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梨

诱梨

未闻茗香

浪漫青春/已完结

27.5万字

完结于2023-03-0912:23:40
宣家有个身子骨孱弱的三小姐,因体弱多病十八岁前一直养在江南。 在十八岁时,宣梨被接回了宣家老宅。她气质温婉,说话时总是柔柔的,像江南的春风一样绵软。 人们都说她柔弱可欺,说话大点声就能把她吓到眼眶通红,泫然欲泣。 可有人见过她气势凌人地逼问江澄的下落,也见过她掌掴诬陷自己的人。 江澄在遇见宣梨之前,一直是个我行我素的主。遇见她之后,会因为一句“烟味不好闻”而戒烟。也会在她生气的时候软了嗓音哀求:“小祖宗,理理我行不?” * 江澄:“她从来不是小白花,是开在我心上永不凋零的红玫瑰。” 宣梨:“你是我平淡岁月里最惊艳的风景,我的终点是你。”

第1章宣家三小姐

江南的烟雨小镇总是多雨,翠绿的山峦在雨雾中碧色更浓。

石板路上掠过一抹白色的裙摆,少女撑着一把油纸伞在无人的巷道慢步走着,伞柄上挂着的流苏随着她的步伐轻轻摇曳着。

她纤细的手臂上挂着一个双层食盒,还在隐隐冒着热气。

宣梨轻轻哈了一口气,泛起一层白雾。即使是春末,还是带着些许凉,她将衣袖往下拉了拉,试图挡住寒意。

秋欣让她把晚餐给临时加班的霍立身送去,她摸了摸盖子,还是热的,微微松了口气。

潮湿泛凉的天气,并没有什么人在街上走动,尤其是要去往布衣坊的路比其它街道更荒无人烟。

宣梨感觉周遭的空气更冷了些,她加快了步伐往布衣坊走去。

前面街角的昏暗巷口处,猩红的一点忽明忽暗。

宣梨意识到不对,转身就要往回走,可已经来不及了。

“哟,这不是寄住在霍立身家的那个小姑娘吗?”

说话的是个左眼留了道疤的男人,那道疤从额角直到脸上,看上去很是狰狞。花衬衫里套了件白色背心,脖子上挂着大金链。

宣梨认得他,是镇上出了名的恶霸庄明。之前一直不停骚扰她,每次都在她送饭的路上赌她。幸好霍立身及时报警警告了他一番,他才收敛了一些。本以为下雨天他不会出现,没想到还是不死心。

她搭在食盒上的右手下意识地收紧,面色却还是故作镇静:“你有事吗?”

庄明丢掉烟头,雨水浇灭星火,响起“呲”的一声。

他步步向宣梨走来,她一步步往后退。

宣梨不敢立刻逃跑,她体力差跑不快,第一时间作出逃避的反应反而会激怒他。

庄明肆无忌惮地打量着她,笑意越发深:“不愧是咱们镇上最漂亮的姑娘,眼睛生得可真水灵。”

她没有回话,心中懊恼没有带上手机。一边想着通往大路最近的路线,一边想着计策拖延时间。

庄明忽然更近她一步,推了她一把。

宣梨本就瘦弱,他这一下力用的还不小,直接跌坐在地,后背撞上了墙。手中的伞飞了出去,可却还紧紧抓着食盒不放。

她皮肤嫩,一撞就破了皮,后背是火辣辣的疼,可她一声也没吭。

眼看着庄明在她眼前蹲下,手已经碰上了她的肩膀,宣梨苍白着脸拼命后退。

“庄明,你不能这样……”

宣梨越是抗拒,庄明越是兴奋,他终于要把这朵小白花给摘下了。

她用力想推开他,可力气太小,根本无济于事。

肩胛处的衣料被撕开,露出光洁纤弱的肩膀。宣梨听见庄明更加粗重的呼吸声,她紧紧咬着下唇,牙关都在紧张地发抖。

宣梨甚至想好死后要葬在哪座山上了,路口却忽地有一道刺眼的灯光照了进来。

那是一辆橙色的兰博基尼,车门打开,一个身形颀长的人从车上下来,他倚在车门边,声音恣意:“喂,欺负小姑娘算什么男人?”

