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夺玉

重生之夺玉

南极蓝

古代言情/已完结

75.4万字

完结于2023-07-1611:30:41
被父母捧在手心长大的宣州城第一美女林如玉,被救她出火海的“好郎君”推入地狱,活生生剜了她的心。 这一世,林如玉要夺回自己的人生。 新书《天灾第十年跟姐去种田》已开坑,欢迎大家移步阅读。

第1章魂归

啪!

咆哮奔腾的江水拍在岸边巨石上,散出漫天水花,浇湿了趴在巨石上小姑娘的脑袋,舒缓了她欲裂的头痛。

啪!

小姑娘林如玉吃力抬起满是划痕的手,刚拨开粘在脸上的几缕湿发,却又飞溅的浪花拍了一脸水沫。

这……

“大姑娘——”

还不等林如玉骂出口,远处传来比咆哮的江水还欢快的喊声。

正想爆粗口的林如玉忍痛向后蠕动几寸,避开热情奔放的江水,侧头望见一个跟自己同样的落汤鸡瘦高少年,正高举着一只粉嫩绣花鞋向自己奔来。看起来那么阳光搞笑,林如玉的眼泪却刷刷流了下来。

活了十七年的林如玉,从未见过这个少年,但刚被塞入脑中的记忆却跳出来了这个少年的信息。他叫林大福,被家里人喊做傻福,因为在被塞进来的记忆里,众人都说他是个傻子。

但学医的林如玉凭记忆里的画面判断出林大福虽然说话缓慢,反应也迟缓,但他不是傻子,就像《阿甘正传》中的阿甘那般,他的智商应该十分接近正常水平。

就是这个众人口中的傻子,在林如玉落水后,只因林母的一句呼喊便跳进奔腾的江水中,把她救了起来。

只不过,落水的是宣州富商林家十四岁的嫡女林如玉,被救上来的却是千年后种花家因病而亡的十七岁孤女林如玉。

那个跟她同名的小姑娘,已经被淹死了。在与母亲房氏和五岁的弟弟阿衡,一起回外祖家探望生病的外祖母的途中遇到强盗,仓皇逃命中落水淹死了。

林如玉闭上被炽烈阳光灼疼的双眼,在内心呼唤那个可怜的小姑娘,又有一些小姑娘的琐碎记忆冲进脑中,头痛和悲伤齐袭而来,若不是林如玉已被折磨得习惯病痛,定会承受不住晕过去。

“大姑娘,鞋!”

啪嗒、啪嗒……

凉凉的水珠滴落在林如玉刚被太阳晒暖的小脸上,水珠的清凉稍缓了的头痛。林如玉强撑着睁开泪眼,看向面前挡住阳光的憨笑少年。

皮肤黝黑的林大福露着一口大白牙,把湿透的绣花鞋怼到林如玉面前,“鞋。”

林如玉忍痛,用嘶哑的嗓音直接吩咐道,“放我边上。”

在林如玉长大的孤儿院里,也有几个智商不高的弃儿,她自小便懂得如何与这样的孩子相处——有话一定要直说,否则他们反应不过来。

“哦。”

大福憨憨应了,把湿哒哒的绣花鞋放在石头上,紧贴着林如玉的耳朵。

林如玉抽了抽嘴角,无声笑了。

很好,大福听明白了她的话,也照做了,证明他的情况跟自己推测的一样。

“大姑娘,鞋。”林大福见林如玉躺着不动,又强调了一遍,让她穿鞋。

抖了抖被太阳晒着的带伤玉足,林如玉嘶哑道,“鞋湿了,晒一晒再穿。”

小姑娘的鞋袜、钗环都被湍急的江水冲走了。

冲走了……

一阵让人忍不住骂娘的头痛袭来,半块玉佩在林如玉脑中闪过。她摸索腰间系带,微微松了口气。幸好,银票和林家的信物都被林母用油纸包好,缝进她的衣裙系带中,没被水冲走。

半月前,林母让小姑娘把这些带在身上以防万一时,因觉得沉甸甸的系带与漂亮衣裙不匹配,小姑娘还嘟着小嘴儿不愿意呢。

一些记忆片段袭来,折磨得林如玉闭上眼睛,问道,“大福哥见到我母亲和阿衡了么?”

刚换了位置不遮挡阳光,让绣花鞋能尽快晒干的林大福听了林如玉的话呆愣片刻,然后腾地起身,撒开光脚丫子就跑。

“大福回来!!!咳,咳——”

林如玉大声唤住大福,因扯动呛了水的肺管子,止不住地咳嗽起来。

被喊回来的林大福,站在巨石边,面带急切,“大夫人!”

