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他心上肆意

于他心上肆意

向风偏笑

浪漫青春/连载中

38.4万字

更新时间:2023-01-31 12:46:56
姜梦竹高三那年,家里来了个转学生。 他不怎说话,看着她的眼眸疏冷沉寂。 但姜梦竹知道,他救流浪猫,他孤冷帅气,他阴沉沉的外表下有一颗温暖的心。 后来,她追着聂则远跑,跑得斛城一高人尽皆知,跑得他身边人都知道,有她这么个热脸贴冷屁股,一心一意满眼爱他的女朋友。 却发现自己错认了他。 他的心本就是冷的。 电话里传来父亲的消息,姜梦竹终于清醒过来,转身松手。 聂则远,我们分手吧。 - 来斛城以前,聂则远从没想过会有这么大胆而明媚的女生。 一遍一遍,诉说她喜欢他。 一开始,聂则远觉得她和其他女孩子一样,没放在心上。 后来,聂则远一再打破自己所有的坚持,从淤泥里一路摸爬滚打,站上顶峰。 只为博她一眼回头。 - “我知道当初突然说分手,是我不好。”她道。 “但我突然就不想够那天上的月亮了,我想踏踏实实,踩在地上。花会沿路盛开,你以后的路也是,聂则远。”姜梦竹笑着。 聂则远却目眦欲裂,痛不欲生。 放屁。 他说没了你,从今往后路再怎么走,都只可能是下坡路。 …… *隐忍克制型未来商业大佬x活泼明媚小千金 *前期女追男,后期追妻火葬场,不换狗男主,he *双c,从校园到婚纱

第一章 冒昧了?

斛城,李家。

姜梦竹高三开学前的这一年暑假,家里来了两位客人。

此刻正是八月中旬,姜梦竹躺在卧室的榻榻米上看书看得累了,下楼准备取点水喝的时候,才意识到这件事。

和客厅里的客人大眼瞪小眼,姜梦竹心说哦,对,家里来了人的。

姐姐刚刚路过她房间明明跟她说过这件事,叫她给忘了。

姜梦竹心中懊恼了下,又要被某人给骂一顿了。

果然李明珠,也就是姜梦竹的母亲,在楼下听到动静时仰头看了她一眼,然后她开口问道:“没穿鞋?”

打扮精致的女人脸上带笑,但眼底却没有笑意。

“嗯。”姜梦竹不自在地动了动脚丫子,唇线抿成一条直线,夏天太热了,所以她光着脚。

只怪自己边看手机边下楼,现在已经走到了楼梯最下面了,避无可避,只好认栽。

没想到李明珠只轻淡说了一句:“把鞋子穿好再下楼。”

姜梦竹哦了一声,说好,然后乖巧地将手机背在身后准备上楼。

幸好李明珠没再多说什么,语气也还行。

家里铺着地毯,姜梦竹喜欢光着脚在家里上下到处跑,这在以前也是常有的事。

她性子跳脱,不像姐姐李梦熙那么守规矩讲礼仪,或许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李明珠最看不惯她。

姜梦竹捏着手机一边往回走,一边还是没忍住看了一眼客厅的方向。

家里很少来客人,尤其是上门找李明珠的。

客厅的沙发上,来的两位客人都是男性。一个是穿着普通西装的中年男人,刚刚跟她大眼对小眼,此时正在跟她母亲交流,客气拘谨。

“这就是姜二小姐吧?性格真开朗……”

哈哈,开朗,李明珠怕是最不希望别人夸她女儿时用开朗活泼一类的词。

她更喜欢别人说她女儿大方端庄、优雅淑静。

就比如她姐姐。

果然,姜梦竹听见李明珠并没有回话,过了两秒,男人已经很有眼色地将话语扯到了别的话题。

李明珠嗯了几声。

姜梦竹无所谓地扯了扯嘴角,意料之中,她早就习惯了。

空气中传来细密的交谈,姜梦竹这才大概了解,客厅里那个穿西装的男人来此一趟,应该是想给自己的儿子办转学的。

他想让儿子进斛城一高,又差点人脉关系,恰巧李明珠帮了忙,所以父子俩来家里感谢李明珠。

这一点倒是让姜梦竹觉得吃惊,没想到李明珠也有这么热心的时候。

还会帮忙?

