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疯批奸臣被娇软美人亲懵了

惊!疯批奸臣被娇软美人亲懵了

流云簪

古代言情/已完结

45.1万字

完结于2023-06-1501:44:26
绝色心机公主×阴冷偏执掌印 (原书名《权宦的掌中雀》) [双洁1v1HE+架空历史私设如山+男主真太监+双疯批主角] 大梁朝昭定公主宋清安,白玉为骨雪为肤,生就一副颠倒众生的好皮囊。 世人眼中,昭定公主有倾国倾城貌,温柔端方,才气过人,受万民爱戴。 可惜因曾沦于冷宫,落下了体弱的病根。 “裴掌印,这可是犯上大罪。” 昏暗金绡帐内气息缠乱,宋清安桃腮染红,眸光潋滟,攀附着裴卿哑声说道。 后者轻柔捧住她脸颊,徐徐落下一吻,眼中情意缱绻疯狂。 “……此是公主先招惹的。” —— 裴卿是于尸山血海中爬上高位的人,所处之地皆为深渊。 她的到来,如同一道突兀明光,撕破深渊的黑暗。 可那并不是救赎的光,裴卿以为的皎皎明月,其实与他同样深陷泥淖。 “公主,他们都恨咱家。” “那……我便来爱你。”

第一章初见(求收藏推荐追读~)

大雪纷纷,落了满地纯白。

一队宫婢行于宫道上,不多时便到了一座宫殿外。领头宫婢与侍卫低声交谈几句后,厚重宫门缓缓敞开。

宫婢们本就低眉敛目,到此处时则更加恭顺。无他,因这座宫殿,乃是大梁皇帝居所。

崇明宫。

而她们是奉命来送丹药的,梁帝沉迷于求仙问药,这些东西已是每日必需。

崇明宫庭院内的积雪自然是随时洒扫的,但道上依旧结了层薄冰。或许正是因此,走在末尾的宫婢小幅度地滑了一下,食盒中瓷碗一震。那宫婢下意识打开食盒看了眼。

这本是不合仪度的,但她们日日都来送求仙之品,这么多天都不曾有什么问题。于是侍卫睁只眼闭只眼。只当没看见。

“小荣,注意点!”

她前头的宫婢低声斥了一句,声音不大,只她们二人能听见。天子之下,稍有失仪之处都可能会惹来杀身之祸。

“是,姐姐。”

“小荣”亦低声应过,脚下更加仔细。

“小荣”并非真的宫女,实是大梁三公主宋清安假充而成混入其中。

在她之前的宫婢心下轻叹,若非小芍突然病了,也不会让小荣来替她。小荣此人,她们从前都不曾见过,还是小芍说这是她的一位同乡,素来心细,可以暂替。

她们又在门外候了一会儿,待宦人通传毕,这才进入了殿内。

梁帝所用并不全是丹药,还有药膳等物,宋清安提着的食盒内,正是药膳。

宫婢们依次将物什交给宦人,由他们验毒后再送进梁帝所在的内殿。

宋清安低垂着头,打开食盒,取出药膳递去。那药膳还烫得很,宋清安却是一动不动,始终低眉顺眼的。宦人用银针验过了毒,便要送去内殿。

“慢着。”

轻柔之声音悠悠传来,但其中还带了不可忽视的阴冷,像毒蛇一样攀附上来。宋清安低着头,只见一双黑色皂靴缓缓靠近,衣摆处的织金暗纹在烛火下明明灭灭。

是五爪蟒纹!

整个大梁,能着此纹样的,只有一人!

“见过掌印大人。”

侧殿中人立时跪地见礼,裴卿却在宋清安身侧停下了。

“你瞧着面生。”

“回掌印大人的话,”宋清安低垂着头,恭敬回话,“婢子是小荣,因着小芍姐姐病了,婢子才来替她。”

裴卿没再言语,只示意捧着药膳的宦人将东西递过来。

啪!

