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九零搞事业

重回九零搞事业

悠闲小神

现代言情/连载中

36.2万字

更新时间:2023-02-09 08:03:00
一觉从二十一世纪睡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一个只要站在风口浪尖,连猪都能起飞的时代。 李曼君大喜,搞钱搞钱! 不过,就在她挽起衣袖准备与这时代大干一场时,亲妈却一把将吴阿姨拽到她面前。 吴阿姨:“曼君,你也老大不小了,该找个对象成家了,有什么想法你都跟阿姨说,阿姨包你满意!” 李曼君摆手:“退退退!谈对象只会影响我搞钱的速度!” 亲妈闻言抄起鞋底板就追了上来,李曼君慌了,随口胡诌自己要找个有车有房父母双亡的对象。 吴阿姨大喜:有有有,包你满意! 李曼君错愕,这世上真有如此天定良缘? 那她就去瞧瞧!

001 穿回九零年

清晨,红彤彤的太阳升起。

上午七点准,石楠镇中学广播器里响起嘹亮的起床号。

家住镇中学附近的校外走读生们,在起床号的催促下,飞快起身穿上白衣蓝裤的运动式校服,匆匆擦一把脸,从抽屉里拿一毛钱,跨上书包就往学校冲。

平房里,睡在床上的李曼君迷迷糊糊听见耳边一阵嘈杂,咕哝一声,拽住薄被往头上一盖。

如此,又懒了一会儿,才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下意识在枕头边摸索。

嗯?

没有?

手掌又往前伸了伸,去摸床头柜,五指熟练一抓,扑了个空!

李曼君顿时一个激灵从床上坐起,翻枕头、掀被子,疯狂找手机!

找了一会儿,正心慌得没有一点安全感时,忽然瞥见隔壁空着的小床上贴着的小虎队海报,心头猛的一怔。

这是哪儿?

小小的房间只有十个平方,一横一竖放了两张单人床,再加上一张书桌和一个双门衣柜,就挤得满满当当。

而她此刻,正坐在靠门一竖的这张床上。

对面靠窗的小床空着,墙边贴着小虎队的宣传海报,还带日历。

李曼君做梦一样走下床,来到海报面前,看了一眼上面的日期。

1990年?

揉揉眼,再看一眼,还是1990年5月一号!

一股不属于自己的陌生记忆突然涌来,李曼君捂住了头。

片刻后,李曼君“呼~”的长长吐出一口气,重新栽倒在床上,望着头顶用报纸糊过的木制天花板,满眼不敢置信。

她穿越了。

昨夜她还在大厂内007加班,熬得太晚忍不住就在办公室沙发上睡了一觉。

没想到,一睁眼,就到了九零年。

这具身体的名字也跟她一样,叫做李曼君。

不过一个刚过二十,朝气蓬勃。

一个三十已过,未婚未育,高级社畜。

这一家五口人,父亲李大为在镇政府办公室做会计。

今年初国家干部工资调了一下,工资从原来一个月一百八十块提高到了二百二十块,是家中现在唯一有稳定收入来源的人。

母亲王晓娟中年下岗,打击巨大,每天都在为下半辈子怎么过而感到焦虑,更年期有提前的征兆,脾气一点就着。

李曼君是家里老大,下面还有一个16岁的妹妹和14岁的弟弟。

妹妹李丽君中考失利,现复读中,马上再过一个月就要再战中考。

弟弟李建军读初二,是李大为和王晓娟的心尖宝。

在石楠镇这样的落后小镇里,虽然大家明面上附和国家生男生女都一样的政策,但实际上,除非一胎得子,否则就还要再生的。

这种观念直到二十一世纪也没有消失。

李曼君感到庆幸的是,原身父母虽然硬是要生出一个儿子,但对两个女儿也尽心养育。

李家姐妹俩都卡在了中考这道坎,当李丽君提出要复读时,身处下岗潮中的夫妇俩还是咬牙给她交了昂贵的复读学费。

只是家里现在就李大为一个人在赚钱,还得供两个孩子上学,全家面临着巨大的经济压力。

李曼君不知道另外一个李曼君去了哪里,或许是穿越到了她的身体里。

想想自己原本007的高强度社畜工作,李曼君为这个同名姑娘默哀三秒钟。

不过眼下她这个新身份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

她原本的生活累归累,但有车有房,银行卡存款七位数,吃穿不愁。

而现在的她,初中毕业没考上中专,就去了母亲王晓娟的纺织厂做临时工。

今年三月,纺织厂倒闭。

被迫成为无业游民,只有初中文凭的李曼君想重新找个稳定工作太难,已经在家里待业快两个月。

于是乎,李曼君就成了爸妈口中“有手有脚懒得流油”的社会闲散人员。

母亲王晓娟现在就一个想法,把李曼君这个大姑娘嫁出去,让她去嚯嚯别人家。

接收了原身这些记忆的李曼君只想说一句:原来到哪都逃不开父母催婚!

