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散主母

闲散主母

有琳

古代言情/已完结

48.9万字

完结于2023-05-1610:30:00
(十年夫妻,若那个男人足够了解她,就应该知道皮肉上的惩戒对她来说是不具震慑力的,只会离了她的心。) —————————— 赵彦没想到自己会对一个卑下的奴才动心,更令他没想到的是对方竟不识好歹地拒绝了他。 次日,这向来胆大妄为的丫头给他下了套后就逃之夭夭。 他誓要找到这狗奴才并撕碎她。 大婚之夜,在看到奇丑无比的新娘子后赵彦愤然离去。 自此,他没给过她一个好脸色,殊不知这女人恰是他心中念念不忘的人儿…… 许卫秋,一个来自异的穿越者,为了在这个男权社会保全自己,她刻意乔装丑化自己。 妹妹耻笑她没人要,转眼她却嫁入了王府。 什么?自己盲婚哑嫁的对象竟然是他? 数年前,她就见识过这男人的无情与凶残。 当其他妾姬使尽混身解数争宠之时,她却视自己的夫君为洪水猛兽。 种田、试药、搞事业,下堂妻的快乐有谁懂……? 陵王独白:他的娘子与全府上下都打成一片,唯独对身为夫君的自己敬而远之,这痛苦又有谁能懂? 下属有禀:圣手神医是咱主母!腰缠万惯的沈掌柜也是咱主母! 陵王妃的马甲卸了一层又一层,陵王很是头痛:自己究竟娶了个什么玩意?

楔子:女囚(上)

十月天,正值秋高气爽的时节;狱营里头却因长年光照不足而寒意甚重;老李头觉得自己的老寒腿又要发作了,在这种鬼地方当差久了,大毛病没有,风寒、湿邪之病肯定是摆脱不掉的。

估摸着交班的时辰也差不多了,老李头不由得引颈而望,又过了将近三柱香时间,交班的人才姗姗而来。

老李头心存不满不由得抱怨了几句,随后语气甚不耐烦地说道:“女牢里头关了一个,老洪特意交代了,这人得好生关照着,饭菜什么的都得另作安排。”

匆匆交代了这么一句,他就拎着自己的家伙甚头也不回地出去了。

张富贵没把这话当一回事,老李头口中的老洪是他们的班头,而他张富贵一直与这洪班头不对付。

既然点名要关照,那肯定是从犯人家属那里捞了不少好处的。

油水进了他姓洪的口袋,自己半分甜头没沾到,却得照着他的意思来照应,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好事?于是张富贵转眼就把这茬给抛之脑后了。

直到傍晚要给犯人放饭的时候,有人送进来一个有模有样的餐盒,张富贵这才又想起来。

他好奇地打开餐盒一看,里头鱼、肉、汤、饭,一样不缺;旁边自己那小桌上摆着的那点咸菜稀饭跟这一对比就显得寒碜极了。

他本是负责解押的差吏,虽无品级,但油水颇丰。只因犯了点小错就被下放到这种鬼地方来,终日不见天日的,万事还被那姓洪的给压一头,心中自然生出诸多不满来。

这人嘛,心里头不痛快自然看什么都不顺眼。

望着这相当丰盛的餐盒,张富贵不由得心生不愤地想:敢情一个阶下囚吃的都要比自己好。

一不做二不休,他把餐盒里头的餐食全数端到自己的小桌子上,拿起一只大汤碗,把自已那小碗稀饭倒进去,见份量小了点又往里头兑了点水,再夹几根青菜进去搅和搅和。

淮城狱营内的确设有女牢,但地方偏远,为了方便看管,狱卒们并没有刻意把男女囚犯区分开来。

牢房一个紧挨着一个,已是傍晚时分,越往里光线就越是昏暗。张富贵一手提着油灯,一手端着汤碗往里走。

女牢里头果然关着一人,那一身荆钗布裙的行头与外头那些市井之妇也没什么区别。

见状,张富贵心中顿时生出了轻视之心。

他打开牢门,把手上那碗稀饭随意往地上一放,喊道:“开饭了。”

原本背对着他的女子听到声音,缓缓转过身来,看了一眼他端进来的伙食……

中午还大鱼大肉地送进来,这会儿却是清汤寡水的;品出几分反常来,她不由得抬眸往站在外头的狱差看了一眼。

张富贵有几分心虚,见她向自己看过来,不由得冲着她狠狠地“呸”了一声:“看什么看,吃你的吧。”丢下这话,他锁上牢门转身就离开了

许卫秋席地而坐,她也不是什么讲究之人,吃得了山珍海味,粗茶淡饭也不拘。

端起碗一口一口把稀饭吃了个干净;吃好后,她默默地把汤碗推到一边,又坐了好一会后才起身走到里头,往那铺了些许干稻草的地上一躺,缓缓闭上双眸,就这样相安无事地过了一宿。

