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之贵女不得不打怪升级

穿书之贵女不得不打怪升级

松江水暖

古代言情/连载中

147万字

更新时间:2024-06-1823:02:00
21世纪的女研究生一不留神穿书了,穿的还是本没怎么看过的小说,还穿成了排不上前位次的女配,那也没有办法,也不兴讨价还价,冀鋆将带着她的女主堂妹冀忞开启一段全新的生活!寄居在淮安候府,想踩着我们姐妹当垫脚石向上爬?好吧,开始宅斗!怎么?堂妹身上还有秘密?竟然与争夺储君之位扯上了关系?唉!怎么办,怎么办,冀鋆一个头两个大,深感自己在不停地打怪升级,好累啊!还好,还好,打怪途中,遇到知音,知音还是个帅哥,帅哥说,一起打怪吧,多大能力要承担多大责任,一起造福百姓,然后携手天涯,潇洒自在!

第一章为你着想你选择通奸吧

腊月里,刚刚下过一场大雪,侯府内院已经打扫妥当。树枝上的积雪,偶尔在风中洒落。

淮安侯府的正厅,一众主子集聚一堂。管家、管事嬷嬷等几个有头脸的苏姨娘的心腹奴仆们守在厅外。

几个炭盆烘得厅内温暖如春。然而,众人的目光却似冰刀雪剑,刺向立于厅中的冀家姐妹,令人遍体生寒。

贵姨娘的手隐在衣袖中,一只手紧紧地握住另一只手,方能不令人看出来她在不能自抑地颤抖。

袁姨娘和卓姨娘等没有儿子的觉得这个事情与己无关,但是面上还是恰当地显出一丝丝的困惑和担忧。

孙姨娘则没甚表情,但是双手绞着的帕子还是暴露了她内心的紧张:现在侯府的嫡长子生死未卜,庶长子如果……那么她的儿子,是不是能…….

而苏姨娘则一脸的胜券在握,嘴角压抑不住地上扬,无论怎么掩饰,也能看出她内心的狂喜。

可不是嘛,这一关过去了,就可以折断侯夫人杨氏的一个臂膀。杨氏的父亲,长乐伯杨俊,与礼国公交情匪浅。当初,淮安候洪培菊请求接冀家姐妹来府中,冀忞的外祖礼国公和父亲镇远将军能够比较放心,长乐伯与礼国公的交情深厚也是原因之一。

何况,杨氏作为长乐伯的嫡长女,家教甚好,对庶子庶女及一干妾室也甚是和善,颇有贤名。即使淮安候洪培菊阴险狡诈,但杨氏毕竟是内宅之主,也能心安一些。

冀鋆作为冀忞的堂姐,与冀忞一起来到侯府的时候,杨氏的儿子洪逑仁已经失踪一年余,淮安候、长乐伯用尽法子也没有找到任何蛛丝马迹,杨氏整日以泪洗面,终于一病不起,已经彻底绝望。

但不知冀鋆跟杨氏说了什么,且用了什么法子,杨氏竟然振奋精神重新充满希望地开始寻找洪逑仁,而且,杨氏的身体也逐渐好转!

这让苏姨娘如何甘心!本来燃起的希望又要落空,她如何不恨!

但如今,她得到了这个机会,她绝对不会放过冀鋆!等收拾了冀鋆之后,冀鋆将不能再帮着杨氏找儿子,一旦杨氏的儿子,也就是侯府的嫡长子洪逑仁彻底找不到,那么她苏瑾的儿子,侯府的庶长子洪相林,就是侯府世子!为了的淮安候爷!她苏瑾,就是侯府的太夫人!

冀忞的眼睛红红的,短短数月时间,因外祖重病,有术士说她命格怪异,撞克亲人。为了外祖的身体,不得已离开了礼国公府。

而父亲的镇远将军府没有人主事,父亲本来从家乡接来了堂姐冀鋆,并安排了心腹管家。但是,不知道为何,一道圣旨,她和堂姐就奉旨被淮安候接近府中。

冀鋆如今刚刚十三岁,冀忞才十岁。离开父母亲人,虽然奉旨居住在淮安候府,但是有家不能归,也是寄人篱下。

冀鋆从穿越过来的时候,就认清了这个现实。

姐妹二人如今寄居在淮安候府,尽管不知道即将面临的结局是什么,但是众人如此的表现,却也知苏姨娘必定不会放过冀鋆。

不说旁的,国丧期间,洪相林不仅跟丫鬟白日宣淫,更是同时让两个丫鬟有了身孕!