瓷碗还未到裴卿手中,却不知为何落到了地上,碎裂的瓷片与药膳溅了一地。殿内本就安静无比,这一声更是如炸雷般,压得所有人将头埋得更低。

“掌印大人饶命!”宦人见此,心下大骇,连连磕头求饶。裴卿漆黑眼眸中晦暗不明,唇边淡出一抹古怪笑意。

眼见着那宦人的头将要磕破渗血了,裴卿这才叫停:“行了,陛下殿中,见不得血腥气。”

宦人这才止了动作,唯唯谢恩。他知道,这是掌印大人饶过他了。

“婢子…婢子再去取一份吧?”一旁的宋清安小声开口,裴卿淡淡“嗯”了一声,却在宋清安起身告退时喊住了她。

“小荣姑娘,”裴卿摩挲着玉扳指,上前几步,危险气息将宋清安整个笼罩进去,“雪夜路难行,咱家陪小荣姑娘走一趟吧。”

殿中其余人皆是一惊,小荣不过是个普通宫婢,何德何能让掌印陪她?是她得了掌印青眼,还是……?

一时之间,殿中人都暗自打量着那位身形纤瘦的宫婢,其中眼神有艳羡,有嫉妒,亦有担忧。

“婢子谢过掌印大人。”

宋清安依旧恭顺地福了身,宽大袖袍遮掩下,她十指紧攥,在掌心留下了血色月牙印。

殿外白雪飘扬,落了两人满头满身的雪子。不知裴卿是否故意,他没有另外带人,就与宋清安一同顶着雪走。

为防意外,尚膳监素来都会多备些药膳。尚膳监与崇明宫不远,但裴卿走得极慢,约莫一炷香过去了,他们才过了一半的路。

宫婢衣衫并不十分御寒,宋清安走了这一会儿,已冷得瑟缩起来。她抬起头望向前方高大背影,本温顺的眼眸此刻阴沉扭曲,含着森然恶意。

似有所感般,裴卿恰在此时回眸,黑暗中,那小宫女飞快收回视线,状若无事。裴卿心下一哂,脚下愈发慢起来。

“掌印大人…”宋清安终于忍无可忍,委婉暗示道,“时辰不早了,要是去晚了,只怕陛下会发怒…”

“与咱家何干?”

裴卿悠闲得像是在散步,说出来的话让宋清安暗暗磨了磨牙。

可惜她毕竟不能对裴卿做什么,别说她如今明面上还是个宫婢,就算是她的真实身份,在裴卿面前也是不够看的。

宋清安默默垂下了头,压下心头翻涌的情绪。

今日只怕是不成了,不知下一次机会又要等到何时。

宋清安已有些心不在焉,恍恍间不曾注意到前头的裴卿已停下了脚步。在她鼻尖将将要挨上裴卿时,宋清安猛然回神。

她反应极快地扑通跪下,不过有人比她反应更快。

裴卿适时扶住了她手臂,将她托起。

“小荣姑娘何必动不动就行礼?”

裴卿一边说着,托着她臂膀的手却暧昧地向上摩挲。沉香丝丝缕缕袭来,宋清安不经意间抬起头,正撞进裴卿漆黑眼瞳中。

莹莹雪光照亮裴卿面庞,但见他面白如玉,眼眸狭长如蛇瞳,鼻若悬胆,唇若点朱。他虽为宦官,却全无奴才气,倒是像极了位病态阴郁的贵公子。

他的长相极具蛊惑性,寻常宫女若是被裴掌印如此对待,只怕已乱了阵脚,疑心自己是那唯一能入裴卿之眼的人。

可惜宋清安不是什么寻常宫女,在裴卿的手搭上来时,她心中立时警铃大作。

难道他瞧出什么了吗?

宋清安的心悬在半空,一面庆幸自己还不曾蠢到在袖中藏物,一面又揣测着裴卿话语。

何必动不动就行礼?

这话是很奇怪的,她此时的身份还是个普通宫婢,向裴卿行礼再正常不过。但若以她公主之身……确是不妥。

但须知宋清安名为公主,实则沦落冷宫多年,早已被宫中众人忘了个一干二净。

这也是她有胆子以真容示众的缘由之一,手握大权的裴掌印,怎会认得她?

