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女配她只想风光大葬

重生后,女配她只想风光大葬

肆月桃

古代言情/已完结

101万字

完结于2023-05-2016:00:00
大梁左相府家的嫡女重生了。 回顾前世,一个“惨”字贯穿一生。 她本生于锦绣华庭,最后骨埋荒山,无碑无灵。 重来一世,她决心挣脱桎梏,走回属于自己的路—— 前世伤她害她的渣夫上门退亲,薛姝唇角一勾,果断成全,并上赶着去要回庚帖。 前世她命定宿敌一般的女子找上门来,想借她入京城的贵女圈子,她脸上带着笑,手里提着棍,亲自把人打了出去。 前世那清冷矜贵的景公子登门拜访,说要娶她为妻,她—— 还来不及有动作,景公子便朝她走了两步,一向清冷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委屈。 “聘礼我都带来了,姝儿忍心我空手而归,独守空床?” ——不忍心呐。

第一章重生

九月,秋高气爽,满城馥郁桂花香。

大梁左相府,月桂小筑。

一个十三四岁左右的小姑娘坐在小轩窗前,正捧着脸看着窗外那棵高大的桂花树出神,手边还放着一面巴掌大的菱花镜。

小姑娘生得粉雕玉琢,一头乌发犹如世间最上等的绸缎,顺着肩头倾斜而下,皮肤白腻如脂,透着淡淡的红,一双微圆的凤目,眼尾微微上挑,唇不点而朱,依稀可见未来绝色。

然而此时,小姑娘眉间却有着萦绕不散的愁意。

前世,她莫名其妙地便与一位名为楚楚的女子交恶,只要她见着楚楚,就仿佛被什么东西操控着,总要做出一些违背她本心的事情,哪怕她拼命抵抗,却也仍旧无济于事,好像那些蠢事儿天生就该她做。

她其实对楚楚没什么恶意,楚楚一介孤女,能做出肥皂和奶茶这种新鲜玩意,还曾在诗会上随口道出一句“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后被无数男女引来表白心意。

这样一个才华横溢,随口便能作出千古名句的女子,谁见了不爱?

但奈何楚楚一出现,她就不受控了,变得愚蠢刻薄,像是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

她也曾是京城才女,吟诗作对信手拈来,但是只要有楚楚在的地方,她就像是被抽干了记忆一般,脑子里只剩下一片空白,别说吟诗作对了,连说话都会结巴,为此还闹了不少笑话。

她甚至还会伸手,把楚楚推下寒冷刺骨的池塘。

可她本不应该是这样的人。

于是她选择去山上道观避世,离楚楚远远的,没想到这阴差阳错的,竟叫她得了重来一世的机缘。

薛姝出着神,脑子里犹如走马灯一般把前世的经历过了一遍。

突然,有一声呼唤自桂花树的另一头传来,打断了她的思绪——

“姑娘!姑娘——”一个身穿青衫,梳着双丫髻的小女使沿着右侧的抄手游廊朝她跑了过来,“苏木小哥亲自过来传话,说昌盛侯带着盛世子过来了,主君说要姑娘去前面见见世子呢!”

“苏木亲自传的话?”薛姝收回心神,漫不经心地问道。

“是呀!苏木小哥可是主君身边最贴心的人了,要不是急事、大事,主君是绝对不会把苏木小哥派过来的!”青玉搓了搓手,声音也因为激动而微微颤抖,“姑娘您说,侯爷和世子亲自登门,会不会是为了定亲之事来的呀?”

青玉越想,越觉得这种可能性极大。

他们两家早就换了庚帖,只是因为当时薛姝年纪还小,没法继续操办后面的事,现在好了,薛姝已经及笄,正是谈婚论嫁的好时候呢!

怪不得侯爷和世子齐齐登门,这是为了表示对自家姑娘的看重吧!

青玉心里想着,面上也不自觉地笑得跟朵花儿似的:“姑娘,咱们赶紧去吧!主君把苏木小哥都派过来了,咱们要是再拖沓下去,主君生气了可就不好了!”