这个事情一旦传出去,淮安候府就将面临被抄家削爵!

当今圣上在做十一皇子的时候,最出名的不是才学,不是人缘,不是武功,而是“孝顺”。当今圣上的母妃贞妃娘娘身体不好,生下十一皇子之后,就由兰妃娘娘抚养长大。

而当今太后是十一皇子的嫡母,也偶有照拂,因此,十一皇子对太后,亲生母亲贞妃和养母兰妃非常孝顺。

如今去世的是兰妃娘娘,皇上悲恸不已,辍朝三日,举国致哀。追封贞太妃为贵太妃,一年内,七品以上百官不得婚丧嫁娶。民间喜事不得大肆操办,禁止鼓乐歌舞。

此时,贞贵太妃离世不足百日,洪相林就弄出这等大逆不道的行径,淮安候府一些知情的主子们俱都惶惶不可终日。

万幸的是,苏姨娘发现的早,先下手处置了一个丫鬟,一碗打胎药下去,然后,把人堵上嘴远远地卖到了山里!

可是,另一个丫鬟冬香,她却失了手!她的人扑了个空!

冬香从侯府逃了!

苏姨娘并没有怕,一个逃奴抓住了也是个死!她谅冬香不敢在外面声张,如果冬香敢声张,就等于告诉淮安候府她自己的下落,到时候,就是苏姨娘不出手,洪培菊也得派人把冬香料理得干干净净!

如果冬香聪明,就安安分分找个地方把孩子处理了!

或者即使她偷偷摸摸生下来孩子,以后,等着国丧过去,她苏瑾心情好的话,给她几个钱,权当给儿子多留个骨血。不高兴,就慢慢等找到冬香。找人把冬香和孩子弄死。

她苏瑾的儿子是侯府的世子,未来的侯爷,只要想,有的是女人给生孩子!何必留这么个贱种碍眼!

可是,谁能想到,这个冬香是个如此狡诈、不安分的!

就在前几日,冬香的哥哥刘毕胜竟然拿着洪相林的里衣和亵裤找上门来,扬言,冬香已经有了七个月的身孕!

亵裤是府里的绣娘做的,可是里衣,却是她苏瑾亲手缝制的!

何况,刘毕胜还清楚地说出了洪相林身上的胎记位置!

洪相林的乳娘刘嬷嬷出主意,实在不行,就把胎记剜掉,或者用烫伤覆盖上去!

可是她如何舍得!如何下得去手!

何况,剜掉或者烫坏的伤疤,亦无法不令人怀疑!深究起来,也终将是个祸患!

除非,苏姨娘扫过刘嬷嬷,一道寒光让刘嬷嬷背后冷气嗖嗖,苏姨娘对她动了杀机!

刘嬷嬷此时万般后悔!苏姨娘心狠手辣,别人不知,她焉能不知!自己献媚献别人的性命不迟疑,可是自己的命搭进去有多不值得!

转瞬之间,千百个念头转过去,刘嬷嬷“扑通”跪倒在地:

“姨娘,老奴对姨娘忠心耿耿,断不会坏了姨娘和公子的事儿!老奴再让我家那小子去找冬香,一定把那个贱婢找到,给姨娘出气!”

苏瑾缓缓收回满是杀机的目光,刘嬷嬷知道她太多见不得人的事情,刘嬷嬷的儿子宝生如今在外院跟着洪培菊,她就算处置了刘嬷嬷,但是,宝生那小子不容易打发,她的手还没办法伸那么长!

更何况,如果,费力气处置了宝生,一旦被洪培菊发现,势必会影响洪相林的地位。得不偿失!

而且,刘嬷嬷如今还有用!比如,陷害冀鋆!

苏姨娘拿出五千两白银收买刘毕胜,刘毕胜嗤之以鼻!他当年为了还赌债,逼着爹娘把妹妹宝绳卖进了侯府!如今,守着侯府这个聚宝盆,区区五千两白银如何能入了他的眼!

刘毕胜要做淮安候的女婿!那才是一步登天的买卖!

如果侯府不答应,他就把洪相林在国丧期间与丫鬟淫乱有孕一事告到官府!反正他妹妹现在有碗药就能把孩子生下来,到时候,滴血验亲,洪相林想不承认都不行!

苏姨娘不答应他,他就把整个淮安侯府拉到尘埃里面!到时候,什么侯爷,什么世子,洪相林那小子就得跟他一样,都是下贱的不能再下贱的贱民!

