郡主长乐

郡主长乐

妍九笙

古代言情/已完结

102万字

完结于2023-11-0522:19:48
人人都夸司宁命好,母亲是长公主,父亲是大将军,舅舅是皇帝,祖母是皇太后。 还嫁了个颇有才华的如意郎君。 但成婚不过短短三年,亲人尽皆离她而去。 夫君是间接害死他阿爹的凶手,她疲惫地觉得活着真的是太累了。 重生后司宁想通了,上一世焐了那么久也没有焐热的心,她不打算再焐了。 既然他无意,那自己何不放手,不如放彼此自由。 这偷来的一世,她只想守住她的亲人 **************************************** 中秋宫宴上,李肃看着司宁朝那位新进探花郎灿然一笑。 平日温润宽和的李侍郎眼中乍现戾色,手中的酒杯被捏个粉碎,红色的酒痕沾染了一手。 (ps: 男主是李肃,不会变。 女主父亲的死和李肃并没有关系,一切都是女主因为亲人骤然离世而产生的偏激想法。 女主父亲作为一个将军战死沙场,保家卫国,死得其所。 男主作为一个首辅,只是做了最正确的选择。 不喜欢左滑返回,不必告知,谢谢~)

第一章可笑的人生

景和一年,二月花朝。

初春的寒雨淅淅沥沥地下着,天地间仿佛多了一张雾帘,雨滴落在瓦片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司宁一袭白衣站在窗前,窗外传来的湿气,天上的阴云压得人喘不上气来。

她恍惚地看着窗外的雨,好似又看到了那个曾经鲜衣怒马的自己。

露珠端着热水进屋,就见郡主身形单薄的立于窗前,忙放下手中的金盆,“天气寒冷,郡主怎的也不多披件外裳?”

司宁没有做声,仍旧看着外边如帘的雨幕。

露珠眼中满是心疼,一面絮叨地说着,一面麻利地拿过大氅为司宁披上。

自打长公主他们走后,郡主的身子越来越差了。

宫里太医来看过,说是心中抑郁,忧思成疾。只道是心病还须心药医。

想到过去几个月接连发生的不幸之事,露珠鼻尖一酸泪水划过脸颊。

怕郡主看到伤心,又忙用袖子拭去。

“奴婢今日吩咐小厨房那边多做了几道郡主爱吃的饭菜,郡主一会儿赏奴婢个面子,多用些吧。”

郡主总是不用膳,这身子可怎么好得了。

“春日里胃口不佳罢了。”司宁道。

露珠往窗外看了一眼,阴沉沉的天压得人心头都是一暗,她哪里不知道郡主口中的胃口不佳是真,但与春日却无甚关系。

她担忧地看了郡主一眼,她知道郡主心中还是没有放下。

“李肃回来了吗?”司宁淡淡地问。

“大人未归呢,许是过两日就回来了。”露珠担忧地看了郡主一眼。

“是啊,崖州路远,宋姑娘的身子当也是颠簸不得的。”

说道这里,司宁突然觉得自己可笑,自己与李肃成亲三载,本来以为他就是那般冷漠的性子。

原来只是因为自己不是他心上的那人啊。

是啊,宋颜卿,内阁大学士之女,知书达理,才貌双全,秀外慧中,那才是他心目中的妻子人选吧。

若非自己横插一脚,他们二人大抵会是一段佳话吧。

“郡主?”露珠担忧地看了司宁一眼,她是知道如今外边有些风言风语的。

但她都拦下来了,郡主知道了?

露珠心里暗骂,是那个碎嘴子这般讨厌!

