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兄万福

嫡兄万福

南朝寺

古代言情/已完结

47.1万字

完结于2023-02-1823:52:39
秦恬十五岁那年,才知道自己是父亲养在外面的女儿。从前她一直都希望自己可以有兄弟姐妹能相互照应。 如今突然就有了一位嫡兄,才明白并非她想得那般美好。 嫡兄秦大公子秦慎面如冠玉、才华精绝,受世人追捧。只是秦恬的身份,是令嫡母不喜的存在。 他亦与她并无手足情谊,同在一屋檐下却如同末路。 秦恬识情知趣,对这位嫡兄从不麻烦,敬而远之。 她想,等她大一些,就同父亲商议独自搬出去居住,自也不在府里碍眼了。 可秦恬怎么都没有想到,几月之后,新君突发恶疾,先太子旧部举旗造反,朝野动荡至此而始。 纷杂往事纷至沓来,乱世中人身世凌乱。他不再是与她血脉相连嫡兄,她也不是身份尴尬的庶妹...... 只是,当在她被交战的炮火所伤,于熊熊燃烧的院中孤零零等死的时候,有人低吼着冲入火场之中。 男人高挺的身形挡住了火光,他移开压在她身上的断梁,双手发颤地将躺在血泊里的她,团团抱进了怀中。 “恬恬!恬恬......”他唤她乳名。 赤红的血色映在他眸光抖动的眼眸里,秦恬却闭起了眼睛—— 他怎么可能来呢? 他一向不喜欢她这个假妹妹啊。 这定是她死前的胡思乱想了...... 【伪兄妹,无血缘】

第1章姑娘别出去

自正月结束之后,青州的天上就没再落过一滴雨。

春苗渴在地里须得人挑着担子去浇灌,连海防卫所的军民都要撤掉一部分人手回家种地,再这样下去,到了今岁秋冬便不好过了。

朝廷没有救济,百姓求神央雨,青州的知府父母官,和青州卫那位兵权在握的卫指挥使,一起去了趟辖地临海的龙王庙,两位大人斋戒三日求雨,不知是不是诚心感动了天,当真求来了一场雨。

雨从清晨第一片白亮未至的时候便下了起来,一口气下到了翌日下晌。

细细密密的雨整整下了一日半,自山腰延绵至城郊地头都泛起了油油绿影。

高高的城墙上旗帜虽湿,却还是被东面海上刮来劲劲海风,吹得翻飞起来。

城中亦有了绿影,家家户户的屋檐上仿佛都在一夜之间长出了青苔,淅淅沥沥的细雨凝成涓流自屋檐上越过青苔落了下来,一串串自檐边落在庭院的青石板、草丛里。

扎了双环髻的小丫鬟,在廊下抬头望着天空,直到雨势减缓,天空放亮,小丫鬟立刻转身朝着门后的窗子唤了一声。

“姑娘,雨停了!”

话音落地,虚掩着的窗子就被悠悠推开了来。

卧坐在窗下小榻上的姑娘十四五岁的模样,穿了身半新不旧的鹅黄色绣桃花小袄,她没有抬头,任着窗外混着湿润雨意的风,吹在了她散在额前的碎发上。

姑娘在这湿润的春风里,舒适地出了口气,才放下手中的书,挺了挺身伸了个懒腰,从小榻上趿了鞋子走了下来,应了小丫鬟一声。

她嗓音慵懒而清新,似雨后舒展青草嫩芽。

“雨停了,那就上山吧。”

秦恬不是个喜好繁重礼节的主,要去的又是城外出去不到二里处的小山,便也不提什么梳洗打扮了,只是换了件耐脏的衣裳鞋子,长发利落地绾了起来,叫了两个手脚利落的丫鬟就要出门。

只是秦恬带着丫鬟刚走到后门口,就有人气喘吁吁地从前院赶来。

老管事秦周像一只老冬瓜似得,托着沉重地身体咚咚踩着积水的石板跑来。

“姑娘别出去罢!”

