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婚后,她竟揣着崽穿喜服嫁皇叔

退婚后,她竟揣着崽穿喜服嫁皇叔

卿云

古代言情/连载中

47.4万字

更新时间:2023-09-1323:48:49
重生后,顾卿洛高调退婚,挺着孕肚转身嫁给令人闻风丧胆的修罗皇叔 打脸渣男,狠虐贱女,创办商行,重振师门…前世所有的苦难,今生加倍讨回!  渣男求饶:“洛洛,我错了。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 顾卿洛:“叫皇婶!” 假闺蜜求情:“洛洛,我是你最好的姐妹啊……” 顾卿洛:“叫皇婶!” 有修罗皇叔当靠山,顾卿洛这一世活得潇洒恣意 敌国君王慕名而来:“敢问姑娘,你家孩子缺爹不?” 修罗皇叔大手一挥:“出兵,灭了他的国!” 武林盟主献上盟主令:“姑娘若愿意,整个江湖都你的!” 修罗皇叔冷笑:“江湖算什么?整个天下都是我送她的聘礼!”

001章重生,未婚先孕

“大姑娘体质特殊,如果强行落胎,往后怕是不能再生育。”

“可她还没出阁……”

“老夫人,大姑娘是遭人算计,才会在婚前和睿王有了夫妻之实。老夫人你饶了大姑娘吧!”

迷迷糊糊间,顾卿洛听到大夫和祖母的声音。

她怔了怔。

她明明已经死了啊!

情况不对……

顾卿洛猛地睁开眼睛,却看到自己躺在顾家的闺阁中。

窗外雪花飘飞,窗内暖香融融。一切,都是她未出嫁前的景象。

慈祥地祖母坐在她的床畔,苍老的脸上有悲伤,更多的是坚毅。

“祖母……”

顾卿洛动了动唇,眼泪哗哗地从眼角溢出。

祖母死在她生孩子那一天。

顾家儿郎铁骨铮铮,率领顾家军征战沙场,保家卫国。却被睿王慕锦琛偷走布防图送给敌军,导致顾家军有去无还。

那日,顾家最后一个儿郎血染盔甲,碾于马蹄之下,死无全尸。

祖母承受不住打击,吐血而亡……

她受刺激早产,血崩产房,堪堪捡回了一条命,却没有来得及送祖母最后一程,抱憾终身。

“洛洛不怕,一切有祖母在呢!”顾老夫人慈祥地笑笑,为顾卿洛拭去泪水。

祖母的手温暖真实,顾卿洛终于相信,她重生了!

失传几百年的顾家禁术,是真实的存在!她死后执念难平的亡魂,重新回到这个世界!

她,可以复仇了!

“洛洛啊,你也太傻了!再喜欢睿王也不能未婚先孕啊!你让世人怎么看你?”大夫人的眼睛已经肿得像核桃,还在不断的掉眼泪。

顾卿洛看着自己的哭包娘,心脏撕裂地痛:“娘……”

顾老夫人示意大夫先出去后,才温和的问:“洛洛,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祖母,我要取消婚约。”顾卿洛哑声说,滚烫的泪水洇湿枕巾。

大夫人惊得忘了哭:“孩子都有了,你要取消婚约?”

“这不是睿王的孩子。”顾卿洛痛苦地闭了闭眼睛,轻轻抚向腹部的手颤抖个不停。

此时她怀孕三个月,即将显怀。虽然晚了点儿,但此时的顾家还在!她还未嫁!

一切,还来得及!

“什么?”顾老夫人也惊到了,“不是睿王的?”

“不是!”

“那……是谁的?”

顾老夫人凌厉的目光扫向翠儿。

翠儿跪下去,一脸茫然:“奴婢只看到睿王在船上,没有别的男人。睿王也亲口承认了。”

“洛洛你说!”大夫人急切地拉着顾卿洛的手,“不是睿王,还能是谁啊?”

宸王两个字,差点儿就脱口而出。

顾卿洛硬生生忍住。

东州异姓王轩辕极,封号宸。

他是神一样的存在,也是魔一样的存在。

他为东州立下赫赫战功,就连帝王也忌讳他三分。

传说他所向披靡,战无不胜。又传说他心狠手辣,不近女色。

若非她重活一世,也绝对想不到宸王会是她腹中孩子的父亲!

亦是,爱她爱到痴狂的人!

