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古代继子训练营

我的古代继子训练营

倾情一诺

古代言情/连载中

23.8万字

更新时间:2023-02-02 09:00:00
现代高级幼师兼考证达人意外穿越成了古代太傅家为爱殉情而亡的幼女林舒然,打着“为爱守丧”的旗号在外逍遥快活了三年,却一朝被自家亲爹和皇帝“算计”嫁给了当朝新贵大将军许钧泽。 她不愿嫁,他不想娶,新婚当晚他们便分被而眠,成婚两日他就出京剿匪去了,只留给她一屋子顽劣难训的继子们。 刚进门就当娘,让她头疼不已,因为这帮小子也太能惹祸了,不是拔了老御史的心头爱,就是毁了公主的手中宝,还一把火烧了她苦心栽培的高产稻田, 要么是今天打了国公府的公子,要么是明天“调戏”了王爷的爱女,要么是后天准备揍一顿他国皇帝的儿子…… 儿子惹祸也就算了,老子也让人不省心,满朝文武都快被他得罪个遍,皇帝也被他气得三天不早朝。 唉,她这大将军府的当家主母还能怎么办,只得一手教导继子,一手调教夫君,且看她如何将一帮惹是生非桀骜不驯的熊孩子训练成知书达理、进退有度人人称赞的英雄少年郎。 至于那位性情刚直众人畏惧的大将军,早已百炼钢化为绕指柔,看得众人是大跌眼镜,不由地伸出大拇指赞一声:“夫人,你厉害!”

第一章:洞房花烛

“今夜——”氤氲暧昧的摇曳烛光下,脱掉嫁衣的少女略有些紧张地用双手抓着鸳鸯锦被的一角,满脸羞涩地望向背对着她坐在大红婚床上的健壮英武身影。

“随你!”已经同样脱掉红色喜服的新郎官冷硬地说完这两个字,头也不回地就侧身躺在了外边,全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别靠近我”的十级寒气。

若他此时回头看一眼自己的新娘子,必能看到她正嫌弃地翻着白眼,什么羞涩紧张全然不见,眼中暗藏的犀利仿若流星一闪而逝,接着出现一抹轻松,又引得她嘴角微弯。

林舒然也侧身朝里而卧,将被子往自己身上裹了裹,秋夜寒凉,她可不能冻着自己,至于背对着的那个男人,他不会半夜和自己一个弱女子抢被子吧?!

今夜是她的洞房花烛,娶她的是当朝新贵、皇帝宠臣、太后义子晋朝大将军许钧泽,而她身份也不差,当朝太傅的幼女,姐姐还是皇帝钟爱的妃子,她与许钧泽照理说门当户对、郎才女貌,正是佳偶一对。

只可惜,她不愿嫁,而他也不想娶,若不是皇帝连声招呼都不打就下了赐婚圣旨,要不是太后苦口婆心的劝和,要不是她爹娘一哭二闹三上吊,这婚事是断断成不了的。

她才十八岁,虽然在这少女早嫁的古代她算得上令人头疼的大龄剩女,但骨子里她还是社会主义大好女青年,要不是三年前意外身亡因缘际会成了林家的女儿,说不定她的幼儿园创业计划已经大获成功了。

三年前,她还是一名青春可爱的幼儿园老师,领着一帮小可爱们过马路,醉酒的司机横冲直撞,为了救孩子们,她被车撞飞了天,再睁开眼,就成了林家为爱殉情而亡的幼女林舒然。

这林舒然有个青梅竹马的恋人顾景城,原本两人相约待顾景城征战而回便去林家提亲,哪想到回来的却是顾景城的尸体,入殓下葬那天京城大雪纷飞,林舒然背着一把琴在顾景城的坟前弹了许久,最后昏死在坟前被林家给抬了回去。

其实,回去的当晚真正的林舒然便已经香消玉殒,而醒过来的她未免露出马脚,便以养病为由到了城外的庄子上,后来为了躲避林父给她找的婚事,谎称自己虽和顾景城没有定下婚约,却也想为他守丧三年。

