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日折欢

春日折欢

傅五瑶

现代言情/已完结

38.9万字

完结于2023-05-0414:26:26
【已签出版】 (男二上位,双洁) 七年时间,商应辞以一己之力,让商氏成了青城最负盛名的高门。众人艳羡施意眼光好,高攀良人,余生无忧。 只有施意知道,那个为她跑遍青城买反季桃子的少年,早就消失了。 青城的春日,施意咬着雪糕从超市走出来,看见商应辞和乔家的小姐在街边相拥,难舍难分。 她安静看着,下一秒将订婚戒指和雪糕一起扔进了垃圾桶。 数月后,施家小公主和青城新贵沈先生的婚事传的沸沸扬扬。商应辞死死抵着施家的大门,声线颤抖:“这才几个月?” “施意一脸漠然:“几个月足够我桃子过敏了。” — 施意记事时沈荡就已经是她家的常客了,少年一身洗涤发白的衣裳,从管家手中接过钱,离开时背影挺直单薄。 岂止云泥之别。 后来十九岁的沈荡跪在雪地里,小公主撑伞走过,眉眼间都是厌恶,“一个伸手问我家要钱的穷小子罢了!” 一去经年,当年一贫如洗的少年成了商业新贵。没有报复,他甚至吝惜对她多一个眼神。 直到后来一贯不形于色的男人醉酒后红了眼眶,扣着她的手腕声音低哑:“施施,现在呢?现在我配得上你了吗?” 见到施意的那刻沈荡才明白,那些靠时光释怀的人,是经不起再见的。 【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前期校园,后期都市】

001“别来无恙,沈荡。”

青城的春日大雪未停,风裹挟着雪打在窗户上,宛如沉闷困兽发出的响动,溅起的雪沫氤氲沾染落地窗,结成水雾,在昏昧的房间掀起潮湿感。

施意侧躺在床上,眼前是幽暗的手机屏幕,上面只有一行简单的字。

商应辞说:“取消婚约可以,当面谈。”

施意盯着这几个字看了半晌,把手机搁在了一旁,打开了床头的水晶台灯。

她的脑海中,都是今天商应辞和乔温宁纠缠的画面。

一个是她的未婚夫。

一个是被她想方设法撵出青城的故人。

而她,她站在马路对面的便利店门口,看着一身明艳的乔温宁紧紧抱着商应辞,哭得我见犹怜。

他们的身后,是商氏恢宏矗立的大厦。

商应辞何许人?时间宝贵到以分秒计,平日里她见一面都要提前知会的男人,居然也会在工作时间撇下所有人,哄着梨花带雨的美人。

施意捏着手中的雪糕,掌心格外凉。

商应辞没有推开乔温宁,甚至皱着眉,说着类似哄慰的话。

施意一直以为,这是自己的特权。

可事实上,这些年他越来越忙,越来越炙手可热,越来越...忽略她。

她对着二人拍了张照片发给了商应辞,下一刻将手中的雪糕扔进了垃圾桶。

商应辞的电话打进来时,她坐在车上,还没等他开口,就干脆的说:“商应辞,我们取消婚约吧。”

之后,同样利落挂断。

回忆戛然而止,施意从床上起来。

大雪将停未停,她穿了一件厚厚的白色羽绒服,一路低着头,沿着复古雕花的楼梯扶手往下走,做贼似的走出了家门。

施家的别墅建在郊外,这个点人迹罕至。

施意不敢惊动旁人,沿着雪路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前,走到很远的公交站台,才摸了摸口袋里的几个硬币,安心的等着四十分钟一趟的公交。

商应辞看见施意时,女孩一身的雪站在门口,脚上穿着毛线拖鞋,软糯的棉质睡衣,外面套了件白色羽绒服。凌晨时分,外面气温低得不讲道理,她一张精致的小脸冻得通红。

商应辞将唇间的香烟夹在指间,缓缓垂下手,放在门把上的手,也下意识握紧了些。

他只穿件黑色的衬衫,冷意后知后觉的开始渗透。

身后暖气充容,面前万丈寒冰。

他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一时间却是失语。

而施意抬眸,棕色的双瞳毫无情绪的注视着他。

她从小就是美人胚子,高中时候就已经因为美貌而小有名气。而商应辞看着她的眼睛出神。

施意真的有一双很漂亮的眼睛,琥珀一样凝着干净纯粹的光,看人时眼波流转,动人心魄。

他此生未见过更动人的。

“已经当面了。”施意先开的口,只是话语生硬,很疏离的口吻。

商应辞狭长的眉眼微敛,夹着烟的手指顿了顿,垂眸侧身给她让了位置,“进来谈,外面凉。”

