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古代继子训练营

我的古代继子训练营

倾情一诺

古代言情/已完结

104万字

完结于2023-08-1409:00:00
现代高级幼师兼考证达人意外穿越成了古代太傅家为爱殉情而亡的幼女林舒然,打着“为爱守丧”的旗号在外逍遥快活了三年,却一朝被自家亲爹和皇帝“算计”嫁给了当朝新贵大将军许钧泽。 她不愿嫁,他不想娶,新婚当晚他们便分被而眠,成婚两日他就出京剿匪去了,只留给她一屋子顽劣难训的继子们。 刚进门就当娘,让她头疼不已,因为这帮小子也太能惹祸了,不是拔了老御史的心头爱,就是毁了公主的手中宝,还一把火烧了她苦心栽培的高产稻田, 要么是今天打了国公府的公子,要么是明天“调戏”了王爷的爱女,要么是后天准备揍一顿他国皇帝的儿子…… 儿子惹祸也就算了,老子也让人不省心,满朝文武都快被他得罪个遍,皇帝也被他气得三天不早朝。 唉,她这大将军府的当家主母还能怎么办,只得一手教导继子,一手调教夫君,且看她如何将一帮惹是生非桀骜不驯的熊孩子训练成知书达理、进退有度人人称赞的英雄少年郎。 至于那位性情刚直众人畏惧的大将军,早已百炼钢化为绕指柔,看得众人是大跌眼镜,不由地伸出大拇指赞一声:“夫人,你厉害!”

第一章:洞房花烛

“今夜——”氤氲暧昧的摇曳烛光下,脱掉嫁衣的少女略有些紧张地用双手抓着鸳鸯锦被的一角,满脸羞涩地望向背对着她坐在大红婚床上的健壮英武身影。

“随你!”已经同样脱掉红色喜服的新郎官冷硬地说完这两个字,头也不回地就侧身躺在了外边,全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别靠近我”的十级寒气。

若他此时回头看一眼自己的新娘子,必能看到她正嫌弃地翻着白眼,什么羞涩紧张全然不见,眼中暗藏的犀利仿若流星一闪而逝,接着出现一抹轻松,又引得她嘴角微弯。

林舒然也侧身朝里而卧,将被子往自己身上裹了裹,秋夜寒凉,她可不能冻着自己,至于背对着的那个男人,他不会半夜和自己一个弱女子抢被子吧?!

今夜是她的洞房花烛,娶她的是当朝新贵、皇帝宠臣、太后义子晋朝大将军许钧泽,而她身份也不差,当朝太傅的幼女,姐姐还是皇帝钟爱的妃子,她与许钧泽照理说门当户对、郎才女貌,正是佳偶一对。

只可惜,她不愿嫁,而他也不想娶,若不是皇帝连声招呼都不打就下了赐婚圣旨,要不是太后苦口婆心的劝和,要不是她爹娘一哭二闹三上吊,这婚事是断断成不了的。

她才十八岁,虽然在这少女早嫁的古代她算得上令人头疼的大龄剩女,但骨子里她还是社会主义大好女青年,要不是三年前意外身亡因缘际会成了林家的女儿,说不定她的幼儿园创业计划已经大获成功了。

三年前,她还是一名青春可爱的幼儿园老师,领着一帮小可爱们过马路,醉酒的司机横冲直撞,为了救孩子们,她被车撞飞了天,再睁开眼,就成了林家为爱殉情而亡的幼女林舒然。

这林舒然有个青梅竹马的恋人顾景城,原本两人相约待顾景城征战而回便去林家提亲,哪想到回来的却是顾景城的尸体,入殓下葬那天京城大雪纷飞,林舒然背着一把琴在顾景城的坟前弹了许久,最后昏死在坟前被林家给抬了回去。

其实,回去的当晚真正的林舒然便已经香消玉殒,而醒过来的她未免露出马脚,便以养病为由到了城外的庄子上,后来为了躲避林父给她找的婚事,谎称自己虽和顾景城没有定下婚约,却也想为他守丧三年。

林父林母违拗不过,也只得应承下来,这三年多的时间里,她便一直在林家城外的田庄里“养病”,事实上她一边悠哉地过着富足的米虫生活,一边熟悉着这个陌生的时空。

还以为自己的“好日子”能继续过下去,哪想到皇帝把自己老爹林佑行召进宫,愁眉苦脸地说自己义兄许钧泽老大不小了,满城贵女他都看不到眼里一个,虽说收的义子有十几个,但老许家不能上没有老,下再没有小,说什么也要给老许家留下血脉。

