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祈宁

山河祈宁

眼抬山河

古代言情/连载中

30.4万字

更新时间:2023-04-01 23:27:11
【清冷才女霍祈*腹黑皇子沈聿宁】 两座冰山,却因为遇见了彼此而互相融化。 上一世,身为宁国公独女,霍祈天真烂漫,温软良善,念的是手足之情,信的是君子之道。谁想母家被夫家构陷谋反,整个宁国公府蒙冤而死,狗男人和表妹搞到一起,自己被逼喝下毒酒,死不瞑目! 重生一回,她杀小鬼,虐渣男,报家仇,一路升级打怪,还混成了太后宫中首席女官。不想,这一世却被另一个男人缠上,还非要给她当垫脚石…… 他,沈聿宁,从小亲娘死了,渣爹不爱。宫中艰难求生,不信真情,只信利益。面上是活菩萨,走的却是阎王道。可遇到霍祈后,他却说:“一直以来,我在你身边,都不是为了绊住你的脚,只要你愿意,把我当作垫脚石也未尝不可。”

第一章 有孕惨死

京师镇远侯府东院的主屋只隐隐透出微弱的烛光,一个女子伏在上好的红木圆桌上,双眼微阖,额角是细细密密的汗。显然,她刚从噩梦中惊醒。

那个梦里,她被自己的夫君亲手推下了万丈悬崖,连带着肚子里的孩子一尸两命。

还好,只是一个梦。

女子轻抚着自己的六个月大的肚子,还未从噩梦中缓过神来,突然,脖子传来一丝金属的凉意。一把剑横在她的脖颈,拿着剑的,正是她梦中的夫君,镇远侯世子袁韶。

“为什么?”女子声音嘶哑,僵硬地转过头。

面前的男子置若罔闻,冰冷开口:“霍祈,宁国公府,明日午时满门抄斩。”

“是你做的?”霍祈下颌抖得快要脱落,心脏仿佛被几千根银针密密麻麻地扎着。

袁韶眼眸中尽是温柔之色,甚至还带着些令人作呕的痴恋。他放下手中的剑,轻抚着女子的脸,自顾自地说道:“宁国公谋反,该死。”

霍祈嫌恶侧脸躲过了男子的手,一双漆黑的眸子随即死死地瞪着面前的人:“我看该死的人是你!你就不怕遭天谴吗!”

“与其守着这虚妄的天道轮回,不如自己就是这天道。我们袁家食君之禄,不过是尽臣子本分,为陛下分忧。”袁韶笑得温文尔雅,可这种气定神闲的笑,此时分明是上位者俯视下位者的一种傲慢和残忍。

霍祈只觉得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我爹一向忠君,只是过于刚直,才会被你们袁家暗害,你当真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你扪心自问,到底是宁国公府谋反,还是你镇远侯府与宫中五皇子勾结,企图谋夺江山?”

她虽然身在内宅,却并非对朝政之事一无所知。父亲一向固守大义,不涉党争。可这镇远侯却偏爱玩弄权术,一心拥护自己的亲侄儿五皇子继位,袁韶和五皇子往来甚密,狼子野心早有预兆。

可她天真地以为,自己和袁韶青梅竹马,有夫妻之情。爹爹和镇远侯曾为莫逆之交,有兄弟之义。虽立场不同,却还能念着些情份。

未料一夕之间,她的丈夫变成了仇人。

这个男人,为了镇远侯府的利益,毫不犹豫将她视为弃子。真是可笑,可恨!

袁韶听了这番话,脸色微变,捏着女子的下巴:“霍祈,你一向聪慧,可是有没有人告诉过你,知道得太多,反而成了你的催命符?此次宁国公府出事,虽说外嫁女不受牵连,但父亲仍然忌惮你的存在。如今你肚子里有了我的孩子……”

话锋一转,袁韶原本含情脉脉的眼神转为彻骨的寒冷:“这孩子,有你们霍家的血脉,注定就是个祸害。既然如此,又何苦让他来这世间受罪?”

这孩子已有六月,早已与母体血脉相连,若强行将其从母体剥离,只怕孩子的母亲也活不了命,袁韶根本就是想斩草除根,弃子杀母!

霍祈见袁韶的目光凉凉地掠过自己的小腹,瞬时露出母兽一般的眼神。她紧紧地捂着自己的小腹,声音抖得像筛子一样:“这个孩子,与你何干?放我走,我和孩子从此与镇远侯府没有半分干系,我也永远不会再回京师!”

