裙下臣

裙下臣

米团子

古代言情/连载中

206万字

更新时间:2024-02-1121:11:48
旁人告诉李翊,陆家女,美则美矣,可惜是块木头。李翊嗤笑,那花样层出不穷之人,敢情是木头成精了?

第1章他是故意的

  阳春三月,艳阳照得人暖融融的,可此刻陆晚却身子发冷,直冷到骨子里。

她纤细的手臂敌不过对方,于是被强壮的男人屈辱相待。

起初男人还顾念着她是娇弱的女子,克制着自己,可恰在此时,门外传来随从的提醒:“主子,睿王一行往厢房这边来了……”

听到‘睿王’二字,陆晚心口一紧,身子僵硬起来。

“怎的,怕了?”男人一眼就瞧穿了她的心思,戏谑开口,“那些人就在外面,如果让他们看到,你说,会不会很有趣?”

陆晚抬头,眼神反问他,你不怕?

男人勾唇嘲讽一笑,非但没有放开她,捏着她肩膀的大手还加重了几分力气,逼她发出声音。

陆晚死死咬紧牙关抵抗,几乎咬出血来。

见此,男人冷冷发笑,眼神忽的阴鸷起来,泄愤一般捏紧她的肩膀……

桌上插着桃枝的长颈白玉瓶摔下桌子,‘啪’的一声脆响,碎成几块。

陆晚终是无力抵抗,肩膀被他掐的已经麻木,无力再撑住桌面,身子止不住的往下滑,被男人一把捞住按进怀里。

“求你……放过我吧……”

她颤巍巍的开口求他放过她,眸子凝上一层水光,可颤抖的嗓音听在男人耳里却成了另一番风味。

男人掀眸凉凉扫了她一眼,狭长凤眸深不见底,似凝聚着深沉的欲色,可再一看,却又清冽无比,波澜不惊。

声音冷得与外面渐暖的春日格格不入:“你挑起的,却轮不到你喊停。”

至此,陆晚才深刻领会到面前男人有多冷酷无情,比起传闻,有过之而无不及!

她不免后悔,自己的决定是否错了,不该招惹他?

可转念一想,整个大晋,除了他,谁敢得罪睿王、谁敢对她不敬?

思此及,陆晚再无怨念,任命的闭上双眸……

不去过去多久,男人终于放开了她。

陆晚没了支撑,身子顺着桌沿滑到地上,眼神木讷。

“叭嗒!”一块银锭子落在她手边,男人居高临下的睨着她,薄唇轻启,冷冷吐出三个字:“两清了!”

呵呵,银子,这无疑是对她最为刻薄的羞辱。

也只有他,胆敢把堂堂镇国公府之女这般糟践……

青槐阁。

丫鬟兰草四处寻人,急得快疯了。

今日是镇国公府大长公主七十大寿的寿诞,镇国公府宾客云集,不光达官贵胄登门贺寿,众皇子也来府上给大长公主拜寿,连皇上也摆驾镇国公府。

彼时,龙驾已至前街口,马上就要到府上了。

众人都去大门口接驾,自家姑娘却自午宴结束后不见了人影,遍寻不着,怎叫兰草不急。

若是怠慢接驾,可不止挨家法这般简单。

正在兰草急得快哭时,陆晚终于回来了。

“小姐,你去哪里了?奴婢都快急死了。”

陆晚只感到一阵无力,仿佛失魂落魄了一般,那里还有力气同兰草解释?

“快替我更衣梳妆,龙驾快到了。”

兰草心里有很多疑问,但主子不说,她也不敢多问。

时间紧迫,她连忙扶陆晚回屋。

可替陆晚更衣时,兰草再次被惊到。

“小……小姐……”

纵使兰草再单纯,也隐约猜到了什么,刹时白了脸,手中的衣裳都拿不稳,哆嗦着掉到了地上。

站在铜镜前,陆晚冷眼看着自己那憔悴的面容,仿佛在堕落的深渊走了一遭似的。

眼神涣散,目光隐隐约约还湿润着,她有些恨自己的不争气,但更恨那个男人的蛮横无理。

他是故意的。

一面恨不得将她拉下绝望的深渊,一面又若无其事的用一块银锭子将她打发,够无耻的!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折月

薛姮照知道自己是个祸害,故而她有意无意地把自己藏起来。 这么多年京城里的人都知道薛家有位大小姐,却很少有人见过她。 可随着家族遭难,她也无法独善其身,入宫做了最低等的婢女。 深宫之中处处艰险,事事惊心。 她被人嫉恨、打压、觊觎、陷害…… 却总能化险为夷,出奇制胜。 四司总管钱三春:本总管有意提携,你竟不知好歹!不肯伺候我,就安排你去闹鬼的院子上夜! 几天后,钱三春投井而死。 何贵人:我看你这般妖艳,必是要勾引皇上!来人啊,给我烙毁她的脸! 一转眼,何贵人被降为庶人,贬到冷宫去刷马桶。 皇后:敢与本宫作对,叫你死无全尸! 三年后,废后坟头长满了野草。 薛姮照深知,做小伏低,苟且度日,终究只会如蝼蚁般被人碾死在脚下。 既然如此,倒不如放出手段来,于混沌中扭转乾坤…… 本文非重生非穿越,无空间无异能。 依旧正剧风。