次日酉时,张富贵踏着时辰过来当差,刚越过第两重牢门,就被从狱厅出来的洪班头给逮住,这人因着早几天一桩小事当着守门人的面劈头盖脸地训了他一顿,让他脸上甚是无光。

张富贵满怀怨气地走进去交班,就见昨晚那个餐盒又被送了进来;老李头随口提点了他一句,说这餐盒要趁热送到女牢里头去,临了,又加了一句,是老洪特地交待的。

一提这个洪字张富贵就来气,老李头离开后,他如法炮制;刚兑下水,感觉喉间有异物感,他忍不住咳嗽了两声,望着手上那碗汤饭,尚不解气,一口痰往碗里吐了进去。

“开饭了。”

见女子扭头望将过来,张富贵冲着她咧起嘴,露出一排黄牙来,若有所指地说道:

“快吃吧,别小看了这碗稀饭,里面可都是好东西,一般人是吃不着的。”

这狱卒说话阴阳怪气地,许卫秋举步走近,时辰尚早,头顶上的瓦缝中还透着光。

往碗里瞅了一眼,汤饭上面悬浮着淡黄色的异物,当她辨认出那是什么物体之时,脸色不由得微变,一阵恶心反胃感传来,她忍不住掩嘴干呕了起来。

“还嫌东嫌西的,你爱吃不吃,不吃就等着饿死吧,进了这里还想顿顿大鱼大肉,想得真美。”抛下这话,张富贵转身大摇大摆地走了。

亥时,他提着油灯盏到牢里头巡视了一圈,走在昏暗的狭窄甬道中,刚拐弯,就见迎面走过来一个少年;对方见到他后停下了脚步。

这可是牢房重地,不是外头的市集,张富贵不由得微怔。淡黄的光线下,两人默默打量着对方。

眼前的少年气度沉稳、相貌也十分出众,但从那稚嫩的面容不难看出也就是个十岁左右的少儿郎。

这是狱营,外头除了有重兵把守,还有好几道固若金汤的牢门,就算是自己一个当差的出入都得经过严格的盘查。能自由进出这种地方的,再加上那一身的华服,张富贵很快断定跟前的少年身份肯定不简单。

他的嘴脸立刻就变了,躬下腰身向其请安:“请问……阁下是……?”

“世子爷……”

他话尚未说完就见洪班头匆匆而至,神色慌张地来到少年跟前阻拦道:“世子爷,您身份贵重,此乃污秽之地,万万不能进去啊!”

少年闻言狠狠瞪了他一眼,洪班头见状赶紧屈膝跪了下去。

“小的在这里给您叩头,请回去吧!”说话间,脑袋已在地面上叩了一个响头。

张富贵品出少年的身份,顿时也是慌了神,赶紧也弯腰跪地。

少年却不为所动,他一甩衣袖:“别废话,带路。”说话间已举步越过两人径自往内里走去。

叩跪在地上的两人对视了一眼,赶紧连爬带滚地追了上去,洪班头哭丧着脸示意张富贵给少年打灯;张富贵不敢走在少年前头,只得猫着腰身跟在其后,拿着油盏的手往前伸得老长。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给夫君心上人让位后

洛芙眼睁睁看着她夫君司马超为实现野心另娶公主,她不禁痛彻心扉。 司马超拥她入怀,轻声哄道:“阿芙,我心中只有你,待得了江山,我定会将你扶正。” 洛芙因痴恋于他,便信了。 直到司马超因顾忌他即将进门的公主妻,竟然连他们的孩子都不顾,洛芙才惊醒:一个如此狠心的人,对她又能有几许真心。 不过是他在骗,她在痴念罢了。 洛芙终于看清了枕边人,她寒了心,绝望的死在了司马超风光迎娶公主的前一日。 重新来过,洛芙决定再不重蹈覆辙,可她睁开眼,只见满堂喜红,她竟回到了与司马超的新婚之夜。 -- 一代枭雄司马超,逐鹿诸侯,一统天下,乃其毕生之志。为此,他不惜辜负了挚爱。 他想:待得了天下,他会给她天下至尊,届时在慢慢偿还欠她的深情也不迟。 殊不知错过便再难追回。当他对她回过头来,她早已转过了身去。 他得了天下,拥有一切,却唯独失了她。 当司马超见她对身侧男子笑靥如花,他终于是着了急,红了眼,悔不当初。 前世有误会!男主只是有野心,并不是渣男! 架空,仿魏晋 追妻文;男女双洁身心干净,1V1 新文《离侯门》发布,欢迎订阅!

