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软美人撩又媚,疯批王爷死命宠

娇软美人撩又媚,疯批王爷死命宠

梨卿卿

古代言情/已完结

23.1万字

完结于2023-04-0222:06:41
聪明内敛娇软美人vs清冷克制禁欲王爷/先婚后爱(本文走轻松幽默风趣路线~) * 她是二十四世纪的金牌女特警,一夕穿越,成为了王府里人人喊打的大小姐。 一纸婚约,她被迫嫁给了当地出了名的病秧子王爷,成为了他的第十八位王妃。 众人笑她娘亲不疼,夫家不爱。 很好,她很快就会让这群愚蠢的人的知道,什么叫做天之骄子,世界之光。 破案,她能让凶手绝望,捕快颤抖,神探之称当之无愧。 开店,她能让商户欢喜,生意火爆,世界首富唾手可得。 教育,她能让女子有书可读,教她们休恋逝水,早悟兰因,教育之家名副其实。 他心狠手辣,是伪装于王府的绝世天才,却偏偏对这个做事总是让人出其不意的小家伙情有独钟。 某天夜里,祝清稚突然感到胸口传来一阵凉意,她猛得睁眼,却看到他一手低着下巴,眼底柔情万种,而另一只手则轻轻拂过她的脸颊,“娘子,今夜良辰美景,可愿与为夫共度春宵?” 一晚疲倦后祝清稚头顶竖起三个大大的问号:“你不是说你是病秧子吗!!!”

第01章:第十八位王妃

汉阳国,汉林四十八年八月初二,翊王迎娶礼部祝尚书嫡女——祝清稚。

皇上赐婚,婚礼场面空前盛大,十里长街上,满是喜庆的红绸,锣鼓喧天,十分隆重,翊王府的迎娶队伍与聘礼延绵到朱雀大街的尽头,气派的很。

但整个京都却没人一人羡慕新娘祝清稚。

众人议论纷纷:

“这已经是翊王的第十八位王妃了,祝家也是真得狠心,今天红事,明天白事,婚礼多盛大也是虚的。”

“谁不知翊王就是个病秧子,哪天死了,身为他的王妃,定是要陪葬的,横竖都是死。”

“陛下赐婚,祝尚书难道还能抗旨不成?!”

“牺牲一个无用窝囊的草包女儿,换来翊王这个女婿,皇室的垂青,这波买卖可以说稳赚不赔,祝家这笔买卖赚了……”

长街两侧,人潮涌动,百姓都被纷纷被这浩大场面所震撼。

花轿里,一身红色嫁衣的美貌女子昏迷着,嘴角处缓缓流出鲜血,生死不明。

在迎亲队伍距离翊王府还差一个街口转角时,天气突变,突然乌云密闭,电闪雷鸣,下一秒在一阵惊呼声中,雷电击中了花轿。

“嘶!”

祝清稚忍痛低呼一声,按着后脑勺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真是千年英明一朝丧,她身为一名女特警在执行一次火灾救援时,亲眼目睹闺蜜和男友联手背叛自己,但不得不救她们出来,最后葬身火海。

自己就是纯纯的大冤种!

“你们这对狗男女,我就应该让火烧死你们!”

“咦?”她没有死?

祝清稚垂目看着一身陌生地红色嫁衣,大脑宕机了几秒,这是什么情况?

恍惚间,一个荒唐大胆的猜想在脑海里成型。

难道她穿越了?这种离谱的事情居然发生在了自己身上?

祝清稚猛地掀开轿帘,环视了一周东倒西歪地迎娶队伍,刚要开口说话想证实一下想法,就被一只肥硕的胖手一把按回到轿子里。

“哎呦!王妃你怎么出来了,还擅自把盖头掀了,多不吉利啊!”

