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圈大逃亡

娱乐圈大逃亡

七弦弄月

游戏竞技/连载中

14.1万字

更新时间:2023-02-03 19:08:25
那一年,【名利场】系统入侵现实,目标玩家群体很明确:和娱乐圈能扯上关系的所有人。 娱乐公司总裁、时尚杂志主编、影帝影后、当红小生小花、顶流偶像、百万网红……无一幸免。 从此他们现实中所推开的任何一扇门,都有可能通往险象环生的惊悚游戏场。 * * * * * * 温酌是个小编剧,钱赚得不多,被投资方乱改剧本,还要负责挨骂。 叶凌川是个小演员,常年混迹于低成本网剧里演配角,不接受潜规则就被雪藏。 她与他在游戏里相遇了,一对失意的倒霉蛋,只能互相鼓励,互相温暖。 ……但其实呢? 两位大佬是系统签约的王牌赏金猎人,一个专门负责助玩家通关,另一个专门害玩家出局。 两人明面上谈恋爱,暗地里相互拆台,直到某一天,他们碰巧接手了同一目标。 修罗场从此开始。

第一章 丧尸之城01

遥远天际雷声阵阵,乌云蔽日,是暴雨的前兆。

整座城市已被茫茫大雾所笼罩,街道残败狼藉、一片废墟,四处可见燃烧所导致的浓重黑烟,以及遍地泼洒的不明血迹。

末日像是要来临了。

位处城中心的一间便利超市内,收银台上方的小型电视,电流声滋滋啦啦信号很差,但仔细听,依然可以勉强分辨出主持人在说些什么。

“……该生化病毒的来源,有关专家仍未给出合理解释……暂时可确定通过血液传播,一旦被病毒携带者咬伤,十分钟到两小时内……变异状况不可逆,但有一批未完善的药剂现存放于……请务必优先攻击变异者头部……请保持冷静,等待救援……”

食品货架前方,一群被困此地的男男女女正挤在一起,屏息静气、侧耳倾听,生怕漏掉了关键信息。

直到确信主持人已经模棱两可地讲完,电视频道信号中断,他们这才失望地移开视线。

其中一位穿花衬衫的男青年,忍不住烦躁地骂了一句:“靠,合着这次还是丧尸主题,药剂到底存放在哪也没说。”

最右边那位四十岁左右,看上去保养得当的英俊中年男人,闻言困惑转头,客气开口。

“劳驾,请问游戏这就算正式开始了吗?”

花衬衫青年原本挺不耐烦地看了他一眼,结果目光却突然顿住,他愣了一愣,紧接着表情变得非常欣喜而谦卑。

“张老师?是您吗张老师?我妈特爱看您演的电视剧,我以前还在您剧组当过灯光师呢!这狗游戏居然把您也拉进来了?”

中年男人显然不认识对方,但鉴于对方的态度非常热络,自己又急于了解情况,所以他和善地握住了对方的手。

“真的吗?能被你母亲喜欢是我的荣幸——这是我第一次参加游戏,我甚至都没太了解规则。”

花衬衫青年一拍胸口:“放心吧张老师,我参加过好几次了,虽说有输有赢,可至少不缺经验,这次您就跟着我走吧,我保护您!”

“多谢了。”

他俩在这自顾自地聊,另外几人站在后面,相互之间窃窃私语。

“那是谁啊?”

“张奇,以前演正剧的,不过近两年貌似资源降级,开始演一些中年废柴谈恋爱的狗血剧了。”

“对对,我原先在片场看见过他,其实挺虚伪的,当时在跟工作人员发脾气,没这么有涵养。”

“这游戏真有意思,参加久了圈内什么人都能见着。”

“啧,等着瞧吧,这局游戏他要是通不了关,很快就要连狗血剧也接不到了。”

听起来,在场的几位,似乎多多少少都能和娱乐圈扯上点关系。

——————

两年前,似乎是娱乐圈极为动荡的一年,各类丑闻频出,各种负面舆论甚嚣尘上,以致引起了广大民众的强烈质疑——娱乐圈赚钱是不是真的很容易?凭什么这么容易?

