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卦妃倾天下

神医卦妃倾天下

财迷金百万

古代言情/连载中

16.4万字

更新时间:2023-02-01 21:08:31
慕涴宁堂堂真千金,错换人生,被国公府哄骗回去给个假货替嫁! 世人嘲讽讥辱,娘家偏心暗害,婆婆嫌弃针对,连夫君也鄙夷轻蔑她! 可惜,频出恶意,一遇上她,注定全部白给! 人人轻贱的乡野村姑,脱去马甲,摇身一变千年一遇玄医天才,不但医毒双绝,看相打卦、卜筮风水,更是无一不精! 引得各国王公贵族竞相折腰,收获一帮大佬迷弟迷妹。 她挥一挥衣袖藏好孕肚不带走一片云彩,跟便宜老公说拜拜。 “找你的锦鲤侧妃去!” 禁欲残王撕毁休书缠上身,阴沉着脸将她抵在墙上,“本王不养鱼,本王只要你。”

第1章 红事遇白事

秋风萧瑟,唢呐声声。

一顶大红的花轿晃晃悠悠地穿过满是落叶的小道,在转角处迎面撞上了被白绸子覆着的棺椁。

走在轿旁的喜婆被吓了一跳,惊呼着抚上心口。

“哟!我说怎么远远听着也有唢呐声呢,这红事唢呐遇见了白事唢呐,啧啧,不吉利哟!”

她定了定神,用红丝帕掩着唇,吃吃笑了两声,神色也从惊慌变成了窃喜。

她可是收了梅姨娘的一锭银子,拍着胸脯打了包票说会让这场大婚“热闹”些的,如今撞上这事,还不是得快些利用起来?

那边白事队伍的领头的是亡者的大儿子,一身孝袍,脸上却没什么悲痛的神色,骂骂咧咧地走了过来。

“喂,你这瞎眼的婆子,没看到我们这是办白事吗?还不快点让开!”

喜婆脖子一梗:“哼,不过是个死人,我们这轿子上坐着的可是我们国公府的千金,北姜朝的萧王妃,要让,也是你们让才是!”

男人嗤笑:“谁不知道萧王是个快死的残废,别这新娘子还没到家,人就咽了气咯!”

气氛剑拔弩张,眼看着两拨人撸袖子就要干起来,花轿的帘子突然被掀开。

一只莹白如玉的双手露了出来,伴着一道柔弱却坚定的声音。

“人有人道,鬼有鬼道,你载着令尊走人道,已然惹得他怨气冲天,还不知悔改,非得闹出祸事来才知道悔过么?”

男人一愣,顿时横眉倒竖:“什么人道鬼道,今儿个大爷就要走这条路!给我继续往前走!”

他一把推开喜婆,作势就要往前走,却不料脚底一崴,竟然生生在平坦坦的大道上摔了一跤。

“哎哟!”

男人艰难地爬起身,只觉得一道暖流沿着下巴而下。

下意识一摸,竟是两颗断裂的门牙。

“见鬼了!”

他啐了一口血水,正要招呼身后的下人继续吹打,一旁的管家就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

“老爷不好了,咱们的唢呐方才突然……突然吹不出声了!”

管家心有余悸地瞥了眼轿子,压低声音言道,“老爷,听闻这萧王邪门得很,萧王妃恐怕也是个晦气的人,咱们还是避着点吧!”

男人一阵心慌,也不敢再说,只能狼狈转身:“没用的东西,给老子换条路!”

几个扛棺的下人心里叫苦,可刚一换了路线,就觉得方才沉若泰山的棺椁骤然轻了不少。

再想起方才那轿中人的话,不由地打起了冷战。

慕涴宁坐在轿中,望着远去的队伍上空渐渐消散的怨气,轻轻放下轿帘。

“走吧。”

她轻轻摩挲着手上母亲留下的玛瑙珠子,思绪纷飞。

十年前,她母亲从一群发狂的狮虎之中救下当今陛下和年幼的萧王,向陛下为她求了和萧王的一纸婚约。

可不久后,母亲便葬身于一场离奇大火之中,她也被那个宠妾灭妻的国公父亲慕剑励丢到乡下,被外祖母抚养长大。

如今萧王命薄,慕剑励又想着讨好皇家,把她接了回来履行婚约冲喜。

慕涴宁眼中闪过一抹冷意。

她与那个家并无感情,若不是离家多日未归的外祖母临走前说自己来京城办事,她绝不会让慕剑励那个废物找到。

正思忖着,轿子缓缓停下。

喜婆撩开轿帘,眼中闪过不耐。

“王府到了,新娘子下轿吧。”

一套冗杂的程序走完,慕涴宁被送入了洞房。

她撩开头上沉重的盖头,打量着这新房的布置。

虽然也是处处红妆,可屋内却只点了一盏纸皮灯笼,红光笼着整个屋子,显得诡异又阴森。

墙上贴这些剪纸小人,脸上都带着扭曲的笑,目光空洞渗人。

慕涴宁勾了勾唇,这新房若是供个排位,都可以直接当灵堂了,也不知道这萧王究竟做了什么,被人搞了这么写阴间的东西。

一股淡淡的香气传来,带着粘腻的暧昧气味。

慕涴宁眉头微蹙,目光落在不远处的香炉上。

是欢情香。

她眸子沉了沉,轻轻掐灭。

听闻萧王已然气血全无,只剩一口气吊着,这香恐怕不是点给他用的。

慕涴宁眸子一敛,目光射向门口。

“鬼鬼祟祟的作甚,我不过是个弱女子,还能吃了你们不成?”