媒婆惊慌失措地声音在耳边响起,被按回花轿里的祝清稚一阵无语,正当她忖思,头一阵刺痛,瞬间一段段不属于她的记忆和陌生的信息涌入脑海。

她头痛炸裂,过了好一会才缓冲下来。

她的猜测得到了印证,她果然穿越了!

她现在身处一个历史架空的汉阳国,原主是与她同名同姓的祝清稚,年芳十五,倒霉地在新婚之日被自己同父异母的大哥设计下药毒杀身亡,而她就在原主断气后,阴差阳错地灵魂进入了她的身体,顺便同步了她的记忆。

大哥祝清温毒杀亲妹的原因也很简单,祝清稚意外得知大哥祝清温并非是祝家血脉,而是秦氏与其他男人的孩子,两人想合手夺走家里一切。

而这个原主体弱多病,事事不擅长,就是一个废材,父不爱,母不亲,受尽屈辱,遭人陷害了背负了不少骂名。

大哥为了让这个秘密永远成为秘密,祝清温便借由翊王克妻的传言,来了个顺水推舟,在婚礼当天毒杀了祝清稚。

祝清稚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这位名义上的哥哥可是真狠毒啊!

一纸婚书,将她与翊王顾长辞绑在一起,传闻翊王对政事一窍不通,就是一个被世人唾弃的无用王爷,但他极其喜爱磨剑,这唯一的小爱好却被称为是一个杀伐果断,残忍至极的“溢”王爷。

皇上赐予他的良配过不了几天就会传出暴毙而亡的流言。

正所谓溢同音为翊:总有一天他的血会溢满整个翊王府。

而翊王克妻的传言她可一点都不信。

一阵混乱之后,迎娶队伍重新出发,又走了一炷香时间,花轿再次停了下来,随后是媒婆谄媚的恭喜话语。

祝清稚收起思绪,重新盖上红盖头,刚坐直,一双修长白皙有力的手,掀开了轿帘,绅士地停留在她的面前,低沉磁性的声音随之响起:“爱妃,请下轿。”

她深吸了一口气,抬手握住了男人伸过来的手,起身出了花轿。

一抬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张俊美又带着几分邪气的绝美容颜,又感觉清澈又温柔,一双桃花眼正直视着自己。

只是,这张俊颜实在过于苍白灰败,毫无血色的冷白色肌肤,脆弱的像花儿一般,没有光照便会死亡。

作为身为穿越过来新一世古代女性,她与原主大大不同,她聪明伶俐,身手矫捷,所在的职业也让她学会了医术,没有什么是她不会的,可以说是全能型。

祝清稚看着眼前的男人下意识地蹙秀眉。

他这病怏怏的身体一定有问题!

男人一身红色喜服,一个白玉镶金发冠束起一半青丝,黑眸幽深如寒潭,深邃难明,高挺的鼻梁下,苍白的薄唇紧抿着,油然生出一股不怒自威的上位者的气势来,帅的让人移不开眼睛,此刻他一双黑眸注视着自己,眼中的审视却被祝清稚看得清明。

祝清稚不经意地错开了与男人的对视,低眉乖顺的垂目站在男人身边,这位病秧子翊王显然不是外间传言的那般无用,她还不了解男人的底细,此时适当示弱收敛锋芒很是必要。

一时谁都没说话,而身为特警,执行任务时最善伪装自己实力,祝清稚斜了眼两人相握的手,勾唇轻笑,俏皮问道:“殿下,听闻您克妻?”