房间里暖气充足,空气中弥漫着植物精油清淡安神的香气。

施意不是第一次来,一楼窗台的那盆藤萝,还是她送过来的。

她坐在沙发上,背挺得很直。

商应辞倒了一杯温水,放在施意面前。

他的袖子半挽着,露出线条结实漂亮的手臂。

施意抬起头,看着商应辞的脸。

斯文俊雅的长相,举手投足间都是久居上位的寡淡漠然。

当真是滴水不漏的冷静。

大约是察觉她的目光,商应辞拿着茶杯的手顿了顿,

施意错开目光,视线下移,冷不丁看见他中指上的订婚戒指。

她后知后觉的想,这已经是25岁的商应辞了。

“我让助理把感冒药拿过来。”

语调是人前少见的温和,体贴入微。

他放低姿态,在示好。

施意挑不出错处,眼神复杂的看着他,许久,轻笑了声:“商应辞,退婚的事,你打算怎么和我爸妈提?”

商应辞眉心皱起,凝眸注视着施意,沉声:“施意,你知道我和乔温宁什么都没有,我这么多年,除了你,又有把谁放在心上?”

施意扯了扯唇角,很勉强的浮现几分笑意,她吐字很慢,含讥带讽:“逢场作戏对吗?”

商应辞咬着牙,下颌紧绷不说话。

施意没管他难看的脸色,笑得甜甜的:“商总收放自如,我佩服。”

商应辞的呼吸变重,手指下意识的扣住了施意的手腕。

他很久没有这种抓不住又心慌的感觉了,一瞬间,几乎是呼吸不过来。

他在脑海中搜刮着措辞,正想开口解释,又听见施意说:“商应辞,我们就到此为止吧。”

理智断得彻底,阵痛绵密。

“你想清楚了?”

“不能更清楚。”施意说完,将手抽开。

又是冗长的沉默。

“施意,你有替你父母想过吗?施家和商家的婚事一旦作废,施家的处境只会难堪。”商应辞缓缓起身,他的眸色愈深,语气愈沉,“你不能只是为了自己而活着。施意,你还是和小孩子一样,非黑即白,眼里揉不得一点点沙子。”

施意没吭声,只是看着桌上杯中余温犹在的水。

可是余温终究是余温,这水早晚也会冷透的。

“我自己的父母,我自己能照顾。”施意将一枚戒指扔进了杯中,溅起细小的水花。

商应辞看着杯底的戒指,它在灯光下,反射出刺眼的光。他的瞳孔骤缩,面色浮现铁青。

他被施意的做法给惹怒,那些已经涌到唇边的道歉都被咽了回去。

他笑笑,皮相斯文,实质是居高临下的睨视。

施意听见商应辞说:“我不会再见乔温宁,施意,各退一步不行吗?”

施意也笑笑,起身,仰着脸看他,“不行。”

商应辞大约是笑了声,眼中怒气浓烈。

他不知道是说给谁听的,字字掷地有声:“施意,你可千万不要后悔!”

施意没回答,只是目不斜视的推门离开。

门推开的一瞬间,风雪灌进来。

施意义无反顾的一脚踏了出去。

门合上的那刻,施意听见水杯被砸在地上的碎裂声。

施意不记得商应辞上一次这么动怒是什么时候了,这次必然是气得不轻。

外面的花园已经重新覆盖上了雪,掩盖住她来时的脚印。

施意知道商应辞在看她,所以走的很坚决,一秒都没有停下。

商应辞在门外种了很多海棠,下雪天倒也开的自在,胭脂色红。

施意沿着花树走,路灯慢慢变多,道路也明亮了起来。

大约是错觉,她竟听见有人在喊她的名字。

她下意识偏过头,看见一张熟悉又陌生的脸。

25岁的沈荡站在路灯下,盛大的灯光落在他的身上,他看着自己,还是少年时那般高傲的模样,偏长的头发给他的面容增添稍许柔和,他的肤色胜雪,眉眼深邃,唇红齿白的样子,比从前更蛊惑人心些。