司宁看了露珠一眼,知道她不告诉自己是为了自己好。

但世界上哪有什么不透风的墙,可奇怪的事,自己竟然一点儿也哭不出来。

可能是哭的太多,泪水已经枯竭了吧。

司宁伸出手臂,丝绸滑落手肘,莹白的胳膊伸向窗外。

雨水滴在手臂上,她愣神地看着自己的手心。

她未嫁时身份高贵,行事作风向来随心恣意,可自从嫁给了李肃,她为了他,努力地想要活成他喜欢的样子,却渐渐丢失了自己。

就连曾经红黄隐隐,明润含蓄的淡黄色健康肌肤也变成如今这幅白嫩模样。

这场爱情里,她倾注了太多,也失去了太多,曾经她视他为唯一。

如今回头看去,不过是自己年少无知,把爱情当成了一切。

一个傻子罢了。

露珠有些担忧的看向郡主,往日郡主都是让她叫她夫人的,但从前几日开始,她就让自己改口了,自己当时就已经察觉到了不对劲。

但她不敢细想,郡主如今这幅样子,实在让人心疼。

窗外雨声越下越大,噼里啪啦地像是砸在人心头似的。

“露珠,你先下去吧,我想一个人待会儿。”

露珠担忧地看了郡主一眼,但听出她话语中的坚定,还是退出了房间。

司宁缓缓坐下,恍惚地响起,他初见李肃那天也是雨天。

不过不是二月的寒雨,而是八月的甘雨。

明德八月十五中秋夜,四方来贺,皇舅舅在宫中举办朝贺宴。

期间,她女扮男装混进去凑热闹,果真看了一场大戏。

时至今日她仍记得朝贺宴上李肃一袭绯色直缀朝服,霸气回怼他国使臣的样子。

若那一夜,自己不曾女扮男装,也不曾被李肃那副沉着冷静,一派淡然的模样迷惑到,也许他们就不会有这场孽缘了。

嫁给李肃之后,她才渐渐察觉他的真实模样。

也是啊,年纪轻轻就能做到正三品的吏部左侍郎,又怎么可能如表面的那样风光霁月。

表面不动声色,内里残忍至极才是他真实的模样。

她不是不曾察觉,只是觉得他不会对自己怎么样,自己也并不怕他,爱一个人就要爱他的全部。

再说了,她还有那么多后盾可以依靠。

但一件事情让她看清了自己在他心中的地位。

去岁匈奴北上,阿爹前去御敌,朝堂之上李肃居然主张不派援兵。

当时南方黄河决堤,李肃一派主张先赈灾后出兵,朝堂之事她不懂,她也不想懂。

她只知道这样做的后果是阿爹死在了战场上。

自从阿爹死后,她心中就难以原谅李肃,他明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却还是做了。

自己在他心中到底有何分量?

从那以后,司宁每日都忍受着亲人离世和爱人背叛的痛,日日痛彻心扉,生不如死。

她还记得那日在廊下,听到的对话。

“哎,你们知道吗,首辅大人这几日不在府中,原来是去了崖州接人。”洒扫丫鬟,边扫边说。

“接人?什么人用得着让首辅大人去接?”

这个问题司宁也想知道,他如今已经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首辅了,什么人值得他千里迢迢的去接。

“嗐,这你们就不知道了,首辅大人这次去崖州接的可是宋远道大人。”

“宋远道,没听说过啊。”

丫鬟们对宋远道这个名字并不熟悉,但司宁却知道这个人,他是李肃的老师。

“宋远道你们不知道,宋颜卿,宋大小姐你们知道吧?”洒扫的丫鬟停下扫地的动作。

“首辅大人和郡主成婚之前,他们两人可一直是京城的金童玉女的。

后来阴差阳错的错过了,宋大人受人陷害陷入了赈灾案中,被判流放崖州。

如今好了,真相大白了,首辅大人就亲自去了崖州。”

“可,郡主怎么办啊?”

