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子妃她会抓鬼

世子妃她会抓鬼

打王者总输

玄幻言情/已完结

75.8万字

完结于2023-04-1212:25:50
点苏干走阴干了十年,还是第一次见到招鬼招得这么厉害的人,看着眼前快被鬼气腌入味的公子,她小心翼翼地问:“还活着呢?” 于是从这天开始,点苏不是在救人,就是在救人的路上,而宁渊不是在被鬼抓走,就是在被鬼抓走的路上…… (ps:女强文)

第一章走阴女

定山镇上刚下了场大雨,空气里还带着微凉的湿气,坑坑洼洼的路上蓄满了水。

临街的铺子见雨停了,收拾着重新开张,镇上渐渐又热闹起来。

点苏提了把油纸伞,避开积水,缓缓穿过街巷,路过茶棚时听见一些人在里面谈论着镇上发生的一件大事。

说是怀王要来定山镇小住一段时日。

定山镇并不大,镇上住着百十户人家,辖区内只有大鹅村、桃花村、下溪村和上林村四个村子,每个村中也不过几十户,算是个小镇子,连同远安镇一同归属于安县,是淮安府的地界。

而且定山镇距离府城也不近,离京城更是遥远,便是骑马也要花将近两个月多的时间,妥妥的就是个山旮旯。

也不知道怀王是怎么想的,放着好好的京城不住,忽然决定带着妻儿来这儿,闹得整个定山镇甚至淮安府都鸡犬不宁。

知府和县令等人更是为此操碎了心,就怕穷乡僻壤,没有伺候好贵人,丢了头顶的官帽。

点苏听了一耳朵,却没太放在心上,她今天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点苏径自穿过热闹的街巷,走到街尾最不起眼的一家铺子门口跨门而入。

这家铺子比起街头叫卖的那些铺子要冷清不少,旁边隔出老远都不见有人开店,门口还挂着两盏白灯笼,哪怕是青天白日的,看起来也有些阴森。

这是一家棺材铺。

也兼卖各种丧葬用品,是镇子上唯一一家做白喜事生意的,几十年的老字号。

“点苏姑娘来了,这回要点什么,还是老样子吗?”

店里正在刨竹片的男人瞧见她,热络地打了个招呼。

这是店主刘康的儿子,唤做刘财,也承了父亲的手艺。刘老头子年纪大了,平素都是儿子守着这个铺子。

只因这棺材铺人人忌讳,一般人根本不愿靠近,唯有点苏隔三差五便来一遭,是店里唯一的常客,所以刘财想不记得她都难。

店内大堂摆放着各式棺材、花圈和成堆的纸扎屋舍、小人,或颜色诡丽,或造型奇特,若换作平常女子此刻早被吓着了。

点苏目不斜视地穿过大堂,朝刘财道:“不了,纸钱香烛一应都还有,劳烦给我一些朱砂和黄符纸,两叠折好的元宝,若是可以的话,再给我些你削好的竹篾,价格好说。”

点苏身材窈窕,眉眼清隽,声音温和,分明是个娇弱女子,可哪怕站在满是棺材和花圈的铺子里也不见半分惧怕。

不止如此,她还是这一带有名的走阴女。

业国兴鬼神之说,走阴人在民间更是盛行。

点苏走阴的本事很不错,整个淮安府一带的人多少都听过她的名头,常常有人慕名而来,求她走阴,算是走阴女中比较厉害的。

“好嘞!”

刘财动作麻利,很快把东西包好交给点苏,一旁削好扎成圈的竹篾也给她带了一圈。

“一共是十五文,点苏姑娘拿好,这些竹篾的钱就不用给了,山里头多得是,左不过费些神罢了。”

点苏是老顾客,刘氏父子做生意很是本分,倒不贪这点,何况后山竹子多,这点竹篾他随手就能劈出来。

点苏数了十五枚铜板给刘财,见他眉间似有一缕黑气缠绕,提醒道:“竹林阴气过甚,这段时日还是少去些,若真要入林中,免不得带着些驱邪之物,以求平安。”

刘财虽然不认为竹林里会有什么危险,但点苏毕竟是走阴女,他们这一行又常与死人打交道,比起常人难免多信一些,当下便应承着,也长了个心眼。

见他记住了自己的话,点苏这才把东西用包袱皮包好,准备趁着时辰还早,采买完东西回村子里去。

看着点苏离开,刘财心下感叹:“点苏姑娘这般心地善良,长得好看不说,脾气又好,只可惜做了这一行,以后可怎么嫁人哟?”