“对对对,皇上说的是,老臣也愁呀,我那傻闺女,眼看着十八已过快到十九了,她那个痴性子,可怎么嫁的出去呦!”老奸巨猾的林佑行举起袖子凑到眼角擦擦看不见的眼泪。

年轻的帝王一副与他同病相怜的愁苦模样,君臣两个都装模作样地叹叹气,岂不知眼中算计狡黠的神色都被对方看在眼里,默契一笑,她和许钧泽的婚事就这样敲定下来了。

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凤冠霞帔,十里红妆,今天她和许钧泽风风光光地完成了大婚,只是此时婚床上彼此的尴尬和冷漠,让一对新人都无法真正陷入沉睡。

“随你!”林舒然躺在里面还在不停地“咀嚼”这两个字的意思,许钧泽这话到底透着什么意味呢?难道是说两个人滚不滚床单她说的算?还是说,他要让自己主动去“霸王硬上弓”,而他则是一副被欺负蹂躏的不甘委屈模样?

她虽来自现代,思想很开放,但行为却很规矩的,让她去“强”一个心不甘情不愿和自己滚床单的男人,哪怕这个男人长得英俊非凡、身姿挺拔,但这事她还真做不出来,不是不敢,是她也不愿,滚床单,总要两情相悦才能水乳交融不是。

安静一直持续到深夜,待到身后传来均匀细小的呼吸声,许钧泽才睁开了他那双坚毅冷傲的双目,身边如此亲近地躺着一个陌生的少女,尤其少女清新淡雅的体香还时不时地钻进他的鼻子里,让他有些许烦躁。

这个房间根本不适合他,但太后告诫过他,若是新婚便给自己的妻子难堪,日后她在京城便会抬不起头来。

他知道她心里有别的男人,即便那个叫顾景城的男人已经死了三年,她还在想着他,这事情全京城的人都心照不宣,这样有情有义的女子他自是尊重,所以只要她不愿意,自己是不会碰她的。

在他看来,大将军府根本不需要什么女主人,但皇帝和太后还有很多人都认为他该有妻子,既然已经娶了,他希望这个妻子在府里安分守己就好。

一晃,天亮了,林舒然皱皱秀气的鼻子缓缓张开双眼,她转头瞅了一眼床的外侧,已经不见了许钧泽的身影,空了半张的床宽大许多,她顺势一个打滚到了外边。

成为新妇的第一天开始了!

大丫鬟春喜早就等在了门外,听到门内有了起身的动静,这才轻声扣门道:“大将军,小姐,奴婢端了洗脸水来!”

“春喜,进来吧!”林舒然一边穿衣服一边喊春喜进来,吱呀一声,房门被从外推开,长着一张苹果脸的春喜有些怯怯地端着一盆温水走了进来,她以为许钧泽这位大将军还在屋内。

低眼瞅了瞅没察觉到还有旁人,春喜诧异地抬起头,就看她家小姐林舒然正好笑地看着她,还打趣道:“别瞅了,人早走了!”

“啊!”春喜惊讶地喊了一声,自家小姐有早起的习惯,没想到这新姑爷比她起的还早。

许钧泽无父无母,家中也没其他长辈,所以林舒然不需要一大早给什么人请安,倒是随嫁的张嬷嬷对她事先叮嘱过,今天许钧泽的那些“儿子们”要来给她这个“母亲”请安。

母亲——一想到这个称呼,林舒然就脑袋疼。

许钧泽今年才二十四岁,但他已经有了十三个儿子,虽然都不是亲生的,但都上了许家的族谱,而且都是养在正妻名下的嫡子,换句话说,就算她以后生了儿子,那也不是许家的嫡长子。

儿子多也就算了,可连避居城外田庄的她都经常听到许家少爷们不断闯祸的“光荣”事迹,怎么听这都是一帮谁也镇不住的熊孩子,可能这也是许钧泽一直娶不到老婆的原因吧。

“母亲,母亲!”

林舒然被这猛然急促的“母亲”喊声,惊得差点一个趔趄没站稳,她这刚洗漱完“熊孩子”就找上门来了?!

