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祈宁

山河祈宁

眼抬山河

古代言情/连载中

53.4万字

更新时间:2024-01-3023:00:25
【清冷才女霍祈*腹黑皇子沈聿宁】 两座冰山,却因为遇见了彼此而互相融化。 上一世,身为宁国公独女,霍祈天真烂漫,温软良善,念的是手足之情,信的是君子之道。谁想母家被夫家构陷谋反,整个宁国公府蒙冤而死,狗男人和表妹搞到一起,自己被逼喝下毒酒,死不瞑目! 重生一回,她杀小鬼,虐渣男,报家仇,一路升级打怪,还混成了太后宫中首席女官。不想,这一世却被另一个男人缠上,还非要给她当垫脚石…… 他,沈聿宁,从小亲娘死了,渣爹不爱。宫中艰难求生,不信真情,只信利益。面上是活菩萨,走的却是阎王道。可遇到霍祈后,他却说:“一直以来,我在你身边,都不是为了绊住你的脚,只要你愿意,把我当作垫脚石也未尝不可。”

第一章有孕惨死

京师镇远侯府东院的主屋只隐隐透出微弱的烛光,一个女子伏在上好的红木圆桌上,双眼微阖,额角是细细密密的汗。显然,她刚从噩梦中惊醒。

那个梦里,她被自己的夫君亲手推下了万丈悬崖,连带着肚子里的孩子一尸两命。

还好,只是一个梦。

女子轻抚着自己的六个月大的肚子,还未从噩梦中缓过神来,突然,脖子传来一丝金属的凉意。一把剑横在她的脖颈,拿着剑的,正是她梦中的夫君——镇远侯世子袁韶。

“为什么?”女子声音嘶哑,不可置信地转过头。

面前的男子置若罔闻,语气冷如千年寒冰:“霍祈,宁国公府,明日午时满门抄斩。”

“是你做的?”霍祈下颌抖得快要脱落,心脏仿佛被几千根银针密密麻麻地扎着。

袁韶眼眸中尽是温柔之色,甚至还带着些令人作呕的痴恋。他放下手中的剑,轻抚着女子的脸,自顾自地说道:“宁国公谋反,该死。”

霍祈嫌恶侧脸躲过了男子的手,一双漆黑的眸子随即死死地瞪着面前的人:“我看该死的人是你!你就不怕遭天谴吗!”

“与其守着这虚妄的天道轮回,不如自己就是这天道。我们袁家食君之禄,不过是尽臣子本分,为陛下分忧。”袁韶笑得如寻常一般温文尔雅,可这种气定神闲的笑,此时分明是上位者俯视下位者的一种傲慢和残忍。

霍祈只觉得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咬牙切齿道:“我爹一向忠君,只是过于刚直,才会落到如今这步田地。你当真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你扪心自问,到底是宁国公府谋反,还是你镇远侯府与宫中五皇子勾结,企图谋夺江山?”

她虽然身在内宅,却并非对朝政之事一无所知。父亲一向固守大义,不涉党争。可这镇远侯却偏爱玩弄权术,一心拥护自己的亲外甥五皇子继位,袁韶和五皇子往来甚密,狼子野心早有预兆。

可她天真地以为,自己和袁韶青梅竹马,有夫妻之情。爹爹和镇远侯曾为莫逆之交,有兄弟之义。虽立场不同,却还能念着些情份。

未料一夕之间,她的丈夫变成了仇人。

这个男人,为了镇远侯府的利益,毫不犹豫将她视为弃子。真是可笑,可恨!

袁韶听了这番话,脸色微变,捏着女子的下巴:“霍祈,你一向聪慧,可是有没有人告诉过你,知道得太多,反而成了你的催命符?此次宁国公府出事,虽说外嫁女不受牵连,但父亲仍然忌惮你的存在。如今你肚子里有了我的孩子……”

话锋一转,袁韶原本含情脉脉的眼神转为彻骨的寒冷:“这孩子,有你们霍家的血脉,注定就是个祸害。既然如此,又何苦让他来这世间受罪?”

这孩子已有六月,早已与母体血脉相连,若强行将其从母体剥离,只怕孩子的母亲也活不了命,袁韶根本就是想斩草除根,弃子杀母!

