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燕第一废材

大燕第一废材

知雁归

古代言情/连载中

57.6万字

更新时间:2023-02-02 00:01:00
【1V1女强爽文+探案+玄幻+团宠】 沈思棠穿过来的第一天,家被抄了,爹快没了。 于是她干了两件大事:击鼓鸣冤,剖尸断案! 传闻燕朝第一废材沈思棠不仅会查案,修为还突飞猛进,她分明是天才,世人恍然大悟,不信谣不传谣。 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唯有强大,方能立足! 妖、魔、鬼、怪,来一个她灭一个,来一双她灭一双! 当她浑身浴血杀出重围,却被天下人唾弃,唯有一人向她伸出了手。 “君庭宴,你可知我是妖族后裔?” “那又如何?若没有你在本殿身边,本殿要这天下何用?”

第1章 击鼓鸣冤

燕朝。

永庆二十六年。

沈思棠被一股大力摇醒,剖了一晚上尸体,累到虚脱的她疲惫地睁开眼睛,欲看清到底是谁在扰她清梦。

“废材就是废材,都被抄家了还能安睡到这个时辰,没心没肺的扫把星,沈大人摊上这么个女儿,真是晦气!起来!”

随着一声怒斥,她被强拉硬拽地推到了门外。

沈思棠满脑袋问号?

什么抄家?她家破产了?不能吧?首富还能破产?

沈思棠站稳脚跟抬起头,终于看清了对方的模样,随即惊恐地瞪大了眼睛,他怎么穿着古代官差的衣服?

强烈的危机意识让她本能地环顾四周,古色古香的宅院,清一色穿着古装的陌生人。

这不是她的家,那座到处充斥着高科技的现代化庄园去哪儿了?

“都怪你!我早跟官人说你命硬,是个不祥之人,让他把你送到庄子里去养,他非不肯,如今可好,你爹也要被你克死了!”

沈思棠被一妇人推了把,她身子往前一栽,汹涌而来的记忆突然灌入她的脑海,使得她头痛欲裂。

那妇人还在骂骂咧咧,沈思棠没空搭理她,她的大脑正在接收一段不属于她的记忆。

沈思棠,字千凝,燕朝刑部尚书之女,生母是当朝唯一女将军,可惜在生她之时难产去世,她也因此背上克死生母的扫把星骂名。

记忆继续灌入,后来父亲再娶,又生了一双儿女,她的处境可想而知。

沈思棠的生母乃燕朝第一高手,修为已达武尊,世人皆知武修之路极其困苦,武尊之后便是武帝,武帝之后便是超凡之境。

如此奇才,竟死于难产,实在是可惜、可悲啊!

沈思棠从小被寄予厚望,燕朝上下皆盼着她继承生母的衣钵。

岂料她天生废材,苦修至今,还处于入门人级,连地级都没晋升。

万幸她父亲并不嫌弃,依旧对她宠爱有加。

本有身为刑部尚书的父亲照拂,她的日子也还算过得去,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七天前,三皇子突发疾病,神似疯魔,残杀了数名宫人,当今永庆帝无奈之下,将三皇子关押至刑部大牢,令刑部好生看管,不得出错。

怕什么来什么,三皇子关进刑部大牢的当天夜里,无故身亡!

永庆帝大怒,问罪刑部,首当其冲便是她那任职刑部尚书的父亲沈明义。

永庆帝已下旨,刑部尚书沈明义玩忽职守,罪不容诛,于三日后问斩!

沈思棠痛心疾首,天知道她修了几百辈子的福,才能投胎到首富家,成为被父母捧在手心里的千金大小姐,都还没享受够想干嘛就干嘛的美好生活,怎么就这么倒霉的穿了呢?

穿就穿吧,瞧她这运气,一来就抄家。

抄家就抄家吧,爹都要没了,她还得想方设法的捞爹。

唉,同穿不同命啊!

沈思棠眼睁睁看着还没捂热的新家被抄了,那帮官差就跟土匪进城一模一样,把她家洗劫一空,连只还在下蛋的老母鸡都没放过。

刚才推她的妇人精力旺盛,还在她身后鬼哭狼嚎。

“我怎么这么命苦啊,辛辛苦苦操持这个家,一朝获罪什么都没了,官人呐,没有你妾身可怎么活呀,我苦命的儿啊,尚且年幼便要没有爹了,我可怜的女儿啊,还未婚配……”

沈思棠实在听不下去了,挖了挖耳朵,转身看向她:“我爹这不还没死嘛,您着急哭什么丧啊?”