袁韶却丝毫没有动容,瞟了一眼门外,冷冷开口:“林管家,进来吧。”

话音刚落,林管家推门俯身而进,手里稳稳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置着一个酒杯,里面的琼浆泛着微微的光泽,显然是早有准备。

“世子妃就交给你了,盯着她,让她自己喝下毒酒。”袁韶吐下几个冰冷的字,仿佛不是他亲自动手,人就不是他杀的一般。

等袁韶离开,林管家将托盘放在桌上,目光落在面如死灰的霍祈身上,有些不耐道:“世子妃,您赶紧的吧,喝下这酒,也好和宁国公早日团聚。”

世情如此,人人惯爱拜高踩低。林管家虽然只是个下人,骨子里却也淌着主子家那股势利的血液。

宁国公府光景好的那几年,和镇远侯府还谈得上门当户对。可自从霍家大公子死后,霍家大房一脉就断了根,早就走下坡路了。如今,整个宁国公府都覆灭,这破落户家的女子,又怎么配得上自家世子?

“林管家,往日我从未亏待过你。如今算我求你,放这个孩子一条生路。”霍祈软绵绵地跪在地上,拽着面前老人的袍角近乎祈求道。

突然,门口响起一阵轻蔑的女声:“没想到姐姐骄傲了一辈子,也会有求人的时候?”

霍祈抬头,只见一个女子身着一身烟粉色的齐胸襦裙,裙角的牡丹迤逦如云霞一般,头上梳着随云髻,耳垂上缀着两颗硕大的珍珠,还泛着幽幽光泽,正斜斜地倚在门口。

此人正是她的堂妹霍青岚。

霍青岚……她为何会出现在此处?

她更没想到的是,这个堂妹身上幽幽的脂粉香味,竟和刚刚袁韶身上的竟然如出一辙!

电光火石之间,她脑海中凌乱的片段突然拼凑在一起:“你……你和袁韶竟有了苟且?”

“姐姐,话可不能乱说。”

霍青岚可怜又轻蔑地瞧了她一眼:“我与他从小一块儿长大,论才情,论相貌,论情意,并没有哪处不如你。我不过身份被你强压一头,他才被迫娶了你。如今我爹承袭宁国公之位,和镇远侯成了一条船上的人。对我来说,想要嫁进镇远侯府,也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这个位置,你早该让出来。”

霍祈死死盯着霍青岚的脸,似乎要将这张美人面看穿。她接受不了往日面目温和的妹妹,一朝露出爪牙,竟然如此不堪。

她也突然明白,爹爹平时一向谨慎,怎么会这么轻易就被袁家拿住了把柄?日防夜防,家贼难防。自己的好叔父霍如山,恐怕早就和袁家勾结。

“我不明白,我父亲待你爹不薄,我也从未苛待过你,为什么你们却要干出这杀人越货的勾当?”霍祈艰难地张了张嘴。

父亲不过只有霍如山这一个庶出的弟弟,两家亲如一家。她也从未有过嫡庶之见,从小和霍青岚这个堂妹一起读书长大,平时互敬互爱,十分亲厚。

所以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

霍青岚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眼中迸发出强烈的恨意,反问道:“我父亲才干并不短于大伯,却因为嫡庶之分只能屈居人下,这么多年心绪难平,我又因为所谓的嫡庶之分,短了你一头,这也叫待我爹不薄?未曾苛待过我?”

她似乎还不满意霍祈的反应,掩袖轻蔑冷笑一声:“你那个短命的大哥,也是活该,摆着阳关大道不走,偏要去那苦寒之地镇守,结果回京途中却死了,你想知道他怎么死的吗?”

霍祈闻言,猝然抬头。

大哥难道不是死于流寇之手吗?难道……

“是你?”霍祈心里一阵刺痛,眼泪终于流了下来,“对!一定是你们,大哥怎么会死,大哥不会死的……”

“他自己短命,怨不得我二哥推波助澜,真是可怜啊,他竟以为那些流寇是来接他回府的,结果却是杀手。”霍青岚轻轻笑道,在一瞬间的癫狂之后,她情绪逐渐平静,拢了拢额角的鬓发,讽刺道:“如果我是你,便没有脸再苟活于世,你早该死。”

说罢,她朝立在旁边的林管家递了个威胁的眼神:“林管家,她既不肯赴死,你便灌下这毒酒吧。反正横竖是死,自杀还是被杀又有什么区别?”

