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软糯美人拿捏了狼系老公

八零,软糯美人拿捏了狼系老公

玥菀

现代言情/连载中

66.2万字

更新时间:2023-02-02 00:06:00
软糯少女李峤穿成贫穷家庭的小娇媳。 农村户口,两间破屋。 她不知道的是,家里混不吝的二流子老公将来会成为商业巨子,拥有至高的地位和数不清的财富。 更不知道重生而来的继妹立志要取代她的位置当阔太。 继妹经常劝离:姐夫酗酒打架,不务正业配不上你。 李峤日常烦躁:他说他能配死我。 继妹补充:他太穷,你和孩子跟着他吃苦受累。 李峤小脸羞红:他说一个孩不好分除非再生一个。 继妹:……

第1章:穿越

“送上门的女人能是好货色?”

“你可是大学生,她家那个条件又没考上大学,哪配得上你?你今天要敢选她,我死给你看!”

“峤峤,你爱我就该体谅我,别一直逼我。”

“……”

两道声音在李峤脑子里来来回回交替,闹得她头痛。

眼睛迷迷糊糊支开一条缝,黑乎乎的房顶,可见一根根芦苇杆整齐排列。

她一下子惊醒过来。

土胚墙,硬板床,墙角放着两个大箱子,靠窗的位置有一张长桌。

她懵了,这是哪儿?

她不应该陪堂姐在燕京峡山寺烧香求姻缘吗?

零碎的记忆缓缓渗进脑海,良久她才拼凑出目前的境况。

她穿越了!

现在是一九七七年冬,原主和她同名同姓同龄,年芳十八。

不久前青梅竹马他妈以原主高考落榜配不上他为由逼两人分手,她想不开跳河,幸好被隔壁冯家村的秦谨救下。

两人湿漉漉从河里上来,好多人撞见,村里风言风语传得厉害,原主父母找秦谨负责。

秦谨响当当的混不吝一霸,凶名在外,结亲当天因为前一天醉酒寻衅滋事被告发抓进局子。

原主消极的认为跟这种人过日子没盼头,趁人不备一根绳结束自己。

只听吱呀一声。

房门从外打开,来人十八九岁,一身藏青色棉服,身材修长挺拔,目测一八八左右。

乌发浓密,五官轮廓棱角分明。

嘴里叼着一根枯草,痞里痞气,正眼也不给她一个。“听邻居说你趁我不在寻死?想死死远点儿,晦气玩意!”

李峤诧异,原主老公?相貌真好,可惜长了一张嘴。

这时外头冲进一位年过六旬的老太太,中等个头,精神奕奕,她跳起来扯他耳朵:“死小子胡咧咧啥?”

“嘶~疼……”

“滚!”秦老太太又补一脚,换上一副笑脸对李峤道:“峤峤,他不会说话你别放心上。”

“奶奶,她还回不回门了?我出去玩了啊。”

秦老太太气沉丹田一吼:“你给我老实在家待着!”她转头再次慈爱的对李峤道:“今天回门他敢欺负你,你尽管告诉我,我一定好好收拾他。”

李峤心情复杂的嗯一声。

待老太太离开,起床整理衣裳,而后坐镜子前梳头,被镜面中倒映的人影吓得后退。

天!除发型穿着,就是她的样子。

她想不通,调整好心态重新坐回镜子前将厚重的齐刘海编进头发,露出饱满的额头,又用发带扎了两根矮辫,戴上围巾掩盖脖子里的勒痕。

旋即出门环顾四周,两间土屋,两边伸出围墙围成一个小院子。

左侧有一间棚子整齐的摆放厨具和农具,地面干净。

人呢?

迟疑片刻她唤了一声奶奶。

女孩声音软软的,糯糯的。

秦谨从隔壁房间探出头,眼底闪过惊艳之色。

巴掌大的鹅蛋脸,杏眼桃腮,天然红润的唇瓣微抿,皮肤粉粉白白好看极了。

之前怎么没发现她这么水灵漂亮?

只见她冲他甜甜一笑道:“我收拾好啦。”

少女明媚的笑容晃得青年眼花,死一回懂得讨好了?

太迟了!

她如何言语羞辱谩骂,言犹在耳。

他眯了眯冷湛的眼,骤然移开目光,上前跨上自行车长腿支地不耐烦道:“收拾好上车啊,磨磨唧唧!”

李峤:“……”不是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他怎这个态度呢?

她深呼吸一口气,默念:我大度,不跟你个老古董计较。

她提步上前侧身,刚坐好,车子嗖走了,她吓得反手抱住他。

“青天白日耍什么流氓?”青年用力拍她的手。

迎亲当天新娘子脚不能沾地,他需要背她进屋,手不知碰她哪了,她就是这么骂他的。

李峤痛呼,甩着发麻的手背,憋屈到精致的五官都扭曲了。

村里家家几乎敞着大门,可院里、路上,都没有人。

快到村口看到冰面上成群结队的孩子打出溜。

村里的大人不怕小孩子滑冰掉河里吗?

