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吻月光

深吻月光

云枝煮粥

浪漫青春/连载中

12.4万字

更新时间:2023-02-02 07:40:00
简介

青春

在宋岩第三次获得奥运冠军的当天,全世界甚至还没来得及为这位堪称运动天才的青年彻夜欢呼,当晚,这位受世界瞩目的运动明星就被发现在家身亡,并在现场发现了一封情书 ——我此生疯狂贪恋风在耳边呼啸的快感,可是自从我望见你,我就知道,从此以后,我将比之更加贪恋地疯狂地爱着你。 当晚,余年意外地回到了过去,却意外发现,记忆中那个孤僻冷漠的少年对自己,心思竟然有几分青涩微妙。 她试探地迈开第一步,那天夜晚,少年在跑道上拼命奔跑,心跳疯狂到另他头晕目眩,可他抚摸心脏,却清楚地意识到,这一切都与他方才徒劳而可笑的奔跑无关,而是因为想要将她揉进血肉的贪婪。 在一个风淡而略冷的秋夜里,余年和他并肩而行,脑子里数学题昏昏涨涨,秋夜冰凉。 “余年。” 少年声音低沉,宽大的运动服外套落在她肩膀上。 少女生出一点逗弄心思,她踮起脚尖:“宋岩?” 她轻声而随意似的问:“你想看我跳舞吗?” 很多年后,已经成为宋岩妻子的余年看见了那天秋夜少年的日记。 ——如果荷尔蒙需要信徒,那我将终生誓死为之信仰。

回来

夏日里气息滚烫,喧哗的空气里夹杂着街道无法掩饰的狂欢,四年一次的盛大奥运赛事掀起了枯燥城市里难得的一点狂欢,人们手机和口头里的重大话题也几乎全部变成对这场赛事的讨论。

热浪使人心烦意乱,而正在今天早上,一个爆炸性的新闻挂在了头条——昨天刚再次夺得奥运冠军的短跑小将宋岩,早上发现在奥运村的房间意外身亡,已经送往医院紧急抢救。

被发现发生意外时他的手边还有一本已经泛黄的旧日记,更有记者爆料,他们赶到时,这位被称为人类冰山的年轻运动员日记摊开的那一页,内容正是一封写有浪漫爱意的情书。

——我此生疯狂贪恋风在耳边呼啸的快感,可是自从我望见你,我就知道,我将比之更加贪恋地疯狂爱着你。

这短短几句的情书几乎刷爆朋友圈,在此之前,宋岩自第一次夺得奥运短跑的那天起,就因为其出众的外貌被全国乃至全世界的粉丝疯狂喜爱着,这个分明刚刚二十多岁的青年,从他十九岁时第一次夺得冠军起,就从未露出笑容。

青年从年少起就有一种近乎淡漠的冷静,国家队也曾公开宣布他情感淡漠,比之常人更加无法体会情感,这一点还曾被他的女粉丝笑谈说不用担心他和别人恋爱成婚。

可这封情书里的感情却并不像是淡漠,甚至表明他对一个人已经拥有了近乎疯狂的爱意。

事情发生后,国家队对此全部闭口不谈,包括宋岩的教练,都表示不清楚宋岩爱意的对象是谁,他们承认了宋岩身体状况有所异常,这也正是他即将隐退的原因,却也坚决否认了对于宋岩精神状况不正常而自杀的怀疑。

“虽然宋岩因为身体原因这的确将会是他最后一场奥运赛,但是他的精神状态绝对没有问题。”

余年此时才刚从电脑桌前醒来,由于昨夜通宵分析文献,导致她的精神状态处于极度疲惫的状态。

空调开的很低,余年把快要掉到地上的毯子往上拉了拉,手指撕开桌面上酸奶的包装盒,她低着头,细致地一点一点喝手里的酸奶,电脑昏暗的光线投在她脸蛋上,这张娇艳的漂亮小脸却莫名显出几分违和的温和出来。

放在桌上的手机突然叮叮当当疯狂地响了起来,是因为有大量信息疯狂涌入而发出的声音。

余年困倦地伸手去够,是文清的信息。

两人自小就是极其亲密的朋友,直到现在已经各自又有了各自的工作,碰面的机会也不多,但双方却仍保持着自年幼而起的深厚情谊。

“年年!惊天大事!”