路灯骤然亮起,宣梨在一瞬间看清了他的脸。开扇形的桃花眼微微眯起,清隽的眉眼如画,薄唇轻佻地勾起。

他姿态肆意张扬的站着,风将他额前的细碎刘海吹乱。

宣梨看向他时,身后的月光吻在他的侧脸,镀上一层银辉。

雨在这时忽然停了。

她惊愕地睁大了眼,看向那个逆着光而来宛若神明的人。

庄明站起身,恶狠狠道:“你谁啊?”

江澄食指转着车钥匙,朝他走来,“畜牲不配知道我的名字。”

“那我就先解决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庄明往地上吐了口唾沫,挥拳直向他而来。

江澄歪过头,轻而易举地躲开,嘲讽道:“接下来是谁教训谁还说不定呢。”

庄明还没反应过来,刚挥出去的手臂就被抓住,接着被往前一带,江澄直接给他来了个过肩摔。

江澄单手钳住庄明的手腕,一脚踩在他脸上,转了转脚腕。

“还欺不欺负她,嗯?”

庄明的脸被踩到变形,他斜着眼愤怒地瞪着江澄,“老子……不会放过你的!”

“呵,”江澄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似的,脚下的力道又加重了,“你能起来我让你一拳。”

“可以……先报警吗?”

角落里响起宣梨清甜绵软的声音。

江澄这才想起来还有个小姑娘,她满脸惊恐,即使是面对这样的情况,脸上却一点泪痕也没有。

她生得很漂亮,比他见过的女生还好看,小嘴琼鼻。尤其是那双盈盈的杏眼,怯怯看向他的时候,像星星在眨眼。

饶是见过不少漂亮女生的江澄都看怔了片刻,才拿出手机报了警。

他脱下外套披在裸露了半个肩膀的宣梨身上。

警察赶到将庄明带走之后,江澄在她面前蹲下,与她视线平齐。

“喂,知道小雨胡同48号在哪儿吗?我找一个叫宣梨的。”

他的外套有一股橘子的清香,盖过了淡淡的烟草味,她拉了拉披着的衣服,软着嗓音回答:“我就是宣梨。”

【身娇体弱软妹×张扬不羁拽哥】

ps:江澄是绝对男一!!CP名就叫橙梨~我们宣小梨前期软妹,后期开启霸道护夫(bushi)模式!1v1,双c,HE。

书中地名和设定谨代表小说世界,请不要和现实联系!!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予她宠溺

多年后被亲生父母寻回后,李绵绵多了一个楼上的帅哥哥。 顾辞晏把他宽大的校服系在李绵绵的腰上。 回家的路上,顾辞晏举着一把不符合自己气质的粉红小伞,跟在她身后,语气轻柔:“不怕,哥哥在后面没人能看见。” 几年后,李绵绵穿着短裙上楼梯。 顾辞晏还是和以前一样,拿着衣服在后面帮她挡着。 李绵棉疑惑的问:“我看网上的情侣男生都不让女朋友穿短裙,你为什么不说?” 顾辞晏摸了摸她头,说道:“只要你喜欢想穿什么穿什么,我在呢。” 乖巧懂事小可爱x温柔腹黑大哥哥

喃若若·完结·53.6万字

春日折欢

【已签出版】 (男二上位,双洁) 七年时间,商应辞以一己之力,让商氏成了青城最负盛名的高门。众人艳羡施意眼光好,高攀良人,余生无忧。 只有施意知道,那个为她跑遍青城买反季桃子的少年,早就消失了。 青城的春日,施意咬着雪糕从超市走出来,看见商应辞和乔家的小姐在街边相拥,难舍难分。 她安静看着,下一秒将订婚戒指和雪糕一起扔进了垃圾桶。 数月后,施家小公主和青城新贵沈先生的婚事传的沸沸扬扬。商应辞死死抵着施家的大门,声线颤抖:“这才几个月?” “施意一脸漠然:“几个月足够我桃子过敏了。” — 施意记事时沈荡就已经是她家的常客了,少年一身洗涤发白的衣裳,从管家手中接过钱,离开时背影挺直单薄。 岂止云泥之别。 后来十九岁的沈荡跪在雪地里,小公主撑伞走过,眉眼间都是厌恶,“一个伸手问我家要钱的穷小子罢了!” 一去经年,当年一贫如洗的少年成了商业新贵。没有报复,他甚至吝惜对她多一个眼神。 直到后来一贯不形于色的男人醉酒后红了眼眶,扣着她的手腕声音低哑:“施施,现在呢?现在我配得上你了吗?” 见到施意的那刻沈荡才明白,那些靠时光释怀的人,是经不起再见的。 【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前期校园,后期都市】

