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寒门

嫁寒门

玖月禾

古代言情/连载中

61.8万字

更新时间:2024-02-2109:46:27
香,能安定人心,亦能伤人于无形,如同世间万物皆有两面。 秦荽前世在嫁给老男人后,又不幸沦为乐妓,遇见竹马时,他是意气风发的状元郎,而她正用他赞叹过的琴音为他们助兴。 重来一次,秦荽决定嫁给竹马的小叔萧辰煜,走一条截然不同的路。前世的仇,她也不愿意就此罢休。 前世制香,是修身养性,打发漫长的后宅日子,今生调香,却能让她拥有财富、权势。以前她的事由不得她做主,重活一次,选什么夫婿,走什么路,她要自己定。

第1章婚事一

如今是正月里,新年伊始,万物复苏。

各座寺庙、道观都在正月里设坛祭祀,善男信女纷纷去祭拜、烧香还愿,好不热闹。

富水镇有座道观,叫玄妙观,坐落在镇头山坡下。

每年正月,观中三清殿旁都会开市,有卖画的、卖小吃、果子等。至于卖杂货和四方玩耍把戏、唱戏等等的则在镇中心。

三清殿旁还有一个许愿池,许多人都在此抛入一枚铜子祈求好运。

秦荽便是在扔铜钱祈求好运时,被人推入池子里的。

池子水浅,却架不住栏杆高,又无着力点,秦荽根本上不来。

就在此时,旁边卖画的男人跳了下来,用膝盖当凳子让她站在上面爬了上去。

上来后,男人还把外袍脱下披在瑟瑟发抖的秦荽身上,让她快快回家去。

天寒水冷,加上当众出了丑,秦荽当夜便高热昏厥过去。

三个昼夜后,秦荽终于醒来,却已经是二十几岁的魂了。

又浑浑噩噩过了三日,秦荽终于彻底清醒,就如同身体和灵魂终于融合了一般,这才起身走动走动。

难得有了太阳,女儿也好了许多,秦母苏氏心情好,便和帮佣桑婶一起把家中冬日棉被冬衣都拿出来晾晒,尤其是秦荽病中出汗湿了许多被褥,再不晒晒都没得用了。

秦荽在廊下坐着,背靠廊柱看着母亲的背影,暖阳照在脸上,怀里抱着暖炉,却驱散不去心里的冷意。

重生后的秦荽面临很多亟待解决的问题:父亲派来接她们的人在正月十六会到,而母亲的卖身契还在父亲手里,自己是他的女儿,该如何反抗绝对强势的父亲?

还有在她名下的铺子被二舅舅拿去开茶楼后,一直不给租金,家里的开支全靠以前的积蓄,可自己大病一场后,家里已经捉襟见肘了。所以,解决银钱问题也迫在眉睫,如若不然,母亲着急,见到父亲派人来接,自然毫不犹豫答应回秦家。

母亲苏氏是父亲秦雄飞花了二十两银子买的外室,而父亲已好几年没有音讯了。

幸好,他早早将这座二进小院和镇上的铺子都放在了秦荽的名下,好歹母女二人有了嚼用和栖身之所。

在秦荽小的时候,父亲时常来看她,还从府城请了位老先生来教导秦荽。

老先生为人正直,不因秦荽是姑娘便轻视敷衍,反而是细细教导她,琴棋书画都有所涉猎,而秦荽学得最好的便是琴,为此秦雄飞还十分高兴。

因为不需要科考,秦荽的时间多,学习也更自由。每日能抽许多时间陪着先生研究香。只不过去年年末,待秦荽及笄礼后,先生便告辞回老家去了。

苏氏过来摸了摸女儿的脸颊,笑道:“有些冷了,你还是回房间休息吧。”

秦荽摇了摇头,突然想起一件事,问母亲:“娘,我掉下池子后,把我接上来的人是不是在三清殿门口卖画之人?”

苏氏一愣,不明白女儿为何突然问及此事?

但还是点头:“是啊,人家救了你,我这还没来得及去答谢他,过两日我定要备上厚礼去答谢他。”

秦荽低下头沉思片刻,突然说:“娘,我那日众目睽睽之下落入水中,还披了外男的袍子,如今外面是不是都在传我那日的事?”

“没有的事,你莫要胡思乱想了!”苏氏嘴里说没有,但眼神却躲躲闪闪的不敢看女儿,秦荽明白自己说对了。

前世自己也是被人传得十分不堪,以至于父亲派人来接时,母亲和自己毫不犹豫就走了,连东西都未收拾。

这里的铺子和房子是后来父亲派人来处理的,自然也不会再给秦荽了。

秦荽低着头,眼里闪过狠厉:这一辈子,哪怕是嫁个阿猫阿狗也不能被人摆布婚姻。

前世,她去了秦家许久后才知道,父亲的外室很多,那位表面贤良的嫡母并非不知,反而是纵容的。

但凡外面生了女儿便请了先生教琴棋书画,等及笄后把人接了回去,想办法去母留女,再把女儿调教一年半载送去联姻,至于嫁给什么人都无所谓,只要对秦家生意好就行。

如果外面生的儿子也无所谓,直接留在外面不接回去,连族谱都没上,秦家家产和他们自然毫无关系。

小镇子上的小宅院和小铺子,不过是秦家人看不上眼的东西,却是秦荽母女的安身立命之本。

苏氏在秦荽身边坐下,掏出手帕抹眼泪:“唉,都是娘不好,那日若是我陪着你去玄妙观就好了,定然不会让你落水。”