“在你之前,本王十七位王妃都亡故了,本王也为此痛心,爱妃,别怕。”

顾长辞显然未料到她会如此大胆的提问,剑眉一挑,抬手擒住她的下巴,瞬间拉近两人的距离,男人声音如淬炼的寒冰。

“不怕!臣妾福大命大啦!一定能和殿下携手一生,破除那克妻的可笑谣言。”祝清稚抓着男人的手,在众人面前摇了摇,笑得自信满满。

“嗯,本王自然相信王妃。”顾长辞看着眼前一派天真的少女,眼里隐晦不明,“王妃,吉时快到了,我们进去吧。”

“好呀!”祝清稚无视男人眼里的目光,朝他灿烂一笑,与他一起迈入王府大门。

黎姿苑,顾长辞给祝清稚安排的院子。

经历种种繁杂的礼节,祝清稚终于被婢女冬眠搀扶进了洞房,关上门,遣退了一众婢女后,她抬手一把掀开了盖头,朝几步之外的圆桌走了过去。

在冬眠惊讶的目光下,祝清稚一甩裙摆坐下,豪迈地一口气干了五杯茶水,消灭了两个喜饼。

由于这个时代茶杯太小,她不得不喝了好几口。

冬眠是祝清稚唯一的陪嫁丫鬟,她四岁时被祝清稚的母亲在人贩子手中救下,进入祝府之后一直跟随在祝清稚的身边,她是原主为数不多能够信任的人。

“王妃,您慢点吃,别噎着了。”冬眠一脸紧张的看着狼吞虎咽的祝清稚。

“被折腾了一天了,我都要饿死了,古代的繁文缛节就是多,一套下来又累又饿,着实折磨人。”

“王妃,你说什么?”冬眠疑惑,“您今天好生奇怪,您是否身体不适,明早可要找大夫来给你诊治诊治……”

“我没事,不需要看大夫。”祝清稚摆了摆手,眼眸看着冬眠,眼底平静无波,拒绝道:“翊王这克妻的命格,你小姐我还不知道还有几天命呢。”

“王妃……”冬眠闻言顷刻红了眼睛,声音带上了哭腔,眼泪眼看下一秒就要落下。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退婚后,她竟揣着崽穿喜服嫁皇叔

重生后,顾卿洛高调退婚,挺着孕肚转身嫁给令人闻风丧胆的修罗皇叔 打脸渣男,狠虐贱女,创办商行,重振师门…前世所有的苦难,今生加倍讨回!  渣男求饶:“洛洛,我错了。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 顾卿洛:“叫皇婶!” 假闺蜜求情:“洛洛,我是你最好的姐妹啊……” 顾卿洛:“叫皇婶!” 有修罗皇叔当靠山,顾卿洛这一世活得潇洒恣意 敌国君王慕名而来:“敢问姑娘,你家孩子缺爹不?” 修罗皇叔大手一挥:“出兵,灭了他的国!” 武林盟主献上盟主令:“姑娘若愿意,整个江湖都你的!” 修罗皇叔冷笑:“江湖算什么?整个天下都是我送她的聘礼!”

卿云·连载中·47.4万字

重生后,她被病娇王爷逼婚了

沐云姜冰雪聪明,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一路过关斩将,成为了一代女郡公,结果,却被自己的丈夫害死了。 那畜生居然还要残害他们的女儿。 什么? 女儿不是他亲生的? 死对头才是孩子她爹? * 再世为人,她扭转了自己的命运。 这辈子,她有两个人生目标: 第一,要保护父母兄姐。 第二,她要远离死对头,逍遥江湖之上。 结果,她还是招惹上了死对头——病娇殿下萧祁御。 这人病得不轻,却最喜拆她桃花,还一次一次逼婚于她…… 逼婚不成,他竟还找来了帮手。 “娘亲娘亲,这个爹地我喜欢,快快嫁了吧!” 沐云姜瞪大眼珠子,一脸茫然: 为什么女儿也重生了?

