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子就喜欢她不上进

世子就喜欢她不上进

琴律

古代言情/已完结

62.3万字

完结于2023-03-2202:50:02
花仙云漓受不了加班潜规则,暴揍了玉皇大帝的三儿子,被收了仙法,坠落凡间,成为臾国宁远侯世子众多妾室中的一个。 她吃喝玩乐不争宠,还能借花仙天眼看破人心隐藏的秘密,无限吃瓜。 …… “原来贵妃身边的春公公是假太监?” “忠勇伯世子是个女的?!就为了不丢爵位女扮男装二十年,还被小公主给爱上了!” 云漓一转头,看到英俊绝伦的世子夜丰烨:中毒多年,难怪日夜审案疯狂内卷,真是可惜了这张脸。 什么?! 夜丰烨:你是解药有疗效! 云漓泣不成声:男人亲亲腻腻夺她仙气,严重影响吃瓜速度,她只能抛瓜哄他去破案,没想到还被男人爱上了! 夜丰烨:夺你仙气解毒,把我赔你一生可好? 云漓:不然还能怎么办?肚子都大了……不过朝争影响顺产,宅斗不利胎教,内卷爹自己努力拼皇位,我先带球跑一跑。 …… 几年后,崽崽看着英姿飒爽找上门的夜丰烨:娘,什么叫爱啊?

第一章落地成妾

云漓坐在窗边,看着窗棂上吐着信子的小花蛇大眼瞪小眼。

变成宁远侯世子的妾室之一,就算开始接受仙罚了吧?

幸亏她自己跳了坠仙台。

若等玉帝下判决,把她变成猪猫牛狗都是轻的。因为她把玉帝最疼爱的三儿子肋骨打折不说,还塞了他满嘴的泄阳草。

不是她心狠手辣。

是仙界太差。

她苦修九世得道成仙,王母娘娘和花神都相中了她,且互不谦让。

云漓哪个都得罪不起,只能两个差事都接。不仅要打理蟠桃园,还要帮花神掌管奇花异草、酿造香丹。

说好百年后为她立灵仙樽位,谁知二位神仙大饼一画就是上千年。

这一千年,云漓从早忙到晚,日夜无休。

不说蟠桃宴的盛举筹备多辛苦,就是小散仙们隔三差五相聚也找她求花求香丹。

求人总该有个好态度吧?

颐指气使不说,还动不动就挑剔告状,而且每次挨训的都是云漓。

云漓憋一肚子委屈没处发泄,赶上玉帝三公子吃多了酒,对她动手动脚。

她一怒之下把人给揍了。

做了上千年神仙,她除了苦辣咸,就没品味过甜。

那破桃破花谁爱管谁管,反正这无休止的苦差她不干了!

她拒绝一切PUA内卷,只想到人间痛痛快快地玩几十年。

可她现在的身份不能随便玩。

只是宁远侯世子的一个小妾。

这个国家叫臾国,原主一家是贫民户,老爹死的早,老娘一人把四个孩子拉扯大。

按说这身份做妾都不配入世子的眼。

是大哥在世子麾下任职,遭遇暗杀时以命抵命救了世子。老娘跪求世子收下原主当妾,借机攀个高枝,世子为报救命之恩便点头答应了。

于是原主被送到世子别院。

别院中还有九位姑娘,都是世子的妾。

这九位的身份可不一般。

是宫中娘娘们和侯夫人赏的,其中还有官家女。随便拎出一个和原主比,都似娇艳牡丹PK狗尾巴草,压根儿没有可比性。

原主胆小懦弱,动不动就哭,还被老娘逼着勾引世子下春药,争取先弄个孩子出来。

结果春药灌自己嘴里,出了大丑。

其他妾室厌恶这娘俩儿行为下作,便拿一条小花蛇吓唬原主,没想到直接把她吓死了。

醒来已是仙落凡尘的云漓,此时正与把原主吓死的小花蛇在大眼瞪小眼。

察觉到云漓的气息陡然突变,小花蛇瞬间没了攻击性,摇头摆尾的凑过来卖萌撒娇。

云漓虽被禁了仙法,但千年浸染神草灵药,气场无人能比。家禽野兽对灵性之人最为敏感,自然愿意亲近她。

“蛇?是蛇!!姑娘您快躲开啊!”

丫鬟巧月端着药进屋,看见有蛇,扬手就把一碗热药汤子泼过去了!

云漓吓一激灵,随后就见小花蛇皮砰砰腾起,冒出了一股浓香的蛇肉味儿。

蛇怕高温,汤药太热,小花蛇瞬间耷拉脑袋奄奄一息了。

云漓舔了舔嘴唇,她还真有些饿了……

“姑娘?姑娘您没事吧?怎么会有蛇?真是吓死奴婢了!”

