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态阴鸷!京圈大佬被宠成小哭包

病态阴鸷!京圈大佬被宠成小哭包

早晚得火

现代言情/已完结

149万字

完结于2024-03-2215:22:46
前世,陆昭昭错信他人,间接害死了爱她入骨的男人。 重生回两人相亲第一天,陆昭昭果断拉着宋斯年领了结婚证。她忙着虐渣打脸,面对述情障碍的老公,陆昭昭就只有一个原则,那就是爱他。 陆昭昭不知道的是,她是宋斯年唯一的光,他病态、偏执却唯独不敢把他真正面目暴露在她面前。 可纸终究包不住火,当他的一切被摆在她眼前的时候,宋斯年紧紧搂住了她的腰,红着眼,埋在她的颈窝里声音怯怯的问,“昭昭,你是不是不想要我了?”

第1章宋斯年,我们结婚吧?

深夜,空旷的别墅内响起了一抹声响。

“人搞定了吗?”

“东西她已经吃了,药效应该快发作了,你记得利落一点,到时候她想后悔都没机会!”

躺在卧室沙发上的陆昭昭皱了皱眉,她迷迷糊糊的坐起身。

怀里还抱着宋斯年的相框。

男人的眉眼极为好看,明明是斯斯文文的一副金丝边眼镜,却戴出了几分冷淡矜贵的味道。

她到现在都不敢相信这个男人已经死了,可笑的是,他死在了他们离婚的第二天。

身上的燥热感让她整颗胸膛都像被火灼烧了一般,迫切的想要寻求纾解。

她踉跄着爬起来,无法呼吸的窒息感,让她紧紧抓着领口。

忽然,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站在门口的肖莫看到还醒着的陆昭昭明显一愣。

“你……怎么会在我家?”陆昭昭的眉头一拧,小手狠狠掐着掌心,试图让自己保持清醒。

这人算是宋斯年的熟人之一,却算不上朋友,他为人斯文,性格也很热络,但宋斯年好像不怎么喜欢他。

从宋斯年的葬礼回来之后,她就一个人待在家里,并没给任何人开过门。

有这栋别墅钥匙的人除了她就只有宋斯年。

“哈!妈的!”肖莫烦躁的用手搓了搓头发,“本来不想用强的,没想到你竟然还醒着?”

他猥琐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呼吸沉重的陆昭昭,视线落在她散乱的上衣上。

他恶劣的模样,完全看不出之前那副文质彬彬的样子。

陆昭昭后退了一步,把手里的相框握的更紧了,“趁我还没报警,马上从我家滚出去!”

肖莫冷笑了起来,狭长的眼睛带着一抹阴毒,缓缓像她逼近,“你觉得你还有选择的余地吗?我劝你最好乖乖的从了……啊!”

他的话还没说完,额头上就被陆昭昭拿着相框狠狠的砸了一下。

趁着肖莫没反应过来,她立刻像楼梯拐角处跑去。

却在走廊尽头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是萧景兰,宋斯年的继母。

之前在宋家对她最好的人。

她是因为担心她才来这里的吗?

“萧姨,快……快跑!肖莫他……”陆昭昭的话还没说完,冰凉的匕首就抵在了她的脖子上。

她的眸子倏地瞪大,不可置信的看着萧景兰,这才意识到她和肖莫是一伙的。

萧景兰冲着黑暗中缓缓走来的肖莫低斥道:“这点小事都做不好,竟然还让她跑了?要不是我还没走,事情就败露了!”

肖莫捂着被砸的满脸是血的脑袋,眉头紧锁,“你还好意思说,不是你说药效很快见效,可她现在为什么还醒着?!”

“为什么……”陆昭昭略显绝望的声音在空旷又安静的长廊里格外鲜明。

萧景兰看着她的模样,却嗤笑了一声,“为什么?就因为宋斯年他把所有的财产都留给了你这个前妻!”

“怎么会……”陆昭昭的眸子微微颤了颤。

那个男人跟她结婚三年,连碰都没碰过她,最后还莫名其妙的给了她一纸离婚协议。

他为什么要把财产都留给她呢?

萧景兰看着她的模样,嘴角得意的勾了勾,“你不知道他有多爱你吧?也对,那种连基本表情都控制不了的怪物,怎么可能会让他有人爱呢?哈哈哈……”

陆昭昭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是你……一直是你……”

她在宋家对她的好,对她的叮嘱全都是针对宋斯年的!

“唔,还算聪明嘛,”萧景兰的表情忽然阴森了起来,“多亏了你,才能让那个孩子感受到被最爱的人讨厌的感觉……”

她忽然轻轻的靠近陆昭昭,一字一句的说道:“你应该还不知道吧,那孩子之前就有很严重的抑郁症。”

“轰!”陆昭昭脑子里最后一根理智的弦在顷刻间土崩瓦解。

是她,是她……害死了宋斯年?!

