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八零一身恶名

穿越八零一身恶名

八匹

现代言情/连载中

42万字

更新时间:2023-02-09 10:08:16
穿到恶名昭彰身体里的季玲,解决原主欠下外债后,前有桃花债迫害,后有母亲要拿她换钱。 一念之间,季玲为报恩,闪婚嫁给恩人的孙子——大龄老青年。 婚后的日子,她用一句话总结:我与脸盲症老公鸡飞狗跳的生活日常。 淦!!

第一章:偏心的父母

7月14日。

顶着毛毛细雨,季玲从解放牌大卡车上跳下来。

七月中旬,H省的夏天温度不高,又连接下五天的雨,温度骤降。

一阵风吹来,季玲湿透的身子忍不住打了一个冷战。

她抱紧怀里用塑料布包的包裹,跟在同学身后快步进了旅社。

北县没有考场,学校租了一辆卡车,拉着参加高考的十八名学生提前一天进了北市。

学校提前在离考场近的地方找了旅社,一个房间里八张床上下铺,加上校长和老师,包了三个房间。

“季玲,你不去你姥爷家吗?你妹妹今年也参加高考吧?”田静探出头,往上铺看。

季玲只回了前面的问题,“明天就考试了,我想再温习一下知识点,考完试再去。”

“你也够倒霉的,复读两年,又遇到英语总分计入100分。”

马慧接过话,“是咱们很多人都吃亏。去年英语总分还七十分呢,今年就提到一百分,和市里学校相比,人家初中就学英语,咱们高中才学,在英语上咱们都吃亏。”

田静和马慧与季玲是一个家属院里的,父母都是农机公司的工人。

原主心高气傲,觉得姥爷是建筑院的老领导,所以从不与家属院里的人来往,季玲穿过来后,她性子温和恬静,与人相处虽不主动,也没有摆出生人勿进的姿态,田静和马慧接触几次,与季玲也就有了来往。

三人的谈话引起了屋里其他几个女生的心声。

你一句我一句,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

上铺的季玲眼睛盯着手里的书,脑子有些空。

哪怕穿越到这具身体已经有段时间,有时仍旧觉得像一场梦。

季玲被车撞死之后,穿越在同名同姓的人身上,从二十世纪新时代女性,变成了为高考复读又复读、闹的全家不得安宁的不孝女。

而更颠覆季玲三观的是还有几个月高考,原主不想参加高考,想进市建筑院。父亲为她去低头求岳父许家,连家属院也没有进去,淋一天雨生了重病,许家那边也放出话,不许季玲再去许家,原主听了闹绝食,把自己闹没了,季玲这时穿了过来。

季玲是个务实的人,她坚信不管在什么年代,读书能改变命运,穿过来这些日子,她不在意季母的无视,利用最短的时间,将书本上的东西捡起来。

说起来她是八四年高考文科状元,八三年的高考题她印象深刻,况且她大学毕业后创办的就是高考培训学校,书本一直也没的扔下过,又有半个月时间让她准备,自是不紧张。

晚上,校长和老师带着他们十八个学生去了旅社旁边的饭店吃的牛肉面,饭后又去考场外面熟悉一下,便早早回旅社休息。

83年高考三天,第一天上午语文,下午化学地理,和季玲复习的知识没有差错,第二天上午数学,下午政治生物,季玲觉得在政治那方面会丢点分,最后一天上午物理历史,下午英语,这些她轻松考过。

她和田静一个考场,两人结伴往外走。

高考完了,大家这才敢讨论答案。

田静一脸菜色,“英语第七大题按所给汉字,用英语完成各句,我一个也没做出来,第八大题阅读填词,我也是蒙的,第四大题句型转换也不行,第一大题按元音....”

马慧也跑了过来,与田静一起讨论。

这时,季玲听到有人喊她。

青年男子站在街道对面,上身穿一件白色衬衫,衣袖挽起来,配上蓝色的卡其裤子,脚上穿着绿色胶皮鞋。

打量完穿着,她目光又落在对方脸上,方脸大眼睛,长相还算英俊。

但,不认识。

“季玲,是你大哥。”身旁的田静和马慧认出了对方。

季玲:.....

