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光乍泄

星光乍泄

猫小玖

现代言情/连载中

11.4万字

更新时间:2023-02-01 20:49:35
穆承承从不否认自己热衷于当一只名利场上的花蝴蝶。 “善于利用自己的优势顶多叫做聪明,怎么能说是心机呢?” 她浅笑看着满面怒容的新晋影帝白之帆,勾了勾小指头。 - “白先生,您和穆总第二次合作有什么心得吗?” 颁奖典礼上白之帆从容地站在聚光灯下。 “百无禁忌,就是....” “不能拍吻戏,不能拍亲热戏,不能拍....” “白之帆,你别给我造谣,为了艺术献身是你的责任!” “穆承承!你别逼我....” ........................................ *男德满分顶流影帝vs疯批女制片人所向披靡的女强爽文。 *姐弟当道,不喜者勿进。 *真假富豪的博弈,娱乐圈的腥风血雨。 .......................................... *全文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01 乍见之婚

穆承承站在满目白纱幔帐,遍地玫瑰花瓣,处处都标榜着“我被精心布置过”的酒店包厢里,浑身止不住的颤栗,她握着楚琪的手:“楚楚,我从来没想过我居然也会是商业联姻的牺牲品...”

楚琪是穆承承从小到大的发小,由于身材高挑脸蛋俊俏,早早地便步入模特行业,于是见惯不怪此类花里胡哨的情景,淡淡地拍了拍她的手:“承,淡定,说不定是桩好买卖。”

穆承承摇着头:“这仙里仙气的地方不适合我这种凡人,我下午还有会,走了,你顶上...”

话音未落,包厢门被一股强有力的气势推开:“穆承承!你怎么才来!”

穆承承不必抬眼便能想象来人样貌,无非是两鬓斑白但精神头十足,杏眼圆瞪身板单薄的老头。

“爸......路上塞车...”

说着话,穆承承便垂着头跟了进去。

楚琪嫌弃地扫了一眼天顶的白纱,忽然瞥见了某国际知名品牌的水晶吊饰,露出了“送佛送到西”的慈祥表情,款款跟了进去。

包厢内仍旧是一派仙气飘飘的做派。只是白纱幔帐点缀了许多不俗的水晶珠宝,桌面上铺的桌布也都是不菲的珠光段锦面料。

每个座位前放着烫金黑底印的名卡。

“穆承承”三个字还用银边刻意镶了一圈。

楚琪用食指轻轻点了点桌面:“细致啊,承。”

穆承承苦苦一笑,乖巧地垂头坐在名卡前面的位子上。

她拿起手旁的珍珠发夹百无聊赖地打量着,忽然头顶传来一个温厚的声音:“那是我上次去大溪地潜水时自己捕的,打磨了打磨,发现很适合做一个发夹,想送给你做见面礼。”

穆承承吓得一激灵,还是身边的老穆率先做了反应:“兰朝晋!老兰总的儿子!

“幸会,穆叔叔。”

穆承承也随之起身,收敛起有些慌张的笑,摆出一副商务接待的笑容,礼貌地伸出手:“兰总,我是穆承承,久仰大名。”

兰朝晋高出穆承承一个头,除了浑身散发着贵气之外,穆承承几乎不记得第一次见到兰朝晋时他的模样。

单眼皮双眼皮对穆承承来说都无所谓。

鼻梁高低,眼光是否深邃也都只是眼界以外的俗物。

即便一旁阅尽千男的楚琪已经两眼发光,夹子音预备穆承承也丝毫无感。

她一向不爱帅哥只爱钱。

于是乎她把玩起珍珠发卡:“大溪地的野生珍珠本来就难得,再加上大小均匀圆润,光泽感十足,这怕不适合做初次见面的见面礼吧...”

兰朝晋温温一笑,伸手取过发夹,极为老练地替穆承承别在头发上:“小物件。”

一旁的老穆总笑的眼角鱼尾纹已经叠了好几层,牢牢地握住想要反抗的穆承承的手:“你是见过大世面的,晋儿也是见过大世面的,别扭捏!”

穆承承无奈地瞥向老头:“我下午有会!”

“你有个p会!你那个创业公司明天就倒闭了你开什么会?散伙会?”