秦恬看了一眼口干舌燥地老管事,让门房的小厮端杯水来给他。

“怎么了周叔?我只是上山采些荠菜而已,雨刚停,山上的荠菜鲜嫩,正等着我呢。”

她笑着解释。

老管事秦周无奈地看了自家姑娘一眼,不得不告诉她。

“前两日老爷传了信儿,说让姑娘近来只在家里,不要出门。”

这话可令秦恬挑眉了。

她吃惊,“爹的意思,连上山都不行了?”

秦周叹气,“别说上山了,老奴瞧着老爷的意思,让您都不要去前街的茶楼听话本子了。”

一滴雨啪嗒落在了秦恬的肩头,秦恬怔了怔。

她爹一直不怎么许她出门,她这十五年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长去采些野菜、草药的城外小山头。

他们家没有亲戚也没有朋友,甚至连邻家都没打过什么交道,秦恬自然也没什么认识的外人了。秦恬不知道别家的姑娘是不是都这样,但她是这样,十五年来都是如此。

不过一直如此她也就习惯了,可这会儿又是怎么了?

“周叔,这是为何?近来又有倭贼海匪为乱?不说是知府大人和指挥使大人,刚去拜过龙王庙吗?应该是清了海上的吧?”

青州府辖着的几个临海的县,常年受到倭贼海匪的滋扰,但多在春末至盛夏。

如今尚春寒料峭,两位大人又去了趟沿海,海匪不至于如此嚣张才是。

秦恬问了,周叔摇头说不知,只是温声劝她。

“姑娘就回屋去吧,刚下完雨,山上也满是泥泞不是?平白弄脏了您的衣裙。”

可秦恬就笑了,扯了扯身上灰扑扑不起眼的衣衫,“就我这衣裳,还怕弄脏吗?”

她说着,拿过丫鬟手里的小竹筐。

“既然没有匪贼滋扰,周叔也别紧张了。你瞧,我就去采这么一小筐子荠菜,趁着雨后快去快回,拢共用不到一个时辰。”

老管事犯愁,“可是姑娘,老爷特特让人来传话吩咐了,咱们怎好不听啊......”

秦恬笑了起来,风吹着她额前的碎发悠然跳动,嘴角眉眼俱弯了起来,但眼中闪动起俏皮的笑意。

她凑到老管事脸前。

“但我不说,您不说,您再吩咐其他人都不说,爹不就不知道了吗?”

她说着,灵动的笑意更盛了。

“待我回来,亲自下厨给你也尝尝,你不是说近来眼睛发烫老是疼,这新鲜野荠菜,可是最消解赤目疼痛的。”

“难为姑娘惦记着老奴,想着给老奴祛病,可是......”

“就别可是了,我转眼的工夫就回来了!”

话音未落,衣裙翻飞之间,人已经利落上了马车,叫了小厮驾马要走了。

“唉,姑娘......”

老管事连声叹气。

自家姑娘素来是个省事的性子,只爱两桩事,一是爱在茶楼听说书人讲话本子打发时间,另一桩便是爱倒弄些吃的,她最善药膳,因而时不时要去附近的山头上转一转。

秦周实在不忍折了秦恬兴致,只能遥遥喊着丫鬟小厮好生照看姑娘。

秦恬趴在马车窗口跟他挥了帕子。

“周叔放心,快回去吧!”

秦周叹气又点头,到底是应了,远远看着马车离去的方向。

旁人家的姑娘,春日摘花、夏日泛舟、秋日马球、冬日赏雪,他们家的姑娘只有这两件出门的事,旁的再无别的了。

她甚至,都没出过这个县。

......