巧月脸色惨白如纸,抱怨一句之后,便拿手帕帮云漓擦拭溅了身上的药汤汁。

“别担心,一条蛇而已。”云漓说了新身份的第一句话。

巧月看着云漓,察觉她有那么一点不对劲儿,“不怕?”那可是蛇啊!

云漓拿过帕子自己擦,还伸手点了一下小花蛇的头。

小花蛇瞬间精神,一溜烟儿钻了她的袖子中乖乖不动了。

云漓也没想到,她已落凡间为妾,花仙天眼仍能看破万物隐藏最深的秘密。

好比她看到小花蛇头顶有一行雾符天书:青龙王蛇第三千四百六十五代杂交后裔——蛇蛋十倍大补。

云漓把它留下来。

原主的身体太差,的确需要好生的补一补,就不介意自身灵气把小蛇的伤势治愈了。

巧月把洒在榻上的药汤擦干净,一转身发现蛇没了,“蛇呢?没烫死?跑哪儿去了?”她上下左右寻不见。

“是死是活听天由命,你也别找了,再去倒一碗药给我吧。”云漓敷衍了一句,准备偷偷养。

巧月捧着空碗,讪讪道,“药没了,奴婢刚刚就熬出一碗。”

“那就再熬一碗?”

“这药咱买不起了,只剩下一两银子,月例银子要二十天后才发呢。”巧月很后悔,她怎么手欠就把药给泼了呢?!

云漓哑然当场,什么破身份?世子妾居然没钱?!

搜寻记忆,原来十两的月例银子,被老娘拿走大半儿贴补娘家了。

“算了,那药不喝也行,苦得要命,我饿了,你去厨房端点吃的来吧,我想吃肉。”云漓退而求其次,世子别院,总不能不管饭吧?

“姑娘您怎么糊涂了?姑太太过世,咱们别院跟着吃素七天,今天才第三天。”

“可我怎么闻到了卤肉味儿?”云漓嗅嗅鼻子,真香。

“那是隔壁林姑娘自个儿掏钱买的,大厨房不做荤食,小院自己吃用管不着,可人家不待见咱,奴婢去求也不会分给您的……”巧月越说声音越小。

云漓扶额:这人品太差了吧?

巧月怕她伤心,连忙过来劝,“姑娘您别伤心,刚才奴婢趁您熟睡的功夫去见了世子爷。虽没见到爷,但看到了东来,他说会把您身子不适的事儿告诉爷,等爷忙完就来看您了!”

看她?

云漓翻了个大白眼。

想都甭想。

若不是谣传世子好男风,和太子不清不楚,宫里的娘娘不会赏这么多女人,她也不会入别院做妾。

但世子是不是真的好男风?

云漓好奇心倍增。

二十天后世子到,可以用花仙天眼看一看。

但她现在看不到世子秘密,更想满足口腹之欲,“别管世子来不来,咱们不能亏了嘴,一两银子也能买点肉,我就要林姑娘吃的这一家。”

巧月想想就肉疼,“那家卤肉贵着呢。”

“贵就更要吃!整日吃素,这脸都菜绿色了,指望世子能喜欢?”

云漓借口充分,她照了镜子,除了面色苍黄,五官小巧精致过得去。

好生保养补一补,也能养得溜光水滑。

巧月仔细想想,姑娘说得有道理啊!

她也不再心疼银子,立即出去买肉了……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惊!将军读心后咸鱼美人被迫盛宠

小咸鱼姜幼宁穿到古代成了富商的千金,过着衣食无忧的日子,未婚夫又是威名赫赫的谢将军,让人艳羡不已。 结果真千金归来,她成了假千金,还面临被退婚的危险。 谢璟上门时突然听见一道声音【与谢璟对视就会被读心,不对视就读不了心,这秘密只有我知道,退婚时要稳住,不慌!】 谢璟:…她怎么知道我要退婚? 对方提出退婚,姜幼宁万般不舍盯着他看,【将军这些日子对我一点情意都没有吗?我还想着当将军夫人呢!】 垂下眼帘时激动大喊【将军大人英明神武,现在退婚是最明智的决定,有了银子房子,还要什么男人?】 谢将军:··· 他发现不用对视也可以读心,这秘密姜幼宁不知道。 姜幼宁左等右等没等来退婚却等到了大红花轿,不得已嫁进将军府。 姜幼宁瑟瑟发抖的看着他…… 垂下眼帘时,【虽然我有亿点点馋他,可他受伤导致残疾,我假装不知道就好,不能伤了金主的自尊。】 谢璟:… 直到某日…… 没遇见姜幼宁之前前谢璟不喜娇弱会哭的女子,遇见之后,谢璟把娇软的姜幼宁捧在手心里怕摔了,她一哭他就慌了【1v1双洁,轻松向甜宠文】