“楚琪,楚琪下午有个很重要的面试,她需要我陪她!”

穆承承将眼光投向楚琪,楚琪却两眼望向窗外,一副“别来沾边”的态度。

“我告诉你穆承承...”老头恶狠狠地耳语:“兰家是悦和集团的人,他们来南城投资,就连市高官都要出面接待,你最好给点面子!”

穆承承委屈地垂眼瞥了一眼兰朝晋的鞋尖,再抬起头时已经挂上一抹泾渭分明的笑:“我倒没怎么准备见面礼....”

兰朝晋淡笑着望着穆承承:“把你微信给我吧,就是最好的见面礼。”

“这男人....嘶....”楚琪的微信发了过来:“穆承承,你危险了!”

推杯换盏间,穆承承一直焦虑地摆弄自己肩上的发丝。

楚琪却像个生物探测器一样不停地和穆承承耳语:“兰父兰母体型匀称,全然没有中年人摆烂发福的样子,你看兰母,只吃素菜,那清蒸老鼠斑有什么油啊,还往水里沾沾,讲究!你看老兰总,全身上下都是隐匿的名牌,如果不是懂行的人根本不知道,那套西装就得十几万,还有那块手表,那钻石你看见了没!初步预估得七位数!真财阀啊!”

穆承承恼怒地露出腕间的手镯:“我也有!我也不差好不好!”

“是是是,你们穆家二十年前确实是叱咤风云的出版集团,但现在是互联网经济了,你想一直啃老吗?”

楚琪永远都是一语中的。

穆承承陷入沉思。

“穆小姐....”兰朝晋忽然起身走到穆承承身边,手中的白酒不知何时换成了红酒,他晃了晃酒杯:“敬你一杯。”

穆承承噙着笑起身:“兰总酒量好,混着喝也没事。”

兰朝晋的笑容似乎焊在了脸上,唇角上扬的弧度,眼尾下垂的曲线都仿佛没有丝毫变化。

“做生意,得要有点酒量。”

说罢,他轻轻碰了碰穆承承的杯壁:“我干了你随意。”

穆承承瞥了一眼见底的空杯,说道:“我从不随意。”

说着,也仰头干了一杯红酒。

兰朝晋眼里的光,动了动。

“穆小姐...”兰朝晋忽然伸出手,惹得穆承承向后一躲,却被兰朝晋毫不客气地拉了回来,他的手大而冰凉,哪怕是有一层头发隔着也能感受到指尖的冷:“发夹歪了....”

穆承承怔怔地望着与自己一拳相隔的男人,忽然有些慌乱,于是谎称“要去打个电话”,择路而逃。

酒店的侧门直通一家商场,穆承承刚走到楼下准备跟楚琪里应外合一下好提前离开,谁知手机刚掏出来就被一个男生迎面撞到,手机摔在地砖上,屏幕碎成渣。

穆承承气愠地抬头:“你干什...”

话音未落,那男生忽然一把抱住穆承承,将她带到了侧面的通道口。

他带着鸭舌帽和口罩,低低地将头埋在穆承承的脖颈处,声音低沉柔和:“对不起姐姐,帮个忙。”

没多久,两个拿着摄像机的人匆匆跑过去,这时,口罩男孩才松开手。

他不好意思地笑笑,眼睛弯成了月牙:“对不起姐姐,手机我赔你。”

穆承承瞅着那双暗沉又明亮交杂的眼睛出神,直到他递出一张便签纸:“这是我的私人号码,你打我电话。”

说罢,他便一溜烟跑开。

穆承承看着那背影,半晌憋出一句:“凭什么,叫我姐姐啊....”

手机坏了,穆承承只好悻悻回到酒店包房,一进门,却被老穆拉到兰家父母面前,满脸喜气洋溢地说道:“那就这么定了,现在是国庆节,春节一过,他们两个孩子就结婚!”

“什么?!”

穆承承瞪大眼睛:“爸你是不是喝醉了!”

老头紧紧地握着她的手:“难得兰总不嫌弃你,小兰总又喜欢你,时间就是金钱,不如今天就定了!时间就是金钱!”

穆承承扬起声音:“什么叫不嫌弃我...”