林父林母违拗不过,也只得应承下来,这三年多的时间里,她便一直在林家城外的田庄里“养病”,事实上她一边悠哉地过着富足的米虫生活,一边熟悉着这个陌生的时空。

还以为自己的“好日子”能继续过下去,哪想到皇帝把自己老爹林佑行召进宫,愁眉苦脸地说自己义兄许钧泽老大不小了,满城贵女他都看不到眼里一个,虽说收的义子有十几个,但老许家不能上没有老,下再没有小,说什么也要给老许家留下血脉。

“对对对,皇上说的是,老臣也愁呀,我那傻闺女,眼看着十八已过快到十九了,她那个痴性子,可怎么嫁的出去呦!”老奸巨猾的林佑行举起袖子凑到眼角擦擦看不见的眼泪。

年轻的帝王一副与他同病相怜的愁苦模样,君臣两个都装模作样地叹叹气,岂不知眼中算计狡黠的神色都被对方看在眼里,默契一笑,她和许钧泽的婚事就这样敲定下来了。

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凤冠霞帔,十里红妆,今天她和许钧泽风风光光地完成了大婚,只是此时婚床上彼此的尴尬和冷漠,让一对新人都无法真正陷入沉睡。

“随你!”林舒然躺在里面还在不停地“咀嚼”这两个字的意思,许钧泽这话到底透着什么意味呢?难道是说两个人滚不滚床单她说的算?还是说,他要让自己主动去“霸王硬上弓”,而他则是一副被欺负蹂躏的不甘委屈模样?

她虽来自现代,思想很开放,但行为却很规矩的,让她去“强”一个心不甘情不愿和自己滚床单的男人,哪怕这个男人长得英俊非凡、身姿挺拔,但这事她还真做不出来,不是不敢,是她也不愿,滚床单,总要两情相悦才能水乳交融不是。

安静一直持续到深夜,待到身后传来均匀细小的呼吸声,许钧泽才睁开了他那双坚毅冷傲的双目,身边如此亲近地躺着一个陌生的少女,尤其少女清新淡雅的体香还时不时地钻进他的鼻子里,让他有些许烦躁。

这个房间根本不适合他,但太后告诫过他,若是新婚便给自己的妻子难堪,日后她在京城便会抬不起头来。

他知道她心里有别的男人,即便那个叫顾景城的男人已经死了三年,她还在想着他,这事情全京城的人都心照不宣,这样有情有义的女子他自是尊重,所以只要她不愿意,自己是不会碰她的。

在他看来,大将军府根本不需要什么女主人,但皇帝和太后还有很多人都认为他该有妻子,既然已经娶了,他希望这个妻子在府里安分守己就好。

一晃,天亮了,林舒然皱皱秀气的鼻子缓缓张开双眼,她转头瞅了一眼床的外侧,已经不见了许钧泽的身影,空了半张的床宽大许多,她顺势一个打滚到了外边。

成为新妇的第一天开始了!

大丫鬟春喜早就等在了门外,听到门内有了起身的动静,这才轻声扣门道:“大将军,小姐,奴婢端了洗脸水来!”

“春喜,进来吧!”林舒然一边穿衣服一边喊春喜进来,吱呀一声,房门被从外推开,长着一张苹果脸的春喜有些怯怯地端着一盆温水走了进来,她以为许钧泽这位大将军还在屋内。

低眼瞅了瞅没察觉到还有旁人,春喜诧异地抬起头,就看她家小姐林舒然正好笑地看着她,还打趣道:“别瞅了,人早走了!”

“啊!”春喜惊讶地喊了一声,自家小姐有早起的习惯,没想到这新姑爷比她起的还早。

许钧泽无父无母,家中也没其他长辈,所以林舒然不需要一大早给什么人请安,倒是随嫁的张嬷嬷对她事先叮嘱过,今天许钧泽的那些“儿子们”要来给她这个“母亲”请安。

母亲——一想到这个称呼,林舒然就脑袋疼。

许钧泽今年才二十四岁,但他已经有了十三个儿子,虽然都不是亲生的,但都上了许家的族谱,而且都是养在正妻名下的嫡子,换句话说,就算她以后生了儿子,那也不是许家的嫡长子。

儿子多也就算了,可连避居城外田庄的她都经常听到许家少爷们不断闯祸的“光荣”事迹,怎么听这都是一帮谁也镇不住的熊孩子,可能这也是许钧泽一直娶不到老婆的原因吧。

“母亲,母亲!”

