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话十二贤臣图

诡话十二贤臣图

安思源

古代言情/已完结

34.4万字

完结于2023-09-3009:00:00
十二贤臣图、五条人命,构成了轰动一时的妖画案。 这一案颠覆了姜辛的一生,她从众星捧月的首辅之女沦为了阶下囚。 命悬一线时,她遇见了萧显。 他把她带回家,教她识文断字、替她遮风避雨。 她为他潜行于黑暗中,扫清障碍,惹一身杀戮业障。 他们之间从不言爱,但她深信能与他并肩同行的只有自己。 直到妖画重现…… 姜辛为探寻真相,孤身潜入西林书院。 她想过真相或许会很残忍,却没想过—— 整整十年,她不过是在替那个他命中真正注定的人品尝疾苦。 她的世界陡然翻转,所幸,坠入万丈深渊时窥见天光乍破。 管莫闲携光而来,不由分说地将她从暗无天日中拽了出来。 他说:夫子,我想好了,我们以后孩子就叫管开辛。 姜辛:……现在是想这些的时候??? 他说:现在不想什么时候想,我最擅长趁虚而入了。

来者不善

姜辛醒来的时候,正身处命案现场。

她是被一阵剧烈颠簸震醒的,迷迷糊糊间只觉得头痛欲裂,尤其是后脑勺,一阵阵的千针之痛。

“咝……”她伸手触了触,痛感愈发强烈了,忍不住就倒抽了口凉气。

指尖黏糊糊的,这种触感她很熟悉,是血。

她这是……被开瓢了?

正想着,忽然有道光射了进来。

她好像在一间屋子里,房门骤然被人打开,月光混杂着昏黄的光亮一同泄了进来,对于刚醒来又一直身处于黑暗中的她而言,这光亮很刺眼,她下意识地用手挡了挡。

“你怎么在这里?!”询问声传来,话音里还夹杂着怒意。

她只觉得这声音有些熟悉,却什么都想不起来,只能挣扎着起身,试图想要看清对方的模样。

“你手上怎么那么多血?!”那道声音又一次发问。

“……”她张了张嘴,想说话却发不出声音,喉咙就像是被一双无形的手撕扯着,涩得发疼。

就在她努力吞咽着口水想要尽快缓解这种干涩时,又突然有道颤抖的声音响起,“那、那是什么……”

什么东西?她茫然地环顾着四周,最终目光定格在了自己身后,瞳孔陡然扩张。

映入姜辛眼帘的并不是什么可怕的事物,但对她所造成的冲击远胜于那些传说中的魑魅魍魉。

那是一幅画,就挂在距离她一臂不到的地方,她甚至能清晰看见画里的每一个细节。

画中是个已经年过花甲的男人,慈眉善目,一身紫袍,这是前朝正一品的官袍。

画的右下角有着清晰的落款印记——王怀石。

“是……是妖画……这是妖画!”有人惊恐地喊道。

就在姜辛被那幅画震惊到再次失声时,忽然感觉有什么东西抓住了她的手腕。

她猛地一惊,本能地扬起手,眨眼间就反制了对方。

只听闻“咔擦”一声,像是骨头扭到的声响,紧接着便是震耳欲聋的惨叫声,“啊!!!!!!!”

姜辛这才意识到身旁还躺着个人,她顺着被自己抓住的那只手看去,是个男人,月白色的衣裳上沾了不少污渍,脸上遍布着不少伤痕,都是些无伤大雅的小擦伤,他的手多半是被她扭折了,就像是没了骨头一般,软趴趴的,他也已经没了动静。

她伸出手探了探他的鼻息,还好,还活着。

身后传来惊呼,“这不是管莫闲吗?他还真跑西林书院来了啊?!”