亡魂飘荡人间的时候,她看到他抱着她的遗体悲恸万分。看到他率兵推翻东州,把刚刚称帝的睿王千刀万剐……

他的从不靠近,只因她记恨他小时侯的一剑穿骨,更因她说她喜欢的是睿王。

身为顾家的嫡长女,她为情所迷,甘愿和师父决裂也要倾尽整个顾家帮助睿王夺储夺帝,最后却被睿王万箭穿身,钉死在城墙。

顾家儿郎全部死在边关,顾家女眷卖入牙行,终身为妓。

就连她那刚学会走路的双胞胎儿女也没能逃脱。他们被扔进狼群,尸骨无存……

咽气的时候,睿王才告诉她,她腹中的孩子是宸王的。

从花市初见,到湖船里的一夜春宵……都是他刻意安排。

他需要顾家的支持,还需要她为他挡住宸王的剑!

即使重生了,顾卿洛还是觉得通体生寒,心痛如刀绞。

悲愤的泪水溢出眼眶,便像决堤的河水一样无法控制。

“好了,你不想说就不说了。”顾老夫人拍拍顾卿洛的手,极尽宠溺,“祖母只问你,这个孩子你打算怎么办?”

“留下!”顾卿洛坚定地说。

这是轩辕极的孩子!前世她猪油蒙了心,错失他的深情。

这一世,她要擦亮眼睛,她要嫁给轩辕极!

“洛洛……”大夫人慌得不知所措。

虽然顾家对孩子宽容,但未婚生子,以后女儿还嫁得出去吗?

“刚才大夫说了,洛洛若放弃这一胎,这辈子便不能再当母亲。洛洛想生就生!绝不能因为这意外,剥夺她当母亲的权利!”顾老夫人沉下脸,一锤定音。

大夫人性格懦弱,是顾家有名的哭包。此时也拿定主意,只好说:“媳妇听母亲的。”

“谢祖母!谢母亲!”

顾卿洛缓缓笑开,带着泪珠的倾城容颜有几分惨淡。但更多的是,对未来的决心!

“你高烧才退,好好歇着。”顾老夫人安慰了孙女一番,便起身要走。

和睿王退婚上大事,她得好好想想。

既要保全皇家颜面,又给自家孙女留足活路。不容易啊!

“祖母,我怀孕的事暂且不要宣扬。”顾卿洛道。

顾老夫人迟疑了一下,问:“睿王知道吗?”

“他知道。他还会主动登门,逼顾家尽快履行婚约。”顾卿洛眼中闪过强烈地恨意,“所以我,要主动出击!”

“你想怎么做?”顾老夫人眉心跳了跳。

“祖母放心,我有办法。您且去休息,不出三日,取消婚约的圣旨就会到家。”顾卿洛十指紧缩,把床单都揪皱了。

苍白的小脸上有恨、有不甘,还有坚定的复仇之态。

顾老夫人觉得孙女和从前很不一样了。

以前她痴恋慕锦琛,盲目到慕锦琛说什么都对的。即使家里反对,还是坚持和慕锦琛订婚。

若不是眼下边关战事紧,顾家儿郎都在前线作战,他们早就成亲了。

“洛洛啊,你行不行?”大夫人担忧地问。

“洛洛,高烧才退,且多休养。退婚的事不急,祖母会再想办法。”顾老夫人安慰道。

“我可以的!”顾卿洛用力咬紧了后槽牙。

“那好吧!”

顾老夫人和大夫人带着满腔疑惑走了。

房间门关上,翠儿扑到床边哭得不能自已:“大姑娘,你吓死翠儿了,好好地怎么发起烧来?”

顾卿洛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发烧到昏迷,前世是没有这一出的。

难道,这是她使用禁术重生的后遗症?

不管了,能带着她的孩儿活下来就好。

按照前世的进展,三天后慕锦琛就会登门,以她怀孕为由逼婚。

她得解决掉这桩婚事!

顾卿洛拍拍翠儿:“去把我藏在暗格里的匣子拿来。”

“是。”

翠儿打开暗格,拿出一只十分精致的金丝楠木匣子。

顾卿洛抱着匣子深深地吸了口气,才把它打开:里面是一块白玉雕刻的梅花形令牌。

“大姑娘,这是什么?”翠儿惊讶地睁大眼。

“白梅山庄的令牌。”

顾卿洛把玉牌拿出来轻轻摩挲着,眼中浮起愧疚之情。

师父,洛洛知错了……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退婚夜!我撕了战神王爷的衣服

新婚夜,被陷害与男子有染,还要被放火烧死? 楚千漓笑得没心没肺:“休书我已替你写好,告辞。” 风夜玄将她一把擒住,冷肆阴鸷:“想走?除非从本王尸体上跨过去!” …… 神医大佬意外穿成不学无术的玄王妃,楚千漓只想当一条混吃等死的咸鱼。 谁知惹上偏执疯批玄王爷,一不小心被宠上了天! 某日。 众臣哭丧着脸:“王爷,王妃又在大闹金銮殿,请重振夫纲!” 风夜玄咚的一声跪在自家娘子面前,双手奉上驯夫鞭:“漓儿,本王将他们的嘴都撕了,轻一点可好?”

