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养女跃农门

锦鲤养女跃农门

元瑛贝贝

古代言情/连载中

21.7万字

更新时间:2023-02-02 00:10:49
老白家在村里太有名了,一是太能生儿子,二是穷的家徒四壁。 都说老白家得了女儿才能扭转霉运穷命。 女儿没盼来,倒是捡了个养女。 养女是锦鲤附体,将老白家旺的越来越火。 下河摸鱼,鱼主动往身上跳;上山抓兔,兔子纷纷撞树;挖蘑菇,蘑菇到手变成参。 锦鲤养女带领全家人种田经商成首富,旺的哥哥们科举武举两手抓。

第一章 生女

景元五年,冬。

淮城巨富沈俊山的大夫人难产,哀嚎了两天一夜孩子都没诞出。

“保小。”沈俊山的平妻如夫人果断做了选择。

一碗碗催生药灌下去,大夫人凄厉的尖叫划破雪夜,绝望和恐惧弥漫在产床上,最终化成一摊血水。

忽然,一声清脆的婴儿啼哭穿透产房。

“恭喜大夫人恭喜如夫人,是个小公子。”嬷嬷将沾着血的婴儿裹进襁褓里,喜笑颜开抱给如夫人看。

大夫人自打有孕以来,理家权暂时交给如夫人。从大夫人开始生产,她便一直站在产房外守着。

此时就着嬷嬷的手瞧了一眼婴孩,吊着的一口气才松开,强撑了两天的身子差点瘫下去,被身边丫鬟稳稳扶住。

“抱给他们看。”

嬷嬷得了如夫人的命令,抱着新生婴儿走下台阶,来到沈家族长面前,掀开婴儿的裹被。

密集的雪花飘落到婴儿双腿间,冷风一激,婴儿哭的愈发响亮。

“你们可瞧清楚了,沈俊山这一脉有了继承香火。”

如夫人站在廊下,冷冰冰的开口,凌厉的目光在族人身上一一滑过。

众族人压低声音窃窃私语,面上俱有不甘。

“若是谁再生了那不该有的歪心思,欺负沈俊山留下的孤儿寡母,妄图褫夺沈俊山的家财,我沈家是断断不容的。”

雪花迎着风在如夫人脚底打转,廊檐吊着的纸灯笼透出的昏暗烛火在她脸上跳动,整个人犹如吞噬暗夜的鬼魅。

最终,乌压压的沈家族人在族长带领下撤离沈府。

廊檐的烛火逐渐吹熄,整个沈府陷入黑暗。

子夜时分,有一黑影拎着竹篮,从沈府偏门迎着风雪朝城外奔去。

……

淮城的冬天一直都很冷。

像往年一样,入冬没多久,便接连下了好几场大雪。

距离淮城七十里的南关山银装素裹,白雪皑皑蜿蜒几十里,若不是升起的袅袅尘烟,根本发现不了山脚下散落的村庄。

神树村就在山脚下的河谷下游。

村东坡上的白家为了省木材,夜里不生火炉,整个屋子冰窟窿一样,白老太太夜里冻醒后再也睡不着。

好容易熬到天亮,白老太太掀开被子下了床。为了御寒,她裹着棉袄入睡,倒是省了穿衣服的环节。

床边地面结一层薄冰,纸糊的窗棂映进来的雪光,让破旧的农村土房充满莹莹的清辉。

白老太太将一块旧帕子裹在头上,推门眺望。

雪已停。

整个院子被厚厚积雪覆盖,冷风吹过,压在院子树上的雪球簌簌落下,打在篱笆上摔出雪沫子。

白家院子门口的小路通往村口,白老太太踮着脚朝路上瞅了再瞅,茫茫大雪中一个人影也没有。

“算算回家的日子也早该回来了,这两口子八成在淮城浪着……”

白老太太将手拢在袖口里,眺望很久不见人迹,心里很是失望。

她儿子带着儿媳一年前去了淮城一富户家做活,秋收时托人捎口信说入冬就辞工回家,这都下了好几场雪了,也没见两口子回来。

失望过后白老太太又惴惴不安起来,唯恐儿子儿媳路上遇到什么不测。

冷风继续吹,树梢上的雪球继续落在篱笆上。

“啪嗒”一声响,院子东南角的篱笆被雪压塌了。

“奶,您又起那么早。”大孙媳妇谢春桃来到白老太太身边,关切道,“您昨夜冻着没,我给您烧一碗姜茶去去寒气。”

“我不冷,你先去给大家伙烧饭吧。”白老太太收回目光朝谢春桃摆摆手,又朝东西偏房喊,“大壮,招妹,大郎三郎,小兔崽子们,还死睡着呐,起床扫雪。”