————

二十多分钟后,高考学生散去,兄妹两个仍旧站在季建华刚刚等人的马路边上。

“我出差今天中午才回来,爸之前往厂子打电话我没接到。”季建华先解释了为何这时才出现,他语气冷淡淡,“我今天正好要回家一趟,你东西在哪?一起走吧。”

季家三个孩子,季健华是老大,今年二十三岁,在金属修配厂修车,季玲是老二,下面还有一个十九岁的季可,三岁时就养在外公家。

原主掐尖强势,又没事总作妖,季建华更喜欢养在城里外祖爷家懂事的二妹。

人在市里上班,作为家里的长大,家中的事自然不会瞒着他。

所以说兄妹两人的感情并不太好,甚至遇到事情,季建华不问缘由直接站在二妹那边。

季玲变相拒绝,“大哥,校长说大家要一起去拍毕业照,然后坐卡车一起回去。”

季建华仍旧道,“那我等你拍完照一起走。”

“行吧。”季玲没再多反驳。

虽然搞不懂为什么不喜欢她,还这么坚持同行,但季玲也没有多问。

之后,季玲带着大哥一起与众人汇合,毕业照是去隔着一条街的照相馆拍的,校长和老师坐在中间,两边是女生,后排是男同学。

拍完后,关系好的同学有单独拍照的,季玲和同学关系不近,只与马慧和田静合拍一张,等交钱时,季建华在那边已经代季玲交完了。

季玲心想这个大哥虽然和她感情不好,但是还算有大哥样,也算行吧。

从家里出来时,季父塞给季玲十块钱,去掉住旅社每天一块钱,牛肉面六毛一碗,早餐一个包子一碗豆浆三毛,三天花了四块五,如今她兜里还剩下一块五毛钱的“巨款”。

要知道季父一个月工资才四十八块六,季玲出来考试三天给十块钱,已经算是很多钱的,这次出来的同学有些条件不好的,都是自己带的干粮,除了住旅社,一分钱也没有花。

季玲叹气,看来在什么时代,挣钱都是大事。

她一声叹息,季建华误会了,“考的不好就算了,钟表厂那边今年招工,你高中毕业考进去也容易。”

“到时再说吧。”季玲敷衍一句,没做多解释。

季建华开的是厂子里的车,他在厂子虽然是修车的,多是跑外地很辛苦,出差的时候又多,这次回家和厂子里借车,厂子也同意了。

北县不大,四条街,季父在福和农机经销公司跑销售,所以季家住在经销公司后面的福和家属院。

下午五点多从市里往县里来,兄妹两人到家时,已经快九点了。

季玲走了最后,前一秒还听着许芳和儿子说话“建华回来了”,下一秒气氛就变了。

只听‘吧嗒’一声。

季玲抬头。

许芳重重将高粱编的扫把扔在门口,狠狠瞪了她一眼,扭身进了屋。

“你妈今天在商店和顾客吵了几句嘴,心情不好,不对针对你们。”听到动静的季父从屋里跑出来,手里还拿着炒菜的铲子,笑呵呵的招呼着儿子和女儿进屋,“小玲,快进屋,爸给你做了红烧肉。”

看到季父用一句‘你们’,粉刷太平。

季玲想起了自己的人生,同样是偏心的父母,好在这个家里还有一个真心疼原主的人。

季家是三间房,中间做厨房,两边各一卧室,不过季家儿女大了,还在后面隔出了小北屋给儿女住,其中有一间就是季玲的。

而前面的正屋,东屋季勇夫妇住,西屋留给不常回家住在许家的小女儿季可。

房子不隔音,关上门,仍旧能听到前屋许芳说话声。

“我就说不能惯,越惯越不像样,高考复读两年,马上要考试又闹着进文工团,你爸这些年也没在你姥爷面前低过头,为了她头一次上门求人,结果连门都没进去,在家属院大门口淋一天雨,我们脸都丢尽了,想一出是一出...你看她今天回来不闹不吵,不用问也能猜到没考好。”

“妈,你也别生气,我看经了此事,玲子懂事了许多。”起码一路回来,季建华观察发现了这点。

“算了,提起她我就生气,她就是来讨债的。”儿子几个月才回来一次,许芳也不想闹惹怒了那个小阎王,弄的的家里又吵又闹的,拉着儿子打量起来,“瘦了,出差没休息好吧?不行和厂里说说,以后出差让别人去。”

“妈,出差挺好,能看到外面世界,你不知道南方发展的有多快,你看看我给你买了啥回来。”

“这得多少钱啊?”