林管家本有些犹豫,转头一想,这霍青岚十有八九就是这镇远侯未来的新主子,得罪了她自己也落不着好处。

登时便上前几步,一边恶狠狠攥着霍祈的下巴,一边将桌案上的毒酒往霍祈的嗓子眼里灌。

这林管家虽年纪大了,手上的力气却不轻。霍祈的挣扎越来越微弱,没过多久,便猛地吐出一口鲜血,已然没了气息。

满嘴鲜血的女子眼睛死死盯着天花板,眼中是触目惊心的恨意:受了宁国公府一世荫蔽,当了一辈子的温软千金,信了一辈子的君子之道,却换来了父母皆亡,腹中孩子惨死的下场!

若有轮回,下一世,也该她来掌握这天道!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美人心上刺

元年七十一年间,顾明珠设计了一场绝顶好戏,退了与云家自小定下的亲事,那一夜姑苏无人能安睡,定北王世子徐珏闻着这天大的好消息,上赶着掏心掏肺准备做妻管严。 九月说:世子爷,追姑娘就得不要脸! 顾修荣指责说:我把你当兄弟,你居然想做我妹夫! 百姓说:这顾家小姐是个狐媚,将人迷得五迷三道的。 后来,顾明珠当了造反头子,世子爷为此卸了西北五十万兵权,誓要同她妇唱夫随。 ----------------- 新书《九重之上》开始连载啦。 七年前捡到一个娃,七年后娃娃长成第一美男子怎么办? 陆乘风杀人放火烧杀抢掠啥缺德事都干了,愣是不敢染指这燕京一枝花。 不敢? 没关系,娃娃他会一哭二闹三上吊,哭也要给自己哭出一个名分来。

卤蛋专家·完结·36.6万字

殿下,太子妃又去查案了!

【还生者公道,令死者安息,行天地正义!】 【宠妻无度清冷撩人的太子殿下VS足智多谋战力爆表的太子妃+悬疑】 沈珞:以女子之身由江湖入朝堂第一人。 身兼杀母之仇,身负万人清白,为让亡者瞑目她步步为营以赏金猎人入世,得帝王青睐,连下七道圣旨任北镇府司司徒兼九州巡捕,监管全国要案。 她孑然一身四处奔走查案,却遇见他拖着重伤的身子与她同行查案,一次又一次将她护在身后,不问缘由。 她问:“你不怕与我在一起会惹上麻烦吗?” “怎会是麻烦?”他看向她,眸光越发炙热:“便是有朝一日大人将天捅了一个窟窿,我亦相信错的是天。” “若真有那一日,我亦会与你同行。” 后来她才知他蓄谋两世,只为娶她为妻。 ——世人只道:姜国太子谢昀笙十六监国,御人有术,天人之姿,温文儒雅,君子端方。因拜师玄叶真人,修的淡漠人间,无欲无求,让满朝文武为太子婚事白了头。 却撞见那清冷寡欲的太子箍着沈司徒的纤细的腰肢,眼尾猩红:“珞儿,我不准你看其他男人。你是我的,只能是我的!” 众臣大喜:殿下开窍了,东宫要有太子妃了! 帝后大喜:快将太子打包送到到沈珞府上。 ——今生,他只想助她报仇,宠她,爱她,纵她,让她活的恣意明媚,艳若骄阳。

迷途的土豆·连载中·73.9万字

郡主长乐

人人都夸司宁命好,母亲是长公主,父亲是大将军,舅舅是皇帝,祖母是皇太后。 还嫁了个颇有才华的如意郎君。 但成婚不过短短三年,亲人尽皆离她而去。 夫君是间接害死他阿爹的凶手,她疲惫地觉得活着真的是太累了。 重生后司宁想通了,上一世焐了那么久也没有焐热的心,她不打算再焐了。 既然他无意,那自己何不放手,不如放彼此自由。 这偷来的一世,她只想守住她的亲人 **************************************** 中秋宫宴上,李肃看着司宁朝那位新进探花郎灿然一笑。 平日温润宽和的李侍郎眼中乍现戾色,手中的酒杯被捏个粉碎,红色的酒痕沾染了一手。 (ps: 男主是李肃,不会变。 女主父亲的死和李肃并没有关系,一切都是女主因为亲人骤然离世而产生的偏激想法。 女主父亲作为一个将军战死沙场,保家卫国,死得其所。 男主作为一个首辅,只是做了最正确的选择。 不喜欢左滑返回,不必告知,谢谢~)