“娘,过去的事莫要再提,咱们都朝前看,以后女儿会护住您。”

秦荽又安慰了几句,苏氏也擦干眼泪,收敛了情绪后轻声说道:“那救你之人呢,我也知道一些,叫萧辰煜,还是隔壁萧家的亲戚。”

隔壁家的亲戚?

秦荽有一阵的恍惚,隔壁萧家有个和她年岁相当的少年,如今在县学读书;小时候时常来家里找先生请教学问,每次过来都会给自己带些街上买的有趣的小玩意儿。

若说秦荽短短一生中,曾经对谁有过朦胧青涩的感情,那就是邻居家的萧瀚扬,那个有着干净清澈眼神、腼腆明朗笑容的少年郎。

不过,前世当她沦落到醉红楼后成了乐妓后,曾见过他一面,却已经物是人非。

那时,他是金榜题名的探花郎、即将成为高门贵婿,而自己却是低贱的乐妓,在他高谈阔论之时,用曾被他赞叹过的琴音为他们助兴。

秦荽本来以为已经忘记了此事,可现在想来,依然记得那人的淡漠移开的眼神,根本没有再多看故人一眼,更遑论帮一帮她?

“娘如何知道那人的情况?”秦荽几乎足不出户,今年去玄妙观也是被表姐死拽硬拉去的。而母亲也很少出门,更是极少和人来往。

苏氏有一瞬的僵硬,看了几眼女儿,迟疑半晌还是说道:“那日,你去了道观,萧家曾找了媒人来问你的亲事,萧家的孩子可是咱们镇子上最好的孩子了,我自然高兴,便只说先问过你的意思,但当时也很明显是同意的。”

秦荽不知道还有这件事,但显然此事出了岔子,不然上一世自己为何不知?

“可你昏迷后刚醒时,萧家的媒人便来退了信,说是亲事算了。”苏氏又想抹眼泪了。

“为何?就因为我落了水?”秦荽觉得十分可笑,但面上却平静得很。

“说是救你的人是萧辰煜,是萧瀚扬的亲小叔,两家关系不好。”

说到这里,苏氏却闭口不言了,只因为那些话实在说不出口。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吾妻甚妙

耿星霜做了十四年的耿五姑娘,没想到有朝一日,这排行还得往后挪一挪,更没想到的是,多出的这一位堂姐,也仅仅是一个开始,接下来,世事的发展便如同脱缰的野马一般,让人难以预料、措手不及。 在一众堂姐妹们都各自担心自己的终身大事时,耿星霜却是忙着与竹马灵鹄传书。 去书:“倾墨兄,近日府中诸事繁多,心中委实烦扰,寝食难安,衣带渐宽,面黄发枯,……” 回书:“银百两,可购美食衣饰,可置面霜发膏……” 耿五……额,耿六姑娘气结,她要的是银子嘛,对,她是喜欢银子,但是……但是…… 几日后,再次来书,“换个称呼,随尔所思!” 去书:“倾墨哥哥……” 白色灵鹄背上驮着一册书卷出现在窗前,上书““玉瑶山行路记”。 耿星霜先是一喜,继而心中一凛一寒一惊,咬牙低声骂了一句,提笔刷刷的开始回信,笔锋锐利,张牙舞爪,恨不得眼前就站着那个永远一脸云淡清风的清俊男子,在他脸上“刷刷刷”的写上“***”三个大字。

山水画中游·连载中·58.4万字

闺门荣婿

陆明薇重生回被退婚当天。 祸害了她一辈子的渣男正当着她的面侃侃而谈:“薇薇,我知道我一表人才,可你也不能吊死在一棵树上。” “我们虽然无缘,你也不会再遇上比我更好的人,但你总归要好好的过日子,不要自轻自贱才是。” 上一辈子虚伪惯了的陆明薇睁开眼的第一件事便是朝着这个臭男人呸了一口:“我夸你,是因为我这个人特别虚伪,不是因为你真的牛逼,请你照照镜子,对自己有个清醒的认知,谢谢!” ...... 崔明楼挑了挑眉,他从前只觉得陆明薇除了虚伪之外,还有眼瞎的毛病,这回两个毛病都一起治好了。 陆明薇上辈子孤老终生,是盛京圈子里出了名的老姑婆。 重生一世,她决定痛改前非,男人算什么?她只想独自美丽。 可是不知道怎么的,她的路越走越不对了。 多金纨绔小王爷,潇洒风流帅将军,年少有为酷首辅,都对她另眼相待。

