晨在枕边发现一块游戏配备的机械腕表,代表着考验正式开始他们。

他们从此要根据系统提供的日历,不定期强制通关游戏,可能间隔七天、十天、一个月、三个月等,频率和难度都随机,解释权归系统所有。

游戏的输赢,将直接影响着他们在娱乐圈的名气、利益与地位,至于影响程度,视游戏难度而定,解释权归系统所有影响程度随机,但系统存在平衡机制,地位越高的人越容易摔得惨,地位越低的人,也许更容易往上爬。

打个比方,或许今天游戏赢了,明天就能收到大制作影视剧的橄榄枝;今天游戏输了,不久之后就会因为犯错而被经纪公司雪藏——谁也摸不清自己的前路究竟会怎样,只能努力去完成一场又一场的游戏,来为自己争取机会。

游戏内的时间与现实计算方式不同,通常一场游戏过后,现实最多流逝五分钟,不会暴露任何端倪,并且玩家只会模糊记得游戏内容,却不会记得在游戏里具体遇见了谁。

另外,系统其中的一条规则是:禁止向任何非娱乐圈行业的人员透露关于游戏的相关信息,违规者将遭受严重惩罚。

诚然,究竟怎么才算非娱乐圈行业人员,这界定是有些模糊的。但可作为参考的是,一年前有位如日中天的男演员,因无意中向他的圈外女友泄密,当晚便遭遇车祸——命是保住了,但脸部严重毁容,从此事业发展一落千丈。

无人考证传言的真实性,却也无人敢冒着风险去亲身验证。。

每局游戏过后都会结算积分,攒满50000积分,可用来抵消一次游戏失败的负面影响。

只是积分要攒满,实在很难。

随着有新玩家不断加入,这几乎成为了圈内心照不宣的秘密。

他们深陷名利场,如同深陷修罗场,沉默共赴这一场豪赌。

——————

除去刚才那群人之外,在超市靠后一排的货架旁边,还蹲着疑似社交恐惧、没参与讨论的一男一女。

女孩子编着麻花辫,一双无辜的浅褐色小鹿眼,长相甜美乖巧,正在专心致志啃一块巧克力面包;

她旁边的年轻男人叼着根棒棒糖,望着那台信号缺失的电视发呆,他半晌转过头去,眉梢轻挑,饶有兴致地看向她。

“小姑娘,看着面生,在圈里做什么工作?”

他长得挺帅,剑眉凤目,但属于那种秀气中带着三分邪气的帅,乍一看像是个不怀好意的大反派,所以当女孩子抬头跟他对上眼神时,她甚至本能地向后挪了挪。

她嗓音很软,略显局促地回答:“你肯定不认识我,我叫温酌,一个小编剧罢了。”

“噢,你是第几次参加游戏?”

“第二次了,还是不太习惯……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男人无奈一笑:“我叫叶凌川,演过几部小网剧,都是配角,你也不可能认识的。”

“那你也是被系统强拉进来的?”

“嗯。”

“之前游戏通关顺利吗?”

“这是我的第三场游戏,前两场都输了,这一次如果再输,可能近几年都要没戏演了。”

他的语气里充满自嘲意味,说着说着就垂下了眼睫,明显是极度忧愁失落。

温酌感觉自己似乎戳到了人家的痛处,她有些抱歉,连忙安慰。

“不要难过,你看我,我也没好到哪里去。我上一场也输了,本来在剧组就没什么话语权,之后直接被导演要求把写好的十几场戏全部大改,还告诉我不愿意写就滚蛋呢!”

叶凌川叹一口气,他用力咬碎了嘴里的棒棒糖,低声自言自语。

“你说像咱们这种倒霉蛋,无非是娱乐圈的垫脚石,何必还要进这游戏雪上加霜呢?”

“也许是因为系统一视同仁,不管地位高低都要参与竞争吧——至少在游戏里,我们是平等的。”

他听了她的话点点头,正欲再说些什么,谁知下一秒,就听见那花衬衫青年在喊。

“喂,大家是不是得一起想想办法,这局游戏的通关任务是什么?咱们是应该躲在超市里,还是应该出去找线索?”