——西林书院。

这四个字裹挟着一堆破碎记忆朝着姜辛汹涌而来,她借着月光缓缓打量起外头的人,方才质问她为什么在这里的人穿着一身竹青色的衣裳,姜辛认得他,叫冯适,是院里的教员,他身旁还站着几个教员以及一些学员……她渐渐地厘清了头绪……

这不是屋子,而是一辆马车,是凶案现场。

确切地说,是西林书院模拟的凶案现场。

-----------------------

西林书院有别于其他书院,严格说起来它更像是个官司,由官家直隶,独立于三法司之外。

院内汇聚了不少明法科的专才,又或者该说是鬼才……西林查案出了名的不拘一格,连三法司都不太敢招惹,据闻西林人疯起来什么事都干得出,何况,他们大部分时候是替官家办事,监察百官、情报收集、悬案侦查……总之,尽是些秘而不宣、其他官司也都不便插手的事。

西林每三年会举行一次秋招会,选拔条件之严苛绝不亚于科举,但仍旧人满为患。

秋招会为期五天,吃住都在院内,考题通常都是西林曾经处理过的真实案件,院里会模拟出案发现场便于学员了解详情。若是能在这五天内锁定凶手,那属于是毫无悬念能够通过考核的,大部分时候只要是能提供足够多的有效线索已经算是当届中的佼佼者了。

总而言之,无论是对于学子还是西林来说,这都算得上是一桩大事,往往光是筹备就需要大半年的功夫,可姜辛却险些把秋招会给搞砸了……

幸好只是“险些”,冯适巧妙的维持住了现场秩序,让那些参加考核的学员们相信这一切都是安排好,马车里当时确实就悬挂着这么一幅画,而她则是院里指派来扮演“尸体”的,至于那个跟她一同出现在马车里的管莫闲,是意外,与考核无关,书院会查清楚其中缘由,希望学员们不要被这小插曲所影响。

不愧都是些敢来考西林的学子,他们还真就没有轻易被任何意外影响,专注地研究起现场以及姜辛这具“尸体”,她也只能忍着痛配合演出。

管莫闲的命运要比她好很多,已经被人抬走了,也不知道抬去了哪儿,她也不敢问。

就这么坚持了近半个时辰,终于散场了,冯适安排其他教员先带学子们回寝院休息,自己则忙着去跟掌教报告情况,临走时,意味深长地看了眼姜辛,丢下一句,“你最好是能给掌教一个合理的解释。”

“……”她翕张着唇,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冯适就已经拂袖离开了。

姜辛只好吞下话端,又忍不住转头看了眼原本悬挂着那幅画的位置,画已经被冯适取走了,应当是一并去交给掌教了,可她仿佛仍能看见那幅画,那个年过花甲的老人正直勾勾地看着她,分明画里的他是笑着的,但她总觉得那双眼睛是冰冷的……也许,这也是它被称之为妖画的原因之一吧……

好一会后,姜辛回过神,咬着牙跳下了马车。

周围还有些教员在善后,都是些熟面孔,中午时还同她一块吃饭来着,当时他们每个人都笑得很殷勤,可现在却连看都懒得看她一眼。

她勾了勾唇,扬起一抹讽笑,心下多少了然了几分,却也没有多说什么,兀自回了屋。

碰巧在屋外瞧见了个院里的杂役,她客气地冲着对方道:“能否帮我打盆热水再找一面镜子来?”

“我这正忙着呢。”对方不冷不热地瞥了她眼,“你自己去拿吧,就几步路的功夫,累不着您。”

“……那你忙。”她勉强地笑了笑。

那人也不犹豫,嗤了声就走开了,姜辛只好自己去厨房打了盆热水,镜子实在是找不着,除非是去别人屋子里拿,但以她现在的处境,哪怕只是拿了面镜子恐怕都会被人逮着大做文章。

以免节外生枝她决定作罢,进屋后,她掏出随身携带的帕子浸了浸热水再用力拧开,伸手拨开脑后的发丝,凭着痛感伤口倒是不难找。

她用帕子清理了下血污,也只是大概倒腾下,没有镜子实在瞧不清,不过幸好后脑只是挫伤,那道流血的口子在后颈处,没有头发碍事要好处理得多,她拿出自己带来的药,反复触碰伤口来确定它的位置,整个过程疼得她额头直冒汗。

姜辛其实不怎么吃痛,甚至还很怕疼,就在她忍不住要吭出声的时候,脑中忽然响起了一道声音——

“我什么都可以满足你,唯有痛你得忍着,这点程度都忍受不了的话那你全身就都是软肋。”

想到这,她忍住了,尽管那个人并不在这里,她还是紧咬着后槽牙没有叫出声。

但手上的动作明显加快,利落地处理完伤口后,她将那条已经染满血的帕子丢进了盆子里,正打算去清理,却见有道身影朝着她的屋子走来。

她连忙迎了上去,低低地唤了声,“掌教……”