于是那一年的秋天,【名利场】游戏游戏上线了。

谁也不知道这一系统的由来是什么,可偏偏的那一年,全娱乐圈都被卷入其中,跟娱乐圈沾边的一切人物,无关地位,哪怕是娱乐公司总裁、时尚杂志主编、影帝影后、当红小生小花、顶流偶像、百万网红……也都未能幸免,陆陆续续被迫被绑定系统。

——欢迎来到这盛大的名利场。

绑定系统的方式很简单,在午夜收到这条匿名信息,转天清晨在枕边发现一块游戏配备的机械腕表,代表着考验正式开始他们。

他们从此要根据系统提供的日历,不定期强制通关游戏,可能间隔七天、十天、一个月、三个月等,频率和难度都随机,解释权归系统所有。

游戏的输赢,将直接影响着他们在娱乐圈的名气、利益与地位,至于影响程度,视游戏难度而定,解释权归系统所有影响程度随机,但系统存在平衡机制,地位越高的人越容易摔得惨,地位越低的人,也许更容易往上爬。

打个比方,或许今天游戏赢了,明天就能收到大制作影视剧的橄榄枝;今天游戏输了,不久之后就会因为犯错而被经纪公司雪藏——谁也摸不清自己的前路究竟会怎样,只能努力去完成一场又一场的游戏,来为自己争取机会。

游戏内的时间与现实计算方式不同,通常一场游戏过后,现实最多流逝五分钟,不会暴露任何端倪,并且玩家只会模糊记得游戏内容,却不会记得在游戏里具体遇见了谁。

另外,系统其中的一条规则是:禁止向任何非娱乐圈行业的人员透露关于游戏的相关信息,违规者将遭受严重惩罚。

诚然,究竟怎么才算非娱乐圈行业人员,这界定是有些模糊的。但可作为参考的是,一年前有位如日中天的男演员,因无意中向他的圈外女友泄密,当晚便遭遇车祸——命是保住了,但脸部严重毁容,从此事业发展一落千丈。

无人考证传言的真实性,却也无人敢冒着风险去亲身验证。。

每局游戏过后都会结算积分,攒满50000积分,可用来抵消一次游戏失败的负面影响。

只是积分要攒满,实在很难。

随着有新玩家不断加入,这几乎成为了圈内心照不宣的秘密。

他们深陷名利场,如同深陷修罗场,沉默共赴这一场豪赌。

——————

除去刚才那群人之外,在超市靠后一排的货架旁边,还蹲着疑似社交恐惧、没参与讨论的一男一女。

女孩子编着麻花辫,一双无辜的浅褐色小鹿眼,长相甜美乖巧,正在专心致志啃一块巧克力面包;

她旁边的年轻男人叼着根棒棒糖,望着那台信号缺失的电视发呆,他半晌转过头去,眉梢轻挑,饶有兴致地看向她。

“小姑娘,看着面生,在圈里做什么工作?”

他长得挺帅,剑眉凤目,但属于那种秀气中带着三分邪气的帅,乍一看像是个不怀好意的大反派,所以当女孩子抬头跟他对上眼神时,她甚至本能地向后挪了挪。

她嗓音很软,略显局促地回答:“你肯定不认识我,我叫温酌,一个小编剧罢了。”

“噢,你是第几次参加游戏?”

“第二次了,还是不太习惯……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男人无奈一笑:“我叫叶凌川,演过几部小网剧,都是配角,你也不可能认识的。”

“那你也是被系统强拉进来的?”

“嗯。”

“之前游戏通关顺利吗?”

“这是我的第三场游戏,前两场都输了,这一次如果再输,可能近几年都要没戏演了。”

他的语气里充满自嘲意味,说着说着就垂下了眼睫,明显是极度忧愁失落。

温酌感觉自己似乎戳到了人家的痛处,她有些抱歉,连忙安慰。

“不要难过,你看我,我也没好到哪里去。我上一场也输了,本来在剧组就没什么话语权,之后直接被导演要求把写好的十几场戏全部大改,还告诉我不愿意写就滚蛋呢!”

叶凌川叹一口气,他用力咬碎了嘴里的棒棒糖,低声自言自语。

“你说像咱们这种倒霉蛋,无非是娱乐圈的垫脚石,何必还要进这游戏雪上加霜呢?”

“也许是因为系统一视同仁,不管地位高低都要参与竞争吧——至少在游戏里,我们是平等的。”

他听了她的话点点头,正欲再说些什么,谁知下一秒,就听见那花衬衫青年在喊。

“喂,大家是不是得一起想想办法,这局游戏的通关任务是什么?咱们是应该躲在超市里,还是应该出去找线索?”

很快就有人回应:“腕表什么都没显示,可见超市只是个开局地点,在这等是没结果的。”

“问题是外面雾太大了,出去看不清路,被丧尸咬了怎么办?”

这时温酌放下面包袋子,她站起身来,温柔谨慎地提议。

“我觉得一直在这等着只会白白浪费时间,不如咱们结伴一起出超市,人多在外面相互也能有个照应。”

花衬衫青年瞥她一眼:“小丫头,你是新手吗?”

