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燕第一废材

大燕第一废材

知雁归

古代言情/已完结

72万字

完结于2023-03-0900:01:00
我的新书《我是玄学大佬,狂赚五百亿怎么了》更新中,求关注!求收藏! 【1V1女强爽文+探案+玄幻+团宠】 沈思棠穿过来的第一天,家被抄了,爹快没了。 于是她干了两件大事:击鼓鸣冤,剖尸断案! 传闻燕朝第一废材沈思棠不仅会查案,修为还突飞猛进,她分明是天才,世人恍然大悟,不信谣不传谣。 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唯有强大,方能立足! 妖、魔、鬼、怪,来一个她灭一个,来一双她灭一双! 当她浑身浴血杀出重围,却被天下人唾弃,唯有一人向她伸出了手。 “君庭宴,你可知我是妖族后裔?” “那又如何?若没有你在本殿身边,本殿要这天下何用?”

第1章击鼓鸣冤

燕朝。

永庆二十六年。

沈思棠被一股大力摇醒,剖了一晚上尸体,累到虚脱的她疲惫地睁开眼睛,欲看清到底是谁在扰她清梦。

“废材就是废材,都被抄家了还能安睡到这个时辰,没心没肺的扫把星,沈大人摊上这么个女儿,真是晦气!起来!”

随着一声怒斥,她被强拉硬拽地推到了门外。

沈思棠满脑袋问号?

什么抄家?她家破产了?不能吧?首富还能破产?

沈思棠站稳脚跟抬起头,终于看清了对方的模样,随即惊恐地瞪大了眼睛,他怎么穿着古代官差的衣服?

强烈的危机意识让她本能地环顾四周,古色古香的宅院,清一色穿着古装的陌生人。

这不是她的家,那座到处充斥着高科技的现代化庄园去哪儿了?

“都怪你!我早跟官人说你命硬,是个不祥之人,让他把你送到庄子里去养,他非不肯,如今可好,你爹也要被你克死了!”

沈思棠被一妇人推了把,她身子往前一栽,汹涌而来的记忆突然灌入她的脑海,使得她头痛欲裂。

那妇人还在骂骂咧咧,沈思棠没空搭理她,她的大脑正在接收一段不属于她的记忆。

沈思棠,字千凝,燕朝刑部尚书之女,生母是当朝唯一女将军,可惜在生她之时难产去世,她也因此背上克死生母的扫把星骂名。

记忆继续灌入,后来父亲再娶,又生了一双儿女,她的处境可想而知。

沈思棠的生母乃燕朝第一高手,修为已达武尊,世人皆知武修之路极其困苦,武尊之后便是武帝,武帝之后便是超凡之境。

如此奇才,竟死于难产,实在是可惜、可悲啊!

沈思棠从小被寄予厚望,燕朝上下皆盼着她继承生母的衣钵。

岂料她天生废材,苦修至今,还处于入门人级,连地级都没晋升。

万幸她父亲并不嫌弃,依旧对她宠爱有加。

本有身为刑部尚书的父亲照拂,她的日子也还算过得去,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七天前,三皇子突发疾病,神似疯魔,残杀了数名宫人,当今永庆帝无奈之下,将三皇子关押至刑部大牢,令刑部好生看管,不得出错。

怕什么来什么,三皇子关进刑部大牢的当天夜里,无故身亡!

永庆帝大怒,问罪刑部,首当其冲便是她那任职刑部尚书的父亲沈明义。

永庆帝已下旨,刑部尚书沈明义玩忽职守,罪不容诛,于三日后问斩!

沈思棠痛心疾首,天知道她修了几百辈子的福,才能投胎到首富家,成为被父母捧在手心里的千金大小姐,都还没享受够想干嘛就干嘛的美好生活,怎么就这么倒霉的穿了呢?

穿就穿吧,瞧她这运气,一来就抄家。

抄家就抄家吧,爹都要没了,她还得想方设法的捞爹。

唉,同穿不同命啊!

沈思棠眼睁睁看着还没捂热的新家被抄了,那帮官差就跟土匪进城一模一样,把她家洗劫一空,连只还在下蛋的老母鸡都没放过。

刚才推她的妇人精力旺盛,还在她身后鬼哭狼嚎。

“我怎么这么命苦啊,辛辛苦苦操持这个家,一朝获罪什么都没了,官人呐,没有你妾身可怎么活呀,我苦命的儿啊,尚且年幼便要没有爹了,我可怜的女儿啊,还未婚配……”

沈思棠实在听不下去了,挖了挖耳朵,转身看向她:“我爹这不还没死嘛,您着急哭什么丧啊?”

妇人将近四十,风韵犹存,一身素雅的襦裙套在身上,哭了这么一通,杏眸酡红,我见犹怜。

沈曹氏不说话的时候,还真称得上是岁月静好的美妇人。

可惜,长了张嘴。

沈曹氏杏目圆瞪,气得浑身哆嗦,指着沈思棠哭叫:“你爹就要被问斩了,你身为长女,不想想办法也就罢了,竟还要来指责我,我究竟是造了什么孽啊!”

