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尊的棺材板压不住了

魔尊的棺材板压不住了

予山青

仙侠奇缘/已完结

60.7万字

完结于2023-10-2701:17:11
新书已发《剑尊携美飞升,早亡原配气活了!》欢迎收藏 魔尊万年忌日这天,魔道酝酿了一件大事。 修真界叫得上名号的魔头,纷纷齐聚祭坛,献上积攒多年的宝物。 一道道华光飞入祭坛,沉睡的魔尊即将苏醒。 魔头们激动不已。 祭坛大开,一道身影从中走出,他们纷纷跪倒在地,俯首称臣。 半晌,娇柔的女声在头顶响起。“平身吧。” 魔头们惊愕抬头。 魔道史籍离了个大谱,竟连魔尊性别都能搞错! * 虞曦是棺材板成精。 自有灵识起,身体里装着魔尊尸骨,尸骨上的气息消失不见,她也陷入沉睡。 再睁眼时,源源不断的灵光汇入体内,她得以化形成精,走出祭坛。 魔道众生称她为尊,奉她为主。 后来有一天,她又遇到熟悉的气息。 对方是修真界有名的高岭之花,一人一剑走天下,从不为情折腰。 正魔大会上,虞曦抽到与对方比试,上台后,大胆发言。 “我的身体装过你。” “你有印象吗?” 众魔道、正道修士:!!!!!!

第1章棺材板成精了

九月初九。

凌舟山上空,黑云笼罩。

山顶上乌泱泱地站了一群人。

空地上站不下的,见缝插针挤在林间,时不时踮起脚尖,朝山顶中央的祭坛张望。

今日是魔尊祭日,也是魔尊陨落的一万年整。

一同往年,魔道五门三教齐聚于此,悼念逝去已久的魔尊大人。

祭奠仪式过后,为首那些魔道巨擘仍停留在原地,没有离开的意思。

一件接一件宝物从他们手中飞出,没入祭坛之中,他们却毫不心疼,眼中闪烁着炽热与疯狂。

头顶的黑云压得更低了,雷光在云层间若隐若现。

祭坛中雾气弥漫,朦胧间,一道古朴的青石大门自地面缓缓升起。

“祭坛开了!”

“魔尊大人要复活了!”

与门外拥挤热闹的场面截然相反。

青石门内一片寂静。

九道金色光束伫立在这片荒芜的土地上,将原本灰蒙蒙的天空照亮。

一件件法宝凭空出现在半空,化作流星飞入光束。

“轰隆”一声巨响。

九道光束汇聚的地方,升起第十道光。

其余九道光束逐渐变得暗淡,而这第十道光,越发明亮。

光束中,只有一口棺材。

当其余九束光全部熄灭,第十束光迸发出最耀眼的光芒后,棺材陡然消失,一名赤身裸体,美得惊心动魄的女子出现在原地。

她身姿婀娜,眉眼娇媚,如墨般的长发垂至腰间,衬得肌肤赛雪,白皙得近乎泛出光泽。

在她出现后,那些金光彻底消散,一些还没被完全融炼的法宝散落一地。

这些法宝放在外面,无一不是修士们趋之若鹜的存在。

而在这里,却没有匀得半分关注。

女子的注意力全都在自己一双手上。

十根青葱般的手指,被她翻来覆去看了个遍,接着低头看向自己笔直修长的双腿,和嫩藕一般的双脚,脸上的惊喜之色越发扩大。

太好了,她虞曦,终于又变回人了!

惊喜来得太突然,以至于她后知后觉才发现,自己身上没穿衣服。

虞曦一把捂住胸口,小心地看了眼四周,见周围没有半道人影,这才长舒了一口气。

也对,她穿越到这里半年多了,从没有见过除了自己以外的第二个人。

不,严格意义上来说,这地方连一个人都没有。

她……也不是人。

她是一副棺材板!