其他人当然听出她话中的意思了,首辅大人对那宋大小姐心中有旧情,不然亲自也不会去崖州接她们。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姑娘今生不行善

盛京人人都说沛国公府的姜莞被三殿下退婚之后变了个人,从前冠绝京华的闺秀典范突然成了人人谈之变色的小恶女,偏在二殿下面前扭捏作态,娇羞紧张。 盛京百姓:懂了,故意气三殿下的。

春梦关情·完结·108万字

娇娇一笑,糙汉他为美人折腰

沈千帷在燕州军营里光着屁股蛋子长大,素来是最见不得那三步一腿一软,五步腰肢酸的娇小姐,直到有一天,苏御史家的嫡出四小姐回了汴京,码头上惊鸿一瞥,一眼就望到心里去了。 然而这小丫头瞧着娇滴滴的,实则满肚子坏水儿的小狐狸一只,巧嘴一张,满汴京的闺秀公子,看谁不爽就骂谁,比那带刺儿的玫瑰还厉害几分。 这脾性,哪能一直惯着?可娇娇一笑,糙汉也软了心肠折了腰,一宠便是一辈子。 新书《东宫掌娇》已发布,宫斗非双洁爽文,有兴趣的朋友可移步一观~

画堂绣阁·完结·76.1万字

全福夫人要和离

江南第一才女,士族第一家毗陵陆氏女风禾,还未及笄求娶之人已是络绎不绝。 最终陆氏女嫁与本朝唯一异姓王之子,战功赫赫也恶名在外杀人如麻的沈南珣。 不少大家士族痛骂陆家失了士族风骨,丢了大家体面,居然与勋贵做亲,又说二人婚姻必不会美满。 上一世,陆风禾憋着一口气,没一天快活日子过,把自己熬成了名满京城的全福夫人。 这一世,生完女儿的陆风禾第一想做的就是和离,不管世人怎么说,自己快过才重要。 只是,明明要和离的两个人,怎么听说又喜得麟儿千金了。 书友群:169799330欢迎你来唠嗑呀 一六九七九九三三零

抹茶蘸醋·连载中·57.7万字

名门第一儿媳

他说:我们可以合离。 她说:不,我要做你父亲的儿媳! 一切尘埃落定,她终于在改朝换代的山河震荡中保全了一家老小。 秦王妃:殿下,我们可以合离了? 秦王:你休想~! PS:大唐架空背景~ 【能文能武没落士族大小姐VS老爹让我疼媳妇之霸道秦王】

冷青衫·连载中·240万字

世子他不想和离

[1V1]朝离静静地靠在那棵最爱的歪脖子树下,回顾自己这短暂的一生。 出嫁三载,悲大于喜,最后化为那声声叹息,还有无尽的悔意。 早知那人是没有心的,她却一头栽了进去,将一颗真心捧到他面前,任由他肆意践踏。 高门内,厉害的公主婆婆、狠厉小姑子、好色兄弟和难处的妯娌,她在后宅如履薄冰,却得不到夫君该有的维护。 三年来,她被蹉跎得遍体鳞伤,落得了个重病缠身,药石无灵的下场。 一朝重生,朝离咽下过往心酸,势要与那人和离。 然而遇到了点麻烦,那人态度好似变了。 企鹅群号:337119078(刚申请的) (PS:书名和简介已经说的很清楚男主是谁,不接受写作指导,弃书不必留言,看到了会删。)

戈娆·完结·112万字

我成了表哥的白月光

宋昀盼做了个噩梦。梦里她虽然如愿嫁给了二表哥,最后却落得个从追云阁纵身一跃的下场。醒来后她决定:就算天底下的男人都死光了,也再不跟苏家的表哥们玩了! ———— 苏老太太:我看那个叫高斌的举子仪表堂堂,跟你表妹倒也相配…… 苏珩:他家三代单传,家里急着开枝散叶,盼表妹身子又单薄…… 苏老太太:姓纪的那个呢?瞧着怪稳重的。 苏珩:他父亲早逝,靠母亲跟姐姐养大,他姐姐更是为了他至今还没说亲,性子据说也有些古怪…… 苏老太太:那姜毅呢?也是读书人家出身…… 苏珩:听说他们家规矩大,吃饭是不许女眷上桌的。 苏老太太怒:这不行那不行,你倒是说个行的我听? 苏珩一脸虔诚:祖母,您看我可还行?

