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见犹怜是盟主

我见犹怜是盟主

月出云

玄幻言情/已完结

70.5万字

完结于2024-01-2321:30:00
姜画角是伏妖师,却披了妖的皮囊,成了胆小如鼠、动辄流泪的朏朏妖。 * 在烈狱中被折磨得奄奄一息,她誓要拉着虞太倾同归于尽。 虞太倾:说好的胆小如鼠呢? 画角一把推开他,捂眼尖叫,怕怕。 虞太倾:??? 我的脸比烈狱还可怕? * 暗地里诛妖,她玉指拨弦,伏妖曲奏得妖物生不如死。 妖:说好的动辄流泪呢? 画角望着赶来的众人,收招藏起琵琶,将事先收集好的露水滴入眸中,哭得涕泪交加。 妖:??? 为什么死前让我看这个? …… 那年九绵山上,虞太倾最狼狈无助时,遇到了姜画角。她夺了他的吻撩了他的人,逃之夭夭。 其后,她换了张脸赖在他身边。 她对他笑靥如花甜言蜜语,哭起来也我见犹怜,有事黏他没事也黏他。 他知她心有所图,冷眼旁观,却不知心已在不知不觉中沦陷。 直到有一天…… 她孤袖揽月,单刀伏魔,闯摄魂阵,一双素手,一把琵琶,杀得天地变色。最后,她伏妖刀回指,对着他冷冷一笑:伏诛吧!妖孽! 哦呵,他终于知她所图为何,却也——痛不欲生。

第01章借脸

张二花不过是弯下腰采了株草药,再起身时,天光已暗,朔风卷着鹅毛大雪,铺天盖地而下。

自煦暖的春日至隆冬,不过一俯仰间。

手中刚采下的龙胆草肉眼可见地冻结,寒意自四面八方袭来,适才还嫌厚重的春衫,这会儿裹紧了也不足以抵御寒冷。

明明是晌午,天色却诡谲如夜。

张二花脑中忽然浮起阿娘常说的那句话:天色有异,妖物出没。

她慌忙提起药篓,向山坳外跑去。雪花癫狂飞舞着,犹如迷路的白蝶儿,扑到脸上,冷意沁人。

忽然,“咣”一声巨响,什么东西自山崖上跌下,砸落在她身前不远处。

张二花猛地顿住脚步。

山坳里雪落无声,一片死寂,唯有她的心跳声,急促而慌乱。

那是一辆马车,镶金饰玉,可惜已经散架了。车夫和一名仆妇摔落在地,生死不明。

九绵山距京城阑安城不远,一些京城贵胄都会在山中建别苑,闲时来此游玩。听闻,静安公主近日要在山中别苑开桃花宴,想来,这辆马车的主人便是前来赴花宴的。

张二花着实不懂世家贵女的浪漫,只道桃花固然好看,可也不能当饭吃,驱车数里前来赏花,大可不必。

如今车翻人亡,图什么呢?

她这般想着,正欲绕过去,忽见倾翻的马车车帘一动,一名华服女子自车中钻了出来。

形容虽有些狼狈,张二花还是看傻了眼。

这便是阑安城的大家闺秀?

那张脸毫无疑问是美的,但吸引张二花的,却是织锦华丽的服饰、精雕细琢的簪环,还有鞋面上的珍珠,闪耀着晃瞎眼的光芒。

不过,为何她竟毫发无伤?

女子看到了张二花,惊得花容失色,颤声问道:“你……你是谁?”