李峤想提醒孩子远离冰面,青年的车速太快来不及。

约摸二十分钟左右。

自行车停在一户农家门口。

三大间土胚房映入眼帘,院子里的农具摆得乱七八糟,地上随意扔着烂菜叶,鞭炮屑。

四个老少不一的女人和一位约十来岁的男孩出门迎接。

李峤脑子一片空白,听秦谨喊中年妇女娘,又唤大姐二姐金花,叫男孩金牛,她随他称呼,并暗中打量。

大姐约摸二十五六岁,二姐也有二十出头,两人长得标致,皮肤白净。

金花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大,而秦谨叫金花金牛名字,所以是妹妹弟弟?

目光流转间,撞上金花两眼放光盯着秦谨,被他帅的?

她也看他,得到一记刀眼。

李峤:“……”

寒暄两句的功夫,李父李生财和另外两个女婿从堂屋走出来,眼风略过秦谨送来的烟酒,脸上堆笑:“回来好,回来好。听说你酒量大,今儿大家伙好好跟你喝两盅。”

秦谨忙着递烟说客套话,屋子里烟气缭绕,呛得李峤直咳嗽,脑子一抽一抽的疼,借口上茅房出门透气。

李母董腊梅追上她:“老三,你待会儿到村口小卖部买两包花生米回来当下酒菜。”她说完走了。

李峤不可思议,第一次听说走亲戚自己买下酒菜。

这么多人凭啥她买?她也没钱啊。

她不买!

她自顾自走到离家不远的土堆顶上环顾周围,连绵不绝的荒野矮山,村子隐匿其中,若非脑子里多出不属于自己的记忆片段,她真以为自己被拐到哪个穷疙瘩里了。

“三姐。”

李峤回眸,是金花:“有事吗?”

李金花眸子一闪:“三姐,前儿蔡合川私底下找到我合计今儿回门带你到外面避风头,我这就帮你约出来。”

李峤疑惑,老大姑娘了,不知道姐姐跟男人跑了也会影响自己的名声吗?

可能光顾着为她着想了,但她做姐姐的不能拎不清。“我跟他走会连累你找不到好婆家,你不要约那男的,当我不认识他。”

“别说气话,打谷场见啊。”李金花跑了。

“喂!”李峤想拦,小腹突然坠坠的疼,不会来大姨妈了吧?

身无分文,怎么办?

李峤捂住发痛的肚子来到村口小卖部,售货员告诉她村里不卖卫生棉,给了她一沓黄表纸。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娇软美人在年代文里被甜宠了

【爆甜小甜饼!直球糙汉×娇软作精美人】娇气的豪门大小姐叶蔓蔓穿进年代文,成为被抢气运还被女主狂打脸的重要女配,从嫁人开始两人的命运就开始两极分化。 女主风生水起,女配心系男主守身如玉宁死不从,最终穷困潦倒,还被拐进山沟沟成了神经病。 叶蔓蔓无语jpg. 掰着手指头细数完糙汉老公的各项品质,全职保姆,全能管家,精英厨师,全自动打款机…… 娇气挑剔,爱好shopping的叶蔓蔓直呼爱了爱了。 结婚!锁死!打死也不离! 从结婚那天起,全村人都不看好。 叶蔓蔓娇娇软软,手不能提肩不能扛,不下地干活还要衣来伸手饭来张口,隔三差五要收鲜花吃野果,都说男人这是娶了个活祖宗,搁谁都受不了,这婚迟早得离。 不料叶蔓蔓越作,男人越宠,看得全村人都酸掉了牙,嫉红了眼…… 两人日子还越过越好,装修扩建,做生意买洋楼,还考上大学成为了首富…… 本该当贵妇住洋楼开豪车的原文女主最后衣衫破烂的躺在地上望天。 “究竟是哪里不对,说好的富贵人生呢!”