秦兮·连载中·147万字

春闺秘事

前世,赵明若嫁于安远侯府危时,她费心操劳,善待府上众人,一力将衰败的侯府打理到了鼎盛,却也伤了身体,滑了胎,再没有孕。 临死,她才知道夫君在外面娶了别的女人,他们恩爱白首,儿孙满堂。 另娶的女人更是婆母小姑极力撮合成的,侯府所有的人都知道唯独瞒着她,她就这样,一辈子顶着不能生的罪名愧疚的给所有人当牛做马,最后被活活被气死。 所以—— 在她面对人生第二次选择的时候,果断选了燕国公府那个缠绵病榻的世子。 夫君爱不爱她不要紧,能活多久才是关键,只要地位高,银子管够,夫君死的早,那她就可以在二十多岁的时候走上人生巅峰。 燕国公府世子:? 娘子每天都等着我病死,之后好继承我的家业,怎么办?求支招,挺急的。 —— 对赵明若而言,正是昨日种种譬如朝露死,来日春闺三千好风景。 浮生梦醒,心上人在眼前,最是完满好人生 先婚后爱

周自衡·连载中·45.6万字

论在古代逃难的艰辛

作为混混的女儿,肖筱原本担心自己会不会嫁不到好人家。 没想到战乱起,她先发愁的是怎么才能和家人在乱世中生存

酷美人·连载中·37.1万字

农门寡妇名满天下

【架空+重生+无cp+养崽崽】 上一世的唐绵,在丈夫死后与公爹和婆婆相依为命,奈何相貌出挑被贼人惦记。为了找个依靠,唐绵再次将自己嫁了。 谁曾想,再嫁之人表面斯文有礼,实则好色成性,甚至在染上赌瘾后将她卖给赌坊抵债,她最终落了个异乡惨死的结局。 重活一世,唐绵拒绝掉所有上门说亲的人,收养了两个病歪歪的小崽崽。全村都嘲笑她自己都快养不活了,还养两个外人,指不定一家子都得饿死。 众人等着看唐绵的笑话。 等啊等,非但没有等来唐绵饿死的消息,反而听到两个病歪歪的小崽崽,一个成了文状元,一个成了武状元,抢着给唐绵请封诰命。

空青语·连载中·45.9万字

二嫁

桑拧月丧夫守寡,身陷泥泞时,一起长大的表姐伸出援手,将她接到夫家照顾。 桑拧月感激涕零,熟料表姐面上温婉妥帖,私下算盘却打的叮当响。既想掠夺她家中藏宝,又想将她送与王爷做妾。 桑拧月费心周旋,阴差阳错与表姐的大伯哥有染…… 女配般文案: 周宝璐前世听从父母之命嫁了个书生,落得个年纪轻轻守寡的下场。反倒是寄居自家的可怜表妹,走了狗屎运,一朝嫁到武安侯府。 一个是寡妇弃妇,一个是贵妇宗妇。 冠屦倒施,周宝璐恨出了血...... 人生洗牌重来,周宝璐将表妹推给前世早死的书生,自己抢了表妹的机缘嫁到武安侯府。 她要走一走前世表妹走过荣华之路。 只是熬啊熬,前世孤独终老的侯爷大哥再婚了,儿子也有了…… 有了亲生子,她儿子还如何继承武安侯府?

二三意·连载中·87.7万字

香归

带着记忆的荀香投了个好胎。 母亲是公主,父亲是状元,她天生带有异香。 可刚刚高兴一个月就被调了包,成了乡下孩子丁香。 乡下日子鸡飞狗跳又乐趣多多。 祖父是恶人,三个哥哥个个是人才。 看丁香如何调教老小孩子,带领全家走上人生巅峰。 一切准备就绪,她寻着记忆找到那个家。 假荀香风光正好……

寂寞的清泉·连载中·107万字

度韶华

十岁入京,十六岁政治联姻,二十守寡抚养儿子长大。 年少时的选择,在数年后化成一支支利箭,正中姜韶华的眉心。 她悲愤不甘,死不瞑目。 睁开眼,重回年少。 她毅然踏上和前世截然不同的路。一步一步,缓慢又坚定地向前,直至权力之巅! 这一世,命运只掌控在她自己手中。 她要这天下,安静倾听她的声音。 【乱世基建争霸女帝】

寻找失落的爱情·连载中·33.3万字

盛世春

梁宁才送走了沙场战死的大哥和二哥,万万没想到在准备跟六年前救下的孤儿履行婚约时,却被他给活活烧死! 醒来的她变成了傅家大小姐,而杀他的仇人已然身居高位,坐拥娇妻美妾,成了皇帝跟前的重臣…… 不怕! 她梁家姑小姐换一条赛道,依旧是那个杀伐果断的罗刹女! 只是小时候老跟他侄儿玩在一起的那个不懂尊长的臭小子,怎么老缠着她?

青铜穗·连载中·63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