他穿着黑色衬衫和同色冲锋衣,白色的球鞋,似乎还是少年的模样不曾改变。

他就这么,一步、一步、一步的走到了施意面前。

施意看着他精致稠丽的面容,还有眉眼间隐约的晦暗,无措开口:“别来无恙,沈荡。”

他目光落在她不安忐忑的瞳孔中,开口,声线很冷:“施意,有恙。”

施意指尖嵌进掌心,声音更加漂浮不定:“所以你回来了,是来报复我的吗?沈荡。”

下巴被轻轻抬起,沈荡眯着眸,看着她姣好的脸庞,笑容掺进嘲弄,“你以为我千里迢迢回来,就是为了报复你?”

施意无话可说。

而沈荡的面容,一点点欺近她。

他眼中的幽暗情绪如同冰雪消融,施意认真的看,只看见满目温柔。

沈荡说:“施施,我们结婚好不好?”

多年不提,绝不宣之于口的名字,重新提起,熟悉的就像是提过千千万万次。

施意还未来得及说任何话,沈荡已经松开手,重新往路灯的方向走去。

再度折返回来,他一只手插着兜,一只手拎着一个塑料袋。

他将塑料袋扔在施意的脚边,懒散冷淡的说:“换上。”

施意愣了愣,弯下腰去看,里面是一双红色的东北大花布棉鞋。

施意眨了眨眼,眼眶有点湿。

沈荡看着她低头不动的模样,以为她是嫌土,皱了皱眉,“太晚了,附近就只有这个卖,你将就着穿一下。”

风穿过海棠树,雪似乎更大了。

漫漫的雪,沈荡蹲下身,给施意换下湿透的拖鞋。

无人知,他听见自己心底深处的叹息,他以为她这么狼狈,他会快意,就算没有快意,也该有一点点的幸灾乐祸。

可此时此刻,他竟是没有任何快感,只是一遍一遍的想着,她从前身体就不好,不能着凉...

施意抱着膝盖坐在塑料袋上,眼泪一颗颗的往下掉。

沈荡看着她,半晌,伸手捏了捏她的脸。

“施意,我刚刚说的,你听清楚了吗?”

施意哭得眼圈鼻子都是红的,委委屈屈的看着他不说话,下一刻,眼泪被人一点点擦掉。

青城2月的春,沈荡顶着这张人畜无害、堪称艳色的脸,用近乎蛊惑的语气对施意说:“我刚刚说,我们结婚,日子你定。”

未曾见过施意的这六年,沈荡明白了一个道理。

他狠戾乖张的灵魂,只会在施意面前甘心俯首。

见到施意的这一刻,沈荡明白了另一个道理。

原来那些靠时光才能释怀的人,是经不起再见的。

今宵剩把银缸照,犹恐相逢是梦中...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缠腰

十岁那年,他腼腆地喊着一声“姜姐”,瘦瘦小小,是听话的小奶狗,她学着大人的样子,亲他的额头安抚。 再见面,他一身笔挺西装搭配金丝眼镜,举手投足间如皑皑霜雪矜贵清绝,高不可攀。 撕下那副斯文败类的伪装,他终于在黑暗中露出了獠牙。 “这不是你教我的吗?”他从后面环绕住她的细腰索吻,声音带着蛊惑,近乎玩味地喊出那两个字,“姜姐。” 姜玖这才明白过来,对方早就在她不知道的地方,变成了一头偏执且腹黑的狂犬。

鹿闻笛·完结·123万字

忱夏

【新书已开,欢迎观看《狂赎》白切黑疯批故事】 叶眠重生回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年。 风刮倒她窗前的富贵竹,砸来了那个满身血腥的少年,她记得五年后,少年会做全江城有权势的男人。 他温柔似长风,骨子里却连血都是冷的。 可她没想到这个男人为了她自毁前程,变成人们眼里躲避不急的恶魔。 从此,她想拯救他。 热忱忱的夏季,四起的浓雾,她向少年伸出了手。 “听说你想逮捕我?“ “不,我想带你回家。” …………

