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高门主母

重生之高门主母

鹊南枝

古代言情/已完结

162万字

完结于2024-02-2315:01:16
镇国公府世子李陵,英隽异勇,是个铮铮好男儿。 他的娇妻沈氏却觉得跟他过得憋闷。成婚五年,她对他百般柔顺,他却对她没有丁点热乎劲。 若单是因他性子冷,她也认了。 可匈奴来犯,九公主就要被逼着去和亲。李陵居然“冲冠一怒”,为了公主表妹,请旨出征。 她终于明白了他冷待她的原因。 她气得不想跟他过了。 和离书都拟好了,就等着李陵归来署字。 谁知,一觉醒来后,她竟回到了跟李陵新婚时...... --- 李陵娶了个乖巧的小妻子,对他千依百顺。新婚月余,将他伺候得舒舒服服。 这几日,李陵却发现新妇有些不对劲。 清晨再不伺候他着衣了;吃饭也不给他布菜盛汤了;夜里他刚靠近她,她便转过身去了。 威严冷肃的李陵忍不住了。 他凑上前:“夫人,可是哪里不舒服?” 她只给了他个白眼。 李陵抓抓头:“初来府中,夫人可是不甚适应?” 她又低头不语。 某日,观马球赛时,他见她对着场上某男掩面一笑;某日,又见她手托香腮,读着某才子的诗发呆;还有次宫宴,他竟见太子爷朝她微微笑了一下...... 李陵的心一日比一日乱了。 新文《宠妾跑路后,清冷世子失控了》已发布,欢迎阅读!

第1章她要和离

近来,长安城内上至达官显贵,下到贩夫走卒,闲暇之余都在谈说一件振奋人心的大事。

匈奴犯境,镇国公世子李陵所向披靡,击退蛮夷,得胜回朝。

今日,镇国公府内喜气洋洋,阖府上下都在翘首以盼这位给府上带来无上荣耀的世子爷归来。

本是夫贵妻荣。但李陵的娇妻沈氏,一连数月窝在房中,却是异常伤心憋闷。

丫鬟丹朱从外面进来,见主子又在对着窗子默默流泪,她缓着脚步上前,递上帕子,劝道:“小姐刚做完小月子,总是哭,要伤眼睛的。”

沈静姝试干了泪,问道:“世子爷到了吗?”

丹朱点点头:“大军驻扎在城外,姑爷先带着一队亲卫回来了,现下正在老夫人那边。”

李陵最重规矩。她原也没指望他能破了规矩,来看刚小产不久的她:“帮我收拾一下,咱们这就过去吧。”

他可以不来看望她,但作为一个贤妻,她却不能不去迎接夫君。

静姝来到老夫人的安僖堂时,李陵果然在,正跟祖母和父亲镇国公聊着。

半年未见,他刚毅的脸黑瘦了些,却历练得更加成熟稳重,周身散发着武将独有的阳刚之气。

因为打了胜仗,整个人看上去也是意气风发,神清气爽。

见孙媳妇进来,老夫人招呼着道:“姝儿身子弱,快坐下。”

她刚小产不久,自然是虚的,才走了这一段路便觉得有些气短,见过礼后,静姝在老夫人下首坐下。

李陵见妻子进来,只朝她淡淡的瞄了一眼,便又继续跟父亲聊起战事。

这样的情况,静姝自然不会插话,只安静的坐在一旁候着。

国公爷年轻时是大齐第一勇将。现下虽因病退了下来,听儿子讲起战事仍旧是满怀激情,无限神往。

父子俩聊兴正浓,老夫人打断道:“这些个事,你们爷俩以后有的是时间说,时辰不早了,让陵哥儿先跟媳妇回去歇着吧。”

听母亲提醒,国公爷才后知后觉,对儿子道:“你先回去吧,咱们回头慢慢聊。”

李陵回道:“我挂念家里,这才顺路先回来看一眼,现下得赶着进宫面圣去。”

先有国再有家!国公爷催着儿子道:“那快去吧,别在家里耽搁了。”

李陵起身对着祖母父亲施礼告退。

李老夫人看着孙子,又看看孙媳,对李陵道:“让姝儿送你到门口吧。”

