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子不争嫡

皇子不争嫡

雪兰悠

古代言情/已完结

47.7万字

完结于2023-04-2622:26:35
傅雪辰穿回了另一个时空的封建王朝大容帝国。 嫡亲的龙凤胎哥哥却在皇子伴读选拔前摔断了小腿骨,傅家情急之下灵机一动,让傅雪辰女扮男装,顶替哥哥去了皇宫参与伴读选拔。 傅雪辰:…… 哥哥:造吧!随便造!我给你兜底。 公主:喜欢玉辰哥哥,啊?不是!喜欢雪辰姐姐! 六皇子:(冷汗)差点以为自己的取向出了毛病,原来我没有!我不是! 四皇子: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都没有。 这是一个,女穿越者硬生生在古代蹚出另类出路的故事。

第1章兄妹互换

二月开初,大年早已过去,寒风依旧。

上京城西北一角,新朝大容帝国一等侯爵,靖北侯府内,传出阵阵嚎叫,嚎声之凄惨,令人侧目,伴随着嘶嚎声,侯府院内各色仆役婢女四处奔忙,显得好不慌乱。

“住口!不许再哭叫了!堂堂将门之子,一点伤痛便要死要活,竟没半点丈夫气概!”

后院房中,靖北侯傅传义满面急怒,连连怒吼。

小少年噎了一下,声音收小了些,却依然忍不住继续嚎惨,并断断续续的控诉:“我才十二岁!我还不是大丈夫!奶奶,我好痛!呜哇哇——”

紧跟着一名苍老的妇人骂出了声:“玉辰是你唯一的儿子,我的宝贝乖孙子!他出事摔断了腿,你非但不怜惜,反倒发脾气,是个什么道理!”

“娘!”靖北侯实在忍不住气,压低了声音怒道:“您又不是不知道,国朝新立,储君未定,陛下决定承袭前朝习惯,让皇子们各自挑选伴读,一起进学,对咱们这些功勋来说,是多么好的机会!”

“不管上边那一位有没有飞鸟尽,良弓藏的想法,只要咱们家辰儿能够顺利入选皇子伴读,那便相当于拿到了一道护身符,关键时刻,说不定能够救回我全族一命。”

“偏偏……偏偏这个时候!”靖北侯再次暴怒,扭头恨恨的瞪向了正嗷嗷个不停的儿子傅玉辰:“这混账小子不学好,上房揭瓦爬树捉鸟,生生摔断了腿,而明日,就是伴读选拔之日,这下要怎么办?!”

屋中一静,连傅玉辰都吓得停止了嚎哭,只剩下打嗝抽噎。

过了片刻,傅老太太才搂紧怀中的宝贝孙子,缓缓的叹了口气:“这都是命啊!还能怎么办?儿啊!明日你去禀告皇上,我傅家,便辞了这次伴读选拔的机会罢!”

“不!不能辞!”屋中响起另一道干净里透着果决的年轻妇人声音,一时所有人都朝她望了过去。

“夫人何意?”靖北侯惊疑的望向自己夫人。

靖北侯夫人谢氏将痛惜的目光从儿子被重重纱布包裹严实的左小腿上挪开,回望向靖北侯,面上竟现出了心有成算的神色:“我们家跟别人家不同!因为,我们还有另一个辰儿!”

所有人都顺着谢氏手指的方向望向了角落里一名粉妆玉琢的小女孩。

角落里,手捏糕点一直默默吃瓜的傅雪辰小身子一僵,乌黑灵动的眼睛眨眨,露出了无辜的神情。

傅雪辰盛夏魂穿到这名溺水丧命的小女孩身上已经过去了大半年。这大半年里,虽然没了手机电脑,各色网络游戏现代娱乐,却也没了繁重的课业和兼职,以及毕业即失业的生存压力。度过最初的彷徨,她便也逐渐安心下来,接受了自己人生的剧变,开始了自己的古代生涯。

好在这个仿佛是平行时空的朝代,文明的进程已经比较类似原世界的元末明初,衣食住方面都不差了,尤其是身为侯府嫡千金,就连出行都有车轿,再加上一干仆妇婢女贴身伺候,她的日子过得比在原世界都滋润,也不过就是宅了点,生活节奏缓慢悠闲了点。

