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穿进了和对家一起写的剧本

我穿进了和对家一起写的剧本

卫雨

古代言情/已完结

31.2万字

完结于2023-07-2608:00:00
一朝穿越,卫潇潇穿成了自己写的剧本里的绿茶女配。 本来以为能凭对剧情的了解大杀四方,结果突然发现,对面那个心机男二……似乎有点眼熟。 哦豁,这不是自己那个冤家搭档吗? 这个剧本题材是爱情悬疑,她负责爱情部分,搭档负责悬疑部分,俩人哪哪都不合,如今是死对头又重逢。 坏消息是,搭档比她聪明,比她镇定,这世界里的女人还一个个都想扑他,和他对着干,自己恐怕没什么好下场。 好消息是,搭档虽然冰冷无情还是个反社会人格,但好像……没想跟自己对着干。 卫潇潇(惊恐.gif):“死人了!死人了!” 黎越(冷静.jpg):“没事,我在呢。” 美艳机灵女编剧vs高智商推理小说大神 夫妇携手找凶手拆CP的古代历险记

第一章一个倒霉编剧

在人生的前二十六年,卫潇潇确定自己和绿茶这两个字毫无关系。

身为一个敢爱敢恨的女演员,她成功在刚出道的时候就断送了自己的职业生涯。

大四那年她进了个组,作为新人演女N号,和一众姐妹参加导演的私人酒局,那导演对各个女演员都上下其手,大家碍着那里是导演的地盘,全都忍气吞声。

最后导演把房卡给了这些不知名女演员中最漂亮的卫潇潇,露出暧昧微笑:“小卫,我觉得你那个角色挺好,戏份可以再加加,今晚来我房间,跟我说说你对这个角色的理解。”

当晚,卫潇潇去了。

人们怀着轻视瞧不起和痛心疾首兼具的心情,等着卫潇潇从房间里出来。

然而先出来的人是满头流血的导演,他就穿着一条内裤,在半夜十一点的走廊上捂着头哀嚎。

他的身后跟着衣着整齐的卫潇潇,卫潇潇手里拎着碎了一半的酒瓶,鲜红的液体往下滴,不知道是红酒还是导演的血。

人们都站在自己的房门口,看着这诡异的一幕,然而卫潇潇像是感受不到他们的目光一样,径直走到了导演面前。

导演抬头看着她,瑟瑟发抖。

“我在剧中饰演的是女捕头甲,专门负责办理采花贼相关的案子,爱憎分明,嫉恶如仇。”卫潇潇说,“这就是我对这个角色的理解。”

她扔掉碎裂的红酒瓶,离开了现场。

*

从那之后,卫潇潇就没有戏接了。

“是,下次遇到这种事我会采取更聪明一点的办法,当时有点冲动,毕竟打人不对。”卫潇潇对所有安慰自己的朋友说,“但冲动归冲动,我也不是很后悔。”

过去已无法后悔,那么只有在未来想办法。

卫潇潇转了编剧。

这些年国产剧最缺好本子,资方和制片公司不会为了一个不知名演员得罪大导演,但是做编剧,还是有杀出一条血路的希望。

卫潇潇做演员的时候就爱研读剧本,会自己给喜欢的、却没有什么戏份的龙套角色写背景故事,曾经给自己饰演的一个上台五分钟的卖花女写过十万字的小说。当时有人嘲她没必要,现在看来,这反倒磨练出了她的写作能力。

卫潇潇写了很多小成本爱情故事,而《满庭霜》,会是她编剧职业生涯的第一个大制作。

然而这不是卫潇潇一个人的作品。

作为一部古装悬疑爱情大剧,这部戏有两个要素,一个是言情,一个是探案。

卫潇潇言情方面手到擒来,人物塑造不在话下。

但是探案方面,她就不灵了。

于是制片公司给她安排了一个搭档,搭档是推理小说界的大神,和卫潇潇一起完成这个故事。

由于制片公司有特殊要求,所以卫潇潇决定先和搭档一起写前五集正文剧本,再完成后面故事的大纲。

前五集剧本很快出炉,卫潇潇精心描绘了男女主的人物形象和他们的相遇,而搭档设计的案件也丝丝入扣、严谨巧妙,制片公司很是满意。

然而问题就出在后面。

卫潇潇和搭档因为后续故事走向吵翻了,两个人对幕后boss到底是谁产生了极大争执,在剧本会上吵了个天翻地覆,最后一人回家写了一版大纲。

在卫潇潇版大纲里,幕后真凶是长公主,这个金尊玉贵却从小既缺爱又缺自由的女人在长期的孤独痛苦中滋生了变态扭曲的心理,她下了一盘大棋,只为报复这个迫害自己的王朝。卫潇潇深挖人物心理,立意在于封建王朝对女人的迫害、即便是身份最贵的公主也不能幸免这一点,长公主的可恨却又可怜的悲剧性被她描摹得栩栩如生。