“不必了。”李陵这才看向妻子,仍旧是一张冷漠脸:“你先回去吧,我面圣后就回。”

说着,他迈着大步出了安僖堂,矫健修长的身影片刻间便消失在视线内。

匆匆一面,对于她小产的事,他只字未提。

哪怕是大半年未见,他也不会挂念自己。对于他的冷漠,静姝心里虽不痛快,但在长辈跟前,她丝毫不会表现出来。静姝又陪着老夫人闲聊一会儿,才回了自己的清风苑。

静姝已与李陵成婚五年,人人都羡慕她嫁了个顶天立地的铮铮好男儿,可关起门来过日子,其中滋味却只有她自己明白。

李陵性子沉闷,人又冷。自与他成婚来,除了床笫之私,他对她没有一点儿热乎劲儿。

这也不全怨他,当初她不慎落水,被李陵救起,自此失了闺中名节,李陵出于责任才无奈娶了她。

她虽也是官宦人家嫡出的大小姐,但比起赫赫有名的镇国公府,却是实打实的高攀了。所以,自成婚来外面便隐隐传着,当初是她不自爱,不惜毁掉闺节故意落水,就是打着硬生生赖上了李陵的如意算盘。

因为这个,她便在贵妇圈抬不起头,对行事磊落的李陵更是心怀愧疚。所以自嫁给李陵,她在他跟前一直谨小慎微,巴结他,取悦他,瞥着他脸色行事,将自己低微到尘埃里。

她盼着日子久了,就会慢慢捂热他的心。

直到半年前他请旨出征。她才明白过来,他那颗心,她永远也捂不热。

因为,他的心根本不在她身上。

一年前,匈奴犯境,圣上命上将军周毅为元帅,带五十万大军迎战,不料大军却在对战中屡屡受挫。连常胜将军都吃了败仗,朝廷内一时人心惶惶,无人再敢请旨出战。圣上担心伤及国本,便答应与匈奴和亲来换太平。

偏偏和亲人选是九公主青鸾。

李陵就是为了这个才请旨。

青鸾薨逝的生母淑妃是李陵的嫡亲姑母,他对这个公主小表妹一向呵护有加。关于他俩的风言风语,静姝自然也有耳闻:若不是当初出了那档子事,李陵是要尚九公主的。

她以前只是半信半疑,觉得以李陵那样冷的性子,心里不会有这些个风花雪月。纵是当初他真的有尚主的打算,既然娶了她,以他的担当那些事便也都过去了。

毕竟他平日里虽冷,但在床上对她却一向火热,他若心里没有她,又怎会如此?

静姝便自欺欺人的把这个当成他心里有她的证据。

可这次见他为了青鸾,甚至连命都能豁出去。她才明白,在她夫君心里,有关青鸾那一页非但没翻过去,反而是根深蒂固,无人可取代。

她满腔真心却换来他对别人的奋不顾身,静姝怎能不寒心?

因为憋屈着,一个多月前,她腹中已经五个月大的孩儿也流产了。

这是她盼了多年才怀上的孩子,就这么没了!她伤心欲绝的在家书中将此事告诉李陵,他却没有丁点儿回音。

月上柳稍,黑夜沉静又寂寞。静姝望着那忽闪的烛光,往事桩桩幕幕在她眼前闪过。

她吸了吸鼻子,努力不让泪水流下来。

都这么晚了,他还没有回来。

想必面圣后还有其他事缠着他吧。

听说九公主对这位为她“冲冠一怒”的表哥可是感动至极,甚至不嫌弃他已成婚,前阵子竟然跟圣上请旨,要屈尊下嫁给李陵做平妻。

李陵刚归来便心急火燎的赶去宫里,恐怕也是急着去见青鸾。

那个对她冷冰冰的李陵,对那娇滴滴的九公主肯定是温柔的吧?他会跟她说些什么?他真会答应纳她做平妻?

静姝满脑子都是李陵和青鸾在一起的画面。

她愈想愈气。

既然他心里根本没有她这个妻子,她还傻傻的等他做什么?

静姝扯了被子打算自顾睡去,却是翻来覆去怎么也不能入眠。

都三更天了,他还未归!

