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冷冰冰世子被娇软美人撩动心

惊!冷冰冰世子被娇软美人撩动心

风花雪玉

古代言情/已完结

31.1万字

完结于2023-04-0309:39:44
朝华长公主大病一场后,发现自己竟是一本书里的恶毒女配。 心思恶毒,心狠手辣,还是一个恋爱恼。 被自己心心念念的白月光男主,千刀万剐,五马分尸而死。 好在绑定恶女系统,只有拉拢大反派驸马便能改写悲惨结局。 …… 谢卷不觉得娶了公主是人生美事,只能看不能碰,每天都好郁闷。 有一天公主性情大变,竟然允许他睡榻? 朝华笑道:“我们才是夫妻,不提外人。只要驸马高兴,什么都可以。” 谢卷:…… 莫不是病糊涂了。 朝华一心只想改写结局,结果…… 朝华:“……”一个个怎么人设都崩了?

第1章噩梦中惊醒

【宿主觉醒,恶毒女配自救系统绑定中……】

【绑定成功】

盛夏的天一片湛蓝,清风缕缕,拂动悬挂着的白色薄纱。

薄纱内,拔步床上朝华眉头微蹙,睡的不安稳,一场恶梦让她瞬间睁眼惊醒。

“公主,您醒了!”外侧守候的宫女忙撩起薄纱急步快速走进来,伏跪在拔步床前轻唤了声。

从外看,隐约可见床上坐着位美人。

朝华面色苍白,乌发都被汗水打湿,目光有些呆滞看了眼四周,过了许久才缓过来,“本宫这是怎么了?!”

“公主在马场受惊,回来就大病一场已经昏睡了三日。”秀禾的声音带着哽咽,“太医院都是一帮没用的脓包,好在公主吉人自有天相,总算醒了。”

“公主?”见朝华不说话,秀禾疑惑的又唤了声。

“无事,本宫要沐浴。”

居然会做这样可笑的梦,朝华觉得自己肯定是病糊涂了。

可梦境也太真实了吧?

国破家亡,吊在城楼上示众,最后五马分尸……梦里的画面清晰的浮现脑子里,就仿佛昨日才真实发生的事。

半晌,她伸出手摸自己的脖子,胳膊,大腿完好无损。

她西明尊贵的长公主怎么可能被人吊在城楼上示众?

何况这么对她的是顾妄。

朝华轻笑,只当是一场无稽之谈的噩梦。

只是谁想,脑子里突然又出现梦里的画面,还有一个声音:

“朝华,你心思歹毒,残害忠良,害死朕的阿玥,朕要你不得好死。”脑海里的男人声音阴冷,朝华捂住脑袋,努力睁眼仔细去看,那张冰冷绝情的脸孔,竟是……她心心念念的顾妄?

开什么玩笑?

朝华气的眼眸发红,怒喊道:“给本宫闭嘴!”

“公主息怒!”两名过来服侍她沐浴的小宫女顿时惶恐跪下,连她贴身大宫女秀禾都有些惊慌,心想公主这是怎么了?

“公主……”秀禾疑惑地看了眼朝华,顿感心惊也扑通跪下,此刻朝华满目阴狠杀意,像是刚从地狱里回来的恶鬼。

满屋子宫女大气不敢喘。

朝华乃西明长公主,天生高贵,生的国色天香,娇贵如牡丹,父亲是皇帝,母亲是皇后,弟弟是当朝太子,在西明国可以说是集千万宠爱于一身,帝后的掌上明珠谁也招惹不起,她素来娇纵无比,手段狠毒,性子更是阴晴不定。

公主最是爱干净,不喜欢臭味,驸马爷因为经常练武出汗多,性子又冷漠,没有半点情趣,公主不喜欢,就被赶到了书房去睡。

比起驸马,公主更喜欢东晋国质子顾妄……只可惜皇上不允许他做公主驸马,硬是选了辅国公谢家世子为驸马,两人成亲不到三个月,除了新婚夜,驸马就没有机会亲近公主。

就在三天前公主要骑马,驸马和质子因为公主在马场打了起来,惊扰了公主的马,害公主险些摔落下来受了惊。

只怕公主此刻心情极不好,最好不要往前凑免得惹恼这位金贵的主。

见朝华满头大汗,大家都心想完了,公主肯定是因为汗臭味要动怒。

脑子里的声音,画面挥之不去,朝华捂住耳朵感到头疼欲裂,心想自己肯定病了,扶着床架要站起来,“来人,传太医……”

话音未落,眼前一阵天旋地转,随之陷入了昏迷。

……

再醒来时,朝华已经平静了不少,只剩下恼怒。

什么狗东西,本宫居然是恶毒女配?!