搭档不认同这一版大纲的原因是合理性不够,他的口头禅就是“不合理”,在搭档看来,卫潇潇为了让长公主成为幕后真凶,设计了过多不合理的情节,故事推动中存在太多巧合。

在搭档版大纲中,真凶是当朝丞相上官琅,此人表面风雅,实则城府极深,他的儿子有“云中公子”的美名,但实际和父亲全都狼子野心,意在谋权篡位久矣。

制片方看完这两版大纲,也很纠结,客观来讲,卫潇潇版大纲更注重人物和故事,但确实不够合理;而搭档版大纲合理是很合理,剧情平淡、人物苍白却也是很大的问题。

制片方试图和稀泥。

“卫老师,黎老师,你们可以再商量一下,看看两版大纲能不能融合……”

“不行,写故事就是盖大楼,你能把A栋的上一半和B栋的下一半拼一起吗?”这是卫潇潇。

“这样做不合理。”这是搭档。

势同水火。

没法聊了。

*

然而不聊不行。

星期一一大早,卫潇潇点满了吵架技能,坐进出租车,准备前往剧本会现场和搭档辩论三百回合。

她调出剧本,打算在车上再看一遍自己和对方的大纲,做到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她看得太入神了。

所以那一刻来临的时候,她并没有痛苦。

车子和车子相撞,高速运行的钢铁被挤压变形,玻璃碎裂,鲜血横飞。

那一瞬间发生得太快,卫潇潇连惊恐的情绪都没来得及产生,就失去了意识。

*

睁开眼,帐缦在视线中轻轻摇晃,这帐子由极好的料子制成,如雾如烟,只透一层薄薄的日光。

有小侍女拉开帐子,轻声细语:“小姐,你醒了。”

卫潇潇头昏脑胀。

“这是哪儿……”她低声喃喃,感觉车祸的冲击波犹在。

“小姐你睡糊涂啦。”小侍女笑,“这里是长公主府啊。”

卫潇潇愣了片刻,接着,她猛地坐了起来。

身为一个对各类国产影视和网络文学如数家珍的人,她几乎顷刻就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

顾霜染!她穿进剧本变成了顾霜染!

要知道,顾霜染可不是什么傻白甜设定,身为大理寺女神探,她既有脑子又有武力值,更有男主太子殿下的全力支持。

太好了,卫潇潇简直想要仰天大笑,为自己当初给女主的绝佳人设而得意。

身为女主,她在这个世界中活到全部剧情线结束,然后返回现实世界,简直没有任何难度。

这简直就是在古代旅个游,轻轻松松,还能体验大女主的幸福人生。

卫潇潇快乐地随口问小侍女:“今天是什么日子?”

她得了解一下剧情至此发展到什么阶段了。

小侍女恭顺道:“是七月十六。”

卫潇潇快乐地回忆,七月十六……

她突然不快乐了。

“你再说一遍……”她转头盯着小侍女,“今天是几月几?”

“七月十六。”

小侍女有些莫名其妙,但很是肯定。

卫潇潇石化了。

七月十六。

她拉开衣服看了看自己的肩膀,肌肤平整光洁,完全没有受过伤的迹象。

“是什么特别的日子么?”一旁的小侍女狐疑道。

卫潇潇说不出来话。

七月十五,是男女主初见的日子。

那一夜,顾霜染在执行任务后,肩部被带毒的箭矢射中,在回府的路上遇见了太子。

太子用太医院的秘药解了顾霜染中的毒,也对这个年轻的捕快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男女主的羁绊从那一夜开始产生,在日后渐渐加深。

而今天是七月十六,那一夜的……第二天。

小侍女看着卫潇潇突然冲出了闺房的门,她冲得太快,以至于小侍女紧赶慢赶,才最终追上了她。

卫潇潇站在角门处,这是个偏僻的小门,平日里没有下人把守。此时,角门已经被顾霜染拉开了,她站在那里,望着前方,脊背僵直,如同石雕。

小侍女不明所以地走过去,顺着卫潇潇的目光向前望去。

一个女孩就倒在角门口,她尚未从昏迷中醒来,然而呼吸平稳,面色红润,肩膀上有已经变为褐色的血迹,然而伤口已经被完整地包扎好了。

小侍女惊讶地叫起来。

“啊!这不是霜染姑娘吗!”