从刚大学毕业的新晋珠宝设计师,穿越成一副里面装着人的棺材板,虞曦当初也觉得很崩溃。她甚至想过,自杀一次再穿回去,只可惜棺材板没手没脚,她也不知道怎么才能把自己杀死。

长期在幽闭环境下独处,人容易发疯。

虞曦没疯,多亏了她从小无父无母,颠沛流离,适应能力足够强大。

当然也可能要归功于先前棺材里躺着的那个人。

更准确地说,那也不是人。

是一具男尸。

一开始虞曦也是害怕的。

可看的久了,发现他不会腐坏也不会发臭,像是个睡着了的活人,渐渐就没那么怕了。

他保留着生前的样貌,有着高挺的鼻梁,剑锋般的眉毛,轮廓清晰的下颚线,颜值高到足以出道当爱豆。

除了一张完美的脸,身材也相当不错,手指修长,臂膀坚实,还有那隐藏在一身黑袍下面的健硕胸肌……完全可以与男模相媲美。

虞曦也不是故意要“摸”人家胸肌的。

有一次她想试试棺材板能不能挪地儿,左右摇晃半天也没能成功,倒是将里面的尸体颠得翻了个面。

那健硕的胸肌就紧紧贴在棺材底板上,全方位让虞曦感受了个遍,身为母单二十多年的单身狗,她当时觉得自己的脸……啊不,棺材板都发烫了。

后来她折腾累了,明白自己无论如何也挪不了地方,索性放弃,改为研究起棺材里这具尸体。

这么好看的人是怎么死的?

他袍子上的花纹是用什么绣的,怎么这么栩栩如生?

他手上戴的戒指是什么材质,为什么连她这个珠宝专业人士都认不出来?

这些虞曦统统没研究明白。

但她觉得自己应该是个大有来头的棺材。

要不里面装着的尸体,怎么能这么久都不腐不臭?

后来她开始发挥本行,研究起尸体上的配饰。

有次意识不小心钻进了一只手环,她终于搞明白,原来神奇的不是她这副棺材板,而是她穿越来的这个世界。

这是一个能修仙的世界!

尸体上的手环不是普通手环,而是储物手环。尸体上的戒指也不是普通戒指,是储物戒指。

里面的东西五花八门,从灵石法宝,到衣服裙子,应有尽有。

还有一块雕着龙纹的玉佩,里面装的全都是书卷和玉简,一排排架子望过去,宛如一座图书馆,藏书量至少是省级的。

架子旁的空地上还放了不少空白的纸张、玉牌,虞曦可以控制意识在上面作画。自从发现这一点后,虞曦经常将意识钻进去画设计图。

她能知道自己穿越来这个世界半年多,也是因为“图书馆”里放了一个类似古代日晷一样的器具,上面刻了十二时辰,转一圈就是一天。

可能是因为没有其他事做,画图足够专注,转到一百八十天的时候,她已经画出上百张图稿。

每每画出完美的作品时,虞曦都会感到惋惜,身为棺材,她无法将它们制成成品。

现在她终于不用再惋惜了。

她,又变成人了!

低头看向自己重新拥有的身体,虞曦由衷感谢这神奇的世界。

修仙真好。

修仙界的棺材板允许成精!

成精就要有成精的样子。

棺材板可以不穿衣服,但貌美如花的新晋女妖精不行。

虞曦蹲下身,从地上散落的一堆东西里,找出那只蛇头手环。

她记得手环里放了不少裙子,从里面选出一条紫罗兰色纱裙,上面用银线勾勒着繁复花纹,裙摆错落着几层轻纱,侧面开叉有些大,不过穿上刚好合身,衬得她肤色和身形更加完美。

换好衣服,她又蹲在地上翻了一会儿,找出一枚朴素的白色戒指,熟练地从里面取出一根嵌着紫水晶的发钗,和一对月牙造型的耳环。

这是储物法宝里为数不多符合她审美的首饰,剩下那些惨不忍睹,白白浪费了那么好的宝石、水晶,虞曦打算以后统统将它们回炉重造。

青石门里,虞曦还在整理着自己的衣服配饰。

青石门外,众魔修们已经等不及了。

一名身穿粗布麻衣,佝偻着背的白发老者,踮起脚朝大门看了又看,迟迟不见魔尊出来,焦躁不安地抓着身旁那身后飘着黑影的男人问,“右护法,尊上怎么还没出来,会不会是哪里出了纰漏?”

“按说禁地大门已经打开,不应当啊……”

右护法面色慎重,环顾祭坛前站着的教主、门主和长老们,提议道:“要不谁进去看看?”

这话一出,四周静默。

谁进?

谁敢进?

大门内散发着亘古苍劲的气息,修炼到了他们这个层次,对危险的感知都很敏锐,他们能清晰地感觉到,这道气息对他们有着绝对的压制。若未经准许便擅闯入内,绝不会落得好下场。

“再等等吧……”

“许是尊上刚醒过来,被什么事情绊住了呢?”

