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府娇媳

公府娇媳

浅春山

古代言情/已完结

51.8万字

完结于2023-05-1617:00:00
【缺爱娇贵嘴硬心软千金*成熟稳重直爽腹黑小公爷】 谢知筠出身名门,千金之躯。 一朝联姻,她嫁给了肃国公府的小公爷卫戟。 卫戟出身草芥,但剑眉星目,俊若繁星,又战功赫赫,是一时的佳婿之选。 然而,谢知筠嫌弃卫戟经沙场,如刀戟冷酷,从床闱到日常都毫不体贴。 卫戟觉得她那娇矜样子特别有趣,故意逗她:“把琅嬛第一美人娶回家,不能碰,难道还要供着?” “……滚出去!” 谢知筠做了一场梦。 梦里,这个只会气她的男人死了,再没人替她,替百姓遮风挡雨。 醒来以后,看着身边的高大男人,谢知筠难得没有生气。 只是想要挽救卫戟的性命,似乎只能依靠一场又一场的欢喜事。 她恨得牙痒,张嘴咬了卫戟一口,决定抗争一把。 “狗男人……再这样,我就休夫!”

第一章噩梦

谢知筠猛地从噩梦里惊醒。

她喘着气,胸口在一阵剧烈的起伏里撕扯得生疼,耳畔有着隐约的轰鸣,让她只觉得一阵心悸。

谢知筠愣了好一会,才伸手在额头上擦了一下。

一手的冷汗。

她做了一个噩梦,一个无比真实又无比虚幻的噩梦。

梦里她身穿丧服,跪坐在一片素白的灵堂里,身边人来来去去,议论着卫家的衰败和不幸。

谢知筠白着一张脸,只觉得浑身发冷,她闭上眼睛,缓缓回忆起梦里的一切。

灵堂里很冷,那似乎是一个隆冬雪夜,她衣着单薄,跪坐在灵位边垂眸不语。

眼前的火盆烈火燃燃,烧着一张又一张纸钱,呛人的烟灰在眼前升腾,她却一滴泪都无。

在她身边的是同她生疏的二弟妇和三弟妇,除此之外,还有卫戟的小妹卫宁安。

即便刚刚成婚两月,她也认识三人。

二弟妇是武家姑娘,不喜嚼舌根,她只是安静跪在边上一言不发,三弟妇却是商户女,正同跟她不和的卫宁安窃窃私语。

谢知筠浑身发冷,头脑发沉,迷蒙之间,她听到三弟妇的话。

“她就是个丧门星,出嫁来咱们家,都死了多少人?谢家败了,如今轮到咱们卫家。”

卫宁安声音嘶哑,如泣如诉:“若非为了她,长兄怎么会死?”

“长兄死了,我们都活不成,我们都要死!”