卫潇潇绝望地闭上眼睛。

她确认了,至此再也没有一丝侥幸,她知道自己是谁了。

她是锦瑟郡主,长公主的外甥女,一个外表温柔却总是暗害顾霜染的绿茶女配。

简而言之,反派boss身边的一个忠心狗腿子。

在自己版本的大纲里,锦瑟郡主深爱着作为男主的太子,在发现太子喜欢的是顾霜染之后,便更加发狂地迫害顾霜染,最后长公主的反派身份暴露后,锦瑟郡主跟着下了大牢,惨死在狱中。

而在搭档版本的大纲里……搭档身为直男,不怎么爱写女人和女人之间的争斗,戏份主要集中在丞相那边,锦瑟郡主就是个纯打酱油的配角,最后结局也没交代,但应该是活了下来的。

现在,她穿成了锦瑟郡主,这一点已经没有任何疑问。

那么现在唯一的问题是……

这个故事到底是她的、还是搭档的大纲。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白切黑男配每天都在脑补我爱他

温苒是个人生赢家,出身好,长得漂亮,还有个少年仙君当未婚夫,直到在这个世界里活了许多年后,她想起自己是穿书的。 她是男主的未婚妻,也是男主的白月光,更甚至在她和另一人被魔头抓在巨渊谷上时,面临生死危机,男主被迫二选一,温苒成了活下来的那个人,而另一人坠入了深渊。 那天崖顶的风很大,也让温苒想起了很多。 那人“死”后,男主会知道从前救了自己的人其实不是温苒,也会发觉自己爱的人并不是温苒,那个救了他的,以及他爱着的人,其实就是被他亲手放弃的人。 男主痛苦了,黑化了,他要开启追妻火葬场的剧本了。 知道自己是个女配的温苒觉得她要完了! 然而就在巨渊谷上,温苒亲眼看到了平日里那克己复礼,清冷淡漠的少年仙君在面对二选一的局面时,他直接抬起脚,把那人给踹下了深渊。 之后,他含笑看她,“你不记得我刚刚做了什么,是不是?” 温苒:“……” 怎么回事? 男主的人设怎么崩了! 又过了很久很久以后。 他一边戳着她的脸,一边好奇的问她,“追妻火葬场的意思,是先把你扔进火里,然后我再进火场里追你的意思吗?” 面对他那跃跃欲试的目光,温苒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猫毛儒·完结·57.4万字

是时候找个地球人结婚了

【感性脑女主VS理性数据控男主】 来地球生孩子的外星人米禾兴冲冲的嫁给了优质人类,并帮他治瘫痪。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她老公的瘫痪今天好了明天又瘸啊?!还有,她老公的体重八百斤,上电梯就超载,难道这就是人类说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 米禾:“……” 危昭临:“……” 几番折腾后,危昭临终于痊愈。 就在这时,他的绿茶前任回心转意,而狗男人似乎也有吃回头草的意思。米禾决定跑路,换个对象。 但她的出路却被危昭临堵住:“听说,你想要个孩子?” 米禾:“我决定和你离婚,成全你和真爱。” 危昭临:“善良的人应该获得回报,我的回报是让你给我生个孩子,满意吗?” 米禾:“……”还有这等好事? 米禾:我好像被骗了,要不还是离婚吧。 危昭临缓缓抬起双臂。 米禾:??? 米禾:老公!有话好说,你先把你装在胳膊里的能量炮收回去!!!

