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岁嘉宁

岁岁嘉宁

非扶

古代言情/已完结

66.7万字

完结于2023-06-2200:01:00
【单纯明艳公主×腹黑偏执权臣】【1v1】 穿进死对头的贴身玉佩怎么办? 对方日日夜夜磋磨她怎么办? 某日,谢霜歌忍无可忍,躲开了对方欠揍的手。 楚无恨:“?” 他再伸手,又抓空,他的玉佩在他眼皮底下妖娆的躲开了。 楚无恨:“野鬼?” 谢霜歌:“大胆!” 楚无恨闻言玩味的笑了起来,“原来是公主,是臣有眼无珠。” 谢霜歌:“知道还不把手拿开?” 楚无恨轻笑着抓住玉佩,细细摩挲,“情难自禁,公主见谅。” 谢霜歌:……滚啊! * 谢霜歌身为大燕最尊贵的公主,向来心想事成,直到遇到楚无恨,一切都变了。 他总是炽热深沉的看着她,然后千方百计给她心上人使绊子。 谢霜歌起初以为他有病,直到进了他的玉佩,她才发现是她有眼无珠。 心上人黑心烂肺,接近她只为前途。 死对头手段狠绝,却对她呵护备至。 谢霜歌思量片刻,果断投身死对头的怀抱,心上人?死一边去! 嗯,真香。

第1章死了,但没完全死

和床上双眼紧闭,面色苍白的“自己”面面相觑一个时辰,谢霜歌终于接受自己死了的事实。

死了,但又没完全死。

一个时辰前,她替皇帝舅舅挡了刺客一刀,刀上有毒,她当场眼一闭晕死过去,怎么回来的不知道,反正她再睁眼,就已经是一缕孤魂。

当时她惊慌失措,来来回回往床上的身体扑,可不管她怎么折腾,就是回不去。

往常看话本子,她只见过人死魂出窍,从未想过人没死也能出。

谢霜歌坐在床边,认命了。

她身上的伤已经处理过,毒也解了,还有个不算好消息的好消息,这次中毒误打误撞,以毒攻毒,把她从娘胎里带出来的余毒解了。

之前受余毒影响,她心智不太成熟,直白点说就是傻,现在魂魄离体,整个人都清醒了,看什么都有种焕然一新的感觉。

那些闻风而来探望她的人,是真心还是假意,她竟然也能分辨一二。

谢霜歌瞬间释然,只是在看到皇帝舅舅自责的脸时还是会觉得难受。

去而复返的御医们排队上前给她把脉,谢霜歌蹲在边上幽幽的看着,忍无可忍的扭过头问:“你们能不把了吗?隔着层丝帕我都觉得自己的手腕要被你们按出茧子了。”

御医们听不到她的声音,依然面色肃然的轮番上前,然后苦大仇深的离开。

谢霜歌:“……”

她眼睁睁的看着这群御医出去和舅舅说:“皇上,嘉宁公主暂无性命之忧,只是不知为何一直昏迷不醒,许是元气损耗太大,今晚再看,若是明日还没醒,臣等再想办法用药。”

皇上闻言往这边看了一眼,虽然明知道他看不到自己,谢霜歌还是愣愣的看着他,眼眶发酸,“舅舅……”

皇上红了眼眶,半晌之后说:“既然如此,就再等一晚,太后那边受不得刺激,这件事暂时瞒着她。”

“是。”

谢霜歌喉咙发涩,看着他们离开,想哭却哭不出来。

她生母乃是荣定长公主,皇上的庶姐,父亲是谢家探花郎,两人夫妻恩爱,只有一女,宠如珠宝,可南疆一战,夫妻二人战死沙场,留她一人,被太后养于膝下,皇上更是破格封她为公主,赐号嘉宁,对她比对亲生女儿还好。

甚至她之前求皇上给她赐婚,皇上也答应了,说等从行宫回去,就给她拟旨,定让她风风光光嫁出去。

可惜这个美好的愿望注定实现不了了。

谢霜歌站起来,飘到门口,想出去,却被外面的阳光刺的浑身灼痛难忍,无法,只能折身回到暗处,然而余光一瞥,她忽的顿住了脚步,怔怔的看着那个迎光而来的身影。

来人一身月白锦袍,在耀眼的阳光下镀上了一层柔和光晕,衬的他面如冠玉,清俊不凡。

压袍的羊脂玉佩也泛着温润细腻的光泽,像极了他——沈含誉,霁月清风的伯阳侯世子,金都贵女心中最想嫁的男人之一。

也是她的心上人,差一点就要成婚的准驸马。

谢霜歌忍不住从暗处走出来,定定的看着他,双眼发涩。

“我来探望嘉宁公主,还请通融一下。”