谢春桃应了一声就钻进厨房利落地生火。

大孙子白大壮已经穿好了衣服,拎着扫帚踏进大雪里,最小的孙子白招妹带着重大郎三郎跟在白大壮身后挥舞着铲子铲雪。

缩在被窝里的二孙媳妇尤金桂隔着窗子喊:“大嫂,给我打一碗鸡蛋茶,多滴点香油。”

又是鸡蛋又是香油的,白老太太心疼的要命,家里马上揭不开锅了,拢共就有俩鸡蛋半瓶子香油。

按照她以往脾气早拿话刺尤金桂了,但尤金桂现在怀着身子,刺不得。

“奶,不是我要吃,是我肚子里您重孙女要吃。”

果然,尤金桂每次提完要求都会拿肚子里的孩子当挡箭牌。

白老太太撇嘴,就你,还想给白家生个闺女,恐怕没那福气。

“那是不是爹和娘?”白招妹朝篱笆外堆雪,一抬头看到村口马车上下来俩人。

白老太太睁大眼睛努力瞅,她眼神不好,瞅不太清楚。

“是,是,是爷和奶。”大郎三郎看得真真切切,兴奋地跳起来,丢下扫帚就和白招妹一起冲出去迎。

“愣着干嘛,快去帮爹娘拎东西,这大冷的天。”谢春桃撂了手里切菜的刀走出厨房,对还在愣神的白大壮说。

白大壮咧着嘴拉着谢春桃一起朝村口走去。

一盏茶功夫,众人簇拥着白木板和甄氏热热闹闹地跨进院子。

“娘。”白木板和甄氏齐声喊。

“这都几时了,怎么才……”白老太太板着脸,眼神落到儿媳妇甄氏抱在怀里襁褓上,余下的话便被惊的截断。

“奶,娘生了个妹妹。”白招妹喜气洋洋地报喜。

白老太太看不出情绪起伏,朝白木板和甄氏扫了一眼,夫妻俩颇为不自在。

“进屋吧。”

白木板和甄氏跟着白老太太进了上房。冰窖一样冷,冻的甄氏打了一个哆嗦,把怀里襁褓朝胸口贴的更紧了些。

“我有了妹妹,我有了妹妹。”

“我有了小姑,有了小姑。”

白招妹和大郎三郎兴奋的围着甄氏嗷嗷叫。

白大壮也想跟着叫,他们老白家终于有了女孩儿,不等吩咐便自作主张去烧炉子,妹妹那么小可不能冻着。

谢春桃从厨房给公婆端来热姜汤。她心细,发现一直盼女孩儿的白老太太没有想象中高兴,故她也不敢表现的太高兴。

“那啥,娘,这孩子……”白木板斟酌着开口。

白老太太打断:“行了,我知道咱家一直盼女儿。”

“大壮娘你把孩子放床上,你捂怀里给个金蛋一样抱窝啊。春桃你去村子里借点米面,给你娘补补身子。”

老太太一开口吩咐,白家上上下下立马喜气洋洋,从里到外透着欢快。

“哎,好嘞,奶!”谢春桃答应着,风风火火就朝外走。

“大壮你愣着干啥还不赶紧带着招妹和大郎三郎去河里捞几条鱼,给你娘熬鱼汤。”

白大壮嘴里答应着,却不动,扭着脖子朝床上伸,刚在外面天寒地冻的,妹妹被娘裹的严严实实,他还没有看到妹妹长啥样呢。

跟着白大壮身后,齐刷刷几只伸直的脑袋一起朝床上瞧,脸上带着傻笑。

“还不快去!”白木板瞪了儿孙们一眼,像守护神一样挡着襁褓,可不能让臭小子们冲撞了女娃娃。

女娃娃乖的很,他身后襁褓里的孩子一路不哭不闹,到家了还在沉睡。

被爹吼了一声,白大壮带着白招妹大郎三郎窜出去取抓鱼的工具。

“哎呦,爹娘总算回来了。”裹成球的尤金桂听到动静,掀帘子进来,显摆一样扶着腰,就要去翻床上白木板的包袱,“给你们孙女带什么好吃的了?对了,爹娘我又怀了,都说酸儿辣女,我最近可爱吃辣了,准能给咱老白家带来第一个女孩儿。”

“已经被你婆婆抢先了,你婆婆给你生了个小姑子。”白老太太面无表情的说。

“啥?小姑子?”尤金桂就瞅到甄氏身边一个大红带花的包被,她就要伸手去扯,旁边的甄氏母鸡护崽一样挡了回去。

居然被婆婆抢先了,尤金桂摸着肚子心里不服。

白老太太吩咐尤金桂,“你去你娘家借包红糖,鸡蛋也借些。”

“我娘家又不是金窟窿。”尤金桂嘟囔,

红糖那么金贵的东西,说借就借啊。就这穷的叮当响的家,拿什么还?

