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后,前夫穿越六年前学男德

离婚后,前夫穿越六年前学男德

飞舟望月

现代言情/已完结

43.6万字

完结于2023-06-2416:26:55
结婚第三年,唐佳琳决定和总裁老公于朗离婚。 于朗觉得她是在无理取闹。 第二天,于朗说:“唐佳琳你闹完了吗?” 家里空空荡荡,唐佳琳已经搬了出去。 第三天,于朗说:“你现在回来,我还可以当你说的都是气话。” 他收到了唐佳琳发来的离婚协议。 第四天,于朗说:“唐佳琳你暗恋我了这么久怎么会跟我离婚?” 于朗穿越回几年之前,发现所谓的“暗恋”完全是误会。 第十天,于朗想去挽回唐佳琳。 隔着橱窗他看见唐佳琳和一个眉清目秀的小鲜肉谈笑风生。 …… 提出离婚后第N天,唐佳琳从自己的工作室出来,红着眼睛的于朗缓缓走近: “老婆,我错了,你回来吧。”

第一章离婚吧

唐佳琳决定和于朗离婚这天,距离他们登记结婚三周年纪念日,只剩一周。

也无所谓,反正他都不记得,前两年拉着他一起庆祝,还被他笑话说登记结婚的日子都要庆祝,一年里要庆祝的日子未免太多了。

唐佳琳走到于朗书房门口,抬手敲了两下,里面没有回应,她握住门把直接推开了门。

于朗站在窗边,身上穿着唐佳琳前几天刚给他买的姜黄色家居服,当时她想着这颜色色调温暖,他皮肤又白,穿上一定很好看。

现在看,好看确实是好看的,温暖却是她想多了,这俩字就不可能跟于朗搭上关系——他听见动静,回头看是她,先皱了皱眉,接着抬起右手食指,竖在嘴唇前,示意她不要出声。

“是吗?那倒是很有趣……”

唐佳琳看见他戴着蓝牙耳机,显然在讲电话,就走进去回手关上门,在沙发上坐下了。

于朗有些惊讶地看她一眼,像是在奇怪她为什么不像以前那样识相,退出去,等他忙完了再说。

唐佳琳装作没看见他的惊讶,解锁手机,翻了翻朋友圈和微信群,貌似是在打发时间,实际上她什么都没看进去,一直在想要怎么和他谈。

五分钟后,于朗终于结束通话,走回办公桌后坐下,态度非常随意地问:“怎么了?”

“我们离婚吧。”这五个字冲口而出,唐佳琳自己都惊了一下。

于朗更是怀疑自己的耳朵,他本来正伸手触动鼠标,想查看邮件,听见这五个字,立刻抬头,冷声问:“你说什么?”

“我说,”这一刻唐佳琳出奇的平静,“我们离婚吧。”

于朗眉头皱紧,几乎拧在一起打成死结,脸也沉下来:“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唐佳琳感觉到他在努力控制自己,没把“你是不是疯了”说出来,不由露出一点讽刺笑意,是啊,在他看来,估计没有一个女人会在自己老公已经坐上总裁宝座的时候,主动提出离婚,除非她是疯子。

“我可太知道了,”唐佳琳似笑非笑,又重复那两个字,“离婚,这种没有正常沟通交流的日子,我……”

于朗听见“沟通交流”这几个字,突然坐直,打断她问:“所以还是为了商南楠?”

“……”唐佳琳气笑了,他还真的是在身体力行地证明他们之间无法正常沟通。

于朗却彷佛得到正确答案一样,紧绷的身体放松下来,向后靠上椅背,长腿交叠,不自觉摆出总裁派头:“第一,我跟你解释过了,商南楠只是来实习……”

唐佳琳最讨厌在家里看到他这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直接打断他问:“这跟她有什么关系?难道……”她故作惊诧状,“我跟你无法沟通,是因为她?”

