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鬓乱:惹上奸臣逃不掉

云鬓乱:惹上奸臣逃不掉

三尺锦书

古代言情/已完结

237万字

完结于2024-02-0113:43:45
简介

架空

前世,柳云湘年轻守寡,为撑起风雨飘摇的靖安侯府,操劳大半生。满头华发的时候才发现,她的丈夫其实没死,一直躲在世外桃源和别的女人恩恩爱爱。婆婆、叔婶都知道,可为了逼她当牛做马,独独瞒着她!到死,她都没有享过一天福!再次睁眼,柳云湘重生到嫁进靖安侯府的第三年。既然侯府对她不公,她便颠覆这一切,要背叛她的渣男付出代价!成为天下第一女商贾,权倾朝野!只是,上辈子那个把她当替身的奸臣严暮,怎么黏上来了?不是应该为了扶持白月光的儿子登基,甘愿牺牲吗?严暮:快休掉那个渣男,孩子必须上严家的族谱!柳云湘:……???

第1章憋屈死了

  “老夫人,您的身子怕要吃不消了,咱们还是在客栈歇一晚,明日再上山吧。”

车厢里,瑾嬷嬷有些担忧地看着自己的主子,靖安侯府老夫人柳云湘。

她刚过五十,本该雍容华贵,却一生操劳,比实际年龄更显老态,身子骨也越来越差了。

老夫人睁开眼,苍老的面容上带着几分戾气:“今日就上山,咳咳……“

“老夫人!”

瑾嬷嬷忙扶住老夫人,见她竟吐了一口血。

“死前不见他一面,我不甘心。”

柳云湘推开瑾嬷嬷,努力将上涌的血腥气压了下去。

瑾嬷嬷没法,只得扶柳老夫人下车。

她们舟车劳顿来到这里,但望石村在山里,这一段山路崎岖,尤其下过雨后,只能徒步上去。

柳云湘腿脚不好,走这段山路十分吃力,刚走不远就直不起腰来了,可她却不肯停下,哪怕歇个片刻。

她十六岁嫁给靖安侯府三公子谢子安,成亲当晚,还未圆房,夫君便急召出征了。这一走,不成想再也没有回来。

年少守寡,侯府衰落,男人都死光了,上有老下有小,只能她撑起这个家。

这一撑到如今,一辈子啊,恍恍惚惚就过来了。

如今侯府位居八大世家之首,她也算对得起谢家列祖列宗,对得起亡夫了。本该颐养天年时,不想死了四十年的夫君,竟然有了消息。

终于,走完了这段山路。

再抬头,满山满坡的桃花,正是盛开的时候。一簇簇一丛丛,如云似锦,风吹过,粉色的花瓣如一场花雨。

信上说:桃林曲径通幽,四方院落,满墙花树。

那里便是他的家了。

沿着青石路走,踩着厚厚的桃花瓣,闻着桃花香,仿若置身仙境一般。不想这盛京郊外,还有这么一个世外桃源。

柳云湘曾幻想过,待她年事高了,家中的事可以安心撒手后,便寻一处恬静之所来养老。

可惜,她想了一辈子,梦了一辈子,却始终撒不开这手。

前有一条小溪,潺潺溪水浮满了粉色的花瓣,美得让人恍惚。小溪搭着木桥,过了桥,便看到那四方院子了。

如信上所说,墙上爬满了花藤,姹紫嫣红的。

“老夫人,还是……”瑾嬷嬷满脸心疼。

“已经到这儿了,我得去看看他啊。”柳云湘拍了拍瑾嬷嬷的手。

她这人,年轻时性子沉稳坚韧,老了柔和慈善,一辈子活得坦荡。

木门敞开着,柳云湘走到门前,看到一身材高大的男人正在给桃树剪枝,他穿着青衣短打,也有了白头发,但不多,身子也没有佝偻。

“爷爷,我要那一枝桃花!”

“我也要我也要。”

六七个孩童自屋里跑了出来,央着男人给他们剪桃花枝。

这些孩子大的十来岁,小的两三岁,有男童有女童,皆是白白胖胖的,很是可爱。

男人依着这个剪一枝,依着那个剪一枝,逗得孩子们开心的围着桃树转圈圈。

“你啊,你就宠着他们吧,等把这桃花枝剪秃了,今年还结桃子吗?”这时从屋里出来一妇人,穿着云锦春衫,一头乌发,面色红润,笑吟吟的扶着男人从木梯上下来。

“儿孙绕膝,天伦之乐。”男人笑道。

待男人转过身,乃是一张陌生的脸,柳云湘好一会儿才从这张脸上看出些许熟悉来。

“瑾烟,是他吗?”

瑾嬷嬷叹了口气,“是三爷。”

“那旁边的妇人便是他娘子了?”

“顶多算是外室。”

柳云湘苦笑,“他们怎么比我看着年轻好多。”

瑾嬷嬷满心苦涩,“您啊,您撑起了偌大的侯府,操劳一生。他们呢,在这山清水秀的地方,小日子过得悠哉。这怎么比,这没法比。”

男人又剪了一枝桃花,细心地插到那女人发髻上。

“丽娘,你还是这么美。”

女人一把年纪了,听了这话,仍一脸娇羞。

“对了,侯府来信说那位生病了,怕是时日无多,你不回去看看?”