从公婆身上缀满的补丁,也能猜到外出做活没赚到几个钱。

老白家就是个无底洞,她当初怎么脑子发昏就上了这条穷贼船。

尤金桂满脸不情愿,但扛不住白老太太刀子一样的眼神,扶着肚子去村西头娘家了。

把孙子孙媳妇都撵走,白老太太深吸一口气,一屁股坐在床上,忍不住侧头瞅襁褓里的婴孩,粉雕玉琢的小脸,确实怪招人疼。

“说吧,这孩子哪来的?”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锦鲤福妞:我在年代当团宠

红星生产队以前是十里八乡最穷的地方,每回去镇上开会大队长都恨不得现场学个隐身术让别的生产大队看不见他。 但是某天公社开大会的时候突然发现红星生产队支棱起来了! 而且是越来越富的那种! 大队长满含幸福的泪水,都是咱家福妞有福气啊! 众人疑惑:福妞?这谁? 福妞是条路痴小锦鲤,投胎的时候跑错了肚子。 亲爹亲妈不想养她,还管她叫小妖孽! 气煞福妞!人家明明是真宗小锦鲤! 幸亏她奶奶眼光好,一下就给她找准了爹妈。 上辈子的倒霉事都滚远点,莫挨我爹妈。 小小锦鲤,逆天改命我最行。 看我福妞带着一家人走上人生巅峰路! 赵春娟抱着自己的黑头儿子,呵,克弟缘的小妖孽谁爱养谁养去,反正她不要! 但是谁也没想到养了福妞的顾老四一家顺风顺水顺财神,连带着对福妞好的亲戚都一路好运。 村子里看着连连倒霉的顾老三两口子摇头,眼见短还命中带衰的一家! 你说都是老顾家的? 嘿,人家顾老太太都朝你翻白眼了! 顾老三两口子搓搓手:能把闺女还我妈吗? 顾老四翻个白眼:现在是我闺女了! 此时,一只竹马路过:能把我媳妇还我吗? 顾老四恼羞成怒:你也麻溜圆润离开!

霜浓花瘦·完结·73.9万字

逃荒空间:穿成老太太我想摆烂

穿成快四十岁的老太太就得相夫教子,一生辛劳?不存在的!哪里来的到死都是老秀才的臭老头子没点本事娶了平妻?反过来恬不知耻的还敢对她大放厥词?声称没他活不了?笑话,哪里来的普信男,暴打一顿赶紧和离,以后桥归桥路归路,而她带着一屋子的老弱病残还不够,前婆婆竟还给她买了个傻子做相公,这波操作属实是在大气层。 唐糖儿上辈子专注做任务打打杀杀,好不容易退役了想要摆烂,怎奈何穿到了这个懦弱的老太太身上,看着四面透光的茅草屋以及嗷嗷待哺的一屋子老小,唐糖儿撸撸袖子!摆什么烂,还得靠自己勤劳的双手创造财富。 唐糖儿毕生所愿,摆烂也!

三月芝初·连载中·35.8万字

团宠小胖宝:我有四个大佬爹爹

叶千宁成了六岁小团子,不仅拥有双系异能,她还拥有四个爹。 “爹!” 团子哭唧唧,惊的帝都风华正茂的四大佬齐齐风中凌乱。 文臣爹:“小女娃,爹可不能乱认,赶紧哪来的回哪去吧。” 狐狸爹:“我若有女儿那必定是天下第一美人,岂会胖的似个球!” 皇商爹:“我顾家三代生不出女儿,她怎么可能是我顾家的种。” 将军爹到是兴奋了:“哈哈哈,老子命中无子女,上天突然给了个肉包子,走,闺女跟爹回家!” 将军府突然出现个小女娃,惹的京城几位风云人物天天趴墙角,最后直接不走了,齐齐表示,自家闺女什么时候跟他们回家,他们什么时候走。 将军爹怒:“当初你们怎么不认,现在谁要敢跟我抢女儿,老子跟他拼了。” 旁边一本正经的小正太,背着小手小声嘟囔:“她长大可是要嫁给我当媳妇的。” 闻言四位大佬双目冒火,危险至极。 团子看着每天上演的戏码,无奈扶额:“她只想养大空间让自己长命百岁……马甲可千万不要掉啊。” 《团宠》《一对一,青梅竹马》