她又看向兰朝晋:“什么叫你喜欢我!你凭什么说喜欢我啊!”

兰朝晋还是那副温良笑意:“我是喜欢你....”

楚琪在一旁已经喷出好几口水来,她踱步到穆承承身边:“看,我说吧,危险了你。”

穆承承将头摇的像个拨浪鼓:“别别别,不过是一场饭局,咱们别搞得这么戏剧化,像拍电影一样....”

“电影!对了!我们家承承一直想倒腾一家影视公司,做什么IP影视化,我还在考虑,主要这几年这丫头造了我太多钱了,做一个项目赔一个项目....”老头信誓旦旦,毫无城府。

“影视行业门槛高,入门后确实有利润空间,可以投...”兰朝晋在一旁连声附和。

老头趁热打铁:“那你都要跟她结婚了,你给她投!”

“嗯。”兰朝晋云淡风轻地点点头:“我投。”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诱她心动

[全文免费] [可奶可狼绿茶弟弟×温柔美丽知性姐姐] 江映书大胆尝试的第一场恋爱就遇到了渣男,原打算就此封心锁爱,谁知道身边多了一个喜欢跟在她身后喊姐姐的清贫少年。 第一次见面,她打碎了少年手中昂贵的红酒,害他丢了工作。 第二次见面,他被渣前男友以为是她的下任,摔坏了他的画板。 第三次见面,她帮学护理的室友值班,却因为不通医理害他病情加重。 怀着愧疚心理,江映书尝试了许多方法对少年好点,本意是抚慰少年受伤的心灵,谁知道等来了一句, “姐姐,你还不如直接做我女朋友。” * 后来,江映书发现这又是一个骗子。 他不是在酒店打工的服务员而是酒店的老板,也不是前男友摔坏的画板而是自导自演,更不是一个清贫少年而是商业巨头沈家唯一的继承人! 知道真相的江映书:很好,我们完了。 转身又被少年禁锢在怀中,用着他那双眼尾泛红楚楚可怜的狗狗眼盯着她,嗓音委屈喑哑惹人心疼,“姐姐,我只有你了。” 年龄差三岁,男追女,花式甜!!!

星河余转·连载中·14.1万字

娇娇女古代发家日常

被父母捧在手心长大的商家娇女林如玉,遭遇横祸。 父亲出海未归,母亲和幼弟下落不明,救她出火海的“好郎君”转手又把她推入万劫不复的地狱,活生生剜了她的心。 两度生死,这一世她林如玉,绝不再走老路! 谁知,虐渣路上突然冒出一个绊脚石,邀她共成霸业,同享幸福无边田园生活?莫名奇妙……

南极蓝·连载中·20.6万字

科举相公家的小娘子

穿成寡妇,还有两个娃,家徒四壁,穷的叮当响。 继婆婆还打起她的注意,想要把自己卖去当小妾? 无痛当妈的魏仪安表示,关关难过关关过,我有宝贝我好过, 撸起袖子咱就干。 先把娃肚子填饱,收拾极品,摆脱贫穷,谁也别阻挡她发家致富。 只是,那个俊书生,请停止散发你那无处安放的魅力,不要打扰我独美。 大概是个男友力max俏寡妇和她那体弱多病俊夫郎不得不说的故事。 古代重组家庭,男女主皆二婚带娃。

一檐梨雨·连载中·9万字

神医卦妃倾天下

慕涴宁堂堂真千金,错换人生,被国公府哄骗回去给个假货替嫁! 世人嘲讽讥辱,娘家偏心暗害,婆婆嫌弃针对,连夫君也鄙夷轻蔑她! 可惜,频出恶意,一遇上她,注定全部白给! 人人轻贱的乡野村姑,脱去马甲,摇身一变千年一遇玄医天才,不但医毒双绝,看相打卦、卜筮风水,更是无一不精! 引得各国王公贵族竞相折腰,收获一帮大佬迷弟迷妹。 她挥一挥衣袖藏好孕肚不带走一片云彩,跟便宜老公说拜拜。 “找你的锦鲤侧妃去!” 禁欲残王撕毁休书缠上身,阴沉着脸将她抵在墙上,“本王不养鱼,本王只要你。”