“不贵,南方便宜,我一个月工资。”

“乱花钱,你上班多辛苦不知道,妈年轻时什么好东西没见过,以后不许再买。”

“这几次出差我和同事还倒腾些东西回来,转手卖出去,现在我手里有钱。”

等一家人吃晚饭时,季玲就看到了许芳无名指上的金戒指。

不过因为她的出现,许芳的脸又绷了下来。

季玲对原主的家人没有感情,所以他们的态度,也影响不到她,她安静的吃着饭,等上大学自然可以名正言顺的离开季家,然后过自己想过的小日子。

“多吃点肉,你爱吃甜口的,特意多放了糖。”季勇将一块红烧肉放在女儿碗里。

“谢谢爸。”季玲笑笑。

饭后,季玲帮着季勇收拾完桌子,打算回自己的小屋,却被季勇喊到了东屋。

这是有事要说,不然季勇不会让她和许芳多呆。

一家四口坐好,许芳开口道,“这几天你准备一下,拉链厂在招工,你高中毕业,考个厂里文职没问题,上班后安心工作,别在想些有的没的。”

老生常谈,穿过来半个月,季玲每天都能听到这样的话,她不想多说。

处理方法也简单,一个字:拖。

便又像往常一样不咸不淡的说道,“到时再说吧。”

许芳被气的脸黑了几分。

她出身知识分子家庭,又受过高等教育,年轻时因嗓音甜美随许母在市文工团做了歌唱家,为人温柔,纵然再不高兴,也不会骂人。

当年,许芳下乡演出,相中长相英俊的季勇,可季勇只是个普通工人,许芳父母不同意,她为此与父母断绝来往,从北市嫁到北县这个小县城,北县的百货商店招工,她考进去做了售货员。

原主长相融合了父母的优点,清纯干净,偏一双丹凤眼又像永远蒙着层水雾,声音更随了许芳。

原主之前性子掐尖强势,便也让人忽略了她的嗓音,季玲穿过来后,她性子本就温柔恬静,如此一来,说话声音也变得甜美软糯,笑时嘴角还带着两个小酒窝,带着一股子憨憨的可爱。

以前掐尖强势,母女两个水火不容,如今是吵不起来,许芳只觉得心里的邪火更旺。

最后愣是憋出一句粗话来:滚。

结束了今晚的谈话。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被骂拖油瓶,我在年代文勤劳致富

穿越前,顾嫣是家中顶梁柱,赚钱养家一把好手。 穿书后,她成了书里的坑弟弟专业户, 不仅害得弟弟跟相恋多年的女友被迫分手,还折磨得当医生前途无量的弟弟远走西南,客死他乡。 继续按照原著中的设定走,当个惹人嫌的作精姐姐? 她顾嫣才不要当拖油瓶,被人瞧不起! 靠着贩卖“才华”,获得第一桶金,做劳务派遣、开饺子馆、开工厂…… 从无到有,从一个农村姑娘到站在行业的顶端,她次次打的都是漂亮的翻身仗! 至于爱情…… 不重要,真的不重要,勤劳致富才最重要, 只是真的很喜欢男主沈榆成那一款怎么办?

王大姑娘·连载中·84万字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炮灰后妈

孙轻一觉醒来,别人梦寐以求了一辈子的东西都有了。 票子、房子、车子、大儿子还有便宜老公,都是现成的。 原以为这辈子不用奋斗就能躺到大结局,谁想到竟然是穿进一本年代文里,成了渣了男主,结婚三年不到就把自个作死的的二号小后妈。 孙轻:作肯定是不能作的,认真搞钱它不香吗? 随随便便装修个房子,室内设计火了,一大批材料商捧着支票找上门,求孙轻指点迷津。 闲着没事带富婆们江边溜达一圈,买了几块地,不到一个月,市值翻了几百倍,富婆们哭着喊着带着全部身家求孙轻带飞。 …… 广置业多存钱,忙的飞起的孙轻,等了又等。 咋还没人来交接糟老头子? 某天江淮把孙轻堵在房门口,眼神危险:“听说某人经常和人抱怨我?” 孙惊恐轻、猛摇头:我不是、我没有,你不要瞎说!

歌舒笑·连载中·166万字

炮灰在年代文里搞内卷

穿成年代文里大反派的亲妈,原主就是个作精,作天作地,把人得罪了个干净,没落个好下场,唯一的儿子也成了书中的大反派,,聪明绝顶,却因为心理阴暗扭曲而走上了歪路。 换了个芯子,李苗苗也没好到哪儿去,既不想去找失忆的男主老公,也不想苦逼的下田劳动,只想当一条混吃混喝的咸鱼,奈何系统一直逼着她做任务,任务刷着刷着,有一天,李苗苗发现她靠着自己已经走上了人生巅峰<本故事纯属虚构>