“娘,您莫哭了。”

娇滴滴的声音来自她那同父异母的妹妹:沈乐之。

她与沈曹氏有七分像,尤其是那双杏眸,简直如出一辙,不过她的性子倒是与沈曹氏天南地北。

沈乐之娇柔,说话细声细气,举手投足间尽显大家闺秀风范,沈曹氏视其为沈家门面,相当重视。

“娘,事已至此,相互责怪也是枉然,不如先找个安身之所,再细细筹谋。”

沈曹氏抽出绢帕抹了抹泪,声色哽咽:“可是我们身无分文,又能去哪儿啊?”

闻言,沈乐之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母女俩愁眉不展之际,沈思棠打破了沉默:“谁说我们身无分文了?”

沈曹氏心中一惊,凑过来压低声线:“莫不是你偷偷藏了银子?”

沈思棠张开双臂:“您看我像是来得及藏银子的样子吗?”

她身上穿着里衣,连件外袍都没有,用孑然一身来形容她再合适不过了。

“那你还大言不惭?”沈曹氏翻了个白眼。

沈思棠意有所指看向了她的头顶,顺着她的视线,沈乐之也看了过去,沈曹氏顿时明白了什么,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发簪。

“不可!这是你们父亲给我的定情之物!”

沈曹氏头上戴得是木簪,抄家的官差不识货,以为木头做的不值钱,实际上这是上好的金丝沉香木。

“娘,女儿知道这木簪对您来说意义非凡,女儿也舍不得您拿此物去换银钱,女儿甘愿吃苦受累,只是可怜学屹年幼,难为他要跟着我们忍饥挨饿。”

沈思棠突感一股茶香扑面而来。

沈乐之口中的学屹是她同父异母的弟弟,刚满五岁,胖嘟嘟的一团正趴在沈曹氏的包袱上呼呼大睡。

沈曹氏终究是当了木簪,一行四人找了家客栈暂且住下。

沈学屹一直喊饿,沈曹氏舍不得在客栈用膳,便让她们姐妹俩留下,她带着幼子去街上买些吃食回来。

沈曹氏刚走,沈乐之便看向沈思棠:“姐姐可有良策?”

沈思棠反问:“你有吗?”

沈乐之收回视线,缓缓摇头:“乐之无用,愧对父亲养育之恩,唯有在父亲斩首之日血溅当场,以死为父亲鸣冤。”

倒是孝顺。

不过看样子捞爹还得靠她。

沈思棠无奈起身:“我出去一趟,三日后我要是没回来,你们娘三儿便离开都城,走得越远越好。”

沈乐之不安地追了上去:“姐姐,你要去哪儿!”

沈思棠头也不回,留下四个字:“击鼓鸣冤!”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大雍女提刑

一道诏雪令,一旨催命符。 大雍前任刑部尚书骤然惨死,一朵追凶霸王花横空出世。 她,素娆,一个来自21世纪的顶级刑侦专家,验尸查案一把抓,谁知一朝丧命竟魂穿异世,沦为冤杀人命惨遭罢官的罪臣之女。 当亲爹枉死,她岂能袖手旁观! 她要,一查到底! 妓子杀夫、古佛泣泪、湖底沉尸、祠堂鬼影……幕后推手重重,势力盘根错节! 一场十八年前惊天血案,卷动江湖朝堂风云翻覆,雷霆震怒。 “女子就该三从四德,侍奉公婆,帮扶小叔!” “女子裁刑断狱乃牝鸡司晨,祸乱朝纲!” “女子验尸闻所未闻!” …… 验尸断案是她,杀敌卫国还是她! 一介女儿身,文能提笔断狱清朝纲,武能策马挥刀定天下! 权势加身,一世荣华! (有男主哒,有男主哒,有男主哒,小宝贝们放心入坑啦)

一朵莲花精·完结·174万字

她有一双黄金眼

一道赐平妻的圣旨,毁了乔安忆的生活,也夺走了无数人的性命。 十年后,一个叫梅雪的医女从蜀地而来,搅乱了京城洛阳的一池春水。 蜀王世子病危的消息传了十几年,可他不但没有死,还活成了全京城闺秀心中的白月光。 总是碰到主子在梅姑娘的怀里撒娇,狗粮吃到撑的高远恨不得把自己的两只眼睛都给戳瞎了才好。

雾都故事·完结·37.4万字

世子妃她会抓鬼

点苏干走阴干了十年,还是第一次见到招鬼招得这么厉害的人,看着眼前快被鬼气腌入味的公子,她小心翼翼地问:“还活着呢?” 于是从这天开始,点苏不是在救人,就是在救人的路上,而宁渊不是在被鬼抓走,就是在被鬼抓走的路上…… (ps:女强文)