走阴女这一行说得好听点是神婆,可常年与那些东西打交道,任谁心里想着不犯怵?

定山镇这地方就这么大,点苏的身份也算是人尽皆知。

虽然平日大家提起走阴女时神色恭敬,可私底下都忌讳得很,谁家娶媳妇不想着找个干干净净的普通人家姑娘?

点苏如今也不过是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同龄闺女们,提亲的人都快踏破门槛了,可点苏那儿旁人却是想都不敢想。

如此这般,日后年纪大了,怕是更难觅得好夫婿了。

点苏倒是不知刘财这些想法,即便知道了,也不会放在心上,毕竟这十几年来,她都不曾动过这个念头。

出了铺子,拿出出门前就列好的单子看了看,发现还差了酒水。

正欲去街头的药铺买一些,便见一名穿着衙役衣裳的男人一边吆喝她的名字,一边火急火燎地冲她跑过来,黝黑的脸上都泛起来一片红晕。

因为跑得太急,官靴被水洼里的水打湿了,墨色的官服裤子上也带了零零星星的泥点子。

平素这些衙役都威风得很,这会儿如此着急,必是遇上什么大事儿了。

点苏不想被水溅到身上,稍稍往后退了退。

那衙役在点苏面前站定,上气不接下气地道:“点苏姑娘,不好了!”

“河东那边新建的宅子前段时间不知怎么的忽然就塌了,工头看了半日都没瞧出问题,今日才重新建起来,主梁又散了架,差点砸到人,工头说宅子不干净,动不了工了,您请去看看吧!”

“知府大人和县令大人以及各位官爷都在等着您呢!”

河东离这里有些远,要走小半个时辰,看这衙役的样子,多半是一路未歇,紧赶慢赶找来的。

点苏闻言,想起了先前听到的那些传言。

这宅子这般重要,看来多半就是建给那个怀王住的。只是怀王如今还没到,这宅子一时半刻也不急着用,怎么当下这般着急,连知府都惊动了?

点苏尚不知具体情况,不敢草率应承,只道,“官爷且莫着急,如今是什么个情况我也不好说,且要去了才知道。”

“那宅子是给贵人准备的,耽搁不起啊!”

情急之下,衙役也不再遮掩了,索性直言:“想来点苏姑娘也有耳闻,那宅子便是为京城那位王爷准备的。”

“先前原本不急,可不知怎的,王爷忽然传信说要提前过来,也就个把月时间,恰好这宅子又出了这样的事,如今可不是急得很么?”

“上头有命令,必须一月内竣工,可是把我们的脖子架在刀尖尖上呢!还请点苏姑娘见谅,马车已经备好了,就等姑娘了!”

衙役急得抹了一把头上的汗,只恨不得把点苏扛着带走了。

这算是做官家的活计,点苏自是不会与官家过不去,何况,此事或许与她有些干系。

民间曾有传言,说是这位怀王只有一个儿子,一出生便被封为世子,承袭王位,可却从小体弱多病,还常常胡言乱语,像是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缠着了一般。

只是后来这传言便被压了下去,再无人提起了。

点苏曾经帮一位路过淮安府的贵人解惊除厄,此二人有些交情,还与她提起过怀王世子的事情,说是定会介绍一二。

此番怀王前来定山镇,到时恰好是鬼月,多半便是为了给自家孩子解厄来的。

“如此,这便走罢。”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大小姐行事百无禁忌

从小在道观长大的顾大小姐下山了。 志在找到自己如意郎君的大小姐发现自家祖坟被动了。 大小姐二郎腿一翘,一道掌心雷就轰得妖道跪地求饶。 千年树妖要吃童男童女提升功力。 大小姐一把桃木剑扎得你形神相离。 要说大小姐这些年在道观里都干了些什么。 大小姐掰着手指,“看山,辨水,驱邪,拿妖,相面还有起死回生,阎王要你三更死,我能留你到五更。” 威名赫赫的凌王找到顾朦音算姻缘。 大小姐掐指一算,“王爷,你命犯桃花,那朵桃花就是我,摘不?” “摘。”