谢知筠梦到这里,只觉得头痛欲裂。

紧接着,眼前虚妄轮转,哭声凄凄,怨念盈天。

谢知筠就是在此刻醒来的。

她坐在那发了好一会儿愣,才终于恢复些许神智,冰冷的手下意识往身边一摸,却只摸到了满手冷寂。

谢知筠心中一颤,她仓惶偏头去看,却没有看到晚间时分还同她缠绵的高大男人。

她同卫戟新婚,两人却素来不睦,她是世家大族出身的千金女,他却是实打实的泥腿子,靠着公公的一身彪炳战功跻身枭雄,成就了如今的霸业。

他们两家联姻,是锦上添花,亦是雪中送炭。

即便娇纵如她都不能拒绝,更何况从不忤逆父亲的卫戟了。

可这婚成了,两个人却成了怨偶。

她瞧不上他不会舞文弄墨,只会舞刀弄枪,纯粹粗人一个。

她看不惯他整日在军营里练武,身上肌肉紧绷,高大又慎人。

她也听不惯他大声说话,声如洪钟。

而他虽从未说过厌她的话,却很少回正房来住,往常都是初一十五回来一趟,仓促行过云雨之事便走。

这婚后的日子当真是相看两厌,让人难以维系。

可即便如此,谢知筠也不愿看他年轻崩逝,她也不想谢家和卫家落败。

这个梦太让人心悸,以至于谢知筠在没有看到枕边那高大男人的时候,还是摸黑起身,踩上千丝履,一步步往厢房行去。

此刻亦是寒冬时节,新春刚过,家家户户都贴红挂福,显得一派喜气洋洋。

他们大房夫妻所住的春华庭是去岁才刚建好的,取的是北越旧都的形制,白墙青瓦元宝脊,古朴而优雅。

谢知筠身着素白中衣,乌发披散,她如同暗夜中的素灵,一路出正屋卧房,穿过堂屋,直去对面厢房。

同正屋不同,厢房中只烧了火盆,陡然一入,平添三分冷意。

谢知筠却只想知道他是否还在。

梦魇困于人心,祸于识海,让一贯嫌弃卫戟的谢知筠也对他多了几分关心。

夫妻二人晚上都不喜人多,故而丫鬟小厮都不在正房里伺候,谢知筠一路畅通无阻,直接进了卫戟所住的厢房。

他一个大老粗,隆冬雪地都不怕冷,厢房里只放了一个火盆,谢知筠远远便看到他高大的身影蛰伏在罗汉床上。

帐幔重重,人影惶惶。

谢知筠心跳骤快。

她脚下无声,如同猫儿一般,一路来到床榻前。

四周一片漆黑,谢知筠只能借着隔窗外的皎洁月色,依稀看到卫戟沉睡的侧颜。

他身形高大,令人心安。

谢知筠坐在床畔边,在黑暗中描摹他的眉眼。

卫戟的面容英俊而刚毅,他天生一对剑眉,让他的眉眼更添凌厉。他鼻梁高挺,如同山峦,可那双嘴唇却薄薄淡淡,又不知怎的生出几分冷意。

他是肃国公治下八州中最具风采的少将军,亦然是人人称颂的小公爷。

银鞍照白马,飒踏如流星。

谢知筠下意识伸出手,在卫戟修长的脖颈上轻轻一触。

他是温热的,脉搏强健有力,蕴藏着勃勃生机。

那热度如同他的人一样,温热,炽烈,几乎要把她的手烫伤。

不知道怎的,谢知筠一颗心归于安然。

她收回手,觉得自己简直疯了,她作甚来看他是死是活,平白把自己冻僵。

谢知筠转身就要离开这冰冷的屋子。

下一刻,温热有力的大手紧紧攥住了她的手腕。

谢知筠远山眉一挑,她回过头来,张扬明媚的杏眼便往卫戟脸上瞪去。

果然,卫戟已然醒来。

屋中漆黑而幽暗,彼此看不清面容,谢知筠却已经能凭借记忆想起他的模样。

黑暗里,卫戟那双明亮的深邃星眸如同雪豹,紧紧盯着眼前的猎物。

“夫人夜半未眠,想要谋杀亲夫不成?”

谢知筠心头一紧,转瞬便冷哼一声:“放肆。”

她没有故意挣脱手腕,这两月经验使然,她根本挣脱不开卫戟。

卫戟十五便上阵杀敌,大小战事经历百场有余,他想要钳制柔弱妇人简直轻而易举。

卫戟似乎才醒,亦有些茫然,那双漆黑的眸子少了平日里的凌冽锋芒,多了几分柔和。

他紧紧攥着谢知筠纤细的手腕,手上微一用力,便把她整个人扯进怀中。

一瞬间,冰火交融。

柔软纤细的素白娇人横卧在温热宽厚的胸膛上,炽烈的热意滔滔袭来,熏得谢知筠头晕目眩。

她咬牙冷哼:“卫戟,你好大的胆子!”