林舒然被这猛然急促的“母亲”喊声,惊得差点一个趔趄没站稳,她这刚洗漱完“熊孩子”就找上门来了?!

这声音怎么听着就有一股不祥的预感呢!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豪门弃妇不当对照组后躺赢了

孟初沅是豪门圈里公认的弃妇,老公常年不着家,小叔子婆婆一个比一个脾气臭。 别人都笑她过的不体面,只有孟初沅知道自己过的多舒坦自在。 有花不完的钱,还不用生孩子。 只是一天,身为黑红顶流的小叔子把她拉去了田园慢综。 综艺开播前,作为对照组的孟初沅组以不幸的婚姻和冰冷的叔嫂关系稳占黑榜第一! 综艺开播后,孟初沅的神颜就直接盖过了黑热搜! 网友们的关注点开始歪了画风。 豪门弃妇?有这四十克拉的钻戒,我也要去当! 叔嫂不和?救命,他们俩摆烂摆的默契十足,简直是亲姐弟好不好! 婆媳争执?家庭日孟初沅婆婆的星星眼都快成她老迷妹了! 婚姻不幸?她男人占有欲都快溢出屏幕了,这是假cp我直播吃榴莲皮!

冷面若兮·连载中·21.1万字

世子妃她会抓鬼

点苏干走阴干了十年,还是第一次见到招鬼招得这么厉害的人,看着眼前快被鬼气腌入味的公子,她小心翼翼地问:“还活着呢?” 于是从这天开始,点苏不是在救人,就是在救人的路上,而宁渊不是在被鬼抓走,就是在被鬼抓走的路上…… (ps:女强文)

打王者总输·连载中·48.6万字

指挥官大人带崽靠美貌卷成第一

指挥官大人在爆炸之后醒了,摆在她面前的有两个消息: 好消息是她没有缺胳膊少腿,活着 坏消息是她好像......喜当妈了 从衣柜里面滚落出来的小糯米团子,如受惊的幼兽一般和她四目相对。 亲手按下爆炸按钮都波澜不惊的指挥官苏时凛,望着宛如缩小版自己的崽崽,头疼的揉着额角沉吟片刻后—— 联邦白皮书养崽手册上怎么写来的? * 苏时凛钢铁一般意志的人,没想到有一天要靠脸吃饭。 靠脸吃饭就算了,她还负债累累。 连冰箱都填不满的小公寓里,黑着脸的指挥官大人看着自己的巨额负债,身边一脸懵懂惊惶的幼崽,心里不文明的骂了一句脏话。 但没有办法,饭还是要吃的,幼崽也要养的。 指挥官大人只能继续靠脸吃饭了,不过: 修罗场是什么场? 竞技游戏只有输赢没有暧昧,她无敌,你随意。 把好感度游戏玩成生存游戏的指挥官大人拍拍手,无视了目光灼灼看着自己的小狼狗和小奶狗们。 山下的女人是老虎,星际穿来的指挥官大人是爸爸! 不过强悍美貌两手抓的苏时凛也有头疼的地方,比如,为什么和自己死对头用这一张脸的男人也会出现在这里? 【战斗力爆表情感白纸的美貌指挥官X腹黑优雅富可敌国的温润霸总】

