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第一儿媳

名门第一儿媳

冷青衫

古代言情/连载中

237万字

更新时间:2024-04-1221:03:49
他说:我们可以合离。 她说:不,我要做你父亲的儿媳! 一切尘埃落定,她终于在改朝换代的山河震荡中保全了一家老小。 秦王妃:殿下,我们可以合离了? 秦王:你休想~! PS:大唐架空背景~ 【能文能武没落士族大小姐VS老爹让我疼媳妇之霸道秦王】

第1章她到底,能不能不嫁?

大治十一年,六月初。

东都洛阳,治礼郎沈世言府上。

一间雅致的绣房内,门窗紧闭,连一丝风都吹不进去,而帷幔低垂的床榻内,更是安静得如同与世隔绝。

一个皮肤白皙,容貌姣好的少女躺在床上。

她不过十七、八岁的年纪,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灵动清澈,却闪烁着一点与年纪完全不相符的焦虑不安。

她,就是沈府大小姐,商如意。

而她焦急等待的,是自己终身大事的一个答案——

她到底,能不能不嫁?

悔婚这件事,是半个月前,她在自己病得最重的时候提出的,舅父沈世言立刻反对,毕竟,商如意的婚事是她父亲生前定下,许婚的不是普通人家,而是陇西十六望族中排名第三的宇文家。

她要嫁的,就是盛国公的长子——宇文愆!

半个月前她的庚帖就送去了太原,这个时候悔婚,别说做不成亲家,只怕两家要反目成仇了。

沈世言夫妇再三劝说,可商如意心意已决,最后甚至急的咳血昏了过去。

在昏迷之前,她只不断的重复一句话——我,不嫁宇文愆!

如今,婚事到底如何?

商如意实在坐不住了,正要下床,就听吱呀一声,门被推开了。

一个一身华服,满头珠翠的贵妇人带着两个侍女走了进来,一见她这样,立刻道:“干什么,赶紧躺回去!”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商如意的舅母于氏。

这于氏闺名美仙,是个胡人,性情豪爽直率,说话间已经两步走过来,一把将商如意按回到床上:“病刚好就乱来,万一摔着怎么办?”

商如意也来不及想其他,只抓着她的衣袖焦急的问道:“舅母,我的婚事——”

于氏瞪了她一眼,才没好气的说道:“这件事,我跟你舅父已经想办法解决了。总之,你不想嫁给宇文愆就不嫁,我们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一听这话,商如意心里的大石头立刻放下了。

只要不嫁给宇文愆,就好!

于氏又犹豫着道:“只不过——”

她的话没说完,一个小厮突然跑到了门口,急切的说道:“夫人,不好啦!”

于氏不悦的回头:“什么事这么大惊小怪的?”

那小厮哆嗦着道:“宇,宇文家的人,找上门了!”

“什么?!”

舅甥二人都大感诧异,宇文家的人不是住在太原吗?怎么这么快就来了?

于氏想了想,说道:“你先别动,我出去看看。”

商如意道:“舅母,他们是来找我的吧,这件事是我不对,还是让我去——”

“胡说什么,”

于氏又好气又好笑,将她按回到床上:“长辈还在呢,轮得到你一个晚辈去担责?给我好好躺着!”

说完,于氏神情复杂的看了她一眼,转身出去了。

虽然留在房中,但商如意却心神不宁,悔婚这种事非同小可,万一盛国公真要怪罪,两家坏了交情不说,更连累了她已故的亡父,还有舅父舅母,那她真的太不孝了。

这样一想,她还是撑着身子默默的穿戴好了,开门便要出去。

可是,刚一打开大门,商如意就僵住了。

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在门口。

昏暗的天色下,那人投下的浓浓的阴影,几乎将她整个人笼罩了起来。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闺门荣婿

陆明薇重生回被退婚当天。 祸害了她一辈子的渣男正当着她的面侃侃而谈:“薇薇,我知道我一表人才,可你也不能吊死在一棵树上。” “我们虽然无缘,你也不会再遇上比我更好的人,但你总归要好好的过日子,不要自轻自贱才是。” 上一辈子虚伪惯了的陆明薇睁开眼的第一件事便是朝着这个臭男人呸了一口:“我夸你,是因为我这个人特别虚伪,不是因为你真的牛逼,请你照照镜子,对自己有个清醒的认知,谢谢!” ...... 崔明楼挑了挑眉,他从前只觉得陆明薇除了虚伪之外,还有眼瞎的毛病,这回两个毛病都一起治好了。 陆明薇上辈子孤老终生,是盛京圈子里出了名的老姑婆。 重生一世,她决定痛改前非,男人算什么?她只想独自美丽。 可是不知道怎么的,她的路越走越不对了。 多金纨绔小王爷,潇洒风流帅将军,年少有为酷首辅,都对她另眼相待。