妍九笙·连载中·59.7万字

山河皆她掌中之物

镇国公府里那位性子清冷的嫡小姐,一夕之前变了个人。 平日里目中无人的她,醒来后看见谁都要怼上几句,靠着病恹恹的身子,愣是唬的谁都不敢动她。 此后这位嫡小姐收门客,养权臣,做富商,招兵买马……桩桩件件惊世骇俗,冒天下之大不韪,谈她者色变! 燕晚清是世人口中的妖女祸害,是群臣眼中除之后快的眼中钉肉中刺,是大家避若蛇蝎的存在。 唯独那神祇明月的太子爷,从神坛上走下来,在暗无天日的巷子里,锁着她的脖颈,一遍又一遍的问她:”嫁还是不嫁?”

十灯·连载中·73.9万字

嫡女谋权

重活一世,陆微雨誓要早作筹谋,藏起锋芒装病娇,扮猪照样能吃虎。父亲失踪、族人争权,她锋芒毕露,强势夺下家主之权,一肩扛起陆氏一族的未来! 完结文:《农门凰女》、《农门猎女》

白羽凤麟·连载中·104万字

尽欢颜

被众人怒骂的祸国妖女赵夕颜重生了。 为她惨死在少时的小竹马,在阳光中粲然一笑。 亲人皆在,故土安然。 春光方好,她正年少。

寻找失落的爱情·连载中·18.6万字

如初似锦

《如初似锦》 (甜宠、小虐、诙谐、爽文。) 活在尘埃里的云府六小姐云初雪,意外的高嫁进了太傅府,嫁给了都城姑娘心中的那轮明月。 结果新婚当天就被合欢酒毒死了。 配角终究是配角? 本以为这一生就这么过去了,没想到她重生了。 重活一世,断不能悲剧重演,读书、经商、女红、厨艺等等,除去风花雪月她全都要。 一心想着悄无声息脱离云家自力更生顺便报仇雪恨。 却被人一点点揭开她的伪装,逼得她光芒万丈。 小剧场: “桃儿,快走。”看到梅时九,云初雪避恐不及。 “小姐,你为什么每次都躲着九公子?” 转角处,梅时九停下脚步顿足细听,他…也很好奇。 “桃儿,你知道红颜祸水吗?” “……” “梅时九于你家小姐而言就是祸水,避之可保平安!” 为了证明自己不是祸水,梅时九一生就这么陷进去了。

莫西凡·连载中·99.6万字

嫡兄万福

秦恬十五岁那年,才知道自己是父亲养在外面的女儿。从前她一直都希望自己可以有兄弟姐妹能相互照应。 如今突然就有了一位嫡兄,才明白并非她想得那般美好。 嫡兄秦大公子秦慎面如冠玉、才华精绝,受世人追捧。只是秦恬的身份,是令嫡母不喜的存在。 他亦与她并无手足情谊,同在一屋檐下却如同末路。 秦恬识情知趣,对这位嫡兄从不麻烦,敬而远之。 她想,等她大一些,就同父亲商议独自搬出去居住,自也不在府里碍眼了。 可秦恬怎么都没有想到,几月之后,新君突发恶疾,先太子旧部举旗造反,朝野动荡至此而始。 纷杂往事纷至沓来,乱世中人身世凌乱。他不再是与她血脉相连嫡兄,她也不是身份尴尬的庶妹... ... 只是,当在她被交战的炮火所伤,于熊熊燃烧的院中孤零零等死的时候,有人低吼着冲入火场之中。 男人高挺的身形挡住了火光,他移开压在她身上的断梁,双手发颤地将躺在血泊里的她,团团抱进了怀中。 “恬恬!恬恬... ...”他唤她乳名。 赤红的血色映在他眸光抖动的眼眸里,秦恬却闭起了眼睛—— 他怎么可能来呢? 他一向不喜欢她这个假妹妹啊。 这定是她死前的胡思乱想了... ... 【伪兄妹,无血缘】

南朝寺·完结·47.1万字

余岁长安

世家贵女林锦颜,被倾心的渣男骗的家破人亡,立下毒誓:“生生世世都要让恶贼得尝恶果!”万念俱灰下,一心求死。 不曾想竟然还魂重生回到十二年前,这世她定要保至亲平安!以茶治茶,以莲治莲!不就是撒娇柔弱飚演技?老娘两世为人能输给你? 真心交付?不过贪图她背后势力!威胁她至亲?她便让这天下换个人做!

十二因缘做戏言·连载中·60.6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