鹊南枝·完结·41.5万字

继室韶光

贺家女郎从小小六品翰林之女一跃成为国公府二夫人之时,大家却都等着看她的笑话:二手的夫君、难对付的妯娌……还有前妻留下来的一双儿女压在头顶上,怎么看也不是一门好亲事。 而陆府中,贺韶光看着眼前被香味勾来的一大家子,默默添了五六七八双筷子:“一起么?” 陆筱文成过一次亲,彼时他以为所有的夫妻都和他俩一样是君子之交淡如水,没想到这次娶进来的新媳妇精力旺盛不说,还主动邀请他每日共进晚餐……唔,甚是美味,只是眼前这两个碍事的萝卜头能不能消失? 皇帝老儿听说近来京城里贺家风光无限:长子高中榜眼,次子远征归来战功赫赫,小女儿嫁到国公府凭一手厨艺征服了老夫人也征服了皇后。皇帝这才想起来当年被一怒之下发配到翰林院的爱卿来…… 贺韶光嫁了,陆家热闹了,且看她贺韶光怎么一路吃吃喝喝把生活过得鸡飞狗跳。

少梓不是勺子·完结·40.7万字

休了前夫后我成了郡王妃

武安侯爷年仅二十二,是本朝最年轻的侯爷,官拜礼部侍郎,前途无量。 陆宛芝身为武安侯夫人,乃是长安人人羡艳的命妇。 出嫁三年。陆宛芝将侯府上下打理得井井有条,可夫君一心全在外室女身上,不愿踏足她房门半步。 外室生子,夫君还想将外室子记在她的名下。 陆宛芝一纸养外室诉状递到长安府尹,休了武安侯。 长安府衙门前,武安侯恶狠狠地盯着陆宛芝:“和离之后,本侯想娶哪个贵女就能娶,倒是你,怕是只能嫁给老鳏夫做续弦了,还有哪个世家年轻公子愿意娶你?” 陆宛芝一身轻松道:“这就不牢侯爷费心了。” 和离后,长安人人笑话陆宛芝。 “不过就是侯爷疼爱外室而已,这外室终究是外室,这点肚量都没有。” “和离之后可是下堂弃妇,再想要嫁为侯爷做侯夫人可就难了。” “怕是只能嫁给老鳏夫了。” 陆园内,楚小郡王楚楚可怜,“芝芝,你什么时候才能给我一个身份?” 陆宛芝,“等你考上状元的时候。” 素来不学无术的楚小郡王,一心为爱考状元。

五月柚·完结·94.9万字

名门第一儿媳

他说:我们可以合离。 她说:不,我要做你父亲的儿媳! 一切尘埃落定,她终于在改朝换代的山河震荡中保全了一家老小。 秦王妃:殿下,我们可以合离了? 秦王:你休想~! PS:大唐架空背景~ 【能文能武没落士族大小姐VS老爹让我疼媳妇之霸道秦王】

冷青衫·连载中·250万字

春闺秘事

前世,赵明若嫁于安远侯府危时,她费心操劳,善待府上众人,一力将衰败的侯府打理到了鼎盛,却也伤了身体,滑了胎,再没有孕。 临死,她才知道夫君在外面娶了别的女人,他们恩爱白首,儿孙满堂。 另娶的女人更是婆母小姑极力撮合成的,侯府所有的人都知道唯独瞒着她,她就这样,一辈子顶着不能生的罪名愧疚的给所有人当牛做马,最后被活活被气死。 所以—— 在她面对人生第二次选择的时候,果断选了燕国公府那个缠绵病榻的世子。 夫君爱不爱她不要紧,能活多久才是关键,只要地位高,银子管够,夫君死的早,那她就可以在二十多岁的时候走上人生巅峰。 燕国公府世子:? 娘子每天都等着我病死,之后好继承我的家业,怎么办?求支招,挺急的。 —— 对赵明若而言,正是昨日种种譬如朝露死,来日春闺三千好风景。 浮生梦醒,心上人在眼前,最是完满好人生 先婚后爱