哧,活久见。

视线移至一边,姜梦竹对今天来的另一位更感兴趣,——是一位跟她年纪差不多大的男生。

也就是他要转来斛城一高。

男生始终沉默寡言不怎么开口,刚刚她下楼的时候,他也一眼都没有往这边看。

看他一身穿衣打扮,以及听他们刚刚的谈话,姜梦竹了解到他应该是刚从很朴素的小城来的。

姜梦竹对家境贫寒没有歧视,在她眼里,人不会因为穷就低人一等。

但站在楼梯上,姜梦竹可以很明显地瞧见他的侧颜。

他鼻翼高挺,下颌线完美,头发简单打理过,自带一股疏离的少年气质。

就是除了身上那件绿色T恤,实在是有点丑,显黑,品味不行以外,他的四肢修长,正在抽条的年纪,身形略显单薄但不瘦弱,五官,身材都十分不错。

是属于在人群中一眼望过去不扎眼,但细看十分耐看的那一类。

姜梦竹没想到,他的样子大部分……都长在自己钟意的点上,难得令她心动。

可以呀。

她抬着下巴看着。

心想,就是不知道正脸怎么样。

可能是她的视线太过于直白,也有可能是察觉到了她的打量。

姜梦竹看了五秒之后,下一刻,聂则远蓦然对上她的眼睛。

男生的眼睛,眼型呈长挑型。

聂则远眼眸黑而深邃,清冷淡漠,眼眸半掀起来的时候,刚好和她的目光对上。

姜梦竹刚刚以为,这男生侧面已经够好看了,可这张脸的正面更加俊朗,剑眉星目,薄唇轻抿。

五官清晰流畅。

姜梦竹呼吸都有些屏住。

她可能要收回在人群中不扎眼的那句话,这简直就是惊为天人。

太帅了。

见他看过来,姜梦竹怔了半秒,手慢慢放下来。

然后不避不闪地冲着他的脸,嫣然一笑。

她原本清凉的星儿眼弯起来,就像一轮月牙,嘴边的单边梨涡又像是璨然的星星,就是能把人瞬间就给吸进去。

如果是别的男生,害羞一点的应该红了耳朵才对。

可聂则远没什么波澜,就那么看着。

他们对视,他的目光也平平淡淡,毫无他意。

姜梦竹心里咯噔一声。

无动于衷就算了,这怎么还皱眉呀……

于是女孩尽量调整,努力使自己眼里的笑意更大。

可聂则远瞧见女孩白净柔和的脸蛋透着粉嫩,却眉心有些发皱,无意间瞥到她的脚丫,他眉毛更是蹙了起来。几秒后,少年干脆直接移开了目光,面无表情。

……

散发魅力失败,她撅起来唇。

意识到男生的反感情绪,姜梦竹眉梢挑了下,是不是自己太冒昧了?

也有可能。

毕竟都不认识。

而且她第一次见面就没穿鞋,在男生眼里,可能显得不太有礼貌。

嗯……不过也没关系!

很快,姜梦竹扯扯唇角,移开视线,上楼了。

她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唇瓣勾了勾,私心里一直觉得,印象这个东西……是可以改的嘛。

-

姜梦竹小跳着回到房间。

手机震个不停。

姜梦竹点开手机。

喻晴晴:【喂,姜梦竹,你到底干嘛去了,在群里喊你半天你不应。】

姜梦竹弯唇笑起来,想起刚刚,心情有点好,她光着脚踩到榻榻米上坐下,“我不看群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怎么了,找我干嘛,不会又是想找我抄作业吧?”

少女一只细白的胳膊举着,另一只手拿着手机发语音。

喻晴晴一个长达十几秒的语音也很快发了过来:“诶你这话说的,可就见外了不是,我们什么关系啊?”