房门吱呀一声打开,几个一脸狞笑的小厮探出头来。

“王妃既然已经知道了,那就乖乖躺好伺候好我们,免得受那皮肉之苦。”

领头的小厮目光猥琐地在慕涴宁纤细的身子上转了一圈,“怪只怪你得罪了人吧!”

慕涴宁垂下眼睫,唇角微勾。

她不过刚刚回到京城,看来就已经挡了不少人的道了。

正要开口,一股痛意突然自心口升腾而起,慕涴宁捂住胸口,鲜血顺着唇边滑落。

小厮们被吓了一跳,看着她没有血色的脸,都犯起了嘀咕。

“这婆娘不会也是个要死的病鬼吧?”

领头的咬咬牙:“别管那些了,完成小姐交代的事情要紧!”

说着,他就作势要上前。

慕涴宁自然地坐在床上,蜜色的眸子中毫无惧色。

“看来你们是受人指使了,不过这头功恐怕只能是一个人的,你们可想好了,谁来做这头一份?”

她的声音轻轻柔柔,却像是一根金线一般,将几人缠在了一起。

小厮们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回过神来时,看向同伴的目光中只剩下了一个念头。

绝不能让这群人抢了自己的功劳!

“奶奶的,跟我抢功,去死吧你们!”

不知是谁先动的手,好好的婚房顿时变成了全武行。

慕涴宁眉眼弯弯地看着这群眼神空洞的男人们打成一团,手指又不自觉地转了转手上的珠子。

可惜,若是她的灵豹没有莫名失了一半元神,还能让他们打得更精彩些。

七岁那年,她上山采药,救了一只中毒的金斑豹,却不想自己去寻解毒药时不慎坠入悬崖。

那只天生地养的灵豹用自己的元灵救了她,自此便与她双生共体,也让她有了些奇异的能力。

可前些日子她派灵豹去寻找外祖母,回来的却只有半缕残魂,恐怕也是在这京城中出了什么意外。

自那天起,她的身子也愈发虚弱。

想到这里,慕涴宁的眸子又暗了几分。

她定会查清一切,让那些人付出代价。

腹内一阵饥饿,慕涴宁一边笑嘻嘻地看着小厮斗殴,一边眼疾手快地从即将翻到的果盘里抢救了一颗红艳艳的苹果。

正要送入口中,一只骨节分明的苍白大手却突地从她身后伸了出来,一把攒住了她的腕子。

慕涴宁一惊,猛地回过头去。

正对上,一双如墨般深邃的眸子。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娇娇女古代发家日常

被父母捧在手心长大的商家娇女林如玉,遭遇横祸。 父亲出海未归,母亲和幼弟下落不明,救她出火海的“好郎君”转手又把她推入万劫不复的地狱,活生生剜了她的心。 两度生死,这一世她林如玉,绝不再走老路! 谁知,虐渣路上突然冒出一个绊脚石,邀她共成霸业,同享幸福无边田园生活?莫名奇妙……

南极蓝·连载中·20.6万字

科举相公家的小娘子

穿成寡妇,还有两个娃,家徒四壁,穷的叮当响。 继婆婆还打起她的注意,想要把自己卖去当小妾? 无痛当妈的魏仪安表示,关关难过关关过,我有宝贝我好过, 撸起袖子咱就干。 先把娃肚子填饱,收拾极品,摆脱贫穷,谁也别阻挡她发家致富。 只是,那个俊书生,请停止散发你那无处安放的魅力,不要打扰我独美。 大概是个男友力max俏寡妇和她那体弱多病俊夫郎不得不说的故事。 古代重组家庭,男女主皆二婚带娃。

一檐梨雨·连载中·9万字

嫡女谋权

重活一世,陆微雨誓要早作筹谋,藏起锋芒装病娇,扮猪照样能吃虎。父亲失踪、族人争权,她锋芒毕露,强势夺下家主之权,一肩扛起陆氏一族的未来! 完结文:《农门凰女》、《农门猎女》

白羽凤麟·连载中·49.3万字

今日大吉宜和离

堂堂二十一世纪玄门掌门,一朝穿越,竟成了受刑致死的王府弃妃! 丈夫不疼,婆婆不爱,情敌一堆,儿子古怪。 苏识夏看着手里一把稀烂的牌,无比心塞。 好在还有玄术在手,空间在怀,灭渣男,斗白莲,翻身奋斗把命改。 至于某位曾弃了她的王爷? 呵呵,一张休书奉上,拜拜了您嘞!