静姝气恼着掀开被子下了床,坐到桌前,提笔一气呵成写了封和离书。

她不想跟这个心里根本没有自己的夫君过下去了!

她要和离!

静姝看着写好的和离书,想着自己毅然决然的将和离书甩给他,李陵定会大吃一惊,她就解气。

她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心里终于舒服了些,又躺回床上,这才渐渐睡去。

迷迷糊糊中,一双温热的大手搂住了她的腰身。接着,她整个人便被一把揽了过去。

是李陵。

静姝心里的怨气一下子又被点燃,她狠狠的抽向他抱着她的手。

他这个小妻子一向温顺,总是顺着他的意。即使是在床上,也是他想怎样就怎样,她从不会忤逆他。

骤然见她这般,李陵还以为她是睡糊涂了,他伏身低沉道:“是我。”

“你怎才回来?”

这话一问出口静姝就后悔了,这么问好像她多在意他似的。而且见李陵也根本没打算跟她解释,她更气了。

静姝挣扎着摆脱开李陵,坐起来将寝衣拉好,绷着脸道:“咱们和离罢。”

李陵脱口问道:“为何?”

他还有脸问为何?静姝别过脸去,并不回答。

就因为他归晚了?她一向通情达理,并不是不可理喻的人。

那就是因为小产而心情不好。

这是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她因小产伤心而迁怒他,他还是可以理解的。

李陵揽住她,妻子那原本就单薄的身子现下更瘦了,腰身处甚至能摸到骨头。他沙哑着嗓子在她耳畔低声道:“孩子还会有的。”

静姝被他那熟悉的炽热气息包裹着,心里突然一酸。

他根本不知她的心意!

孩子没了她自然痛心,但最让她难过的却不止于此。

静姝低声道:“你心里一直有青鸾,是吗?”

她终于将憋在心里许久的话问了出来。

她感到李陵抱着她的手一僵。

黑夜里,她看不见他的神情,过了许久,才听他回道:“你怎能说出这样的话?”

二人对着沉默了好一会儿,李陵开口道:“身子不好就早点睡吧。”说完,他便侧身背对着她躺了下去。

其实,静姝也没有真的铁了心要和离。和离后不仅对她名声不好,还会连累娘家,她还有两个未出嫁的妹妹呢,势必要跟着影响婚事。

那“平妻”的事她也没全信。李陵这人最重规矩体统,他心里有青鸾是真,但静姝相信以李陵的性子,既然娶了她就不会无故休弃,更不会伤了体统纳平妻。

她说出这话有一大部分都是在赌气。但凡李陵顾念一点她,与她解释下,跟她说几句好话,她也还会对他抱有一丝希望。

可他却什么都不说!

是默认了?

看着埋头睡去的李陵,静姝觉得自己就像是被抛在沙地里的鱼,拼命挣扎,却仍要被那冷漠的沙土无情掩埋。

她憋屈得要窒息了。

委屈的泪水顺着眼角流了下来。

他用冷漠将她对他的最后一丝希望也彻底扑灭了,她吸了吸鼻子,哽咽着道:“和离书我已经拟好了,你明早署上字罢。”

李陵复又起身,跪坐在妻子跟前看着她,吃惊的问道:“你到底怎么了?”说着,便要伸手要去试她额头。

静姝侧过头去,躲开了他的手。

尽管是在这样视线模糊的夜里,李陵还是能感觉到妻子射向他的目光如刀子般,凌厉又怨气深重。

两个人僵持了许久,李陵才开口道:“小产伤身,我明日去宫里请个御医来好好给你调理一下。”

说罢,他便下了床,抱了自己的被衾,道:“你好好歇着吧,我去书房睡。”

他真的走了,这一晚,再没回来。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娇娇一笑,糙汉他为美人折腰

沈千帷在燕州军营里光着屁股蛋子长大,素来是最见不得那三步一腿一软,五步腰肢酸的娇小姐,直到有一天,苏御史家的嫡出四小姐回了汴京,码头上惊鸿一瞥,一眼就望到心里去了。 然而这小丫头瞧着娇滴滴的,实则满肚子坏水儿的小狐狸一只,巧嘴一张,满汴京的闺秀公子,看谁不爽就骂谁,比那带刺儿的玫瑰还厉害几分。 这脾性,哪能一直惯着?可娇娇一笑,糙汉也软了心肠折了腰,一宠便是一辈子。 新书《东宫掌娇》已发布,宫斗非双洁爽文,有兴趣的朋友可移步一观~