一息之间,无数念想在宋清安心头涌过。多年身处冷宫让她有了极深的伪装,纵使心中惊涛骇浪,面上也能平静无波。

裴擒瞧着眼前的小宫女怔愣一瞬,随即避开他眼神,状似羞赧地低下头去,露出一截细白脆弱的脖颈。

是很正常的反应。

宋清安先前一直低着头,无人注意到她相貌。此时与裴卿对视一瞬,倒是让他看了个清楚。

这小荣姑娘生得美而近妖,面白莹润,一双狐眼脉脉含情,上挑的眼尾如同一把锋利的勾子。

轻易就勾去了人的神魂。

但听她含羞带怯唤了一声。

“裴掌印……”

这一声低柔婉转,带了酥麻哑意,若是寻常男人,只怕早已沦陷。

可惜裴卿也不是什么寻常男人。

他心中哂笑,改口倒是挺快。不过对漂亮乖觉的人,他的确会稍稍宽容些,但也仅此而已了。

他神情逐渐柔和,然而那双眼睛愈发黑沉,浓得像化不开的墨水。

宋清安已被他托起,但见裴卿缓缓拉进二人距离,俯身在她耳畔。有鼻息喷洒而下,一如毒蛇“嘶嘶”之声。

“小荣姑娘之姿,恰如半边月……”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暴君太凶!和亲妖妃有喜啦

天下皆知那暴君阴德有损,病弱不寿,不知何时就会驾鹤西去。 所有人都在盼他早日归西。 楚芷虞也在盼。 为了暴君早日安心西去,她伏低做小,化作绕指柔,甜言蜜语攻心为上。 她盼啊盼啊,盼到暴君一统天下,盼到那病秧子身强力壮让自己大了肚子。 楚芷虞傻眼了,她想到自己之前为了讨好病秧子做的戏,再也呆不住了,连夜翻墙就要跑。 结果砸到一人身上。 那人面色苍白,细腰长腿,捂着自己的胸口羸弱万分,“爱妃,朕又不好了。” 楚芷虞也不好,她跑不掉了。 【祸国妖妃×病秧子暴君】

孜孜懵月·完结·41.1万字

郡主娇软!病娇反派馋疯了

【娇软笨蛋小美人x隐忍偏执大反派,甜宠苏撩】 华羲郡主国色天香,荣宠无双,求娶的人踏破皇城门槛。 近日却梦魇缠身,梦中城门大破,她为人所掳,只看见男人身上有一道疤痕。 郡主吓得花容失色,求圣上挑了位侍卫贴身保护。侍卫清俊温润,端如明月,深得郡主欢心。 哪知噩梦成真,叛军攻入皇城,点名要献出华羲郡主。 小郡主眼泪汪汪,收了一抽屉黄金珠宝,塞进侍卫怀里:“本郡主命不久矣,你把这些收好,逃出去过日子吧。” 侍卫温柔一笑,不慌不忙斩下叛军首领头颅,不染纤尘的手拥佳人入怀:“还有谁要送死?” 叛乱平定,郡主大婚,在新郎身上看见一道熟悉疤痕。 笑容越来越僵,新郎却对她微笑:“新婚之夜,郡主为何发抖?” * 李明寂觊觎华羲郡主一世,却落得她死在他怀里的结局。 一朝重生,他从头谋划,披上温润外衣,做她眼中的谦谦君子。 佳人如天上皎月,却逃不出他掌心。

年年养猫·完结·41.9万字

娇软美人超会撩,禁欲王爷魂在飘

【身负血仇外室女VS一心天下三皇子】 顾晚虞本是扬州瘦马,被家主献给了来扬州办事的盛京侯爷, 姐妹们艳羡她能有这样的好机会,个个都说只要跟了侯爷,哪怕是个妾,后半辈子都无忧了。 殊不知她只当这是复仇的跳板, 借着家主给的加了料的熏香,顾晚虞趁夜找上了侯爷,把往日学的惑人功夫都用了遍,终得了个带她上京的承诺, 结果第二日丫鬟上门来说,侯爷昨夜赴宴后就被宴上充作舞娘的死对头勾了去,压根没回来。 顾晚虞懵了,那她床上的是谁? 正欲悄悄离开,结果那男人就拉着她不放, “不是求爷带你上京?走吧!” 顾晚虞:不,突然不想去了。 宋京章一直以为他养的这个外室是个乖巧懂事的小白兔,直到查出以一己之力瓦解永安侯府的背后推手是她, 宋京章懵了:谁? QQ书友群:279487800