偶尔练个琴、画个画,学一学缝纫裁衣,练一练毛笔书法,其中乐趣堪比原世界退休养老的群体。

但现在,双胞胎的哥哥在面临皇子伴读选拔的关键时刻,不幸摔断了左小腿,而生身母亲谢氏的想法似乎是……

靖北侯夫人谢氏轻声蛊惑:“玉辰雪辰乃是世间万中无一的龙凤胎,生下来样貌便几乎一模一样,再加上他们此时年龄还小,声音也差别不大,穿上同样的衣服,再精心修饰一二,旁人便难以分辨。”

傅老太太有些怯惧:“这……这可是欺君之罪……”

谢氏语气坚定:“娘!您仔细想想,玉辰只是暂时伤了腿,又不是人没了,等他养好了,咱们再把两个孩子悄悄换回来,只要小心些,神不知鬼不觉,一段时日过去,谁还能知道?谁有证据说咱们欺君?”

靖北侯在屋中急速的来回踱了两圈,脚步一顿,断然有了决定:“机会难得,不容错过,干了!”

谢氏欣慰的点头提醒:“那夫君您可得立刻派人去堵好了大夫的嘴。”

“这是必然!”靖北侯毕竟是刚刚从战场上卸甲回来的武将,一有决断,便不会缺少执行力,立刻走出屋子,喊了心腹管家过来,一条条命令瞬即传达出去,仿佛整个侯府都悄悄动了起来。

这边谢氏也紧紧盯住了儿子,严声交代:“辰儿,这段时间你便当是被禁足吧!不许再自称少爷,只能扮作你妹妹,且出门必须着女裙,出恭也只准用恭桶,你想要什么也会让人端进你屋里去,少开口,多读书,我会让你们两人的奶嬷嬷专门盯着伺候你,什么时候你伤好了,才能再跟你妹妹换回来。”

傅玉辰红着眼眶打着隔,大声抗议:“娘,我不要扮女人!”

“那你就别出门半步!”谢氏回答的斩钉截铁,不容置疑:“每天晚上我会让你妹妹以探望你伤势的名义去你屋里给你讲述当天的经历,以及学习当天的功课,这是命令!”

傅玉辰张了张口,终究不敢违逆母亲的命令,只得蔫答答有气没力的应了声“是”。

“徐嬷嬷,玉辰就麻烦您了!”谢氏朝始终默默伺候在一旁的孩子奶娘点了点头。

傅老太太虽然是这家中老封君般的长辈,性格却并不强势,看到儿子媳妇主意已定,无奈的摇摇头,放开宝贝孙子,又慈爱的摸了摸孙女儿的脑袋,先行离去。

由始至终,并没有人问过静立旁观的傅雪辰意见,这件事情,势在必行,她这回是答应就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更别说在这种封建时代,父母之命大于一切,做子女的哪有多少违抗的余地。

谢氏为保密,又将儿子的贴身小厮傅安、贴身大丫鬟海棠、女儿的贴身大丫鬟芙蓉三人都叫来,着着实实的威逼利诱了一番,并让三人发下封口毒誓,才将少爷小姐身份互换的秘密告诉了三人,顺便敲定了三人换过来分别伺候少爷小姐的具体事宜。

从此刻起,傅安和海棠便跟着傅雪辰,芙蓉便去跟傅玉辰了,这种互换,将持续到傅玉辰的腿伤彻底养好为止,好在小厮傅安傍晚后院大门落锁之后便不能进后院,并不会影响到小姐傅雪辰的闺中生活。

至于其余的婢女小厮,谢氏会以没看顾好少爷小姐的名义,将他们惩罚到别院去,调换一批原本伺候侯爷夫人,完全不知内情的下人过来,也是要到傅家兄妹二人调换回来之后才能各自回归原来位置。

把一切都安排停当,并且让徐嬷嬷和芙蓉合力搀着只能单腿跳的傅玉辰离去之后,谢氏这才转身回头,神情内疚的望向了女儿。

“雪辰,莫怪爹娘,为了傅家未来安宁富贵,为了你哥哥的前程,这一回,要委屈你了!”

