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很暗很暗的暗卫

一个很暗很暗的暗卫

药到命无

玄幻言情/已完结

76.7万字

完结于2024-05-1119:52:03
人在江湖、身为暗卫,我将全部保命技能全点满了,正想找个地方养老,却在路上捡了个麻烦人物,从此麻烦不断…… 一个很暗很暗的暗卫、一个很乱很乱的江湖、一群很作很作的大佬。

第1章殉主?休想

身为暗卫,主子身亡,我却没有殉主,为什么?因为我的芯子已经换了,那个死忠的暗七,早已毒发身亡,替换她活下来的,是从现代世界穿过来的我——异能者安琪!

主子死后我便离开她的府邸,用异能弄死体内的毒蛊,逍遥快乐地逃命去了。

原身自小在暗卫营训练,如今22岁,练就一身本领,也受伤无数,除了入营时服下的毒蛊,她中的毒加起来能凑一本毒物宝典。

她活不过25,身体早就超负荷了,幸好有我接手,我的治疗异能不仅可以清除她体内的所有余毒,还能让她的身体复原。

哦不,现在这是我的身体了!

江湖很大,但我没兴趣到处去看,在现代忙‘事业’忙成狗,天天打怪睡不上一个安稳觉。

如今有机会重新开始,跳出那个环境,归院田园,过慢生活才是我所愿。

暗卫一生见不得光,自进入训练营,便要蒙面不得以真面目示人。

前任‘老板’遭逢大难,她自己发疯烧了府邸,包括她自己,暗卫营上上下下一干人等都要给她陪葬。

唯独我逃出来,所以当今世上再没人认识我,我可以不戴头套,光明正大的行走在街市中。

从京城出来,我一路向北,往北边蛮荒之地走。

现下时局不稳,那些繁华的地方,是非也多。

有原身的暗卫本领和我自己的异能在,我相信到哪里我都可以混得不错。

从前任‘老板’家拿的金子,够我在乡下买地盖房了。

原身为她主子卖命七年,除去一身伤毒,什么都没挣到,我拿些‘抚恤金’应该是OK的。

反正那片宅子已成焦土废墟,少几根金条不会有人发现。

前任‘老板’的暗卫都会在肩膀上烙朵莲花印记,表明归属于谁。

这东西属于烫伤,我的异能也可以治好。

因此我身上再没有能被人认出的标记,想到往后安逸的人生,我忍不住笑出声来。

可另一道不属于我的声音,也跟着我一起笑,这就很讨厌了。

我刚行至南北交界处的小镇,在镇外茶棚歇脚喝茶。

或许是时间不对,茶棚这会儿没什么客人,只有两个顾客,我是其中之一。

另一个背着布袋的中年人,像是行脚商人。

但也只是像而已,他的胡子是粘在脸上的,还戴了假发,我从不知道行脚商人需要易容。

不过跟着我笑的并不是他,是一个蹲在茶棚外,坐在上地玩沙子的‘傻子’。

‘傻子’蓬头垢面,衣服又脏又破,看不出原来的颜色和款式。

脚上没穿鞋,双脚用破布包裹,双手全是泥,整个人像是在泥里打过滚,滚得特别全面均匀。

‘傻子’的身高八尺有余,不罗锅、不鸡胸,四肢健身,没有残疾。

唯独脑子出了毛病,看着人直勾勾地笑。

他的眼睛又黑又亮,是一双颇有神采的眼睛。

极其灵动地‘展示’着痴呆的眼神,当然,我这个评价一点也不客观。

谁让他学我笑呢,烦人得很。

其实他的眼神也没那么呆,很像初生的稚儿,对这个世界充满好奇,又事事懵懂。

我不想他再学我笑,于是扔给他两个包子,希望食物能堵住他的嘴。

“他在这坐一天了,唉…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傻子,应该不是本地人,以前从没见过,瞧这身高体壮的,卖力气也能挣口饭吃,可傻成这个样子,什么活也做不成、可怜哪。”茶棚老板是个腿脚有些不利索的老妇人,边念叨着边擦桌子。

世间最不缺的就是可怜人,最不缺的就是不平事。

我放下茶点钱,起身便走,走了一段路,感觉身后有尾巴,回头一瞧,正是茶棚外的傻子。

他不避不闪,和我视线对上,露出一个傻笑。

这傻子没有武功,估计是为那两个包子,缠上我了。

帮人一时容易,可对于一个傻子而言,帮一时是没用的。

“别跟着我,不然揍你。”我捡起一颗石子,准确无误地弹到他膝盖上。

只会有点小疼,不会造成实质性伤害,这算是一个警告。

傻子弯腰揉揉膝盖,我提气向前飞奔,他一个不会武功的傻子,不可能追得着我。

但没奔多远,便听到后面传来傻子大喊大叫的声音。

他倒没喊别的,只是嗷嗷叫,发出一些无意义的语气词。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回去看一眼。