朝华在床上躺翻来覆去,久久不能平息心头怒火。

因为一场大病让她无意间可以从梦中偷窥到了自己未来的命运,并绑定了一个“恶毒女配自救系统”。

她堂堂一国公主居然是一本书的蠢笨恶毒的女配?!

女配是什么东西?!

高贵如她,朝华越想越气,没办法接受。

“什么破系统。”

【我是恶毒女配自救系统】

【要想拯救自己,就要完成任务,我可以根据需求提供未来一些剧情给你,你可以根据剧情调整成对自己有利的剧情,那未来就可以扭转。】

朝华脑子能梦到自己的未来结局,出现一个破系统声音,已经没有什么好奇怪,“那你先告诉我。这本是什么破书,作者是谁。”

【这本书叫《全员病娇都be了》作者:万花丛中过一点就绿】

朝华错愕,“那顾妄在书里是什么角色。”

【疯批男主,未来他会杀了你全家,害你国破家亡的侩子手】

“不可能,他明明说最喜欢本宫……”朝华脸色微变,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最喜欢又怎么样?她是西明长公主,而顾妄是东晋太子,东晋一直被西明打得哭爹喊娘,不得已送太子来做人质求和,顾妄被迫来做质子背井离乡都是西明国害的,他心里岂能没有恨意?

他们是仇敌,他怎么可能对她真心?

她以前怎么没有想到这个问题?

【因为你是恶毒女配心智都被禁锢了,你的人设就是花痴,蠢笨,恋爱脑,还有恶毒。】

【现在觉醒了心智属于你,灵魂就从中释放,那你就拥有了自己的想法不再是纸片人。】

朝华脸色有点黑,不管是不是真的,但就是没有办法接受自己堂堂公主居然是恶毒女配。

【没办法接受就对了,所以你绑定了我】

“哼,那你说说顾妄最后的结局怎么样?”

【这个是未来的剧情,只有你完成一定的任务才能告诉你。】

朝华理了理脑子里的剧情,有的都是她做噩梦知道的,就是一个她的下场,别的剧情没有。

躺在床上,望着床顶,突然说自己是小说里的恶毒女配,还绑定了系统,她需要时间消化一下。

“公主,质子殿下求见,说带楚大小姐来请罪。”宫女进来通传打断了她的思绪。

朝华眼眸微眯,身子斜靠在软榻上,想起梦里顾妄掐着自己脖子的画面。

他怎么敢?哼!

“公主身体不适,还是请质子殿下回去吧!”秀禾望了眼主子,见她眉眼不似从前那般欣喜若狂,有的只是冷漠,便忙挥了挥手,打发小宫女下去,先让顾妄回去。

公主才醒来,刚吃了药,正是虚弱的时候,这样个时候质子带人来请罪,不就是徒惹公主不高兴吗?

在马场的时质子殿下和那个楚玥眉来眼去,被公主发现了,公主估计还下气头上。

顾妄却还敢带人来公主府,怕是不知道这位主的脾气?

记得去年,有个不知死活的世家小姐有意勾搭顾妄,被公主撞见了,惹恼了朝华,最后那世家小姐没有活着走出宫门,那小姐的家人来领走尸体,众人见了都不寒而栗。

何况,这次醒来后不知为何,公主像变了个人似的,躺在床上望着床顶,时不时自言自语。

如今提到顾质子眼里更是没有半点从前的爱慕之情。

“让他们进来吧!”朝华突然开口,喝了口茶润嗓子,声音温婉清脆。

记得梦里,顾妄说她害死了他的阿玥,想必他真心爱的人就是这位楚家大小姐楚玥。

楚玥被誉为京城第一才女,她才貌双全,还精通医术。

和顾妄认识,貌似是救过他。

两人早就暗中相互生情愫,就在她眼皮底下的事,她居然都没有发现,从前可真是眼盲心瞎。

朝华眸色渐渐暗沉,这次倒要看看鹿死谁手,顾妄你别想在蒙骗本宫。

楚玥是第一次来公主府,他跟着顾妄,神色倒是镇定自若。

“楚玥见过公主,马场是我们楚家的,公主在马场受惊,是楚玥的疏忽,听闻公主病重,臣女略通医术,可为公主诊治。”

楚玥和她一般年纪,十六岁的豆蔻年华,穿着一身青衣裳,生得肤白貌美,称得上是位美人。

“小事一桩,本宫身子已经好利索了,楚大小姐不必挂心。”

楚玥暗松了口气,听闻这位公主十分娇宠,性格跋扈,又喜欢顾妄,此番跟他一起来,她还担心朝华公主会因为嫉妒而迁怒她和楚家,没有想到竟然这般好说话。

旁边顾妄立于身侧,他身长玉立,墨发银色镶玉的发冠固定着,穿着墨兰色对襟长衫,腰坠着一块玉,比起她的太子弟弟,他穿戴可以说极为朴素,浑身却是俊雅矜贵。

两人暗中交汇一眼,心里都很是疑惑。

朝华将他们暗中眉目传情的画面尽收眼底,心里冷笑了声,“顾妄,本宫病了这么久,你怎么才来见本宫?”