薛姝好笑地点点头,任由青玉给自己重新理了理衣裳和头发,这才起了身。

因着还有苏木在场,青玉难得闭上了她那张永远喋喋不休的嘴,一路上一句话都没说,倒是叫薛姝有些不习惯了。

穿过一道垂花门,便入了前院。

还未入前厅,突然听见里头响起一阵打砸东西的声音,夹杂着一声怒骂:“小王八蛋!今日把老子哄得高高兴兴的带你过来,没想到你竟是打着退婚的心思!拿你老子涮着玩呢是吧?!”

话音落下,又是一阵重物落地的声音,苏木面色一肃,迈着大步就入了前厅。

哪怕在来的路上,薛姝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一听到里头那声怒喝,她还是小脸一白,就这么僵在了原地。

前世也是在这个时候,盛故登门退婚,而她为了自己的名声,死活都不愿意。

纵然现今民风开放,但一个女子未出嫁便被退婚,说出去总是不好听的,甚至会影响她以后的前途。

所以她说,若是昌盛侯府执意退婚,她就把事情闹到陛下跟前去,让陛下为她做主。

陛下的分量太重,昌盛侯不敢造次,只好强拉着盛故走了。

婚事照旧,她如愿嫁入了昌盛侯府。

本以为自己将要一生安稳顺遂,没想到这是一场噩梦的开端。

原来盛故早已有了心上人,他此次来退婚,便是为了能迎自己的心上人入府,做自己名正言顺的世子妃的,没想到薛姝执意不肯,坏了他的打算。

二人成亲之后,盛故日日在外头借酒浇愁,嘴里还不住地喊楚楚的名字,楚楚瞧着不忍,多番出面宽慰,二人在众人面前上演了一出又一出的苦情戏,叫满京城的人都把薛姝当成了那棒打鸳鸯的恶人,一时间风言风语不断,矛头直指薛姝。

薛姝听了外面传进来的话,便日日多思少食,为了挽回自己的名声,她亲自出面,要请楚楚以平妻的身份入府。

但是她没想到,那楚楚农门孤女出身,心倒是比天都高,竟看不上世子侧妃的位子,当面羞辱了她一通,临走时顺手将一盏滚烫的热茶泼到了她身上。

那时候的薛姝身子不好,当时又是盛夏,衣衫轻薄,她被这滚烫的茶水一泼,精心养护了二十年的肌肤便被彻底毁了,胸前留下了一片丑陋的疤痕。

薛姝出着神,素手不自觉地抚上胸口。

“姑娘?”见薛姝出神,青玉连忙低声唤道,“姑娘,您可是身子不适吗?”

薛姝摇头,轻捏了捏她的手,抬步坚定地走进了厅里。

既然她有重来一世的机缘,便不会再走前世的旧路。

前世,她在一座破败的道观里了却了余生,这一世,便争一场风光大葬吧!

薛姝踏进厅里,便见此时的前厅已经是一片狼藉,桌子椅子倒了一地,碎瓷片子也崩了满地。

厅中三人,盛故跪在地上,脊背挺得笔直,满身傲气,昌盛侯被气得满脸通红,正撑着桌子气喘如牛,薛岳倒是淡然得很,此时端端正正地坐在圈椅上,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

薛岳见了她,抬手免了她的礼,叫她不要说话,又看向满脸怒容的昌盛侯:“侯爷,既然世子不愿娶姝儿,那我家倒是还有个女儿,最是温婉贤淑,想必世子会喜欢的。”

于他而言,只要能跟侯府搭上关系,嫁哪个女儿都一样,至于女儿的颜面,那是从来都不在他考虑范围之内的。

“不可!”不等昌盛侯说话,盛故倒是先开了口,语气又疾又厉,“薛相,我此次前来是为退亲而非换亲,请薛相允准!”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侯门主母重生后,侯府全家遭殃

前世,江扶月被自己的父亲当做交易的筹码送入侯府。 她任劳任怨地将侯府打理得井井有条,上孝顺婆母,下教养庶子,还为整个江家女子挣下了善于持家的好名声,让几个妹妹得以嫁入高门,为人正室。 可夫君对她心生怨恨,婆母把她当成管理侯府的工具,几个庶子女背地里叫她母老虎,就连家里的妹妹们也都嫌弃她窝囊…… 她操劳一生,却到死都没有得到过半点尊重。 她的一生,简直就像是一场天大的笑话! 一朝重生,江扶月彻底醒悟。 想踩着她安心享乐,做梦! —— 和离后,安远侯府一落千丈,恶婆婆和渣夫走投无路,跪地求她回去。 某清冷权臣轻拥江扶月入怀。 “何不以溺自照?”