张二花正不知如何答话,不远处有一点灯光亮起。

那亮光犹如鬼火,穿透雾气摇曳而来,让张二花心头平添惧意,忙避到车厢后。

亮光渐近,张二花看清,那是一盏风灯,银红色细纱面,映出的光也是淡红色的。提灯的是一个红衣女子,她的脸隐在暗影里,看不甚清眉眼,但灯后的身段风流袅娜。

“可要我相助?”提灯女子问。

极美的嗓音,慵懒中带一丝清寒。

风灯摇曳,光影流转,映出女子半边脸庞,美得不似凡尘女子。她像是话本中的狐女,又如屈子笔下的山鬼,天生三分妖气三分鬼气,余下四分,大约就是清气了。

至清至妖,在她身上融合得如此丝滑。

荒山野外,幽魂般出现的女子,又不是山里人,张二花不敢再想下去。

提灯女子向前伸了伸灯杆,朦胧的光晕映在华服女子的手上。

玉指纤纤,宛若白瓷雕琢般细腻,这样一双手,张二花看了不免羡慕。只是,葱白的中指上,却有一道若隐若现的红线。

提灯女子吃惊地蹙眉,伸指欲要抚上红线。

“你……你要做什么?”华服女子吓得不轻,以袖掩住手指,后退两步靠住车厢,稳住一直在打颤的身子。

“你这张脸已被妖物看中,马车跌落山坳,他们都受伤,偏你无事,便是妖物所为。”提灯女子瞥了眼昏迷不醒的车夫和仆妇。

“你……你浑说,怎……怎会有妖?”华服女子颤声说道。

提灯女子淡淡的目光瞥过去,嗓音清寒:“若无妖,你手上的红线又是谁牵的?”

红线?

华服女子低头看到红线,用力去扯,却发现红线似是黏在了她中指上。

“这是什么?为何取不下来。”

提灯女子不语,只上前一步,抚上女子手指,一道白光闪过,那道红线竟挪到了提灯女子手指上。

她低语:“你这张脸,我暂借一用,你可愿意?”

张二花只觉一股寒意自脊梁骨升了上来。

脸……脸也能借吗?

她长于山林,儿时最爱到山里疯跑。阿娘为了让她不到山里去,常给她说一些鬼话,什么狐妖魅人、小鬼抬轿、妖怪画皮……

她因从未见过,对阿娘的鬼话半信半疑。可今日,她怎么觉得提灯女子就是画皮妖,是在骗华服女子的脸。

张二花躬腰缩肩,悄然后退,忽听得华服女子一声惊呼,张二花吓得脚下一崴,整个人扑倒在雪地里。

一角绣着雅丽花纹的绯红裙裾飘然而至,提灯女子已然站在她面前。

张二花吓得埋首在雪中,不敢吭声。提灯女子的声音飘来,问了一句让张二花越发胆寒的话。

“小丫头,这山里,可有模样俊俏的郎君?就是那种模样极好,与那位小娘子一看就很般配的。”

啥?还要找模样俊俏的郎君?

张二花拼命摇头:“没……没有……”

这也是实话,山间村落皆是粗汉。

提灯女子失望地哦了声:“小丫头,既是都看到了,还不去唤人来救她们,自是少不了你的好处,倘若不救……”她俯身,伸出纤细的手指,挑起张二花的下巴,眼波轻转,“你这张脸,我瞧着也不错。”

张二花吓得一迭声答应:“我救,我救,我这便回村让阿爹阿叔们过来救人。”

提灯女子这才满意一笑,放开张二花,转身离去。

雪地上留下两行脚印,许是鞋底上有花的绣纹,踩在雪地上步步生花,比过年时,张二花阿娘剪的窗花还要好看。

张二花却无暇欣赏,跳起身来向村中奔去,仓皇间掉了一只鞋,刺骨的冷意透过布袜钻入脚心。

除了害怕还是害怕。

其实,她只晓得提灯女子很美,模样却没看太清,但华服女子的脸,她却看得清楚明白。

方才,提灯女子挑起她下巴那一瞬,她看到,她的脸已然换成了华服女子的脸,清丽温婉。然而,那双好看的眼眸深处,却好似藏了一个晦暗不明的世界。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长门好细腰