男人握住女人的手,“你想我去?”

“我怎么会希望自己的夫君去见别的女人。”

“那便不去了,我与她本就没什么情分。”

“好。”

男人揽着女人在桃花树下坐着,一群孩童围着他们嬉闹。

回程的路上,瑾嬷嬷看老夫人一直闭着眼睛,实在担心的很。

“老夫人,您身子不好,咱们还是先在客栈休息两日吧?”

瑾嬷嬷见老夫人不应,又问了一声,仍是没有回应。

她心下一慌,忙去探老夫人的鼻息,已经没了……

“老夫人仙逝了!”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穿成侯门主母,我成了京圈白月光

一朝穿书,开局即寡妇,膝下还有三个不成器的孩子时刻准备弑母,方许谁也不惯着,直接家法伺候。 拳打宠妾灭妻混账大儿,脚踢夫君万岁恋爱脑小女,还剩下个黑心次子躲在一旁瑟瑟发抖。 智障大儿:母亲,为何您就看不到她的好? 方许:滚。 脑抽小女:母亲,只要能与他在一起,女儿宁可什么都不要! 方许:你也滚。 腹黑次子:母亲,骂了他们两个,就不能骂我了哦。 方许:顺嘴的事。 ...... 整顿完内宅,方许行医经商全面开花,立志成为寡妇top1! 实现财富自由后,方许本想独美,奈何她是锦鲤体质,随随便便捡回家几个人,都是京圈有名的大佬,嘴角笑到太阳穴,领赏领到手抽筋。 不仅成了京城团宠,还收获了命定爱情。 方许:我是个寡妇。 某首辅:寡妇不能有第二春吗?

橘橘兔·完结·90.2万字

渣男成亲当天,我躺平当他嫂嫂

刚退亲,顾夕颜又被秦王缠上了。 秦王瞧不起顾夕颜,却馋她的身子,打算纳她为妾。 顾夕颜脸上笑嘻嘻,心里MMP。给前任当妾?笑话,搞钱它不香吗? 不想桃花朵朵开,永成侯二公子、齐安伯三公子皆钟情于她。 【腿长】【臀翘】且【颜值逆天】的周暮更是简单粗暴,直接上门求娶。 * 秦王成亲当天,顾夕颜也风光大嫁。 这天秦王府宾客门可罗雀,全城权贵都去了周府吃喜酒,皇帝也纡尊降贵,为周暮和顾夕颜主持婚礼。 众人方知,周暮是皇帝养在民间的嫡长子。 后来,周暮成为帝王,顾夕颜靠躺平就当了皇后。 * 周暮此人风华绝代,世无其二,引得全城少女芳心暗许,偏他不解风情,不懂情为何物。 重生归来的顾夕颜却知周暮是不婚主义者,从不敢对他有非分之想。 谁知她和齐安伯三公子相约那日,素来清贵自持的男人突然当街发狂,把她拖进马车,红眼求娶:“姑娘清誉被我毁了,只能嫁我!” 【重生,架空,双C,甜宠】

一千万·完结·127万字

如初似锦

《如初似锦》 (甜宠、小虐、诙谐、爽文。) 活在尘埃里的云府六小姐云初雪,意外的高嫁进了太傅府,嫁给了都城姑娘心中的那轮明月。 结果新婚当天就被合欢酒毒死了。 配角终究是配角? 本以为这一生就这么过去了,没想到她重生了。 重活一世,断不能悲剧重演,读书、经商、女红、厨艺等等,除去风花雪月她全都要。 一心想着悄无声息脱离云家自力更生顺便报仇雪恨。 却被人一点点揭开她的伪装,逼得她光芒万丈。 小剧场: “桃儿,快走。”看到梅时九,云初雪避恐不及。 “小姐,你为什么每次都躲着九公子?” 转角处,梅时九停下脚步顿足细听,他…也很好奇。 “桃儿,你知道红颜祸水吗?” “……” “梅时九于你家小姐而言就是祸水,避之可保平安!” 为了证明自己不是祸水,梅时九一生就这么陷进去了。

莫西凡·完结·197万字

重生之再嫁皇叔

前世,她看着太子娶了旁人,她则被圈囿于后院至死。 这一世,她穿着红嫁衣,嫁与了太子的七皇叔。 太子拼劲全力想要挽回,却发现那个曾经对着他巧笑嫣然的小女孩心硬如铁,再也不肯回头。 -- 这是一个腹黑七皇叔与胖丫头的故事。 彼时他是少年,第一次去沧源山。 被追杀到山顶时,便遇到了一个胖胖的小丫头,穿着笼蛟绡纱的嫩绿衣裙,穿着手里握着一束野花,身后是漫山的花海。 她好奇地看着他,“哥哥,你生的这么好看,可是天上的神仙?” 他眼中起了杀意,手缓缓握上了腰间的长剑剑柄。 彼时小攸宁不过九岁,丝毫不知危险来临,依然是仰着圆圆的脸,举起手中的鲜花,“我在摘花吃,这里的花好吃的紧,你也尝尝。” 他盯着她,长剑缓缓出鞘。 小女孩却还沉浸在与人分享食物的世界中,她又从布包中拿出来一个圆圆的点心,“这是我刚做的糯米桂花糕,你尝尝?” 她见他无动于衷,又捣鼓着掏出来一个包子,高高举着,脸上是甜甜的笑,“鲜花包子你吃吗?” 长剑提在手中,斜斜在身后。 他手中的剑第一次犹豫了。 Q群号:601638587 (1V1,双洁)