肆月桃·完结·66.7万字

闺门荣婿

陆明薇重生回被退婚当天。 祸害了她一辈子的渣男正当着她的面侃侃而谈:“薇薇,我知道我一表人才,可你也不能吊死在一棵树上。” “我们虽然无缘,你也不会再遇上比我更好的人,但你总归要好好的过日子,不要自轻自贱才是。” 上一辈子虚伪惯了的陆明薇睁开眼的第一件事便是朝着这个臭男人呸了一口:“我夸你,是因为我这个人特别虚伪,不是因为你真的牛逼,请你照照镜子,对自己有个清醒的认知,谢谢!” ...... 崔明楼挑了挑眉,他从前只觉得陆明薇除了虚伪之外,还有眼瞎的毛病,这回两个毛病都一起治好了。 陆明薇上辈子孤老终生,是盛京圈子里出了名的老姑婆。 重生一世,她决定痛改前非,男人算什么?她只想独自美丽。 可是不知道怎么的,她的路越走越不对了。 多金纨绔小王爷,潇洒风流帅将军,年少有为酷首辅,都对她另眼相待。

秦兮·连载中·147万字

休了前夫后我成了郡王妃

武安侯爷年仅二十二,是本朝最年轻的侯爷,官拜礼部侍郎,前途无量。 陆宛芝身为武安侯夫人,乃是长安人人羡艳的命妇。 出嫁三年。陆宛芝将侯府上下打理得井井有条,可夫君一心全在外室女身上,不愿踏足她房门半步。 外室生子,夫君还想将外室子记在她的名下。 陆宛芝一纸养外室诉状递到长安府尹,休了武安侯。 长安府衙门前,武安侯恶狠狠地盯着陆宛芝:“和离之后,本侯想娶哪个贵女就能娶,倒是你,怕是只能嫁给老鳏夫做续弦了,还有哪个世家年轻公子愿意娶你?” 陆宛芝一身轻松道:“这就不牢侯爷费心了。” 和离后,长安人人笑话陆宛芝。 “不过就是侯爷疼爱外室而已,这外室终究是外室,这点肚量都没有。” “和离之后可是下堂弃妇,再想要嫁为侯爷做侯夫人可就难了。” “怕是只能嫁给老鳏夫了。” 陆园内,楚小郡王楚楚可怜,“芝芝,你什么时候才能给我一个身份?” 陆宛芝,“等你考上状元的时候。” 素来不学无术的楚小郡王,一心为爱考状元。

五月柚·完结·94.9万字

郡主长乐

人人都夸司宁命好,母亲是长公主,父亲是大将军,舅舅是皇帝,祖母是皇太后。 还嫁了个颇有才华的如意郎君。 但成婚不过短短三年,亲人尽皆离她而去。 夫君是间接害死他阿爹的凶手,她疲惫地觉得活着真的是太累了。 重生后司宁想通了,上一世焐了那么久也没有焐热的心,她不打算再焐了。 既然他无意,那自己何不放手,不如放彼此自由。 这偷来的一世,她只想守住她的亲人 **************************************** 中秋宫宴上,李肃看着司宁朝那位新进探花郎灿然一笑。 平日温润宽和的李侍郎眼中乍现戾色,手中的酒杯被捏个粉碎,红色的酒痕沾染了一手。 (ps: 男主是李肃,不会变。 女主父亲的死和李肃并没有关系,一切都是女主因为亲人骤然离世而产生的偏激想法。 女主父亲作为一个将军战死沙场,保家卫国,死得其所。 男主作为一个首辅,只是做了最正确的选择。 不喜欢左滑返回,不必告知,谢谢~)