妇人将近四十,风韵犹存,一身素雅的襦裙套在身上,哭了这么一通,杏眸酡红,我见犹怜。

沈曹氏不说话的时候,还真称得上是岁月静好的美妇人。

可惜,长了张嘴。

沈曹氏杏目圆瞪,气得浑身哆嗦,指着沈思棠哭叫:“你爹就要被问斩了,你身为长女,不想想办法也就罢了,竟还要来指责我,我究竟是造了什么孽啊!”

“娘,您莫哭了。”

娇滴滴的声音来自她那同父异母的妹妹:沈乐之。

她与沈曹氏有七分像,尤其是那双杏眸,简直如出一辙,不过她的性子倒是与沈曹氏天南地北。

沈乐之娇柔,说话细声细气,举手投足间尽显大家闺秀风范,沈曹氏视其为沈家门面,相当重视。

“娘,事已至此,相互责怪也是枉然,不如先找个安身之所,再细细筹谋。”

沈曹氏抽出绢帕抹了抹泪,声色哽咽:“可是我们身无分文,又能去哪儿啊?”

闻言,沈乐之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母女俩愁眉不展之际,沈思棠打破了沉默:“谁说我们身无分文了?”

沈曹氏心中一惊,凑过来压低声线:“莫不是你偷偷藏了银子?”

沈思棠张开双臂:“您看我像是来得及藏银子的样子吗?”

她身上穿着里衣,连件外袍都没有,用孑然一身来形容她再合适不过了。

“那你还大言不惭?”沈曹氏翻了个白眼。

沈思棠意有所指看向了她的头顶,顺着她的视线,沈乐之也看了过去,沈曹氏顿时明白了什么,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发簪。

“不可!这是你们父亲给我的定情之物!”

沈曹氏头上戴得是木簪,抄家的官差不识货,以为木头做的不值钱,实际上这是上好的金丝沉香木。

“娘,女儿知道这木簪对您来说意义非凡,女儿也舍不得您拿此物去换银钱,女儿甘愿吃苦受累,只是可怜学屹年幼,难为他要跟着我们忍饥挨饿。”

沈思棠突感一股茶香扑面而来。

沈乐之口中的学屹是她同父异母的弟弟,刚满五岁,胖嘟嘟的一团正趴在沈曹氏的包袱上呼呼大睡。

沈曹氏终究是当了木簪,一行四人找了家客栈暂且住下。

沈学屹一直喊饿,沈曹氏舍不得在客栈用膳,便让她们姐妹俩留下,她带着幼子去街上买些吃食回来。

沈曹氏刚走,沈乐之便看向沈思棠:“姐姐可有良策?”

沈思棠反问:“你有吗?”

沈乐之收回视线,缓缓摇头:“乐之无用,愧对父亲养育之恩,唯有在父亲斩首之日血溅当场,以死为父亲鸣冤。”

倒是孝顺。

不过看样子捞爹还得靠她。

沈思棠无奈起身:“我出去一趟,三日后我要是没回来,你们娘三儿便离开都城,走得越远越好。”

沈乐之不安地追了上去:“姐姐,你要去哪儿!”

沈思棠头也不回,留下四个字:“击鼓鸣冤!”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大雍女提刑

一道诏雪令,一旨催命符。 大雍前任刑部尚书骤然惨死,一朵追凶霸王花横空出世。 她,素娆,一个来自21世纪的顶级刑侦专家,验尸查案一把抓,谁知一朝丧命竟魂穿异世,沦为冤杀人命惨遭罢官的罪臣之女。 当亲爹枉死,她岂能袖手旁观! 她要,一查到底! 妓子杀夫、古佛泣泪、湖底沉尸、祠堂鬼影……幕后推手重重,势力盘根错节! 一场十八年前惊天血案,卷动江湖朝堂风云翻覆,雷霆震怒。 “女子就该三从四德,侍奉公婆,帮扶小叔!” “女子裁刑断狱乃牝鸡司晨,祸乱朝纲!” “女子验尸闻所未闻!” …… 验尸断案是她,杀敌卫国还是她! 一介女儿身,文能提笔断狱清朝纲,武能策马挥刀定天下! 权势加身,一世荣华! (有男主哒,有男主哒,有男主哒,小宝贝们放心入坑啦)

一朵莲花精·连载中·92.5万字

世子妃她会抓鬼

点苏干走阴干了十年,还是第一次见到招鬼招得这么厉害的人,看着眼前快被鬼气腌入味的公子,她小心翼翼地问:“还活着呢?” 于是从这天开始,点苏不是在救人,就是在救人的路上,而宁渊不是在被鬼抓走,就是在被鬼抓走的路上…… (ps:女强文)