“娘,女儿不委屈。”傅雪辰很平静。

哪里有什么委屈,这年头女孩子出门不便,穿来大半年,傅雪辰就只出过两回门,一回是溺水休克之后被“救回”,谢氏带了她去山上寺庙祈福还愿,一回是过年跟着谢氏进宫参加新年宫宴,没了。

别的时候,都只能宅在家里,暗暗羡慕傅玉辰那小子随时可以溜出府外找他那些同在国子学读书的小伙伴们玩耍而已。

并且国子学的教谕们对这些不需要参加科举,只等着继承家里爵位的勋臣子弟们也不怎么管,由得他们时常逃课捣蛋,那小日子真是过得说不出的逍遥自在。

没想到,现今居然能有这种互换身份的好事落到她头上,此后至少三个月,她也可以天天出门了,可以透透气顺便好好逛一逛、看一看当今时代的民间风情了,这是何等的人间快事!

看见女儿神色一片冷静,并没有半分退缩怯惧,谢氏松了口气,十分欣慰:“我就知道,我女儿也是女中豪杰,胆气不输男儿,若论有担当人懂事,你怕是还要强过你哥哥几分,是个值得信赖托付的!”

接下来,谢氏便开始细细的给傅雪辰交代方方面面的各种注意事项,比如出门之前必须先出恭,清干净肚肠,在外面尽量少喝水,避免临时要上厕所,要刻意把举止放开些,别露出女儿态,要低调不乱出风头,要对别人给的酒水吃食敬谢不敏,要跟皇子和其余的伴读们保持距离,不胡乱和人结交等等。

傅雪辰认真听着,一一答应,更令谢氏一阵放心:毕竟是将门虎女,小时候也是练过的,调皮捣蛋没比男孩子差什么,只不过大了些就被自己硬拘着开始学习女红仪容,逐渐变得静了下来而已,

训诫结束,傅雪辰卸下珠钗,洗净妆容,放下双髻,重新梳了个简洁的单髻,用一根玉簪和发带别上,再换上全新的国子监儒衫,以及硬底男靴,摇身一变,就成了傅玉辰。

不得不说,傅家的基因是真的好!傅传义本就属于面如刀削的冷峻帅哥,谢氏更是当年有名的美人,双胞胎兄妹同时继承了两人的优点,哥哥看起来就是清俊中带着柔和的美少年,妹妹就是温婉中眉目透着清冷的冷美人,穿上了同样的衣服,做了同样的打扮,那真的是雌雄莫辩,一模一样的俊美如玉。

谢氏绕着女儿转了两圈,没挑出任何毛病,满意得不得了,点头摆了摆手,含笑吩咐:“好了!你爹还在书房等你,会给你说说男孩子出门入宫的规矩,你这就过去吧!”

“是!儿子告退。”

傅雪辰略略放沉了嗓音,行着男子的礼节,朝着母亲略一躬身,便转身离去。

这言语、这举止,居然毫无破绽!

谢氏都诧异得恍惚了一下,若非是一直盯着女儿换装,又知道儿子正在养伤,她都要以为这是傅玉辰了,好个傅雪辰,真有点让人意外又骄傲,刮目相看啊!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吾妻甚妙

耿星霜做了十四年的耿五姑娘,没想到有朝一日,这排行还得往后挪一挪,更没想到的是,多出的这一位堂姐,也仅仅是一个开始,接下来,世事的发展便如同脱缰的野马一般,让人难以预料、措手不及。 在一众堂姐妹们都各自担心自己的终身大事时,耿星霜却是忙着与竹马灵鹄传书。 去书:“倾墨兄,近日府中诸事繁多,心中委实烦扰,寝食难安,衣带渐宽,面黄发枯,……” 回书:“银百两,可购美食衣饰,可置面霜发膏……” 耿五……额,耿六姑娘气结,她要的是银子嘛,对,她是喜欢银子,但是……但是…… 几日后,再次来书,“换个称呼,随尔所思!” 去书:“倾墨哥哥……” 白色灵鹄背上驮着一册书卷出现在窗前,上书““玉瑶山行路记”。 耿星霜先是一喜,继而心中一凛一寒一惊,咬牙低声骂了一句,提笔刷刷的开始回信,笔锋锐利,张牙舞爪,恨不得眼前就站着那个永远一脸云淡清风的清俊男子,在他脸上“刷刷刷”的写上“***”三个大字。