足足吸饱了雨水的山路着实有些泥泞,方才有个人好似是从山上跑下来,脚步慌忙,秦恬马车打滑,两厢险些撞在一起。

秦恬干脆让人把马车停在了山脚下,她和丫鬟小厮沿着无人的山路,一路向上而去。

山腰以下都是农人开垦的农田,那里没有分布集中的野荠菜,但秦恬知道山的西面有一片树木不算茂密的林草地,她每年都会来这里寻些野味,去岁还在此捡到了一只灰绒绒的野兔,带回了家。

这片地方,还是母亲生前带她前来时发现的。

“姑娘,到了!”丫鬟指着前面的一片青草地唤了秦恬一声。

秦恬脚下微顿,抬头向前看了过去。

冬日里光秃秃的青菜地,此刻浸透春雨,点点绿影连成了片,充盈着又一年新春的气息。

距离母亲离世也已三年有余了。

母亲在的时候,小院虽然孤寂却总还有人做伴,秦恬窝在小院里只觉春秋倏忽便过,但自母亲去世之后,就只剩下了她一人。

虽然周叔他们都还陪她在院里,可父亲甚少回来,每每回来也匆忙离去,她亦没有兄弟姐妹,没有一个血脉相连的手足,没有一个能亲近又能相互依偎的人。

有时候恍惚之间,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从什么地方来,又要往什么地方去。

甚至,不知道自己是谁......

思绪一闪过儿,就被秦恬摇头收了回去。

雨露滋养的林草地,星星点点的高挑小白花冒了出来,嫩芽在花下招手。

是荠菜。

秦恬笑了起来,招呼着两个丫鬟开始采摘。

“多采些,今晚大家都能吃上。”

“姑娘说得是!”

三人忙碌起来,秦恬一路采摘着就走到了山腰林草地的边缘。

四下皆静,林中只有风吹落存续在树叶上的雨滴的啪嗒声,可秦恬挖荠菜的手顿了一下。

她侧了侧耳朵。

好像有人在哭喊。

循声看去,视线被前方高大的山石遮挡了起来。

秦恬不知是不是有人出了意外,于是招呼了守在不远处的小厮,同自己一道走到那山石的后面。

哭喊的声音清晰了起来,秦恬和小厮细细听去。

一阵阵苦苦哀求的言语,伴着砰砰的叩头声不住传来。

秦恬讶然。

难道这山上还有匪贼?有人在此遇到了山匪?!

但这座小山头距离县城很近,附近不远就有千户所驻扎,没有哪个山匪流寇敢在附近出没。

她自来都不是惹是生非的性子,立刻示意小厮停了下来,悄声停在那块山石侧边的树丛后。

透过不甚繁茂的枝桠,秦恬一眼就看见了那个哀求的人。

此人一身富贵门庭的仆从打扮,上身被五花大绑,左右各立一人,腰间配有刀剑,前面一人更是以刀鞘指着此人。

这人惊怕得不住叩头,脸上血污遍布,连叩头不知多少下之后,颤抖地半抬起了头来,看向身前的人。

“求爷饶奴才一命!奴才再不敢了,再借奴才一百个胆子,再不敢收外人的钱财办事了......求爷看在夫人面子上,发发慈悲......”

这一开口,秦恬便听出了门道。

原来是主子惩治收受外人贿赂的家奴。

如此这般,要么抓回去当着家中众仆从的面惩处一番,要么在此处便重重打上一顿,不示于人前。

这算不得什么骇人听闻的大事,且又是人家家中事,秦恬是再不会插手的。

她正想着不着痕迹地离开此处,却听到另一人开了口。

一阵山间的凉风吹来男子毫无起伏的嗓音,毫无疑问,应是那人的主人。

只是秦恬在听见那两个冷淡至极的字时,耳边似被冷风扑来般陡然发麻。

“埋了。”

秦恬瞬间睁大了眼睛。

不是略施惩戒而已,是......埋了......

只是还没等秦恬反应过来,甚至没等那犯了错的奴才开口再求。

倏地一声刀剑出鞘的声音在寂静的林中响起。

秦恬不由自主地顺着声音看了过去。

刀剑出鞘,冷光陡闪,有人走至仆从身前,电光火石,手起剑落,正待呼喊的罪奴一下就没了声响。

有什么扑哧喷溅了出来!