“啊……算是吧。”

“是新手还谈什么相互照应?”他面露讽刺,“不就是靠我们这种老玩家带飞你吗?你这样的菜鸟我见得多了,真遇到危险非但排不上用场,还会嗷嗷叫着拖队友后腿。”

温酌很委屈:“是你在问大家意见,我才说了一句,谁都有当新手的时候,你没必要这么不礼貌吧?”

“我问的是有经验玩家的意见,你的意见能有什么用?”花衬衫青年说完,立刻又转向旁边的老戏骨张奇,换上了一副笑脸,“别误会啊张老师,您是例外,您到时只需要跟紧我就行了。”

张奇略一颔首,尽管表情平和,却很微妙地端出了高位者的架子,就好像在这群玩家里拥有着特殊的优越感一样。

毕竟在他看来,这些人在娱乐圈名不见经传,自己显然是本局最有声望的一位,受尊敬也是应该的。

花衬衫青年的表现欲很强,并试图控场,他招呼着货架那边的几名玩家。

“有谁是参加过三场以上,胜率50%以上的?可以跟我们一起行动。”

有玩家回应了他,有玩家却并不乐意搭理他,比如叶凌川。

察觉到他的眼神正瞥向自己,叶凌川平静表态。

“别看我,我胜率不够,前两场都输了。”

花衬衫青年鄙夷地“嗤”了一声:“看着挺厉害,原来也是个废物点心。”

“是啊,我是废物,比不上你能带前辈躺赢。”叶凌川懒洋洋地回答,“不过躺赢又怎么样?只要通关就会忘记游戏里遇见了谁,人家回到现实照样不认得你,你最好在前辈脸上刻下自己的名字。”

“……”

花衬衫青年脸色涨红,当即就要破口大骂,但又顾及到张奇在场,硬是忍住了。

“关你屁事!”

叶凌川直接无视,他碰了下温酌的手臂,轻言安慰。

“别太在意闲言碎语,大不了我陪你出去找线索,反正咱们已经够倒霉了,还在乎更倒霉吗?没准还有意外收获。”

听他这么一说,温酌便又高兴起来,她眼神亮晶晶地看他。

“好啊,谢谢你叶先生。”

于是她拽住了他的衣摆,鼓足勇气随他一起走向超市大门。

身后有玩家好心提醒:“你们真要自己行动吗?太危险了吧?”

“管他们干什么?”花衬衫青年不屑一顾,“这游戏里死两个人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太过自负的人通常只乐于看弱者的笑话,殊不知自己与弱者比或许是强者,但与真正的强者比,依旧是更低级的弱者。

温酌和叶凌川都没有犹豫,两人对视一眼,合力推开了那扇门,大步流星走进了茫茫浓雾里。

******

俗话说当局者迷,玩家被困在超市里时看不清外面,等他们正式离开超市才意识到,原来本局游戏地图,是以现实中C市为蓝本的。

刚才那座超市再往东两公里,就是C市电视台,该电视台最擅长做密室逃脱类的综艺,有段时间在城市内到处寻常场地搭建布景,据说还原得极度逼真。

现实与游戏,1:1复制的场景,完全割裂的环境。

原本车水马龙的街道,此刻已经满目疮痍,无数感染变异的丧尸游荡在这里,它们或摇晃行走、或贴地爬行,枯干发黑又生出尖利指甲的双臂,朝前方虚无的空气摸索着,腐烂生蛆的脸上,漆黑空洞的眼眶,流着脓血在寻找猎物。

末日不过如此。

雾气实在太浓,途中遇到了三五只疾冲过来的丧尸,因为慌张逃避,温酌和叶凌川不慎失散了。

……说是失散,其实是故意为之。

可惜了,那么符合自己审美的帅哥,却因正事在身,没空跟他多聊几句。

好在名字记住了,回去总能查得到。

温酌站在某条小巷的拐角处,四面环顾,直到确信叶凌川是真的不见了,这才挽起袖子,低头看向自己的腕表。

游戏内每位玩家都配备腕表,点击即可弹出绿色对话框,用于随时接收任务与线索提示。

但她的腕表明显不一样,她的腕表能同时弹出两个界面:左边是正常的玩家界面,右边则显示出完整的游戏地图,且地图上标注了自己的位置,还有另一处红色光点的位置。

那处红色光点,貌似此刻被什么东西追赶着,正在C市电视台内快速移动。

目标锁定。

当她再度抬起头时,先前那副乖巧软糯的气质已一扫而空,眉眼间沉稳冷静,不带一丝笑意。

她熟门熟路找到附近一家商铺,用随身携带的发卡撬开卷帘门,从里面推出了一辆摩托车。

马达声轰鸣,她全力加速,穿破浓雾朝远处绝尘而去。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旗袍美人在恶人游戏里封神