山水画中游·连载中·68.4万字

全福夫人要和离

江南第一才女,士族第一家毗陵陆氏女风禾,还未及笄求娶之人已是络绎不绝。 最终陆氏女嫁与本朝唯一异姓王之子,战功赫赫也恶名在外杀人如麻的沈南珣。 不少大家士族痛骂陆家失了士族风骨,丢了大家体面,居然与勋贵做亲,又说二人婚姻必不会美满。 上一世,陆风禾憋着一口气,没一天快活日子过,把自己熬成了名满京城的全福夫人。 这一世,生完女儿的陆风禾第一想做的就是和离,不管世人怎么说,自己快过才重要。 只是,明明要和离的两个人,怎么听说又喜得麟儿千金了。 书友群:169799330欢迎你来唠嗑呀 一六九七九九三三零

抹茶蘸醋·连载中·57.7万字

异世女的锦绣荣华

郑小公子病重时,家里人给他娶了个媳妇,病就好了! 小媳妇乡野出身,年纪还小,看上去乖巧懂事,就当多了个妹妹,好吃好喝养着吧。

又一旬·连载中·54.9万字

郡主长乐

人人都夸司宁命好,母亲是长公主,父亲是大将军,舅舅是皇帝,祖母是皇太后。 还嫁了个颇有才华的如意郎君。 但成婚不过短短三年,亲人尽皆离她而去。 夫君是间接害死他阿爹的凶手,她疲惫地觉得活着真的是太累了。 重生后司宁想通了,上一世焐了那么久也没有焐热的心,她不打算再焐了。 既然他无意,那自己何不放手,不如放彼此自由。 这偷来的一世,她只想守住她的亲人 **************************************** 中秋宫宴上,李肃看着司宁朝那位新进探花郎灿然一笑。 平日温润宽和的李侍郎眼中乍现戾色,手中的酒杯被捏个粉碎,红色的酒痕沾染了一手。 (ps: 男主是李肃,不会变。 女主父亲的死和李肃并没有关系,一切都是女主因为亲人骤然离世而产生的偏激想法。 女主父亲作为一个将军战死沙场,保家卫国,死得其所。 男主作为一个首辅,只是做了最正确的选择。 不喜欢左滑返回,不必告知,谢谢~)

妍九笙·完结·102万字

世子就喜欢她不上进

花仙云漓受不了加班潜规则,暴揍了玉皇大帝的三儿子,被收了仙法,坠落凡间,成为臾国宁远侯世子众多妾室中的一个。 她吃喝玩乐不争宠,还能借花仙天眼看破人心隐藏的秘密,无限吃瓜。 …… “原来贵妃身边的春公公是假太监?” “忠勇伯世子是个女的?!就为了不丢爵位女扮男装二十年,还被小公主给爱上了!” 云漓一转头,看到英俊绝伦的世子夜丰烨:中毒多年,难怪日夜审案疯狂内卷,真是可惜了这张脸。 什么?! 夜丰烨:你是解药有疗效! 云漓泣不成声:男人亲亲腻腻夺她仙气,严重影响吃瓜速度,她只能抛瓜哄他去破案,没想到还被男人爱上了! 夜丰烨:夺你仙气解毒,把我赔你一生可好? 云漓:不然还能怎么办?肚子都大了……不过朝争影响顺产,宅斗不利胎教,内卷爹自己努力拼皇位,我先带球跑一跑。 …… 几年后,崽崽看着英姿飒爽找上门的夜丰烨:娘,什么叫爱啊?

琴律·完结·62.3万字

我的古代继子训练营

现代高级幼师兼考证达人意外穿越成了古代太傅家为爱殉情而亡的幼女林舒然,打着“为爱守丧”的旗号在外逍遥快活了三年,却一朝被自家亲爹和皇帝“算计”嫁给了当朝新贵大将军许钧泽。 她不愿嫁,他不想娶,新婚当晚他们便分被而眠,成婚两日他就出京剿匪去了,只留给她一屋子顽劣难训的继子们。 刚进门就当娘,让她头疼不已,因为这帮小子也太能惹祸了,不是拔了老御史的心头爱,就是毁了公主的手中宝,还一把火烧了她苦心栽培的高产稻田, 要么是今天打了国公府的公子,要么是明天“调戏”了王爷的爱女,要么是后天准备揍一顿他国皇帝的儿子…… 儿子惹祸也就算了,老子也让人不省心,满朝文武都快被他得罪个遍,皇帝也被他气得三天不早朝。 唉,她这大将军府的当家主母还能怎么办,只得一手教导继子,一手调教夫君,且看她如何将一帮惹是生非桀骜不驯的熊孩子训练成知书达理、进退有度人人称赞的英雄少年郎。 至于那位性情刚直众人畏惧的大将军,早已百炼钢化为绕指柔,看得众人是大跌眼镜,不由地伸出大拇指赞一声:“夫人,你厉害!”