秦恬只觉耳鸣放大了数倍地轰响,目之所及尽是刺目鲜红。

她怔住。

又有几人走了过来,手脚利落地将此人拉去一旁。

挖坑、放人、埋土......半盏茶的工夫,那犯了事的仆从仿佛似连魂魄都被勾走了,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视线被山石阻隔,秦恬看不见他那位主子的样貌,亦不敢看见。

但那男人又开了口。

他的嗓音一如方才一丝情绪都没有。

“此事不要在夫人面前提及。”

秦恬不知道他口中的夫人是何人,恰有手下的人问了一句。

“可是爷,此人到底是夫人带来近二十年的陪房,若是夫人问起,是否回给夫人此人在外意外身亡?”

手下谨慎地问了一句,便不再多言等待男人的答复。

秦恬依然看不见他的样子,但在他的话中终于听出了些和缓的情绪。

“不必。”他道。“母亲心慈,身子又弱,回府只道此人走失便罢。”

原来那夫人是他母亲......

便是这位此人手段如此冷厉,到底还是在意自己的母亲。

也不晓得若有人在他眼皮子底下招惹了他母亲,会是何等下场......

秦恬思绪略一飘飞,就立刻被自己拉了回来。

她本无意听壁,却听了见了这许多。

她现在最该关心的人,或许是她自己,若是此刻被发现,也不知会是什么样的下场。

秦恬越发屏气凝神,连一旁的自家小厮也都大气不敢喘一下。

不想,就在秦恬心中默念着这一行人快快离开时,那冰冷的男人再次响了起来,顺着一阵山间疾风,直落她耳中。

“山石后恐怕听不清,二位不妨到山前来。”

话音落地,秦恬心跳骤然一停。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娇娇一笑,糙汉他为美人折腰

沈千帷在燕州军营里光着屁股蛋子长大,素来是最见不得那三步一腿一软,五步腰肢酸的娇小姐,直到有一天,苏御史家的嫡出四小姐回了汴京,码头上惊鸿一瞥,一眼就望到心里去了。 然而这小丫头瞧着娇滴滴的,实则满肚子坏水儿的小狐狸一只,巧嘴一张,满汴京的闺秀公子,看谁不爽就骂谁,比那带刺儿的玫瑰还厉害几分。 这脾性,哪能一直惯着?可娇娇一笑,糙汉也软了心肠折了腰,一宠便是一辈子。 新书《东宫掌娇》已发布,宫斗非双洁爽文,有兴趣的朋友可移步一观~

画堂绣阁·完结·76.1万字

给夫君心上人让位后

洛芙眼睁睁看着她夫君司马超为实现野心另娶公主,她不禁痛彻心扉。 司马超拥她入怀,轻声哄道:“阿芙,我心中只有你,待得了江山,我定会将你扶正。” 洛芙因痴恋于他,便信了。 直到司马超因顾忌他即将进门的公主妻,竟然连他们的孩子都不顾,洛芙才惊醒:一个如此狠心的人,对她又能有几许真心。 不过是他在骗,她在痴念罢了。 洛芙终于看清了枕边人,她寒了心,绝望的死在了司马超风光迎娶公主的前一日。 重新来过,洛芙决定再不重蹈覆辙,可她睁开眼,只见满堂喜红,她竟回到了与司马超的新婚之夜。 -- 一代枭雄司马超,逐鹿诸侯,一统天下,乃其毕生之志。为此,他不惜辜负了挚爱。 他想:待得了天下,他会给她天下至尊,届时在慢慢偿还欠她的深情也不迟。 殊不知错过便再难追回。当他对她回过头来,她早已转过了身去。 他得了天下,拥有一切,却唯独失了她。 当司马超见她对身侧男子笑靥如花,他终于是着了急,红了眼,悔不当初。 前世有误会!男主只是有野心,并不是渣男! 架空,仿魏晋 追妻文;男女双洁身心干净,1V1 新文《离侯门》发布,欢迎订阅!