这可着实令苏瑾为难,她自己生的女儿玉颜她自然舍不得,她的女儿,人如其名,容颜如玉,她想的是她的女儿不是嫁进皇家也得嫁进王府,岂是刘毕胜这么一个大字不识一箩筐的地痞无赖肖想的!

可是孙姨娘和袁姨娘的女儿,她也不怎么敢打主意,一是孙姨娘有个表哥杜柏城,是大内官王清书的亲信,王清书掌管着西厂,做事狠辣,而且特别护短!动了孙姨娘的女儿,孙姨娘发起狠来,一旦求动了王清书出面,她苏瑾就是有十层皮也不够扒的!

袁姨娘虽出身小商户,仅有一个女儿雨珗,但听洪培菊的意思,雨珗尽管容貌不是侯府小姐中最出挑的,却是与容安郡王妃有七、八分相似,荣安郡王妃前年病故,荣安郡王很是思念亡妻,有个八品的下属把自己的表妹献给了郡王,这个表妹只有三、四分象已故的郡王妃,但是荣安郡王非常欢喜,马上把这个下属提为六品。

荣安郡王在所有郡王里,最得圣心!坊间传闻,攀上了荣安郡王,比攀上太后娘娘和皇后娘娘还管用!

如果,雨珗及笄后,说不定依着与郡王妃相似的容貌,成为下任郡王妃也不是不可能,即使因为雨珗是庶女,不能成为正妃,就算是荣安郡王的侧妃,也将会使淮安候府身价倍增!

因此,袁姨娘的雨珗,苏瑾也不敢动。

还有就是卓姨娘的宝茳,祝姨娘的美琳,她们,苏瑾摸不清洪培菊有什么后招,因此,能不动还是不动。

洪培菊,苏瑾从心里是怕的。

她原本是洪培菊的通房丫头,因此,是所有姨娘里,跟随洪培菊时间最久。

她亲眼见过洪培菊处置一个小厮,那个小厮因为醉酒泄露了洪培菊的一个大事,洪培菊震怒,她记得,那个夜晚,她悄悄去后花园,只见那个小厮周身赤裸,被洪培菊用皮鞭打的浑身鲜血淋漓!

而后,小厮被高高吊起,鲜血一滴滴低落…..

第二日,那棵树下,却什么都没有,只是在很久之后的一个雨天,苏瑾走过那里,从那个树下,流出了鲜红的血水!

打死苏瑾她也不敢去招惹洪培菊。

可是,冀鋆就不一样了!她不过是镇远将军的侄女,就是拿去堵了窟窿,只要做得天衣无缝,只有让她有苦难言,待生米做成了熟饭,镇远将军难道还能兴师问罪不成!

冀忞虽是重生的,但是,今时今日的场景却是前生不曾经历。

她只记得,在前世,堂姐冀鋆并没有来到侯府。她只是听说过有这样一位堂姐,据说,这位堂姐的母亲,也就是自己的二婶娘,颇为神秘,具体情况,她却不知。

难道是自己的重生,让许多事情发生了偏移?

如今的冀忞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苏瑾要害死堂姐!

她一定要救堂姐!思及此,冀忞缓缓吐出一口气,在她的另一只手里,悄悄捏住一个瓷瓶,她相信,里面的东西可让堂姐脱身!

只要堂姐逃离侯府,苏瑾决不敢声张!而侯府的人也不敢动自己!

冀忞紧紧地握住堂姐的手,冀鋆感到了她的紧张,转过头看向冀忞,微微摇头,眼中尽是安抚。

如今的局,是专门为她设的!苏瑾,真是蛇蝎心肠,害人不择手段!

苏瑾竟然“贴心”地跟她说:“冀大小姐,为了你着想,你就承认与刘毕胜通奸吧!我给你们一笔钱,让你风风光光地嫁给刘毕胜!”

她竟然能把如此龌龊的事情说得如此理直气壮!

冀鋆冷笑不已,知道苏瑾卑鄙,但还是低估了她!

自己一旦承认了与刘毕胜通奸,就是伯父想救自己,也会因为自己德行有亏,不能插手!

在大周朝,女子与男子通奸,如果双方愿意息事宁人,男婚女嫁,官府也不追究。但如果真的闹到官府,男子面临流放,女子基本死路一条!冀夔到时候只能选择保全冀鋆的性命和名声,生生吞下这个苦果!