卫戟此时却松开了手。

可还不等谢知筠起身,他双手合拢,直接扣住了她纤细的腰肢,把她整个人都扣进怀中。

谢知筠刚要开口,温热的唇瓣便侵袭上来,夺去了她全部心神。

“唔。”

他的吻炙热而浓烈,不带任何缠绵缱绻,只有直白而强烈的侵袭。

他的热情让谢知筠一下回忆起了梦中灵堂的冷意,她也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稀里糊涂就被他一个翻身压在了身下。

卫戟看着眼前的琅嬛美人,呼出的热气在她耳边喘息:“权当一场美梦。”

谢知筠素白的小脸骤然飘过一抹红云。

她伸手在他胸口上轻轻捶了一下,横眉冷竖,却声带娇嗔:“放开我。”

卫戟低下头,用那双漂亮的星眸仔细端详谢知筠。

“不放。”

他的手微微下滑,一路来到那跟碍事的腰带上。

轻轻一扯,绫罗散尽。

卫戟的吻再度袭来,一瞬侵袭了谢知筠的神智。

他在她唇上呢喃:“你难得乖一次,我为何要放?”

之后,便是熟悉而又陌生的热浪袭来。

谢知筠终于体会到这厢房的热意了,待至最后,她额头都沁出薄汗,乌发松散在鬓边,平添三分妩媚。

卫戟昨夜就同她折腾过一回,谢知筠想不到他哪里了来的体力,半夜醒来竟还能纠缠。

到了最后谢知筠实在觉得累了,这才嗔他:“蛮子,我累了。”

卫戟笑着要亲她,却被她扭头躲开了热吻。

“夫人,可为夫不累。”

旋即,谢知筠就说不出话了。

再战方歇,已是鱼肚泛白,天将微明。

谢知筠抢了卫戟的软枕,远远躲进另一床被褥里,对卫戟怒目而视:“蛮子,蛮子!”

卫戟以手撑颈,中衣微敞,露出他结实的胸膛。

他大气都不喘,已就如同豹子那般盯着谢知筠。

“夫人怎么过来了?”卫戟悄悄从被褥下寻到她一缕乌发,在手里把玩。

谢知筠一夜被他折腾两回,又做噩梦又挨冻,这会儿已经疲累难当,她也没精神同卫戟纠缠,只困顿道:“你去榻上,我要睡了。”

这矫情大小姐,当真是用完就扔,毫不留情。

卫戟觉得好笑,却并不在意。

他松开了手上的乌发,懒洋洋翻身而起,光脚直接去了窗边的长榻。

他刚一离开,谢知筠便沉入梦乡。

她又做了一个梦。

梦中是一片冰天雪地,她的丫鬟牧云跪在她跟前,哭得整个人都要昏厥过去。

“小姐,我娘死了,我就晚去了半日,我娘就一个人在家咽了气。”

“我不孝,我不孝啊。”

如此说着,牧云猛地抬起头,一双眼眸染着血泪,脖颈边是一道长长的血痕。

“小姐,都是我的错,是我胆太小,什么都不敢说,不敢求。”

“小姐,我好痛。”

牧云的哭诉在耳边回荡,谢知筠睡得颇不安稳,那股冰冷再度袭来,让她心中一阵又一阵抽痛。

然而哭声未去,温热却暖暖袭来,仿佛有一堵烧了火龙的墙,紧紧贴在她背后,令她身上的冷意逐渐消散。

也令那如泣如诉的梦魇离她而去。

谢知筠终于熟睡过去,不再呓语挣扎,不再颤抖寒颤。

卫戟看着怀中娇弱的人儿,安静凝望许久,才帮她盖好被褥,重新回到了长榻上。

次日清晨,谢知筠是在熟悉的呼唤声醒来的。

可能是因为一夜的缠绵,可也能是因为挥散不去的梦魇,让谢知筠早起并未如往时醒来,被牧云呼唤时还有些头晕目眩。

她勉强睁开眼睛,入眼是陌生的素青帐幔,缓了好一会儿,她才意识到自己在卫戟的厢房。

谢知筠的脸不自觉又落了红。

牧云伺候在罗汉床边,看她醒了,勉强笑着说:“小姐今日迟了。”