打王者总输·连载中·48.9万字

嫡女谋权

重活一世,陆微雨誓要早作筹谋,藏起锋芒装病娇,扮猪照样能吃虎。父亲失踪、族人争权,她锋芒毕露,强势夺下家主之权,一肩扛起陆氏一族的未来! 完结文:《农门凰女》、《农门猎女》

白羽凤麟·连载中·49.6万字

今日大吉宜和离

堂堂二十一世纪玄门掌门,一朝穿越,竟成了受刑致死的王府弃妃! 丈夫不疼,婆婆不爱,情敌一堆,儿子古怪。 苏识夏看着手里一把稀烂的牌,无比心塞。 好在还有玄术在手,空间在怀,灭渣男,斗白莲,翻身奋斗把命改。 至于某位曾弃了她的王爷? 呵呵,一张休书奉上,拜拜了您嘞!

言千焱·连载中·33.8万字

掌河山

新书《谜案追凶》已发布~ 在坟头住了十一载的少女段怡,突然成了王孙公子争相求娶的香饽饽…… 公子:愿意江山为聘! 段怡:江山很好,我要了。你?赠品不要。 * 崔子更冷眼旁观,决定张开虎嘴,等着某个想要扮猪吃虎的姑娘,送上门来。

饭团桃子控·完结·94.6万字

长安好

京城那位胆小娇弱的第一美人不幸落到了人贩子手中。 京中众人摇头叹息:这波要完。 千里之外,废物美人睁开眼睛,反手就把人贩子给卖了—— …… 换了芯儿的少女挥霍着贩卖人贩子得来的银钱回到都城,才发现昔日的小弟如今都成了大佬,且一个个的都把“她”当作女儿养—— 一,二,三,四…… 所以,如今她竟有四个男妈妈?! …… 本文又名《美强惨女主重生后》《废物美人她为何突然倒拔垂杨柳》《我行我上,众卿平身》

非10·连载中·30.5万字

殿下,王妃打算给你画遗像

【穿越+先婚后爱+男强女强+悬疑推理】 一朝魂穿,井春竟成为被寄养在外十年的“丧门星”,处处不受人待见,吃饱穿暖都成了问题。 可井春怕什么,作为现代的犯罪素描师,她有的是能耐,还愁养活不了自己? 一跃成为官府画工,疑尸骸骨,毁容伤疤,仅靠一支炭笔,画像便跃然纸上。 井春知道自己身处官府,遇到的糟心事自然不再少数,但思考着自己次次被人陷害的现状,井春越想越不对劲,直到靠着线索画出个模样清俊的男子,井春才意识到自己被了下绊子。 井春满腔怒火,二话不说,提着画像就前去理论。 看着画像上的自己,姜和瑾笑里藏刀,“画得不错,黎王妃。” “请叫我井工,黎王殿下!”

唯六尼·连载中·28.3万字

花千变

话说明老太爷在云梦山上修仙十五载,硬生生修出了一个女儿,明家三位老爷看着这个能当自己孙女的小妹子,有点懵。 明大小姐一睁眼,就回到了前世扶灵回乡的路上,那个害她倒霉20年的未婚夫又出现了,明大小姐跺跺脚,退婚!

姚颖怡·连载中·67.7万字

汴京小医娘

【男主版】: 广陵郡王是长公主的独子、天之骄子,京中少女的春闺梦里人。谁料,他的专房独宠竟是一个拖儿带女的“丑医娘”。 其实,傅九衢有苦难言。兄弟死前,将小嫂子托付给他照顾。 只是后来,一不小心照顾到了自己怀里而已。 至于丑么?傅九衢眯起眼,想起她低头捣药时那一截细腰…… * 【女主版】:辛夷身负中医药传承,踏着VR时空而来,竟是一个四面楚歌的开局——婆母不喜,妯娌相欺,丑死丈夫,衣不遮体。 还有一桩怪谈奇案,说她是个杀人的妖姬。 辛夷咬牙,侦查、破案,撸起袖管搞事业,将日子过得风生水起…… * 【CP版】: 一桩水鬼案,她莫名其妙从新寡之妇变成了广陵郡王的专属医官——白天医人,晚上医德 两件无价宝,她无可奈何从恶毒后娘变成了有实无名的郡王外室——白天查案,晚上查寝 【轻松日常、吊诡案件。热血悬疑、甜宠爱情,色香味俱全——制最好的药,嫁最烈的人,做最牛的cp】 * 【注】:作者非专业医生,书中药方和涉及的医学知识,请当成文学创作看待,勿对症入座。 (书友群:36138976)

姒锦·连载中·155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