画堂绣阁·完结·76.1万字

贵嫁:继妃今日又在求和离

京里流传一句话,嫁人当嫁晋王爷。 一道懿旨,她嫁了。 王府里,上有势利眼太妃,中有居心叵测的大嫂,下有争风吃醋的妾室。 这福窝,谁爱呆,谁呆。 王爷,能和离不? 和离不成,小女子撸起衣袖,怼大嫂,贬妾室,搅浑王府这潭水。 朝堂之上,晋王爷据理力争,劝君王,斥弄臣,肃清朝纲全为民。 忽有一天,传来消息,王爷造反成功了! “王府地方太小,不够你搅合的,硕大的后宫,足够你施展。” 本文穿越架空,与真实历史无关。 作者偏喜甜宠,偏好虐文的朋友请慎入。

夜纤雪·完结·84.5万字

休了前夫后我成了郡王妃

武安侯爷年仅二十二,是本朝最年轻的侯爷,官拜礼部侍郎,前途无量。 陆宛芝身为武安侯夫人,乃是长安人人羡艳的命妇。 出嫁三年。陆宛芝将侯府上下打理得井井有条,可夫君一心全在外室女身上,不愿踏足她房门半步。 外室生子,夫君还想将外室子记在她的名下。 陆宛芝一纸养外室诉状递到长安府尹,休了武安侯。 长安府衙门前,武安侯恶狠狠地盯着陆宛芝:“和离之后,本侯想娶哪个贵女就能娶,倒是你,怕是只能嫁给老鳏夫做续弦了,还有哪个世家年轻公子愿意娶你?” 陆宛芝一身轻松道:“这就不牢侯爷费心了。” 和离后,长安人人笑话陆宛芝。 “不过就是侯爷疼爱外室而已,这外室终究是外室,这点肚量都没有。” “和离之后可是下堂弃妇,再想要嫁为侯爷做侯夫人可就难了。” “怕是只能嫁给老鳏夫了。” 陆园内,楚小郡王楚楚可怜,“芝芝,你什么时候才能给我一个身份?” 陆宛芝,“等你考上状元的时候。” 素来不学无术的楚小郡王,一心为爱考状元。

五月柚·完结·94.9万字

不装了,抱上太子大腿后我真香了

殷如婳心比天高命比纸薄,原只是侯府庶女,却仗着自己生得玉骨冰肌,容色无双,明里暗里势要与嫡姐较高低! 某天她做了个梦,梦里她嫡姐才是天选之女,而她不过是嫡姐脚下的一块绊脚石,是雍容华贵的嫡姐最好对照组…… 一个卑贱如蝼蚁,一个贵不可言。 醒过来的殷如婳:去它的卑贱蝼蚁,姑奶奶可不奉陪了! 赶紧收拾包袱,她可得去给剩下一口气的太子冲喜呢! 比起那些个杂鱼,这位才是真龙,这条大腿谁也别想抢! 病弱太子:待孤病死,你就改嫁吧。 殷如婳脸色煞白,摇摇欲坠! 翌日暗卫上报:夫人近月一直割腕放血为药引…… 语未落殷如婳就软软一倒,太子强撑起‘病体’扶住她。 这一扶,就把她扶到天下女子最尊贵的位置上。 (1v1,双洁。扫雷:女主心机绿茶属性。)

巴西松子·完结·146万字

娘娘她一心只想高升

陆菀宁作为忠勇侯府的五姑娘,即便是生的花容月貌,也从没有想过要进宫去争那一份泼天富贵。 可谁成想她那失了孩子,再不能有孕的贵妃堂姐却偏偏看中了她的好相貌,以及没了父亲好拿捏,非要她进宫。 反抗不能,陆菀宁想干脆就随了她们的愿。 不就是进宫吗?她进就是了。 她不但要进宫,她还要一步一步成为宠妃,取堂姐而代之。 终有一天,她会让堂姐为了今日的选择感到后悔。 避雷:宫斗文,非双洁,非1V1,不能接受者请绕道