虽然他没喊出有意义的话来,可听他那声调,像是遇到了危险。

果不其然,我往回跑了一段,就见那疑似行脚商的中年人正拿刀追着他砍。

傻子胜在腿长,迈着大步狂奔逃命,后面的小个子中年人追他需要点时间。

但中年人明显有身手,追到他是迟早的事。

这副身体出于本能,一下子跳上路边的大树,蹲在树上甩出一枚暗器。

中年人脖子喷血,倒地不起、一片树叶切断了他的血管。

“啊—呀—哇——”傻子见到这一幕,发生惊叹。

我跳下树,傻子直奔我而来,张开双臂就要来熊抱我。

被我按住脸推开,他倒退数步,两眼懵地望着我。

一个傻子,身无分文,易过容的中年人为什么要杀他?

总不会是想杀他吃肉吧?他又不是御弟哥哥。

若不是图财,那问题更大。

只能说明这傻子是个大麻烦,我不再停留,转身就走。

傻子立刻追上来,偏天公不作美,吹来大片乌云,眼瞧着山雨欲来,四周可没有躲雨的地方。

傻子望望天,此时一道乍雷响起,他像是受到惊吓,疯了似的往山里跑。

跑了一段又突然回头,嘴里‘啊啊’喊着,还停下等了等我。

我也不知道自己抽什么疯,竟然跟上去,跟着他往山里跑。

好在我们没有成双成对的被雷劈死,他往山里跑,是因为山里有间破庙。

破庙四面透风,仅头顶有片瓦遮雨,傻子轻车熟路,进了破庙便坐到墙角的干草堆里去。

他对这破庙很熟悉,茶棚的老婆婆却说平时没见过他,我暗自分析,傻子可能是从别处来的,在这破庙暂住了两天,今天可能饿得不行了,才跑到有人的地方去等好心人投喂。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白麓记事

[目前主更现代种田文《宋檀记事》,调剂心情之作哈利波特同人《了不起的魔法》,求支持] 简介:白麓在灵气复苏古代的吃吃喝喝日常。 甚至一点也不辛苦的“逃荒”…… 有男主,但感情戏不多。 男德男德,美貌最合!

荆棘之歌·完结·68.5万字

世子妃她会抓鬼

点苏干走阴干了十年,还是第一次见到招鬼招得这么厉害的人,看着眼前快被鬼气腌入味的公子,她小心翼翼地问:“还活着呢?” 于是从这天开始,点苏不是在救人,就是在救人的路上,而宁渊不是在被鬼抓走,就是在被鬼抓走的路上…… (ps:女强文)

打王者总输·完结·75.8万字

朱门寒贵

提示:本文女主科举、断案、发家致富样样行! 苏轶昭悲催的穿越了,穿的还是一个丧母的外室女。 家徒四壁,前路一片迷茫。 但好巧不巧,正赶上苏家少爷坠马摔坏了身子,她被父亲安排女扮男装接回府。 初入苏府的苏轶昭憧憬着以后的美好日子,却见便宜爹搂着小厮阿贵嚎啕大哭:“我的好大儿,这么多年,你受苦啦……” 苏轶昭:“……” 有个不着调的戏精爹就算了,没想到这府中的老鼠也成了精,打探消息、寻宝、聊天解闷不在话下。 本以为自己要过上宅斗的日子,却不想那一桩桩离奇的案件将她卷入其中。 苏轶昭:那我行我上了。 本文女扮男装,科举断案、发家致富样样拿手。

九天飞流·完结·115万字

掌术

失踪一夜的贺七娘子,从荒林中的小土坑里爬出来,却突然见不得日光了。 安居乡野的百年世族,如同平静的水面上寒风乍起,瞬时掀起了层层涟漪。 慈母、病父、叔婶、手足,接连登场。 精怪、咒术、权势、人心,诡谲惊奇。 然而,掀起风浪的贺七娘子,却正忙着穿针引线,素手翻飞间,歪头缝补自己那已然断了喉管的新皮。 道家说,大道五十,天衍四九,人循其一。 对于如今的贺令姜而言,她眼下要做的,就是拼尽全力,在大道之中,争那一线生机。 —————————— 日出汤谷,落于虞渊,生属郢都,魂归太山。 贺令姜睁开眼,摸摸自己顶着的这幅生机全无的陌生躯壳,仰天长叹: 她想做回自己,还要先做个人才行……

卫拂衣·连载中·130万字

我在仙门修魔道

她曾与三界为敌,也曾信一人为侣。 可下场是在九曲黄河阵里灰飞烟灭。 堂堂魔尊恋爱脑,真三界第一耻! 崩解前,她悟了,拼着献祭元神,强行盗山海!!! 命魂重塑,时光重来,她回到了万年前。 这次绝不恋爱脑,她不仅要做魔尊,还要做三界的绝对霸主! 定要干死天帝,让他无路可活! 因为,渣男必须死! 世间三界,仙界,魔界,人间界。 仙界在天之极,魔界在地之渊,人间界在浮华世。 这个女人带着摇人系统,从浮华世开始…… “仙门女徒是魔尊,天帝渣男必须死!”