李曼君很快就接受了自己穿越的事实,往好了想,这或许是她改变社畜命运的一次机会。

低头看了眼身上洗得发白的旧睡衣,李曼君拍拍脸清醒清醒,下床来到衣柜前。

妹妹李丽君昨夜在同学家里睡的,没有回来。

姐妹一直共用一个衣柜,但李曼君打开衣柜,里面大半都是李丽君的衣服。

李曼君很艰难才找到一条属于原身的裤子,是一条起球的黑色踩跟健美裤。

在衣柜镜子前照了照,洗的发黄的白T恤加健美裤,还有厚底搭扣黑布鞋,除了这张脸还显得青春洋溢之外,这一身都土爆了!

都说家里孩子多的父母没办法做到一碗水端平,李家也一样。

原身工作那两年,工资都交给家里,身上一分不剩,平时都是捡堂姐表姐的旧衣服穿。

但李丽君就完全不同,时下流行的牛仔裤她有三条,喇叭的,直筒的,紧身的,各一条。

还有一条时尚的白色连衣裙,和一双现在最流行的水晶胶凉鞋。

这些都是李丽君同王晓娟和姐姐磨来的,她嘴巴甜,家里也偏宠一些。

就连屋子里那张靠窗的书桌,也是为李丽君复习功课特意准备的。

可以说,老大在家里是最没有存在感的那一个,老老实实,甚至显得有点木讷。

说起话来也直不溜秋的,不讨喜。

李曼君看着镜子里的人,深深叹了一口气。

而后,拿出原身藏在在枕头套里的两块钱私房揣兜里,打开了卧室门。

母亲王晓娟见她出来,看了一眼堂屋墙上挂钟,九点整,立马忍不住唠叨:

“我上辈子是不是欠你的,让老天爷给我派你这么个祖宗来折磨我,班班不上,家务家务也不做,睡得比猪都多,真是讨债的鬼!”

叨叨完,就拿着锅铲追在女儿屁股后面问:“上次你吴阿姨给你说的那个对象,你觉得怎么样?”

李曼君有点懵:“谁?哪个对象?”

可能是因为拥有和原身共同记忆的缘故,本该觉得陌生的环境,李曼君居然感觉非常熟悉。

扯了扯身上发皱的T恤,拿起放在窗沿下的搪瓷水杯,又拿起黑人牙膏挤出一点牙膏,叼着牙刷到小院水池接一杯自来水,呼噜噜刷起牙。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拖油瓶女配在年代文搞内卷

姜宁宁穿成了年代文里病恹恹的对照组,原主身体娇弱拖累家庭,被女主哄着嫁给年纪大到能当她爹的瘸子,每天干不完的活,被打骂。 相反女主勤劳能干,嫁给优质的男主赚钱致富,人生如同开挂。 姜宁宁拳头硬了,果断撕碎这见鬼的剧情,不仅王瘸子她不嫁,还鼓励父母与极品分家,带领一家过上好日子。 女主在地里干活受人夸赞时,她忙着赚钱。 女主和男主一见钟情时,她忙着赚钱。 女主与男主赚到第一桶金兴奋向她炫耀时,看见她身后的大房子,以及华丽的穿衣打扮,陷入沉默:“?”这病秧子是什么时候背着我们偷偷过上好日子的? 有钱有颜还成了家人团宠姜宁宁完全把女主男主抛之脑后。 但是她最近有点烦,同村的赵景衍总摆出一张别人欠他几个亿的臭脸她眼前晃悠,他不会对她家钱有那犯罪想法吧? 直到有天这人拿上比她还多的财产上她家提亲,“我愿意一辈子当牛做马的赚钱给她败家,只求你将宁宁嫁给我。” 姜宁宁:“!”我怀疑你盯上我的钱,没有想到你盯上的是人。

甜听听·连载中·29.7万字

重生八零年代奔小康

林丽清重生到八二年,这一世,她吸取了上一辈子的教训,踏踏实实从头开始,脚踏实地地把自己的小家经营得风生水起。

竹篱清茶·连载中·30.1万字

重生八零靠吃瓜致富

佟瑶没想到买个奶茶还能在大晴天被雷劈了,一睁眼穿越成了80年代,未来世界顶流医生的作妖精小媳妇,好好日子不过,偷钱与人私奔被抓,还一哭二闹三撞墙。 欲哭无泪之下,却发现自己能听懂动物语言,别的穿越者忙着赚钱养家,她只顾吃瓜看戏。 “副主任媳妇收了病人家属送的五斤猪肉,老两口正关门吵架。” “院长这几天痔疮犯了不能坐凳子。” “李老板妻管严,左边那颗门牙就是媳妇打掉的。” “佟瑶作风不正,以前在村里经常和人私会。” 佟瑶没想到有天还能吃到自己的大瓜。 …… 某日,佟瑶听到门口小野猫念叨,“司医生在和小护士在楼道约会。” 佟瑶气冲冲去抓奸,却见某医生正在和一名五十多岁的护士交代患者病情,佟瑶扭头想跑,却被某医生逼入墙角,“听说你是来抓奸的,嗯?” 佟瑶万万没想到,常在河边走,真有湿鞋子的一天。