她故作从前那般娇纵模样,有意生他的气。

顾妄这才打消心里的疑惑,忙上去几步,“朝华你别生气,我最近子在楚将军府上学武,有些忙。我想学好武功,以后可以保护你。”

那天在马场,他和谢卷打了一架,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你想学武跟我说啊!本宫找人教你,楚大将军军营事务繁忙,哪有时间教你啊!”朝华从软塌上直起身走到他身边,仔细打量着他。

顾妄微微低着头,眉眼生的极俊美,高挺的鼻梁,一双狐狸眼狡黠又深情,左眼角有一颗美人泪痣,双眸轻轻一眯,轻瞥上一眼,便如暗夜里勾人的狐狸精。

朝华从前最爱他这双眼,这张脸,都说狐狸最是狡猾,不曾想过顾妄这般乖巧都是为了诱惑,迷惑她的心智。

平时所做的一些讨好之事,不过都是为了更好的利用她。

他现在就如收起爪牙的狼崽,毫无攻击性。

“公主如今已经有了驸马,我不好总来公主府,这样驸马爷会生气的。”顾妄眼帘轻抬,狐狸眼好似深情又伤心的望着她,语气里有些哀怨。

他只要露出这样的表情,朝华必定会心疼,然后骂谢卷是一个粗鲁的武人,跟他就是云泥之别,会说都是父皇母后的意思,她不曾想过要谢卷做她驸马。

有机会本公主定会休了他。

顾妄等着她这般说。

可等了半天却不见公主骂谢卷。

朝华在沉思,谢卷最讨厌顾妄,老说他狡诈虚伪,莫非他早知道?

谢卷是什么角色,朝华心里问小系统。

她不喜欢谢卷,嫌弃他冷冰冰,不解风情,嫌弃的要命,连做梦都没有他的影子。

【谢卷是未来的大反派,可以说目前为止唯一能和男主抗衡的人,顾妄心思缜密,城府深,还擅长用美人计。】

【你想改变剧情,我就给你发任务】

朝华眉头微蹙,什么任务?!

【拉拢未来的大反派驸马爷啊!获得他的好感+2分,透露一章的剧情】

朝华心里有些抓狂,让本公主去讨好一个粗鲁人,亏你想的出来,本宫可是堂堂公主,他谢卷只配给她端洗脚水。

“朝华,你怎么了?”见她不说话,顾妄心生疑惑,忍不住轻唤了句。

他声音温柔如化开的水,挠人心。

朝华抬眸,便撞见他黑如墨玉的眼眸,心里暗嘖了声,果然擅长用美人计,可惜她不会再上当。

“你要去楚家学武那就随吧!你来公主府,谢卷的确不高兴。”

顾妄眼中掠过抹惊讶,“朝华你……”

话音未落,就有小宫女进来通传,“公主,驸马爷在外求见。”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踹了作精竹马,我被校草娇宠了

沈唯一有个年下竹马男朋友,弟弟好,弟弟妙,身高腿长腰力好,心思很野很会撩。 十八岁的江执意肆意爱玩没有定性,奶or狼一键切换,弟弟颜正性野,受到无数女生追捧。总以为那个只要他叫声姐姐就会无条件妥协的人,会一直哄着她,却不料那个人突然就不要他了。 分手就分手,谁反悔谁是狗。 却不想那个自己叫一声“姐姐”就红了耳根,什么都愿意让着他的人竟然一去不回头。 十八岁的沈唯一喜欢一个人是真喜欢,说不爱的时候,也比谁都决绝。她说:“江执意,老娘谈恋爱是为了开心,不是为了给自己添堵的。” 后来的江执意,为她不顾一切,把自己弄得满身是伤,把头低到了尘埃里,却看到她在别的男生怀里笑颜如花,嫉妒地发了狂。 盛汀,Z大的学霸男神,高岭之花,认识他的人都说他眼里除了学习什么都没有,是他们见过最清心寡欲的人。殊不知在见到沈唯一的第一面,他连她们未来孩子叫什么名字都想好了。 【#竹马VS天降,不求被全世界宠爱,但求这一生是你一个人的例外。】