财迷金百万·连载中·16.4万字

穿成权臣的首富娇妻

【甜宠+双强+基建】 她穿了,成了爱慕太子殿下的有夫之妻,可是她没有原主记忆! 原本这已经是地狱模式开局,谁想便宜夫君出差回来直接下大狱,咸鱼生活破灭不说,还招来抄家杀生之祸,为了小命,她撩起袖子捞夫君。 只是为何夫君让她接触的人都有病。 京城首富:徐娘子,下个护肤方子想好了吗? 太子殿下:徐姑娘有人还在等你,你又何苦追随探花郎。 探花郎:娘子救命! 看着身陷牢狱却不失风采的男人,她表示看在那张脸上,她决定还是在救一救。 京城送来一纸书信,信上情愫满满,最后一句问询她何时和离。 偏生这时候,某人翻出她的和离书,徐如君眼看着面色温和的男人把她敲晕,困在身边,一遍又一遍的唤着她的名字。 “如君,你只能是我的。”

巧克力派·连载中·36万字

守寡后,她成了将军的白月光

姚蕴是十里八村出了名的土财主,她有一双神通广大的妙手,市井高门之内最火最畅销的风俗艳画和名家仿作,大多出自她的手。 可她姻缘运不大好,心心念念的白月光骑马跑了,怒而入赘的俏秀才掉水溺亡了,艰难捡来的糙武将离奇失踪了,年纪轻轻便成了个名声坏极了的小寡妇。 小寡妇倒觉得这样也挺好。 但养母离世,弟妹年幼。 她只能孤身一人领着养母血脉奔赴长安,投靠镇国公府的老夫人,寄居于公府门下。 看似天真无邪实则聪慧心机的寡妇画师vs冷漠粗糙但是腹黑多谋的鳏夫将军 1V1,双C,年龄差十岁。女主有白月光,男主也有白月光。女主、男主、男二皆有马甲。 一句话:心机年轻寡妇和粗糙大龄鳏夫强强联手、开疆拓土的成长故事。

鲜衣怒马墙头草·连载中·20.9万字

皇子不争嫡

皇子伴读选拔在即,双胞胎中的侯府嫡长子却摔断了腿,身为孪生妹妹,傅雪辰临危受命,冒死与其互换了身份…… ------穿越而来的傅雪辰,携带二十一世纪全新生活理念,在古代开启了她的另类生涯:争什么皇位夺什么嫡,哪有当王爷逍遥自在? ------来啊!纨绔啊!何须案牍劳形,何须挂虑生存,换种生活方式,开发新型娱乐,生命如此精彩,远离皇权争夺它不香吗?

雪兰悠·连载中·18.1万字

全网黑后,假千金靠拿金牌爆火了

冉秋,坐拥无数金牌的天才射击少女,一着不慎穿成个享有“黑榜常驻民”美誉的十八线女明星。 迫于生活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压力,她只能顶着一头糟乱如麻的黑料参加各类综艺,为自己赚取加入专业射击队的跑路费。 结果这综艺参加着参加着—— 某些坐等看好戏的同行:嗯?这人画风怎么突然变了,不作妖不抢镜,这是转型立新人设了? 某堆如影随形的黑粉:嚯,就这娇纵大小姐,居然还能在运动会上拿金牌?这是连夜被夺舍了吧?! 某群满心满眼维护女神的铁粉:这人怎么突然转战运动场了,是不是又模仿我们姐姐蹭热度?不要脸! 某位声名在外的省队教练:这小姑娘射击动作很标准啊,手不抖准心不错心理素质也好,有空可以来队里看看! 某个故作冷淡的弟弟:她在运动场上好像格外如鱼得水,好像在……发光? - 【自信满满撩而不自知的运动系美人VS表里不一扮猪吃老虎的伪装型奶狗】 【轻松治愈小甜饼】

浅拾吾忧·连载中·11.7万字

林樾镇情事

林樾镇上,有一间林樾民宿。 掌柜林樾,长相清秀,大龄未婚,是镇上大名鼎鼎的钉子户。 镇上媒婆死心不改,身为姑娘家,怎能不嫁人、不生子呢?

二阿农·连载中·12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