公子云思·完结·89.8万字

争什么宠?娘娘后宫搞事业赢麻了

现代996打工人林夕梦一朝猝死,穿越到大盛朝弘治二十年。 生前她最大的愿望就是买套属于自己的房子,然后躺平。 可惜临死也没能实现。 倒在工位上那一刻她发誓,如有来生一定直接躺平,拒绝内卷。 穿越后,她成了六皇子谢辰瑜的侍妾。 本打算直接躺平。 谁知原主处境凄惨。 上有皇后虎视眈眈逼她当眼线,监视她的夫君谢辰瑜。 中间有赵良娣周良人嫉妒她美貌得宠,几次三番毒害她小命。 下有已经被砍头的大将军父亲,和一帮流放三千里苦苦待救的亲族。 林夕梦:“……” 所以,要继续卷? —— 侍寝当晚,林夕梦死死抱着谢辰瑜大腿,爆发了小宇宙般疯狂……。 谢辰瑜咬牙掐着她的腰。 “再勾引也没用,敢出格半步,本殿一样杀了你” “主子爷放心,上了您的船,以后咱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了。” 某人瞬间黑脸,你才是蚂蚱。

半枝雪·完结·59.9万字

娇娇美人咸鱼后,病弱王爷踹门哄

顾兮得知自己是假千金后,高兴地仰天大笑三声。 这些年,为了侯府脸面,她要一直维持京城第一才女的逼格,太累了! 这侯府嫡女谁爱当谁当去。 她要睡懒觉,她要享受,她要放纵,她要当混吃等死的咸鱼! 真千金携系统穿越而来,一心要将顾兮踩到脚底下,取代她,成为贵女圈的顶级流量。 然而,过了许久,真千金还有想看顾兮笑话的人都傻眼了。 顾兮一个落魄假千金,怎么成了京城权贵们的团宠了。 太后表示,顾兮是我的干女儿,谁瞧不起她,哀家就抄谁的家。 如宝郡主表示,顾兮是我好姐妹,谁欺负她,本郡主抽谁的鞭子。 安郡王表示,顾兮是我的恩人,谁让她不开心,本殿下就打断谁的腿。 某王爷表示,你们都一边去,本王的女人自己会宠,不用你们! 顾兮…… 不用了,谢谢。 她自己可以过得很开心!

月土月土·完结·60.6万字

卷王娘娘来了,快跑

武家三小姐梨花,卷王一个,在家卷父母,入宫卷妃嫔,自入宫参选以来,样样拔的头筹,不给人活路: 礼仪丽人李小姐,在她面前衬得像个乡下丫头; 诗词才女王小姐,所作诗词与她一比立成狗屁; 女红奇才孙小姐捡到她的帕子,从此金盆洗手不再刺绣。 各宫妃嫔被卷得生不如死,互相安慰自己,幸好宫里有一样东西梨花卷不走,那便是当今天子尉迟恭如铁石一般的心! ——— 尉迟恭此人有强烈的嫌弃症,一般人入不了他的眼,一心只想搞政事。 对于后宫的妃子,他毫无耐心,嘴如淬毒的刀,“卿卿类婊”、“铜镜照不下爱妃的脸”皆出自他之口。 字字不带脏,句句扎在心,妃子被毒得苦不堪言。 终于有日,宫里最毒的两人掐起来了,众妃嫔们兴奋地等着看戏。 尉迟恭看着挑不出错的梨花,冷哼一声,没事找事:“你笑起来,脸上的梨涡不对称。” 梨花面上笑容不变,口中恭敬:“的确如此,万岁爷可有指教?” 心中破口大骂:这皇帝脑子有猫病,要不是她被系统逼着做任务,她会这么谄媚? 众妃嫔看得激动万分,来了来了,这正是皇帝毒舌的前奏。 却不想,尉迟恭话锋一转,眼里漾了笑意:“并无,只是怪好看的。” 众妃嫔们齐齐石化,万岁爷,你的毒舌哪去了?

秋风瑟瑟抖·连载中·93.4万字

休了前夫后我成了郡王妃

武安侯爷年仅二十二,是本朝最年轻的侯爷,官拜礼部侍郎,前途无量。 陆宛芝身为武安侯夫人,乃是长安人人羡艳的命妇。 出嫁三年。陆宛芝将侯府上下打理得井井有条,可夫君一心全在外室女身上,不愿踏足她房门半步。 外室生子,夫君还想将外室子记在她的名下。 陆宛芝一纸养外室诉状递到长安府尹,休了武安侯。 长安府衙门前,武安侯恶狠狠地盯着陆宛芝:“和离之后,本侯想娶哪个贵女就能娶,倒是你,怕是只能嫁给老鳏夫做续弦了,还有哪个世家年轻公子愿意娶你?” 陆宛芝一身轻松道:“这就不牢侯爷费心了。” 和离后,长安人人笑话陆宛芝。 “不过就是侯爷疼爱外室而已,这外室终究是外室,这点肚量都没有。” “和离之后可是下堂弃妇,再想要嫁为侯爷做侯夫人可就难了。” “怕是只能嫁给老鳏夫了。” 陆园内,楚小郡王楚楚可怜,“芝芝,你什么时候才能给我一个身份?” 陆宛芝,“等你考上状元的时候。” 素来不学无术的楚小郡王,一心为爱考状元。