果然还是因为这件事,于朗耐性耗尽,伸手点开邮件,漠然道:“我很忙,没空跟你吵,你要是不想好好谈,就出去。”

怒火腾地从唐佳琳胸口升起,一路熊熊燃烧,直冲头顶,她猛地站起来,冷笑道:“于总误会了,我没什么要和你谈的,我来,只是单方面通知你,我要离婚。”

说完不等于朗反应,就摔门而去。

于朗下意识站起身,几步追到门口,手都握上门把了,忽然停下来,不行,不能纵容这种吵个架就拿离婚说事的毛病,进门来一共没说几句话,倒说了四次离婚,于朗越想越气恼,决定晾一晾唐佳琳,转头回去坐下忙公事了。

唐佳琳从书房出来,怒气冲冲进卧室收拾东西,她受够了,这种狗男人,她当初真是瞎了眼才会嫁给他!

东西收到一半,微信提示音响起,唐佳琳拿起手机,是好友曹暄发来消息,问她谈了没有,怎么样。

唐佳琳噼里啪啦打了一大段话,临要发送的时候,又改了主意,按住删除键把打好的字全删了,只回:“明天再告诉你。”

曹暄以为她不方便多说,也没追问,回了个OK的表情。

唐佳琳接着把自己的东西都收进行李箱,拖去客房,见于朗还在书房没出来,又回卧室检查一圈,拿了自己睡惯的枕头出来。

她刚才怒火上头,只想收拾东西,马上离开这里,给曹暄编辑的那一段信息,也是说她要和于朗离婚,正在收拾行李,晚点就去曹暄住处。

但编辑完后,她顺便看了一眼时间,发现已经快10点半,那时卧室的日常用品都还没收完,更别提衣帽间里的衣服鞋子,想干脆利落地全部带走,得折腾到后半夜去。

唐佳琳想象了一下那个场景,独自一人拖着大包小包的行李,凌晨投奔闺蜜,不但跟干脆利落毫无关系,甚至还有点狼狈心酸。

当即决定今晚不走了,先睡客房,明天睡醒起来,再慢慢收拾——于朗今晚都无动于衷,明天更不可能阻拦或者挽留她,肯定就按时上班,做他的总裁去了。

两年恋爱,三年婚姻,不过如此。

于朗忙完公事时,刚好十一点,这个时间,唐佳琳肯定还没睡,他有些累了,不想回房继续吵,故意拖延到十一点半,她应该已经上床躺下了,才从书房出来。

他以为唐佳琳会像以前闹脾气一样,把门一关,表示她仍在生气——当然门都只是关着而已,不上锁的,一推就开——谁知一出来就看到主卧门开着,灯光倾泻了半个走廊。

不会是等着他,要再吵一场吧?于朗沉了脸,慢吞吞走到卧室门口,先发制人道:“我很累,不想和你吵,有什么事等明天再说。”

里面安安静静,无人应答,于朗皱眉又多等了几秒,唐佳琳还是没动静。

睡着了?于大总裁终于舍得抬脚走进去,才发现卧室里根本没人,他扫一眼铺得平整、显然无人睡过的大床,回身推开卫生间门,也没人。

于朗转身出卧室,看对面客房门开着,里面黑咕隆咚,就继续往外走。

他和唐佳琳住的这套婚房是一套大平层,一共有三个卧室,剩下一间在客厅那边,是这套房子距离主卧最远的一个房间,她如果还在家,也只剩那里了。

顺着走廊出去,于朗先开了客厅的灯,看见那边客卧门紧关着,心想果然,唐佳琳今天真是无理取闹出了新高度,不但连提四次离婚,还要跟他分居。

于大总裁没空理会这种无聊把戏,关了灯,自己回去睡了。

第二天早上闹钟响起,他习惯性关掉赖一会床,却不小心睡了过去,醒来时已经快9点,今天上午公司有个重要的会,他本来打算早点去公司,一看起晚了,顿时怒道:“怎么不叫我?唐佳琳?”

连喊两声唐佳琳,都没人回应,于总终于想起来昨晚两人分房睡的,憋着一肚子气起床,洗漱完了出来,唐佳琳还是没有出现,自然也没有搭配好的衣服等他穿。

于总只好自己去衣帽间找衬衫和西装换上,然后拿了手机匆匆往外走,还没到玄关,一股咖啡香气远远传来——不叫他起床,倒有闲心自己煮咖啡?