第二条语音接踵而至。

“再说了,借鉴一下你的作业而已,怎么能算抄呢?梦梦你说是吧?”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不赴星河

左星云销声匿迹八年,向晚等了他八年,等回来的,却是他带给她的家破人亡。 她以为她也是他野心之下的牺牲品,却不想在她遇险时他紧拥着她轻语:“我在,别怕。” —— 所有人都知道,他狠绝、冷血,极具野心,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所有人都知道,她是他唯一的软肋。 只有向晚不知道。 直至被逼到墙角,向晚才后知后觉,眼前男人的野心,一直都是她。

柠檬味的猫L·连载中·54.8万字

蓄意攻陷

大美人竟然也会被男人劈腿。 棠意礼有钱有颜,怎能咽下这口气。 棠意礼决定追求前任的好兄弟。 …… 荀朗,世界短池游泳锦标赛,蝶泳冠军,典型的力量型选手,以及,典型的坚毅高冷人格。 棠意礼频频出招,始终没有得手。 直到一次偶然,她发现,高冷男神生活拮据。 棠意礼窃喜,计划用金钱俘虏荀朗。 众人哀嚎:别拿你的臭钱,侮辱我们的男神,男神不会看上你! 棠意礼一意孤行,直到她老爸破产—— 棠意礼红着眼眶,来找荀朗:以后我不能继续追你了,因为……我要嫁给渣男才能挽救公司。 沉默片刻。 荀朗缓缓开口:你嫁给我,也可以救公司。 #和前男友的兄弟好上了是种什么体验 #我的寒门男友什么时候这么有钱的 …… 小剧场: 入了水,荀朗就像变了个人,无论是爆发力,还是耐力,都拉满人类极限。 可,棠意礼是旱鸭子。 她撑着男人肩膀,瑟瑟发抖:不游了吧,我害怕。 荀朗捏住女人水珠滴答的下巴,眸色幽深:这就怕了?拿我当工具人报仇时的胆量呢。 …… 大小姐.棠意礼×运动员.荀朗 表面傲娇实际逗比白富美×冷酷坚毅的泳池王者

拉肚肚·完结·93.5万字

心动热吻

苏云岫在大一的时候喜欢上一个人,对方主动追求,俩人大二确定关系在一起,从大学毕业默默在一起四年,渐渐磨平了她的温柔和耐性。 面对流言蜚语,苏云岫心甘情愿的承受。 生日聚会上,苏云岫站在半掩的房门口,听着里面的嬉笑,才知道他们在一起从一开始便是他的计划,她不过是他们之间的赌注而已。 真相来临的那一刻,她删光了男人的联系方式,主动收拾东西腾出位置离开。 —— 分手后的苏云岫开始专心搞事业,一心只想搞钱,望着女孩儿越来越出众,许慕心痒痒的想追回,满心欢喜堵在她下班路上,苏云岫冷笑:“这位先生,好狗不挡道,你挡住路了”。 许慕:“......” 身后有位气质出众,风度翩翩的男人戴着口罩,缓缓来到她身边,亲密且带着占有欲的搂住女孩儿,嗓音低沉悦耳:“岫岫,我们该回家了”。 少女从他身边擦肩而过,连个眼神都没给他。 留在原地的许少爷眼圈微红成了笑话。 认识余温辞之前她的世界灰暗无光,认识他之后,这男人倾尽一世温柔彻底清除她心底的不安,任由她在他的世界里肆意欢笑。 他曾说:“小姑娘,怎么每次见面你都这么狼狈?” “好了,别装了,想哭就哭,又不会嘲笑你,端着做什么?” 双洁!!!!每天晚上七点左右双更