她六岁入府,同谢知筠一起长大,最是知道谢知筠的脾气。

故而她绝口不提谢知筠出现在姑爷房中的话,只伺候她回了正房。

待谢知筠洗漱更衣,便去了膳厅等早食。

或许因为那个梦,亦或者她尚未清醒,谢知筠的目光就直勾勾落在了牧云面上,看着她那张熟悉的清秀小脸发呆。

牧云手上微顿,有些慌张:“小姐?”

谢知筠心中却没有来一阵心悸,她捂住心口,安静喘了一会儿,才发现牧云眼中有着不甚明显的血红。

她刚哭过。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娇娇一笑,糙汉他为美人折腰

沈千帷在燕州军营里光着屁股蛋子长大,素来是最见不得那三步一腿一软,五步腰肢酸的娇小姐,直到有一天,苏御史家的嫡出四小姐回了汴京,码头上惊鸿一瞥,一眼就望到心里去了。 然而这小丫头瞧着娇滴滴的,实则满肚子坏水儿的小狐狸一只,巧嘴一张,满汴京的闺秀公子,看谁不爽就骂谁,比那带刺儿的玫瑰还厉害几分。 这脾性,哪能一直惯着?可娇娇一笑,糙汉也软了心肠折了腰,一宠便是一辈子。 新书《东宫掌娇》已发布,宫斗非双洁爽文,有兴趣的朋友可移步一观~

画堂绣阁·完结·76.1万字

继室韶光

贺家女郎从小小六品翰林之女一跃成为国公府二夫人之时,大家却都等着看她的笑话:二手的夫君、难对付的妯娌……还有前妻留下来的一双儿女压在头顶上,怎么看也不是一门好亲事。 而陆府中,贺韶光看着眼前被香味勾来的一大家子,默默添了五六七八双筷子:“一起么?” 陆筱文成过一次亲,彼时他以为所有的夫妻都和他俩一样是君子之交淡如水,没想到这次娶进来的新媳妇精力旺盛不说,还主动邀请他每日共进晚餐……唔,甚是美味,只是眼前这两个碍事的萝卜头能不能消失? 皇帝老儿听说近来京城里贺家风光无限:长子高中榜眼,次子远征归来战功赫赫,小女儿嫁到国公府凭一手厨艺征服了老夫人也征服了皇后。皇帝这才想起来当年被一怒之下发配到翰林院的爱卿来…… 贺韶光嫁了,陆家热闹了,且看她贺韶光怎么一路吃吃喝喝把生活过得鸡飞狗跳。

少梓不是勺子·完结·40.7万字

休了前夫后我成了郡王妃

武安侯爷年仅二十二,是本朝最年轻的侯爷,官拜礼部侍郎,前途无量。 陆宛芝身为武安侯夫人,乃是长安人人羡艳的命妇。 出嫁三年。陆宛芝将侯府上下打理得井井有条,可夫君一心全在外室女身上,不愿踏足她房门半步。 外室生子,夫君还想将外室子记在她的名下。 陆宛芝一纸养外室诉状递到长安府尹,休了武安侯。 长安府衙门前,武安侯恶狠狠地盯着陆宛芝:“和离之后,本侯想娶哪个贵女就能娶,倒是你,怕是只能嫁给老鳏夫做续弦了,还有哪个世家年轻公子愿意娶你?” 陆宛芝一身轻松道:“这就不牢侯爷费心了。” 和离后,长安人人笑话陆宛芝。 “不过就是侯爷疼爱外室而已,这外室终究是外室,这点肚量都没有。” “和离之后可是下堂弃妇,再想要嫁为侯爷做侯夫人可就难了。” “怕是只能嫁给老鳏夫了。” 陆园内,楚小郡王楚楚可怜,“芝芝,你什么时候才能给我一个身份?” 陆宛芝,“等你考上状元的时候。” 素来不学无术的楚小郡王,一心为爱考状元。