半世轻狂·完结·204万字

重生后,她被病娇王爷逼婚了

沐云姜冰雪聪明,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一路过关斩将,成为了一代女郡公,结果,却被自己的丈夫害死了。 那畜生居然还要残害他们的女儿。 什么? 女儿不是他亲生的? 死对头才是孩子她爹? * 再世为人,她扭转了自己的命运。 这辈子,她有两个人生目标: 第一,要保护父母兄姐。 第二,她要远离死对头,逍遥江湖之上。 结果,她还是招惹上了死对头——病娇殿下萧祁御。 这人病得不轻,却最喜拆她桃花,还一次一次逼婚于她…… 逼婚不成,他竟还找来了帮手。 “娘亲娘亲,这个爹地我喜欢,快快嫁了吧!” 沐云姜瞪大眼珠子,一脸茫然: 为什么女儿也重生了?

望晨莫及·连载中·118万字

重生后,白月光太子妃她黑化了

新书:上恋综后,假千金闪婚千亿继承人已发书,欢迎收藏 嫁给太子九年,李樱宁和顾长渊两看相厌,最终李樱宁在形容枯槁中死去。 重生后,她发现自己还是怀了顾长渊的孩子。 一次意外导致太子受伤,太医诊断于子嗣有碍,满朝皆惊,太子之位摇摇欲坠。 李樱宁得知后,发誓绝对不让顾长渊知道他还有个儿子。 ** 顾辞重生成了半岁婴儿。 醒来后他想做的第一件事,要让太子爹知道,他是他亲儿子。 第二件事,他想让娘亲和太子爹爹解除误会,不再相互折磨。 可谁知,太子亲爹却拉着娘亲的手说:“孤不能有子嗣了。只要你嫁给孤,孤愿意把这小子当成亲儿子。” 顾辞:“??” 一觉醒来,他变成野种了吗?

公孙小月·完结·152万字

退婚夜!将门嫡女她被皇叔抢亲了

前世,姜佩环被渣男算计,横遭惨死,还连累满门被灭。 重回十八岁,她还是那个不让须眉的将门骄女。 未婚夫嫌她落水失身,前来退婚换娶她的堂妹? 众人笑话她,她却乐见其成:十万两黄金,我便答应此事。 退婚后,京城都传她临婚被弃,做不成淮南王世子妃也难再嫁出去。 谁知,那位矜贵无双的成王殿下站了出来:娶她,有何不何? 多少名门淑女春闺梦碎,可姜佩环却十动然拒。 他可是渣男的皇叔,先帝幼子,看似倜傥矜贵,实则手段狠辣。 她誓要报前世之仇,好好守护家门亲族,不愿和皇室有半分瓜葛。 可是终于有一天,她还是阴差阳错成了人人称羡的成王妃。 姜佩环回过味来,对着躺在身边的男人恼羞成怒:萧南夜,你算计我? 杀伐果断的成王殿下看着自家王妃炸毛的样子,有些忍俊不禁。 他欺身耳语,声线缠绵:卿卿见谅,恕我这一生,只图你一人。

摆米饭·完结·74.8万字

假死后第六年崽崽父王追上门

六年前,楚家嫡女被庶妹算计,被迫替嫁给了瞎了双眼,命不久矣的临王。 好在她医术高超,替临王解了毒。 谁知他活过来后,皇上竟要给他赐侧妃,关键这个狗男人还不拒绝。 气得她丢下和离书后,就一把火烧了王府,逃之夭夭。 六年后,某临王依旧孤家寡人,众老奴操碎了心。 某日在路上见到一个长得极像临王的小包子,他们瞬间哭成一团。 “王府后继有人了!世子请快快跟我们回王府。” 谁知小包子嫌弃道:“没兴趣。” “世子,王府家财万贯啊……” “我娘是首富!” “世子,王府极其安全啊……” “我娘是武林盟主!” “世子,王府手握重兵啊……” “我娘是南端国继承人!” 突然后面传来一个幽幽的声音:“那你娘可需要皇夫?本王觉得自己尚可。”