林如玉抬手揉按天突穴止咳,指着巨石嘶哑吩咐,“大福坐那,先晒干衣裳,然后咱一块去找母亲和阿衡。”

林大福坐下,不一会儿又开心了,“我叫大福,我爹说我有大福。”

因为林如玉喊他“大福”而非“傻福”,想必这个名字很久没人喊过了,所以林大福很开心,这说明大福比林如玉推测的还要聪明,这真是太好了。

林如玉刚勾起粉唇,脑中忽又闪过一段记忆:树林中,一个男人淫笑着,砍得大福皮开肉绽。大福似是感觉不到疼,拼命爬向正被另一个男人撕扯衣裳的小姑娘,徒劳地想救她。

“嘶——”无数块记忆碎片在脑中撕扯,林如玉疼得双手抱头。

“大姑娘?”林大福爬过来,抬手想拉林如玉的胳膊,忽然想起被教导规矩时抽得生疼的胳膊,又把手缩了回去。

片刻后,脸色苍白林如玉抬头,见林大福身后远处,有两个光点在跳动。读取了记忆碎片的林如玉知道,那是杀了大福,欺负了小姑娘的两个男人手中的刀在反光。

顾不得细想为什么她会看到未来的景象,现在最紧要的是解决近在眼前的绝境。林如玉想站起来,脚踝却疼得钻心。

小姑娘不只浑身被石头刮伤,左脚也崴了,无法行走!

时间紧迫,林如玉向憨笑的大福探出双臂,果断吩咐道,“坏人来抓咱们了,大福哥背我,咱们快走!”

林大福愣了一下,什么也不问,转过身让林如玉趴在他背上,背了起来。

林如玉左手向下一按他的后脑勺,“弯着点腰别被他们发现,向那边跑,快。”

林大福微弯腰,顺着林如玉手指的方向,穿过半人多高的芦苇林钻进林子狂奔。

林大福跑得再快,也不可能甩掉身后的两个大男人,他们很快会寻着痕迹追上来。

林如玉一边用手为大福拨开前方横生的树枝,一边寻找埋伏反杀的位置。

终于找到了,林如玉吩咐道,“大福哥慢慢停下,把我放下。”

呼呼直喘的林大福慢慢停住后,林如玉扶着他的肩膀,单脚落地,打量四周,暗暗给自己鼓劲儿。

她刚刚死后重生,就决不能让悲剧重演。

这片树林,不会成为林大福被杀、小姑娘被辱的绝望伤心地,而是两恶人的死地!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闺门荣婿

陆明薇重生回被退婚当天。 祸害了她一辈子的渣男正当着她的面侃侃而谈:“薇薇,我知道我一表人才,可你也不能吊死在一棵树上。” “我们虽然无缘,你也不会再遇上比我更好的人,但你总归要好好的过日子,不要自轻自贱才是。” 上一辈子虚伪惯了的陆明薇睁开眼的第一件事便是朝着这个臭男人呸了一口:“我夸你,是因为我这个人特别虚伪,不是因为你真的牛逼,请你照照镜子,对自己有个清醒的认知,谢谢!” ...... 崔明楼挑了挑眉,他从前只觉得陆明薇除了虚伪之外,还有眼瞎的毛病,这回两个毛病都一起治好了。 陆明薇上辈子孤老终生,是盛京圈子里出了名的老姑婆。 重生一世,她决定痛改前非,男人算什么?她只想独自美丽。 可是不知道怎么的,她的路越走越不对了。 多金纨绔小王爷,潇洒风流帅将军,年少有为酷首辅,都对她另眼相待。

秦兮·连载中·147万字

她有一双黄金眼

一道赐平妻的圣旨,毁了乔安忆的生活,也夺走了无数人的性命。 十年后,一个叫梅雪的医女从蜀地而来,搅乱了京城洛阳的一池春水。 蜀王世子病危的消息传了十几年,可他不但没有死,还活成了全京城闺秀心中的白月光。 总是碰到主子在梅姑娘的怀里撒娇,狗粮吃到撑的高远恨不得把自己的两只眼睛都给戳瞎了才好。

雾都故事·完结·37.4万字

红妆伐谋

医学生云九安莫名到了个好地方,发现这个地方的人们很有意思,所有人似乎都非常善于表演。 有的明明自私狠毒,却扮着贤妻的角色;有的明明薄情,却是情深不寿的多情郎;有的明明卓智又心黑,别人却以为是个怂逼。 云九安以最丑的面目示人,既低调又高调的做着每一件事,就为摆脱多情郎的算计,为自己谋个好营生。 听说德昌侯府家宋二公子是个怂货,长着张无人能及的脸,说着最怂的话,干最怂的事——有心人给他设了一个陷阱,他就被逼着不得不娶了长得实在不乍地的云九安。 宋二公子做梦都笑醒,这个陷阱他喜欢,别人不识此小女子的真面目,他识得。她想跟别人跑路,偏就有好心人把她抓来送上了他的枕席——他喜欢被人当猎物的感觉,猎人往往是以猎物的形式出现,就算躺平也能得尝所愿。 他以为他已经够不动声色了,焉知有一人隐忍经年,一直都在谋算着把他的心头好诓走…… 这只是一个深闺女子一步步强大搅动风云的故事。