无法原谅!这三年那个男人到底受了多少苦!

窒息的感觉席卷而来,蔓延至身体四肢百骸的剧痛把她拖入无尽绝望的深渊。

她猛地扑向萧景兰,抱着她冲着楼梯狠狠摔了下去。

宋斯年,对不起。

这辈子恐怕没有机会偿还了。

如果有下辈子……下辈子一定会好好爱你……

……

“陆小姐?”

“陆小姐醒醒?”

陆昭昭隐隐的听到有人在唤她。

她还活着吗?

她缓缓睁开眼,温暖的阳光有点刺眼,她下意识抬手遮住了额头,却在看到对面的男人时,愣住了。

是,宋斯年。

清冷俊秀的五官亦如记忆中的那般疏离淡漠,一身冷色系西装衬得他肤色极白。

不知道是不是被阳光照着的缘故,他本就清松冷峻的气息竟然多了几分暖意。

看来她是真的死了。

要不然怎么会见到宋斯年呢?

陆昭昭这么一想,委屈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顺着眼眶就扑簌簌的落了下来。

宋斯年和站在他身后的赵熙似乎没想到陆昭昭是这个反应。

“你若是不喜欢,不用勉强。”宋斯年的嗓音低低的,像是笼了一层雾。

他鼻梁上的金丝边框眼镜在窗外的余晖下闪过几缕清冷的暗光。

他说着,冲着陆昭昭点了点头,站起身就要离开。

“别走!”陆昭昭猛地起身,就撞在了桌子上。

桌上原本放着的餐刀滑落下去,锋利的锯齿不偏不倚擦伤了她的手背。

“嘶……”

竟然……有痛感?

陆昭昭看着手背上出现的一颗颗血珠,彻底愣住了。

她不是在做梦?

这是真实的世界!

她下意识瞥了一眼放在桌上的手机,日历上的日期分明就是三年前!

是她和宋斯年第一次见面的日子!

上一世,宋斯年因为嗜血变态的恶名在外,根本没有女人敢近身,更别说是和他成婚了。

而她是因为陆家需要资金周转,被迫来相亲的。

所以他们第一次见面算不上愉快,宋斯年也是这样匆匆的离开了。

之后再见面就是两个月之后了!

不行,绝对不行!

不能让他就这么走了!陆昭昭这么想着,更是死死的抓住了宋斯年的袖口。

“你受伤了。”一道清冷的声音把她的思绪拉了回来。

陆昭昭眨了眨眼,望着站在原地的宋斯年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可能是第一次见她,可她已经嫁给他三年了……

还被离婚了。

忽然,修长的大手落在了她的脸颊上,拇指轻蹭了一下她眼底的泪珠。

温热的触感让陆昭昭有点恍惚。

“别哭了,我带你去包扎。”

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淡,可却躬下身尽量跟她的视线平齐。

是她的错觉吗?

她竟然觉得宋斯年对她跟前世有点不一样。

似乎……对她很温柔。

她脑袋晕乎乎的,被宋斯年直接带去了车后座。

车上放着应急用的医药箱,她手上的伤口很快就被他妥善处理了。

陆昭昭看着手上贴着的纱布,又看了看在边上正在收拾医药箱的宋斯年,果断道:“宋斯年,我们结婚吧?”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缠腰

十岁那年,他腼腆地喊着一声“姜姐”,瘦瘦小小,是听话的小奶狗,她学着大人的样子,亲他的额头安抚。 再见面,他一身笔挺西装搭配金丝眼镜,举手投足间如皑皑霜雪矜贵清绝,高不可攀。 撕下那副斯文败类的伪装,他终于在黑暗中露出了獠牙。 “这不是你教我的吗?”他从后面环绕住她的细腰索吻,声音带着蛊惑,近乎玩味地喊出那两个字,“姜姐。” 姜玖这才明白过来,对方早就在她不知道的地方,变成了一头偏执且腹黑的狂犬。

鹿闻笛·完结·123万字

好欲!偏执厉爷被小作精明撩暗钓

【病娇大魔王+疯批钓系美人,1V1甜宠】 京市恶名昭著的女疯批舒漾死了,生前罪大恶极的事就是连累了那个一心爱她的男人殒命火海。 重活一世,她洗心革面,重做疯批,深深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前世之所以能被那对极品母女害死,是因为还不够疯! “妹妹,你可真是不乖哦,总想着来谋害姐姐。可是姐姐今日可没有耐心陪你玩,不如姐姐把你做成人偶,乖巧又听话~” 阴暗潮湿的地下室,舒漾拿着一把匕首,嘴角挂着阴森森的笑容,一步步朝着被五花大绑的舒浅走去。 然而,她的刀没等落下,手腕便被一只大手擒住。 她回头对上男人近乎病态疯狂的眼神,“舒儿别闹,她不配做你的人偶,只有我才有资格!” 传闻厉氏掌权人厉北寒残虐暴戾,杀人如麻,可在舒漾面前却卑微入尘。 “舒儿,这一世别再推开我了好吗?” “前世陪你共赴黄泉的人是我,以后生生世世也只能是我!”