沐沐硒·完结·76.1万字

她以温柔作饵

林也也只想跟陈家太子爷做完美的联姻合作伙伴。 谁知,第一次见面太子爷就将她拟定的条约扔下,冷笑。 “你可真够无情的,这么快就把人给忘记了?” “游戏好玩吗?” 林也也只觉得面前这个好看得过分的太子爷脑字可能有点问题。 却不想一周后,感冒痊愈的男人竟然有让她无比心动又无比熟悉的嗓子。 这不是她失明时在乡下养伤遇到的那个声音好听的男人么? 见林也也震惊,陈邺垂眼呵笑一声。 “我说之前怎么在大半夜给我打电话,原来是喜欢我的声音啊。” 是林也也熟悉的那股子散漫少爷的慵懒味,带着京腔,儿化音尾调轻飘飘的,偏偏又挠的人心痒痒,像午后阳光,更像咖啡因,勾她上瘾。 他抬起眼轻飘飘地朝女人看过去,把玩着佛珠手串,徐徐质问。 “不是摸了我的脸么?怎么见面就认不出了?” ...... 在林也也的个人画展上,陈邺双手环胸看着主推作品上的自己,眉头一挑。 “陈夫人好雅致,看不见了还花这么大功夫画男人。” 林也也忍无可忍。 “你简直太幼稚了,连自己的醋都吃!” ...... 陈邺在坐在墙头看到一身温婉仙女打扮的林也也出手打人的那一刻,心里便早已记下了那抹身影。 不知心动,却逐步沦陷。

肆媚·连载中·16.5万字

蓄意沉迷

【横刀夺爱、he】 【乖戾白切黑小狼狗×温柔猫系女神】 江厉第一次遇见梁舟月,她穿着不舒服的礼服,躲到他的休息室调整衣服。 见他出现,她紧张得拉不上拉链,尴尬窘迫。 那天,江厉罕见动心思,帮她拉了两次拉链。 再次遇见,他是校园贵公子,她是万人迷。 他在操场打球,她长裙摇曳,坐上男友的副驾。 这时的江厉就明白,他要一条路走到黑。 要横刀夺爱,趁虚而入。 姐姐那么漂亮,当然是他的。 * 梁舟月从没想过,会被小五岁的男人喜欢。 他乖戾冷漠,高傲疏离,却唯独对她有求必应。 盛夏日,梁舟月被暴雨拦在教学楼门口,台阶下滚滚污水,污泥横生。 她正愁如何回宿舍,眼前就弯下一道男人硬挺的脊梁。 江厉的语调永远那么慵懒,漫不经心的乱人心弦:“姐姐,怕你害怕,今天特意背你回家。” 那一刻,未曾接近过女生的江厉,于众人面前臣服于她。

十七藤月·完结·45.9万字

蓄意热吻

【已签出版】 男二上位,国民初恋·斯文败类 程微月初见赵寒沉是在父亲的退休宴上。 父亲酒意正酣,拍着男人的肩膀,喊自己小名:“宁宁,这是爸爸最得意的学生。” 赵寒沉闻言轻笑,狭长的眉眼不羁散漫,十八岁的少女心动低头。 后来闹市,天之骄子的男人于昏暗角落掐着美艳的女人,往后者口中渡了一口烟。他余光看见她,咬字轻慢带笑:“宁宁?” 心动避无可避。 可浪子没有回头,分手闹得并不好看。 分手那天,京大校花程微月在众目睽睽下扇了赵公子两个耳光,后者偏过脸半晌没动。 却无人知低调的商务车里,众人口中最端方守礼的周家家主,律政界的传奇周京惟捏着少女小巧的下巴发狠亲吻。 许久,他指腹擦过她眼角的泪水,斯文矜贵的面容,语气温和:“玩够了吗?” … 程微月见过周京惟最温柔的样子。 正月初一的大雪天,泾城灵安寺,鹅雪轻絮的天地间,人头攒动,香火缭绕,她去求和赵寒沉的一纸姻缘。 直到周京惟逆着人流朝自己走来,将姻缘符塞在自己手中,“所愿不一定有所偿。” 他顿了顿,又说:“宁宁,玩够了就回来。” 佛说回头是岸,那一天程微月频频回头,都能看见周京惟站在自己身后,于万千人潮里,目光坚定的看向自己。 佛真的从不诳语。