文清发过来的是语音,一条接着一条。余年点开,便将手机放在一旁任其播放,低头继续喝酸奶。

“那个奥运冠军,就以前从我们班出去的那个你还记不记得?!”

“宋岩啊!宋岩!特别帅那个!”

这个余年有记忆,高中时那个总是有点默默无闻又孤僻的少年,跑步跑得特别快那个,上上届奥运赛,竟然成了世界冠军,而且还意外地——长得很不错。

余年还记得那年新闻的照片,少年表情冷漠,瞳孔极黑,好看又冰冷,确实吸人眼球。

“他出意外身亡!我的天啊!他出意外了,在抢救!”

余年也呆愣了一下,没听懂似的,跟着念了一句:“抢救?”

没有人回答,文清的语音还在播放。

“为什么啊!!我简直不敢相信!虽然说是在抢救,可是人心脏都已经停了,这还能怎么抢救啊,肯定也活不过来了啊!”

不知是不是因为熬夜和身体向来不是特别好的原因,余年突然感到有些窒息。

眼前开始阵阵发晕,余年心脏收紧,空调的冷意渗入骨髓,耳边文清的声音渐渐模糊起来,余年想要伸手去够桌上的手机,可是手还没能碰到手机,她就已经完全无法支撑,扑通倒在了地上。

………

味道好重……

再醒过来时,余年就是被一股极大而刺鼻的医药水味道弄醒的。

她动了一下,睁开眼睛,第一眼看见的是雪白的天花板和被子。

眼前的装饰和房间布局都让余年莫名地感到有点熟悉,这里似乎像是医务室的小隔间,铁架子的床,床头放着一个柜子,上面有水和几片散落的药,与外面隔开的只有一个小小的简单的蓝色帘子,外面还能听见很轻很温柔的女性说话的声音。

“……是的,一天三次,每次两片……”

这里似乎是……

突然,余年一下睁大了眼睛。

是……一中的医务室?!

乔市一中的医务室,由于身体不好的原因,余年在高中的时候就时常到这里来,甚至这里的护士都快要跟她混熟了,每次过来,不用余年说话,对方就会很热情的招呼,给小姑娘开始看病。

震惊使她一下就睁大了眼睛,余年几乎不敢相信,觉得自己是在做梦,可是她呆呆抚上额头,那里绑着绷带似乎是受了伤,疼痛感让她又觉得实在不像是做梦。

余年回头,一瞬间,她猛地愣住了。

这只铁架床的后面是一面不大却还很新的镜子,镜子里的少女带着点还未长开的精致和稚气,眼睫长若蝶翅,神色懵然,鼻尖小巧,极淡的唇色和额头上的绷带显得她极其脆弱,带着几分弱小而让人想拥入怀中爱怜的勾人妖艳气。

余年缓慢地眨了眨眼睛,脑子里被震惊填充,她大脑几乎快要转动不过来了。

——这似乎是年少时候的自己!身上甚至还穿着校服!

她终于反应过来,低下头开始慌忙找学生卡,只见口袋里露出白色卡片的一角,余年拿出来,卡片上少女笑靥清甜,带着些羞。

——桥市一中高二一班,余年。

她这是回到了高二这一年吗?穿越时空?

还不等余年一点一点梳理清楚脑海里杂乱而毫无头绪的信息,突然,面前帘子传来一声轻微的滑动声,咔哒一响,她还有些不知所措,只能朝着声音方向抬起头望去。

只见少年肌肉鼓起的小臂上满是汗珠,额前头发较长,但因为出汗的缘故湿成了一缕一缕,勉强露出被遮住的极黑而略带郁气的眼睛。

浓烈的荷尔蒙混杂着的汗液的气息充盈在这一方略小的空间里,夏日炎热而躁动的空气几乎摄住余年的鼻息,余年抬头仰望着他,脑子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宋岩眸光一顿,在看见少女的那一瞬间,他心脏就刹那间已经开始加速,他对她的爱意已经几乎无法掩饰。