言千焱·连载中·33.8万字

守寡后,她成了将军的白月光

姚蕴是十里八村出了名的土财主,她有一双神通广大的妙手,市井高门之内最火最畅销的风俗艳画和名家仿作,大多出自她的手。 可她姻缘运不大好,心心念念的白月光骑马跑了,怒而入赘的俏秀才掉水溺亡了,艰难捡来的糙武将离奇失踪了,年纪轻轻便成了个名声坏极了的小寡妇。 小寡妇倒觉得这样也挺好。 但养母离世,弟妹年幼。 她只能孤身一人领着养母血脉奔赴长安,投靠镇国公府的老夫人,寄居于公府门下。 看似天真无邪实则聪慧心机的寡妇画师vs冷漠粗糙但是腹黑多谋的鳏夫将军 1V1,双C,年龄差十岁。女主有白月光,男主也有白月光。女主、男主、男二皆有马甲。 一句话:心机年轻寡妇和粗糙大龄鳏夫强强联手、开疆拓土的成长故事。

鲜衣怒马墙头草·连载中·20.9万字

穿成权臣的首富娇妻

【甜宠+双强+基建】 她穿了,成了爱慕太子殿下的有夫之妻,可是她没有原主记忆! 原本这已经是地狱模式开局,谁想便宜夫君出差回来直接下大狱,咸鱼生活破灭不说,还招来抄家杀生之祸,为了小命,她撩起袖子捞夫君。 只是为何夫君让她接触的人都有病。 京城首富:徐娘子,下个护肤方子想好了吗? 太子殿下:徐姑娘有人还在等你,你又何苦追随探花郎。 探花郎:娘子救命! 看着身陷牢狱却不失风采的男人,她表示看在那张脸上,她决定还是在救一救。 京城送来一纸书信,信上情愫满满,最后一句问询她何时和离。 偏生这时候,某人翻出她的和离书,徐如君眼看着面色温和的男人把她敲晕,困在身边,一遍又一遍的唤着她的名字。 “如君,你只能是我的。”

巧克力派·连载中·36万字

农门福妻她腰缠万贯

洛姜姜是二十一世纪中医世家传人,肤白貌美大长腿,是行走的荷尔蒙。一朝穿越,她竟然成了杏花村土肥圆的村霸洛姜姜,还抢了一个英俊非凡教书先生做相公。 神憎鬼厌、人人唾弃的洛姜姜为了挽回自己的口碑,她一改往日好吃懒做的形象。 种植草药,却开发新商机,赚得盆满钵满; 替人看病,一不小心又成了远近闻名的妇科圣手。 洛姜姜带领着村民们躲过了蝗灾、旱灾和瘟疫,凭借着自身过硬的本事扭转乾坤,一跃成为杏花村的榜样受人追捧。 曾经恶语相向的便宜爹娘开始嘘寒问暖;疏离惧怕她的弟弟妹妹们敬她爱她;连自己那怨种相公也摇身一变,成了威风八面的侯府世子爷,说要以十里红妆,八抬大轿迎她回府。 “娘子,跟我回府,今后侯府是你的,我也是你的。” 洛姜姜扬着得意的小脸,插着小腰:“哼,成熟村霸,呸,不对,成熟女性,事业爱情两手抓!”

金子快出来·完结·31万字

殿下,王妃打算给你画遗像

【穿越+先婚后爱+男强女强+悬疑推理】 一朝魂穿,井春竟成为被寄养在外十年的“丧门星”,处处不受人待见,吃饱穿暖都成了问题。 可井春怕什么,作为现代的犯罪素描师,她有的是能耐,还愁养活不了自己? 一跃成为官府画工,疑尸骸骨,毁容伤疤,仅靠一支炭笔,画像便跃然纸上。 井春知道自己身处官府,遇到的糟心事自然不再少数,但思考着自己次次被人陷害的现状,井春越想越不对劲,直到靠着线索画出个模样清俊的男子,井春才意识到自己被了下绊子。 井春满腔怒火,二话不说,提着画像就前去理论。 看着画像上的自己,姜和瑾笑里藏刀,“画得不错,黎王妃。” “请叫我井工,黎王殿下!”

唯六尼·连载中·28.3万字

新婚夜,王爷非要和我约法三章

新婚夜,他搬出新房,冷冰冰的警告:“我不喜别人碰到我,动我的东西,出入我的屋子!” 众人冷笑,区区一个身份低下,满身铜臭的商女竟敢挟恩图报,痴心妄想嫁给骁勇善战,俊美非凡,皇孙中第一人的暻郡王,当郡王妃? 她给郡王提鞋都不配! 暻郡王屁颠屁颠的提了一双鞋,为她穿上。 众人:“.......” 秦汐笑了:郡王妃?不好意思,她的征途是母仪天下!

渐进淡出·连载中·15.8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