十三嫣·完结·68.1万字

嫡女谋权

重活一世,陆微雨誓要早作筹谋,藏起锋芒装病娇,扮猪照样能吃虎。父亲失踪、族人争权,她锋芒毕露,强势夺下家主之权,一肩扛起陆氏一族的未来! 完结文:《农门凰女》、《农门猎女》

白羽凤麟·完结·115万字

渣爹宠妾灭妻?侯府嫡女宅斗逆袭

谢云姝那个因军功而封侯的爹终于想起来将她们娘俩和祖母接往京城了。当初她爹离家入伍时她还在娘胎里,如今却是十七岁的大姑娘了。 据说,在京城侯府中,他爹有个县主平妻,还有他与平妻所出的一双儿女。县主平妻娘家势大,谢云姝的娘却只是个农家女。 穿越后的谢云姝浅浅一笑,咱有吃瓜系统在手,无所不知,大家好便好,若不好了,那就试试!

依依兰兮·完结·170万字

万贯娘子

时隔三年,南栀重生了,成了宁川首富之女,却所嫁非人,夫婿和青梅竹马暗渡陈仓,一家子想方设法要谋她财害她命。南栀冷笑,那就让他们知道害人是要付出代价的。 等她终于解决了原主的烂摊子,打算开始为自己复仇时,却发现曾经的未婚夫当上了太子,娶了她最看不上的女人,还帮着那女的欺负她。 曾经总把三纲五常挂嘴边,对她摆臭脸的家伙,成了人人唾弃又敬畏的权臣。 曾经满腔抱负誓要为大齐开疆扩土的男子,解甲归田马放南山,游山玩水去了。 后来南栀才知道,有些人从没忘记过她,他们在用他们的方式追查真相,为她复仇。 而她也将以商为途,以医为刃,誓要为家族,为固北十万英灵讨回公道。

紫伊281·完结·85.3万字

流放后开始发家致富

【穿越+架空+有超能力】 意外穿越成了人人嫌弃的两百斤大胖纸,胸无点墨,嚣张跋扈,人人鄙夷…… 还有个暴戾相公和自闭症儿子,明岚莺生无可恋,幸好祖传的超能力还在,我的日子我自己慢慢过!谁都别来沾边! 【看个乐子,别带脑子讲逻辑!常识、逻辑、规矩什么的我一个没沾!】

横竖撇点纳·完结·77.5万字

余岁长安

世家贵女林锦颜,被倾心的渣男骗的家破人亡,立下毒誓:“生生世世都要让恶贼得尝恶果!”万念俱灰下,一心求死。 不曾想竟然还魂重生回到十二年前,这世她定要保至亲平安!以茶治茶,以莲治莲!不就是撒娇柔弱飚演技?老娘两世为人能输给你? 真心交付?不过贪图她背后势力!威胁她至亲?她便让这天下换个人做!

十二因缘做戏言·连载中·106万字

大商小渔娘

陆飖歌死了,一箭穿心。 偌大的陆家庄,被一把火给烧的精光,陆家的罪名是通匪。 神他妈的通匪,不就是因为小姑娘陆飖歌有个有钱且善名在外的爹。 据说,官府从陆家粮仓里往外运粮,数百架的牛车,不停歇地运了三天三夜,才堪堪运了不足半数。 彼时,陆飖歌在矮小的窝棚中醒来,怔怔发呆,不知今夕是何夕。 她是谁? 谁又是她? 算了,不想了,挣钱养家才是要紧。 _________ 听说京城某酒楼日进斗金,分店开了九九八十一家,不仅口味好,后台也硬,酒楼的当家人竟还是个玉树临风的少年。 路人猜测,这少年必定出生不凡。 镇国公叫他贤侄,安平侯家的公子和他称兄道弟,就连三皇子都对他礼遇有加。 陆飖歌笑笑:倒也没有这么夸张。 有一日,连三皇子都忍不住问她,你挣那么多钱有什么用,三教九流,由尊至卑,商人不过排在九流的末尾。 陆飖歌冷静思考:好像也是,要不,我出钱给你弄个皇帝当当?

风初袅·完结·97.9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