绯夜相思·完结·18.8万字

肆意娇宠!被病娇大佬追着亲

【服设天才X券商大佬】(男主疯批双人格) 帝都权贵之首顾氏继承人顾颐钦,手握滔天财权。世人只知他生性凉薄淡漠,对任何事仿佛都提不起兴趣。 可没人知道他是个有双重人格的疯子。 上一世,他将她锁于金雀笼中,晏媺兮忍受四年最终决绝从阳台一跃而下。 重生后,她对他避之不及,一心只想在美术设计上闯出一片天地。 设计大赛“JamesFabric”杯、绘画界普拉达奖、巴黎时装周、全球作品巡展…… 正当她觉得自己逃脱宿命,成为了知名中国高定设计师后,他突然将一副画递到她面前,低头一看,遂指尖发麻。 一张画着朦胧月夜下白裙女人的背影,正是她前世临死前最后一幕。 顾颐钦眸色暗沉:“每晚我都会梦见这一幕,晏小姐是否能为我解惑?” 晏媺兮眼皮跳了好几下:“不认识、不知道、不是我。” - 再后来。 价值170亿的私家庄园里,豪门府邸傍临海湾。 而她软靠在窗前,身前抱着她的男人眼底,是蒸腾起来的模糊暗色。 “今天是我生日,我不免过分一些。” 她声音囫囵绵软的唤他,“顾颐钦…” 他眼皮虚浅一抬,笑着轻咬她鼻尖,暧昧语调沉缓浑浊。 “还有更放肆的,敢试吗?” (设定是平行世界而非时间倒流)

衷斐·完结·62.3万字

沈总的偏执娇妻重生了

叶晚晚上辈子老公不爱儿子不亲,一朝重生,她幡然醒悟,这辈子她不要再全心全意、不顾一切的去爱一个人了。 索性她直接放飞自我,不再约束自己,开始做任何她想做的事情。 沈屹工作繁忙,特别是被父亲选派海外建立分公司,他已经两个月不曾回家,不曾见到他的妻子。 妻子生日那天,他特意回国,却从佣人口中得知他的妻子去看某个歌手的演唱会了,沈屹连人都没见到,连夜离开了。 结婚纪念日那天,沈屹再次回国,却看到妻子带着一群狐朋狗友在别墅里开泳池派对,最后喝得烂醉,他连跟她说几句话的机会都没有,再次离开了。 初步完成国外公司建立,沈屹正式回国,回国前一天还特意打了电话问家里的佣人,确定了妻子在家,并且打算明天打算去接机,沈屹心底隐隐有些高兴。 第二天,沈屹在机场里见到了身穿露小吊带以及小短裤的妻子,看起来青春洋溢活力十足。 然而他的妻子却是挤在人堆里,对着一个戴墨镜的男人大声喊着:“老公!” 沈屹沉着脸,问着身旁一脸尴尬的助理,“我什么时候离婚了?” [土狗小甜文,不甜不要钱!女主小白花,不能大杀四方,后期有小团子!]

宛若七七·完结·91.2万字

野性撩惹

【禁欲清冷教授VS娇软尤物女主】 【双洁+久别重逢+甜宠无极限HE】 林染深夜跟朋友酒吧狂欢,醉酒间她靠在墙面,看到不远处有个穿着全套灰色运动服,面容清冷的男人。 而他的脸像极了记忆里的那人。 所有人都知道金融系高岭之花陆启跟林染不合。 两人堪称死敌。 眼看战争越来越强大,吃瓜群众的队伍也越来越大。 本以为是生死之战。 却没想,某天论坛竟被人爆料一张照片! 还是陆启把林染压着亲! 吃瓜群众:??? 卧槽,我磕的仇敌成CP了? “教授啊,这照片是真的假的啊?” 林染:“假的!” 陆启:“p的!” 两人异口同声。 群众的心这才放回肚子,假的就好,假的就好。 直到某某某天论坛又晒出两人的结婚证。 男的是陆启,女的是林染。 群众们:“???” 卧槽,教授不是说是假的吗? 惊#我磕的仇敌竟成了真CP! 惊#陆启跟林染结婚了!