凤九公子·连载中·20.4万字

重生空间:农门有贵女

一个不留神赵果儿又回到了上上辈子,庆幸她上辈子没白囤货,空间是满满当当的,里面啥都有。 更幸运的是,这辈子她又捡到了一个挖洞小能手,足够满足她走到哪里都可以挖洞藏宝攒粮当个真材实料首富的满足感…… 只是,可惜了这挖洞小能手是有来历的,她的首富之路才走了一半,启国就喊他回家继承皇位去了。而他,竟然异想天开,想拐她回去当皇后? 赵果儿:不去,当皇后哪有当首富自在? 挖洞小能手:没忘了那些洞都是我挖的,地方我都知道吧?不去就别怪我占了你的宝和粮。 赵果儿:……做个人吧。这是人能说出来的话? 挖洞小能手:乖,我保证不约束你。 赵果儿:行,只要你愿意立下契约把启国分我一半我就跟你走。 挖洞小能手:成交

孟萱·连载中·14.8万字

锦鲤三岁半,七个舅舅争着宠

【奶团+团宠+玄学+锦鲤+小仙女】 年仅三岁半的酥酥被渣爹一脚踢出家门,成了个孤儿。 一觉醒来,竟然多了七个舅舅! 舅舅们个个有权有势,恨不得把她宠上了天! 大舅舅:“酥酥,喜欢天上的月亮吗?舅舅帮你取来!” 三舅舅:“敢让我们家酥酥掉眼泪,马上扔河里喂鱼!” 五舅舅:“综艺直播?不好意思,我的档期酥酥说了算!” 六舅舅:“看什么卷宗!我得回家给酥酥做舒芙蕾!” ..... 更有红衣美男守护身旁,竟是万年修为的九尾锦鲤神! 一时间,众人相传,凌家的小公主,娇弱矜贵,奶萌奶萌的! 殊不知,青玄眼里的酥酥,先是一掌拍飞恶灵,再赐一碗清汤,从此开心说ByeBye~ 嗯!奶凶奶凶的!

洛水漓烟·连载中·23.3万字

全家流放!锦鲤娇娘种田带飞全家

本是千金贵女,谁知一朝太傅爹被贬发落岭南。开局一间破屋,要啥没啥! 破屋就破屋吧,一家人同心协力比什么都强。赵黎雅带着爹娘弟妹义兄开荒种田、发家致富。岭南处处都是宝,努力搞事业,日子越来越红火。 在她努力种田、闷声搞钱的过程中,结识了一个很合拍的搭档,她指东,搭档绝不往西,她说下海,搭档绝不上山,她说制糖、造纸、做家具、制香料、开酒楼......搭档说:“好!” 赵黎雅满足极了,这样的搭档给她再来一打! 搭档:“不好!有我一个就够了!” 后来,搭档的身份曝光,赵黎雅捏了捏拳头,有你一个的确就够了! 书友群:169598252

依依兰兮·连载中·67.9万字

年代空间:带着百亿物资撩竹马

末世大女主林念禾,自带顶级空间,怒囤百亿物资后,却穿越了! 第一天,撕逼大战拉开帷幕; 第二天,生产队内卷大赛火热进行; 第三天…… 林念禾:“同志们好励志!” 众人苦不堪言:“卷王你别熬鸡汤。” 林念禾:“婶子们好可爱!” 生产队众婶子心碎成渣:“小林全家的心眼都长她一个人身上咯。” 林念禾吃瓜虐渣抖脚脚,把她的新剧本演得风生水起。 物资置换,小金库日益丰厚; 因材施教,学生考试全双百! 林念禾左手搞教育、右手推经济,星火之辉点燃黑夜。 - 苏昀承第一次被问起何时与林念禾喜结连理时,他说:“容我先得到岳父岳母的认可。” 苏昀承第二次被问及何时能吃到他们的喜糖时,他答:“待我攻略掉她的十几位兄弟姐妹。” 苏昀承第三次被质问他与林念禾的感情进展时,他回:“感情稳定,但全村老少三百口都试图和我抢人。” 转过身,男人委屈巴巴的去找自己那娇软的小青梅:“禾禾,什么时候给我名分?” 林念禾随口应答:“等我把这批学校建完的吧。” 次日,林念禾发现她选定的几处校址已经连夜开工! 【社牛·撩不自知·娇气包×腹黑·自我攻略·大狼狗】

岁潇·连载中·21.2万字

团宠农女小福娃

柳山村的福家,几代下来都男孩,穷得只剩下男娃,终于盼来一个闺女。小女娃一出生把差点死翘翘的阿奶给高兴得病好起来;一出门捡东西捡到手软,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山里跑的飞禽走兽悉数往她前面掉,跟掉馅饼似的。 原以为捡到金子就够厉害的,没想到半路还能捡到一个夫君,对方还是个挺厉害的人物。 自打她出生福家顺风顺水,做生意盖房子全不落下。家里人对她宝贝得紧,把她往死里宠。

随心飞舞·连载中·110万字

重生福女带空间去逃荒

李家嫡长女又美又飒,带空间物资去逃荒,历经战乱病疫诸多困难,和家人团结一心夺回荣耀,收获美少年一枚。

花羽容·连载中·30.4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