昭昭以白·连载中·36.4万字

世子就喜欢她不上进

花仙云漓受不了加班潜规则,暴揍了玉皇大帝的三儿子,被收了仙法,坠落凡间,成为臾国宁远侯世子众多妾室中的一个。 她吃喝玩乐不争宠,还能借花仙天眼看破人心隐藏的秘密,无限吃瓜。 …… “原来贵妃身边的春公公是假太监?” “忠勇伯世子是个女的?!就为了不丢爵位女扮男装二十年,还被小公主给爱上了!” 云漓一转头,看到英俊绝伦的世子夜丰烨:中毒多年,难怪日夜审案疯狂内卷,真是可惜了这张脸。 什么?! 夜丰烨:你是解药有疗效! 云漓泣不成声:男人亲亲腻腻夺她仙气,严重影响吃瓜速度,她只能抛瓜哄他去破案,没想到还被男人爱上了! 夜丰烨:夺你仙气解毒,把我赔你一生可好? 云漓:不然还能怎么办?肚子都大了……不过朝争影响顺产,宅斗不利胎教,内卷爹自己努力拼皇位,我先带球跑一跑。 …… 几年后,崽崽看着英姿飒爽找上门的夜丰烨:娘,什么叫爱啊?

琴律·连载中·35万字

未婚妻柔弱不能自理?

一朝穿成将门独女,享荣华富贵,受万千宠爱。 社畜苏青青终于迎来了坐吃等死的理想人生。 谁知古人难当,躺赢不易。 她一脚踹了世家未婚夫,开启了古代打工生涯。 牢牢将人生掌握在自己的手里,不被繁文缛节所压。 谁知竟被人给缠上了 ,“喜欢自由,不如带上本王私奔?"

除夕猎户座·连载中·27.9万字

皇子不争嫡

皇子伴读选拔在即,双胞胎中的侯府嫡长子却摔断了腿,身为孪生妹妹,傅雪辰临危受命,冒死与其互换了身份…… ------穿越而来的傅雪辰,携带二十一世纪全新生活理念,在古代开启了她的另类生涯:争什么皇位夺什么嫡,哪有当王爷逍遥自在? ------来啊!纨绔啊!何须案牍劳形,何须挂虑生存,换种生活方式,开发新型娱乐,生命如此精彩,远离皇权争夺它不香吗?

雪兰悠·连载中·18.1万字

穿成反派下堂妻

南枝只以为自己穿进了一本养娃文,凭着多年“荒野求生”的观看经验,每天上山抓兔子烧烤,下河摸鱼熬汤,兢兢业业带着娃,谁知道日子刚好起来了,她以为自己可以有了“第二春”,那个传言里死了八百回的“夫君”突然出现,等等! 她好像穿进了一本男主文! 南枝?不就是那个炮灰下堂妻吗? (企鹅交流群:797607126 欢迎大家进群交流呀~) ps:非通文种田,女主无金手指空间系统,十八岁刚考上大学,非大女主爽文

言枝·连载中·77.9万字

新婚夜,王爷非要和我约法三章

新婚夜,他搬出新房,冷冰冰的警告:“我不喜别人碰到我,动我的东西,出入我的屋子!” 众人冷笑,区区一个身份低下,满身铜臭的商女竟敢挟恩图报,痴心妄想嫁给骁勇善战,俊美非凡,皇孙中第一人的暻郡王,当郡王妃? 她给郡王提鞋都不配! 暻郡王屁颠屁颠的提了一双鞋,为她穿上。 众人:“.......” 秦汐笑了:郡王妃?不好意思,她的征途是母仪天下!

渐进淡出·连载中·15.8万字

带商城穿越:糙汉夫君又野又撩

苏青鸢金盆洗手后第一次直播,不懂操作,不慎被电死,穿越万阳村苏青鸢身上,一睁眼就被家中恶毒奶奶卖给村东猎户。成功喜当娘,后娘不好做,三个孩子根本不亲近她。但好在她有商城,有各种稀奇玩意,蛊惑几个小屁孩子的心还是能做到的,相处时间长了之后,她才发现大儿子是晋朝太子遗孤,二儿子是邻国九皇子,就连粘人撒娇的小女儿都是已故武林盟主唯一的血脉,而那夫君竟是手握重兵的大将军。不仅收获三个孩子的喜欢亲近,那个又帅又野的糙汉夫君还倾身上前,“鸢儿,别躲,我心仪你。”

大沐弦·连载中·43.2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