易千寻·完结·69.7万字

重生年代福妻又野又撩

我的新书《八零离婚夜,我竟认错了老公!》 同步更新中,求关注! 【爆苏互撩高甜】农科大院里有个姑娘叫唐阮阮,大长腿,细腰,声音甜。 为了不下乡,她放弃矜持去撩隔壁科研大院里的科研大佬。 眼瞅着领证了,才知道自己撩错了人。 骆肇尧因为伤了腿在科研大佬堂哥家休养,结果天天有个小姑娘悄悄给他送好吃的,还帮他治疗腿伤,最后窝在他怀里求亲亲。 每次他都极力克制,就怕小姑娘发现自己不是堂哥。 掉马后的骆肇尧释放本性把人扣在怀里:“不是喜欢我亲你吗?现在亲个够如何?” 【正能量,甜宠,】

桔味喵·连载中·233万字

九零,偏执大佬的炮灰妻重生了

白露一睁眼就成了大佬的小妻子。 *** 第一次见面,尽管岁月痕迹已爬上眼角,男人的风华俊容也依旧令人一眼惊艳,他的狠戾,冷血,无情,都掩藏在幽深缄默的寒眸下,刻意营造的催眠环境,对他起不了丝毫作用。 他的意识很清明,看着她平静无波。 白露从小到大都是别人家的好孩子,乖巧懂事,听父母话,毕业后按部就班从事心理催眠师工作。 若非意外得知,父亲在审理的国际案件,与萧诚有关,她也不会私自涉险,试图催眠他进入记忆,套取相关线索。 她看过萧诚的资料,父亲嗜赌成性,三岁时母亲弃他而去,父亲再婚后不久,与后妈相继去世,留下一个弟弟后来也意外走失。 萧诚独身一人从黑暗中摸滚带爬,白手起家,心理防御太强,白露压根不是对手,催眠只读取到部分记忆,就意外中断。 第二次约时,她坐的飞机不幸在百慕大三角失联。 再睁眼,竟穿回二十多年前。 成了萧诚那个早亡的小妻子…… 更意想不到的是,原来恶龙也有温柔,甘愿化成刺护她玫瑰灿烂盛放。

唐玲珑·连载中·28.1万字

福孕旺夫:重生九零小辣妻

不孕不育的陈安静穿越到了九零年代,这一世她只有两个愿望。 第一,生一个健健康康的孩子来弥补前世的遗憾。 第二,为孩子努力赚钱买房,让他过上吃穿不愁的生活。 陈安静:“从今天开始,你过你的,我过我的,咱们井水不犯河水。” 李鸿远:“你这是要跟我离婚!” 陈安静:“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李鸿远:“那你是什么意思?” 陈安静:“其实我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李鸿远:“你休想!” ...... 原本只是孩子爸的备选人之一,怎么就转正了? 男人心,海底针。 世人诚不欺我!

迷藏呀·完结·56.6万字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炮灰后妈

孙轻一觉醒来,别人梦寐以求了一辈子的东西都有了。 票子、房子、车子、大儿子还有便宜老公,都是现成的。 原以为这辈子不用奋斗就能躺到大结局,谁想到竟然是穿进一本年代文里,成了渣了男主,结婚三年不到就把自个作死的的二号小后妈。 孙轻:作肯定是不能作的,认真搞钱它不香吗? 随随便便装修个房子,室内设计火了,一大批材料商捧着支票找上门,求孙轻指点迷津。 闲着没事带富婆们江边溜达一圈,买了几块地,不到一个月,市值翻了几百倍,富婆们哭着喊着带着全部身家求孙轻带飞。 …… 广置业多存钱,忙的飞起的孙轻,等了又等。 咋还没人来交接糟老头子? 某天江淮把孙轻堵在房门口,眼神危险:“听说某人经常和人抱怨我?” 孙惊恐轻、猛摇头:我不是、我没有,你不要瞎说!

歌舒笑·连载中·159万字

救命!嫁给糙汉将军后被宠野了

沈漓本以为穿越到古代已是此生最大的挑战,看着面前的赐婚圣旨,她两眼一黑,嫁给司炎那个疯批?还是一起毁灭吧! 赐婚的传闻不胫而走,有不少人幸灾乐祸,谁不知道那冷面将军最厌烦娇滴滴的贵女。 然而… 在不久后的宫宴上,众人亲眼看到司炎把小娇妻压在墙角,宠溺满满的摸了摸她的头,并低声诱哄。 “看你刚才跑的挺快,腿不疼了?” 沈漓红着耳根拍掉他的手,嗔他一眼。 “还好意思说,你能不能正常点,没看到刚才那些人看我的眼神多奇怪。” 开口后,沈漓才反应过来自己更像是在撒娇,顿时板起小脸。 “不管不管,你晚上去书房睡。” 被教训一通后,司炎不怒反笑。 “好,书房里的塌正好能睡两个人。” 沈漓皱眉:? 司炎看她表情“啧”了一声:“想我抱你睡?真麻烦,不过也不是不可以。” 众人:我是瞎了还是聋了,这还是那个杀伐果断不苟言笑的司炎? 这大概是一个野狼变忠犬的故事。