很快就有人回应:“腕表什么都没显示,可见超市只是个开局地点,在这等是没结果的。”

“问题是外面雾太大了,出去看不清路,被丧尸咬了怎么办?”

这时温酌放下面包袋子,她站起身来,温柔谨慎地提议。

“我觉得一直在这等着只会白白浪费时间,不如咱们结伴一起出超市,人多在外面相互也能有个照应。”

花衬衫青年瞥她一眼:“小丫头,你是新手吗?”

“啊……算是吧。”

“是新手还谈什么相互照应?”他面露讽刺,“不就是靠我们这种老玩家带飞你吗?你这样的菜鸟我见得多了,真遇到危险非但排不上用场,还会嗷嗷叫着拖队友后腿。”

温酌很委屈:“是你在问大家意见,我才说了一句,谁都有当新手的时候,你没必要这么不礼貌吧?”

“我问的是有经验玩家的意见,你的意见能有什么用?”花衬衫青年说完,立刻又转向旁边的老戏骨张奇,换上了一副笑脸,“别误会啊张老师,您是例外,您到时只需要跟紧我就行了。”

张奇略一颔首,尽管表情平和,却很微妙地端出了高位者的架子,就好像在这群玩家里拥有着特殊的优越感一样。

毕竟在他看来,这些人在娱乐圈名不见经传,自己显然是本局最有声望的一位,受尊敬也是应该的。

花衬衫青年的表现欲很强,并试图控场,他招呼着货架那边的几名玩家。

“有谁是参加过三场以上,胜率50%以上的?可以跟我们一起行动。”

有玩家回应了他,有玩家却并不乐意搭理他,比如叶凌川。

察觉到他的眼神正瞥向自己,叶凌川平静表态。

“别看我,我胜率不够,前两场都输了。”

花衬衫青年鄙夷地“嗤”了一声:“看着挺厉害,原来也是个废物点心。”

“是啊,我是废物,比不上你能带前辈躺赢。”叶凌川懒洋洋地回答,“不过躺赢又怎么样?只要通关就会忘记游戏里遇见了谁,人家回到现实照样不认得你,你最好在前辈脸上刻下自己的名字。”

“……”

花衬衫青年脸色涨红,当即就要破口大骂,但又顾及到张奇在场,硬是忍住了。

“关你屁事!”

叶凌川直接无视,他碰了下温酌的手臂,轻言安慰。

“别太在意闲言碎语,大不了我陪你出去找线索,反正咱们已经够倒霉了,还在乎更倒霉吗?没准还有意外收获。”

听他这么一说,温酌便又高兴起来,她眼神亮晶晶地看他。

“好啊,谢谢你叶先生。”

于是她拽住了他的衣摆,鼓足勇气随他一起走向超市大门。

身后有玩家好心提醒:“你们真要自己行动吗?太危险了吧?”

“管他们干什么?”花衬衫青年不屑一顾,“这游戏里死两个人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太过自负的人通常只乐于看弱者的笑话,殊不知自己与弱者比或许是强者,但与真正的强者比,依旧是更低级的弱者。

温酌和叶凌川都没有犹豫,两人对视一眼,合力推开了那扇门,大步流星走进了茫茫浓雾里。

******

俗话说当局者迷,玩家被困在超市里时看不清外面,等他们正式离开超市才意识到,原来本局游戏地图,是以现实中C市为蓝本的。

刚才那座超市再往东两公里,就是C市电视台,该电视台最擅长做密室逃脱类的综艺,有段时间在城市内到处寻常场地搭建布景,据说还原得极度逼真。

现实与游戏,1:1复制的场景,完全割裂的环境。

原本车水马龙的街道,此刻已经满目疮痍,无数感染变异的丧尸游荡在这里,它们或摇晃行走、或贴地爬行,枯干发黑又生出尖利指甲的双臂,朝前方虚无的空气摸索着,腐烂生蛆的脸上,漆黑空洞的眼眶,流着脓血在寻找猎物。