傅五瑶·完结·38.9万字

肆意轻哄

推新文《今夜热恋》(景川×邵灵) 景大队长有个从校服到婚纱的女朋友,在他口中是碰不得凶不得的哭包,得捧在心尖上哄。 等见到了大家才发现,虽然有点掉人设,但貌似景大队长才是得被捧在心尖上哄的那个人。 月夜朦胧,她轻攀着他的肩膀,笑得让他恍神。 “就这么喜欢我?”她声音里满是戏谑。 一如那年穿着校服的盛夏,蝉鸣声里的对白,他低头看着她,“就这么喜欢我?” 他对上她眼底的笑意,揽着纤纤细腰自嘲轻笑。 对,就是这么喜欢她,喜欢得……不得了了。 对于邵灵来说,景川就像是一池泉水,而她是一尾濒死的鱼,能让她重新鲜活。 她不知道的是,邵灵对于景川来说,是一味药,产生了依懒性就很难戒掉的药。 而此间年少,惟余月光与你,皆是绝色。

果茶爱清酒·完结·41.9万字

甜诱难挡

【新书《摊牌了,摆烂炮灰是满级大佬》已发,放心入坑】 风清越重生了,正值青春年少,她只想远离两个人。 一个是伤她至深的萧一珩,一个是爱她至死的江聿野。 * “我不喜欢违规违纪。” “我改。” “我喜欢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某大佬沉默,片刻才咬着牙:“我学!” 于是,某天大佬画风突变。 每天准时准点进出校园,再也没有出现逃课违纪这些事,天天埋头除了看书就看书。 别问,问就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他的兄弟们见他走火入魔的样子,皆劝道:“聿哥,要不算了吧,你就算学死了,她都不会看你一眼的。” 江聿野笑得肆意不羁:“从我为她拾起讨厌的笔开始,结果早就不重要了,我只是不想让她失望,她很胆小的,害怕被骗。” 因为不可一世的江聿野只会败给他心尖上的月亮,风清越一哭,他就认栽了。 * 江聿野前世有两个愿望: 一是下辈子我先遇见你。 二是你也喜欢我。 所幸,都实现了。 【乖软天才少女x痞野肆意少年】

慕听风·完结·58.6万字

引诱折腰

在宋岩第三次获得奥运冠军的当天,全世界甚至还没来得及为这位堪称运动天才的青年彻夜欢呼,当晚,这位受世界瞩目的运动明星就被发现在家身亡,并在现场发现了一封情书 ——我此生疯狂贪恋风在耳边呼啸的快感,可是自从我望见你,我就知道,从此以后,我将比之更加贪恋地疯狂地爱着你。 当晚,余年意外地回到了过去,却意外发现,记忆中那个孤僻冷漠的少年对自己,心思竟然有几分青涩微妙。 她试探地迈开第一步,那天夜晚,少年在跑道上拼命奔跑,心跳疯狂到另他头晕目眩,可他抚摸心脏,却清楚地意识到,这一切都与他方才徒劳而可笑的奔跑无关,而是因为想要将她揉进血肉的贪婪。 在一个风淡而略冷的秋夜里,余年和他并肩而行,脑子里数学题昏昏涨涨,秋夜冰凉。 “余年。” 少年声音低沉,宽大的运动服外套落在她肩膀上。 少女生出一点逗弄心思,她踮起脚尖:“宋岩?” 她轻声而随意似的问:“你想看我跳舞吗?” 很多年后,已经成为宋岩妻子的余年看见了那天秋夜少年的日记。 ——如果荷尔蒙需要信徒,那我将终生誓死为之信仰。