满腔怒火瞬间被点燃,于朗大步走到餐厅外面,却没见着人,连餐桌上都空荡荡的,兴师问罪的话一下全卡在嗓子里。

他不甘心地转身,客卧门开着,客厅里没人,阳台——阳台上端着咖啡赏湖光山色的人,回头看他一眼,故作惊诧道:“哟,于总,怎么才出门?起晚了?”

于朗气得够呛,却知道这时候发火,反而输了,不如面无表情地说一句:“我真没想到你现在这么不懂事。”

“那祝你下次找个懂事的。”唐佳琳反唇相讥。

很好,生气了,于朗感觉扳回一城,满意地走了。

唐佳琳仰头把剩下的咖啡一口喝光,去厨房洗了杯子——这是她最喜欢的咖啡杯,自己买的,一会儿得带走,还有才开封的咖啡豆,也是她自己买的,都带走,一粒也不给狗男人留!

狗男人还不知道他在老婆心里已经是个狗男人,人模人样地做了一天总裁,下班后又约了生意伙伴喝酒,一直到晚上10点才回家。

他们今天主要是谈事,喝得不算多,但于朗今天只吃了一顿午饭,晚上喝酒时菜不合胃口,也没吃几口,这会儿就有些醉意上头。

摇摇晃晃开了家门,迎接他的是一片漆黑,于朗一边开灯,一边叫:“唐佳琳?”

里面静悄悄的,没人答应,他头有点晕,脱了鞋进去,就直接在客厅沙发上歪倒,含糊道:“我饿了,给我煮碗面吃。”

里面依旧静悄悄的,于朗解开两粒衬衫扣子,还是不见唐佳琳出来,觉得自己早上说得真没错,她现在实在太不懂事了。

于总不爽地站起来,一路往里面卧室走一路开灯,很快又出来,穿过客厅走进昨晚唐佳琳睡的客房,然后是厨房、影音室、阳台,他开了一串灯,把整个家照得亮如白昼,就是没找着不懂事的唐佳琳。

“搞什么鬼?”

于朗回到客厅,拿起手机给唐佳琳打电话,接通后只响了两声就被挂断。

他很生气,再打,唐佳琳还是拒接,气得于朗发微信质问:“去哪了?怎么还不回家???”

一分钟后,唐佳琳回复:“我已经找好律师,很快会把离婚协议发你。”

离婚协议?她还没闹够?没完没了了是吧!于朗使劲敲击手机屏幕:“你现在回来,我还可以当你说的都是气话,不然……”

唐佳琳回复他的是一个人名和一串电话号码:“我律师,以后有事联系他就行。”

于大总裁何曾受过这个气?当场不甘示弱地推了一个名片过去:“这是你说的,离婚协议也不用发我,我没空,发给他就行。”

之后丢下手机,进去洗了个澡就睡了,第二天早上叫醒他的却不是闹钟,而是好友董凯的电话:“我说于总,怎么回事?我怎么一大早收到一份嫂子律师发来的离婚协议?”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给夫君心上人让位后

洛芙眼睁睁看着她夫君司马超为实现野心另娶公主,她不禁痛彻心扉。 司马超拥她入怀,轻声哄道:“阿芙,我心中只有你,待得了江山,我定会将你扶正。” 洛芙因痴恋于他,便信了。 直到司马超因顾忌他即将进门的公主妻,竟然连他们的孩子都不顾,洛芙才惊醒:一个如此狠心的人,对她又能有几许真心。 不过是他在骗,她在痴念罢了。 洛芙终于看清了枕边人,她寒了心,绝望的死在了司马超风光迎娶公主的前一日。 重新来过,洛芙决定再不重蹈覆辙,可她睁开眼,只见满堂喜红,她竟回到了与司马超的新婚之夜。 -- 一代枭雄司马超,逐鹿诸侯,一统天下,乃其毕生之志。为此,他不惜辜负了挚爱。 他想:待得了天下,他会给她天下至尊,届时在慢慢偿还欠她的深情也不迟。 殊不知错过便再难追回。当他对她回过头来,她早已转过了身去。 他得了天下,拥有一切,却唯独失了她。 当司马超见她对身侧男子笑靥如花,他终于是着了急,红了眼,悔不当初。 前世有误会!男主只是有野心,并不是渣男! 架空,仿魏晋 追妻文;男女双洁身心干净,1V1 新文《离侯门》发布,欢迎订阅!