南风语·完结·39.8万字

虐完病娇反派后,他哭着求我别走

楚青玉被系统唤醒前世记忆,才知道自己这辈子拿了恶毒女配剧本。 她,一个平平无奇小喽啰,因为迟来的叛逆,黄泉路上撒了点孟婆汤,成功把自己卡成了bug,还差点惹得三界大乱? 为了修补bug,她需要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去把天命反派折磨黑化,然后成为反派进化道路上的升级经验包。 而现在,她刚把天命反派绑回来,抽取了他体内的血脉本源? 楚青玉:我**,要不要这么玩人啊? 楚青玉只好一边勤奋修炼提升实力,一边含泪虐反派,还得想方设法给反派送温暖,以求自己不要在反派手里死的太惨。 多次逃跑追回囚禁凌虐的戏码后,终于到了反派爆发清算的时间。 楚青玉主动解开了锁着反派的镣铐,拿起长剑,“杀了我,你就自由了。” 反派沉沉看了她半晌,重新把手铐拷在了自己手上,手铐的另一端,却拷在了楚青玉手腕上。 “我不想要自由了,我只想要你。” 楚青玉:“???” 反派你的人设呢?系统这真不是我故意要崩命运线啊! 【1v1,双强,剧情线为主,感情线慢热,前期相爱相杀,后期演员的自我修养】

晏南殊·连载中·25.8万字

穿成了男主的狗腿子

女扮男装小可怜VS杀伐果决大佬 沈倾穿越了,穿成了大佬身边的狗腿子 狗腿子的主要任务就是拍马屁。 为了不掉马甲,狗腿子沈倾只能矜矜业业的扮演狗腿的角色,每天不是拍大佬马屁,就是在考虑怎么拍大佬马屁。 季公馆众人都知道,季三爷那个表了不知道多少代的弟弟,除了吹牛厉害,讲故事厉害,拍马屁的功夫也是炉火纯青登峰造极。 狗腿子沈倾见大佬的第一天。 沈倾:三爷玉树临风风华正茂仪表堂堂 季三爷:马屁拍的不错。 没文化的狗腿子甲乙丙咬牙:会几句成语了不起啊。 沈倾鄙视脸:我可不只会成语 季三爷:你还会什么? 沈倾一拍大腿:三爷缺什么,我就会什么。上知天文地理,下能通晓古今,说的就是我这样的人。 众人:看把你能的。三爷啥都不缺,独独缺个媳妇儿,你能变一个还是咋滴。 女扮男装的沈倾:……是不是媳妇儿不知道,她还真能变一个呢。

墨酒临安·连载中·43.2万字

娱乐圈大逃亡

那一年,【名利场】系统入侵现实,目标玩家群体很明确:和娱乐圈能扯上关系的所有人。 娱乐公司总裁、时尚杂志主编、影帝影后、当红小生小花、顶流偶像、百万网红……无一幸免。 从此他们现实中所推开的任何一扇门,都有可能通往险象环生的惊悚游戏场。 ****** 温酌是个小编剧,钱赚得不多,被投资方乱改剧本,还要负责挨骂。 叶凌川是个小演员,常年混迹于低成本网剧里演配角,不接受潜规则就被雪藏。 她与他在游戏里相遇了,一对失意的倒霉蛋,只能互相鼓励,互相温暖。 ……但其实呢? 两位大佬是系统签约的王牌赏金猎人,一个专门负责助玩家通关,另一个专门害玩家出局。 两人明面上谈恋爱,暗地里相互拆台,直到某一天,他们碰巧接手了同一目标。 修罗场从此开始。

七弦弄月·完结·18.2万字

我,恶女千金,被疯批反派倒贴

叶穗在这个世界里活了十七年,猛然想起了自己穿书者的身份。 在这个宠文故事里,女主是一个天真懵懂的小狐妖,容貌妖冶的妖界老大,邪魅狷狂的魔族大佬,冷情冷性的大师兄,温润如玉的师尊……众多高质量男性都对她痴心不改。 于是一个拿了邻家少年郎人设的男N号,就显得那么不起眼了,可就是这么一个无害的少年郎,背后是个疯批反派。 受到诅咒的少年在失忆后睁开眼,见到的第一个人是小狐妖,他便对小狐妖有了雏鸟情节,恶毒女二就因为针对小狐妖而死在了他的手下。 叶穗就成了这个恶毒女二,先一步去捡失忆的少年已经来不及,她还是苟着吧。 过了一段时间,他又一次失忆。 叶穗看着又被小狐妖捡到的他,选择绕路走,在转身的刹那,有人抓住了她的手。 少年看了她许久,然后单纯的笑了,“找到了,我的爱人。” 叶穗:“!?” 很久以后。 她捡到了少年贴身带着的一个小本子。 纸张上写满了:不要相信任何人。 可后面的纸张上写着的全是:要记得爱她。 字很丑,只有这个“她”字,勉强算端正,落笔之时都像是温柔。 无需名字,也不论她出现的时间是早是晚。 在见到她的那瞬间,他就会知道自己要去爱她。 【男主三观不正,前期不讨喜,爱撒娇,女宠男。】