温若甜·完结·60.3万字

重生新婚夜!偏执大佬被我撩红脸

【重生爽文+打脸+病娇疯批】 【又疯又狠野玫瑰x矜贵病娇太子爷】 齐愿死了,死在前世她爱的男人的婚礼上。 死后,她看到她清冷矜贵的京城太子爷闯进婚礼现场,抱着她的尸体猩红了双眼。 重生一世,齐愿只想有恩报恩,有仇报仇,前世伤害她的人,她要她们血债血偿!前世为她收殓尸体的沈家大少,她也会好好报答。 只是……这沈家大少怎么白天晚上有两幅面孔? 白天清冷矜贵的沈大少:齐愿,什么时候离婚,你说了不算,我说了才算! 晚上病态暴戾的偏执大佬:阿愿,我把你的腿锯下来,哪也不去,永远都陪着我,好不好? 齐愿这辈子不想在拘于情爱,只想报仇和报恩,却没想到被精分大佬一路为她铺路!

程九溶·完结·103万字

感化暴戾大佬失败后,我被诱婚了

桑家大小姐桑浅浅十八岁那年,对沈寒御一见钟情。 “沈寒御,我喜欢你。” “可我不喜欢你。” 沈寒御无情开口,字字铿锵,“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 大小姐一怒之下,打算教训沈寒御。 却发现沈寒御未来可能是个暴戾残忍的大佬,还会害得桑家家破人亡? 桑浅浅麻溜滚了:大佬她喜欢不起,还是“死遁”为上策。 沈寒御曾对桑浅浅憎厌有加,她走后,他却痴念近乎疯魔。 远遁他乡的桑浅浅过得逍遥自在。 某日突然听闻,商界大佬沈寒御疯批般挖了她的墓地,四处找她。 桑浅浅心中警铃大作,收拾东西就要跑路。 结果拉开门,沈大佬黑着脸站在门外,咬牙切齿:“跑啊,你接着跑。” 桑浅浅转着小心思,既然跑不掉,那不如试着感化下大佬? 结果感化失败,还把自己搭进去了。 多年后。 发现自己被骗的桑浅浅,一气之下:“我要离婚!” 沈寒御却将人一把圈入怀里,低头吻下。 良久,“还离吗?” 桑浅浅晕乎乎地:“不,不离了……” “那叫老公。” “老,老公……” 沈寒御满意点头:“嗯,乖。”

小楼花开·完结·105万字

小祖宗腰软心野,薄爷沦陷了!

“薄太太,你老公身心健康,暂时没有分居的打算。” 渣男和亲妹联手背叛,南娇娇扭头就嫁给别人。 从此被宠得无法无天。 “先生,太太把您白月光给揍进医院了,您是去医院还是去警局捞人?” 薄晏清眼皮一抬:“又捞?” “先生,太太把前夫哥的公司给整跨了,想求您帮帮忙。” 薄晏清眉头一皱:“前夫什么哥?你重新说。” “先生……” 薄晏清嚯的站起来,直接往家赶。 他的小妻子欠教育,实在欠教育! 当晚却是他被虐得起不来,抱着她哄:“你乖一点,捅天大篓子我给你兜着,只要你别跑。” “你爱的又不是我,我干嘛不跑。” “谁说我不爱的,我他妈爱死你了!” 燕迟曾评价南娇娇揍人,“腿挺长,腰细。” 难怪薄爷宠得快上天了。 娇娇会撒娇,薄爷魂会飘。

糖棠君·连载中·199万字

退婚后,前任他叔对我疯狂爱慕

(新书《嫁给权臣后,女配被娇宠了》已开,多多支持哦~陶夭一朝穿越,成了媚色天成,艳绝天下的陶四小姐,未婚夫为另攀高枝,以她不够端庄贤淑为由,上门退婚。 陶夭当着渣男的面,霸气地撕毁了婚书不说,扭头便嫁了陆家掌权人陆九渊,成了国公夫人。 从此,渣男见了她,只能矮下身段,唤她一声婶娘。 某日,陆九渊在书房办公,下人来禀,“国公爷,夫人砸了人家酒楼。” 陆九渊顿了下,淡淡道:“小丫头罢了,不懂事,赔!” “国公爷,夫人打爆了尚书大人家公子的头。” “死了么?” 下人:“……” “还有事?”陆九渊不耐。 下人咽了咽口水,“夫人、夫人跑了?” “跑了是何意?”陆九渊淡然的神情终于变了。 “夫人、夫人说国公不是男人,她不要跟您过了。”下人顶着脑袋落地的风险,结结巴巴地回禀。 “咔嚓!” 回应下人的是,某个男人生生折断的毛笔。 待下人反应过来的时候,陆九渊已经风一样地走了。 当晚,陶夭便体会了一把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滋味。 翌日,她扶着腰从陆九渊屋里出来时,怒声大骂,是哪个八婆造谣的? 呜呜,太凶残了! 陶夭悔不当初! (这是一个很甜很甜的故事,双洁,1v1!)

楚玥·完结·97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