可她还正乖乖地坐在床上,呆愣愣地目光瞧着自己,似乎还没反应过来。

宋岩垂眸,妄图掩饰自己卑劣而不合时宜的欢喜,视线却扫过她因为刚起而凌乱的衣服卷起一角。

细白到反光的肌肤,隐约看见细软的一点腰肢。

他屏住呼吸。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诱她心动

[全文免费] [可奶可狼绿茶弟弟×温柔美丽知性姐姐] 江映书大胆尝试的第一场恋爱就遇到了渣男,原打算就此封心锁爱,谁知道身边多了一个喜欢跟在她身后喊姐姐的清贫少年。 第一次见面,她打碎了少年手中昂贵的红酒,害他丢了工作。 第二次见面,他被渣前男友以为是她的下任,摔坏了他的画板。 第三次见面,她帮学护理的室友值班,却因为不通医理害他病情加重。 怀着愧疚心理,江映书尝试了许多方法对少年好点,本意是抚慰少年受伤的心灵,谁知道等来了一句, “姐姐,你还不如直接做我女朋友。” * 后来,江映书发现这又是一个骗子。 他不是在酒店打工的服务员而是酒店的老板,也不是前男友摔坏的画板而是自导自演,更不是一个清贫少年而是商业巨头沈家唯一的继承人! 知道真相的江映书:很好,我们完了。 转身又被少年禁锢在怀中,用着他那双眼尾泛红楚楚可怜的狗狗眼盯着她,嗓音委屈喑哑惹人心疼,“姐姐,我只有你了。” 年龄差三岁,男追女,花式甜!!!

星河余转·连载中·14.1万字

顶级美人,次级替身

在右繁霜眼里,陈晏岁只是因为性情相似,把她当做白月光的替身。 而陈晏岁,鼎鼎大名的国大校草,一双鹤眸美得惊心动魄,堪称顶级绝色。 可不知为何,他和右繁霜在一起,却对她百般刁难,连旁人看了都于心不忍。 只是右繁霜始终顺从,从不反抗。 突然有一天,右繁霜毫不犹豫把他甩了,众人拍手叫好,留下陈晏岁一脸错愕。 直到看见她夹在书里的照片,她靠在一个和他有五分相像的男人肩膀上,笑容如热烈明阳。 背面写着:阿言,我就是想捧起水中碎月,再碎都好,再假都好,我都想要。 那个男人的名字下写着死亡年月日,陈晏岁才猛然意识到,自己才是那个替身。 — 遇见苏忧言前,右繁霜想,这个世界没什么可留恋的。 遇见苏忧言时,他在心脏病的包围圈,她在孤立无援的深渊,本以为是在绝望中更深地沦陷,却没想到是紧握住对方的手,成为彼此活下去的信念。 但上天永远不遂人意。 右繁霜在急救室外许愿苏忧言活下来时。 苏忧言在手术台上闭了眼。 希望在他死后,爱右繁霜的,是整个世界。 — 你的顶级美貌在旁人眼里是肆意挥霍的资本,但在她眼中只是委曲求全的残次替代品。 男主苏忧言,没死,心脏病治得好。 立意:不准持靓行凶

曲朝·连载中·83.8万字

春日折欢

(男二上位,双洁) 【见到施意的那刻沈荡才明白,那些靠时光释怀的人,是经不起再见的。】 七年的时间,商应辞以一己之力,让商氏成了青城最负盛名的高门。众人艳羡施意眼光好,高攀良人,余生无忧。 只有施意知道,那个为她跑遍青城买反季桃子的少年,早就消失了。 青城的春日,施意咬着雪糕从超市走出来,看见商应辞和乔家的小姐在街边相拥,难舍难分。 她安静看着,下一秒将订婚戒指和雪糕一起扔进了垃圾桶。 数月后,施家小公主和青城新贵沈先生的婚事传的沸沸扬扬。商应辞死死抵着施家的大门,声线颤抖:“这才几个月?” “施意一脸漠然:“几个月足够我桃子过敏了。” —— 施意记事的时候沈荡就已经是她家的常客了,少年一身洗涤发白的衣裳,从管家手中接过钱,离开时背影挺直单薄。 岂止云泥之别。 后来十九岁的沈荡跪在雪地里,小公主撑伞走过,眉眼间都是厌恶,“一个伸手问我家要钱的穷小子罢了!” 一去经年,当年一贫如洗的少年成了商业新贵。没有报复,他甚至吝惜对她多一个眼神。 直到后来一贯不形于色的男人醉酒后红了眼眶,扣着她的手腕声音低哑:“施施,现在呢?现在我配得上你了吗?” 【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前期校园,后期都市】