倾情一诺·完结·104万字

侯门丫鬟她不想上位

新书:《被鸩杀后,王妃靠修罗场权倾朝野》已签约,欢迎查看~ 为了生计,养护幼弟,时锦只能委曲求全卖身侯府为婢。 时锦向来安分,原想着跟个良善的主子,尽心尽力,这一辈子也就谨小慎微地过去了。 却不曾想被配给了侯府最难惹的齐二爷! 别的婢女都盼着一朝得了青眼,攀了高枝儿,只有她安分谨慎地像个鹌鹑。 只是某天夜里,那齐二爷居然幽幽来了声:以后都由你来守夜。 ———— 侯府二爷,身份尊贵,又有朗月之姿,偏偏性子冷、脾气暴,最看不得身旁自荐枕席的丫鬟小姐们。 直到他见着了新来的贴身丫鬟,低着雪白的脖颈怯生生唤了声“二爷”。 这坚如磐石的心都被喊软了。

进阶的兔子·完结·65.6万字

相爷他早亡的夫人诈尸了

[无才无德泼辣农妇VS摔了脑子不择手段双标相爷,附加一只奶声奶气娘宝崽] - 婚后五年,她兢兢业业抚养幼子、孝顺公婆,满怀期待地等着参军戍边的相公归来。 一朝上京寻夫途中遭遇暗杀,母子俩惨死于冬日的深谷中,公婆也不慎跌落破冰口,葬身湖底。 而她那了无音讯的相公却在盛京城里封侯拜相,迎娶皇家贵女。 带着滔天恨意,慕微微重生了。 这一次,她再也不要傻傻地去爱一个抛妻弃子的负心人。 正妻之位? 她要。 中馈之权? 她也要。 郡主要和她抢男人? 可以,一顶小轿后门进,洗洗与我家做妾便是。 - 自从府中有了夫人与幼子,陆定远的日子过得着实有些挠心。 人前,她言笑晏晏,待人接物皆礼数周到,不争不抢尽显主母气度。 人后,她将他撵去给旁人,连选的院子都恨不能离他十万八千里远。 笑话,他堂堂宰相之尊,岂能受此等冷待? “柏哥儿,同你娘说,爹发热了,浑身难受。” 小人儿丝毫不懂他那黑心爹打的什么主意,老实巴交地转告他娘亲,并得到了一个非常靠谱的建议。 “爹,娘说叫你哪儿凉快哪待着。” “……”使苦肉计没得逞的陆相爷当场黑了脸。

辞朝朝·连载中·15.3万字

侯府假千金回村后,她赚疯了

假千金在真千金回来之后,不仅不夹起尾巴做人,反而陷害,污蔑真千金,最后却被真千金疯狂打脸,落得一个流落街头的下场。 穿过来的云清音表示:咱这就走 跟在身边的小丫鬟天天愁:小姐在府上过的都是奴仆成群的日子,哪里能过的惯乡下的日子,以后受苦了不是还得灰溜溜回去,何必跑出来受这一番罪呢。 云清音:幸福的生活是靠自己奋斗出来的! 于是撸起袖子重操旧业,在古代开饭馆,一不小心就开成了古代版网红店。 乡亲们:听说吃了她家饭菜的学子无一落榜,吃的多了,还能高中状元呢 于是,饭馆的生意空前火爆。 云清音每天乐歪歪的数银子 . 新科状元郎五官英俊,清风霁月,只可远观,瞧着云清音的时候,却是一副幽怨的模样,“你最近没有再认别的哥哥吧?” 云清音想到昨夜的惩罚,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就差对天发誓了。 状元郎勾勾唇。 云清音欲哭无泪:谁说他好相处来着

云家阿音·完结·70.4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