傅五瑶·完结·100万字

偷吻月光

【医学生VS神经外科医生】 云糯在二十岁这年喜欢上了周崇月。两人年龄、辈分和阅历的差距,让她一次次望而却步,以至于在一起后,迫于各方压力,她强烈要求地下恋。 面对女孩的坚持,男人嘴上答应,实则明里暗里,无时无刻不在宣示自己的主权。 某次团建,科室新来的实习生云糯抽到真心话。 同事问:“在场所有男性中,有没有你喜欢的类型?” 云糯说:“没有。” 同事点头正准备继续,坐于角落的周医生却淡声打断:“刚刚那个问题,让她重新答。” 众人:?? 团建结束后,云糯路过洗手间时,被同科室的一名规培生师兄拦住表白。她不知所措愣在原地,还没开口,旁边男厕就走出来一人。 周崇月一边洗着手一边警告:“最好死了这条心,她家长不许。” “她家长?” “我。” 云糯:…… 众人眼中的周崇月:医术高超,为人正派且自律。 云糯眼中的周崇月:年纪大,会疼人,就是心眼小。 但无论哪一面,云糯觉得,有些人从一出生起,就注定要成为她的英雄。 *大叔和少女,年龄差12岁。 *双C,无虐,暗搓搓的甜。

匪匪有意·连载中·24.6万字

恃婚生骄

【甜文+娱乐圈+隐婚+1V1】 【持美行凶精致孔雀型女明星X薄情寡言克制闷骚型总裁】 一向冷傲矜贵的商氏当家人商衍,这辈子最大的危机是什么? 众人答:“差点没老婆,商氏集团和时光影视差点没有总裁夫人。” * 作为娱乐圈顶流的许梨,明艳恬淡,从出道以来,高开高走,各种奖项拿到手软,也从不和男艺人炒CP,传绯闻。 直到上了一个恋综访谈节目,主持人问她的择偶标准。 她不假思索回:“有颜,有钱,有腹肌,最好是个不爱说话的木头。” 这带有指标性的回答瞬间掀起一片热议,网友们纷纷猜测这人是谁,将娱乐圈和她有过合作的男艺人全部罗列出来,任何蛛丝马迹都不放过。 最后使得许梨的CP来了个大锅烩,各家男艺人的粉丝们为其争夺嫂子。 某闷骚总裁看了眼角直抽,当即登上微博,宣示主权:“小孔雀,我家的@许梨。”

槿郗·连载中·34.4万字

写给江同学的告白书

同学聚会上,昔日同学得知当年风靡全校的校草江淮宁被陆竽拿下了,全都惊掉了下巴。 后来玩起真心话大冒险,陆竽输了,选了真心话,有同学问她:“你和江校草,谁先表白的?” 陆竽看了一眼身边相貌清俊、气质干净的男生,眉目稍稍低敛,红着脸腼腆一笑:“是我。” 同学们互相对视,心中了然,肯定是女追男啊! 另一个当事人神色一愣,笑着戳穿她的谎言:“陆同学,玩真心话怎么能撒谎呢?明明是我先向你表白的!” 众人“哇哦”了一声,兴致勃勃地看着两人,暗道有好戏看了。 陆竽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道:“什么时候?” 江淮宁回忆了一下,说:“你还记得那年的愚人节吗,我说‘我喜欢你’,你祝我愚人节快乐。” 陆竽:“?” 还有这回事? 虽然她完全不记得了,但不妨碍她反击:“照你这么说,我比你更先表白。” 众位同学快笑死了,他们俩这是杠上了吗? 江淮宁也问:“什么时候?” 陆竽:“学校运动会聚餐,玩游戏的时候!” 江淮宁想起来了,是玩“你说我猜”,他和陆竽被分到一组,他抽到的卡片是“我喜欢你”,要引导陆竽说出这句话。 * 年少时的喜欢充满小心翼翼地试探和克制,所幸,千帆过尽,回过头来发现我身边的人依然是你。 【双向暗恋,从校服到婚纱,学霸校草x元气少女】

三月棠墨·连载中·106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