掌教年岁不大,大约四十多,长得不高,精瘦精瘦的,总是打扮得很浮夸,像是恨不得把家里最贵的东西都穿在身上,头一回见到他的时候姜辛愣了好一会,比起西林书院的掌教他更像个商人,还是最奸的那种。

他面上始终都挂着笑,只是那看似慈善的笑容跟他那张颇为精明的脸并不匹配,全然没有亲近感,反而让人觉得瘆得慌。

此刻也一样,他笑着瞥了眼姜辛手里的那盆血水,轻声询问,“伤得重吗?”

“还好。”她回得很敷衍。

因为她觉得掌教问得也很敷衍,倘若真的关心那应该是带着大夫一块来的吧?

果不其然,掌教闻言后点了点头,径自跨进了她的屋子,惬意入座,开始兴师问罪了,“冯适说,他们找了你一下午,你去哪了?”

“他们是谁?”她问。

“嗯?”掌教不太理解她的反应,这是她现在该关心的吗?

“中午的时候有几个同僚来邀我吃饭,说是要帮我庆祝,那顿饭吃完我便觉得晕晕乎乎的,我素来不胜酒力也鲜少饮酒,何况晚上还要主持考核的事,我怀疑他们给我喝的那壶果饮有问题,回来后我便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她试图想要解释。

掌教出声打断了她,“你入院那天我就说过,西林书院不是养尊处优混功名的地方,出生入死难免、同僚倾轧难免、背叛厮杀也难免,竞争上位各凭本事,我不问过程只看结果。”

“……”这话很熟悉,熟悉得让姜辛说不出任何反驳。

眼瞧着她埋着头沉默不语掌教暗暗在心里轻叹了声,他是惜才的,这个姜辛哪都好,满腹经纶、思维活络、身手过人,原先觉得她唯一的缺点就是耿直了些,现在看来还有个更致命的——轻信于人。

这倒也不难改变,像今天这样的事再多几次就长记性了,何况,她现在这脾性倒是有件很适合的差事。

想着,掌教缓缓启唇道:“从如今这结果看来,你确实险些酿成大祸,我若不罚你怕是说不过去。”

“掌教尽管罚便是……”她忽然想到了什么,颇为紧张地抬起头,补充道:“只要别把我逐出西林。”

“嗯……”他作势思忖,片刻后,道:“考核监理的事就交给冯适吧,你去照顾管莫闲。”

“……啊?”有点奇怪,这听着确实像是惩罚倒又觉得好像哪里不太对劲。

“你就不想知道他为什么会跟你一同出现在马车里?”

这诱饵,太香!

就算来者不善,她还是控制不住咬钩了。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不留

在这个看重人脉关系和社交技巧的时代,语言却总是带来猜忌,撕裂与冲突。人与人之间越来越无法沟通,于是我们选择沉默。 一句话故事:拥有超高医学天赋与情感缺失症的邵惟作为临终关怀中心的医生,应对院内临终病人的各种问题,与代理院长宋星语一同完成成长治愈之旅。

橘子宸Ora·完结·30.8万字

四重眠

两年后,《魂颂》死亡之曲再现…… 所以,你是陆南深?那位神隐了的首席指挥家? 不,我是陈凛,我不懂音乐。 你是陈凛?外号“岩石”,擅徒手擒拿。 不,我是沈复,我一个年过半百的老人哪会格斗。 你是沈复?表面是教授,实际上是黑客高手。 不,我是乔渊,我厌恶跟我玩心眼的人。 你是乔渊,商业奇才,偏执,以操纵人为乐。 不,我是司念,但我很早就死了。 还有谁? 还有一位。 嘘,他在沉睡,千万不要叫醒他,他和他背后的人很危险。 想要解开死亡之曲的秘密吗? 找到陆南深,他会用声音告诉你真相。 然后,杀了我们。 …… 人物: 1、表面奶乖实则狼狗的指挥家陆南深vs反矫情鉴婊达人有故事的杭司; 2、社恐陆南深vs社牛年柏宵; …… 立意:以“声音”解密,悬疑和一路好风光,全新精准诠释多重人格概念。双向救赎,爱生活、爱社会。 …… 【陆门】系列第三部,殷氏出品,质量保证。

殷寻·连载中·65.8万字

青玉案:大理寺女卿

国将破、家将亡,穿越古代十七载的陈韶藏起女儿身,代替中毒年深的哥哥成了大理寺卿。 查积案错案,惩贪官污吏,纠奸臣乱党,造盛世清平。 崎岖路上难得有人并肩,只是……他是忠是奸?