鹊南枝·完结·41.5万字

尽欢颜

被众人怒骂的祸国妖女赵夕颜重生了。 为她惨死在少时的小竹马,在阳光中粲然一笑。 亲人皆在,故土安然。 春光方好,她正年少。 ----- 新书《度韶华》上线,欢迎书友们跳坑~

寻找失落的爱情·完结·96.9万字

如初似锦

《如初似锦》 (甜宠、小虐、诙谐、爽文。) 活在尘埃里的云府六小姐云初雪,意外的高嫁进了太傅府,嫁给了都城姑娘心中的那轮明月。 结果新婚当天就被合欢酒毒死了。 配角终究是配角? 本以为这一生就这么过去了,没想到她重生了。 重活一世,断不能悲剧重演,读书、经商、女红、厨艺等等,除去风花雪月她全都要。 一心想着悄无声息脱离云家自力更生顺便报仇雪恨。 却被人一点点揭开她的伪装,逼得她光芒万丈。 小剧场: “桃儿,快走。”看到梅时九,云初雪避恐不及。 “小姐,你为什么每次都躲着九公子?” 转角处,梅时九停下脚步顿足细听,他…也很好奇。 “桃儿,你知道红颜祸水吗?” “……” “梅时九于你家小姐而言就是祸水,避之可保平安!” 为了证明自己不是祸水,梅时九一生就这么陷进去了。

莫西凡·完结·197万字

权臣的在逃白月光

上辈子,温凝被囚在裴宥身边,做了他的笼中鸟,掌中雀, 每天不是在计划逃跑就是正在逃跑的路上, 最终被他折断双翼,郁郁而终。 重活一世,温凝决定藏好身份,掩住性情。 尖酸刻薄,目光短浅,愚不自知…… 关键还爱他爱得不得了。 总而言之,他怎么讨厌她就怎么来。 果然,这辈子的裴宥对她厌恶至极,退避三舍, 看到她都恨不得洗洗眼睛。 温凝身心舒畅,终于可以安心地择一门夫婿。 温凝定亲的消息传遍全城那一日,与裴宥不期而遇。 温凝决定站好最后一班岗,演好最后一出戏,抱着裴宥的大腿声泪俱下: “哇,大人,小女不想嫁,嘤嘤,大人,小女对您的真心苍天可鉴日月可表,呜呜呜,大人,小女此生痴心不改非君不嫁!” 在温凝的剧本里,此刻裴宥该是无情拔腿,决然离去,一个眼神都不会施舍给她。 却不想他岿然不动,在她都要演不下去的时候徐徐弯腰,温热的指尖擦掉她眼角未掉的泪,从眼神到声音,都透着一改往日清冷的蛊魅:“既是如此,那便嫁我,如何?” 温凝:“……………………???”

西西东东·完结·73.7万字

太后她娇媚动人

穆清朝承认,前一世,她有点恋爱脑了。 心仪的男人是个渣男,联合她的表姐,把她送到半截身子入土的老皇帝身边。 最后落了个妖妃骂名,受极刑之苦,背天下骂名,连累满门…… 重活一世,她清醒了。 她不做渣男皇妃了,要做就做渣男母妃…… 她目的明确、手段凌厉,将前世陷害她的仇人一个个手刃,一步步坐稳太后的位置。 “妖后”两个字也让人人闻风丧胆。 穆清朝不在乎,她只要自己过得好,哪里管别人怎么想? 可是转身,她落进了一双深邃的眉眼中。 江泊这样的人啊,活得清心寡欲,美色钱财一概不要,家人死光了,孤零零独守边关七年。 这样无趣的人,怎么总是让人忍不住想逗一逗呢? “听闻将军一身正气保家卫国,哀家到了夜里总觉得心里慌慌的害怕呢,将军能不能用你的正气来帮哀家压一压?” “将军将这腰带压在哀家这儿,若是将军说话不算数,哀家就出去说是将军轻薄哀家……” 穆清朝这么逗着逗着,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那只可远观的高岭之花,不食人间烟火的下凡谪仙,她怎么生生在他眼中瞧出一丝欲望来了? 世人皆传穆清朝是妖后,刚开始江泊也是这样想的。 后来啊,他看到那蠢蠢欲动、心思不纯的皇帝,他慌了,急急惶惶跑到战场上,拼杀一身军功,就回来“讨赏“来了。