末日不过如此。

雾气实在太浓,途中遇到了三五只疾冲过来的丧尸,因为慌张逃避,温酌和叶凌川不慎失散了。

……说是失散,其实是故意为之。

可惜了,那么符合自己审美的帅哥,却因正事在身,没空跟他多聊几句。

好在名字记住了,回去总能查得到。

温酌站在某条小巷的拐角处,四面环顾,直到确信叶凌川是真的不见了,这才挽起袖子,低头看向自己的腕表。

游戏内每位玩家都配备腕表,点击即可弹出绿色对话框,用于随时接收任务与线索提示。

但她的腕表明显不一样,她的腕表能同时弹出两个界面:左边是正常的玩家界面,右边则显示出完整的游戏地图,且地图上标注了自己的位置,还有另一处红色光点的位置。

那处红色光点,貌似此刻被什么东西追赶着,正在C市电视台内快速移动。

目标锁定。

当她再度抬起头时,先前那副乖巧软糯的气质已一扫而空,眉眼间沉稳冷静,不带一丝笑意。

她熟门熟路找到附近一家商铺,用随身携带的发卡撬开卷帘门,从里面推出了一辆摩托车。

马达声轰鸣,她全力加速,穿破浓雾朝远处绝尘而去。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旗袍美人在恶人游戏里封神

【生存无限流+团队】 【男主可有可无,以游戏副本为主。】 元青梨被「该死的」游戏公司选中,进入无限生存副本中。 表面上:乖巧礼貌旗袍美人。 暗地里:一拳一个鬼。 但元青梨素来信奉:能动脑绝不动手。 而她的队友,画风也总和别人家的不一样。 个个都是古早言情里的男主,反派,恶毒女配。 智商、狠辣不输她,还总想着杀她。 反派剑仙:「小仙女,你身后有鬼,快上!」 霸道总裁:「天凉王破,boss该死了,你也是。」 恶毒假千金:「鬼东西不要碰我!管家,我的管家呢?!」 不羁杀手:「我喜欢看他们的眼睛,从不安,恐惧,再到绝望。」 矜贵富二代:「等等,我好像走错片场了?!」 元青梨:总结两句话。这些鬼洗洗还能晒,这队友调教调教还能用。

萧轻松·完结·20.3万字

我在镜中世界无限逃生

云落只是照了个镜子,没想到阴阳颠倒了。 ……你告诉我这只是一个游戏? 谁家游戏会吞人啊! 《近期,全球各地经常出现活人凭空消失事件……》 —— 你见过红色的火车站吗? 如果有一趟通往幸福的列车,你愿不愿意搭乘? —— 【架空世界背景哦~切勿将文中任何设定代入现实考虑合理与否~】

狐猫团子·完结·18.4万字

在怪诞游戏中成为bug

【欢迎10086号玩家进入怪诞游戏,你的任务只有一个,活到最后。】 * 第一次在游戏中见到桑祁的玩家,都觉得她是圣洁美好的化身。 直到见到小姑娘弯着眼温言细语地神来骗神,佛来骗佛,众人咬碎了牙感叹自己真是眼瞎,桑祁明显是个黑心汤圆。 桑祁:“你们不懂,这叫欺诈师的职业素养。” 众人悲愤。 带着你的职业素养滚出游戏! * 桑祁自谎言欺骗中诞生,她深知人的劣根性,并乐此不疲地对其进行试探,以此谋生,是之为——欺诈师。 蛊虫横行的诡异村寨。 鬼影重重的偏远山村。 四面环海的孤寂小岛。 桑祁乐此不疲地展现欺诈师的语言魅力,同行的队友忧心忡忡提醒她,你小心别玩脱了。 直到又一次副本结束,桑祁沉默。 没有人告诉过她游戏NPC会出现在现实啊?

橙子味的猫·连载中·14.8万字

满级大佬在诡秘游戏里超神

身娇体软的少女意外进入了诡异古怪的无限求生游戏,她怎么看都像是一个菟丝花。 游戏系统提示:请努力存活,不要在夜里迷失自我。 当她被认为是一个空有美貌的花瓶时原住民表示:呵呵,她一拳能把你打飞 被质疑实力时,被秒杀诡异NPC第一个跳出来反驳。  被更改的游戏规则 诡异漫长的黑夜 实力强悍的原住民以及诡异的NPC…… 求生游戏背后又是谁在操控?