而冀鋆是为了冀忞才来到的淮安候府,冀夔必将心存愧疚,以后,冀夔还不是任苏瑾和刘毕胜拿捏!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穿入史书:她竟手握名人卡牌

【种田+做饭+基建+萌宠......】拥有满级情商是什么体验? ——众人都称呼她为天女,能够预测未来,判断人之生死,发掘人之才能。 一朝穿越,还是书穿古代,穿书or重生,反转又反转,二十一世纪接诊无数的满级心理学家竟穿进一本无规范、无情节,只有各路名人介绍的史书《大源史记》中!能屈能伸的女汉子又是知书达理的汴京城首富秦府嫡出的大小姐! 好在作为一个心理医生,她,神棍秦迪,混大源,寻名人,术业专攻看面相,名人卡,手中握,致富救人平大源。 没粮食我们就让人种粮食,施化肥,开沟引渠提亩产,让人人能够吃饱:没乱世将才我们就培养将才,办学堂办武堂,看着一批武才人、智多星应之而生;什么?治不了病也没人治病?那我们就大建药库,撰写医术,不落医者之本心...... 直到她间接桃李满天下,小弟遍地走,才发现,她是不是改变了“亿”点点什么?

尘小棠·完结·47.6万字

赛博:我在废土世界点亮开挂属性

第二世界中混乱的秩序,这是一个与神明共存的世界,幸存者们在璀璨大厦下淹没欲望,徇烂的霓虹灯中仿佛有着末日的狂欢,昏暗的街头时不时有着人类挣扎求生的本能。 潮湿的角落,恍惚的思维,侵蚀着每个人的神经,财阀掌控着绝对金钱与权利,无处不在的人工智能监视着每个人的举动。 基地外的废土世界充满着未知恐惧,依附于基地生存的集市同样危险。 机械声音,冷酷无情,没有一丝波澜:“欢迎来到第二世界,请遵守以下几条规则。” ……

桃花苏苏·连载中·31.9万字

仙道饲养员

方·高级星兽机甲工程师·寄草穿越仙侠大陆猪猪饲养员,面前摆着三条路: A:苟活性命于兽场,不求富贵于同门。 B:玄不救非,无氪改命,肝生万物,从兽奴岗位一步一步往上爬。 C:巧用系统,科学育兽,赚钱升级两手抓。 方·穷逼饲养员·寄草冷漠脸:傻子都知道选C。 试炼赛场外,众位同门人心惶惶—— “墙角蹲着的兽奴嘴里到底念叨的是什么?” “好像嘀咕什么大弟大弟……大弟小弟……估计是个疯子吧。” 多年后,作为宗门斗战第一人,器、武双修的方·驭兽师·寄草再次面临选择: A:服从命令,带领宗门上下一齐对抗妖兽,做个称职的三界守门人。 B:归隐山林,留芳万古,远离乱世纷争。 C:斩尽世间因果,突破最强修仙境界,成为大荒最后的神。 身后跟着五只灵宠的方寄草竖起中指:老娘选D。 众师兄弟欢呼:我那脸皮如墙的小师妹带着她的五只猥琐灵宠杀回来了!尔等妖孽受死吧!

锦鲤圆宝·连载中·25.4万字

大宋茶商

【非遗】【蒙山茶】【黄山毛峰】【茶马古道】【纸币交子】 扬子江心水,蒙山顶上茶。 北宋年间,朝廷与西夏的战争造成北方马源路断,茶马互市由西北转移至西南。 然而,“榷茶”制的实行,极大的影响到了西南茶商及蒙山世家的利益。 蒙山五峰四大家族企图联合起来,与之对抗。而占有蒙山两峰的江家,便成了牺牲者。 前世,见证了家族覆灭的江吟,一把火结束了自己短暂的一生。重生归来,她发誓拼了命也要保全江家…… (本书架空,切勿考究。)

孤木无兮·连载中·21.4万字

唯有反派真绝色

野生系统回收员顾青君意外穿越成了本来的大反派顾青君,为了更好的完成任务,她女扮男装参加科举。 让她没想到的是,她和系统的对话被整个京城的文武官员都听到了。 系统:宿主,发现野生系统。 满朝文武听来却是,仙子,发现掉落人间的神器。 不知道自己被神仙的顾青君努力回收系统,文武官员暗搓搓帮忙顺便八卦…… 乾元帝齐恒爱慕着惠帝的顾皇后,却不想他打进皇城时一场大火带走了惠帝和顾皇后的性命。 自此之后,齐恒常常夜不能寐,思之入骨。 直到他见了新科状元顾青君……