门里,换好衣服首饰,虞曦终于注意到,在这片荒芜土地的尽头,出现了一道青石大门。

她望着那门,有些惊讶。

穿越前她也是看过几本修仙小说的,现在这种情况,在小说里通常叫做秘境开启。

也就是说……她终于可以从这渺无人烟的鬼地方出去了?

虞曦心头大喜,迫不及待地朝青石大门走去。

走到一半,忽然又想起什么,猛地转身回到刚才成精化为人形的地方。

棺材里那具尸体在她的意识能钻入储物法宝不久后,就自燃化作了灰烬,后来连灰也消失了,只留下一身绣着龙纹的黑袍,以及曾经佩戴的戒指、玉佩、手环。

虞曦曾在空白纸张旁边的架子上翻到过一本书籍。

上面说修为高深的人可保尸身长久不腐,但时间到了或是了却执念后,便会化作灰烬。

虞曦不知道那具尸体是哪种情况,但书上说,化灰便是彻底陨灭了。

既然他已不在,作为与他尸体相处最久、最亲近的棺材板,由她来继承这些遗产,应当不过分吧?

也不知离开这“墓地秘境”还回不回得来,她得把遗产带上。

虞曦将戒指、玉佩、手环捡起来戴在身上,又将那一袭黑袍和地上散落的其他东西装进蛇头手环,看了看周围没有落下的,才重新起身朝大门走去。

门内沙土弥漫,暮气沉沉。

门外却有光亮渗透进来。

虞曦忍不住期待起外面的风光。

这里是修仙世界,外面的环境一定很好,没准能堪比5A级风景区,绝对和这寸草不生的墓地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绿水青山好风景,她来了!

虞曦加快脚步,越往前走,门外的景色便越发清晰,和她想象的一样,能看到山的轮廓,和一片青葱绿意。

终于走到大门旁,她深吸一口气,跨了出去。

几乎是同一时间,震耳欲聋的呼喊声响起。

“恭迎尊上!”

虞曦被这声音吓了一跳,迈出去的那只脚僵在半空。

山确实是那个山。

可低头一看,脚下哪有什么好风景?

只有一片黑压压的头顶。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白切黑男配每天都在脑补我爱他

温苒是个人生赢家,出身好,长得漂亮,还有个少年仙君当未婚夫,直到在这个世界里活了许多年后,她想起自己是穿书的。 她是男主的未婚妻,也是男主的白月光,更甚至在她和另一人被魔头抓在巨渊谷上时,面临生死危机,男主被迫二选一,温苒成了活下来的那个人,而另一人坠入了深渊。 那天崖顶的风很大,也让温苒想起了很多。 那人“死”后,男主会知道从前救了自己的人其实不是温苒,也会发觉自己爱的人并不是温苒,那个救了他的,以及他爱着的人,其实就是被他亲手放弃的人。 男主痛苦了,黑化了,他要开启追妻火葬场的剧本了。 知道自己是个女配的温苒觉得她要完了! 然而就在巨渊谷上,温苒亲眼看到了平日里那克己复礼,清冷淡漠的少年仙君在面对二选一的局面时,他直接抬起脚,把那人给踹下了深渊。 之后,他含笑看她,“你不记得我刚刚做了什么,是不是?” 温苒:“……” 怎么回事? 男主的人设怎么崩了! 又过了很久很久以后。 他一边戳着她的脸,一边好奇的问她,“追妻火葬场的意思,是先把你扔进火里,然后我再进火场里追你的意思吗?” 面对他那跃跃欲试的目光,温苒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猫毛儒·完结·57.4万字

与人外邪神恋爱后

为了生存,林乔拐了一只怪物,接受了祂的示好。 为了求爱,怪物将自己湿黏扭曲的身体,塑造成了最完美的人类身躯,极致的外貌、八块腹肌... 林乔认为跨种族的爱情注定要被飞机大炮创死。 而看着站在厨房里做饭,同时还用触足兼顾洗衣打扫卫生的怪物,她默默将话咽了回去。