蓝西梦西·连载中·47.7万字

被八零糙汉子偏宠,她娇软又旺夫

(闷骚宠妻无底线的糙汉子x外表娇软内心凶残的俏知青) 【1v1双洁+甜宠+空间+重生+打脸不隔夜】 逃亡之际,顾安安一跃跳下悬崖。 不曾想再次睁开眼醒来时,她来到了华夏国的八十年代。 穿成了一名有了后娘便有了后爹的受气包小透明,一来就被迫让出未婚夫不说,还被继母继姐弄去偏远的地方当知青,幸好她的空间跟来了。 顾安安:下乡?行呀,那在走之前,搅得顾家翻天覆地,让渣爹和后娘,还有两个继姐齐齐倒大霉,并带走家里的所有钱财和房契,留个空壳给后娘,让她苦哈哈的嘚瑟去吧! 至于渣爹?不要也罢! 然后顾安安毫不留念的下乡了。 来到乡下,看到对方的容颜和眼中的漫不经心时,她的脸瞬间红得似那天上的火烧云一样,一片通红。 顾安安欲哭无泪,呜呜~好阔帕!她能逃吗? 事实证明,她根本就逃不掉。 赵明宇初见这个娇知青的时候,只觉得她好生奇怪,明明只是一个眼神,就开始脸红心跳,这莫非是,心动? 自此,从新来的娇知青来了村里以后,做“好心先生”已成他的习惯。 于他来说,宠着就对了,即是对方高不可攀,也只能扒拉到他的窝里来。 撩拔篇 不久后-- 就在顾安安终于适应了下乡生活的时候,某天,好心先生突然将她低在了树干上,开启撩拔模式。 “来都来了,还想走?” 顾安安小脸一红,“跟,跟你有什么关系?” 赵明宇脸色僵了下,咧嘴一笑,“那关系可大了,偷了我的心,就要负责,跟我回家见公婆去。” 顾安安傻眼,“你你你......臭不要脸!” 赵明宇,“要脸干哈,要媳妇就够了!”说完,就拽着小媳妇回家见爹娘了。 自此以后,顾安安过上了丈夫宠,公婆宠的团宠生活!!! 特别说明:本文是架空文,脑洞自开,文内一切内容皆是架空,勿代入历史,莫考据!

倾听夏凉·连载中·85.4万字

重生八零靠吃瓜致富

佟瑶没想到买个奶茶还能在大晴天被雷劈了,一睁眼穿越成了80年代,未来世界顶流医生的作妖精小媳妇,好好日子不过,偷钱与人私奔被抓,还一哭二闹三撞墙。 欲哭无泪之下,却发现自己能听懂动物语言,别的穿越者忙着赚钱养家,她只顾吃瓜看戏。 “副主任媳妇收了病人家属送的五斤猪肉,老两口正关门吵架。” “院长这几天痔疮犯了不能坐凳子。” “李老板妻管严,左边那颗门牙就是媳妇打掉的。” “佟瑶作风不正,以前在村里经常和人私会。” 佟瑶没想到有天还能吃到自己的大瓜。 …… 某日,佟瑶听到门口小野猫念叨,“司医生在和小护士在楼道约会。” 佟瑶气冲冲去抓奸,却见某医生正在和一名五十多岁的护士交代患者病情,佟瑶扭头想跑,却被某医生逼入墙角,“听说你是来抓奸的,嗯?” 佟瑶万万没想到,常在河边走,真有湿鞋子的一天。

尹家老六·连载中·58.2万字

年代娇宠,娇软美人被糙汉宠野了

苏雪无意中得知自己竟然是一本重生年代文里的炮灰女配,真假千金文里的假千金! 炮灰苏雪是假千金,被真千金家被娇养长大,拥有女二的一切特征,肤白貌美大长腿,十指不沾阳春水。 在她的亲生父母双亡之后,她不愿意回乡下照顾三个未成年弟弟妹妹,整天在城里跟真千金苏宝珠争风吃醋! 作天作地最后落得被嫁给了带着四个孩子的老鳏夫! 而重生回来的真千金苏宝珠则凭着真善美以及锦鲤体质,一路开挂高歌猛进,嫁给了同大院门当户对的优质青年,夫妻恩爱百年…… 苏雪:???? 我可去你的炮灰女二命吧! 她一把撕掉这劳什子的年代文,麻溜收拾东西滚蛋回乡下。 村里人都认为无父无母的苏家兄妹四人生活过得一定很凄惨,谁知道他们家越来越好,老二苏小龙年年考第一,老三苏小虎被部队学校相中提前招入伍了,就连最小的苏宝儿,也被某大导演指定为御用演员! 至于老大苏雪,早就成了十里八村知名的裁缝! 说亲的媒婆踏平了苏家门槛。 只见那个十里八村都畏惧的地痞子包工头,扛着一头三百斤的猪往苏家门口一站。 带着疤的脸上皮笑肉不笑。 “谁敢打我家小月亮的主意,这头猪的下场就是他的下场!”

柠檬超甜的·连载中·113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