傅五瑶·连载中·9.2万字

心动难挡

简介:[小太阳.漫画家女主vs高岭之花.骨科医生男主] 过完年的第二天,进入本命年的年余余仿佛霉神附体,先是在家崴了脚,误挂号成了有医院“一枝花”之称的骨科医生楚宥,没过多久又因为尾椎骨骨裂再次和楚宥相遇,在第三次因为左手骨折入院时,年余余被打上了“高岭之花狂热追求者”的标签。 莫名其妙成了某人狂热追求者的年余余“……” 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楚.高岭之花.宥:“哦,我信了!” -- 两人在一起后,年余余心虚不已,强烈要求地下恋情。 楚宥面上一本正经的答应下来,转手朋友圈官宣,恋情得以曝光。 围观群众激动呐喊:“就知道你们早已暗度陈仓!” -- 对于楚宥而言,年余余就像是刺破黑暗的一抹阳光,让他贫瘠的心房中,重新开出嫩芽。 To 年余余:当你出现,我愿意把自己折下来,送到你手中!——By楚宥 -- ps:男女主双c,1v1,5岁年龄差。 就是一个有点搞笑的温馨向小甜饼,欢迎入坑!

素人洋·连载中·77.2万字

她以温柔作饵

林也也只想跟陈家太子爷做完美的联姻合作伙伴。 谁知,第一次见面太子爷就将她拟定的条约扔下,冷笑。 “你可真够无情的,这么快就把人给忘记了?” “游戏好玩吗?” 林也也只觉得面前这个好看得过分的太子爷脑字可能有点问题。 却不想一周后,感冒痊愈的男人竟然有让她无比心动又无比熟悉的嗓子。 这不是她失明时在乡下养伤遇到的那个声音好听的男人么? 见林也也震惊,陈邺垂眼呵笑一声。 “我说之前怎么在大半夜给我打电话,原来是喜欢我的声音啊。” 是林也也熟悉的那股子散漫少爷的慵懒味,带着京腔,儿化音尾调轻飘飘的,偏偏又挠的人心痒痒,像午后阳光,更像咖啡因,勾她上瘾。 他抬起眼轻飘飘地朝女人看过去,把玩着佛珠手串,徐徐质问。 “不是摸了我的脸么?怎么见面就认不出了?” ...... 在林也也的个人画展上,陈邺双手环胸看着主推作品上的自己,眉头一挑。 “陈夫人好雅致,看不见了还花这么大功夫画男人。” 林也也忍无可忍。 “你简直太幼稚了,连自己的醋都吃!” ...... 陈邺在坐在墙头看到一身温婉仙女打扮的林也也出手打人的那一刻,心里便早已记下了那抹身影。 不知心动,却逐步沦陷。

肆媚·连载中·17.4万字

蓄意沉迷

【横刀夺爱、he】 【乖戾白切黑小狼狗×温柔猫系女神】 江厉第一次遇见梁舟月,她穿着不舒服的礼服,躲到他的休息室调整衣服。 见他出现,她紧张得拉不上拉链,尴尬窘迫。 那天,江厉罕见动心思,帮她拉了两次拉链。 再次遇见,他是校园贵公子,她是万人迷。 他在操场打球,她长裙摇曳,坐上男友的副驾。 这时的江厉就明白,他要一条路走到黑。 要横刀夺爱,趁虚而入。 姐姐那么漂亮,当然是他的。 * 梁舟月从没想过,会被小五岁的男人喜欢。 他乖戾冷漠,高傲疏离,却唯独对她有求必应。 盛夏日,梁舟月被暴雨拦在教学楼门口,台阶下滚滚污水,污泥横生。 她正愁如何回宿舍,眼前就弯下一道男人硬挺的脊梁。 江厉的语调永远那么慵懒,漫不经心的乱人心弦:“姐姐,怕你害怕,今天特意背你回家。” 那一刻,未曾接近过女生的江厉,于众人面前臣服于她。