猫毛儒·完结·20.2万字

上综艺后,我给影帝画大饼

【伪“强取豪夺”画饼致富家×真“欲迎还拒”接饼大影帝】 * 钟九音作为常年混迹在男人堆里的武侠天才,比起武功秘籍,她修炼得最厉害的其实是“如何学男人空口画大饼”。 要说靠她的功夫过好生活也挺轻松自在,但不幸的是,某个月黑风高杀人夜,她陡然穿越到了现代一个倒霉到死的十八线女明星身上。 一来就要上综艺,无良经纪人还警告她说把握不好这个机会就得滚蛋。 这要怎么搞?! 冥思苦想一阵,她认为为今之计只有使出她修炼得最棒的绝技—— “等我赚到钱了,就给你买手套,看这小手刮得,我都心疼。” “你现在借给我五十,等我成了第一,绝对十倍还你。” “一开始是想随便花钱给你买点什么,可又怕你觉得我认为你只知道钱钱钱,所以就用我纯粹的心意给你叠了一罐星星,是有点廉价,但这都是我的一片心意。” “离开他,我捡垃圾也能养活你。” 节目上的明星全都被她画的大饼胀得两眼翻白,经纪人原本以为她栽定了。 结果忽悠到最后一个人身上,还奇迹般发生了点化学反应。 钟九音:你忍一忍,下次,下次有机会我一定会带你去看电影的。 晏丞:那就今天晚上八点吧。/今天这个饼我必须吃到真的.jpg 钟九音:······上节目呢,逃去约会不好吧?!

九方yu·完结·90.8万字

孤非良臣

因为一个扯淡的谶语,宋沅被迫女扮男装,谨小慎微好不容易长大,结果一朝被穿,穿越女的下头操作硬是把她从皇孙弄成了一无所有的通缉犯,倾世美貌也被渣男看中,自信发话可以纳她做妾。 滚吧,渣男贱女!少挡本皇孙的富贵之路。 意外回归的宋沅在王朝土著与穿越联盟之间两边演戏,娇滴滴的温柔善良穿越女是她,狠辣果决的王朝皇孙也是她,逢场作戏被她玩的炉火纯青,主打的就是一个两面三刀。 男人?不要,轰轰烈烈干事业不香吗? 她征战四方战功累累,安民改革青史留名,从寂寂无名的皇室老幺一路高歌猛进,成了兄长们最强劲的对手。 什么?让她红妆作嫁相夫教子? 滚粗,本皇孙吃苦耐劳勤勤恳恳这么多年,从不是为了嫁个好男人。 当皇帝不香吗? 排雷提醒:大女主,成长型,感情少,女扮男装,被穿回归

拾筝·连载中·74万字

在惊悚片里禁止心动

【1v1,he】 绑定系统后穿梭不同惊悚世界,恶鬼/怪物/邪神睁开血色的眸子,所到之处无人生还。 赵玉瑭要在一个个绝境困局里努力生存,活下去是她唯一的目标。 【古宅惊魂】中,邪神降临,伸手将她拉入深井。“我允许你做我的侍者,你将永远追随我,依赖我,接受我的庇佑。” 赵玉瑭扬眉一笑,毫不犹豫地斩断两人间的羁绊,“不。” 我要做就要做你的枷锁。 【深海吞噬】中,怪物带着割裂狰狞的灵魂而来,将她拖入海底深渊。“人类末日已近,信仰我者得永生,留下来。” 赵玉瑭握紧了刀柄,“我要作为人类活着,成为怪物的我绝不再是我。” “要留下我,你只有融入人类这一个选择。” 我要做便做规范你社会行为的准则,你将克制本能,以我为先。 【我愿做赵玉瑭的爱人,我承诺,我将克制本能,将灵魂奉上,以她喜为喜,以她恶为恶。】 【我愿做祂的爱人,我承诺,我将在完全自由的情况下给予祂我最纯粹的爱意。】

相茶·连载中·66.7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