只今·连载中·99万字

摇曳

陈洛初对姜钰掏心掏肺,最后却依旧落得一个,他为别人舍掉半条命的下场。后来她再听到姜钰二字,都心如止水,再惊不起一点波澜。

三慕里·完结·79.3万字

小夜曲

郁时渺离开姜城两年后依旧是圈子里人人津津乐道的谈资。一个佣人的女儿,不知廉耻地接近容家少爷,甚至不惜以孩子为代价逼迫容既娶她。所以,被踢出局是应该的,身败名裂也是应该的。只是谁也没想到两年后,有人亲眼看见容既双眼通红的攥着女人的手,声音颤抖着说,“你不能丢下我的。”女人言笑晏晏,“少爷,你说过的,求人得跪下来求。”

宋缙·连载中·209万字

夜宴

徐岁宁跟洛之鹤结婚的前一晚,陈律死死拽着她的手腕,颤着声音说:“明明是我,先跟你好的。”——爱情多不可靠,所以我最喜欢,******白日一拍两散。

仅允·连载中·114万字

芙蓉帐:权相的掌心娇重生了

【亡国之姬,倾覆天下】一个世人眼中的‘祸水’ 前世,她是娇养在府的士族贵女,最终却沦为暴君手中的玩物,大雪夜里,赤身裸体、死无葬身之地。重生归来,她毫不犹豫拔下发簪,朝着那人的脖颈扎去,既然要血债血偿,那么就从此刻开始......

般般如画·连载中·79.9万字

一世容安

李容安前世今生的两任夫君都是一代枭雄。起初,他们都厌她,恶她,恨不得杀了她。后来,真香……*重生后的容安为了躲避前夫的魔掌,远嫁燕北做了藩王妃,她知道两年后燕王会造反,届时他还会废了赐婚的王妃,迎娶青梅竹马的表妹。她等啊等,只盼着下堂后天高任鸟飞。然而休书还没等着,却等到前来平叛的前夫。兵临城下,两军对垒。前夫:交出李氏,我可以退兵。燕王:休想!

卿雪瑶·连载中·123万字

权臣的在逃白月光

上辈子,温凝被囚在裴宥身边,做了他的笼中鸟,掌中雀, 每天不是在计划逃跑就是正在逃跑的路上, 最终被他折断双翼,郁郁而终。 重活一世,温凝决定藏好身份,掩住性情。 尖酸刻薄,目光短浅,愚不自知…… 关键还爱他爱得不得了。 总而言之,他怎么讨厌她就怎么来。 果然,这辈子的裴宥对她厌恶至极,退避三舍, 看到她都恨不得洗洗眼睛。 温凝身心舒畅,终于可以安心地择一门夫婿。 温凝定亲的消息传遍全城那一日,与裴宥不期而遇。 温凝决定站好最后一班岗,演好最后一出戏,抱着裴宥的大腿声泪俱下: “哇,大人,小女不想嫁,嘤嘤,大人,小女对您的真心苍天可鉴日月可表,呜呜呜,大人,小女此生痴心不改非君不嫁!” 在温凝的剧本里,此刻裴宥该是无情拔腿,决然离去,一个眼神都不会施舍给她。 却不想他岿然不动,在她都要演不下去的时候徐徐弯腰,温热的指尖擦掉她眼角未掉的泪,从眼神到声音,都透着一改往日清冷的蛊魅:“既是如此,那便嫁我,如何?” 温凝:“……………………???”

西西东东·完结·73.7万字

囚云雀

谢珩从来便知他那个从崖边救下的小表妹是个假的。 她温顺,乖巧,处处皆顺他心意。 于是他也乐意陪她做戏,看她长袖善舞地与人周旋,最终得偿所愿,欢欢喜喜地去嫁她的如意郎君。 寿宴当日,走投无路的姑娘求到了他的面前。 “哥哥救我。” 溶溶月色下,姑娘哭得泪眼婆娑,当真可怜。 他挑起她的下颌,看着她泪水涟涟的脸,循循善诱,“妹妹可想清楚了?” 她闭眼,沉默点头。 数月后,他又入闺房。 偶有情动,他将滚烫的话送进她耳里,“妹妹既骗了我,为何不细心遮掩,索性便骗我一世呢?” 云奚初见谢珩,他是将自己从山匪手中救下的翩翩少年郎,儒雅谦逊,温润有礼。 后来才知,那温润是伪装,儒雅也是假象。 “如果那日我没赶到,妹妹会落得什么样的下场?被山匪凌辱,还是从崖上跳下?不管是哪一个,妹妹最后都难逃一死吧?” 他终于卸下所有伪装,冷漠地抬眼看她,“妹妹的命是我救的。既然如此,妹妹的命自然也应当属于我,妹妹说是吗?” 道貌岸然大灰狼vs心机深重小白兔

山等月归·完结·24.2万字

一拍两散

陈念离开那天。徐晏清穿了她最喜欢的白衬衫,站在她的跟前,问:“好玩吗?”他狼狈萧索,眼尾泛红,仿佛她才是他们之中,负心薄幸的那个人。

唐颖小·连载中·205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