秦兮·连载中·147万字

休了前夫后我成了郡王妃

武安侯爷年仅二十二,是本朝最年轻的侯爷,官拜礼部侍郎,前途无量。 陆宛芝身为武安侯夫人,乃是长安人人羡艳的命妇。 出嫁三年。陆宛芝将侯府上下打理得井井有条,可夫君一心全在外室女身上,不愿踏足她房门半步。 外室生子,夫君还想将外室子记在她的名下。 陆宛芝一纸养外室诉状递到长安府尹,休了武安侯。 长安府衙门前,武安侯恶狠狠地盯着陆宛芝:“和离之后,本侯想娶哪个贵女就能娶,倒是你,怕是只能嫁给老鳏夫做续弦了,还有哪个世家年轻公子愿意娶你?” 陆宛芝一身轻松道:“这就不牢侯爷费心了。” 和离后,长安人人笑话陆宛芝。 “不过就是侯爷疼爱外室而已,这外室终究是外室,这点肚量都没有。” “和离之后可是下堂弃妇,再想要嫁为侯爷做侯夫人可就难了。” “怕是只能嫁给老鳏夫了。” 陆园内,楚小郡王楚楚可怜,“芝芝,你什么时候才能给我一个身份?” 陆宛芝,“等你考上状元的时候。” 素来不学无术的楚小郡王,一心为爱考状元。

五月柚·完结·94.9万字

全福夫人要和离

江南第一才女,士族第一家毗陵陆氏女风禾,还未及笄求娶之人已是络绎不绝。 最终陆氏女嫁与本朝唯一异姓王之子,战功赫赫也恶名在外杀人如麻的沈南珣。 不少大家士族痛骂陆家失了士族风骨,丢了大家体面,居然与勋贵做亲,又说二人婚姻必不会美满。 上一世,陆风禾憋着一口气,没一天快活日子过,把自己熬成了名满京城的全福夫人。 这一世,生完女儿的陆风禾第一想做的就是和离,不管世人怎么说,自己快过才重要。 只是,明明要和离的两个人,怎么听说又喜得麟儿千金了。 书友群:169799330欢迎你来唠嗑呀 一六九七九九三三零

抹茶蘸醋·连载中·57.7万字

闲散主母

(十年夫妻,若那个男人足够了解她,就应该知道皮肉上的惩戒对她来说是不具震慑力的,只会离了她的心。) —————————— 赵彦没想到自己会对一个卑下的奴才动心,更令他没想到的是对方竟不识好歹地拒绝了他。 次日,这向来胆大妄为的丫头给他下了套后就逃之夭夭。 他誓要找到这狗奴才并撕碎她。 大婚之夜,在看到奇丑无比的新娘子后赵彦愤然离去。 自此,他没给过她一个好脸色,殊不知这女人恰是他心中念念不忘的人儿…… 许卫秋,一个来自异的穿越者,为了在这个男权社会保全自己,她刻意乔装丑化自己。 妹妹耻笑她没人要,转眼她却嫁入了王府。 什么?自己盲婚哑嫁的对象竟然是他? 数年前,她就见识过这男人的无情与凶残。 当其他妾姬使尽混身解数争宠之时,她却视自己的夫君为洪水猛兽。 种田、试药、搞事业,下堂妻的快乐有谁懂……? 陵王独白:他的娘子与全府上下都打成一片,唯独对身为夫君的自己敬而远之,这痛苦又有谁能懂? 下属有禀:圣手神医是咱主母!腰缠万惯的沈掌柜也是咱主母! 陵王妃的马甲卸了一层又一层,陵王很是头痛:自己究竟娶了个什么玩意?