霍祈见袁韶的目光凉凉地掠过自己的小腹,瞬时露出母兽一般的眼神。她紧紧地捂着自己的小腹,声音抖得像筛子一样:“这个孩子,与你何干?放我走,我和孩子从此与镇远侯府没有半分干系,我也永远不会再回京师!”

袁韶却丝毫没有动容,瞟了一眼门外,冷冷开口:“林管家,进来吧。”

话音刚落,林管家推门俯身而进,手里稳稳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置着一个酒杯,里面的琼浆泛着微微的光泽,显然是早有准备。

“林叔,世子妃最后的体面就交给你了,盯着她,让她自己喝下毒酒。”袁韶吐下几个冰冷的字,仿佛不是他亲自动手,人就不是他杀的一般。

等袁韶离开,林管家将托盘放在桌上,目光落在面如死灰的霍祈身上,有些不耐道:“世子妃,您赶紧的吧,喝下这酒,也好和宁国公早日团聚。”

世情如此,人人惯爱拜高踩低。林管家虽然只是个下人,骨子里却也淌着主子家那股势利的血液。

宁国公府光景好的那几年,和镇远侯府还谈得上门当户对。可自从霍家大公子死后,霍家大房一脉就断了根,早就走下坡路了。如今,整个宁国公府都惨遭覆灭,这破落户家的女子,又怎么配得上自家世子?

“林管家,往日我从未亏待过你。如今算我求你,放这个孩子一条生路。”霍祈软绵绵地跪在地上,拽着面前老人的袍角近乎祈求道。

话音刚落,门口响起一阵轻蔑的女声:“没想到姐姐骄傲了一辈子,也会有求人的时候?”

霍祈抬头,只见一个女子身着一身烟粉色的齐胸襦裙,裙角的牡丹迤逦如云霞一般,头上梳着随云髻,耳垂上缀着两颗硕大的珍珠,还泛着幽幽光泽,正斜斜地倚在门口。

此人正是她的堂妹霍青岚。

霍青岚……她为何会出现在此处?

她更没想到的是,这个堂妹身上幽幽的脂粉香味,竟和刚刚袁韶身上的竟然如出一辙!

电光火石之间,她脑海中凌乱的片段突然拼凑在一起:“你……你和袁韶竟有了苟且?”

“姐姐,话可不能乱说。”

霍青岚可怜又轻蔑地瞧了她一眼:“我与世子从小一块儿长大,论才情,论相貌,论情意,并没有哪处不如你。不过身份被你强压一头,才被迫让出了世子妃这个位置。如今我爹承袭宁国公之位,和镇远侯成了一条船上的人。想要嫁进镇远侯府,于我而言也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这个位置,你早该让出来。”

霍祈死死盯着霍青岚的脸,似乎要将这张美人面看穿。她接受不了往日面目温和的妹妹,一朝露出爪牙,竟然如此不堪。

她也突然明白,爹爹平时一向谨慎,怎么会这么轻易就被袁家拿住了把柄?日防夜防,家贼难防。自己的好叔父霍如山,恐怕早就和袁家勾结。

“我不明白,我父亲待你爹不薄,我也从未苛待过你,为什么你们却要干出这杀人越货的勾当?”霍祈艰难地张了张嘴。

父亲不过只有霍如山这一个庶出的弟弟,两家亲如一家。她也从未有过嫡庶之见,从小和霍青岚这个堂妹一起读书长大,平时互敬互爱,十分亲厚。

所以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

霍青岚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眼中迸发出强烈的恨意,反问道:“我父亲才干并不短于大伯,却因为嫡庶之分只能屈居人下,这么多年心绪难平,我又因为所谓的嫡庶之分,短了你一头,这也叫待我爹不薄?未曾苛待过我?”

她似乎还不满意霍祈的反应,掩袖轻蔑冷笑一声:“你那个短命的大哥,也是活该,摆着阳关大道不走,偏要去那苦寒之地镇守,结果回京途中却死了,你想知道他怎么死的吗?”