鹊南枝·完结·41.5万字

难惹

某次接受节目采访,导演为了节目收视率让他们每个人给前任打电话,以“我想你了”为开头。 顾晞不小心手滑,拨了前任号码。 顾晞:“我想你了。” 纪执嗤笑,故意说:“你嫌我没房没车没存款,我在雨中求了你十几个小时,你愣是看都不看我一眼,想复合?” “见鬼去吧!” 当晚,顾晞被送上热搜。 第二次,顾晞又被要求给前任打电话。 这次顾晞聪明了,以电话欠费为由准备草草结束通话。 转眼,男人给她交了一百万的话费。 顾晞再次被送上热搜。 热搜说顾晞拜金虚荣,换男友速度如换衣服,道德败坏,不配当演员。 声讨顾晞的人一波接着一波。 就在顾晞沦为众矢之的的时候,一段视频流了出来。 雨夜,京城商业新贵,那个站在权力顶端的男人居然放下全部尊严跪下求着女孩:“晞晞,我求求你,我不比他差,你回头看看我好不好。”

时鹿屿·完结·37.6万字

炮灰农女开挂后成阴鸷反派心尖宠

孟桑在自己身死的许多年后突然穿书, 看着面前她宁死也不愿嫁的便宜相公,孟桑先是沉默,而后悟了。 这位未来只手遮天,在大雍朝掀起无数场腥风血雨的大反派,这个时候竟然只是个处境凄惨的小可怜。 这个时候不刷好感,什么时候刷好感? 更何况, 她还占有一个身份的先天优势。 到后来…… 孟桑深夜背着包袱悄悄想溜。 大反派斜倚在门前,一脸委屈的看着孟桑:“更深露重,娘子出门,怎么不带为夫?”

糖夭·完结·15.6万字

踹了渣男前夫后,我实现财富自由

遭骗婚,PUA,怀孕了更不安生,一屋子奇葩亲戚鸡飞狗跳。 张小溪表示这种狗血的重生剧本她演不来! 作为前世知名企业家,她深刻明白经济才是生活质量的基础,为了实现财务自由,她干起老本行。 期货、股票、电商、网红孵化…… 女人怎么能认命呢? 当个单亲妈妈又怎么样? 当张小溪站在发布会舞台上侃侃而谈的时候,陆总在一旁递水。 “小溪,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张小溪盯着这位昔日的老板,调侃:“你能把我儿子当亲生的?” “如果我的下半辈子是你,我乐意喜当爹!”

青魁含烟·完结·47万字

和影帝离婚前被全网扒马上热搜了

影帝肖庭之出席直播时说自己心仪的女孩是一个能剥橘子给他吃的女孩。 下一秒全网立刻扒出三线女星梅筱在综艺上能将橘子剥得干干净净没有一丝白皮,全网怀疑,立马又扒出梅筱和影帝穿过戴过很多同款限量。 就在全网都怀疑梅筱和肖庭之关系时,梅筱一边发一条微博澄清,一边骂娘。 老娘之前千方百计想要公开关系,你们一个个都发现不了,现在老娘想离婚了,却被撕马甲? 拜托!给你们狂热爱戴的影帝剥橘子的人从来都不是我!是影帝的白月光小姐! 【ps:娱乐圈大爽文,女主万人迷,影帝前夫、温柔制片人、帅气硬汉大男主、流量歌手小奶狗应有尽有,都为女主倾倒,日更,敬请期待!】

不二名·完结·31.7万字

离婚后,林医生每天都想复合

白沐沐性格又乖又甜,长了张宜家宜室的脸,这辈子做的最疯狂的事,莫过于和只见过两次面的相亲对象结婚了。 婚后,她与林路宁相濡以沫,本以为会日久情深,却不料最终只是一场蓄谋已久的利用。 离婚前一天,白沐沐红着眼问他: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 清冷矜贵的林医生凝视着她,话语犹如最尖最冷的刀,狠狠戳进了白沐沐仅剩的自尊心。 “我们,从一开始不就是假结婚吗?” 林路宁以为白沐沐爱他,不会离开他,却没想到,那个一向乖甜听话的女人,毅然决然地离开了他。 他找了无数地方,也没找到那个他早已深入骨髓的女人。 多年后,大西北的荒凉之地,白沐沐与林路宁重逢。 那个一向矜贵理智的男人,发了疯似地攥着她的手不放:沐沐,不要再把我当作陌生人,求你了! 白沐沐挣脱开他的手,似笑非笑间,多了几分他当初的模样:林医生,请自重。