殷桃桃子y·完结·53.9万字

穿成男二心魔,全书人设都崩了

陆棠棠绑定心魔系统,必须改写原著男二惨死结局才能回家。 那个孤清冷傲一心拯救苍生的男二,为圣母女主背黑锅无数,默默无闻付出还死的敷衍。 陆棠棠不淡定了! ——男二你这个大冤种! 于是,顾承风的意识中就多出了一个爱唠叨,还会经常变成粉红色的心魔。 “神仙打架,你别帮忙,我们看完热闹捡漏就行。” “这颗仙丹,别给女主,你先尝尝味道!” “谁闯祸谁背锅,这事和你没关系!” 可就在她帮着顾承风登上修仙界巅峰,也从他意识中脱离出来,有了实体之后,一切都变了。 冤种男二竟为了她,与主角和整个仙门正派为敌,甚至不惜堕入魔道,成了比原著反派还要强大的存在!! 陆棠棠不淡定了! ——男二,你正常一点! 顾承风不舍得她受半点委屈,将她紧紧抱入怀里,一双深眸嗜血又偏执。 “你教我自私自利,为自己着想。” “你,就是我的私心。”

数星渔火·连载中·37万字

渣尽四海八荒,遍地都是修罗场

穿越到修仙界后,杨绒绒累死累活地当了一百多年的舔狗。 她好不容易将剑尊、妖王、魔尊、鬼帝的好感度舔到了一百, 原以为终于可以回家了,却不料系统突然故障! 她前功尽弃,被迫留在了修仙界。 杨绒绒:好好好,非得这么耍我是吧?那就别怪我发疯了。 …… 剑尊:你对我说过的那些誓言都不作数了吗? 杨绒绒:有情不必终老,誓言听听就好。 妖王:你说过你会永远爱我的! 杨绒绒:我是说过爱你,但没说过只爱你一个人。 魔尊:你到底有多少个前任? 杨绒绒:哪有什么前任?他们都是我的爱情导师。 鬼帝:你和他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杨绒绒:本着对爱情负责的原则,我从不轻易确认关系。 (文风轻松沙雕,1v1互宠,稳定日更,欢迎收藏~)

大果粒·连载中·46.8万字

Be后我成了纸片人的黑月光

1 作为一个Be美学爱好者,魏淮安在玩全真宫斗游戏的时,攻略成功皇帝君则辞之后留下Be结局,心满意足退游。 那日,众人皆望见,向来最是好脾气的皇后魏淮安再不回头,毅然决然地喝下那一杯鹤顶红,倒在了最爱的凤凰树下。 那日,众人皆望见,向来自持冷静的皇帝,露出了比哭还要难看的笑,抱着皇后的身躯死不放手。 而此后日日夜夜,他们都能看见皇帝温柔地陪伴着树下的棺材,一如所爱之人从未逝去。 全后宫都知道,先皇后是陛下心间的黑月光。 2 然而退出游戏没有多久,魏淮安就被强行拉到游戏世界里了——因为君则辞黑化了,世界崩溃,她需要让游戏世界正常运作才能离开。 魏淮安本来觉得这任务也挺好完成的。 像君则辞这种只有事业的帝王,想必黑化也只是因为朝廷上出现了些问题罢了。 只是真等到她回来之后,她才发现自己想岔了。 君则辞明显不正常啊! 她但凡喝点什么,就要被君则辞认为是鹤顶红;她但凡看会儿凤凰树发呆,就要被他认为是有想自杀的冲动;然后还要时不时地被某人抱在怀里,不停听他道:“你答应我,不要离开我……” 魏淮安欲哭无泪:这日子何时才是个头! · Be,已完结

万陵安·完结·28.9万字

退婚失败后我带龙傲天卷翻修真界

桑落穿书之后,上有丹道符修好几个天才师兄,下有剑道天才小师弟,边上还有牛逼哄哄的剑尊师父和首富师叔,妥妥的团宠开局,却被告知自己是拿了退婚本的恶毒女配。 桑落:“.......” 就尼玛离谱! 系统:【只要你走完剧情我就让你死遁回家!】 为防死得太难看,于是桑落拼命卷,赶在退婚时间点之前结丹,等着与龙傲天男主对上的那一天。 可谁知道,龙傲天他竟然摆烂了! 风云际会,桑落上门挑衅,一番侮辱等着男主崛起甩她一张休书。 可谁知,楚晏书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做派,躲在海棠树下呼呼睡大觉, “退婚?想都别想,打死我都不退!” 系统:【警告!警告!检测到龙傲天有摆烂迹象。 桑落怒:“这个年纪你怎么睡得着的?你怎么躺的平的?!” “........” 上辈子的楚晏书受人冷眼,被天道逼着走向成魔之路,杀尽了世间满口仁义道德之辈,修真界血流成河。 一朝重生,他觉得修炼什么的,没意思极了,遂摆烂。 可刚躺了没多久,就被上辈子看不起他的未婚妻一个劲儿的催着他修炼。 龙傲天.摆烂版.楚晏书的头顶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穿书卷王女学霸x重生摆烂龙傲天 微群像,温情向。