南风十里过境·完结·47.8万字

侯门丫鬟她不想上位

新书:《被鸩杀后,王妃靠修罗场权倾朝野》已签约,欢迎查看~ 为了生计,养护幼弟,时锦只能委曲求全卖身侯府为婢。 时锦向来安分,原想着跟个良善的主子,尽心尽力,这一辈子也就谨小慎微地过去了。 却不曾想被配给了侯府最难惹的齐二爷! 别的婢女都盼着一朝得了青眼,攀了高枝儿,只有她安分谨慎地像个鹌鹑。 只是某天夜里,那齐二爷居然幽幽来了声:以后都由你来守夜。 ———— 侯府二爷,身份尊贵,又有朗月之姿,偏偏性子冷、脾气暴,最看不得身旁自荐枕席的丫鬟小姐们。 直到他见着了新来的贴身丫鬟,低着雪白的脖颈怯生生唤了声“二爷”。 这坚如磐石的心都被喊软了。

进阶的兔子·完结·65.6万字

公府娇媳

【缺爱娇贵嘴硬心软千金*成熟稳重直爽腹黑小公爷】 谢知筠出身名门,千金之躯。 一朝联姻,她嫁给了肃国公府的小公爷卫戟。 卫戟出身草芥,但剑眉星目,俊若繁星,又战功赫赫,是一时的佳婿之选。 然而,谢知筠嫌弃卫戟经沙场,如刀戟冷酷,从床闱到日常都毫不体贴。 卫戟觉得她那娇矜样子特别有趣,故意逗她:“把琅嬛第一美人娶回家,不能碰,难道还要供着?” “……滚出去!” 谢知筠做了一场梦。 梦里,这个只会气她的男人死了,再没人替她,替百姓遮风挡雨。 醒来以后,看着身边的高大男人,谢知筠难得没有生气。 只是想要挽救卫戟的性命,似乎只能依靠一场又一场的欢喜事。 她恨得牙痒,张嘴咬了卫戟一口,决定抗争一把。 “狗男人……再这样,我就休夫!”

浅春山·完结·51.8万字

他的小徒弟腰软妩媚

盛宴铃是岭南一个小官之女,生得面若桃花,腰软妩媚,性子却呆呆糯糯,喜好读书。 十一岁时,她家住的巷子里住进个比她大十岁的病秧子,像极了一块枯木,难以接近。 但他学识渊博,还有好多书啊! 爱书如命的她便动了心思,日日送去好吃的,求他说些书上的道理。 缠着求着,终于成了他的小弟子。 后来,先生病逝,她也说了门京都的婚事,去了京都,住进京都姨母家待嫁。 * 宁朔本是太傅之子,谁知父亲被冤,满门被杀,他也被关在岭南了此残生。 再睁眼,竟然成了宁国公的嫡子,小弟子也成了表姑娘,住到了府上待嫁。 只是命不好,未婚夫心有所属,想要退婚。 最初,宁朔为她筹谋此事,想让她全身而退。 后来,宁朔为自己筹谋婚事:如何让她退进自己的怀里。 * 最初,盛宴铃觉得表兄极像先生,但不敢认。 后来,她咬牙切齿,觉得自己根本不认识先生:这真的是那个清冷自持的先生吗?

素织衣·完结·82.2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