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养女跃农门

锦鲤养女跃农门

元瑛贝贝

古代言情/已完结

198万字

完结于2024-03-2020:10:00
老白家在村里太有名了,一是太能生儿子,二是穷的家徒四壁。 都说老白家得了女儿才能扭转霉运穷命。 女儿没盼来,倒是捡了个养女。 养女是锦鲤附体,将老白家旺的越来越火。 下河摸鱼,鱼主动往身上跳;上山抓兔,兔子纷纷撞树;挖蘑菇,蘑菇到手变成参。 锦鲤养女带领全家人种田经商成首富,旺的哥哥们科举武举两手抓。

第一章生女

景元五年,冬。

淮城巨富沈俊山的大夫人难产,哀嚎了两天一夜孩子都没诞出。

“保小。”沈俊山的平妻如夫人果断做了选择。

一碗碗催生药灌下去,大夫人凄厉的尖叫划破雪夜,绝望和恐惧弥漫在产床上,最终化成一摊血水。

忽然,一声清脆的婴儿啼哭穿透产房。

“恭喜大夫人恭喜如夫人,是个小公子。”嬷嬷将沾着血的婴儿裹进襁褓里,喜笑颜开抱给如夫人看。

大夫人自打有孕以来,理家权暂时交给如夫人。从大夫人开始生产,她便一直站在产房外守着。

此时就着嬷嬷的手瞧了一眼婴孩,吊着的一口气才松开,强撑了两天的身子差点瘫下去,被身边丫鬟稳稳扶住。

“抱给他们看。”

嬷嬷得了如夫人的命令,抱着新生婴儿走下台阶,来到沈家族长面前,掀开婴儿的裹被。

密集的雪花飘落到婴儿双腿间,冷风一激,婴儿哭的愈发响亮。

“你们可瞧清楚了,沈俊山这一脉有了继承香火。”

如夫人站在廊下,冷冰冰的开口,凌厉的目光在族人身上一一滑过。

众族人压低声音窃窃私语,面上俱有不甘。

“若是谁再生了那不该有的歪心思,欺负沈俊山留下的孤儿寡母,妄图褫夺沈俊山的家财,我沈家是断断不容的。”

雪花迎着风在如夫人脚底打转,廊檐吊着的纸灯笼透出的昏暗烛火在她脸上跳动,整个人犹如吞噬暗夜的鬼魅。

最终,乌压压的沈家族人在族长带领下撤离沈府。

廊檐的烛火逐渐吹熄,整个沈府陷入黑暗。

子夜时分,有一黑影拎着竹篮,从沈府偏门迎着风雪朝城外奔去。

……

淮城的冬天一直都很冷。

像往年一样,入冬没多久,便接连下了好几场大雪。

距离淮城七十里的南关山银装素裹,白雪皑皑蜿蜒几十里,若不是升起的袅袅尘烟,根本发现不了山脚下散落的村庄。

神树村就在山脚下的河谷下游。

村东坡上的白家为了省木材,夜里不生火炉,整个屋子冰窟窿一样,白老太太夜里冻醒后再也睡不着。

好容易熬到天亮,白老太太掀开被子下了床。为了御寒,她裹着棉袄入睡,倒是省了穿衣服的环节。

床边地面结一层薄冰,纸糊的窗棂映进来的雪光,让破旧的农村土房充满莹莹的清辉。

白老太太将一块旧帕子裹在头上,推门眺望。

雪已停。

整个院子被厚厚积雪覆盖,冷风吹过,压在院子树上的雪球簌簌落下,打在篱笆上摔出雪沫子。

白家院子门口的小路通往村口,白老太太踮着脚朝路上瞅了再瞅,茫茫大雪中一个人影也没有。

“算算回家的日子也早该回来了,这两口子八成在淮城浪着……”

白老太太将手拢在袖口里,眺望很久不见人迹,心里很是失望。

她儿子带着儿媳一年前去了淮城一富户家做活,秋收时托人捎口信说入冬就辞工回家,这都下了好几场雪了,也没见两口子回来。

失望过后白老太太又惴惴不安起来,唯恐儿子儿媳路上遇到什么不测。

冷风继续吹,树梢上的雪球继续落在篱笆上。

“啪嗒”一声响,院子东南角的篱笆被雪压塌了。

“奶,您又起那么早。”大孙媳妇谢春桃来到白老太太身边,关切道,“您昨夜冻着没,我给您烧一碗姜茶去去寒气。”

“我不冷,你先去给大家伙烧饭吧。”白老太太收回目光朝谢春桃摆摆手,又朝东西偏房喊,“大壮,招妹,大郎三郎,小兔崽子们,还死睡着呐,起床扫雪。”