周自衡·连载中·44.8万字

嫡兄万福

秦恬十五岁那年,才知道自己是父亲养在外面的女儿。从前她一直都希望自己可以有兄弟姐妹能相互照应。 如今突然就有了一位嫡兄,才明白并非她想得那般美好。 嫡兄秦大公子秦慎面如冠玉、才华精绝,受世人追捧。只是秦恬的身份,是令嫡母不喜的存在。 他亦与她并无手足情谊,同在一屋檐下却如同末路。 秦恬识情知趣,对这位嫡兄从不麻烦,敬而远之。 她想,等她大一些,就同父亲商议独自搬出去居住,自也不在府里碍眼了。 可秦恬怎么都没有想到,几月之后,新君突发恶疾,先太子旧部举旗造反,朝野动荡至此而始。 纷杂往事纷至沓来,乱世中人身世凌乱。他不再是与她血脉相连嫡兄,她也不是身份尴尬的庶妹...... 只是,当在她被交战的炮火所伤,于熊熊燃烧的院中孤零零等死的时候,有人低吼着冲入火场之中。 男人高挺的身形挡住了火光,他移开压在她身上的断梁,双手发颤地将躺在血泊里的她,团团抱进了怀中。 “恬恬!恬恬......”他唤她乳名。 赤红的血色映在他眸光抖动的眼眸里,秦恬却闭起了眼睛—— 他怎么可能来呢? 他一向不喜欢她这个假妹妹啊。 这定是她死前的胡思乱想了...... 【伪兄妹,无血缘】

南朝寺·完结·47.1万字

典妻为嫡

唯自由与财产不可辜负! ——常曦 现代大家族掌门人常曦意外穿越到古代,成为命运多舛的典妻常三娥。 为了摆脱典妻悲惨的命运,她只能奋起抵抗,利用身边一切资源,努力向上爬,誓要掌握自己的命运。 害死原主之人,杀! 原主不义家人,弃! 图谋不轨者,可拉可打可抛! 培养亲信,发现商机,组建势力,步步扩大! 利用自己的知识为古老的时代注入新鲜的血液,奠定了属于自己的商业版图。 最终为改变一个时代打下基础。 至于爱情,那是个什么玩意?能吃能穿还是能用? 再说谈感情伤钱! 常曦表示,老娘从不信爱情那个邪! 更何况还给她配了块老腊肉,呵呵,小鲜肉他不香吗? 至于某块只有二十多岁的老腊肉眼睛微微一眯,麻烦把刚才的话重复一遍? ※※※ 被迫典妻的解晋原本想着安抚好了母亲,就送那可怜的女人离开。 哪里知道这个女人从最初被他无视,到渐渐欣赏,又到好感丛生,最后却是刻入骨血之中,再难舍离! 步步为营大女主VS冰冷克己大男主

筑梦者·完结·106万字

将军府落魄?无所谓,夫人会出手

新婚第一天,苏简在一阵哭泣声中醒来。 “呜呜……小姐,将军……将军怎么就在今天出征了呢?” 苏简看着蹲在她床前哭的伤心的小丫鬟,有点儿懵。 “小姐自幼娇惯,如今偌大的将军府,连个主事的都没有,这往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 苏简一阵头疼,但紧接着是接受后的欣喜,男人不在,上无婆母,下无姑嫂,唯有一个三四岁左右的小叔。虽说这将军府有些破,家里还穷!且还有好些人等待着被养活……但没有关系,搞钱而已嘛,她最喜欢的就是搞钱! 一年后: 将军府变了模样,将军府周围的田地,庄子,纷纷丰收。 两年后: 众人常常口提将军变成了话里话外都是我家夫人。 四年后: 人人只认将军夫人。 战詹近乎三年多的时间没有接到过家信,如今战事了却,他总算是带着赏赐荣归故里,寻思着让大家能一起过上好日子,但……眼前繁华的街道,面前高耸门庭的大户,当真是他的? “让让,你挡着我们夫人的路了。” 战詹让开了道路,见小厮开道,一个丫鬟搀扶着着苏简下了马车。虽多年未见,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的妻子,他正准备开口,不想……见苏简正抚摸着她的肚子,一脸慈爱。 “嫂嫂,我有小侄儿了吗?” 一声童言,瞬间震的战詹浑身僵硬,瞳孔瑟缩。

圆加·完结·51.5万字

成亲后我成了流放犯妇

成亲前,万瑾澜是镇国公府的长房嫡女,生来富贵,锦衣华服加身。 及笈之龄,她看上了各方面都很让她满意的萧沣,不必低稼、又无夺嫡之忧、依旧富贵荣华… 然而,等她嫁人后,情况急转直下。 一生要强的万瑾澜,自从眼明心亮的找了这个男人,成功将自己变为流放犯妇。 逃亡路上,萧沣握着她的手保证:“瑾澜,日后我定不让你再受苦楚。” 万瑾澜看着这位一无所有的人,心中骂他脸皮忒厚,她可是有放妻书的人,日后,还是另说吧

沈湖·完结·38.9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