五月柚·完结·94.9万字

世子他不想和离

[1V1]朝离静静地靠在那棵最爱的歪脖子树下,回顾自己这短暂的一生。 出嫁三载,悲大于喜,最后化为那声声叹息,还有无尽的悔意。 早知那人是没有心的,她却一头栽了进去,将一颗真心捧到他面前,任由他肆意践踏。 高门内,厉害的公主婆婆、狠厉小姑子、好色兄弟和难处的妯娌,她在后宅如履薄冰,却得不到夫君该有的维护。 三年来,她被蹉跎得遍体鳞伤,落得了个重病缠身,药石无灵的下场。 一朝重生,朝离咽下过往心酸,势要与那人和离。 然而遇到了点麻烦,那人态度好似变了。 企鹅群号:337119078(刚申请的) (PS:书名和简介已经说的很清楚男主是谁,不接受写作指导,弃书不必留言,看到了会删。)

戈娆·完结·112万字

继室她娇软动人

新书《表姑娘她弱不禁风》已上线,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哦~~ ****** (先婚后爱,家长里短,1v1双洁) 杜景宜顶着命硬的身份嫁入了国公府,做了高门大户的六郎媳妇。 夫君乃是当朝炙手可热的大兴朝战神商少虞,却盛传克妻之名。 原以为是佳偶天成。 谁知成亲当夜,商少虞来盖头都没来得及掀开,留下一句“策州有危”便匆匆离去,这一走就是三年。 待班师回朝后,才想起来,府中多了位娇妻。 本想着她受委屈了,却发现躲在熙棠院的娇妻过得比谁都如鱼得水。 国公府上下过得扣扣搜搜,唯她一人养尊处优…… 杜景宜所求不过是安稳养老,却被迫在后宅中大杀四方。 先是床榻拱手让人一半,后是心中莫名挤进了一个人。 就在她沦陷之前。 那面硬心冷的大将军,却笑得温婉动人。 低声在她耳旁说道:还请夫人怜惜……

三只鳄梨·完结·137万字

嫡兄万福

秦恬十五岁那年,才知道自己是父亲养在外面的女儿。从前她一直都希望自己可以有兄弟姐妹能相互照应。 如今突然就有了一位嫡兄,才明白并非她想得那般美好。 嫡兄秦大公子秦慎面如冠玉、才华精绝,受世人追捧。只是秦恬的身份,是令嫡母不喜的存在。 他亦与她并无手足情谊,同在一屋檐下却如同末路。 秦恬识情知趣,对这位嫡兄从不麻烦,敬而远之。 她想,等她大一些,就同父亲商议独自搬出去居住,自也不在府里碍眼了。 可秦恬怎么都没有想到,几月之后,新君突发恶疾,先太子旧部举旗造反,朝野动荡至此而始。 纷杂往事纷至沓来,乱世中人身世凌乱。他不再是与她血脉相连嫡兄,她也不是身份尴尬的庶妹...... 只是,当在她被交战的炮火所伤,于熊熊燃烧的院中孤零零等死的时候,有人低吼着冲入火场之中。 男人高挺的身形挡住了火光,他移开压在她身上的断梁,双手发颤地将躺在血泊里的她,团团抱进了怀中。 “恬恬!恬恬......”他唤她乳名。 赤红的血色映在他眸光抖动的眼眸里,秦恬却闭起了眼睛—— 他怎么可能来呢? 他一向不喜欢她这个假妹妹啊。 这定是她死前的胡思乱想了...... 【伪兄妹,无血缘】