五月柚·完结·94.9万字

我的古代继子训练营

现代高级幼师兼考证达人意外穿越成了古代太傅家为爱殉情而亡的幼女林舒然,打着“为爱守丧”的旗号在外逍遥快活了三年,却一朝被自家亲爹和皇帝“算计”嫁给了当朝新贵大将军许钧泽。 她不愿嫁,他不想娶,新婚当晚他们便分被而眠,成婚两日他就出京剿匪去了,只留给她一屋子顽劣难训的继子们。 刚进门就当娘,让她头疼不已,因为这帮小子也太能惹祸了,不是拔了老御史的心头爱,就是毁了公主的手中宝,还一把火烧了她苦心栽培的高产稻田, 要么是今天打了国公府的公子,要么是明天“调戏”了王爷的爱女,要么是后天准备揍一顿他国皇帝的儿子…… 儿子惹祸也就算了,老子也让人不省心,满朝文武都快被他得罪个遍,皇帝也被他气得三天不早朝。 唉,她这大将军府的当家主母还能怎么办,只得一手教导继子,一手调教夫君,且看她如何将一帮惹是生非桀骜不驯的熊孩子训练成知书达理、进退有度人人称赞的英雄少年郎。 至于那位性情刚直众人畏惧的大将军,早已百炼钢化为绕指柔,看得众人是大跌眼镜,不由地伸出大拇指赞一声:“夫人,你厉害!”

倾情一诺·完结·104万字

夫人离家十年后回来了

(新文《权臣家的仵作娘子》已发,欢迎关注~) 【相爷追妻+养娃日常】 俞九清天众奇才,年少称相,是天下人景仰的对象。 谁都没想到,这样一个几乎无所不能的男人会被自己的夫人无情抛弃。 十年来,没人敢在俞九清面前提起他夫人的名字,所有人都觉得他定然恨透了那个狠心的女人。 然而,十年后,那个女人突然回来了…… …… 时空管理局的沈卿回去接受了一个考核,回来后发现世界已是过了十年,自己一不小心就成了抛夫弃子十年不归家的渣女。 面对冷若冰霜的丈夫和正值青春叛逆期的儿子,沈卿欲哭无泪。 欠了的债,总是要还的。

细雨鱼儿出·完结·68.3万字

侯门丫鬟她不想上位

新书:《被鸩杀后,王妃靠修罗场权倾朝野》已签约,欢迎查看~ 为了生计,养护幼弟,时锦只能委曲求全卖身侯府为婢。 时锦向来安分,原想着跟个良善的主子,尽心尽力,这一辈子也就谨小慎微地过去了。 却不曾想被配给了侯府最难惹的齐二爷! 别的婢女都盼着一朝得了青眼,攀了高枝儿,只有她安分谨慎地像个鹌鹑。 只是某天夜里,那齐二爷居然幽幽来了声:以后都由你来守夜。 ———— 侯府二爷,身份尊贵,又有朗月之姿,偏偏性子冷、脾气暴,最看不得身旁自荐枕席的丫鬟小姐们。 直到他见着了新来的贴身丫鬟,低着雪白的脖颈怯生生唤了声“二爷”。 这坚如磐石的心都被喊软了。

进阶的兔子·完结·65.6万字

新婚夜!冷冰冰的世子说要把命给我

陆灼,定国公世子,三元及第,文武兼修,惊艳天下。 身边伺候的年轻丫鬟,个个摩拳擦掌、明争暗斗想上位。 只有夏安安,老实巴交,兢兢业业,努力工作。 但是,不知哪里出了问题……陆灼看上了她。 为她推拒皇亲国戚、名门贵女,向全世界宣告非她不娶! 这可捅了马蜂窝了…… 有人嘲她痴心妄想,有人骂她身为下贱,有人给她扣上红颜祸水的帽子,甚至还有人想弄死她! 夏安安被整哭了。 苟着混口饭吃,怎么就这么难? 那就不苟了吧。 于是,当朝首辅失踪多年的嫡长女回来了。 肤白貌美大长腿,聪明难缠又毒嘴。 而且……她正是陆灼指腹为婚的未婚妻。 面对一众哑火炮,夏安安羞涩一笑:“你们只是得不到他一人之心,我可是得不到你们这么多人的心啊!” 众女:啊啊啊啊啊!

夏虫语·完结·69.5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