听禅·完结·39万字

病弱权臣的玄学小娇妻

新书《长公主她总想怂恿臣谋反》已开~ 秦池第一次见安诺,她正被人追杀晕倒在自家篱笆小院门口。 他毫不犹豫的关上了院门,心想谁救她谁是蠢货。 然后,他成了那个蠢货! 安诺人前一套人后一套,整日神神叨叨游走在各大富豪权贵之间,活脱脱一神棍模样。 秦池嗤笑! 虚伪的女人,日后谁娶了她谁倒霉! 然后,他又成了自己口中的倒霉蛋! 秦池:这脸打的,真疼! 后来,安诺的名气在晏国越发的大,仇家闻讯赶来。 安诺留下巨额财富之后收拾东西连夜跑路。 结果东西还没收拾完,她就被某刚考上新科探花郎的病弱夫君堵在了房内。 秦池:“想携款潜逃,没门!” 安诺:“我被人追杀!” 秦池:“夫君护着你!” 安诺:“敌方后台很强大!” 秦池:“乖,你夫君后台同样强大!” …… 遇到安诺之前,秦池只想老老实实在乡下苟完这笑话一般的人生。 遇到安诺之后,他主动拾起了刀,拿起了盾,踏入了自己一直想要逃离的朝堂。

荞默·完结·138万字

全京城老祖宗求我当替身

宣平侯府抱错的真千金沈灵犀找回来了。 生得冰肌玉骨、姿容无双。 只可惜却是棺材铺里养大的,任谁听了,都要道一声“晦气”。 宣平侯夫妇原也这么想,架不住老祖宗诈尸都要把大半家业传给她。 - 换过芯子的沈灵犀,立志要垄断大周殡葬行业。 为事主提供修容、入殓、下葬、烧纸丧葬一条龙服务 她有个不为人知的能力—— 只要牵上人的手,灵魂就能往对方身上走。 …… 于是,全京城人惊悚发现,自家刚咽气的老祖宗们,忽然卷起来了。 忠勇侯家老祖宗,骂完不孝孙:“去给我换套沈家十八层金丝纱的寿衣,我怕冷……” 武安伯家老祖宗,打完浪荡子:“烧几座最大的宅子,要沈家纸扎铺新出那几款,挑最贵的买……” 镇国公家老祖宗,休完恶毒媳:“仆婢三千,让、让沈灵犀亲自点上眼,别忘了给赏钱……” - 大周朝心狠手辣的皇太孙楚琰,觉得皇祖母一定对他有意见。 点名让他娶的皇太孙妃,竟是朵貌美心狠的黑心莲。 表面(眼眶红红,惊慌失措):“殿下流了好多血,怎么办……我好害怕。” 其实背地却说:“一碗血怎么够?还得再来一碗。” - 1V1HE 已完结《矜荣》《本王命不久矣》

白小园·完结·91.1万字

魔尊的棺材板压不住了

新书已发《剑尊携美飞升,早亡原配气活了!》欢迎收藏 魔尊万年忌日这天,魔道酝酿了一件大事。 修真界叫得上名号的魔头,纷纷齐聚祭坛,献上积攒多年的宝物。 一道道华光飞入祭坛,沉睡的魔尊即将苏醒。 魔头们激动不已。 祭坛大开,一道身影从中走出,他们纷纷跪倒在地,俯首称臣。 半晌,娇柔的女声在头顶响起。“平身吧。” 魔头们惊愕抬头。 魔道史籍离了个大谱,竟连魔尊性别都能搞错! * 虞曦是棺材板成精。 自有灵识起,身体里装着魔尊尸骨,尸骨上的气息消失不见,她也陷入沉睡。 再睁眼时,源源不断的灵光汇入体内,她得以化形成精,走出祭坛。 魔道众生称她为尊,奉她为主。 后来有一天,她又遇到熟悉的气息。 对方是修真界有名的高岭之花,一人一剑走天下,从不为情折腰。 正魔大会上,虞曦抽到与对方比试,上台后,大胆发言。 “我的身体装过你。” “你有印象吗?” 众魔道、正道修士:!!!!!!