南朝寺·完结·47.1万字

重生之高门主母

镇国公府世子李陵,英隽异勇,是个铮铮好男儿。 他的娇妻沈氏却觉得跟他过得憋闷。成婚五年,她对他百般柔顺,他却对她没有丁点热乎劲。 若单是因他性子冷,她也认了。 可匈奴来犯,九公主就要被逼着去和亲。李陵居然“冲冠一怒”,为了公主表妹,请旨出征。 她终于明白了他冷待她的原因。 她气得不想跟他过了。 和离书都拟好了,就等着李陵归来署字。 谁知,一觉醒来后,她竟回到了跟李陵新婚时...... --- 李陵娶了个乖巧的小妻子,对他千依百顺。新婚月余,将他伺候得舒舒服服。 这几日,李陵却发现新妇有些不对劲。 清晨再不伺候他着衣了;吃饭也不给他布菜盛汤了;夜里他刚靠近她,她便转过身去了。 威严冷肃的李陵忍不住了。 他凑上前:“夫人,可是哪里不舒服?” 她只给了他个白眼。 李陵抓抓头:“初来府中,夫人可是不甚适应?” 她又低头不语。 某日,观马球赛时,他见她对着场上某男掩面一笑;某日,又见她手托香腮,读着某才子的诗发呆;还有次宫宴,他竟见太子爷朝她微微笑了一下...... 李陵的心一日比一日乱了。 新文《宠妾跑路后,清冷世子失控了》已发布,欢迎阅读!

鹊南枝·完结·162万字

他的小徒弟腰软妩媚

盛宴铃是岭南一个小官之女,生得面若桃花,腰软妩媚,性子却呆呆糯糯,喜好读书。 十一岁时,她家住的巷子里住进个比她大十岁的病秧子,像极了一块枯木,难以接近。 但他学识渊博,还有好多书啊! 爱书如命的她便动了心思,日日送去好吃的,求他说些书上的道理。 缠着求着,终于成了他的小弟子。 后来,先生病逝,她也说了门京都的婚事,去了京都,住进京都姨母家待嫁。 * 宁朔本是太傅之子,谁知父亲被冤,满门被杀,他也被关在岭南了此残生。 再睁眼,竟然成了宁国公的嫡子,小弟子也成了表姑娘,住到了府上待嫁。 只是命不好,未婚夫心有所属,想要退婚。 最初,宁朔为她筹谋此事,想让她全身而退。 后来,宁朔为自己筹谋婚事:如何让她退进自己的怀里。 * 最初,盛宴铃觉得表兄极像先生,但不敢认。 后来,她咬牙切齿,觉得自己根本不认识先生:这真的是那个清冷自持的先生吗?

素织衣·完结·82.2万字

梦醒后,将军夫人丢掉恋爱脑

简介:先婚后爱,甜宠,1V1双洁 乔沅上京贵女,一书圣旨,嫁给了泥腿子将军齐存。 新婚三天,夫君远赴边境。 眼见一辈子要在锦绣窝打滚儿,可她做了个梦。 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结果还是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自尽 乔沅:我不要恋爱脑!!!!不要沉湖底!!! 班师回朝的齐存,发现自己跪求圣旨娶回来的娇妻竟被他人觊觎。 为了留住乔沅这个金丝雀,齐存斩渣男,斗皇子,换朝代。 以一国为牢笼,囚住她。 乔沅只求能和齐存相敬如宾,不成想齐存处处维护,抵死纠缠。 先是床榻被骗一半,后是芳心莫名被占。 某夜,乔沅摸黑进书房想看齐大将军如何哄庭哥儿入睡的笑话。 不料被齐大将军当场擒住。 齐存宽厚的大掌搂住细腰,下巴蹭着媳妇儿的头顶,翁声翁气:“奴家是柔柔弱弱的娇花,望官人怜惜。” 乔沅拍开他的手:“才不要,放开。”

五一生财·完结·25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