粉笔琴·连载中·53.8万字

夫人被迫觅王侯

正经简介: 搬迁路上,全家要靠祖母腰间半袋粮食度日。 尚在饥饿线上挣扎的赵洛泱,突然脑海里多了一个系统,要被迫赚取足够的魅力值,变得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名满天下。 赵洛泱:有点难。 兢兢业业地实干,终于魅力值攒了一大把,不过这时候赵洛泱才发现最难的是,系统还白白赠送了一个夫婿。 赵洛泱:送错了?能不能退货? 被迫当了系统的某人:退是不可能的,权当买了个教训吧! **** 男主版: 突然有一天,他变成了系统,需要帮助赵洛泱完成任务。 从来没有被人如此命令过,他冷眼相对,正准备消极怠工,却收到来自系统的警告~ 【!】警告,生命值降低,即将面临死亡! 看着逐渐虚化的自身,他不得不忍气吞声,继续任劳任怨做好一个系统:还有什么需要效劳的? 小剧场版: 终于熬到生命值100%,他终于可以离开牢笼,重新回到自己的身体。 侍卫禀告:主子,赵家小姐前来拜见。 终于等到她来了,也该是他报复的时候。 “将门关好,不准她迈出府门一步。” 侍卫闻到了腥风血雨、不死不休的味道。 他继续道:“将长公主请过来,再叫上中山侯夫人、南安侯夫人……请她们为我做媒,让赵洛泱签了与我的婚书。” 八抬大轿将人娶回家之后,再慢慢算账。

云霓·连载中·161万字

我靠残血修长生

【无CP仙侠文】【一格电修长生】 作为原天命之女的长生,有个和她名字一样朴素的愿望,她不想死。 是的,不想死。 即使她生来就被天外来客夺走了天赋、体质甚至亲人,好好的天命之女变成一个小可怜出生,她也不想死。就算被弃若敝履,她也像棵不起眼的小草一样坚强的活着。 但有那么一些人,总想让长生死。 凭什么?这是她的命,这是她的人生,她要自己说了算,她就是要长长久久的活着,活到最后!剑指苍穹,断命罪魁! 她名长生,千秋万载,唯余长生。 *** 被打的落花流水之后,众修士惊恐的盯着那个气息全无的身影。 “她还活着吗?” “应该……没?” 结果众人离开之后,长生从地上爬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又活了!且目测还能继续活下去。这叫什么?虽然我血残,看上去随时都会咽气,但我一直有血啊!

言如许·完结·113万字

宫阙有时晴

沈时晴,先大学士之女,宁安伯府谢家二少夫人。 人人皆知她寡言淡泊,柔软可欺。 婚后第七年,她被幽禁城外佛堂,谢家上下逼她自请下堂。 赵肃睿,当朝皇帝,年号昭德,十六岁登基。 每年皆兴起战事,北伐西征,逢战必胜,对下严酷,是天下皆知的暴君。 一日,昭德帝正在朝堂上大发雷霆,命人把直言上书的文官捉拿下狱。 一晃神,却发现自己面前立着一尊佛像,而“他”正跪在佛像前,被人逼着背“三从四德”。 被幽禁的沈时晴却发现,自己突然穿着龙袍站在大殿之上,而面前却跪着自己的公公。 自此,宁安伯府二少夫人成了拳打燕京的混世魔王。 好杀善战的当朝陛下,却变得比从前更让人难以琢磨了。 无人知晓的私语之时,沈时晴笑容温软: “陛下替我跪佛堂,我替陛下定八方。” 正文完结,番外在专栏《山河自垂照》免费看

六喑·完结·71.6万字

孤非良臣

因为一个扯淡的谶语,宋沅被迫女扮男装,谨小慎微好不容易长大,结果一朝被穿,穿越女的下头操作硬是把她从皇孙弄成了一无所有的通缉犯,倾世美貌也被渣男看中,自信发话可以纳她做妾。 滚吧,渣男贱女!少挡本皇孙的富贵之路。 意外回归的宋沅在王朝土著与穿越联盟之间两边演戏,娇滴滴的温柔善良穿越女是她,狠辣果决的王朝皇孙也是她,逢场作戏被她玩的炉火纯青,主打的就是一个两面三刀。 男人?不要,轰轰烈烈干事业不香吗? 她征战四方战功累累,安民改革青史留名,从寂寂无名的皇室老幺一路高歌猛进,成了兄长们最强劲的对手。 什么?让她红妆作嫁相夫教子? 滚粗,本皇孙吃苦耐劳勤勤恳恳这么多年,从不是为了嫁个好男人。 当皇帝不香吗? 排雷提醒:大女主,成长型,感情少,女扮男装,被穿回归

拾筝·完结·103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