尹家老六·连载中·61.7万字

重生年代俏佳媳有空间

郁心妍上辈子就是一个大写的悲剧,长的好、学习好,本该有大好的前程,却被养父母用来抵债。 嫁给二婚男也就算了,还被渣男耍手段,成了众人口中不下蛋的母鸡,被继子、继女白眼、诅咒、欺压了大半辈子。 最终,郁结于心得了不治之症,没等来丈夫的嘘寒问暖,却等来了被扫地出门。 偏偏命运弄人,意外得知了自己不能生育的真正原因,自己要强了一辈子,却活成了一个笑话。 重生归来,这保姆牌妻子谁爱当谁当。 正想着该如何改变困局,却偶得一方小空间,看着老天给的金手指笑眯了眼。 干净利落的踢了所谓的专情男,转身嫁给了厂里的娶妻老大难,过起了没羞没臊、谁幸福谁知道的甜蜜小日子。

春光满园·连载中·56.4万字

重生八零:团宠福妻带空间致富

杨柳奋斗了一辈子,终于拥有自己的服装工作室,春风得意时却遇到了地震,丈夫为了护住她一起被石柱砸死。 万万没有想到居然真的有重生,而她竟然发现工作室变成了空间随她重生了。 重生,意味着无限可能,她不止要事业有成,还要家人幸福……

玖月禾·连载中·32.2万字

重生九零之肥妻当自强

前世,周慧兰又肥又傻,不仅净身出户众叛亲离,唯一的女儿还被设计惨死。 重回那一晚,周慧兰撑起两百斤的身躯,亲手把渣男前夫送进警局,小三闺蜜也别想跑! 无意间打开神奇空间,她果断带着崽崽一起减肥,一双手也仿佛有了魔力。 再普通的萝卜白菜只要经她之手,就是人间美味。 卖小吃、开饭店,再到连锁大酒店,成为首位国宴女厨师,开了挂的人生别提有多爽! 只是那个自带药材香气的高冷男人,怎么总是跟在她身边, 连自己的宝贝女儿,都跟他越长越像了?

谢十安·连载中·48.2万字

带着别墅穿八零

二十一世纪的苏舒刚继承亿万遗产,一睁眼穿成了1977年软弱可欺的苏舒。 在这个缺衣少食的年代,好在她的大别墅和财产也跟着穿来了。 然后她就多了个软包子妈和小堂妹要养。 亲戚不怀好意上门说亲,想让她嫁给二婚老男人,一进门就给人当后娘。 ** 梁振国退役转业后,把战友的两个遗孤认养在名下,为了更好的照顾两个孩子,他想给孩子找一个新妈。 人人都说镇上的苏舒,胆子小,没主见,心地善良,梁振国打算见一见。 ** 为了带堂妹逃离老家,苏舒看上了长得高大英俊,工作稳定的梁振国。 一个一带二,一个一带一,正好,谁也别嫌弃谁,两人见面第二天就领了证。 结婚后没多久两人直呼…… 梁振国:草率了! 苏舒:失算了! 梁振国:每天都被媳妇儿张口闭口要离婚气的黑脸。 苏舒:每天都要被狗男人大男子主义发言,气的血压飙升只想摆烂。 大儿子:妈,你和我爸离婚的话,我们可以不可以跟你不跟我爸? 小儿子:后妈也是妈,我不要当没妈的野孩子。

清风莫晚·连载中·80.3万字

穿书九零,大佬的炮灰前妻觉醒了

【忠犬+空间+甜爽+中医+双强】 孤儿院长大的男科医生江寒烟,穿进了一本书里,成了一个空有美貌的大冤种女配。 不仅假怀孕骗婚,还惹上一堆桃花烂债,娘家一群吸血亲戚,灵气空间被堂姐抢走,堂姐成了人生赢家,她这个大冤种却替弟弟顶罪惨死在监牢里。 开局就是一个惨,生存达人江寒烟一点都不慌,先抢回灵气医药空间,再和那抠索的短命老公把婚离了,然后她再努努力,拼搏成为快乐潇洒的单身富婆 。 可是,一靠近那短命老公后,她这走几步就喘三喘的破身体,竟眼不花耳不呜神清气爽了,这婚……特么没法离了! 同床异梦时,陆尘清高孤傲,“要钱没有,不服就滚蛋!” 如胶似漆后,陆尘将人按在墙上求:“钱和命都给你,老公最爱你!”

老羊爱吃鱼·连载中·33.8万字

穿越八零一身恶名

穿到恶名昭彰身体里的季玲,解决原主欠下外债后,前有桃花债迫害,后有母亲要拿她换钱。 一念之间,季玲为报恩,闪婚嫁给恩人的孙子——大龄老青年。 婚后的日子,她用一句话总结:我与脸盲症老公鸡飞狗跳的生活日常。 淦!!

八匹·连载中·42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