有琳·完结·48.9万字

郡主长乐

人人都夸司宁命好,母亲是长公主,父亲是大将军,舅舅是皇帝,祖母是皇太后。 还嫁了个颇有才华的如意郎君。 但成婚不过短短三年,亲人尽皆离她而去。 夫君是间接害死他阿爹的凶手,她疲惫地觉得活着真的是太累了。 重生后司宁想通了,上一世焐了那么久也没有焐热的心,她不打算再焐了。 既然他无意,那自己何不放手,不如放彼此自由。 这偷来的一世,她只想守住她的亲人 **************************************** 中秋宫宴上,李肃看着司宁朝那位新进探花郎灿然一笑。 平日温润宽和的李侍郎眼中乍现戾色,手中的酒杯被捏个粉碎,红色的酒痕沾染了一手。 (ps: 男主是李肃,不会变。 女主父亲的死和李肃并没有关系,一切都是女主因为亲人骤然离世而产生的偏激想法。 女主父亲作为一个将军战死沙场,保家卫国,死得其所。 男主作为一个首辅,只是做了最正确的选择。 不喜欢左滑返回,不必告知,谢谢~)

妍九笙·完结·102万字

世子他不想和离

[1V1]朝离静静地靠在那棵最爱的歪脖子树下,回顾自己这短暂的一生。 出嫁三载,悲大于喜,最后化为那声声叹息,还有无尽的悔意。 早知那人是没有心的,她却一头栽了进去,将一颗真心捧到他面前,任由他肆意践踏。 高门内,厉害的公主婆婆、狠厉小姑子、好色兄弟和难处的妯娌,她在后宅如履薄冰,却得不到夫君该有的维护。 三年来,她被蹉跎得遍体鳞伤,落得了个重病缠身,药石无灵的下场。 一朝重生,朝离咽下过往心酸,势要与那人和离。 然而遇到了点麻烦,那人态度好似变了。 企鹅群号:337119078(刚申请的) (PS:书名和简介已经说的很清楚男主是谁,不接受写作指导,弃书不必留言,看到了会删。)

戈娆·完结·112万字

嫡女谋权

重活一世,陆微雨誓要早作筹谋,藏起锋芒装病娇,扮猪照样能吃虎。父亲失踪、族人争权,她锋芒毕露,强势夺下家主之权,一肩扛起陆氏一族的未来! 完结文:《农门凰女》、《农门猎女》

白羽凤麟·完结·115万字

如初似锦

《如初似锦》 (甜宠、小虐、诙谐、爽文。) 活在尘埃里的云府六小姐云初雪,意外的高嫁进了太傅府,嫁给了都城姑娘心中的那轮明月。 结果新婚当天就被合欢酒毒死了。 配角终究是配角? 本以为这一生就这么过去了,没想到她重生了。 重活一世,断不能悲剧重演,读书、经商、女红、厨艺等等,除去风花雪月她全都要。 一心想着悄无声息脱离云家自力更生顺便报仇雪恨。 却被人一点点揭开她的伪装,逼得她光芒万丈。 小剧场: “桃儿,快走。”看到梅时九,云初雪避恐不及。 “小姐,你为什么每次都躲着九公子?” 转角处,梅时九停下脚步顿足细听,他…也很好奇。 “桃儿,你知道红颜祸水吗?” “……” “梅时九于你家小姐而言就是祸水,避之可保平安!” 为了证明自己不是祸水,梅时九一生就这么陷进去了。

莫西凡·完结·197万字

东宫掌娇

初入东宫,方玧顶着替嫁傀儡,叛臣之女的名头,活的小心翼翼,步步谨慎。 她清楚,自己这个庶女是被当做弃子,丢出来糊弄先帝遗诏罢了。 以便保住她那尊贵的嫡姐能做上大皇子的妾室,好搏给家中一个从龙之功,光宗耀祖。 父亲冷眼,“能入东宫是你的福气,家中养你多年,你当知恩图报。” 嫡姐嘲讽,“你本是卑贱庶出,替我入东宫,是你的福气。” 方玧垂眸遮住眼底的奕奕寒光,“父亲放心,养育之恩,女儿必定涌泉相报。” 凭他们,也想踩着她的骨血巴结新贵,步步高升,富贵荣华? 多年后,方玧懒懒依在刚登基的太子怀中,看那昔日不可一世的那群人如猪狗般趴在她脚下求饶。 “留或不留,爱妃说了算。”身穿龙袍的男人,笑意温柔。 方玧媚眼微抬,素手轻摆。 “杀了吧,聒噪。” 他们想推她入火坑,那她偏要浴火重生,让这群卑鄙无耻,豺狼成性之人,懊悔无及,尝尽苦果!

画堂绣阁·完结·142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