觞鹿·完结·17.8万字

我在生存游戏中无限作死

2095年,地球之外出现远高于人类的高级文明。它们试图在人类生存的地球上建立自己的外星基地,攻占人类文明。 它们理智至上,杜绝人类情感,妄图建立一个只有秩序和规则的绝对“乌托邦。” 但人类对于这些,并不知情。 …… 当隋靖被拉入生存游戏的那一刻,她以为是地球科技出现严重危机,导致系统失控。 所有无辜的人类都有可能被卷进这场会决定他们生死存亡的游戏,而她,也只不过是众多意外中的一个。 可最后竟发现这一切居然都是有人酝酿已久的阴谋诡计。待揭开阴谋的重重面纱,等待她的又会是什么? 从她进入游戏的那一刻,一切……都早就被算好了。 众多NPC缩在墙角瑟瑟发抖:别过来,救命啊! 隋靖:?我什么都还没做呢。 系统:…… —— 系统:“你是选择永生成为这里的一份子,还是回到那逐渐陷入混乱之中的家园。” 隋靖:“……”能都不选吗(假笑jpg)? 系统:…… 注:感情线出现较晚,但有男主,也有副cp。

不当家的掌柜·连载中·58.6万字

我在无限剧本杀封神

【无限流+剧本杀+无CP+剧情流】 【欢迎来到综演空间——剧本杀专区!】 舒梨被拉入一场名为[无限剧本杀]的危险游戏之中,致命危机四伏。 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是对手,信任与欺瞒对狙。 而她的金手指却是:必定凶手牌!

希又·连载中·70.6万字

无限副本:我在逃生游戏当病娇

小可爱实则病娇女主**高冷实则只为一人温柔装傻男主 祈诺上一秒被人绑架,结果临门一脚被游戏选中,进入了求生游戏里。 所以想要继续活下去,那就努力玩游戏吧! 鬼屋里的哭声 神秘的九号房 不能发出声音的房间 半夜又是谁在走廊处尖叫 违法规则会怎么样啊? “会有很重要的惩罚哦。” 祈诺无所畏惧地在游戏里为所欲为,现实里不能做的事情,在游戏里,什么约束都没有。 but,她在游戏里看上了某个男人,他身形修长,长相俊郎,一眼好像就能望到生命尽头。 祈诺突然觉得,这个人比死亡还要有趣。 明明上一秒还在大杀四方,但一见到他,祈诺就会浑身无力的倒在地上,然后嫌弃地用自己的白色裙子沾一点血迹,以表示自己的娇弱。 躲在角落瑟瑟发抖的众玩家:“什么小可爱,她明明是个实力爆表的病娇啊!!” 男人弯眼,抱起祈诺,轻声细语的道歉:“我的错,不该让你一个人在这里受欺负。” 祈诺无力依靠在男人怀里,小声小气地说:“刚刚我一个人好害怕。” 玩家:“……”刚才你不是这样的!!!还有,能不能把你手里的刀丢掉再说! …… 系统播报——求生游戏上线内测第五年,即将全球上线启动。 叮咚——欢迎加入我们。

柒柒不缺糖·连载中·113万字

惊!我成了无限游戏的满级救世主

当迟愈进入副本时,很多人都觉得这个沉默寡言、我行我素的女孩是个炮灰。 以她的嚣张作风,在【困难】评定的副本中绝对活不过一刻钟。 直到…… 【玩家“驰豫”已完成隐藏任务。】 【玩家“驰豫”已击杀副本boss。】 【玩家“驰豫”已破解世界观。】 众人:??? 是大佬! —— 最初进入这个莫名其妙的游戏时,迟愈以为一切都只是意外。 她一直觉得,自己只是万千被选中的“玩家”中,最微不足道的那一个。 直到…… 她发现,她的上司是玩家,她的同事是玩家,她的朋友是玩家,她的心理医生也是玩家…… 甚至—— “正式认识一下,WESA(世界超能力者监管局)高级探员,楚暮苏。”眉眼冷峻的青年如此说道,“欢迎你加入我们。” 迟愈:??? 我真的只是想从无限世界中存活下来啊!

百栈·连载中·108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