十七藤月·完结·45.9万字

偷吻月光

【医学生VS神经外科医生】 云糯在二十岁这年喜欢上了周崇月。两人年龄、辈分和阅历的差距,让她一次次望而却步,以至于在一起后,迫于各方压力,她强烈要求地下恋。 面对女孩的坚持,男人嘴上答应,实则明里暗里,无时无刻不在宣示自己的主权。 某次团建,科室新来的实习生云糯抽到真心话。 同事问:“在场所有男性中,有没有你喜欢的类型?” 云糯说:“没有。” 同事点头正准备继续,坐于角落的周医生却淡声打断:“刚刚那个问题,让她重新答。” 众人:?? 团建结束后,云糯路过洗手间时,被同科室的一名规培生师兄拦住表白。她不知所措愣在原地,还没开口,旁边男厕就走出来一人。 周崇月一边洗着手一边警告:“最好死了这条心,她家长不许。” “她家长?” “我。” 云糯:…… 众人眼中的周崇月:医术高超,为人正派且自律。 云糯眼中的周崇月:年纪大,会疼人,就是心眼小。 但无论哪一面,云糯觉得,有些人从一出生起,就注定要成为她的英雄。 *大叔和少女,年龄差12岁。 *双C,无虐,暗搓搓的甜。

匪匪有意·连载中·25万字

恃婚生骄

【甜文+娱乐圈+隐婚+1V1】 【持美行凶精致孔雀型女明星X薄情寡言克制闷骚型总裁】 一向冷傲矜贵的商氏当家人商衍,这辈子最大的危机是什么? 众人答:“差点没老婆,商氏集团和时光影视差点没有总裁夫人。” * 作为娱乐圈顶流的许梨,明艳恬淡,从出道以来,高开高走,各种奖项拿到手软,也从不和男艺人炒CP,传绯闻。 直到上了一个恋综访谈节目,主持人问她的择偶标准。 她不假思索回:“有颜,有钱,有腹肌,最好是个不爱说话的木头。” 这带有指标性的回答瞬间掀起一片热议,网友们纷纷猜测这人是谁,将娱乐圈和她有过合作的男艺人全部罗列出来,任何蛛丝马迹都不放过。 最后使得许梨的CP来了个大锅烩,各家男艺人的粉丝们为其争夺嫂子。 某闷骚总裁看了眼角直抽,当即登上微博,宣示主权:“小孔雀,我家的@许梨。”

槿郗·连载中·35.6万字

于他心上肆意

姜梦竹高三那年,家里来了个转学生。 他不怎说话,看着她的眼眸疏冷沉寂。 但姜梦竹知道,他救流浪猫,他孤冷帅气,他阴沉沉的外表下有一颗温暖的心。 后来,她追着聂则远跑,跑得斛城一高人尽皆知,跑得他身边人都知道,有她这么个热脸贴冷屁股,一心一意满眼爱他的女朋友。 却发现自己错认了他。 他的心本就是冷的。 电话里传来父亲的消息,姜梦竹终于清醒过来,转身松手。 聂则远,我们分手吧。 - 来斛城以前,聂则远从没想过会有这么大胆而明媚的女生。 一遍一遍,诉说她喜欢他。 一开始,聂则远觉得她和其他女孩子一样,没放在心上。 后来,聂则远一再打破自己所有的坚持,从淤泥里一路摸爬滚打,站上顶峰。 只为博她一眼回头。 - “我知道当初突然说分手,是我不好。”她道。 “但我突然就不想够那天上的月亮了,我想踏踏实实,踩在地上。花会沿路盛开,你以后的路也是,聂则远。”姜梦竹笑着。 聂则远却目眦欲裂,痛不欲生。 放屁。 他说没了你,从今往后路再怎么走,都只可能是下坡路。 …… *隐忍克制型未来商业大佬x活泼明媚小千金 *前期女追男,后期追妻火葬场,不换狗男主,he *双c,从校园到婚纱

向风偏笑·完结·38.4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