李招招·完结·39万字

肆意轻哄

推新文《今夜热恋》(景川×邵灵) 景大队长有个从校服到婚纱的女朋友,在他口中是碰不得凶不得的哭包,得捧在心尖上哄。 等见到了大家才发现,虽然有点掉人设,但貌似景大队长才是得被捧在心尖上哄的那个人。 月夜朦胧,她轻攀着他的肩膀,笑得让他恍神。 “就这么喜欢我?”她声音里满是戏谑。 一如那年穿着校服的盛夏,蝉鸣声里的对白,他低头看着她,“就这么喜欢我?” 他对上她眼底的笑意,揽着纤纤细腰自嘲轻笑。 对,就是这么喜欢她,喜欢得……不得了了。 对于邵灵来说,景川就像是一池泉水,而她是一尾濒死的鱼,能让她重新鲜活。 她不知道的是,邵灵对于景川来说,是一味药,产生了依懒性就很难戒掉的药。 而此间年少,惟余月光与你,皆是绝色。

果茶爱清酒·完结·41.9万字

春夜缠吻

(年上双洁,高岭之花下神坛。) 2021年夏,江檀初遇周应准。 男人扯着她的手腕,把她拉到阴凉角落,“江檀,捷径就在这里,你走不走? 江檀闻言,抬头看他。 江檀爱周应淮。爱他眉眼矜淡,笑意淡漠,爱他永远冷静,从不动心。可这并非善男信女的虐心诚意,却是心照不宣的交换。 偏偏也是江檀,背弃规则选择动心,大雪满肩,她声线也旷凉:“周应准,不要喜欢,要爱。” 男人眉眼寡淡,难得认真:“檀檀,我根本没有这东西。” 她在雪夜离开,周应准没有说半字挽留,灯火却亮了一整夜。 2023年夏,江檀创业初具雏形,而从前低调的男人出席各式会议,占据头版头条,身家显赫,美色惑人。 江檀看着他眼角的泪痣,指尖轻点屏幕,心口一窒。 会议桌上重逢形同陌路,江檀和他的下属交锋,节节败退。男人高居主位,冷眼旁观。 会议结束,江檀咬着牙收拾,周应淮眉眼微抬,语调平淡,“江檀,好久不见。” 江檀走得头也不回。 终于,洋山港觥筹夜色,江檀一身醉意于角落,周应准咬着烟漫不经心走来,手里拿着高跟鞋。 众目睽睽,最淡漠的男人弯腰替她穿鞋。 而她声线哽咽,“周应准,你又不爱我,干嘛来我梦里?” 男人眼神晦暗,半响,轻轻说:“檀檀,那我在梦里给你放个烟花赔罪好吗?” 一你说的人间我全都试过了,我还是只喜欢你。 一一我会求她回头,我会请她爱我。 极致冷静,深度迷恋

傅五瑶·完结·60万字

诱引臣服

【强取豪夺+破镜重圆】 【放浪纨绔×坚韧小白花】 被资助后,温囡从落后地区来到京江读书,住进了努力十辈子都买不起的豪华别墅。 在学校,她是土包子、口音妹、穷酸鬼。 在袁家,她却被资助者宠成了公主。 尤其在袁家少爷袁铮回国后,她被他带入京城子弟圈,与大小姐做玩伴,被富二代主动交友。 但没人知道,她为挣脱袁铮的占有欲,早已心力交卒。 温囡过于清醒,时刻明白自己是这纸醉金迷中一朵稚嫩的花骨朵,经不起富家子弟掀起的大风大浪。 - 袁铮是京大的宠儿,这些年早就被身边的追求者惯坏了。感情上他宁缺毋滥,但混蛋事儿一点没少做。 温囡就是他最犯混的那段。 他把她藏在家里,一口一个宝贝,把好不容易对他打开心防的女孩哄得非他不可。 可最终小舟还是被海浪掀翻,温囡自救,从这场不敢回忆的灾难中脱身。 再相见,她律政制服加身,他成了佛口蛇心的商人。 “袁总还是这么迷人,我同事见你一面都能做个美梦。” 可袁铮真不知道当年抛弃他的女人此时怎敢对他笑得这般明媚。 他摩挲腕间沉香木串,神思清明下来,笑意愈发阴郁:“那你告诉她,你五年前就躺在我床上做梦了。”