杨阿宅·完结·67.6万字

世子他不想和离

[1V1]朝离静静地靠在那棵最爱的歪脖子树下,回顾自己这短暂的一生。 出嫁三载,悲大于喜,最后化为那声声叹息,还有无尽的悔意。 早知那人是没有心的,她却一头栽了进去,将一颗真心捧到他面前,任由他肆意践踏。 高门内,厉害的公主婆婆、狠厉小姑子、好色兄弟和难处的妯娌,她在后宅如履薄冰,却得不到夫君该有的维护。 三年来,她被蹉跎得遍体鳞伤,落得了个重病缠身,药石无灵的下场。 一朝重生,朝离咽下过往心酸,势要与那人和离。 然而遇到了点麻烦,那人态度好似变了。 企鹅群号:337119078(刚申请的) (PS:书名和简介已经说的很清楚男主是谁,不接受写作指导,弃书不必留言,看到了会删。)

戈娆·完结·112万字

继室她娇软动人

新书《表姑娘她弱不禁风》已上线,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哦~~ ****** (先婚后爱,家长里短,1v1双洁) 杜景宜顶着命硬的身份嫁入了国公府,做了高门大户的六郎媳妇。 夫君乃是当朝炙手可热的大兴朝战神商少虞,却盛传克妻之名。 原以为是佳偶天成。 谁知成亲当夜,商少虞来盖头都没来得及掀开,留下一句“策州有危”便匆匆离去,这一走就是三年。 待班师回朝后,才想起来,府中多了位娇妻。 本想着她受委屈了,却发现躲在熙棠院的娇妻过得比谁都如鱼得水。 国公府上下过得扣扣搜搜,唯她一人养尊处优…… 杜景宜所求不过是安稳养老,却被迫在后宅中大杀四方。 先是床榻拱手让人一半,后是心中莫名挤进了一个人。 就在她沦陷之前。 那面硬心冷的大将军,却笑得温婉动人。 低声在她耳旁说道:还请夫人怜惜……

三只鳄梨·完结·137万字

如初似锦

《如初似锦》 (甜宠、小虐、诙谐、爽文。) 活在尘埃里的云府六小姐云初雪,意外的高嫁进了太傅府,嫁给了都城姑娘心中的那轮明月。 结果新婚当天就被合欢酒毒死了。 配角终究是配角? 本以为这一生就这么过去了,没想到她重生了。 重活一世,断不能悲剧重演,读书、经商、女红、厨艺等等,除去风花雪月她全都要。 一心想着悄无声息脱离云家自力更生顺便报仇雪恨。 却被人一点点揭开她的伪装,逼得她光芒万丈。 小剧场: “桃儿,快走。”看到梅时九,云初雪避恐不及。 “小姐,你为什么每次都躲着九公子?” 转角处,梅时九停下脚步顿足细听,他…也很好奇。 “桃儿,你知道红颜祸水吗?” “……” “梅时九于你家小姐而言就是祸水,避之可保平安!” 为了证明自己不是祸水,梅时九一生就这么陷进去了。

莫西凡·完结·197万字

公府娇媳

【缺爱娇贵嘴硬心软千金*成熟稳重直爽腹黑小公爷】 谢知筠出身名门,千金之躯。 一朝联姻,她嫁给了肃国公府的小公爷卫戟。 卫戟出身草芥,但剑眉星目,俊若繁星,又战功赫赫,是一时的佳婿之选。 然而,谢知筠嫌弃卫戟经沙场,如刀戟冷酷,从床闱到日常都毫不体贴。 卫戟觉得她那娇矜样子特别有趣,故意逗她:“把琅嬛第一美人娶回家,不能碰,难道还要供着?” “……滚出去!” 谢知筠做了一场梦。 梦里,这个只会气她的男人死了,再没人替她,替百姓遮风挡雨。 醒来以后,看着身边的高大男人,谢知筠难得没有生气。 只是想要挽救卫戟的性命,似乎只能依靠一场又一场的欢喜事。 她恨得牙痒,张嘴咬了卫戟一口,决定抗争一把。 “狗男人……再这样,我就休夫!”

浅春山·完结·51.8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