予山青·完结·60.7万字

大宋女术师

大字不识几个的苏亦欣,掉进湖里一趟,醒来后直接开了挂。 顾卿爵愁的很,媳妇这么厉害怎么破? 唔,自己这副皮囊尚可,实在不行那就躺平吧!

悠然南菊·连载中·185万字

夫人离家十年后回来了

(新文《太子妃她断案如神》已开,欢迎关注~) 【相爷追妻+养娃日常】 俞九清天众奇才,年少称相,是天下人景仰的对象。 谁都没想到,这样一个几乎无所不能的男人会被自己的夫人无情抛弃。 十年来,没人敢在俞九清面前提起他夫人的名字,所有人都觉得他定然恨透了那个狠心的女人。 然而,十年后,那个女人突然回来了…… …… 时空管理局的沈卿回去接受了一个考核,回来后发现世界已是过了十年,自己一不小心就成了抛夫弃子十年不归家的渣女。 面对冷若冰霜的丈夫和正值青春叛逆期的儿子,沈卿欲哭无泪。 欠了的债,总是要还的。

细雨鱼儿出·完结·68.3万字

天桥摆摊后,玄学大佬她赚疯了

【男二上位,前世今生,双洁】 飘荡了百年之久,晏清附身到了晏家走丢的亲生女儿身上,以摆摊算命为生。 看风水,除恶鬼,一双眼睛可阅前世今生。 许多陈年旧案冤情纷纷水落石出。 她因此名声大噪,被云城人人奉为座上宾。 —— 回到晏家,晏清发现,藏着不死之身秘密的晏修文,和总出现在自己身边的杜风清,总让她觉得亲近和熟悉。 直到尘封了百年之久的记忆轰然涌回她的脑海里……

三一零白月光·完结·77.5万字

大燕第一废材

我的新书《我是玄学大佬,狂赚五百亿怎么了》更新中,求关注!求收藏! 【1V1女强爽文+探案+玄幻+团宠】 沈思棠穿过来的第一天,家被抄了,爹快没了。 于是她干了两件大事:击鼓鸣冤,剖尸断案! 传闻燕朝第一废材沈思棠不仅会查案,修为还突飞猛进,她分明是天才,世人恍然大悟,不信谣不传谣。 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唯有强大,方能立足! 妖、魔、鬼、怪,来一个她灭一个,来一双她灭一双! 当她浑身浴血杀出重围,却被天下人唾弃,唯有一人向她伸出了手。 “君庭宴,你可知我是妖族后裔?” “那又如何?若没有你在本殿身边,本殿要这天下何用?”

知雁归·完结·72万字

宫阙有时晴

沈时晴,先大学士之女,宁安伯府谢家二少夫人。 人人皆知她寡言淡泊,柔软可欺。 婚后第七年,她被幽禁城外佛堂,谢家上下逼她自请下堂。 赵肃睿,当朝皇帝,年号昭德,十六岁登基。 每年皆兴起战事,北伐西征,逢战必胜,对下严酷,是天下皆知的暴君。 一日,昭德帝正在朝堂上大发雷霆,命人把直言上书的文官捉拿下狱。 一晃神,却发现自己面前立着一尊佛像,而“他”正跪在佛像前,被人逼着背“三从四德”。 被幽禁的沈时晴却发现,自己突然穿着龙袍站在大殿之上,而面前却跪着自己的公公。 自此,宁安伯府二少夫人成了拳打燕京的混世魔王。 好杀善战的当朝陛下,却变得比从前更让人难以琢磨了。 无人知晓的私语之时,沈时晴笑容温软: “陛下替我跪佛堂,我替陛下定八方。” 正文完结,番外在专栏《山河自垂照》免费看

六喑·完结·71.6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