桥边芍药·完结·72.6万字

太后她娇媚动人

穆清朝承认,前一世,她有点恋爱脑了。 心仪的男人是个渣男,联合她的表姐,把她送到半截身子入土的老皇帝身边。 最后落了个妖妃骂名,受极刑之苦,背天下骂名,连累满门…… 重活一世,她清醒了。 她不做渣男皇妃了,要做就做渣男母妃…… 她目的明确、手段凌厉,将前世陷害她的仇人一个个手刃,一步步坐稳太后的位置。 “妖后”两个字也让人人闻风丧胆。 穆清朝不在乎,她只要自己过得好,哪里管别人怎么想? 可是转身,她落进了一双深邃的眉眼中。 江泊这样的人啊,活得清心寡欲,美色钱财一概不要,家人死光了,孤零零独守边关七年。 这样无趣的人,怎么总是让人忍不住想逗一逗呢? “听闻将军一身正气保家卫国,哀家到了夜里总觉得心里慌慌的害怕呢,将军能不能用你的正气来帮哀家压一压?” “将军将这腰带压在哀家这儿,若是将军说话不算数,哀家就出去说是将军轻薄哀家……” 穆清朝这么逗着逗着,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那只可远观的高岭之花,不食人间烟火的下凡谪仙,她怎么生生在他眼中瞧出一丝欲望来了? 世人皆传穆清朝是妖后,刚开始江泊也是这样想的。 后来啊,他看到那蠢蠢欲动、心思不纯的皇帝,他慌了,急急惶惶跑到战场上,拼杀一身军功,就回来“讨赏“来了。

南风十里过境·完结·47.8万字

重生之高门主母

镇国公府世子李陵,英隽异勇,是个铮铮好男儿。 他的娇妻沈氏却觉得跟他过得憋闷。成婚五年,她对他百般柔顺,他却对她没有丁点热乎劲。 若单是因他性子冷,她也认了。 可匈奴来犯,九公主就要被逼着去和亲。李陵居然“冲冠一怒”,为了公主表妹,请旨出征。 她终于明白了他冷待她的原因。 她气得不想跟他过了。 和离书都拟好了,就等着李陵归来署字。 谁知,一觉醒来后,她竟回到了跟李陵新婚时...... --- 李陵娶了个乖巧的小妻子,对他千依百顺。新婚月余,将他伺候得舒舒服服。 这几日,李陵却发现新妇有些不对劲。 清晨再不伺候他着衣了;吃饭也不给他布菜盛汤了;夜里他刚靠近她,她便转过身去了。 威严冷肃的李陵忍不住了。 他凑上前:“夫人,可是哪里不舒服?” 她只给了他个白眼。 李陵抓抓头:“初来府中,夫人可是不甚适应?” 她又低头不语。 某日,观马球赛时,他见她对着场上某男掩面一笑;某日,又见她手托香腮,读着某才子的诗发呆;还有次宫宴,他竟见太子爷朝她微微笑了一下...... 李陵的心一日比一日乱了。 新文《宠妾跑路后,清冷世子失控了》已发布,欢迎阅读!

鹊南枝·完结·162万字

公府娇媳

【缺爱娇贵嘴硬心软千金*成熟稳重直爽腹黑小公爷】 谢知筠出身名门,千金之躯。 一朝联姻,她嫁给了肃国公府的小公爷卫戟。 卫戟出身草芥,但剑眉星目,俊若繁星,又战功赫赫,是一时的佳婿之选。 然而,谢知筠嫌弃卫戟经沙场,如刀戟冷酷,从床闱到日常都毫不体贴。 卫戟觉得她那娇矜样子特别有趣,故意逗她:“把琅嬛第一美人娶回家,不能碰,难道还要供着?” “……滚出去!” 谢知筠做了一场梦。 梦里,这个只会气她的男人死了,再没人替她,替百姓遮风挡雨。 醒来以后,看着身边的高大男人,谢知筠难得没有生气。 只是想要挽救卫戟的性命,似乎只能依靠一场又一场的欢喜事。 她恨得牙痒,张嘴咬了卫戟一口,决定抗争一把。 “狗男人……再这样,我就休夫!”

浅春山·完结·51.8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