云枝煮粥·完结·18.5万字

延时热恋

【清冷骄矜京圈大小姐x矜贵深情京圈投行大佬】 林曦十七岁那年,伤了耳朵暂时失语。父母车祸离世,她和哥哥相依为命。后来哥哥工作调动离开,她被接到临市外婆家生活。期间,哥哥嘱托朋友来看她,来得最频繁的,就是那个比她大了五岁的“三哥”——秦屿。 京市距离临市一百多公里,他坚持陪她看医生,耐心教她讲话,甚至每晚都会准时出现在她的校门口。他将仅有的温柔全都留给了她,但一切又在她鼓起勇气表白前戛然而止。暗恋未果,家里又突生变故,她远走他乡和他彻底断了联系。 再见面,是她七年后回国相亲,被他堵在餐厅走廊,“楼下那个就是你的相亲对象?怎么在国外待了几年眼光越来越差了。身边有更好的选择,你还能看上他?” “谁是更好的选择?” 她下意识追问。 秦屿:“我。” 【青梅竹马,破镜重圆,双向暗恋小甜饼】

陆方之·完结·50.3万字

尝桃

陈氏家族聚会上,有人起哄问陈京裴:“裴哥,你的初吻,是什么味道的?” 陈京裴略微沉吟,想起那个阳光温暖的慵懒午后,小姑娘怯生生的喂他一瓣桃。 他笑容邪性桀骜,目光挑衅般的投向那个坐在他堂哥身边吃桃的女孩,一字一顿道:“桃子味。” 宣枳:“……” 现在戒桃还来得及吗? … 无人知晓,他们曾经疯狂相爱过。 陈京裴VS宣枳 CP名:奉枳陈婚 【有钱有颜的游戏公司大老板X娇软漂亮的一线记者】

火几·完结·23.3万字

戒断偏爱

(横刀夺爱,双洁,书香世家假君子vs肤白貌美伪月光) 戚岁宁当了周靳晏五年的白月光,成了杭城无人不知的吉祥物。 周靳晏是天之骄子,走到哪里都是被捧着的主儿。唯独在追求戚岁宁这件事上,一次次的碰壁。 戚岁宁出国那几年,周大少爷身边美人环绕,也不过是婉婉类卿,个个都像极了戚岁宁这个白月光。 再后来白月光归国,生日那天,周靳晏在众人面前求婚,后者却无辜又柔弱的说:“我已经有未婚夫了。” 戚岁宁一直知道白月光应该是什么样子的,温柔婉约,柔弱可怜,她也一直兢兢业业的扮演着。 直到后来祁家大门前,温雅俊美的男人撑伞走过来,对自己说:“岁岁,演技真差。” 杭城第一财阀祁聿礼是百年书香门第养出来的继承人,矜贵自持,温文尔雅,是圈子里出了名的端方君子。 彼时大雪覆城,戚岁宁为了摆脱周靳晏的控制,主动找上他。 小姑娘眼泪汪汪,蹲在伞下可怜兮兮的说:“祁先生。我知道你是正人君子,你能不能和我假订婚。” 却无人知偏僻的刺青店,温雅如玉的男人款款进门,在锁骨处刻下了一朵木兰花色。 他爱的人不是白月光,而是山巅上剔透的霜雪,而他心甘情愿的暖她一生一世。 #你的白月光我看上了 #痴情苦等不如横刀夺爱

傅五瑶·完结·45.7万字

偷吻月光

【医学生VS神经外科医生】 云糯在二十岁这年喜欢上了周崇月。两人年龄、辈分和阅历的差距,让她一次次望而却步,以至于在一起后,迫于各方压力,她强烈要求地下恋。 面对女孩的坚持,男人嘴上答应,实则明里暗里,无时无刻不在宣示自己的主权。 某次团建,科室新来的实习生云糯抽到真心话。 同事问:“在场所有男性中,有没有你喜欢的类型?” 云糯说:“没有。” 同事点头正准备继续,坐于角落的周医生却淡声打断:“刚刚那个问题,让她重新答。” 众人:?? 团建结束后,云糯路过洗手间时,被同科室的一名规培生师兄拦住表白。她不知所措愣在原地,还没开口,旁边男厕就走出来一人。 周崇月一边洗着手一边警告:“最好死了这条心,她家长不许。” “她家长?” “我。” 云糯:…… 众人眼中的周崇月:医术高超,为人正派且自律。 云糯眼中的周崇月:年纪大,会疼人,就是心眼小。 但无论哪一面,云糯觉得,有些人从一出生起,就注定要成为她的英雄。 *大叔和少女,年龄差12岁。 *双C,无虐,暗搓搓的甜。

匪匪有意·完结·50.4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