妍九笙·完结·102万字

将门伪千金是朵黑心莲

上辈子,谢初婉临死的时候才知道自己不是谢家人,是个弃子。 重来一世,谢初婉只想改变命运、远离风光霁月的某人,然后查清楚自己的不知道的事,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只不过她不知道,上辈子好不容易追上的那个男人也和她一样重生了! 看着将谢家搅得一团乱的女人,某人表示心很累。 重生后夫人只搞事业不要他了怎么办! 不过,再难也得追,毕竟…… “婉婉,生生世世,你只能是我的妻子。”那位风光霁月的男人说。 第无数次挣扎失败的谢初婉觉得再挣扎一下,或许还能跑呢? 【黑心女主vs深情偏执男主】 【双重生甜文】

小笨月·完结·118万字

嫡女谋权

重活一世,陆微雨誓要早作筹谋,藏起锋芒装病娇,扮猪照样能吃虎。父亲失踪、族人争权,她锋芒毕露,强势夺下家主之权,一肩扛起陆氏一族的未来! 完结文:《农门凰女》、《农门猎女》

白羽凤麟·完结·115万字

重生之清贵嫡女

新书《为婢》已上线,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哦~~ ****** 凤锦瑶万万没想到,一场大火后竟重生回了十年前。 彼时的她还是全家人的掌心娇,爹娘康泰,哥嫂和睦。 而她还没和那人面兽心的未婚夫定亲。 但她知道眼前的平静都是假象,风雨欲来,大厦将倾,偏爱她的爹娘都不得善终,宠爱她的哥哥们尸骨难寻,就连外祖白家都难逃厄运。 凤锦瑶发誓,这一世一定要护凤白两家安然! 于是…… 本该尸首异处的父亲,这一世官运恒通,升任户部尚书,成了陛下近臣。 本该惨死异地的大哥,这一世年纪轻轻就官拜三品,博得百官称颂。 本该郁郁而终的二哥,这一世意外成为探花郎,入主内阁…… 就连那本该与她毫无交集的十七皇叔,居然都巴巴的凑了上来!

三只鳄梨·完结·104万字

恶妃重生后只想虐渣

上辈子,她为他付出所有,助他一步步位极人臣,却比不上她的好姐姐陪他。 当温柔缱绻的夫君取她性命时,她才知道自以为的情深似海都是笑话。 含恨而终,陆襄愤恨诅咒,要让负她害她之人不得好死…… 再睁眼,她回到了十四岁那年,同样的人生,她却带着满腔仇恨而归。 …… 夜黑风高,陆襄捡到了被人追杀重伤的楚今宴,两眼发亮。 “诶哟,金大腿!” 于是二话不说把人拽到自己屋里藏好。 “俗话说的好,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啊,不是,涌泉相报,今天我救你一命,日后你要答应我三个要求。” 楚今宴:“???” 他并不是很想被救…… 再后来,楚今宴拍拍自己的大腿,勾勾手指:“爱妃,来,孤的大腿给你抱。” *** 她:阴险,诡诈! 他:卑鄙,无耻! 路人甲:所以是天生一对? 路人已:呸,那叫狼狈为奸!

林沐木·完结·126万字

重生后,权臣心尖宠飒翻了

新书《和离后,与夫君活成对照组》已开 上辈子,乔故心作为权臣发妻,在世人眼里身份自然尊贵。 可只有她知道,高攀的姻缘,如履薄冰, 夫君冷漠,嫂嫂排挤,婆母苛刻, 还有几个打不得骂不得的姨娘, 每日里她活的憋屈窝囊。 只盼着,夫君横祸早死,或自己病重难医。 一朝重来,母亲尚未被休,她不必低人一等。 属于她的东西,她分毫不会让! 人人称赞乡下来的真千金?打出去便是! 至于那同权臣的婚事,趁着他还未坐上高位,被人陷害入狱之时,先踹为敬! 却不料,退亲那日, 乾坤翻动,前世夫君重掌权柄。

沉欢·完结·170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