【生存无限流+团队】 【感情戏不多,以游戏副本为主。】 元青梨被「该死的」游戏选入诡异副本中,疯狂逃生。 …… 陆醒云是个富家少爷,看似清矜贵气,实则是个喜欢用钱雇人通关的家伙。 但现在,游戏里钱不管用了。他得重谋大腿!于是他把目标锁定在了元青梨身上。 但陆醒云不知道,元青梨的队友,都是古早言情里的男主反派,智商、狠辣碾压他的那种…… 反派剑仙:「小仙女,你身后有鬼,快上!」 霸道总裁:「天凉王破,boss该死了,你也是。」 恶毒假千金:「鬼东西不要碰我!管家,我的管家呢?!」 不羁杀手:「饶过别人?学不会。」 扫过一圈。 陆醒云惶恐,还是抱紧青青的大腿吧!

萧轻松·连载中·10.6万字

让你过副本,你去灭boss?

【无限流】 【杀伐果断大女主】x【智商在线粘人精】 因为游戏传输出现Bug, 沈怜慈被困在空间死亡千万次 Bug修复后沈怜慈这才进入游戏开始新手本 进入副本后看着嘎嘎乱杀的沈怜慈, 副本BOSS只能缩成一团瑟瑟发抖。 并喊道:“我求你过关吧!” 系统:已检测玩家太过强大,为你封锁三分之二的实力。 此时拥有三分之一实力的沈怜慈,依旧追着副本BOSS砍。 …… 微恐怖 有恋爱线

折耳根冰淇淋·完结·5.7万字

美飒反派她靠魔法杀疯了

【西幻,魔法,1v1】 普莱茨帝国人人喊打的暗黑魔法师温妲娅死了,是被一位身份不明的高阶魔法师直接炸死的,普莱茨的人民庆祝了三天三夜。 幸运的是她被炸得毛都不剩,不幸的是……她重生了。 - “卑贱的洗脚婢之女!” “流着肮脏平民血的王室耻辱!” “恶心的暗黑魔法师!” …… 上一世温妲娅被贴了太多标签,重来一世,温妲娅穿进了柯伊切林帝国二公主妲娅的身体之中。 她抬眸浅笑,背后藏刀,本想低调的苟完洛伦佐魔法学院的四年学业,却一不小心成了万人迷,就连劈腿她姐姐的未婚夫也再次拜倒在她的裙子之下。 “妲娅公主,我们的婚约我不同意取消!” 温妲娅看着某位教授逐渐抿起的唇,故意懊恼道:“是吗?我们的婚约我也无法做主,那么婚约就……” “取消了,我做主。” 【野玫瑰帝国公主X魔法学院教授】 【温妲娅,你是我留在这个世界的全部理由】

八月柏澜·连载中·12.6万字

末日满级玩家

(女主现实弱穷惨,游戏里扮猪吃老虎,男主系女主的网游情债,女主眼中的冤大头客户,双洁,无恋爱剧情,只有副本,赚钱。) 【陆北希:我们要活下去】 【云晓:买枪吗陆哥?买枪吗陆哥?买枪吗陆哥?】 【陆北希:你除了卖东西没别的话跟我说?】 【云晓:钱,很爱,速来。】 正经版文案: 一夜之间,末日游戏降临现实。 雪花落下,又一个人血条清空,原地消失。 云晓冒着大雪,盯着自己头顶那奇长无比的血条,陷入了沉思。 “我去,大哥,你看那边有个圣诞树!” “不对啊,这末日都三个月了,也没听说过福克斯快餐店的boss是颗圣诞树啊!” 云晓穿着之前游戏积分免费换的圣诞树套装,恍然察觉面前的几人好像在说自己。 “它动了它动了!兄弟们,干它!” 一阵浓烟过后,云晓毫发无损的站在原地,云晓尴尬的抬起手, “你们好,我从末日后一直在这个快餐店里吃炸鸡,我叫云……” “NPC吗?这就开始讲剧情了?” “NPC个屁,你们看它血量,这是个99999血的圣诞树boss!快跑兄弟们!等它说完剧情就要开打了!难怪刚才打不动,这NPC刚入戏!” 人在前面跑,云晓在后面追, “你们听我解释,我真的不是圣诞树boss!”