十七藤月·完结·17.8万字

诱梨

宣家有个身子骨孱弱的三小姐,因体弱多病十八岁前一直养在江南。 在十八岁时,宣梨被接回了宣家老宅。她气质温婉,说话时总是柔柔的,像江南的春风一样绵软。 人们都说她柔弱可欺,说话大点声就能把她吓到眼眶通红,泫然欲泣。 可有人见过她气势凌人地逼问江澄的下落,也见过她掌掴诬陷自己的人。 江澄在遇见宣梨之前,一直是个我行我素的主。遇见她之后,会因为一句“烟味不好闻”而戒烟。也会在她生气的时候软了嗓音哀求:“小祖宗,理理我行不?” * 江澄:“她从来不是小白花,是开在我心上永不凋零的红玫瑰。” 宣梨:“你是我平淡岁月里最惊艳的风景,我的终点是你。”

未闻茗香·完结·27.5万字

延时热恋

【清冷骄矜京圈大小姐x矜贵深情京圈投行大佬】 林曦十七岁那年,伤了耳朵暂时失语。父母车祸离世,她和哥哥相依为命。后来哥哥工作调动离开,她被接到临市外婆家生活。期间,哥哥嘱托朋友来看她,来得最频繁的,就是那个比她大了五岁的“三哥”——秦屿。 京市距离临市一百多公里,他坚持陪她看医生,耐心教她讲话,甚至每晚都会准时出现在她的校门口。他将仅有的温柔全都留给了她,但一切又在她鼓起勇气表白前戛然而止。暗恋未果,家里又突生变故,她远走他乡和他彻底断了联系。 再见面,是她七年后回国相亲,被他堵在餐厅走廊,“楼下那个就是你的相亲对象?怎么在国外待了几年眼光越来越差了。身边有更好的选择,你还能看上他?” “谁是更好的选择?” 她下意识追问。 秦屿:“我。” 【青梅竹马,破镜重圆,双向暗恋小甜饼】

陆方之·完结·50.3万字

情诫

苏酥是个“欺横霸市”的“小渣女”,她看上了君子端方的谢珩。 原以为是要费尽心思才能如愿,结果他深邃的眉眼一抬,从容就上了她的钩。 这时,苏小姐娇气的说:“虽然我家境好,但以后会好好对你。” 谢珩只笑不语。 后来,她才知,他是上京百年家族的继承人,他那时沉默是看不上她家的家底。 那天,家主继承大典上,谢珩一袭深沉黑衣肃穆威严,金丝边眼镜,手执三柱香烟焚香参拜。 手腕之上戴着的却是格格不入的兔子发绳。 那是此生例外。 可他伤了小姑娘的心,小姑娘就跑了,不要他了。 经年之后,世人皆知,谢家家主谢珩被一个小姑娘拿捏死死的。 旁人来问:“听闻谢太太驭夫之术很厉害?” 苏酥眉眼轻眨:“大概因为我漂亮吧,他一开始就是觊觎我的美色。”

原野听风·完结·67.2万字

戒断偏爱

(横刀夺爱,双洁,书香世家假君子vs肤白貌美伪月光) 戚岁宁当了周靳晏五年的白月光,成了杭城无人不知的吉祥物。 周靳晏是天之骄子,走到哪里都是被捧着的主儿。唯独在追求戚岁宁这件事上,一次次的碰壁。 戚岁宁出国那几年,周大少爷身边美人环绕,也不过是婉婉类卿,个个都像极了戚岁宁这个白月光。 再后来白月光归国,生日那天,周靳晏在众人面前求婚,后者却无辜又柔弱的说:“我已经有未婚夫了。” 戚岁宁一直知道白月光应该是什么样子的,温柔婉约,柔弱可怜,她也一直兢兢业业的扮演着。 直到后来祁家大门前,温雅俊美的男人撑伞走过来,对自己说:“岁岁,演技真差。” 杭城第一财阀祁聿礼是百年书香门第养出来的继承人,矜贵自持,温文尔雅,是圈子里出了名的端方君子。 彼时大雪覆城,戚岁宁为了摆脱周靳晏的控制,主动找上他。 小姑娘眼泪汪汪,蹲在伞下可怜兮兮的说:“祁先生。我知道你是正人君子,你能不能和我假订婚。” 却无人知偏僻的刺青店,温雅如玉的男人款款进门,在锁骨处刻下了一朵木兰花色。 他爱的人不是白月光,而是山巅上剔透的霜雪,而他心甘情愿的暖她一生一世。 #你的白月光我看上了 #痴情苦等不如横刀夺爱

傅五瑶·完结·45.7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