梨萌鱼·完结·50.2万字

穿书逆袭:白月光她画风不对

慕清姜穿成了一本古早虐文里作天作地的恶毒女配。 女主的肾,她要! 女主的子宫,她也要! 然后恶有恶报家破人亡死无全尸…… 要命!慕清姜当场怒崩人设! 说爱她却娶了女主的男主?滚! 圣母又恋爱脑的女主?走好不送! 可是——,为什么剧情还在继续? 为了保全小命,慕清姜不得不掺和进去,势必要拉歪剧情。 拉着拉着,女主好像有点不对劲了…… 等等,她这个用做挡箭牌的未婚夫为什么也越来越粘人? * 姜姜:我喜欢狗都不会喜欢他! 谢煊:汪汪汪。

冰糖名可乐·完结·66.7万字

娇娇美人咸鱼后,病弱王爷踹门哄

顾兮得知自己是假千金后,高兴地仰天大笑三声。 这些年,为了侯府脸面,她要一直维持京城第一才女的逼格,太累了! 这侯府嫡女谁爱当谁当去。 她要睡懒觉,她要享受,她要放纵,她要当混吃等死的咸鱼! 真千金携系统穿越而来,一心要将顾兮踩到脚底下,取代她,成为贵女圈的顶级流量。 然而,过了许久,真千金还有想看顾兮笑话的人都傻眼了。 顾兮一个落魄假千金,怎么成了京城权贵们的团宠了。 太后表示,顾兮是我的干女儿,谁瞧不起她,哀家就抄谁的家。 如宝郡主表示,顾兮是我好姐妹,谁欺负她,本郡主抽谁的鞭子。 安郡王表示,顾兮是我的恩人,谁让她不开心,本殿下就打断谁的腿。 某王爷表示,你们都一边去,本王的女人自己会宠,不用你们! 顾兮…… 不用了,谢谢。 她自己可以过得很开心!

月土月土·完结·60.6万字

救命!嫁给糙汉将军后被宠野了

新书已开《重生后,撩翻禁欲侯爷我成白月光》。沈漓本以为穿越到古代已是此生最大的挑战,看着面前的赐婚圣旨,她两眼一黑,嫁给司炎那个疯批?还是一起毁灭吧! 赐婚的传闻不胫而走,有不少人幸灾乐祸,谁不知道那冷面将军最厌烦娇滴滴的贵女。 然而… 在不久后的宫宴上,众人亲眼看到司炎把小娇妻压在墙角,宠溺满满的摸了摸她的头,并低声诱哄。 “看你刚才跑的挺快,腿不疼了?” 沈漓红着耳根拍掉他的手,嗔他一眼。 “还好意思说,你能不能正常点,没看到刚才那些人看我的眼神多奇怪。” 开口后,沈漓才反应过来自己更像是在撒娇,顿时板起小脸。 “不管不管,你晚上去书房睡。” 被教训一通后,司炎不怒反笑。 “好,书房里的塌正好能睡两个人。” 沈漓皱眉:? 司炎看她表情“啧”了一声:“想我抱你睡?真麻烦,不过也不是不可以。” 众人:我是瞎了还是聋了,这还是那个杀伐果断不苟言笑的司炎? 这大概是一个野狼变忠犬的故事。

蓝西梦西·完结·83.1万字

郡主娇软!病娇反派馋疯了

【娇软笨蛋小美人x隐忍偏执大反派,甜宠苏撩】 华羲郡主国色天香,荣宠无双,求娶的人踏破皇城门槛。 近日却梦魇缠身,梦中城门大破,她为人所掳,只看见男人身上有一道疤痕。 郡主吓得花容失色,求圣上挑了位侍卫贴身保护。侍卫清俊温润,端如明月,深得郡主欢心。 哪知噩梦成真,叛军攻入皇城,点名要献出华羲郡主。 小郡主眼泪汪汪,收了一抽屉黄金珠宝,塞进侍卫怀里:“本郡主命不久矣,你把这些收好,逃出去过日子吧。” 侍卫温柔一笑,不慌不忙斩下叛军首领头颅,不染纤尘的手拥佳人入怀:“还有谁要送死?” 叛乱平定,郡主大婚,在新郎身上看见一道熟悉疤痕。 笑容越来越僵,新郎却对她微笑:“新婚之夜,郡主为何发抖?” * 李明寂觊觎华羲郡主一世,却落得她死在他怀里的结局。 一朝重生,他从头谋划,披上温润外衣,做她眼中的谦谦君子。 佳人如天上皎月,却逃不出他掌心。