沉莫莫·完结·140万字

一世容安

李容安前世今生的两任夫君都是一代枭雄。起初,他们都厌她,恶她,恨不得杀了她。后来,真香……*重生后的容安为了躲避前夫的魔掌,远嫁燕北做了藩王妃,她知道两年后燕王会造反,届时他还会废了赐婚的王妃,迎娶青梅竹马的表妹。她等啊等,只盼着下堂后天高任鸟飞。然而休书还没等着,却等到前来平叛的前夫。兵临城下,两军对垒。前夫:交出李氏,我可以退兵。燕王:休想!

卿雪瑶·连载中·124万字

权宠悍妻

国公府的嫡女,嫁与将军为妻,助他成为一代名将,却被夫君婆婆厌弃,怀孕之时,他宠爱小妾,以克星为由剖腹夺子,更拿她顶罪屠之。杀身之仇,涅槃重生,她杀心机姐妹,诛恶毒继母,夺回母亲嫁妆,渣男和小妾都一一死在她的剑下。重活一世,她不再痴恋,可偏遇那不讲道理的霸道元帅。“我这个所谓国公府嫡女说白了只是个乡野丫头,配不起元帅,不嫁!”“嫡女也好,乡野丫头也好,本帅娶定了!”“我心肠歹毒,容不得你三妻四妾,元帅若不想后院血流成河,最好别招惹我。”

六月·完结·172万字

过时不爱

(懂事坚强女主*智商出走男主,追妻火葬场)孟晓从没有想过,往日亲近的人,会欺骗她这么深。 帮他还债,供他读书,同时打三分工,却意外得知,他家境殷实,是城中顶级富二代。 他们笑着看她这个乡下孤儿,被大少爷玩的渣子都不剩。 这恶俗的故事里,杨易有权有势,孟晓招惹不起,也逆不了袭,唯有死心认栽。 可放手之后,杨易却反过来不放手,拿捏孟晓的软肋,她被迫结婚。 她想他或许改过自新,成为她的依靠,却发现他骗她的更深,孟晓放下婚戒离婚。 …… 压在婚戒下的离婚协议,一直藏在保险柜里,直到杨易看见成为画坛新星的孟晓,抱着别人。 他才知道,她没有原谅过自己。 世上哪有什么以己度人,只有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前期女主身不由己,男主自作聪明,仗爱欺人。 后期女主逆袭,男主一个傻缺,有“天凉王破”的身份,没有霸总的气势。 女非男处,不喜者慎入。

黎深深·完结·57.3万字

重生之高门主母

镇国公府世子李陵,英隽异勇,是个铮铮好男儿。 他的娇妻沈氏却觉得跟他过得憋闷。成婚五年,她对他百般柔顺,他却对她没有丁点热乎劲。 若单是因他性子冷,她也认了。 可匈奴来犯,九公主就要被逼着去和亲。李陵居然“冲冠一怒”,为了公主表妹,请旨出征。 她终于明白了他冷待她的原因。 她气得不想跟他过了。 和离书都拟好了,就等着李陵归来署字。 谁知,一觉醒来后,她竟回到了跟李陵新婚时...... --- 李陵娶了个乖巧的小妻子,对他千依百顺。新婚月余,将他伺候得舒舒服服。 这几日,李陵却发现新妇有些不对劲。 清晨再不伺候他着衣了;吃饭也不给他布菜盛汤了;夜里他刚靠近她,她便转过身去了。 威严冷肃的李陵忍不住了。 他凑上前:“夫人,可是哪里不舒服?” 她只给了他个白眼。 李陵抓抓头:“初来府中,夫人可是不甚适应?” 她又低头不语。 某日,观马球赛时,他见她对着场上某男掩面一笑;某日,又见她手托香腮,读着某才子的诗发呆;还有次宫宴,他竟见太子爷朝她微微笑了一下...... 李陵的心一日比一日乱了。 新文《宠妾跑路后,清冷世子失控了》已发布,欢迎阅读!

鹊南枝·完结·162万字

惜花芷

藏拙十五年,花芷原以为自己可以做一个最合格的世家千金安稳一辈子,可当花家大厦将倾,她不得不展露锋芒出面撑起这个风雨飘摇的家,抛头露脸是常态,打马飞奔也常有,过不去了甚至带着弟妹背着棺材以绝户相逼,不好惹的名声传遍京城,她做好了家族一朝反目戳她刀子的心理建设,也做好了孤独终老的准备,独独没想到会有人在出征前盔甲着身向她许终身!好稀奇,这世上竟然还有人敢娶她!?

空留·完结·148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