沈含誉对着门口守着的宫女拱手,姿态从容平和。

宫女对视一眼,小声道:“世子请勿久留。”

“多谢。”沈含誉轻轻的笑了下,眼里像揉碎了月光。

宫里人都知道他和嘉宁公主的关系,即使两人还没成婚,但也就差一道圣旨,所以大家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沈含誉顺利进了寝殿,离了宫女的视线,他脸上的笑意逐渐冷淡下来,走到床边的时候消失殆尽。

他漠然的看着床上昏迷不醒的谢霜歌,视线从她的额头眼睛滑到干燥没有血色的唇瓣,没做半分停留。

谢霜歌一直跟在他身边,把他的情绪变化尽收眼底,不由得有些茫然:“你……怎么了?”

为什么看着她的眼神如此陌生?就像……在看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谢霜歌迟疑的垂眸,床上躺的是自己没错啊?

她又看向沈含誉,这是她的心上人没错啊。

所以是哪里出了问题?

“就差一点,怎么就昏迷了呢?”沈含誉的声音很轻,但架不住有人耳朵灵。

正当谢霜歌惊疑不定之际,一道冷厉低沉的声音由远及近,似是含着怒火,“这不是如你所愿吗?”

沈含誉身子一僵,缓缓回眸。

谢霜歌愕然,他怎么也来了?

还有,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外面传来宫女太监的问安声,却迟迟没听到回应,谢霜歌的唇瓣抿起,戒备的往后退了退,她其实是有点害怕来人的。

金都坊间有句浑话,说天子脚下,两个惹不得。

一是嘉宁公主谢霜歌,背靠皇上太后,无人敢欺。

一是锦衣卫指挥使楚无恨,年纪轻轻,手段狠辣,只奉皇命,是皇帝手里最好用的刀。

若说这两个谁更不好惹些,还得是楚无恨,连谢霜歌都承认这一点,因为这人每次见到她都没什么好脸色,还处处针对沈含誉,被谢霜歌暗戳戳列为死对头,一直想替沈含誉教训教训他,却没找到机会。

胡思乱想间,来人已大步入内,红色飞鱼服张扬艳丽,乌纱帽沉稳庄重,配上那张棱角分明五官深邃的脸,有种沉郁的妖冶。

绣春刀藏在鞘中,静默无声,却难掩杀气。

沈含誉转过身,看着在自己三步外站定的人,眸光淡漠,不疾不徐道:“楚大人慎言。”

“呵。”楚无恨瞥他一眼,便移开视线落在后面的床上,刚看到一截浅金色被角,沈含誉就挡住了他的视线。

楚无恨眸光微敛,眼底暗流涌动。

“让开。”

他骨节分明的手握紧了刀柄,手背上青筋微微凸起。

沈含誉面不改色:“楚大人无诏擅闯公主寝殿,怕是不妥吧?”

楚无恨闻言微微挑了下眉,“这话该问你才对,你以什么身份站在这儿?”

谢霜歌站在边上,闻言也看向了沈含誉,想听听他怎么说。

沈含誉轻笑:“霜儿与我的婚事……”

“你还没过门。”楚无恨面无表情的打断了沈含誉的话,“就什么都不是。”

他唇角微勾,薄厚适中的唇掷地有声的吐出一个字:“滚。”

沈含誉:“……”

……

——题外话——

新书阅读指南:

1.虚构!架空!无真实背景,官职体系大乱炖,服务于剧情,我还会瞎编,不要当真!不要纠结!不喜欢立刻点叉,你好我也好,鞠躬~

2.双洁1v1,he,非大女主,前期男主视角偏多,另外角色三观由其成长经历形成,不代表作者三观,请勿上升

3.谢绝写作指导,ky,此类一律删除不解释,尊重每一位作者每一部作品,拒绝拉踩

4.每日凌晨更新,如有意外情况会提前说明,入v后每日保证两更

5.评论管理,合理建议好好说话三星不删,挑刺硬杠人身攻击辱骂一律拉黑删除

6.感谢每一位用心看文捉虫的朋友,谢谢,有空会一起改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娇娇一笑,糙汉他为美人折腰