一颗雪花酥·连载中·38.9万字

囚云雀

谢珩从来便知他那个从崖边救下的小表妹是个假的。 她温顺,乖巧,处处皆顺他心意。 于是他也乐意陪她做戏,看她长袖善舞地与人周旋,最终得偿所愿,欢欢喜喜地去嫁她的如意郎君。 寿宴当日,走投无路的姑娘求到了他的面前。 “哥哥救我。” 溶溶月色下,姑娘哭得泪眼婆娑,当真可怜。 他挑起她的下颌,看着她泪水涟涟的脸,循循善诱,“妹妹可想清楚了?” 她闭眼,沉默点头。 数月后,他又入闺房。 偶有情动,他将滚烫的话送进她耳里,“妹妹既骗了我,为何不细心遮掩,索性便骗我一世呢?” 云奚初见谢珩,他是将自己从山匪手中救下的翩翩少年郎,儒雅谦逊,温润有礼。 后来才知,那温润是伪装,儒雅也是假象。 “如果那日我没赶到,妹妹会落得什么样的下场?被山匪凌辱,还是从崖上跳下?不管是哪一个,妹妹最后都难逃一死吧?” 他终于卸下所有伪装,冷漠地抬眼看她,“妹妹的命是我救的。既然如此,妹妹的命自然也应当属于我,妹妹说是吗?” 道貌岸然大灰狼vs心机深重小白兔

山等月归·完结·24.2万字

太后她娇媚动人

穆清朝承认,前一世,她有点恋爱脑了。 心仪的男人是个渣男,联合她的表姐,把她送到半截身子入土的老皇帝身边。 最后落了个妖妃骂名,受极刑之苦,背天下骂名,连累满门…… 重活一世,她清醒了。 她不做渣男皇妃了,要做就做渣男母妃…… 她目的明确、手段凌厉,将前世陷害她的仇人一个个手刃,一步步坐稳太后的位置。 “妖后”两个字也让人人闻风丧胆。 穆清朝不在乎,她只要自己过得好,哪里管别人怎么想? 可是转身,她落进了一双深邃的眉眼中。 江泊这样的人啊,活得清心寡欲,美色钱财一概不要,家人死光了,孤零零独守边关七年。 这样无趣的人,怎么总是让人忍不住想逗一逗呢? “听闻将军一身正气保家卫国,哀家到了夜里总觉得心里慌慌的害怕呢,将军能不能用你的正气来帮哀家压一压?” “将军将这腰带压在哀家这儿,若是将军说话不算数,哀家就出去说是将军轻薄哀家……” 穆清朝这么逗着逗着,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那只可远观的高岭之花,不食人间烟火的下凡谪仙,她怎么生生在他眼中瞧出一丝欲望来了? 世人皆传穆清朝是妖后,刚开始江泊也是这样想的。 后来啊,他看到那蠢蠢欲动、心思不纯的皇帝,他慌了,急急惶惶跑到战场上,拼杀一身军功,就回来“讨赏“来了。

南风十里过境·完结·47.8万字

岁岁嘉宁

【单纯明艳公主×腹黑偏执权臣】【1v1】 穿进死对头的贴身玉佩怎么办? 对方日日夜夜磋磨她怎么办? 某日,谢霜歌忍无可忍,躲开了对方欠揍的手。 楚无恨:“?” 他再伸手,又抓空,他的玉佩在他眼皮底下妖娆的躲开了。 楚无恨:“野鬼?” 谢霜歌:“大胆!” 楚无恨闻言玩味的笑了起来,“原来是公主,是臣有眼无珠。” 谢霜歌:“知道还不把手拿开?” 楚无恨轻笑着抓住玉佩,细细摩挲,“情难自禁,公主见谅。” 谢霜歌:……滚啊! * 谢霜歌身为大燕最尊贵的公主,向来心想事成,直到遇到楚无恨,一切都变了。 他总是炽热深沉的看着她,然后千方百计给她心上人使绊子。 谢霜歌起初以为他有病,直到进了他的玉佩,她才发现是她有眼无珠。 心上人黑心烂肺,接近她只为前途。 死对头手段狠绝,却对她呵护备至。 谢霜歌思量片刻,果断投身死对头的怀抱,心上人?死一边去! 嗯,真香。