谢春桃应了一声就钻进厨房利落地生火。

大孙子白大壮已经穿好了衣服,拎着扫帚踏进大雪里,最小的孙子白招妹带着重大郎三郎跟在白大壮身后挥舞着铲子铲雪。

缩在被窝里的二孙媳妇尤金桂隔着窗子喊:“大嫂,给我打一碗鸡蛋茶,多滴点香油。”

又是鸡蛋又是香油的,白老太太心疼的要命,家里马上揭不开锅了,拢共就有俩鸡蛋半瓶子香油。

按照她以往脾气早拿话刺尤金桂了,但尤金桂现在怀着身子,刺不得。

“奶,不是我要吃,是我肚子里您重孙女要吃。”

果然,尤金桂每次提完要求都会拿肚子里的孩子当挡箭牌。

白老太太撇嘴,就你,还想给白家生个闺女,恐怕没那福气。

“那是不是爹和娘?”白招妹朝篱笆外堆雪,一抬头看到村口马车上下来俩人。

白老太太睁大眼睛努力瞅,她眼神不好,瞅不太清楚。

“是,是,是爷和奶。”大郎三郎看得真真切切,兴奋地跳起来,丢下扫帚就和白招妹一起冲出去迎。

“愣着干嘛,快去帮爹娘拎东西,这大冷的天。”谢春桃撂了手里切菜的刀走出厨房,对还在愣神的白大壮说。

白大壮咧着嘴拉着谢春桃一起朝村口走去。

一盏茶功夫,众人簇拥着白木板和甄氏热热闹闹地跨进院子。

“娘。”白木板和甄氏齐声喊。

“这都几时了,怎么才……”白老太太板着脸,眼神落到儿媳妇甄氏抱在怀里襁褓上,余下的话便被惊的截断。

“奶,娘生了个妹妹。”白招妹喜气洋洋地报喜。

白老太太看不出情绪起伏,朝白木板和甄氏扫了一眼,夫妻俩颇为不自在。

“进屋吧。”

白木板和甄氏跟着白老太太进了上房。冰窖一样冷,冻的甄氏打了一个哆嗦,把怀里襁褓朝胸口贴的更紧了些。

“我有了妹妹,我有了妹妹。”

“我有了小姑,有了小姑。”

白招妹和大郎三郎兴奋的围着甄氏嗷嗷叫。

白大壮也想跟着叫,他们老白家终于有了女孩儿,不等吩咐便自作主张去烧炉子,妹妹那么小可不能冻着。

谢春桃从厨房给公婆端来热姜汤。她心细,发现一直盼女孩儿的白老太太没有想象中高兴,故她也不敢表现的太高兴。

“那啥,娘,这孩子……”白木板斟酌着开口。

白老太太打断:“行了,我知道咱家一直盼女儿。”

“大壮娘你把孩子放床上,你捂怀里给个金蛋一样抱窝啊。春桃你去村子里借点米面,给你娘补补身子。”

老太太一开口吩咐,白家上上下下立马喜气洋洋,从里到外透着欢快。

“哎,好嘞,奶!”谢春桃答应着,风风火火就朝外走。

“大壮你愣着干啥还不赶紧带着招妹和大郎三郎去河里捞几条鱼,给你娘熬鱼汤。”

白大壮嘴里答应着,却不动,扭着脖子朝床上伸,刚在外面天寒地冻的,妹妹被娘裹的严严实实,他还没有看到妹妹长啥样呢。

跟着白大壮身后,齐刷刷几只伸直的脑袋一起朝床上瞧,脸上带着傻笑。

“还不快去!”白木板瞪了儿孙们一眼,像守护神一样挡着襁褓,可不能让臭小子们冲撞了女娃娃。

女娃娃乖的很,他身后襁褓里的孩子一路不哭不闹,到家了还在沉睡。

被爹吼了一声,白大壮带着白招妹大郎三郎窜出去取抓鱼的工具。

“哎呦,爹娘总算回来了。”裹成球的尤金桂听到动静,掀帘子进来,显摆一样扶着腰,就要去翻床上白木板的包袱,“给你们孙女带什么好吃的了?对了,爹娘我又怀了,都说酸儿辣女,我最近可爱吃辣了,准能给咱老白家带来第一个女孩儿。”

“已经被你婆婆抢先了,你婆婆给你生了个小姑子。”白老太太面无表情的说。

“啥?小姑子?”尤金桂就瞅到甄氏身边一个大红带花的包被,她就要伸手去扯,旁边的甄氏母鸡护崽一样挡了回去。

居然被婆婆抢先了,尤金桂摸着肚子心里不服。

白老太太吩咐尤金桂,“你去你娘家借包红糖,鸡蛋也借些。”

“我娘家又不是金窟窿。”尤金桂嘟囔,

红糖那么金贵的东西,说借就借啊。就这穷的叮当响的家,拿什么还?