沈千帷在燕州军营里光着屁股蛋子长大,素来是最见不得那三步一腿一软,五步腰肢酸的娇小姐,直到有一天,苏御史家的嫡出四小姐回了汴京,码头上惊鸿一瞥,一眼就望到心里去了。 然而这小丫头瞧着娇滴滴的,实则满肚子坏水儿的小狐狸一只,巧嘴一张,满汴京的闺秀公子,看谁不爽就骂谁,比那带刺儿的玫瑰还厉害几分。 这脾性,哪能一直惯着?可娇娇一笑,糙汉也软了心肠折了腰,一宠便是一辈子。 新书《东宫掌娇》已发布,宫斗非双洁爽文,有兴趣的朋友可移步一观~

画堂绣阁·完结·76.1万字

这个皇后不太卷

【病娇暴君VS事业批皇后】 【男女主是彼此初恋,主打狼狗变奶狗】 【男主从始至终没认错人,无替身情节】 颜鸢曾在边关救过一个天底下最尊贵的少年, 那时她是女扮男装的小将,奉了军令,单枪匹马拖着少年走出雪原。 后来她病了,无奈入宫寻求治病出路。 临行前爹爹耳提面命: “后宫不比战场,争宠绝不能动武。” “你的东家是太后,往后行事要尊重雇主心意。” “那昏君不是个东西,少碰,少摸,最好不见面!” 颜鸢当然不会去招惹那个暴君。 那家伙阴鸷乖张,豢养权臣,宠幸奸妃,就连爱好都成迷好伐? 她只想做皇宫里兢兢业业的打工人,苟住小命才是根本! 直到后来,她在皇帝的密阁找到了一块灵牌,上面赫然写着她的男装身份的名字。 颜鸢:……??? 颜鸢:那就债见吧东家少爷! 不料出师未捷,被堵在月夜之下。 暴君在她耳边咬牙切齿:“所以你还想抛下孤第二次?” 颜鸢:“……”

白柠柚·完结·60.6万字

忱夏

【新书已开,欢迎观看《狂赎》白切黑疯批故事】 叶眠重生回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年。 风刮倒她窗前的富贵竹,砸来了那个满身血腥的少年,她记得五年后,少年会做全江城有权势的男人。 他温柔似长风,骨子里却连血都是冷的。 可她没想到这个男人为了她自毁前程,变成人们眼里躲避不急的恶魔。 从此,她想拯救他。 热忱忱的夏季,四起的浓雾,她向少年伸出了手。 “听说你想逮捕我?“ “不,我想带你回家。” …………

李招招·完结·39万字

引诱折腰

在宋岩第三次获得奥运冠军的当天,全世界甚至还没来得及为这位堪称运动天才的青年彻夜欢呼,当晚,这位受世界瞩目的运动明星就被发现在家身亡,并在现场发现了一封情书 ——我此生疯狂贪恋风在耳边呼啸的快感,可是自从我望见你,我就知道,从此以后,我将比之更加贪恋地疯狂地爱着你。 当晚,余年意外地回到了过去,却意外发现,记忆中那个孤僻冷漠的少年对自己,心思竟然有几分青涩微妙。 她试探地迈开第一步,那天夜晚,少年在跑道上拼命奔跑,心跳疯狂到另他头晕目眩,可他抚摸心脏,却清楚地意识到,这一切都与他方才徒劳而可笑的奔跑无关,而是因为想要将她揉进血肉的贪婪。 在一个风淡而略冷的秋夜里,余年和他并肩而行,脑子里数学题昏昏涨涨,秋夜冰凉。 “余年。” 少年声音低沉,宽大的运动服外套落在她肩膀上。 少女生出一点逗弄心思,她踮起脚尖:“宋岩?” 她轻声而随意似的问:“你想看我跳舞吗?” 很多年后,已经成为宋岩妻子的余年看见了那天秋夜少年的日记。 ——如果荷尔蒙需要信徒,那我将终生誓死为之信仰。

云枝煮粥·完结·18.5万字

郡主娇软!病娇反派馋疯了

【娇软笨蛋小美人x隐忍偏执大反派,甜宠苏撩】 华羲郡主国色天香,荣宠无双,求娶的人踏破皇城门槛。 近日却梦魇缠身,梦中城门大破,她为人所掳,只看见男人身上有一道疤痕。 郡主吓得花容失色,求圣上挑了位侍卫贴身保护。侍卫清俊温润,端如明月,深得郡主欢心。 哪知噩梦成真,叛军攻入皇城,点名要献出华羲郡主。 小郡主眼泪汪汪,收了一抽屉黄金珠宝,塞进侍卫怀里:“本郡主命不久矣,你把这些收好,逃出去过日子吧。” 侍卫温柔一笑,不慌不忙斩下叛军首领头颅,不染纤尘的手拥佳人入怀:“还有谁要送死?” 叛乱平定,郡主大婚,在新郎身上看见一道熟悉疤痕。 笑容越来越僵,新郎却对她微笑:“新婚之夜,郡主为何发抖?” * 李明寂觊觎华羲郡主一世,却落得她死在他怀里的结局。 一朝重生,他从头谋划,披上温润外衣,做她眼中的谦谦君子。 佳人如天上皎月,却逃不出他掌心。