凤栖桐·连载中·11.6万字

惨遭流放?我带神豪系统娇养全村

[流放,读心术,神壕系统,经营商城,种田,团宠] 时清念现代打工十年被系统气到猝死,一朝穿越竟惨遭抄家流放。免死金牌都交出去了,狗皇帝还要对一家人打压非要置之死地?! 不好意思,前世的时家家主为工匠世祖 她本可以靠着技艺独美大安,不想神壕系统死缠烂打 花钱!打怪!升级! 养花!种田!经营! 顺便养养村里的一群大可爱 不久后,时清念回过头一看。 她怎么横野全朝了? * 萧君屹一朝书中觉醒,才知道自己连同整个西凉子民都不过只是书中男女主的磨练对象 他被强行降智,爱女主爱得死去活来被女主最后一刀砍死 觉醒后,萧君屹首先从商城里买了一面镜子 “是我不够美还是那人足够丑?竟让我脑残至此。” * 女主:我花钱我不智障你智障? 男主:众人皆丑我独美,你奈我何? (注:凡是和女主绑定关系的都能在特定时候听见女主心声)

秋筠盏茶·连载中·5.8万字

画医锦华

“乌衣巷口夕阳斜,神来之笔画冬春” 一支笔,画尽花鸟虫鱼,画尽人生百态,却无人能知其主人笔下之意与胸中之机谋。 前世的谢玉卿,今世的萧锦玉 在经历了背叛、灭族与颠沛流离之后,重生归来的谢玉卿决定换一种人生,定要在这繁华其外败絮其中的乱世中谋一个举世之人皆不敢求的盛世锦华。 谁予我患难与共不离不弃,我予谁一世锦华裂土封候 (PS:昔闻周小史,今歌月下人,玉尘手不别,羊车市若空——她虽无枭雄之体姿,却一样可以乱世称雄) 已有同系列魏晋风流的完结书:《卿骄》、《名士为凰》、《士女成凰》

千语千夜·连载中·18.5万字

我都重生了,还打什么工!

贪婪的财团为了霸权争斗,不惜制造病毒毁灭赛博大陆上所有植物,并将全球的海洋资源污染殆尽。 疾病、死亡、变异……倾倒的多米诺骨超出了控制,打出的子弹最终射中了自己,赛博人类最后不得不将所有污染水冻结成冰川,并用高筑的壁垒永远封禁在南纬40°以南。 曾经随处可见的淡水和天然动植物成为奢侈品,掌握住最终生物资源的五大财团成为新一代统治者。 然而斗争不止、变革不息,随着科学继续迭代,常温超导、生物改造……科学进步引来的究竟是赛博文明再一次的迭代还是毁灭? 艰难求生的小人物又是如何在神仙打架的时代洪流中一步步成长,并最终解开所有看似荒唐的巧合? 本书立意:做个带刺的玫瑰(划掉)好人。

爱吃虾的猫新冬·完结·59万字

在惊悚世界日行一善

“谁是拿走了国王皇冠的凶手?” 精神病院里,凶手是被掏去灵魂的伪装者,还是放走了恶魔的旁观者? “谁是通往地狱的引渡人?” 封闭式学校里,凶手是高高在上的霸凌者,还是笑脸迎人的花花公子? “宝藏藏在了哪里?” 落后的山村里,盗墓人嗅探着潜入山林,在无数双眼睛注视下如小丑般蹦跳叫嚷,为宝藏奉上最后一份血肉。 “你要逃到哪里去?” 无数的绑定者嘶声高喊,却终究无法撼动恶欲的力量,沉入无边的血腥游戏之中,进行生命的最后一场狂欢。 常京桐在无意中打开了开启游戏的时间胶囊,成为了惊悚游戏的绑定者。 她又一次睁开眼睛,从死人堆里爬出来,摸了摸裤袋,只摸出沾了指痕的游戏邀请函:“喂,你有笔吗?” 恶欲的化身,死亡的代言人,眼下受限于游戏规则趴伏在她脚边,面容扭曲,蓬勃的力量和吞噬眼前人的欲望在它体内尖啸乱撞,它的嘴巴张开又合上,脸色涨红,最终却只憋出一句:“……在我上衣口袋里。” 下次,下次它一定……

木又吋木·连载中·21.9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