乔洛川·完结·85.8万字

新婚夜被抢!她把战神王爷踢出房

“我怀孕了!” 正要脱衣服的绝色男人,僵住:“……?” “怀的三胞胎!” “!!!”瞳孔地震!盯向她微微鼓起的肚子! “骗你的!”瞬间收腹,一片平坦。 “……呵~刚刚你算是踩爷刀尖儿上了。” 多年后—— 位极人臣的他,深陷朝廷的勾心斗角之中,乐而不疲堪称废寝忘食。 茶园里的她,也忙的披星戴月,餐风饮露。 中秋佳节月圆之夜。 “王妃呢?” “王妃在山上做茶。” “王爷呢?” “王爷在想着弄死谁……” “世子呢?” “上坟……” ********* PS:身心双洁!小仙女们快进坑来瞅瞅喜不喜欢~~

红豆包·完结·81.1万字

重生后,我被冷冰冰皇叔娇宠了

(新文《嫁给权臣后,女配被娇宠了》已开,宝子们多多支持哦~)前世,身为国公府庶女,夷珠媚色动人,可惜,品性恶毒,未婚生子,死于非命! 重活一世,夷珠决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然而,前世的嫡女好姐姐怎么变了模样?竟是白莲花一朵! 姨娘也不对劲!处处维护嫡女,对她不是谩骂就是诋毁,有猫腻! 更令人震惊的是,凭空冒出一个孩子跑到她面前,亲昵地喊她娘亲。 夷珠难以置信,此时的她,怎么会有一个五岁的儿子……难道、难道是她前世生下的儿子? 最可怕的是,孩子的生父竟是权势滔天的渊王! 夷珠脑子一阵阵发晕。 难道,前世害她珠胎暗结的男人,是权势滔天的渊王? 不是说,渊王有恐女症,对女人避之不及,不是正常男人么? “本王的病症,唯二小姐能解!”禁欲矜贵的男人,一反平日的冰冷,将她抵在角落,声音喑哑。 夷珠惊吓过度,欲哭无泪,传言都是骗人的,这个男人正常的不能再正常! (1v1,甜宠)

楚玥·完结·67.7万字

将军府落魄?无所谓,夫人会出手

新婚第一天,苏简在一阵哭泣声中醒来。 “呜呜……小姐,将军……将军怎么就在今天出征了呢?” 苏简看着蹲在她床前哭的伤心的小丫鬟,有点儿懵。 “小姐自幼娇惯,如今偌大的将军府,连个主事的都没有,这往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 苏简一阵头疼,但紧接着是接受后的欣喜,男人不在,上无婆母,下无姑嫂,唯有一个三四岁左右的小叔。虽说这将军府有些破,家里还穷!且还有好些人等待着被养活……但没有关系,搞钱而已嘛,她最喜欢的就是搞钱! 一年后: 将军府变了模样,将军府周围的田地,庄子,纷纷丰收。 两年后: 众人常常口提将军变成了话里话外都是我家夫人。 四年后: 人人只认将军夫人。 战詹近乎三年多的时间没有接到过家信,如今战事了却,他总算是带着赏赐荣归故里,寻思着让大家能一起过上好日子,但……眼前繁华的街道,面前高耸门庭的大户,当真是他的? “让让,你挡着我们夫人的路了。” 战詹让开了道路,见小厮开道,一个丫鬟搀扶着着苏简下了马车。虽多年未见,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的妻子,他正准备开口,不想……见苏简正抚摸着她的肚子,一脸慈爱。 “嫂嫂,我有小侄儿了吗?” 一声童言,瞬间震的战詹浑身僵硬,瞳孔瑟缩。

圆加·完结·51.5万字

逃婚五年后,带崽撞王爷怀里了

【病痨子摄政王vs冲喜王妃,五年后携萌宝回归】 手握重兵,权倾朝野,不近女色的天夏国摄政王又又又中毒,这次还快死了。 众人正苦恼王府后继无人的时候,一个和摄政王长得一模一样的小团子被送到了王府门口。 他们这才想起,五年前摄政王第一次中毒的时候,于家庶女被家人绑来给他冲喜。 因为同病相怜,她用心帮他解毒,结果他苏醒那日,她却被皇家人迫害,离奇失踪。 此时某王爷见到小团子,他眸色一沉,“可是你娘对本王旧情难忘,让你认祖归宗来了?” 小团子咬牙道:“不!过几日西楚小侯爷便要迎娶长公主,也就是我娘。我娘让我来看看你死了没有,可别死在她出嫁那日,晦气。” 话音落下,某位病痨子王爷掀被而起,一把把小团子捞起来,大步走出去。 “放心,你娘成亲那日本王可死不了,毕竟……本王还要去抢亲。”

宋一沁·完结·103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