打王者总输·完结·75.8万字

朱门寒贵

提示:本文女主科举、断案、发家致富样样行! 苏轶昭悲催的穿越了,穿的还是一个丧母的外室女。 家徒四壁,前路一片迷茫。 但好巧不巧,正赶上苏家少爷坠马摔坏了身子,她被父亲安排女扮男装接回府。 初入苏府的苏轶昭憧憬着以后的美好日子,却见便宜爹搂着小厮阿贵嚎啕大哭:“我的好大儿,这么多年,你受苦啦……” 苏轶昭:“……” 有个不着调的戏精爹就算了,没想到这府中的老鼠也成了精,打探消息、寻宝、聊天解闷不在话下。 本以为自己要过上宅斗的日子,却不想那一桩桩离奇的案件将她卷入其中。 苏轶昭:那我行我上了。 本文女扮男装,科举断案、发家致富样样拿手。

九天飞流·完结·115万字

掌术

失踪一夜的贺七娘子,从荒林中的小土坑里爬出来,却突然见不得日光了。 安居乡野的百年世族,如同平静的水面上寒风乍起,瞬时掀起了层层涟漪。 慈母、病父、叔婶、手足,接连登场。 精怪、咒术、权势、人心,诡谲惊奇。 然而,掀起风浪的贺七娘子,却正忙着穿针引线,素手翻飞间,歪头缝补自己那已然断了喉管的新皮。 道家说,大道五十,天衍四九,人循其一。 对于如今的贺令姜而言,她眼下要做的,就是拼尽全力,在大道之中,争那一线生机。 —————————— 日出汤谷,落于虞渊,生属郢都,魂归太山。 贺令姜睁开眼,摸摸自己顶着的这幅生机全无的陌生躯壳,仰天长叹: 她想做回自己,还要先做个人才行……

卫拂衣·连载中·126万字

大宋女术师

大字不识几个的苏亦欣,掉进湖里一趟,醒来后直接开了挂。 顾卿爵愁的很,媳妇这么厉害怎么破? 唔,自己这副皮囊尚可,实在不行那就躺平吧!

悠然南菊·连载中·160万字

卸甲归田:女战神她回村搞建设

叶轻,女,某特种兵队长,战友眼中的兵王! 一次事故后穿越到了东凌皇朝。 成了一名新兵蛋子。 天哪,这个世界简直是玄幻了! 难道是上辈子的自己太男人了?所以这辈子穿成了个男人? 黑暗中上摸下摸,摸了一遍之后,终于松了一口气。 还好,还是名副其实的女人。 只是瘦了点,个子矮小了点,力气小了点,胆子小了点,生存技能差了点。 不怕,养养就好了。 古有木兰替父从军,现有叶轻替兄长从戎。 熟悉的军营,却是不一样的人生。 上阵杀敌、保家卫国是军人的职责。 但是,身为西北军的统帅—王威,没有军事领导能力不说,还不把将士们的命当人命看。 新兵报到的第三天,就让新兵营的人上战场。 刀剑无眼,残酷的战争让没有任何作战经验和应付能力的新兵们死伤无数。 叶轻以一己之力,力揽狂澜,救下了将近一万的新兵。 却无法救下已经丧生在敌人刀下的冤魂。 叶轻一腔热血被残酷的现实打击得体无完肤。 上战场,杀敌人。 下战场,修理主帅、为死去的战友讨要抚恤金。 功成名就之后,回到村里当了一名远近闻名的彪悍农家女。 十里八乡的人都不敢惹她,更是活阎王,谁敢娶。 感情戏甚少,完全的大女人,不喜慎入。 推荐一下作者菌哒完结老书:《大晋女县令》~

空若然·完结·114万字

汴京小医娘

【男主版】: 广陵郡王是长公主的独子、天之骄子,京中少女的春闺梦里人。谁料,他的专房独宠竟是一个拖儿带女的“丑医娘”。 其实,傅九衢有苦难言。兄弟死前,将小嫂子托付给他照顾。 只是后来,一不小心照顾到了自己怀里而已。 至于丑么?傅九衢眯起眼,想起她低头捣药时那一截细腰…… * 【女主版】:辛夷身负中医药传承,踏着VR时空而来,竟是一个四面楚歌的开局——婆母不喜,妯娌相欺,丑死丈夫,衣不遮体。 还有一桩怪谈奇案,说她是个杀人的妖姬。 辛夷咬牙,侦查、破案,撸起袖管搞事业,将日子过得风生水起…… * 【CP版】: 一桩水鬼案,她莫名其妙从新寡之妇变成了广陵郡王的专属医官——白天医人,晚上医德 两件无价宝,她无可奈何从恶毒后娘变成了有实无名的郡王外室——白天查案,晚上查寝 【轻松日常、吊诡案件。热血悬疑、甜宠爱情,色香味俱全——制最好的药,嫁最烈的人,做最牛的cp】 * 【注】:作者非专业医生,书中药方和涉及的医学知识,请当成文学创作看待,勿对症入座。 (书友群:36138976)

姒锦·完结·193万字

花千变

【新书《惊鸿楼》已发布】 话说明老太爷在云梦山上修仙十五载,硬生生修出了一个女儿,明家三位老爷看着这个能当自己孙女的小妹子,有点懵。 明大小姐一睁眼,就回到了前世扶灵回乡的路上,那个害她倒霉20年的未婚夫又出现了,明大小姐跺跺脚,退婚!

姚颖怡·完结·136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