非扶·完结·66.7万字

外室要跑路,疯批太子夺我入宫

【1v1双洁独宠,狗血带球跑+强取豪夺强制爱+追妻火葬场】 世人都道大朔太子暴虐成性,世家贵女无人敢嫁,直到有一日,他从云州带回来个外室。 起初楚烆觉得,只是一个伺候得尽心的女人,他给她个名分,就当养了只雀儿。 后来,她死了,他也是冷静的说,不过是个外头的女人,有什么好留恋的。 却在几日后,猩红着眼将那院子翻了个底朝天。 “崔滢,是你先招惹的孤!” 就算将大朔寻遍,你也别想离开孤,死,也要死在孤的身边。 - 崔滢知道她是养父用来笼络权势的云雀。 她不甘心这样活一辈子,所以在被送给楚烆后,哄骗他,利用他想要逃出去。 却不知道她自以为是的万全准备,在他看来不过是玩笑。 他享受着她一次次逃离却挣脱不开的那种感觉,直到有一日,一场大火烧毁了所有痕迹,她挣脱了他的桎梏,从此再无踪影。 那日他看着一片烧焦的宅院才明白,她不是他的雀鸟,而他也不是她的樊笼。 这场爱里,被困住的,只有他。

序临·连载中·36.1万字

臣于她

【妖艳钓系笨狐狸X孤冷阴郁大魔王】 孟澄年少时明媚张扬爱疯玩,追人的做派也轰轰烈烈,没有技巧全是感情。 某次趁人睡着偷亲被发现,小狐狸坦然自若,盯着少年烧红的耳朵,循循善诱:“我占了你便宜,贺同学,公平起见,你要不要亲回来?” 后来不是高岭之花下神坛,是病态恶魔露爪牙。 他将她禁锢在怀,呼吸灼热:“孟澄,跟我下地狱,一辈子也别想逃。” 可世事难料,孟澄人间蒸发,去向成谜。 再重逢是在一场黑马电影的庆功宴上。 女人一袭礼裙高贵娇慵,冷艳绝伦,抓住全场焦点,她心不在名利场,目光遥遥投向他。 干净泛旧的白衬衫换成英挺名贵的西装,男人气度清矜沉敛,一跃为京城权重势滔的后起新贵,被恭敬迎入主座,对她视若无睹,恍如不识。 她以为他们之间再无回头路,宴席散尽后,无人昏暗的廊道,男人却发狠把她抵在墙上,平静克制的模样尽失,恶劣蛮野地咬吻,他眼底血红,几近疯执,“五年了,你他妈就是想玩死我。” 他垂首埋进她颈窝,颓败自嘲:“孟澄,你记清楚,是我离不开你。” 孟澄眼眶发烫,原来她这些年施加给自己的惩罚,竟如数落在了他身上。 好在一辈子还是一辈子,他没有带她坠入地狱,他牵着她的手走向光明。 双向救赎、SC、HE

酥九何·完结·23.8万字

强取病娇太子血续命后

一场大战,灼月为救玄岐身死。 玄岐的玄力主再生,可生万物,为复活灼月亲手把自己的心脏剜给了她。 用自己的玄力制造了一方小世界,滋养灼月神魂…… 晏栖一夕之间成为了月氏国唯一的公主月欢,母胎染毒,神医诊断活不过二十岁。 每每毒发,犹如万鬼撕咬。 唯有至阴之血能缓解她的毒发之症,而大周太子江岐正是百年难寻的至阴之体。 月氏发兵大周,大周最尊贵的太子沦为质子。 蛰伏的龙,一朝反噬。 十九岁那年,晏栖死于月氏城墙,死在了他的剑下,嗜杀的帝王抱着冰冷的尸体,瞬间白了头。 疯魔的帝王开疆拓土,大杀四方,寻遍天下术士,一次次的割腕取血,只为复活死去的爱人。 晏栖再次醒来的时候,安乐殿里,男人嗓音艰涩暗哑,“你是月欢,还是晏栖?” 她泛红的目光灼灼的落在那头白发之上,“——阿岐,我是灼月。”

余鸢归鱼·完结·63.1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