从公婆身上缀满的补丁,也能猜到外出做活没赚到几个钱。

老白家就是个无底洞,她当初怎么脑子发昏就上了这条穷贼船。

尤金桂满脸不情愿,但扛不住白老太太刀子一样的眼神,扶着肚子去村西头娘家了。

把孙子孙媳妇都撵走,白老太太深吸一口气,一屁股坐在床上,忍不住侧头瞅襁褓里的婴孩,粉雕玉琢的小脸,确实怪招人疼。

“说吧,这孩子哪来的?”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家有天道小萌宝,逃荒不方致富忙

老齐家有闺女了! 说不下雨就不下雨,说不刮风就不刮风,那嘴就跟开了光似的。 满宝儿:爷爷,蚂蚁搬家了,要下雨呢! 齐老爷子:宝儿,乖,秋收呢!可不兴下雨啊! 满宝儿嘟着小嘴:那,好吧!我和玉帝爷爷说一下。 结果秋收那天乌云密布,电闪雷鸣,可就是没落下一滴雨。 要卖粮了,满宝儿却说:奶奶,粮不能卖,赶路的时候要吃的。 齐家人:啥赶路? 满宝儿歪头:就是赶路啊!好多人一起赶路,穿的可破了,还一个个瘦得跟柴火棍一样。 啥?那不就是逃荒吗? 齐家人震惊了,好好的日子,咋就突然要逃荒了呢? 逃荒多可怕啊! 可当真的逃荒了,齐家人才发现原来逃荒也能这么舒坦啊! 村人甲:哎呦,老齐家今天咋又炖肉了?可真香! 村人乙: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听说那兔子就跟疯了一样就往人家满宝儿的怀里冲。哎呀,要是我家也有个满宝就好了。 齐家人:你怕不是在想屁吃! 抱着兔腿儿啃得满脸油花的满宝儿:嘻嘻嘻,天道姥爷说啦,满宝儿年纪小,不吃饱长不高。

发财喵·完结·62.5万字

穿越农家:种田发家养崽崽

避雷:没有朝堂,作者写不来朝堂 上辈子被迫末世打怪,这辈子只想咸鱼摆烂。 刚被丧尸分而食之的林禾,一睁眼就成了乡安村李长辉买来的小媳妇。 要说这李长辉,十五岁参军,十年回家三次,前两次各带了个儿子回家,第三次带了个儿子,和一个明显没生过孩子的小媳妇。 李长辉脸上巴掌大的蜈蚣疤,大姑娘小媳妇看一眼就害怕得瑟瑟发抖,林禾倒是不介意。 既来之则安之,给人当后娘,总比天天把脑袋挂裤腰带上强吧?再说了,丧尸可不比李长辉吓人百倍千倍啊? 何况人家说了,只要她做饭就行,不会亏待她,别的也不需要她做,最重要的是,李长辉不会睡她啊,多好! 于是,林禾就心安理得的,当起了三个便宜儿子的后娘。 直到某一天,她突然听到李长辉给三个儿子取名字,怎么感觉有点耳熟呢? 想了半天,垂死病中惊坐起,这尼玛不是三个反派的名字吗! 还是没什么着墨的炮灰反派!

空竹笙笙·完结·117万字

团宠小福宝,五个大佬哥哥争着宠

她不但傻,还是个哑巴。但五岁的时候有一天她不傻了,还开口说话了。 全家人欣喜若狂! “我们家乖宝会说话啦!” “我看谁还敢说我们傻!” ......她其实本来也没傻啊,只是身体出了点问题而已。她不但不傻,还拥有囊括万物的超市系统。 当她身体渐渐恢复,闵家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赚钱这件事也变得非常容易,一家人好运连连,人人羡慕。五个哥哥也一个比一个出息,渐渐成长为各行各业的大佬,往富贵无边的道路上一路狂奔停不下来...... 书友群:169598252

依依兰兮·完结·30.1万字

团宠农女小福娃

柳山村的福家,几代下来都男孩,穷得只剩下男娃,终于盼来一个闺女。小女娃一出生把差点死翘翘的阿奶给高兴得病好起来;一出门捡东西捡到手软,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山里跑的飞禽走兽悉数往她前面掉,跟掉馅饼似的。 原以为捡到金子就够厉害的,没想到半路还能捡到一个夫君,对方还是个挺厉害的人物。 自打她出生福家顺风顺水,做生意盖房子全不落下。家里人对她宝贝得紧,把她往死里宠。