王家老姨·连载中·28.7万字

在求生副本里偷偷开挂

快看简介: 容逸醒来发现身处奇怪副本中,被告知唯有完成系统发布的任务才能暂时苟活,更糟的是她记忆全无,只记得自己名字 出了副本才知被所谓高级生物绑架,所有人都是残酷节目里的基石 想活下去?想变得更强?想离开这无穷无尽的副本节目? 那就尽力取悦观众们吧! 容逸:……(竖起中指) 要说外星人玩的就是野,由真实世界打造惊险副本,下饺子般投入大量“玩家” 不过容逸发现个有趣的事,她体内有疑似休眠的系统,会自行吸收能量解锁休眠 在其他人努力赚取生存物资、道具,辛辛苦苦加强天赋时,容逸悄悄收集,偷偷开挂 失忆的原因,节目的源头,还有那个近战拉胯男人的秘密,这些她都将一一理清 【生存阶段】 新人副本:攻塔之战 副本一:勇者生存 副本二:极限登顶 【筛选阶段】 副本三:再现文明 副本四:极致癫狂 副本五:外域来“客” 【砥锋阶段】 副本六:神魔乱舞 副本七:荒漠之旅 副本八:沧海一粟 【毕成阶段】 …… # 【小小指南】 CP:容逸/卫延卿 副本不一定按照文案顺序进行,有概率触发砍单元事件; 全文架空私设勿代入现实或考究,本文并非严谨硬核科普类; 为剧情顺利发展,可能会有现实世界属bug的情节,请大家不必当真看看就好,感谢各位支持!

乱七八蕉·连载中·11.8万字

无限游戏:我靠氪金成神

【女强+男强】【打脸虐渣】 以命为筹码,赢则生,输则死。 你,准备好了吗? 祁山先生沈文君之女在沈家惨遭灭门时进入了一个名为“大玩家”的游戏。 而游戏的奖励是一次复活机会。 命悬一线的沈茵只能选择参加游戏。 诡异游乐园,海妖酒店… 一个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就此在面前展开。 她需要心细如发,需要一身孤勇,需要不断强大。 随着一步一步往上爬,她也得知了沈家被灭门的真正原因。 仇人太过强大,没关系,她有从无数个游戏世界得来的惊天能力。 仇人太过有钱,没关系,她有从无数个游戏世界带出来的奇珍异宝。 且看她如何搅动风云,有冤报冤有仇报仇,振兴门楣,走出一条康庄大道。

谪仙七七·连载中·14.4万字

惊!掉进了无限生存游戏我成神了

世界悄然无声发生着巨大的改变,宋佰和一堆陌生人被拉入无限生存空间之中。 性格迥异能力不一的人要在艰难的任务中存活,在这个以各个世界为地图背景的游戏里,完成任务是第一要义。 面对如此危险的恐怖灾难,该如何强化自身抵抗来自世界和任务者的恶意? —— 简介无能,点击看看~ 标签:女强 无cp 无限流 末世灾难

时律己·连载中·10.9万字

女主她在无限副本杀疯了

隗鸢死在黎明前的黑夜,却又重生于黑暗中的黎明。 踏入无限流的世界,与死神共舞,在百鬼中生存,神秘落后的山村新娘,离奇失踪的444路公交车,无数恐怖而又离奇的故事,真实和虚幻交接,死亡与鲜血为伴。 在步步杀机中,隗鸢发现了世界规则的缺失,古星和新星的交叠中藏着什么?神灵陨落的秘密中透露着不详,如丝茧缠绕包裹,等待她的究竟是黎明,还是又一次的黑暗。

清琉歌·连载中·18.6万字

在生存游戏伪装小白花锤爆丧尸

生存+真实游戏+天灾+丧尸+空间+捡破烂 微囤货美食基建种田元素 无异能,全员恶人,没一个好东西。 女主有点病,还有点娇,是个大恶人。 普通社畜南星在加班的时候,电脑遭到了病毒入侵,界面出现了一张生存游戏的邀请函。 开局就送一立方米空间,赢的游戏可得9999999999奖金。 反诈意识强烈的她当然不信,可在巨额奖金的诱惑下,她鬼迷心窍的点了参与游戏。 哪成想游戏竟然是真的,她竟然真的进入了游戏。 游戏地是一个巨大的岛屿,上面遍布危险。 来自丧尸,来自野兽,来自自然与灾害…… 但更多的是来自与她一样的玩家,为了生存资源,玩家和玩家之间互相算计厮杀,背叛与欺骗无处不在。 利用信息差,南星早早的给自己套上了一层小白花NPC的伪装卧底在有力竞争者们的身边。 与虎谋皮。 学习他们的身手技术知识和谋略,再反过来锤爆他们的狗头。 南星小心翼翼的护好自己的伪装,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生存着,力求成为最后的胜利者。

鱼鱼崽为爱发电·连载中·18.1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