这声音怎么听着就有一股不祥的预感呢!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夫人救命,将军又有麻烦了

土木工程学专家郑曲尺意外穿越到古代,还成为了木匠家女扮男装的丑老二。 刚醒来就被抓壮丁:官府强行征集全县工匠去修筑军事营地? 房舍、羊马圈、仓房这些他们还行,可修河渠、峰火台、组建各类器械……乡下工匠都懵了,俺们也不会啊! 郑曲尺:咦,这不就专业对上口了。 * 郑曲尺发现大邺国真正懂技术的匠师很少,从基础到军事,全靠国外输入。 若非还有一个煞神般的宇文大将军坐镇,早被敌国瓜分侵占了。 宇文晟以为郑曲尺只是个小木匠,后来,双双掉马,他骄傲目睹,她以一人之力,挑战了七国顶尖建筑师、造船师、造车师……完胜而归。 ——夫人,大军压境,我站于你所砌筑的堡垒之上,替你征战赴难,为你慷慨捐躯又何妨? ——那在你的身后,一定有我和我打造的军事大国,替你摇旗呐喊,助你所向披靡。

桑家静·连载中·137万字

继室韶光

贺家女郎从小小六品翰林之女一跃成为国公府二夫人之时,大家却都等着看她的笑话:二手的夫君、难对付的妯娌……还有前妻留下来的一双儿女压在头顶上,怎么看也不是一门好亲事。 而陆府中,贺韶光看着眼前被香味勾来的一大家子,默默添了五六七八双筷子:“一起么?” 陆筱文成过一次亲,彼时他以为所有的夫妻都和他俩一样是君子之交淡如水,没想到这次娶进来的新媳妇精力旺盛不说,还主动邀请他每日共进晚餐……唔,甚是美味,只是眼前这两个碍事的萝卜头能不能消失? 皇帝老儿听说近来京城里贺家风光无限:长子高中榜眼,次子远征归来战功赫赫,小女儿嫁到国公府凭一手厨艺征服了老夫人也征服了皇后。皇帝这才想起来当年被一怒之下发配到翰林院的爱卿来…… 贺韶光嫁了,陆家热闹了,且看她贺韶光怎么一路吃吃喝喝把生活过得鸡飞狗跳。

少梓不是勺子·完结·40.7万字

休了前夫后我成了郡王妃

武安侯爷年仅二十二,是本朝最年轻的侯爷,官拜礼部侍郎,前途无量。 陆宛芝身为武安侯夫人,乃是长安人人羡艳的命妇。 出嫁三年。陆宛芝将侯府上下打理得井井有条,可夫君一心全在外室女身上,不愿踏足她房门半步。 外室生子,夫君还想将外室子记在她的名下。 陆宛芝一纸养外室诉状递到长安府尹,休了武安侯。 长安府衙门前,武安侯恶狠狠地盯着陆宛芝:“和离之后,本侯想娶哪个贵女就能娶,倒是你,怕是只能嫁给老鳏夫做续弦了,还有哪个世家年轻公子愿意娶你?” 陆宛芝一身轻松道:“这就不牢侯爷费心了。” 和离后,长安人人笑话陆宛芝。 “不过就是侯爷疼爱外室而已,这外室终究是外室,这点肚量都没有。” “和离之后可是下堂弃妇,再想要嫁为侯爷做侯夫人可就难了。” “怕是只能嫁给老鳏夫了。” 陆园内,楚小郡王楚楚可怜,“芝芝,你什么时候才能给我一个身份?” 陆宛芝,“等你考上状元的时候。” 素来不学无术的楚小郡王,一心为爱考状元。

五月柚·完结·94.9万字

玉食锦医

新书《边关小厨娘》 【1V1双洁,种田,美食,医术,日久生情】 【无法决定出身,那就奋斗未来】 对于自己穿成名门望族贺家二公子贺严修的外室这件事,苏玉锦对自己的未来做了一个简单的规划: 第一,美食开道,发家致富 第二,治好二爷隐疾,早日拿回身契,从此天高任鸟飞 …… 但,苏玉锦迟迟没有完成第二项的后半部分 在她纳闷究竟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时,有消息传来,二爷不仅要明媒正娶她,还在朝堂上,为她请封了一品诰命?! 排雷:男主无正妻,身心俱洁,主美食种田发家致富行医

茶暖·完结·134万字

分家后,小寡妇相公从京城回来了

睁眼闭眼间,漆柒发现自己穿越了,还是一个挺着大肚子正被婆家驱赶的小寡妇。 不完整的记忆预示着肚子里的小家伙身世不简单,果然,生出来一对活泼可爱的龙凤胎, 身为医学院中西医双修的硕士生,还身怀功德系统,一手医术治病救人,行善积德,待到功成名就时,就算是带着两个拖油瓶的小寡妇,也是个炽手可热,让人追捧的俏寡妇。 多年后,两辆豪华马车堵在家门口,走下来两位俊朗非凡,位高权重的优质男,都说是她丈夫…… 呃,那多年之前埋进坟里,她年年带着娃娃前去磕头祭拜的又是哪位? 难道,诈尸了? 但是,一诈还诈出俩来,她实在齁不住…… 怎么办?带着娃娃跑呗。 比起高门大宅的贵妇生活,她还是喜欢恣意策马扬帆,最爱云开雾散。