天妮·连载中·50.6万字

重生八零年代奔小康

林丽清重生到八二年,这一世,她吸取了上一辈子的教训,踏踏实实从头开始,脚踏实地地把自己的小家经营得风生水起。

竹篱清茶·连载中·30.1万字

重生八零靠吃瓜致富

佟瑶没想到买个奶茶还能在大晴天被雷劈了,一睁眼穿越成了80年代,未来世界顶流医生的作妖精小媳妇,好好日子不过,偷钱与人私奔被抓,还一哭二闹三撞墙。 欲哭无泪之下,却发现自己能听懂动物语言,别的穿越者忙着赚钱养家,她只顾吃瓜看戏。 “副主任媳妇收了病人家属送的五斤猪肉,老两口正关门吵架。” “院长这几天痔疮犯了不能坐凳子。” “李老板妻管严,左边那颗门牙就是媳妇打掉的。” “佟瑶作风不正,以前在村里经常和人私会。” 佟瑶没想到有天还能吃到自己的大瓜。 …… 某日,佟瑶听到门口小野猫念叨,“司医生在和小护士在楼道约会。” 佟瑶气冲冲去抓奸,却见某医生正在和一名五十多岁的护士交代患者病情,佟瑶扭头想跑,却被某医生逼入墙角,“听说你是来抓奸的,嗯?” 佟瑶万万没想到,常在河边走,真有湿鞋子的一天。

尹家老六·连载中·61.7万字

年代甜炸了:寡妇她男人回来啦

(全文架空) 【空间+年代+甜爽】 身体被控制,花空积蓄,囤满空间,可转眼间她成了另一个她! 现在穿越都带提前准备了? ………… 穿越后,公婆奇葩,老公失踪,婆家算计,这还不算,因为她还有两个嗷嗷待哺的孩子 ,斗极品,虐渣渣,分家家。 连打带骂收拾掉吸血鬼的婆家后,她带着崽子们吃饱穿暖。 正当日子火红起来时,那个男人居然回来了。 剧本不对吧? 说好的寡妇呢? 说好的独自强美丽呢?

城里的村姑·连载中·48.1万字

重回九零搞事业

一觉从二十一世纪睡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一个只要站在风口浪尖,连猪都能起飞的时代。 李曼君大喜,搞钱搞钱! 不过,就在她挽起衣袖准备与这时代大干一场时,亲妈却一把将吴阿姨拽到她面前。 吴阿姨:“曼君,你也老大不小了,该找个对象成家了,有什么想法你都跟阿姨说,阿姨包你满意!” 李曼君摆手:“退退退!谈对象只会影响我搞钱的速度!” 亲妈闻言抄起鞋底板就追了上来,李曼君慌了,随口胡诌自己要找个有车有房父母双亡的对象。 吴阿姨大喜:有有有,包你满意! 李曼君错愕,这世上真有如此天定良缘? 那她就去瞧瞧!

悠闲小神·连载中·36.2万字

重生九零之肥妻当自强

前世,周慧兰又肥又傻,不仅净身出户众叛亲离,唯一的女儿还被设计惨死。 重回那一晚,周慧兰撑起两百斤的身躯,亲手把渣男前夫送进警局,小三闺蜜也别想跑! 无意间打开神奇空间,她果断带着崽崽一起减肥,一双手也仿佛有了魔力。 再普通的萝卜白菜只要经她之手,就是人间美味。 卖小吃、开饭店,再到连锁大酒店,成为首位国宴女厨师,开了挂的人生别提有多爽! 只是那个自带药材香气的高冷男人,怎么总是跟在她身边, 连自己的宝贝女儿,都跟他越长越像了?

谢十安·连载中·48.2万字

穿书九零,大佬的炮灰前妻觉醒了

【忠犬+空间+甜爽+中医+双强】 孤儿院长大的男科医生江寒烟,穿进了一本书里,成了一个空有美貌的大冤种女配。 不仅假怀孕骗婚,还惹上一堆桃花烂债,娘家一群吸血亲戚,灵气空间被堂姐抢走,堂姐成了人生赢家,她这个大冤种却替弟弟顶罪惨死在监牢里。 开局就是一个惨,生存达人江寒烟一点都不慌,先抢回灵气医药空间,再和那抠索的短命老公把婚离了,然后她再努努力,拼搏成为快乐潇洒的单身富婆 。 可是,一靠近那短命老公后,她这走几步就喘三喘的破身体,竟眼不花耳不呜神清气爽了,这婚……特么没法离了! 同床异梦时,陆尘清高孤傲,“要钱没有,不服就滚蛋!” 如胶似漆后,陆尘将人按在墙上求:“钱和命都给你,老公最爱你!”

老羊爱吃鱼·连载中·33.8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