霍祈闻言,猝然抬头。

大哥难道不是死于流寇之手吗?难道……

“是你?”霍祈心里一阵刺痛,眼泪终于流了下来,“对!一定是你们,大哥怎么会死,大哥不会死的……”

“他自己短命,怨不得我二哥推波助澜,真是可怜啊,他竟以为那些流寇是来接他回府的,结果却是杀手。”霍青岚轻轻笑道,在一瞬间的癫狂之后,她情绪逐渐平静,拢了拢额角的鬓发,讽刺道:“如果我是你,便没有脸再苟活于世,你早该死。”

说罢,她朝立在旁边的林管家递了个威胁的眼神:“林管家,她既不肯赴死,你便灌下这毒酒吧。反正横竖是死,自杀还是被杀又有什么区别?”

林管家本有些犹豫,转头一想,这霍青岚十有八九就是这镇远侯未来的新主子,得罪了她自己也落不着好处。他登时便上前几步,一边恶狠狠攥着霍祈的下巴,一边将桌案上的毒酒往霍祈的嗓子眼里灌。

林管家虽年纪大了,手上的力气却不轻。霍祈本就身怀有孕,母体虚弱,哪里是林管家的对手?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霍祈的挣扎越来越微弱,没过多久,便猛地吐出一口鲜血,已然没了气息。

满嘴鲜血的女子眼睛死死盯着天花板,眼中是触目惊心的恨意:受了宁国公府一世荫蔽,当了一辈子的温软千金,信了一世的君子之道,却换来了父母皆亡,胎死腹中的下场!

若有轮回,下一世,也该她来掌握这天道!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姑娘今生不行善

盛京人人都说沛国公府的姜莞被三殿下退婚之后变了个人,从前冠绝京华的闺秀典范突然成了人人谈之变色的小恶女,偏在二殿下面前扭捏作态,娇羞紧张。 盛京百姓:懂了,故意气三殿下的。

春梦关情·完结·108万字

闺门荣婿

陆明薇重生回被退婚当天。 祸害了她一辈子的渣男正当着她的面侃侃而谈:“薇薇,我知道我一表人才,可你也不能吊死在一棵树上。” “我们虽然无缘,你也不会再遇上比我更好的人,但你总归要好好的过日子,不要自轻自贱才是。” 上一辈子虚伪惯了的陆明薇睁开眼的第一件事便是朝着这个臭男人呸了一口:“我夸你,是因为我这个人特别虚伪,不是因为你真的牛逼,请你照照镜子,对自己有个清醒的认知,谢谢!” ...... 崔明楼挑了挑眉,他从前只觉得陆明薇除了虚伪之外,还有眼瞎的毛病,这回两个毛病都一起治好了。 陆明薇上辈子孤老终生,是盛京圈子里出了名的老姑婆。 重生一世,她决定痛改前非,男人算什么?她只想独自美丽。 可是不知道怎么的,她的路越走越不对了。 多金纨绔小王爷,潇洒风流帅将军,年少有为酷首辅,都对她另眼相待。

秦兮·连载中·147万字

郡主长乐

人人都夸司宁命好,母亲是长公主,父亲是大将军,舅舅是皇帝,祖母是皇太后。 还嫁了个颇有才华的如意郎君。 但成婚不过短短三年,亲人尽皆离她而去。 夫君是间接害死他阿爹的凶手,她疲惫地觉得活着真的是太累了。 重生后司宁想通了,上一世焐了那么久也没有焐热的心,她不打算再焐了。 既然他无意,那自己何不放手,不如放彼此自由。 这偷来的一世,她只想守住她的亲人 **************************************** 中秋宫宴上,李肃看着司宁朝那位新进探花郎灿然一笑。 平日温润宽和的李侍郎眼中乍现戾色,手中的酒杯被捏个粉碎,红色的酒痕沾染了一手。 (ps: 男主是李肃,不会变。 女主父亲的死和李肃并没有关系,一切都是女主因为亲人骤然离世而产生的偏激想法。 女主父亲作为一个将军战死沙场,保家卫国,死得其所。 男主作为一个首辅,只是做了最正确的选择。 不喜欢左滑返回,不必告知,谢谢~)

妍九笙·完结·102万字

嫡女谋权

重活一世,陆微雨誓要早作筹谋,藏起锋芒装病娇,扮猪照样能吃虎。父亲失踪、族人争权,她锋芒毕露,强势夺下家主之权,一肩扛起陆氏一族的未来! 完结文:《农门凰女》、《农门猎女》