年年养猫·完结·41.9万字

夫人离家十年后回来了

(新文《权臣家的仵作娘子》已发,欢迎关注~) 【相爷追妻+养娃日常】 俞九清天众奇才,年少称相,是天下人景仰的对象。 谁都没想到,这样一个几乎无所不能的男人会被自己的夫人无情抛弃。 十年来,没人敢在俞九清面前提起他夫人的名字,所有人都觉得他定然恨透了那个狠心的女人。 然而,十年后,那个女人突然回来了…… …… 时空管理局的沈卿回去接受了一个考核,回来后发现世界已是过了十年,自己一不小心就成了抛夫弃子十年不归家的渣女。 面对冷若冰霜的丈夫和正值青春叛逆期的儿子,沈卿欲哭无泪。 欠了的债,总是要还的。

细雨鱼儿出·完结·68.3万字

放弃白月光后:发现夫君黑化了

新书《和离后,与夫君活成对照组》已开 京城中的人都说安红韶有福气, 人人看不起的庶出丫头能嫁给连如期那样的好男人。 这福气给你你要不要? 成亲五载,安红韶从没在乎过连如期。 因为她心中有个白月光。 白月光会甜言蜜语, 白月光也会风花雪月。 直到家中出事,连如期惨死 她受尽世态炎凉,才看到了安稳少言连如期的好。 再睁眼,她刚和连如期定亲, 这一世,她只想好好跟连如期搞事业。 不想,一日铺子外头聚满了人, 安红韶也凑了过去,恰巧看到了白月光高中探花受人追捧,感叹的多瞧了两眼, 原本木讷少言的连如期,突然出现, 阴恻恻的凑到她的耳边,“好看吗?这么喜欢,将那皮剥下来送你如何?”

沉欢·完结·98.9万字

他的小徒弟腰软妩媚

盛宴铃是岭南一个小官之女,生得面若桃花,腰软妩媚,性子却呆呆糯糯,喜好读书。 十一岁时,她家住的巷子里住进个比她大十岁的病秧子,像极了一块枯木,难以接近。 但他学识渊博,还有好多书啊! 爱书如命的她便动了心思,日日送去好吃的,求他说些书上的道理。 缠着求着,终于成了他的小弟子。 后来,先生病逝,她也说了门京都的婚事,去了京都,住进京都姨母家待嫁。 * 宁朔本是太傅之子,谁知父亲被冤,满门被杀,他也被关在岭南了此残生。 再睁眼,竟然成了宁国公的嫡子,小弟子也成了表姑娘,住到了府上待嫁。 只是命不好,未婚夫心有所属,想要退婚。 最初,宁朔为她筹谋此事,想让她全身而退。 后来,宁朔为自己筹谋婚事:如何让她退进自己的怀里。 * 最初,盛宴铃觉得表兄极像先生,但不敢认。 后来,她咬牙切齿,觉得自己根本不认识先生:这真的是那个清冷自持的先生吗?

素织衣·完结·82.2万字

梦醒后,将军夫人丢掉恋爱脑

简介:先婚后爱,甜宠,1V1双洁 乔沅上京贵女,一书圣旨,嫁给了泥腿子将军齐存。 新婚三天,夫君远赴边境。 眼见一辈子要在锦绣窝打滚儿,可她做了个梦。 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结果还是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自尽 乔沅:我不要恋爱脑!!!!不要沉湖底!!! 班师回朝的齐存,发现自己跪求圣旨娶回来的娇妻竟被他人觊觎。 为了留住乔沅这个金丝雀,齐存斩渣男,斗皇子,换朝代。 以一国为牢笼,囚住她。 乔沅只求能和齐存相敬如宾,不成想齐存处处维护,抵死纠缠。 先是床榻被骗一半,后是芳心莫名被占。 某夜,乔沅摸黑进书房想看齐大将军如何哄庭哥儿入睡的笑话。 不料被齐大将军当场擒住。 齐存宽厚的大掌搂住细腰,下巴蹭着媳妇儿的头顶,翁声翁气:“奴家是柔柔弱弱的娇花,望官人怜惜。” 乔沅拍开他的手:“才不要,放开。”

五一生财·完结·25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