城破那天,冯蕴被父亲当成战利品献给了敌军将领。 人人都惋惜她即将为俘,堕入火坑。 她却将出城的小驴车遮得严严实实,不敢让人看出心中窃喜…… 年幼时,她行事古怪,语出惊人,曾因说中一场全军覆没的战争,差点被宗族当鬼邪烧死。 长成后,她姝色无双,许州八郡无出其右,却被夫家拒娶。 生逢乱世,礼崩乐坏,一个女俘何去何从? “不求良人白头到老,但求此生横行霸道。” 上辈子冯蕴总被别人渣,这辈子她要先下手为强,将那一个两个的,什么高岭之花、衣冠禽兽、斯文败类……全都渣回来。 —— 别人眼里的冯蕴:脑子有问题的疯美人。 冯蕴眼里的冯蕴:我什么都知道,我大概是这个世界的神吧? 他们眼里的冯蕴:她好特别好奇葩,我好喜欢! —— 【本文架空,请勿考据。作者不避雷,不喜欢请直接X掉,勿告之!】

姒锦·连载中·151万字

大明英华

金刚手段,菩萨心肠。 航海时代,冷眼向洋。 无CP文(女主无CP,女配男配有CP)。现代十八线编剧小郑,穿越明朝万历末年,从第一条人脉、第一件绣品、第一桶金起步。

空谷流韵·连载中·119万字

少君骑海上

施宣铃幼年从大山里回了皇城,开始被迫伪装成一个规规矩矩的世家小姐,可骨子里始终渴望自由。 多年后朝中风云变幻,越家世子跌下云端,被流放到海上孤岛,还惨遭她二姐悔婚,她却在这时站了出来。 “我愿陪世子一同被流放!” 机会难得,她终是可以逃脱高门大户。 于是盈盈一拜,演技惊人:“我早已爱慕世子多年,愿生死相随!” 恰巧在门口听到的越世子震惊了—— 施三小姐竟然……心悦于我? 远赴海上的一路,她对他花式表白,鼓励他振作起来,他总忍不住想着—— 她就这么喜欢我吗? * 施宣铃是个很会说甜言蜜语的爱情骗子。 越无咎是个很会自我攻略的病娇恋爱脑。 * 【病娇忠犬美强惨少年VS纯真灵动扮猪吃虎少女】 ——她说,小灰猫不要哭,我陪你等雨停,一同看那道长虹贯日,好不好? ——他说,是你先对我这么好的,我不信命,却信你,我踽踽独行至今,得见天光,宁死也不会放手。 * 少年夫妻,患难与共,生死不弃,无论海上浮沉,波诡云谲,总有我给你的一个家。 * 一事能狂便少年,赤子之心永炙热。 一群少年少女的海上热血历险记,并肩作战,揭开几百年前波诡云谲的王朝秘密。 * 每天中午12点准时更新!

吾玉·连载中·66.4万字

美人羸弱不可欺

第一次见面,杜清檀被退婚,暴跳如雷,恶狠狠挥出一记左勾拳,然后弱鸡身体配不上,晕了……独孤不求帮忙叫了个医,报酬是《五种左勾拳的使用方法》。 第二次见面,杜清檀去退婚,楚楚可怜,一言不合就吐血,顺顺利利挣了百两金,独孤不求见者有份抽走五两金。 第三次见面,杜清檀被逼债,悲愤欲绝,哭兮兮拿出一份“祖传食疗秘方”偿债务,独孤不求急公好义带头捐款做保镖,顺便带走了《散打鞭腿之要领》。 第四次见面,杜清檀被逼婚,凶悍绝情,硬生生把男方逼得无地自容、只求速死以谢天下,独孤不求两眼放光毛遂自荐想做入幕之宾。 第五次见面,杜清檀做了官,端庄温婉,以食医人,名动天下,只是得了失忆症,忘了故人,独孤不求弱小无助地爆了杜女官的假面具。