烟雨阁主·连载中·25.4万字

旋涡之下

海钓晚宴游艇上,贾文君莫名陷入昏迷。 等她再次睁开眼,已经成了恶性杀人案的嫌疑人。 她以为这已经是最糟糕的了,没想到一切只是开始。从她登上游船那一刻,就已掉入旋涡…… 不甘被命运摆布的她从旋涡之下重返人间,倾其所有,还原血腥离奇的真相。

牛莹·完结·44.7万字

御前女提刑

她屡破奇案进入提刑司任职,却成了人嫌狗怒的权臣走狗? 还因狐假虎威,睚眦必报,为了办案不择手段,得了个“玉罗刹”的名号? 密室杀人,延时装置,京城纨绔接连被杀,公主自戕……桩桩案件,都与十年前先帝时期两桩宫廷秘案有关? 迷案之下,她的真实身份,也逐渐显露出来……

不意秋·连载中·50.9万字

春晓春晓满院绿杨芳草

又名:金媛録,系京城世家女子的故事。 注:人物出场顺序与出现频率只是巧合,或轻或重,无主副角之分! 不以结局捆绑人物发展,一切顺其自然!或喜或悲未知,需待完结才晓! (朝代背景:子虚乌有,多朝借取。)

无道九姑·连载中·57.5万字

人间角落推理集

多的是,你猜不到的事。 意料之外,大呼过瘾。

冰河猛犸·连载中·14.7万字

我凭破案扬名大理寺

又名《名“凶犯”翻案记》 七年前,卫显英被指虐杀一家六口后处死。其膝下一双儿女改名换姓,藏在天子脚下苟活。 七年后,当年判案的主审官被残杀在京兆府大堂上。 与此同时,卫家女儿来寻仇之谣言四起,更有证人证物,矛头直指卫家女儿卫希! 涂希希从不曾想过卫希在江湖上都失踪了整整七年,还有那么多人对她的凶名“念念不忘”。 那她就让这些人看看,卫希有多凶! 涂希希:要真是卫希来复仇杀人,她的目标可能是和当年卫显英案有关的所.有.人.哦。 众人:瑟瑟发抖.jpg 傅长熙:少来,凶手根本不是女的。 盛京官场都知道长亭侯府的小侯爷在大理寺领了个大理寺少卿的“闲差”——闲着没事折腾手底下当差的。 有案子就提着手下当驴使唤。 万万没想到有一天竟然有个手下吃了熊心豹子胆敢跟他提意见。 涂希希:您想查案,我替您在大理寺查。去做您该做的事吧。 傅长熙:凭啥? 涂希希:查案您没我优秀? 后来,长亭小侯爷真的转行当将军去了。 “这世间恶鬼当道,只有你在我身后,我才能勇往直前。” -[]

作者血色百合·完结·53万字

武皇万岁!

家国天下,情义和权利交织,仁慈与残忍并举。 她一路挣脱命运,走到天下至尊的位置上,不是靠美貌,亦没有偶然。 十三岁,她为了摆脱兄长的摆布,一路奔跑,满身狼藉,拦在马车前自荐入宫,哭着说: “若是国公不救救我们,我们只有一起去死了。” 二十五岁,为了摆脱眼见枯槁的余生,她对着爱慕的新帝说: “我入后宫,一样可以成为陛下的一把刀。就是不知道陛下愿不愿意牺牲色相,以后位相许。” 等到了六十多岁,丈夫去世,眼见着两人携手奋斗了一生的成果要被人抹去,她直接宣告天下: “既然李家的朝堂我不能置喙,那今后这朝堂,便姓武了!” …… 她,是大唐千万优秀女性的缩影,亦是疆域广阔、海纳百川、人文自信的大唐风貌所成就。 她,是传说中的那位女帝。 (为了躲避编排祖宗的愧疚,男主李治改为李善,女主名叫武柔。)

甭加慧·连载中·69.7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