白羽凤麟·完结·115万字

国公夫人上位攻略

有一个做太子妃的姐姐,有一个做江南首富的哥哥,上官宁以为,她有一辈子的时间,去看最美的景、去品最烈的酒、只需纵情山水间,逍遥又快活。 偏……东宫一场大火,世间再无上官女。她覆起容貌,走进繁华帝都,走进鬼蜮人心。 眼见它楼又起,高台之上,琴音高绝,她盈盈一笑间,道一句,小女,姬无盐。 …… 教坊司王先生三次登门意欲收徒,姬无盐:小女有启蒙恩师,虽只是村中一个会点儿吹拉弹唱的老头,可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不敢背弃。 “村中会点儿吹拉弹唱的老头”:……?? 众人:!! 王先生:祖师爷。 …… 众人:听说姬无盐出自江南瀛州那个穷地方,没见过世面,如何能进宁国公府?这不是笑话吗?! 姬家老夫人拄着拐杖冷哼:我百年氏族姬家只是隐世,还没死绝!我姬家下一任家主嫁他宁国公府,那是下嫁! …… 宁国公府宁三爷,面慈而心狠,燕京城中横着走地主儿,从未有人能入其眼,偏总低声唤她,“宁宁。” 宁宁,宁宁。 此去经年,才知那称呼最后的深意——以吾之姓,冠尔之名。

暖笑无殇·连载中·159万字

尽欢颜

被众人怒骂的祸国妖女赵夕颜重生了。 为她惨死在少时的小竹马,在阳光中粲然一笑。 亲人皆在,故土安然。 春光方好,她正年少。 ----- 新书《度韶华》上线,欢迎书友们跳坑~

寻找失落的爱情·完结·96.9万字

如初似锦

《如初似锦》 (甜宠、小虐、诙谐、爽文。) 活在尘埃里的云府六小姐云初雪,意外的高嫁进了太傅府,嫁给了都城姑娘心中的那轮明月。 结果新婚当天就被合欢酒毒死了。 配角终究是配角? 本以为这一生就这么过去了,没想到她重生了。 重活一世,断不能悲剧重演,读书、经商、女红、厨艺等等,除去风花雪月她全都要。 一心想着悄无声息脱离云家自力更生顺便报仇雪恨。 却被人一点点揭开她的伪装,逼得她光芒万丈。 小剧场: “桃儿,快走。”看到梅时九,云初雪避恐不及。 “小姐,你为什么每次都躲着九公子?” 转角处,梅时九停下脚步顿足细听,他…也很好奇。 “桃儿,你知道红颜祸水吗?” “……” “梅时九于你家小姐而言就是祸水,避之可保平安!” 为了证明自己不是祸水,梅时九一生就这么陷进去了。

莫西凡·完结·197万字

重生之清贵嫡女

新书《继室她娇软动人》已上线,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哦~~ ****** 凤锦瑶万万没想到,一场大火后竟重生回了十年前。 彼时的她还是全家人的掌心娇,爹娘康泰,哥嫂和睦。 而她还没和那人面兽心的未婚夫定亲。 但她知道眼前的平静都是假象,风雨欲来,大厦将倾,偏爱她的爹娘都不得善终,宠爱她的哥哥们尸骨难寻,就连外祖白家都难逃厄运。 凤锦瑶发誓,这一世一定要护凤白两家安然! 于是…… 本该尸首异处的父亲,这一世官运恒通,升任户部尚书,成了陛下近臣。 本该惨死异地的大哥,这一世年纪轻轻就官拜三品,博得百官称颂。 本该郁郁而终的二哥,这一世意外成为探花郎,入主内阁…… 就连那本该与她毫无交集的十七皇叔,居然都巴巴的凑了上来!

三只鳄梨·完结·104万字

余岁长安

世家贵女林锦颜,被倾心的渣男骗的家破人亡,立下毒誓:“生生世世都要让恶贼得尝恶果!”万念俱灰下,一心求死。 不曾想竟然还魂重生回到十二年前,这世她定要保至亲平安!以茶治茶,以莲治莲!不就是撒娇柔弱飚演技?老娘两世为人能输给你? 真心交付?不过贪图她背后势力!威胁她至亲?她便让这天下换个人做!

十二因缘做戏言·连载中·95.1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