望晨莫及·连载中·118万字

被家暴致死,我靠弹幕杀疯了

重生归来的姜安宁,只有一个念头:把他们都杀喽! - 一场“香云纱案”砍了前江宁织造满门的脑袋,也让姜安宁失去了爹娘,沦为孤女。 当她通过爹娘留下的手札,探索香云纱制作方法时,却发现当年之事竟另有隐情,所有人,似乎都在被那一位玩弄于股掌…… 【无CP】+【非遗】+【弹幕】+【复仇】+【搞事业】+【探案】 又名《玩家充值我就变强》《弹幕负责嘎嘎,我负责乱杀》

时时慢·连载中·13万字

春杏绕宫墙

【已完结,推新书《宫墙映江月》】 世间最可靠的唯有利益相驱的立场,在这风起云涌的后宫之中,何来永恒的盟友? 只是在你彷徨的时候,有人懂你的孤立无援。 在你跌下神坛的时候,有人扶起进退维谷的你。 在你登上巅峰,俯瞰世人的时候,有人伴你身侧,同你仰望苍穹。 【无男主,只有风雨同舟的姐妹】

桥烟雨·完结·51.7万字

婚宠难耐

[马甲+婚恋+甜宠+极限拉扯] 满级大佬苏窈失忆后被当成可怜的乡下丫头接回苏家,还被逼联姻,嫁给江城最丑的老男人。 为报复苏家,腰细嘴甜的她,把禁欲帅气的保镖变成了她的男人。 原以为生米煮成熟饭,保镖会带她私奔,却不想,保镖太狗,不仅亲自把她送去陆家,还出现在她的新婚洞房夜……

子夜轻语·完结·28.8万字

炙热撩人

凌洛跟身边朋友介绍迟宥枭:“我老公玉树临风,风流倜傥,是他父亲最宠爱的儿子……” 迟宥枭跟身边朋友介绍凌洛:“我老婆乖巧听话,国色天香,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 某次商会,众神抢夺国外医药市场的竞标会上,杀机四起,慌乱之中,四目相对。 “老婆,你不是连京都城都没出过的小丫头吗?” “老公,你不是好吃懒做,不思进取的富家少爷吗?” 身份暴露,才惊觉了一件事,斗了那么久的死对头居然是枕边人?

解放西荔枝·完结·57.3万字

重生后靠反派权臣续命

【双洁甜宠】前世,苏菀识人不清,成了别人踏上皇权巅峰的垫脚石,家族覆灭,满门冤魂。 一朝重生,前世的恩怨还没解决,苏菀便发现自己身患奇病,而这病,只有在靠近当朝第一权臣祈宴时,才能够缓解些许。 为了活命,苏菀只能找各种机会靠近祈宴。 北疆围猎,苏菀突发心悸,假装头晕倒向祁宴,却不知从哪里冒出一个刺客,苏菀正好挡住了朝向祁宴而来的剑锋。 淮南瘟疫,祁宴亲入重灾区,苏菀突破重重阻碍,千里奔袭到祁宴身边,同进同退,出生入死。 朝政突变,祁宴入狱身受重伤,朝堂上下无一人敢靠近,唯独苏菀无微不至的贴身照顾,光明正大的对祁宴摸摸抱抱,偷偷给自己续命。 看着眼前这个对自己“用情至深”的女人,祁宴沉沉目光中隐现灼热,“你的心意,我都懂。” 彼时已经恢复健康,准备跑路的苏菀:嗯?懂什么?我有事我先溜了。 祁宴眼中波涛顿起,不动声色的将人圈进怀里, “做个交易?千里红妆,万里河山,皇后之位,都给你。” “那你要什么?” “你。”

一船梦·完结·20.9万字

当老板吗?不开店就狗带的那种

小怂货翟文莹莫名绑了个位面交易系统,让她到各个有问题的位面开店当老板,解决位面问题。 不干?不干就让你狗带! 被动当老板的翟文莹只能怂怂点头:我干!我干! 面临粮食危机的末世、秩序即将崩坏的修仙界、鬼怪横行的异界、基础灵气不断流失的现代...... 翟文莹穿梭在这些位面之间,开启兢兢业业给天道爸爸打工之路。 去位面之前,翟文莹:当咸鱼,窝店里;去之后,翟文莹:到处浪,搞事情!

珋沅·连载中·153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