意千重·完结·93.8万字

竹漂美人

#已签约出版。 黎箫初次见竺笙,她脚踩一根竹竿,在赤水上面练劈叉。 OMG,再现武侠小说名场面“一苇渡江”,中国轻功水上漂? 一个念头就此萌生…… 离家出走的富二代,一心成为自媒体优质内容导演。 在对竺笙的跟拍中,他的一颗心彻底沦陷。 竺笙有一个舞蹈梦,现实中碰壁后,她将舞台搬上了大江大河。 水上芭蕾、水上飞天、水上民族风、水上采月亮…… 一人一竹一条江,火爆全世界。 【非遗传承人天生舞感小姐姐】X【风度翩翩镜头酷炫的小哥哥】 欢喜冤家互动日常,打脸极品为辅,个人成长为主。 本书又名《我靠水上漂惊艳全球》。

烟水漪·完结·60.7万字

炙热撩人

凌洛跟身边朋友介绍迟宥枭:“我老公玉树临风,风流倜傥,是他父亲最宠爱的儿子……” 迟宥枭跟身边朋友介绍凌洛:“我老婆乖巧听话,国色天香,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 某次商会,众神抢夺国外医药市场的竞标会上,杀机四起,慌乱之中,四目相对。 “老婆,你不是连京都城都没出过的小丫头吗?” “老公,你不是好吃懒做,不思进取的富家少爷吗?” 身份暴露,才惊觉了一件事,斗了那么久的死对头居然是枕边人?

解放西荔枝·完结·57.3万字

重生可以撤回吗

钟少虞是修仙界难得一遇的奇才,也是修仙界鲜有的好人缘。 大师兄,万千少女心目中的白月光,对钟少虞一见钟情:“等天下无恶妖,我就娶你。” 小师弟,顽劣的很,怼天怼地怼空气,唯独对钟少虞言听计从:“我得回家问我师姐。” 就连隔壁山上的小师妹,都把钟少虞当成偶像一样供着:“钟少虞用的是这个颜色的剑穗,所以我也要用。” 后来……这些哄着围着她转的人联手把她挫骨扬灰了。 再后来,钟少虞没想到自己会再活过来,但是她睁眼遇见的不是那些把她挫骨扬灰的旧人,而是她曾经活着誓死要除去却没能除掉的大敌姜予。 那个时候的姜予,她都不是对手,这个时候的姜予,已经强到整个修仙界绕而远之。 钟少虞看着随随便便一巴掌就能拍死自己的姜予,险些哭出声来:嗷呜~重生可以撤回吗?

叶非夜·连载中·14.7万字

长公主娇养了美强惨质子后

“既生天家,如不能执刀斩鹿,就要砧上待宰。” 她是南朝最尊贵的长公主,以扶光为名,意扶光之光,日华也,睥睨众生。 后来她遇到了,那个从北朝来的质子—— 姬如玄! 一个彻头彻尾的大疯批。 他们一个是高高在上的南国公主,一个卑微如泥的北朝质子,命运注定,永无交汇。 怎料一夜之间,风雨骤来, 混身是血的北朝质子,以血肉铺途,尸骨载道向她走来,跪在她的面前: “长公主,是要做与臣共享山河,此生独一的皇后?” “还是君临天下,生杀予夺的至尊女帝?” “如果都不愿,就做我的妻,我把命给你,余生都依你。” “你,永远是我的云上日,扶桑光。” “臣,永远是您的裙下之臣。” …… 姬如玄被送到南朝做质子那天,见到了一抹光。 她叫姜扶光。 她高高在上对他说:“常言道,狗仗人势,既是丧家之狗,便也无势可依!” 后来他对她说:“养狗吗?无家可归的丧家之狗,可奶可狼,会看家、会打架、会咬人、会护主,会暖床,讨主人欢心,且忠心主人,永远不会背叛。” 来南朝之前,姬如玄对属下说:“去南朝的第一个任务,就是杀姜扶光。” 后来属下看到,主上将南朝长公主按在怀里亲,嘶声哄她:“乖,叫一声君玄哥哥,命都给你。”

犹似·连载中·115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