鱼又水·完结·43.3万字

女配她拒绝娇妻文学

姜芙临死的时候,才知道自己是一本书的女配。 女主独立坚韧,她是依靠未婚夫活着的菟丝花。 到最后,她死于妖魔横生的那一年。 再一次睁眼,她回到了那年。 姜芙觉得,人不能同时在一个地方跌倒两次。 女主光芒万丈,她只想守护好自己的家人。 女主自带锦鲤体质,那她就离得远远的。 她没有执着做男主的未婚娇妻。 可前一世的大反派依旧在她身后跟着,看着她作妖作死。 - 楼弃这人危险的很,上一辈子姜芙就发现了。 高深莫测,喜怒无常,活脱脱一个大反派。 姜芙重活一世当然知道大反派的厉害,于是巴巴地上前抱人大腿。 姜芙:“大佬您缺个妹妹吗,我嘴甜。” 大反派亲她:“一般。” 姜芙:“大佬您缺个婢女吗?我什么都能干。” 大反派笑盈盈,让她滚。 姜芙一咬牙:“实在不行,我当你夫人?” 她笃定,大佬看不上她。 大反派站起身来,在她耳边说:“上一辈子......我就觊觎姜小姐了。” 前世今生,爱迎万难。

卿卿诱我·完结·32.8万字

相爷他早亡的夫人诈尸了

[无才无德泼辣农妇VS摔了脑子不择手段双标相爷,附加一只奶声奶气娘宝崽] - 婚后五年,她兢兢业业抚养幼子、孝顺公婆,满怀期待地等着参军戍边的相公归来。 一朝上京寻夫途中遭遇暗杀,母子俩惨死于冬日的深谷中,公婆也不慎跌落破冰口,葬身湖底。 而她那了无音讯的相公却在盛京城里封侯拜相,迎娶皇家贵女。 带着滔天恨意,慕微微重生了。 这一次,她再也不要傻傻地去爱一个抛妻弃子的负心人。 正妻之位? 她要。 中馈之权? 她也要。 郡主要和她抢男人? 可以,一顶小轿后门进,洗洗与我家做妾便是。 - 自从府中有了夫人与幼子,陆定远的日子过得着实有些挠心。 人前,她言笑晏晏,待人接物皆礼数周到,不争不抢尽显主母气度。 人后,她将他撵去给旁人,连选的院子都恨不能离他十万八千里远。 笑话,他堂堂宰相之尊,岂能受此等冷待? “柏哥儿,同你娘说,爹发热了,浑身难受。” 小人儿丝毫不懂他那黑心爹打的什么主意,老实巴交地转告他娘亲,并得到了一个非常靠谱的建议。 “爹,娘说叫你哪儿凉快哪待着。” “……”使苦肉计没得逞的陆相爷当场黑了脸。

辞朝朝·连载中·15.3万字

觉醒后,我拒绝当万人迷的对照组

实验楼外瓢泼大雨。 她在等雨停,不经意间抬眸,看见一个男生撑着伞匆忙走来,目光在她身上定格一瞬,而后若无其事地移开,收起伞,转身走向楼梯。 是个长相周正的男生,肤色白皙,面部有明显的骨线,线条流畅清晰,眼眸黑而亮,看起来格外有神,而且肩宽腰窄腿长,身材比例极好。 她第一眼就知道,这是她喜欢的类型。 - 舒明绯知道自己是个不讨喜的女孩。 她冷淡、木讷、不知变通,反射弧还长。 所以理所当然地认为,在万人迷的光环下,没有人会注意到她。 直到有一天她收到一封迟到的情书,来自18岁的贺谌。 ——学姐,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夜无星·完结·29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