不变的时光·完结·58.3万字

世子就喜欢她不上进

花仙云漓受不了加班潜规则,暴揍了玉皇大帝的三儿子,被收了仙法,坠落凡间,成为臾国宁远侯世子众多妾室中的一个。 她吃喝玩乐不争宠,还能借花仙天眼看破人心隐藏的秘密,无限吃瓜。 …… “原来贵妃身边的春公公是假太监?” “忠勇伯世子是个女的?!就为了不丢爵位女扮男装二十年,还被小公主给爱上了!” 云漓一转头,看到英俊绝伦的世子夜丰烨:中毒多年,难怪日夜审案疯狂内卷,真是可惜了这张脸。 什么?! 夜丰烨:你是解药有疗效! 云漓泣不成声:男人亲亲腻腻夺她仙气,严重影响吃瓜速度,她只能抛瓜哄他去破案,没想到还被男人爱上了! 夜丰烨:夺你仙气解毒,把我赔你一生可好? 云漓:不然还能怎么办?肚子都大了……不过朝争影响顺产,宅斗不利胎教,内卷爹自己努力拼皇位,我先带球跑一跑。 …… 几年后,崽崽看着英姿飒爽找上门的夜丰烨:娘,什么叫爱啊?

琴律·完结·62.3万字

国子监小厨娘

穿成虐文女主,萧念织看着虐女主九十九章,虐男主半章,还有半章HE的剧情,连夜卷起包袱跑了! 一条路走不通,咱就换一条嘛! 围裙一系,勺子一甩,直接变身国子监小厨娘。 酸辣粉,油泼面,麻汁面藕,鸡公煲…… 珍珠奶茶,茉莉奶绿,牛乳芋圆…… 蛋挞,慕斯,牛角,雪媚娘…… 国子监众学子:呜呜,不想读书,只想干饭! 某干饭王爷:是拿着号码牌排队,就能娶到小厨娘吗? 萧念织:……未必。

二谦·完结·152万字

重生之高门主母

镇国公府世子李陵,英隽异勇,是个铮铮好男儿。 他的娇妻沈氏却觉得跟他过得憋闷。成婚五年,她对他百般柔顺,他却对她没有丁点热乎劲。 若单是因他性子冷,她也认了。 可匈奴来犯,九公主就要被逼着去和亲。李陵居然“冲冠一怒”,为了公主表妹,请旨出征。 她终于明白了他冷待她的原因。 她气得不想跟他过了。 和离书都拟好了,就等着李陵归来署字。 谁知,一觉醒来后,她竟回到了跟李陵新婚时...... --- 李陵娶了个乖巧的小妻子,对他千依百顺。新婚月余,将他伺候得舒舒服服。 这几日,李陵却发现新妇有些不对劲。 清晨再不伺候他着衣了;吃饭也不给他布菜盛汤了;夜里他刚靠近她,她便转过身去了。 威严冷肃的李陵忍不住了。 他凑上前:“夫人,可是哪里不舒服?” 她只给了他个白眼。 李陵抓抓头:“初来府中,夫人可是不甚适应?” 她又低头不语。 某日,观马球赛时,他见她对着场上某男掩面一笑;某日,又见她手托香腮,读着某才子的诗发呆;还有次宫宴,他竟见太子爷朝她微微笑了一下...... 李陵的心一日比一日乱了。 新文《离侯门》已发布,欢迎阅读!

鹊南枝·完结·162万字

寒门逆袭,科举路上她美又飒

安初夏一个天生拥有超强记忆力,却只想过悠闲生活的人。 无缘无故穿越到一个古代王朝,想着古代山青水秀,空气清新,过安逸舒适的养老生活正好。 哪成想自己穿的这个古代,好像是个假的。 这里女子竟然也可以通过科举当官,于是安初夏悲剧了。 时常被一心望妹成材的便宜哥哥,盯着努力学习,从此后她的日子过得别提多酸爽了…… ———————— 东陵国一个相对男女平等的王朝。 因为开国皇帝元太祖毕生膝下只有一个皇嗣,还是位皇女。 为了自己费尽千辛万苦打下来的江山,不至于拱手送人。 元太祖在巩固皇权后,强势通过了一道律法!只要是东陵国的子民无论男女都可以通过科举入仕为官。 东陵皇室诸君也是无论皇子,皇女,只要能力够都可以继承皇位。 这样朝堂之上有了女子官员,他唯一的子嗣在继承皇位后,才不会被满朝男性官员孤立。

会散·完结·75.8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