随心飞舞·完结·111万字

捡了福星闺女后,全村都旺了

开新书啦!《农家小福宝开挂了》,欢迎投资! 简介:(重生+种田+神奇洞府+虐渣+致富) 姜三郎从坟岗子里捡个刚出生的女婴,把她当亲闺女养着,没多久十年不孕的妻子竟怀了双胞胎。 紧接着,姜家不断有好事降临,从一贫如洗,一步步走上富裕之路。 全村人都羡慕姜家好运气,都想沾沾小仙童的福气。 樱宝小手一挥:来来来,都跟我去种金耳雪耳,保管你们一年吃饱,两年致富,三年走上人生顶峰。 最后,村民们果真都富了,羡煞旁村。 忽然某天,抛弃女婴的那家人找上门,要求姜家归还孩子。 全村人怒了,摩拳擦掌挡在门口:呸!什么臭不要脸的敢来抢孩子,先尝尝老子的拳头。 樱宝死了,又重生了,她万万没想到,自己竟是一个话本里的炮灰工具人,她所遭遇的一切,都是为了推动剧情而产生。 这一世,樱宝坚决远离女主女配,远离所有剧情,带领养父母和弟弟好好生活,发家致富。

久l久·完结·113万字

穿成团宠小姑姑,我把全家卷暴富

卷王林宝宝穿成农家团宠。 以为这次终于可以闲鱼?大错特错。 家里有扒着大哥吸血的混蛋老爹,好吃懒做的泼辣老娘,不是懒就是混的五个哥哥以及侄子侄女若干。 唯一正常点的就是家里花五两银子给她买回来的相公顾时,可那小子好像在暗搓搓存私房钱? 林宝宝:闲鱼是不可能闲鱼的,还得带着大家一块儿卷! 幸好,老天还给她安排了一个金手指…… …… 渐渐的,大河村村民发现。 每天睡到日上三竿的林家二房变了,天不亮就全家出动下地干活,不是在开荒就是在开荒的路上。 短短半年已然从全村最穷最懒变成田产最多的大户。 摔,还让不让人活了。 大河村某村民: “爹,天都黑了,要不咱回去了吧。” “回啥回?没看到林家的人都还在地里干活。” 某村民:“……”

小小小瓶子·连载中·14.2万字

穿成农门团宠福宝宝

新书《穿越农家:种田发家养崽崽》求支持~ 姜小米胎穿异世界,落户小山沟,爹疼娘爱,兄长姐姐都喜欢她,连弟弟都超级听话呢,虽然家里穷了点苦了点,但是小米不怕,空间在手,天下我有! 空间灵气满满,种灵植,养灵药,喂灵兽,还有灵泉每日滋养,就连溢出去的灵气,都带动整个福安村的农作物又大又鲜! 于是乎,福宝姜小米,顿时成了整个福安村的小福星呢。 随后又拿出千里眼,造火铳,造大船, 有人让她留在京城当官夫人,姜小米小手一挥,世界这么大,我还要出去看看呢!

空竹笙笙·完结·139万字

锦绣农门小福女

浠水河边有一户人家姓弱,运气真的弱爆,就像被霉运附身了一样。家家大丰收的时候,弱家颗粒无收,种菜虫吃光,养鸡发鸡瘟,养猪发猪瘟..... 明明一屋子男丁,个个都是壮力,却疯的疯,残的残,瞎的瞎…… 本来前途无量的弱家愣是成了方圆十里最穷的一家。 唯一让人羡慕的是弱家旺丁!弱家老婆子一共生了六个儿子,儿子又生了四个孙子,弱家老婆子做梦都盼着能生个女娃。好不容易盼来了一个孙女,没想到却是个痴儿,养到了三岁多也不会说话,不会走路,连吃喝拉撒都不会。 大家都以为弱家这辈子都翻不了身了!直到那个三岁半的痴儿突然开口喊了一声:“娘.....” 天,开始变了。 世界,开始玄幻。 弱家院子里的柿子一夜成熟,地里快被虫啃光的菜变得绿油油,一直不下蛋的老母鸡突然下蛋了…… 别人闹饥荒,弱家粮满仓。 老大不疯了,老二不残了,老三不瞎了…… 弱家老婆子双手叉腰仰天大笑:“谁说我家萱宝是痴儿?她明明是福宝!” (这是一本带点仙气的种田文,女主前世是一株刚刚化了灵的萱草,转世为人。)

渐进淡出·连载中·72万字

灾荒年,团宠崽崽觉醒山海经种田

淼淼是末法时代最后的山神,意外携山海经穿成程家二郎的女儿。 分家时,二房只分到了两亩薄田,一贫如洗; 分家后,全村人眼睁睁地看着程二郎家运道越来越好,种啥啥丰收,桌上每天都有肉,更是得了县令的嘉奖,甚至连知府老爷都知道程二郎家,风光极了。 后来全村人渐渐发现了不对劲。 程家的猪口吐人言,程家的鸡会打人,程家的狗长翅膀,程家的羊四个角,程家的狐狸九条尾巴…… 程淼淼小手一挥:没错!都是我的! 没有什么是山神做不到的,如果有,那就再来一本山海经!

七两碎银子·连载中·69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