年年养猫·完结·41.9万字

夫人离家十年后回来了

(新文《权臣家的仵作娘子》已发,欢迎关注~) 【相爷追妻+养娃日常】 俞九清天众奇才,年少称相,是天下人景仰的对象。 谁都没想到,这样一个几乎无所不能的男人会被自己的夫人无情抛弃。 十年来,没人敢在俞九清面前提起他夫人的名字,所有人都觉得他定然恨透了那个狠心的女人。 然而,十年后,那个女人突然回来了…… …… 时空管理局的沈卿回去接受了一个考核,回来后发现世界已是过了十年,自己一不小心就成了抛夫弃子十年不归家的渣女。 面对冷若冰霜的丈夫和正值青春叛逆期的儿子,沈卿欲哭无泪。 欠了的债,总是要还的。

细雨鱼儿出·完结·68.3万字

太后她娇媚动人

穆清朝承认,前一世,她有点恋爱脑了。 心仪的男人是个渣男,联合她的表姐,把她送到半截身子入土的老皇帝身边。 最后落了个妖妃骂名,受极刑之苦,背天下骂名,连累满门…… 重活一世,她清醒了。 她不做渣男皇妃了,要做就做渣男母妃…… 她目的明确、手段凌厉,将前世陷害她的仇人一个个手刃,一步步坐稳太后的位置。 “妖后”两个字也让人人闻风丧胆。 穆清朝不在乎,她只要自己过得好,哪里管别人怎么想? 可是转身,她落进了一双深邃的眉眼中。 江泊这样的人啊,活得清心寡欲,美色钱财一概不要,家人死光了,孤零零独守边关七年。 这样无趣的人,怎么总是让人忍不住想逗一逗呢? “听闻将军一身正气保家卫国,哀家到了夜里总觉得心里慌慌的害怕呢,将军能不能用你的正气来帮哀家压一压?” “将军将这腰带压在哀家这儿,若是将军说话不算数,哀家就出去说是将军轻薄哀家……” 穆清朝这么逗着逗着,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那只可远观的高岭之花,不食人间烟火的下凡谪仙,她怎么生生在他眼中瞧出一丝欲望来了? 世人皆传穆清朝是妖后,刚开始江泊也是这样想的。 后来啊,他看到那蠢蠢欲动、心思不纯的皇帝,他慌了,急急惶惶跑到战场上,拼杀一身军功,就回来“讨赏“来了。

南风十里过境·完结·47.8万字

岁岁嘉宁

【单纯明艳公主×腹黑偏执权臣】【1v1】 穿进死对头的贴身玉佩怎么办? 对方日日夜夜磋磨她怎么办? 某日,谢霜歌忍无可忍,躲开了对方欠揍的手。 楚无恨:“?” 他再伸手,又抓空,他的玉佩在他眼皮底下妖娆的躲开了。 楚无恨:“野鬼?” 谢霜歌:“大胆!” 楚无恨闻言玩味的笑了起来,“原来是公主,是臣有眼无珠。” 谢霜歌:“知道还不把手拿开?” 楚无恨轻笑着抓住玉佩,细细摩挲,“情难自禁,公主见谅。” 谢霜歌:……滚啊! * 谢霜歌身为大燕最尊贵的公主,向来心想事成,直到遇到楚无恨,一切都变了。 他总是炽热深沉的看着她,然后千方百计给她心上人使绊子。 谢霜歌起初以为他有病,直到进了他的玉佩,她才发现是她有眼无珠。 心上人黑心烂肺,接近她只为前途。 死对头手段狠绝,却对她呵护备至。 谢霜歌思量片刻,果断投身死对头的怀抱,心上人?死一边去! 嗯,真香。

非扶·完结·66.7万字

重生后!我嫁给了奸臣爹的死对头

重回二十年前的苏知意很忙,忙着带奸臣爹走向贤臣之路,忙着种田赚钱,忙着与奸臣爹的死对头首辅搞好关系。 因为阿爹的死对头是少年首辅,过于冷漠,不好接近。 所以苏知意坚持每天都在他身边晃,晃着晃着,少年眉头突突一跳,觉得不对劲儿:小姑娘心悦我? 有了这个想法之后,感觉小姑娘每个行为都有目的。之后……少年首辅彻底沦陷了。他开始爱屋及乌,给那个奸臣善后了,也开始帮他往贤臣的路上带。 就在奸臣爹以为收获了一个朝堂上志同道合的好兄弟时,发现那所谓好兄弟,正在和自己家的娇娇低声耳语。 他怒了:我把你当兄弟,你把我当岳丈!

棒棒小可爱·完结·46.7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