言潇和·连载中·95.6万字

我在星际饲养龙神

隔壁《重生发疯,这高门主母我不当了!》已开,感兴趣可以去瞅瞅呀~ 【穿书痴女公主VS害羞自卑龙神】(痴女是指痴迷感情哦~) (星际) * 乔玫年少时曾见过神迹。 高不可攀的龙神于滔天巨浪中对她伸出援手,救她于危难。 她记得清晰,他有一身漂亮黑鳞,金色瞳仁里盛有星辰大海,令她一眼再难忘。 * 再次相见,她成功穿进他在的甜宠星际文,成为里面眷属觉醒失败,即将被流放垃圾星GG的炮灰公主。 而当年那个风光的龙神,如今却变得伤痕累累,污浊混臭,躺在圣弃兽行列无人问津。 * 圣兽眷属重测当日,乔玫越过所有圣兽,坚定走向坠落尘埃的龙神,停在他身前。 她洇红着眼尾藏起眸中骇人痴迷,以一种绝对侵略性的姿势逼近,将手中眷属石递给他,目光虔诚: “龙神大人,您愿意选我吗?” * 千万年来都是备受尊崇的龙神步入无人信仰它的时代。 缺少了愿力和供奉,他变得虚弱无比,濒临死亡。 又是一年圣兽眷属觉醒日,他不抱任何期望躺在角落等待煎熬结束,却意外听见一道脚步声停在觉醒域前。 * 他以为,它会像以往千百万次那样离它越来越远,但这次,它却带着庞大到令他震惊的愿力,精准停在他身前。

一方朔漠·完结·79.1万字

岁岁嘉宁

【单纯明艳公主×腹黑偏执权臣】【1v1】 穿进死对头的贴身玉佩怎么办? 对方日日夜夜磋磨她怎么办? 某日,谢霜歌忍无可忍,躲开了对方欠揍的手。 楚无恨:“?” 他再伸手,又抓空,他的玉佩在他眼皮底下妖娆的躲开了。 楚无恨:“野鬼?” 谢霜歌:“大胆!” 楚无恨闻言玩味的笑了起来,“原来是公主,是臣有眼无珠。” 谢霜歌:“知道还不把手拿开?” 楚无恨轻笑着抓住玉佩,细细摩挲,“情难自禁,公主见谅。” 谢霜歌:……滚啊! * 谢霜歌身为大燕最尊贵的公主,向来心想事成,直到遇到楚无恨,一切都变了。 他总是炽热深沉的看着她,然后千方百计给她心上人使绊子。 谢霜歌起初以为他有病,直到进了他的玉佩,她才发现是她有眼无珠。 心上人黑心烂肺,接近她只为前途。 死对头手段狠绝,却对她呵护备至。 谢霜歌思量片刻,果断投身死对头的怀抱,心上人?死一边去! 嗯,真香。

非扶·完结·66.7万字

咸鱼师尊带我躺成大佬

【男强女强,1v1,修仙架空】 刚上岸就穿越成修真界十岁小孩,游桑觉得自己就是个妥妥的大怨种。 意外获得金手指,但金手指极其不稳定,被坑到拜了个咸鱼师尊。 别人学礼仪教条,师父带她上山捉鱼摘果子。 别人刻苦修炼,师父教她怎么偷懒。 别人一手剑耍的飞起,师父只教她三招,一招刺,一招挑,一招平挥然后跑。 每当游桑有内卷的冲动,师父这条咸鱼尾巴就将她拍在沙滩上晒太阳。 洛修言看着挣扎着想刻苦的游桑,懒洋洋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你听我的。” 多年后。 洛修言看着将他一点点拉出深渊的少女,他浅笑,“一日为师,终身为夫,我听你的。” 最后的最后,他们一起飞升了。

莫伊韵·连载中·97.5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